0

    当莉莉坐上了林肯车,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拉莫,心里这才稍松一口气,还真有些怕她爽约了呢。

    “什么地址?”拉莫问道,莉莉向挺远的驾驶座上的司机道:“布伦特伍德,南格雷特纳格林街。”当下轿车开动,车内中间降下了一层隔音单向透视玻璃,让宽敞豪华的后排成了一个私密空间。

    两边的车外风景在倒退,拉莫站了起来,从前边的小冰箱里拿出一支玻璃瓶装的百威啤酒,又取出两个高脚杯,就要倒酒。

    “我不要了,谢谢。”莉莉说道,拉莫只有15岁,距离法律上的喝酒年龄21岁还有6年,但拉莫当然不会在乎,看样子威利斯和黛米-摩尔也是,但她不想喝,或者说,不想第一次喝酒是和拉莫喝。

    “哦,好学生。”拉莫就放回一个杯子,只倒了一杯,坐回位子,自己连连地饮着,不一会,又倒满一杯。

    “别喝醉了。”莉莉见状提醒了句,如果拉莫醉了,那到了片场也没用。

    拉莫瞥了她一眼,又鄙夷又好笑的样子,“我一口气喝完这瓶啤酒,都不会打个嗝。等你看到我喝威士忌,你才担心吧。”

    莉莉微微耸肩,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要啤酒,那你要大麻不?”拉莫起身走向另一个储物柜。莉莉顿时大皱眉头:“说什么呢,我不要。”拉莫回头看着她,故作认真:“真不要?我这里有啊,货很充足,我认识几个毒贩。”

    “拜托……”莉莉不觉得有什么好笑,也不知拉莫是不是真有在抽,话声不由沉了点:“我不喜欢这些,我很确定他也是。”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看看你的眉毛有多粗。”拉莫也有点不爽,就你们是好孩子,我是坏孩子对吧!她大喝了一口酒,道:“你可以说不,我却不行,我告诉你,被人勉强的滋味很不好。”

    莉莉自然能察觉到对方的火气,顿时有些反思,自己好像太严肃了,还潜意识地把拉莫划分到……

    她露了个带歉意的笑容,道:“拉莫,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帮忙,我也相信你会对这件事改观的。”

    “呵呵……”拉莫轻摇着酒杯,杯内的黄色酒液摇晃不定,她一脸毫不在乎的神情,“我改不改观有什么用?我再说一次,那老头子气疯了,已经结束了,这次过后,我绝对不会再搭理这蠢事。”

    莉莉知道拉莫这个人说了就会做得出来,那让她看看惟有多么专业,岂不也没用了?怎么办……

    忽然,一个念头生起!莉莉想起了惟说他是怎么请到南加大学生们加入的,立时脱口道:“我们打个赌,有没有兴趣?”

    “什么赌?”拉莫瞥瞥她。

    莉莉也在想着,眨动着眼眸,“你认为惟的剧组不是专业团队,他的拍片只是小孩闹着玩,对吧?”拉莫说了声YEP,莉莉又道:“那么,如果惟和他的团队专业的,我赢;如果是不专业的,你赢。”

    “那怎么定义专不专业?”拉莫饶有兴趣。

    “我们都知道专业片场是什么样子,我们拍过戏、学过表演,难道还不懂吗?”莉莉反问,虽然她上次演戏是在两岁时……

    她说道:“谁赢谁输,我们一看就知道,除非谁耍赖,对不对?”

    “那赌什么?”拉莫一口把半杯啤酒饮尽,再倒第三杯,她的舌头刮着牙齿,眼神来劲了。

    对此莉莉早有主意,“如果我赢了,在这件事上,你得再帮惟一次,当然,会是合理的忙。如果你赢了……你说想我怎么样吧。”

    拉莫上下打量着她,伸手去抓她的胸部,却被莉莉没好气地一下拨开,拉莫笑道:“我要是男生,或者同性恋,还能跟你做一次什么的,可我不是啊,我能做什么?把你的眉毛修细一些?”

