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娜,你已经越来越接近了,但你的声音还阻碍着你!不用那么大声,我们的麦克风朋友是偷听狂,你说心里话,它都可以听到。所以声音清晰、有情感就行,明白吗?再来。”

    “好的!哈哈哈,贝拉……”

    “你听听我的音量,哈哈哈,贝拉……”

    “哦,哈哈哈……”

    已经过了十几分钟,地狱式彩排还在继续,叶惟就像是一个残酷的南方监工,挥着带刺的皮鞭不断地抽打安娜,让大学生们看得越发不忍心,演得不错了,何必还要苛刻一个小女孩呢?小心有反效果!

    但看着这些彩排,他们也越发确定一件事,叶惟有着很高的导演功底……

    “他懂的。”达鲁姆喃喃了声,旁边的皮特几人也是点头感慨,“他懂的。”

    学院影视制作专业的大三生,没有一个未当过导演,他们都拍制过自己的短片,都跟演员导过戏,平心而论,这次换了他们上去导安娜,都不会导得比叶惟好,因为他的一些话,让他们都受到启发。

    叶惟的导戏条理分明、知识渊博,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总是能说得很有感染力和鼓舞性,就算毒舌也不会惹人讨厌,反而会产生令人轻松的幽默力量,这是多么难得!

    如果把全世界所有好导演放到一起,就会发现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多口才超群的家伙,让他们争论一下,国会都要羞愧。

    学院每年的新生里,想当导演的人最多,然后让他们改变主意的第一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没有那份口才。

    八人之中,只有达鲁姆是走导演路线的,但他的沟通能力及不及叶惟,还真是个疑问……他对此也同意。

    达鲁姆早就不敢在叶惟面前托大了,名字和名字游戏、那些精细的分镜图和故事板、狠辣的选角眼光、还有眼前高超的导戏能力……他凭什么托大?年龄?他又不是傻子。

    “好的导演,会说出一切答案。”、“好的导演,会同时是剧组人员们的好友、导师、老板和父母。”……

    老师们说的这些优秀品质,他在叶惟那隐约看到了,一个15岁的中学生!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有天才。

    “再来一次。”

    “好……”

    安娜又完成了一次彩排,这次之后,叶惟没有继续说Again,而是给她分析起了之前几次有着代表性的彩排的细节,让她更加明白不同表演力度下的差异,从而更加适应变化。

    安娜听得认真,有什么疑问也会问,渴望着进步。

    叶惟真的非常喜欢她的态度,也因此其实根本不给她设置上限,在时间内她可以有多少提升,就去到多少!她充分显现了自己的非凡天赋,这样的理解力、快速的调整能力,他看得开心笑了。

    等王颖那帮人看到短片,看到安娜的天才表演,会是什么表情呢?想想就让人兴奋。

    当到了8:55,距离开机时间只剩五分钟,叶惟停止了彩排,对安娜笑赞道:“好了,已经很好了!就是这样,就用这种感觉去演吧。你先放松一会,让潜意识消化一下,5分钟后准备开机。”

    “好。”安娜不由呼出一口气,满脸的高兴,看看那边父母,看看贝拉,那抿嘴的偷笑样子,分明在说:“我做到了!我幸存下来了!”

    大卫和珍妮特等众人,也为她感到开心,但悬着的心依然未放下,只有真的开拍了,才有真正的答案……

    “伙计们,都准备好了吗?”叶惟走向摄影机那边,第一个淡入镜头的机位设在院子中间,稍为倾向屋子方向,构图里有着半边屋子、木台阶,另一边是花园的景象,还可以看到通往前园的路。

    摆好摄影机不是最耗时间的,打好灯光才是。

    虽然现在是白天,今天的阳光光源也很好,问题是阳光不会乖乖听话,不是想打哪个画面区域就哪个区域,也不是要多少亮度就多少亮度。要利用阳光不简单,而且无论阳光是担当主光、辅光和背光哪一者,其它两者都得设好,往往要用上灯泡,实现三点布光。

