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星空夜幕下,叶家已是一片宁静。

    那些使用了一天的摄影器材,这时又整齐地放好在大厅里,但它们的温度,似乎还没有降下来。

    下午的拍摄非常紧张,最后几乎所有人都累坏了,包括放学后前来帮忙的列夫等人,一直拍到18:00,今天10小时拍摄时间全部用完,剧组才宣布收工。

    过程是辛劳的,成果是美妙的,那时在外景的社区街道上,叶惟看着全部划掉的的镜头清单,狂笑不已。

    事实上,今天拍到的可用素材比预计中还要多,里面有很多安娜的即兴表演、他的即兴创作,全部是《乱世佳人》品质。

    他在笑,而大学生们都以一种看着恶魔的目光看着他……这家伙太疯狂了,拍起片来不要命的那种,他们这方面真的比不过,其它方面?唔……

    只有安娜还嫌演得不够过瘾,想要晚上继续拍几个小时。叶惟没有采纳她的意见,真不怕哪里窜出一个儿童福利工作者吗?

    而且,他也需要让大脑休息休息,做导演,一定要学会呵护和养育自己的创作力。

    此时晚上7点多,屋子二楼的露台,他坐在摇篮椅上,看着璀璨的夜空,吹着凉风,明显感到身心都放松下来。

    因为已经提前做好计划,所以没什么文案工作要做,有也由达鲁姆负责了。下午他问了列夫他们学校里的事,意料中的流言四起,不过情况还好,他也有发电邮和短信作澄清,大家的疑虑胜不过对他的信任,都回复说让焦点电影去死。

    但下午还是有一个意外的,本打算来探班的莉莉没有来,只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我妈妈非要带我去玩,我今天不能探班了,对不起!:-(”

    嘟嘟几声,叶惟正打给莉莉,几乎立即就接通了,“嗨,美女,有空聊电话吗?”

    “嗯,晚上好,我刚刚到家,正想打给你呢。”手机传出莉莉的清声。

    “那刚才我们心灵相通了一把?”叶惟惊呼笑道。

    “也许,哈哈。”莉莉笑了声,却没有全然高兴,带着歉意的道:“惟,对不起,我下午失约了,今天还是你的大日子。我妈妈……她真的,想得太多了!她暂时不想我和你见面……哎,别在意,她会明白的。”

    “那不会影响你明天下午带拉莫过来吧?”叶惟很混蛋地先关心这件事。

    “不会,我下午只是不想跟她吵而已,明天她可阻止不了我。”莉莉语气坚决。

    叶惟松了口气:“那就行,带拉莫过来就好,我只在乎她。”莉莉顿时嘿的叫了一声,撒娇撒到一半又收回去了,恶声道:“你再这么混蛋,小心我又失约。”叶惟问道:“那就是威胁喽?”莉莉答道:“是的,我在威胁你,怎么?”

    “我当然怕了!简,拉莫不重要,你才是关键人物。”叶惟的话声故作着温柔,“我的小简。”

    “噢,停止,我要吐了……!”莉莉失声大笑,两人笑了会,她才问道:“今天拍得还顺利吗?”

    “不错,上午有些状况,但下午很棒,进度在计划之中。安娜的表现很好,贝拉也是,几乎所有人!甚至是我的邻居们,他们有几位也当了群演,爱死他们了。”

    “你的心情怎么样?”莉莉又笑问,做起了访问似的。

    “主持人,我想永远活在片场,在那里,我是个国王,我可以支使任何人,太棒了!”

    “认真点!”莉莉嗔道,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知道他的真实感受,也许是想一起高兴吧……

    叶惟说了声OK,仰望着星空银河,回忆着今天的点滴,由着心语说道:“你知道,这部短片已经承载了很多东西,我们的期望、目标、寄托、需要……它意味着很多,它很重……

    今天之前,甚至是喊出那一声Action之前,我都感觉它很重,但有趣的是,喊出Action后,我才明白它真正是什么,那不是压在我肩膀上的什么东西,它就是我的肩膀!”