    她的语气和话都很不好,莉莉顿时又生起一丝怒气,这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她自己话声平静:“你大可以那样。”

    “我对女人真的没兴趣。”拉莫的不爽也在升高,要不要整这个英国傻妞一把呢?这家伙太自以为是,也太蠢了,不给她一个教训,她还以为自己全对……

    “噢有了!你先喝得烂醉,然后拎着酒瓶找那些帕帕垃圾,让他们拍几张照片。”

    “不!”莉莉断然否决,脸容有点气红。

    想想“菲尔-柯林斯14岁女儿烂醉街头”的新闻占满各种娱乐媒体,她的公众形象就全毁了,一个叛逆放纵差劲的明星孩子,更重要的是,这还会让爸爸妈妈、整个柯林斯家族都蒙羞,学校会开除她,一切都会搞砸。

    “这样太过分,涉及太多人和事了,我不能答应你,你得要别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事。”

    “你不是坚信叶惟专业吗?为什么不敢赌?”

    “是,但我不拿这个赌,我也有其它责任的!”

    拉莫冷哼了几声,并不坚持,“那你在街上随便找男的索吻,嘴对嘴,直到成功三次。”

    “不,别这么过分好吗!”莉莉瞪大双目。

    拉莫闻言翻起了白眼,“那干脆你告诉我好不?说一句‘对不起,我错了’?没这么简单!最后这个,你不赌就算了,你对着叶惟剧组的每个人,掀起你的上衣,露出你的内衣,然后说一句‘我是个愚蠢的婊子。’每个人一次!”

    看着对方越发涨红的脸,她想,等会探完班,就把手机通讯录中的莉莉-柯林斯删掉。

    “是你要和我赌的,而且你到时输了,也可以反悔不做。”拉莫随意地喝着酒。

    “如果我答应了,我就不会反悔。”莉莉的双眸快要冒出火,决然道:“我可以接这个赌约,但我的要求不同了,如果你输,不用你掀衣服,你也要当着他们说那一句话,大伙一次,惟一次!至于你帮不帮忙,随便你!赌吗?拉莫-威利斯!”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拉莫的双眼里,亦有怒火涌现,几乎捏爆酒杯,突然举杯道:“Cheers!我赌了。”

    “我也赌了。”莉莉深吸一口气,平息着内心翻腾的火气,“反正我不会输。”

    “是吗?看看好了。”

    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感觉无话可说,一直到了南格雷特纳格林街,莉莉打给叶惟问清楚现在剧组就在他家,让司机驶过去,这时拉莫才忽然问了一句:“其实你那么拼命帮他,很好玩吗?”

    “是的,很开心。”莉莉淡淡地点头。

    “爱情会让人变得盲目,果然是真理。”拉莫嘲笑了句。

    当车子驶到目的地,已经能看到叶惟家屋子了,莉莉说道:“就是前面灰顶白墙那间。”拉莫按了按遥控器,隔层玻璃再次收回,她向司机道:“停车吧,前面灰顶那间,等我15分钟就好。”

    与此同时,帕雷拉在前园草坪上等待着迎接来客,当她看到来的是一辆中长的林肯车,为之一惊,开始理解叶惟那句神秘的“有大人物来了,大家做好准备!”

    车子停好后,后车门打开,走下了两个少女,她认得其中一个,莉莉,叶惟的校友;而另一个高大的,很有些眼熟……

    “欢迎,我是帕雷拉,惟派我来接你们。”她笑着走上去。

    莉莉和她打过招呼,看看扑克脸的拉莫,介绍道:“这位是拉莫-威利斯。”

    听到这名字,帕雷拉顿时想起了,这是布鲁斯-威利斯的女儿!还真是个不小的人物,她忽然疑惑起了莉莉是谁,好像也有点印象,也是明星名人的女儿?如果知道姓氏肯定能想到。

    “听说你是南加大电影学院的学生?”拉莫看着她,“你怎么会帮一个中学生拍片,你疯了吗?”

    帕雷拉怔了怔,莉莉说“你说实话,没关系”,她就一边带路,一边答道:“一开始,我们都是因为打赌输了,遵守承诺;但很快,我们发现惟虽然是中学生,却有着专业电影人全部该有的素质,很多方面……比我们这些大学生还厉害。”

    莉莉听得露出笑容,气都消了很多,以眼角瞄着拉莫,听到没有,你输定了!