    他给短片定的灯光基调是柔和、温暖,并随着故事的情感变化而有所变化,第一幕打光要充足,到了第二幕安娜悲伤的阶段,则灰黯一些,到了她重新振作,又充足起来,却更为强硬。

    而画面的色彩方面,也是做这样的变化,一开始是活泼鲜艳的,像夏天,然后灰黯,像冬天,再上升,像春天。

    在秀了结构、节奏等方面后,他不介意也玩些形式主义,小小的炫一下技。

    “都好了。”负责监督的达鲁姆点点头,其他人也做着OK的手势,行了。

    “那么……!”叶惟环顾周围,父亲拿着DV拍摄着这历史性的一刻,母亲抱着朵朵、牵着托托,都在微笑,安娜兴奋地轻轻蹦跳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那么期待……

    不管导演工作会不会有朝一日变得沉闷,至少在现在,他激动得微微发颤,准备多时,终于到来了!

    嘀哒嘀哒,那是终结“叶惟不懂导演”的倒计时的声音!

    “做最后一遍检查,以及清场吧。”

    随着叶惟的命令,达鲁姆顿时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准备开机,准备开机!不想被伤害的话,闲人杂人全部走开!”

    这是在片场最常听到的话语之一,一旦听到副导演这么喊,所有人都要安静下来,闲杂人等要自觉地躲到摄影机不可能拍到的地方去,否则将会承受导演的愤怒。

    而指挥清场是副导演(第一助理导演)的应有权力之一,会形成这种片场传统是有道理的,既维护了导演高高在上的形象,也让副导当起了“好警察”,这可是线下人员们一个主要的发泄通道,当他们有什么不敢跟导演说的郁闷时,可以找副导。

    所以大部分片场里,人缘最好的人不是导演,是副导。

    因为导演有老板的属性,因为片场是一个等级分明的地方,搞团队创作必须这样,一旦谁都不服谁,乱了套,那无法做事。

    叶惟尤其要注意这点,是的,他太年轻了,那些老江湖很容易就会倚老卖老。提意见可以,但谁都不能挑战他的权威!谁那么做了,必将被他的怒火烧成灰烬!

    如果这里有一张导演椅,他甚至会像个黑手党教父那样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把玩着自己的戒指。

    这时候,赫利-金举好反光板,戴着收音耳机的福林举好话筒吊杆……

    摄影机前的表演区里,安娜和贝拉准备就绪。

    “开始录音。”达鲁姆说道。

    “录音开始。”福林大喊了声,这下正式要全场寂静,任何嗓音都不能有,嘀咕嘟囔都不行,不然就被踢出片场。

    “开始摄影。”达鲁姆继续说道。

    “摄像开始。”操作着摄影机的皮特大声道,磁带已经开始转动了,任何人不能闯入表演区,演员做好准备。

    “加速。”福林喊道,磁带的运转速度和录音带保持一致。

    “标记。”达鲁姆又说道。

    “第一场,第一个镜头。”苏珊说罢,拿着设好的电子场记板走上去,往摄影机的镜头前展示了下,然后打了一下板,响起啪哒一声!

    这一声犹如是扣响了众人的心弦,谁都很紧张,这部短片也是他们的作品啊!

    叶惟早已进入了一个专注入神的状态,梦中、现实,那些经历和情感纠在一起,让他的双目亮得噬人,也许在别人看来,自己的很多想法都是可笑的白日梦,但那又如何,我不要做一个没有梦想的人,那样的生命没有意义!

    白日梦,也要做到!世界变,梦想不变,我的导演之路,由此开始!

    他大声喊道:“Action!”

    开始行动!

    这一声则像美妙的乐曲,让人激动,让人欢欣……

    “哈哈哈,贝拉……”安娜开始表演了。

    顿时间,片场所有人都微微瞪目,屏住了呼吸,她会有什么表现呢?