    “嗯?”莉莉的心隐隐被触动着,却又有些不明,“你是说,你真正接受了它?”

    “我是说,梦想有时候很重,重得让你喘不过气,但正是因为它的重量,那些意义、那些压力,正是它承载着的那些东西,我们才喜欢梦想,和喜欢追逐它。

    梦想,从来不是一个没有重量的东西,没有重量的梦想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梦想越重,才越是梦想!

    当我们去追求它,不管成功失败,它已经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灵魂的一部分,它会成为永恒……”

    “所以。”叶惟笑了笑,心头既彻底放松下来,又有一股激流在汹涌,“我现在的心情是:有梦想,真好。”

    “有梦想,真好……”莉莉轻声喃喃了几遍,越品味他这番话,心弦越是被拨动,“是的,你会梦想成真的,我们都会……”

    ……

    一个长夜过后,13号一早,《天使之舞》剧组又是集合,像昨天一样。

    今天上午的拍摄场地又回到叶惟家,拍摄第二幕中安娜家的那些场景。片场还是那么一片忙碌,不同的是道具堆,里面多了一张新崭的小轮椅,这是道具师乔布-查萨克买回来的,杀青后及时退货,一分钱不用花。

    安娜刚刚定好妆容,在今天的故事中,“安娜”已经失去了右小腿,而还没有重新振作,所以她的妆化得让她显得有些憔悴,掩藏着她的活跃;服装也变了,没什么色彩的白T恤、灰宽裤。

    当她坐轮椅时,还会盖上一块灰毛毯,遮住她的右腿,减少需要做特效的镜头数量。

    此时在屋子前园,她被叶惟叫到了一边,见他满脸严肃,似乎有什么要说,安娜不禁奇道:“惟,怎么了?”

    这个时刻还是到来,叶惟一方面有些不忍心,另一方面又很期待她的反应,十分矛盾,他正色道:“安娜,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先说句抱歉,这个消息两天前就出来了,是我要等到现在才告诉你,我是个混蛋……”

    “什么!你和莉莉成了男女朋友,不能和别的女孩约会了?”安娜惊道,大眼睛睁得更大。

    “不是……”叶惟无奈地转转眼睛,再次认真起来:“阿娜索菲亚,你没有进入《都是戴茜惹的祸》第三轮试镜。”

    “啊……”安娜顿时愣住,神情一下子失落下去,“真的?”叶惟点点头。她皱起双眉,抿着嘴,掩不住心中的沮丧,话声微颤:“但是……朱恩女士说我很有机会的,我做错什么了吗?”

    她看看他,又望望远处留意着这边的父母,难怪这两天感觉他们在隐瞒着事情。

    叶惟耸耸肩,道:“他们认为你表演过火,达不到他们的选角要求。”

    “但我现在……!”安娜急了,随即又泄了气,门牙咬咬嘴唇,“噢,他们不知道我现在的表演好了很多……我真的很喜欢《都是戴茜惹的祸》的故事……可落选了也没办法,没关系,20多次了,我都习惯了……惟,我争取下一个试镜吧。”

    她浅露微笑,安慰别人和鼓励自己。

    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叶惟一时心软,就道:“安娜,你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他们答应会看了《天使之舞》后再做决定。”

    “所以,他们会看!他们会看到我现在的表演!”安娜惊喜不已。

    “等等,你先不能兴奋。”叶惟见她恢复了几分活泼,都后悔告诉她好消息了,调整拍摄计划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低落的情绪!让她高兴回去就白费力气了。

    他连忙导道:“安娜,我要你沉入刚才的失落中,你很伤心,很悲哀,你觉得失去了一切,你觉得人生没有希望,你觉得这个世界对你很不公平!”