    “又是打赌,哈哈!”拉莫就像听了一个笑话,“那你们连个中学生不如,真奇怪南加大怎么没有把你们清除出校。”

    “我想是因为像惟这样的中学生,全美也找不到第二个吧?”帕雷拉轻松应对,不跟一个被宠坏的中学生生气。

    说话间,三人来到屋子后园,已经踏入片场范围了,帕雷拉作势让她们安静,先不要走过去,只因摄影机正在拍摄之中,可以听到安娜忧伤的念白声:“贝拉,你明白吗,我再也不能跳舞了……”

    “CUT!这条不错,没问题,准备下一个镜头。”很快,叶惟的喊声响起,随即是一片众人的说话声。

    因为今天没有群演,只有摄制人员们、安娜和她戏里戏外的父母、贝拉,以及叶惟一家,片场其实清净了很多。

    莉莉收回张望的目光,感到很可惜,要是早到一分钟就好了,希望下个镜头的布置不用多久。

    拉莫双手环胸,对周围花草树木的兴趣,多过那个所谓的片场,“叶这个家后园,挺不错。”

    “嘿!”那边的叶惟已经注意到她们,笑着走了上来,“莉莉、拉莫,欢迎,欢迎来到我的寒舍(Humble-Home)!”莉莉微笑地对他行了一个军礼,似乎在说“长官,我把犯人带来了,任务完成。”

    拉莫没兴趣寒暄,直接对他道:“那就秀给我看吧,你怎么样专业?”

    “哈哈!”叶惟对她的性格不意外,当下带着威利斯公主到片场走上一圈,介绍了众人,情绪低落的安娜坐在轮椅上,没多大反应,也没什么交新朋友的热情。

    但其他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惊讶,威利斯的女儿啊!也是哈佛-西湖的学生吗?

    不过他们很快看出不同,拉莫的态度有着不屑、轻蔑,不耐、敌意……跟叶惟和莉莉都不像是朋友。她的来意是什么?

    拉莫才不管这些人想什么,一圈下来,她对看似专业的这里保持着怀疑,这时摸了摸摄影机,对周围众人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骗中骗》?这里给我的感觉,就是里面那个赌马场。”

    众人顿时一片哄然大笑,以为她说笑的不在少数,《骗中骗》是第46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他们当然看过,达鲁姆笑道:“这比喻有趣。”皮特大乐:“我们在假装拍片,哈哈……”

    “谁说不是?”拉莫翻白眼,一来就CUT,15分钟就这样说笑拖过去是吧。

    “伙计们,行动,拍一个镜头给拉莫看看!”叶惟高声喊道,众人热情似火地忙活开来:“OK!”、“灯光马上就好!”

    看着灯光、录音、摄影等片场部分专业十足,莉莉兴奋不已,不时瞥瞥拉莫,眸光带有挑衅,酒鬼,准备好丢脸吧!

    拉莫也在看着,而眉头渐渐皱起,越看越有一点点惊讶……

    过不了5分钟,机器又开始运转了。

    “第十七场,第五个镜头。”

    “ACTION。”

    当打了场记板,叶惟轻喊一声,从每个细节照顾着安娜的低落情绪。随即,表演区的安娜要开始表演……

    众人都在望着安娜,而莉莉望着拉莫,拉莫望着自己的手指。

    突然这时候,“BOO”的一声爆炸闷响骤起,主光灯光随之没了,众人一愣,望向那边的灯架,显然上面的白炽灯灯泡烧坏了。

    “CUT……”叶惟只得喊停,画面的灯光没布好,当然不能拍下去……

    “哈哈哈,这就是专业?哈哈哈!”正当全场安静,有一把爆笑声唐突而起,拉莫笑得前仰后合,几乎要倒地一般,她盯着莉莉看,看着对方的脸色变得难堪,“你说呢,专业?谁赢?谁输?哈哈哈–”

第五十七章 追梦赤子心    星空夜幕下,叶家已是一片宁静。

    那些使用了一天的摄影器材,这时又整齐地放好在大厅里,但它们的温度,似乎还没有降下来。

    下午的拍摄非常紧张,最后几乎所有人都累坏了,包括放学后前来帮忙的列夫等人,一直拍到18:00,今天10小时拍摄时间全部用完,剧组才宣布收工。

    过程是辛劳的,成果是美妙的,那时在外景的社区街道上,叶惟看着全部划掉的的镜头清单,狂笑不已。

    事实上,今天拍到的可用素材比预计中还要多,里面有很多安娜的即兴表演、他的即兴创作,全部是《乱世佳人》品质。

    他在笑,而大学生们都以一种看着恶魔的目光看着他……这家伙太疯狂了,拍起片来不要命的那种,他们这方面真的比不过,其它方面?唔……

    只有安娜还嫌演得不够过瘾,想要晚上继续拍几个小时。叶惟没有采纳她的意见,真不怕哪里窜出一个儿童福利工作者吗?