第五十四章 超级8    12月12号,星期五,《天使之舞》开机拍摄的日子!

    今天的开机时间定于大约9:00,剧组集合时间8:00,叶惟6点就起床了,如常的晨运等活动之后,他就率先开始行动,把需要的器材设备从大厅搬运到后花园,又布置好餐桌、休息区、化妆区等……

    叶浩根和顾乔都有从旁帮忙,两人为儿子感到十分高兴,在他们看来,有这番成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还要求什么呢?

    叶惟的心情却不同,斗志昂扬之中,憋着一口气,一口只有拍好这部短片才能抒出来的恶气!

    《阳光小美女》、威利斯、《都是戴茜惹的祸》、焦点电影、莉莉母亲、每个人、电影梦……

    你们小瞧我的时间不多了!

    7:30过后,达鲁姆、帕雷拉、皮特、苏珊等八位大学生陆续到来,在叶惟的指挥下,他们当即开始各自工作,副导演和摄影师设置机位、灯光师调校灯光、美术和道具师布置片场……

    一切都井井有条,他们也表现出了充分的专业素养,在片场,15岁的导演也是导演,实现导演的意图是演职员们的最高宗旨!所以有什么疑问,有什么需要做决定,他们还是会问叶惟。

    然后叶惟就会耐心地解释清楚,夹带着说笑,让众人的工作热情越发高涨。

    “看起来没问题,惟真的能导演。”在屋子后门口那,叶浩根满脸欣慰,有着一股从所未见的神采,那是他的儿子!

    “天知道他怎么学来的,但看上去很好。”顾乔也神情欢欣。

    朵朵和托托暂时被一块木板隔离在门口以内,一人一狗眼巴巴地好奇望着,好想跑上去和哥哥一起玩拍电影。

    接近8:00,安娜一家来到片场,因为过完这个周末,大卫才回去丹佛,所以他和珍妮特将共同照看女儿这次演出。

    安娜一来,造型师艾米-凯特就可以开始工作了,前两天所有角色都已经定妆,“安娜”的造型以活泼、可爱、亲和为重点,公主裙过了,但百褶中裙不错,小外套、T恤、小舞鞋,齐肩的金发披散,前额戴一个小塑料发夹。

    妆容方面当然化得很淡,眉毛画长一点,脸上打点粉,睫毛刷几下……

    与此同时,饰演安娜父母的普顿-格林、克莱尔-贾尔斯也来了。

    今天要出镜的群演们也渐渐到齐,他们待在一边的群演休息区,看剧本、看书籍、玩手机、聊天……都可以,只要别乱跑,听到副导演喊名字,需要上场表演了,立即扑出来。

    8:30,好味道餐馆的外卖餐车来了,带来了一车的美味小食,面包、热狗、波兰饺子应有尽有。送餐人是肥壮厚实的巴德爸爸,他久久不想离去,也对这个中学生导演片场充满着好奇。

    而叶浩根今天特地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片场的准备工作还在继续,这也是大部分拍摄时间的样子:每个人都在忙碌着什么,嘈杂不已,走来走去。

    摄影师摆弄着摄影机,灯光师举着反光板在测试光量,录音师像DJ打碟一样弄着调音台,各种电缆在地上混乱地缠成一团,布景组的人跟场景较着劲,连地上一只蚂蚁的位置也要处理好,场记写个不停,副导演不断喊着什么……

    所有人都在找导演问意见,而导演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指导演员!

    在开机之前,导演一定要带着演员们做好彩排的工作,不然NG不断,数字拍摄的记忆磁带可以反复使用还好说,胶片拍摄却耗不起那时间和金钱。但想要效率高,达到计划中5:1的拍片比,最好积极地彩排。

    确定台位走位,预热表演,是演员彩排时的两大任务。

    “哈哈哈,贝拉你这个笨蛋,忘了我之前教你的吗?当我弯下身……”

    表演区中,安娜正和贝拉玩耍着,按照标记好的走位转腾着身子,似是翩翩起舞。她的动作表情十分夸张,念白的声音也满是做作的腔调,好像是什么莎士比亚喜剧里跑出来的人物。

    叶惟站在旁边,右手托着下巴,左手托着右肘,入神地观察着她的表演。

    肢体表演,面部表演,眼神表演,声音表演,这四大部分,全部过火!