    安娜眨眨眼睛,一点就通,“你是让我用带着情绪去表演!我心里的确很难受。”

    “没错,你别让自己白白难受了。”叶惟微微瞪着她,催眠般说着:“你很伤心!你还很愤怒!想想,他们居然淘汰了你,泰勒-杜雷都进了第三轮,你没有!你父母、还有我,还欺骗你,利用你的伤心去达到目的,都是些坏人,你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你的梦想完了,你很伤心,你很伤心……”

    他不停重复着,话声轻柔,有着渗入人心的力量。

    “我很伤心……”安娜点头嘀咕,让自己想着那股失落,越想越难过,那么多的试镜,那么努力,却什么都没有……

    “每个人都认为你不会表演,你自己也这么觉得,你做什么都过火,说句话都说不好,你无力改变,你只能很伤心……”

    “我很伤心……”

    当叶惟导戏完毕,安娜是垂着脑袋、脚步蹒跚地走回表演区的,那个小天使不见了,她走到哪里,哪里就变成黑白电影一般,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然后很快,当她坐到轮椅上,完成了今天的前几个镜头表演……惊艳!

    众人都为之惊奇,安娜的表现比昨天还要好,完完全全的真情流露!她不是在表演,她是在展露自己!这是顶级演员的品质!怎么会!达鲁姆等人想不通,她怎么会进步得这么快?又是天才!?她的上限到底在哪里?

    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叶惟悄悄地对安娜父母竖了竖大拇指,笑容有些奸诈,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大卫和珍妮特回了他一个笑脸,但笑得很牵强,餐会那天,他们已经从他的同学那听说了“VIY”的大名,似乎,真的很贴切……

    ……

    下午,哈佛-西湖初中部的放学铃一响,莉莉就匆匆走了,她已经吩咐了妈妈今天不要再来接她,别来添乱!

    当莉莉刚刚来到学校外面的大道,就有一辆黑色的林肯礼车缓缓驶来,后排的车窗摇下,露出了拉莫懒洋洋的脸庞,“上车吧。”

第五十六章 上午乱世佳人,下午…    “哈哈哈,贝拉,你这个小笨蛋!忘了我之前教你的吗?当我弯下身……”

    摄影机镜头前,安娜正逗弄着贝拉,这时她做了一个弯身的动作,贝拉却没有反应,只是高兴地摇着小尾巴,溜着圆滚滚的眼睛,她顿时笑说起了台词,接着又弯弯身,“然后现在,跳!”

    听到这一声跳,久经训练的贝拉很给面子,猛地一下跃起,就要跃过她,可是安娜身子一升,和它又撞到一起。

    “哈哈!”安娜跌倒在草地上,欢笑起来,贝拉舔起了她的脸庞,她笑呼着躲避:“嘿,你还没有刷牙!”

    剧本上是没有这句台词的,这是她自然而然的反应,就像平时那样,不用多想,真实的情感。

    摄影机旁边,叶惟入神地看着,眼都不眨,像一尊复活岛石像。

    皮特看看他,按计划这个镜头已经拍完了,但只要导演没喊CUT,全场都得继续拍下去,演员也要一直随机应变演下去。刚才叶惟已经教过安娜要这样,所以她还在演,抱着贝拉站起身,宠溺地亲了它一口,放下它,又笑闹追逐。

    众人是越看越惊喜,她演得超乎想象的棒!不但跟刚开始彩排时完全不同,而且有超脱剧本的发挥!

    这样的安娜,无疑已是一个优秀的电影演员了,她的童真、活泼、烂漫,纯美,都出来了。

    等安娜和贝拉玩得远离了前景很多,突然这时候,叶惟才舍得大喊一声:“CUT!!!”

    皮特关停了摄影机,那边安娜也停下走回来,众人都望着叶惟,紧张!就见到他高高地挥了一下拳头,“演得好!!”