    而且,他也需要让大脑休息休息,做导演,一定要学会呵护和养育自己的创作力。

    此时晚上7点多,屋子二楼的露台,他坐在摇篮椅上,看着璀璨的夜空,吹着凉风,明显感到身心都放松下来。

    因为已经提前做好计划,所以没什么文案工作要做,有也由达鲁姆负责了。下午他问了列夫他们学校里的事,意料中的流言四起,不过情况还好,他也有发电邮和短信作澄清,大家的疑虑胜不过对他的信任,都回复说让焦点电影去死。

    但下午还是有一个意外的,本打算来探班的莉莉没有来,只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我妈妈非要带我去玩,我今天不能探班了,对不起!:-(”

    嘟嘟几声,叶惟正打给莉莉,几乎立即就接通了,“嗨,美女,有空聊电话吗?”

    “嗯,晚上好,我刚刚到家,正想打给你呢。”手机传出莉莉的清声。

    “那刚才我们心灵相通了一把?”叶惟惊呼笑道。

    “也许,哈哈。”莉莉笑了声,却没有全然高兴,带着歉意的道:“惟,对不起,我下午失约了,今天还是你的大日子。我妈妈……她真的,想得太多了!她暂时不想我和你见面……哎,别在意,她会明白的。”

    “那不会影响你明天下午带拉莫过来吧?”叶惟很混蛋地先关心这件事。

    “不会,我下午只是不想跟她吵而已,明天她可阻止不了我。”莉莉语气坚决。

    叶惟松了口气:“那就行,带拉莫过来就好,我只在乎她。”莉莉顿时嘿的叫了一声,撒娇撒到一半又收回去了,恶声道:“你再这么混蛋,小心我又失约。”叶惟问道:“那就是威胁喽?”莉莉答道:“是的,我在威胁你,怎么?”

    “我当然怕了!简,拉莫不重要,你才是关键人物。”叶惟的话声故作着温柔,“我的小简。”

    “噢,停止,我要吐了……!”莉莉失声大笑,两人笑了会,她才问道:“今天拍得还顺利吗?”

    “不错,上午有些状况,但下午很棒,进度在计划之中。安娜的表现很好,贝拉也是,几乎所有人!甚至是我的邻居们,他们有几位也当了群演,爱死他们了。”

    “你的心情怎么样?”莉莉又笑问,做起了访问似的。

    “主持人,我想永远活在片场,在那里,我是个国王,我可以支使任何人,太棒了!”

    “认真点!”莉莉嗔道,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知道他的真实感受,也许是想一起高兴吧……

    叶惟说了声OK,仰望着星空银河,回忆着今天的点滴,由着心语说道:“你知道,这部短片已经承载了很多东西,我们的期望、目标、寄托、需要……它意味着很多,它很重……

    今天之前,甚至是喊出那一声Action之前,我都感觉它很重,但有趣的是,喊出Action后,我才明白它真正是什么,那不是压在我肩膀上的什么东西,它就是我的肩膀!”

    “嗯?”莉莉的心隐隐被触动着,却又有些不明,“你是说,你真正接受了它?”

    “我是说,梦想有时候很重,重得让你喘不过气,但正是因为它的重量,那些意义、那些压力,正是它承载着的那些东西,我们才喜欢梦想,和喜欢追逐它。

    梦想,从来不是一个没有重量的东西,没有重量的梦想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梦想越重,才越是梦想!

    当我们去追求它,不管成功失败,它已经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灵魂的一部分,它会成为永恒……”

    “所以。”叶惟笑了笑,心头既彻底放松下来,又有一股激流在汹涌,“我现在的心情是:有梦想,真好。”

    “有梦想,真好……”莉莉轻声喃喃了几遍,越品味他这番话,心弦越是被拨动,“是的,你会梦想成真的,我们都会……”

    ……

    一个长夜过后,13号一早,《天使之舞》剧组又是集合,像昨天一样。

    今天上午的拍摄场地又回到叶惟家,拍摄第二幕中安娜家的那些场景。片场还是那么一片忙碌,不同的是道具堆,里面多了一张新崭的小轮椅,这是道具师乔布-查萨克买回来的,杀青后及时退货,一分钱不用花。

    安娜刚刚定好妆容,在今天的故事中,“安娜”已经失去了右小腿,而还没有重新振作,所以她的妆化得让她显得有些憔悴,掩藏着她的活跃;服装也变了,没什么色彩的白T恤、灰宽裤。

    当她坐轮椅时,还会盖上一块灰毛毯,遮住她的右腿,减少需要做特效的镜头数量。

    此时在屋子前园,她被叶惟叫到了一边,见他满脸严肃,似乎有什么要说,安娜不禁奇道:“惟,怎么了?”