    如果说正常的银幕表演力度是5、正常的舞台表演力度是8,那她现在就是10,火力全开,却十分糟糕。

    不过对她来说这一点都不奇怪,一是因为她年纪小,二是她只有舞台经验。这种时候,就是导演比美食重要的时候了,他要在剩下的20分钟彩排时间内,让她的表演力度降到5。

    也可以说,让她以一种完全不同以往的新方式去表演!不只是一两个镜头,而是完成从舞台到银幕的转变,把她的天赋潜能变成一个个Good-Take,让她闪亮起来,让她震撼王颖那帮人!

    但如果在20分钟内不能做到,7、8、9、10……他都得接受,再想其它办法解决,时间不等人。

    等安娜演完这一段,叶惟顿时走上去,做着降低的手势,指导道:“安娜,降低你的表演力度,像平时那样就行,自然点。”

    周围的达鲁姆、皮特等人都望了望,又收回目光,继续自己的工作,他们无一不知叶惟这句指导是对的,安娜演得像个怪人。

    “哦,但是……”安娜想不明白地苦笑,“我觉得自己演得很好啊,怎么降低?”

    站在摄影机后边的珍妮特闻言,不由暗地叹息,这是安娜最大的问题,几乎所有试镜被淘汰都是这个原因,让她降低她也不懂,她连表演力度的概念都不清楚呢,有些孩子却不用人教就懂,也许这就是天赋高低吧。

    她想惟也是无法解决的,只能等安娜长大一些,再看看有没有改变。

    而大卫、叶浩根、顾乔等人,也差不多这个想法,好奇多过期待,惟有什么办法么?

    “OK,你觉得自己演得很好……”叶惟打量着她,分析着她的心理情况,想起她说过自己上过很多表演课,不由问道:“你在那些表演班都学了些什么?什么理论?什么方法?告诉我。”

    安娜眸子上翻,想着道:“唔,有好多,声音、动作、心理……要进入角色!我不太记得那些理论家的名字了。”

    叶惟问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格洛托夫斯基?布莱希特?彼得-布鲁克?”安娜听了这一串名字,更有点发晕:“这里是几个人?我真不记得了,妈妈,我学的是什么表演理论?”

    “不用。”叶惟抬手阻止了珍妮特过来,他感觉找到症结了,安娜学得太多,以她的年纪却无法有深入理解,只记得很多的表面技巧,演起戏来什么都用上,以为那样就好,反而还不及什么都没学过的小演员来得自然。

    要解决说起来很简单,他笑道:“安娜,不管你学了些什么,我现在要你把它们全部忘掉!忘掉技巧,忘掉舞台,这里不是舞台,你不用再想登场方式、打破第四面墙什么的,那些是我的工作,明白吗?”

    酷!达鲁姆几人相视几眼,回归自然很好,这小子真有几手,可安娜听得懂么?

    安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就问道:“如果我都忘记了,那该怎么表演?”

    “你知道,最好的表演就是不表演!”叶惟看看周围人,“其实生活中,每个人每天都在表演,我们隐藏自己的心思,我们想别人看到自己想要的样子,那你觉得大家是怎么表演的?”

    “是吗?”安娜眨眨大眼睛,似乎也是……

    “你不要去想什么表演不表演、真实不真实,因为你一想,就已经错了,你不可能‘演出’真实,就像你不可能‘演出’哭泣,一旦你哭了,你就真的是在哭。那背后的情感是真的,当你专注于体验情感的过程,你就是在经历,不是表演,你会自然而然地把一些东西呈现出来,真实的东西。”

    叶惟这番理论导戏,比刚才还要深奥,安娜的眉头皱得更高了。

    而周围众人听得实在有些疑惑,尤其是专业的大学生们,因为这些心理层面上的教导,就算跟一个30岁、20岁的演员讲,对方也不一定懂得明白,很可能听了就一句:“你扯什么鬼话?直接告诉我要做什么表情动作就是了,你不是个诗人!”