    “安娜!”他大笑大喊,这一刻让什么导演权威见鬼去吧,他和安娜重重地击了击掌,尽情赞美起了这个聪明女孩:“你是个小天才!记得我说的,你会成为伟大演员的,你绝对会!你会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都惊掉下巴,他们完了!因为你演得太好了,你个可爱的小猴子!哈哈,通过,通过,通过!”

    “耶啊!”安娜也在欣狂欢呼,心里甜透了,通过!导演说,通过!!

    贝拉都兴奋地吠了几声,引得不远的托托也吠了,挣扎着想跑过来。

    “哇噢。”、“演得真的很棒。”、“不得了!”众人也正是一片欢笑,竞相称赞,叶惟的导戏收到了奇效,安娜表现完美!最感到不可思议的莫过于珍妮特和大卫,他们也是这里最清楚安娜演技变化的人,她真的降下来了!

    “噢我的……”珍妮特激动地掩着嘴巴,几乎有点哽咽,激动是因为重新看到了希望!

    如果安娜能保持下去,别说《都是戴茜惹的祸》的试镜结果能不能改变,她以后再参加其它电影的试镜,收获可能会很不同!

    “我这里也拍得很好。”一边的叶浩根看着DV屏幕,笑呵呵的。

    “要再拍一条吗?”欢笑过后,达鲁姆询问叶惟,Good-Take的“再拍一条”有三个原因,一是保险,胶片拍摄需要这样,如果一条不幸毁坏了,还有另一条;二,丰富影像素材,让剪辑师有更多选择;三,其实刚才没拍好,导演犯错了,不能承认,就用前两个原因掩人耳目地重拍。

    叶惟笑着没有说话,弄起了摄影机旁的便携电视监视器,回播起了刚才拍下的影像,这就是索尼HDC-F950所谓的“所见即所得”,也是人们为什么爱数字拍摄,如果是胶片,刚才的影像起码要到明天早上才能看到真容,在那之前,只能看看摄像机同步拍下的录像而已。

    众人都围了过来,看回播也是要排序的,线上在前面,线下在后面,所以安娜不用挤,就和叶惟并肩站在最前方看着,眨巴着大眼睛,期待着进一步评价。

    “你们都看看,告诉我,有必要再拍一条吗?”叶惟故意大声赞着,给安娜更多的信心,“这句台词‘你还没有刷牙’,但马上又亲了贝拉一下,看看这笑容!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安娜是天才,这是个奇迹!”

    “那就不用保一条了?”达鲁姆要确定的答案。

    “保一条?是因为你想再看看安娜的天才表演吗?那就快点准备下一个镜头,快快快!”

    听着这些赞美,安娜开心地露齿笑着,心中的那股力量更强大了,不能让惟失望,她要做到更好!最好的表演是——不表演!

    导演的决定一下,众人顿时又忙活开来,每个镜头的背后都是一堆布置工作,尤其是灯光……

    当这场戏的镜头清单剩余镜头变为零,剧本第一个场景也拍完了。

    而屋子后园这个场景还有很多戏,贝拉就是在这里让安娜重新振作的,本来为了最大化利用时间,同一场景的戏要连续拍完,不管剧本上是个什么顺序,这是电影的谎言之一。

    但得知安娜被《都是戴茜惹的祸》淘汰后,叶惟有了一个新想法,他想拍完第一幕,再告诉安娜她被淘汰的坏消息,到时她的情绪必然会低落,甚至受到打击,恰好是第二幕需要的情感,那样她演起来,应该会有特别好的效果。

    如果各个场景间的距离很远,还支持不了这想法,可因为距离很近,所以他昨晚就对拍摄计划进行了调整,现在接着拍剧本第二个场景,安娜带着贝拉从后园到前园的戏,这是一个长镜头。

    长镜头的拍摄难度自然更高,好在有着设计精细的故事板,皮特还穿上了斯坦尼康,最后拍得还算顺利,三条过了。

    安娜继续着她的爆发,让大家赞了一次又一次。

    而叶惟,也在不断带给众人新的惊奇,他是个电影制作“内行”的事实已经无庸置疑。

    他的指挥声不时都会响起,下着各种决定,这时剧组在屋内大厅拍着,他的话声又起:“赫利,杀掉那个宝贝,更换洪水(Kill-The-Baby,Change-Flood)!”