    这个时刻还是到来,叶惟一方面有些不忍心,另一方面又很期待她的反应,十分矛盾,他正色道:“安娜,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先说句抱歉,这个消息两天前就出来了,是我要等到现在才告诉你,我是个混蛋……”

    “什么!你和莉莉成了男女朋友,不能和别的女孩约会了?”安娜惊道,大眼睛睁得更大。

    “不是……”叶惟无奈地转转眼睛,再次认真起来:“阿娜索菲亚,你没有进入《都是戴茜惹的祸》第三轮试镜。”

    “啊……”安娜顿时愣住,神情一下子失落下去,“真的?”叶惟点点头。她皱起双眉,抿着嘴,掩不住心中的沮丧,话声微颤:“但是……朱恩女士说我很有机会的,我做错什么了吗?”

    她看看他,又望望远处留意着这边的父母,难怪这两天感觉他们在隐瞒着事情。

    叶惟耸耸肩,道:“他们认为你表演过火,达不到他们的选角要求。”

    “但我现在……!”安娜急了,随即又泄了气,门牙咬咬嘴唇,“噢,他们不知道我现在的表演好了很多……我真的很喜欢《都是戴茜惹的祸》的故事……可落选了也没办法,没关系,20多次了,我都习惯了……惟,我争取下一个试镜吧。”

    她浅露微笑,安慰别人和鼓励自己。

    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叶惟一时心软,就道:“安娜,你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他们答应会看了《天使之舞》后再做决定。”

    “所以,他们会看!他们会看到我现在的表演!”安娜惊喜不已。

    “等等,你先不能兴奋。”叶惟见她恢复了几分活泼,都后悔告诉她好消息了,调整拍摄计划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低落的情绪!让她高兴回去就白费力气了。

    他连忙导道:“安娜,我要你沉入刚才的失落中,你很伤心,很悲哀,你觉得失去了一切,你觉得人生没有希望,你觉得这个世界对你很不公平!”

    安娜眨眨眼睛,一点就通,“你是让我用带着情绪去表演!我心里的确很难受。”

    “没错,你别让自己白白难受了。”叶惟微微瞪着她,催眠般说着:“你很伤心!你还很愤怒!想想,他们居然淘汰了你,泰勒-杜雷都进了第三轮,你没有!你父母、还有我,还欺骗你,利用你的伤心去达到目的,都是些坏人,你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你的梦想完了,你很伤心,你很伤心……”

    他不停重复着,话声轻柔,有着渗入人心的力量。

    “我很伤心……”安娜点头嘀咕,让自己想着那股失落,越想越难过,那么多的试镜,那么努力,却什么都没有……

    “每个人都认为你不会表演,你自己也这么觉得,你做什么都过火,说句话都说不好,你无力改变,你只能很伤心……”

    “我很伤心……”

    当叶惟导戏完毕,安娜是垂着脑袋、脚步蹒跚地走回表演区的,那个小天使不见了,她走到哪里,哪里就变成黑白电影一般,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然后很快,当她坐到轮椅上,完成了今天的前几个镜头表演……惊艳!

    众人都为之惊奇,安娜的表现比昨天还要好,完完全全的真情流露!她不是在表演,她是在展露自己!这是顶级演员的品质!怎么会!达鲁姆等人想不通,她怎么会进步得这么快?又是天才!?她的上限到底在哪里?

    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叶惟悄悄地对安娜父母竖了竖大拇指,笑容有些奸诈,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大卫和珍妮特回了他一个笑脸,但笑得很牵强,餐会那天,他们已经从他的同学那听说了“VIY”的大名,似乎,真的很贴切……

    ……

    下午,哈佛-西湖初中部的放学铃一响,莉莉就匆匆走了,她已经吩咐了妈妈今天不要再来接她,别来添乱!

    当莉莉刚刚来到学校外面的大道,就有一辆黑色的林肯礼车缓缓驶来,后排的车窗摇下,露出了拉莫懒洋洋的脸庞,“上车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