    不是每个演员,都是梅丽尔-斯特里普!大部分时间,大部分演员们,只是需要机械式的指令,读不懂剧本也没关系,贝拉连一个字母都读不懂,一样可以是个好演员。

    秀兰-邓波儿说过,自己小时候演戏时根本不明白什么叫演戏,就像平常那样走走、笑笑、说台词而已,结果大家都说她是个优秀的演员,但她不知道,什么叫演员?

    这其实是表演的最高境界,当然,跟童真渐行渐远后,谁都不能完全像那样表演。

    顶级演员往往需要这些虚无缥缈的心理点化,导演胡扯一通,他们自有收获。

    但安娜只是一个刚满10岁的小女孩!跟她说这些情感、真实、经历的,有用吗,她听得懂吗?

    这是众人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

    “哦,不表演就是最好的表演……”安娜若有所思,“别想着表演……导演,你说得好深奥,可我听得懂!”她露齿一笑。

    “这就对了。”叶惟也笑了笑,就是觉得她能听懂,才这么导,她需要点拨,“阿娜,你比很多人想的还要聪明。”

    他颇有深意地看看周围众人,引起了一片轻笑,大学生们保留着怀疑,懂不懂不是靠说的,而是靠演。

    叶惟又导道:“但你也要注意细节,你想想,我们平常不会有那么多表情、谈话也不会像台词那么意思清晰,也许说十句话才会有一句台词的效果。剧本上所有东西都是精练过的,它并不真实,所以表演也是。

    我们追求的‘真实’是一种超越真实的真实,是靠着精确的细节去表现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每个停顿,你既不能想着它,又要找到它,记住我这句话:少不代表差,多也不代表好,关键是精确!”

    “我想我有点明白了……”安娜连连地点头,真是越听,越觉得有什么不同了。

    她参加了那么多次试镜,演过独角戏、演过剧本片段、演过即兴,却从来没有人跟她这么说,都把她看作是一个幼稚的小女孩,哄小孩那样说话。可惟真的把她视为是一个演员!

    这让安娜感觉充满了能量,她一定要演得让惟满意。

    “那么再来一次吧,不用心急,我们有时间。”叶惟鼓励着她,其实时间不多了,安娜必须抓住,否则短片会失色很多,而她的表现也很难改变《都是戴茜惹的祸》剧组的选角决定……

    当下,在很多人的注目下,安娜又排练了一次,结果让达鲁姆等人称奇不已,这回她的表演细节少了很多,却自然多了!

    “还不够,再降下来一些,再来一次……降,还要降,阿娜,为什么你的脸那么顽皮,都快抽搐了,这不是迪斯尼的儿童节目……注意你的手,对,摆动的幅度不要那么大……现在你有点呆了,笑容!我要笑容……”

    一次次的彩排,叶惟导了又导,不断调整着安娜的表演力度和细节,其中不乏毒舌的话语。

    这让大学生们、主演安娜父母的普顿和克莱尔都脸色古怪,贝拉甚至在呜鸣,换了别的10岁小演员,很可能早就哭了,或者彩排一次就要旁边的妈妈赞几句、给一颗糖什么的,但安娜没有,她认真地学着、努力着、感悟着,一次又一次。

    “如果你只要及格,刚才就是了,如果你想要很好,还不行!没有人是完美的,除非是我叶惟的演员,再来一次!”

    “好!哈哈哈,贝拉,忘记我跟你说的吗……”

    那边的珍妮特和大卫看得不由相拥,很有些心痛,也有担心,真怕还没有开机,女儿就突然崩溃地大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