    那边围观着的朵朵,闻言顿时急得大叫,奔向不远的爸爸妈妈,瞪目地急道:“哥哥要杀哪个宝宝,你们快阻止他啊!”叶浩根和顾乔都不由失笑,他们虽然听不懂,却知道这只是一种术语。

    听了爸妈的解释,朵朵更迷惑了,什么啊?

    别说她了,安娜也听不懂,还有扮演她父母的普顿和克莱尔也是,这是什么灯光术语吧?

    只见灯光师赫利-金往一个灯架换了个大灯泡,向摄影机边的叶惟和皮特打着OK的手势:“行了。”

    其实那句话的意思只是“关掉柔光灯,换上泛光灯”,如果不熟片场行话,就只能像个门外汉那样说“关掉柔光灯,换上泛光灯”了,要在什么好莱坞剧组,那样说不知道会引起多少私底下的嘲笑,还有什么导演权威呢?

    相反,片场的新人们一听到这些酷酷的、自己不懂的行话,心里立马生出几分谦卑,知道自己是后辈,跟前辈们还有得学,从而使片场王国保持着秩序。

    而现在,叶惟懂技术也懂片场,时间一长,众人都忘了他只有15岁,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电影人。

    所以大学生们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他是导演,自然而然地服从命令,热情高昂。

    ……

    与此同时,哈佛-西湖初中部,关于叶惟的流言,忽然像一股突袭的龙卷风,吹袭着这片校园。

    “听说了吗,我先说明,这消息不知真假!VIY想侵吞公司的财产……”

    “不会吧?你最好不要胡说,我相信VIY!”

    “我也不想的,有人打电话给我爸妈,他们都担心死了,好像说布鲁斯-威利斯想买走项目,还有先前的焦点!VIY都不肯。”

    “那他的想法是?”

    “他还在想着当项目的制片人和导演……”

    “啊!?”

    列夫正在雷诺兹厅巡查着呢,一见到有俱乐部成员在那讨论,顿时冲冲走上去,大鼻子的鼻孔张动,喊着道:“耶稣基督!那是焦点电影的谎言!我不是发短信通知你们了吗!你们这样不负责任胡扯,会害死惟哥的!为你们感到羞愧!”

    那两个男生立时满脸苦色,“到底是怎么了?”、“是啊,列夫,你就讲清楚吧!”

    另一边,图书馆,陈诺扶着眼镜,语气平静地向几个疑惑的男生解释着;巴德、巴布等人也奔走于校园各处……

    莉莉则正向翠丝特、康妮等女生们说着真相,让她们帮忙散布开去:“焦点在恶意中伤惟!想低价买回项目而已,这是一种无耻的商业策略,别上当了!惟有他的计划,等他拍好短片,你们就知道了。”

    对于这番说辞,俱乐部成员们、其他学生们,都是有人相信,有人保持着疑虑……

    而约翰-威廉姆斯等人听闻消息后,简直提前过圣诞一样,趁机推波助澜,对整个追梦联盟大加嘲笑。

    “我早就说了,这是个骗局!现在怎么样?那些钱都会落入他家的口袋!无耻!学校会开除他的,很快就会。短片?我看他是躲在家不敢来上学吧,看看好了,看看他能拍出什么垃圾,哈哈哈!”

    ……

    当时间来到12:00,《天使之舞》剧组上午已经工作了四个小时,收工,进行名符其实的午餐时间。

    上午的成果是几乎拍完了第一幕安娜家的所有场景,几乎,还剩安娜的房间(朵朵房间)没拍。

    片场最常发生的一种情况发生了,上午过去,却没有赶上预定的拍摄进展!

    三天30小时拍摄时间就那么多,最后一分一秒都不会增加,除非超时拍摄,否则继续这个进展,就会无法完工。

    屋子后园是片场大本营,众人的午餐都是在这里吃的,他们正三三两两地坐在台阶上、椅凳上,一边吃着好味道国度的盒饭,一边笑语聊天,早上拍得还挺开心的。

    “你准备怎么办?”而达鲁姆还没开餐,作为副导演,他正在餐区远处,拿着摄制日程表,问着叶惟解决的方案。

    “该死……”叶惟皱眉地看着日程表,办法也就那几个,一,调整计划,往镜头清单删减掉一些镜头,让下午的时间够用,从而完成当天的任务,但那些镜头素材就没有了。

    二,下午加速拍摄,不再是质量第一,而是完工第一。这样除非出现奇迹,不然不可能保持着上午的镜头质量。

    三,加班。那他的片场掌控力就要差一级了,大人物们不知道?纸包不住火!

    三个选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叶惟很难做出决定,思索着嘟囔道:“怎么就慢了呢?”

    “我之前提醒过你了,上午《乱世佳人》,下午《鸭羹》。”达鲁姆无奈耸肩,问题就出在大厅场景,花了太多时间。

    现在他和叶惟谈话,早就不会想对方能不能听懂了。

    GWTW(Gone-with-the-Wind-in-the-morning,Dukes-of-Hazzard-after-lunch)是美国片场副导演最常有的源远流长的抱怨,意思是如果一天上午像《乱世佳人》那么慢工出细活(1939年初映时221分钟片长,拍了11个月,制作精良,耗资巨大),那下午只能拍《鸭羹》(1933年,68分钟片长,荒诞无厘头经典喜剧,小成本,随意)了,Dukes还一语双关指80年代的热门电视剧《正义前锋》,里面主角们总是飙车,像赶去投胎。

    “怎么啦?”这时安娜不好好进餐,好奇地走了过来。

    叶惟看看她,笑道:“达鲁姆想在下午吃鸭羹。”他已经有决定了,“但我不想,伙计,下午还是《乱世佳人》!”

    “这不可能。”达鲁姆举手投降状。

    “怎么不可能?我们要保持质量,但也要更快。我不要再看到一个镜头布光花掉15分钟的情况,10分钟足够了,5分钟更好!”

    刚才回想原因,叶惟发现之所以慢,不是表演的问题,也不是改动分镜构图,或者出现什么意外,最主要是因为人手太少,导致效率低下。他继续道:“下午起,大家不能再那么悠闲了,帕雷拉、艾米都要帮忙布光布景,还有我、我一些朋友,他们下午三点多放学,四点能过来做杂活。”

    “还有,午餐15分钟,休息15分钟,12:35继续开工。”

    12:35?达鲁姆似乎想说什么,叶惟已经沉声道:“这是一个命令!”旁边安娜严肃地点点头:“导演的命令。”

    “明白了。”达鲁姆挠挠脸上的雀斑,谁叫导演是片场的上帝。他转身走向餐区的众人,喊道:“大伙儿,得赶紧吃了,我们的拍摄进展慢了些,12:35开工赶上去。”

    “噢……”众人顿时一片惊呼,盒饭都不香了,他们望着景深处的叶惟,仿佛看到一个恶魔,半小时,东西都没有下胃。

    “怎么?”叶惟亲自走过去,难以置信的样子,“半小时还不够?是不是还要妈妈哄着睡一觉才行?那是我妹妹!安娜都没意见,别告诉我,你们连一个10岁小女孩的体力都比不过。”

    安娜做了个夸张的嫌弃表情,撇嘴翻目的,“我看就是这样。”

    “好吧,知道了!”众人纷纷笑喊起来,“如果我过劳死了,你们谁帮忙告诉我家人。”、“有奖金吗?”、“哈哈!”

    “奖金?谁帮我按摩一下肩膀,我给他!”

    “惟,我来,我来,嘻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