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同一片夜幕之下,洛杉矶还有无数的电影事务正在进行之中。

    坎黛西-朱恩刚刚和客户吃完晚餐,回到位于西好莱坞的家中,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上网,查看电子邮箱,《都是戴茜惹的祸》的第三轮试镜名单果然出来了!

    “上帝保佑。”她喃喃了句,中年脸庞上满是紧张,握着鼠标点开邮件。

    第二轮试镜是一周前的事了,安娜说自己的表现挺好的,有信心进入第三轮;当她向《都是戴茜惹的祸》制片人特里沃-艾伯特打听时,艾伯特的语气却犹犹豫豫,似乎安娜让选角团队有些头痛。

    他们头痛,她这一周更是烦忧不安,这是一个非常适合的出道故事,女主角“奥珀尔”非常讨喜,如果安娜以它初登银幕,极可能会前途无量,但如果错过,那就……

    邮件打开,名单里只有5个名字,西尔莎-罗南、泰勒-杜雷……没有安娜索菲亚-罗伯!

    “噢不……”朱恩顿时捂住额头,身子无力地后靠椅背,一下子满脸疲倦,双眼的鱼尾纹越发的深了。

    安娜再一次被淘汰了,20多次的电影试镜后,依然连一个配角都未能收获。

    怎么会这样呢?她真是想不懂,坏运气吗?安娜的外形条件、演技天赋都是非常好的,具备着成为一流童星的潜力,但这么一颗明珠,两次大规模试镜下来,只得到了一个贝兹娃娃广告,而跟她起点相当的泰勒-杜雷却已经拍了鞋子、童装等好几个广告了,而且还引起了迪斯尼的关注!

    现在,泰勒-杜雷进入第三轮了,安娜却提前出局。

    羡慕杜雷的经纪人?朱恩也不是这么想,她就是不明白,第一轮试镜安娜还获得很多称赞,是几个重点人选之一,第二轮试镜发生什么事了?竟然连前五都没有进!

    看着这份名单,她越发不是滋味,只得安慰自己,也是个事实,那就是名单里最强劲的人不是杜雷,也从来不是安娜,是西尔莎-罗南!

    9岁多的西尔莎-罗南是英国著名演员保罗-罗南的女儿,她父亲出演过多部电影,而她也已经完成自己的荧幕首秀,为爱尔兰的电视剧《急诊室》演了几集,那是她近年成长的地方。

    她的表演经历经历比安娜强多了,而且她出生于纽约,也是美国人,安娜没什么优势……

    朱恩本来担心安娜在第三轮会拼不过罗南,没想到第三轮都没有进去。

    为什么?她还是拿出手机,冒昧打给了制片人特里沃-艾伯特,凭着微薄的交情,询问他原因,导演韦恩-王有什么意见?

    艾伯特的语气很惋惜:“你的女孩演得太夸张了,韦恩一向很喜欢她的形象,但顾虑着她的演技。你知道的,安娜是一个让我们有很多犹豫的人选,我们想了很久,最终做出这个让人遗憾的决定,抱歉。”

    “特里沃,安娜以前只有舞台剧的表演经历,一开始在镜头前表演,过火不是很正常吗?她可以进步,她也会的。”朱恩努力游说着对方。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们有其他更好的人选,西尔莎-罗南,她是现在的领跑者。她的形象比安娜中性,但只要长头发就能解决,而她的演技比安娜更成熟,这是我们所喜欢的。”

    “好吧,那为什么不给安娜第三轮试镜的竞争机会?”朱恩显露出了不职业的怒气。

    “第二轮试镜那天,安娜的表现很糟糕,她甚至叫错了温-戴茜的名字,她叫了自己的小狗贝拉!很多时候,她不知道在表演些什么,完全跟我们的要求不同了,很糟糕……所以我们淘汰了她。”

    朱恩突然想通了什么,出演短片的反作用!她急道:“安娜最近要出演一部学生短片,也是小女孩和小狗的故事,她有些弄混了!对她这个年龄来说,同时处理几个故事,这种情况很正常……”

    “短片?这不是我们考虑的因素……我有些忙,坎黛西,就这样吧?我相信安娜会找到适合她的电影角色的。”

    “特里沃,再给她一个机会!”情急之下,朱恩只有一个选择:“等安娜这部短片拍好,你们抽空看一下,对她的评价也许会不同!你们也不希望错过最适合的主演的,再给她一个机会。”

    “会吗?”艾伯特很有些怀疑,学生短片?能改变什么?剧组都快跟西尔莎-罗南签约了,第三轮试镜只是走个流程而已。

    “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唔……可以,我们真的很看重安娜。不过你们得快点,圣诞节之前,我们就要确定人选了。”

    “谢谢,特里沃,很多谢你!”

    当结束通话,朱恩才叹出一口气,她自然清楚罗南的竞争力,但安娜总算还有一个渺茫的机会。

    要看她自己的表演,更要指望那个古怪的亚裔少年。朱恩的眼前隐约浮现出叶惟自信的笑容,一个未满16岁的中学生,真能制作出什么好东西么?还要在圣诞节之前?《天使之舞》能扭转这个结果吗?

    心中很多疑问,却没有一个有答案。

    朱恩翻了翻手机的通讯录,打给了珍妮特,她知道安娜他们今晚出席短片的开机前餐会,可这个情况不能不告诉他们。

    ……

    与此同时,世界上有无数的电话正在通讯着。

    “罗伯特,我刚刚打给叶惟了,他还是拒绝了我们。”

    “该死的!盖尔,你有跟他说我们的回购价是80万吗?!80万他都不肯,那小子想玩什么!”

    “我已经说了,他的回答是‘100万都不行,500万可以考虑,1000万你们直接拿走’他在嘲弄我们,他还说‘如果《阳光小美女》是由焦点电影制片,威利斯就会改名叫斯(Willis没了Will(愿意))。”

    “Good-One!哈哈,这小子,这小子……谁会知道威利斯居然有感兴趣,我们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

    “是啊,谁知道呢,现在好了,我们是公司的罪人了。”

    “你清楚就好,如果我们不能把《阳光小美女》重新拿回来,我们的制片生涯就要完了。但是想想吧,要是我们把项目拿回来了,再和威利斯合作拍摄,最后会有什么成果?布鲁斯-威利斯!”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都会上升的……”

    “盖尔,行动吧,得给那个小孩一些教训了,不然他还以为自己真的掌控着一切。”

    “我很乐意,居然敢这么耍职业电影人,装有钱、装成熟,呵呵……”

    “他是不是还在捣弄着什么短片?”

    “是的,好像还请到了南加大的学生帮忙,这事我们很难插手吧?”

    “就算我们不做什么,他又可以拍出什么来?这件事不急,按计划做就好了。”

    ……

    “什么!?噢,好的,我知道了……”

    圣莫尼卡,好味道国度餐馆依然一片热闹,人们笑谈着话,品尝着美食,托托和贝拉有些疲累地趴在一边,伸出舌头喘气。

    珍妮特接到了朱恩女士的来电,得知了坏消息,她的笑容迅速消去,眉头皱得高高,“好的,好的……”

    旁边的大卫一脸疑惑,叶浩根和顾乔也为之担心,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挂断通话后,珍妮特看看众人,叹道:“安娜没有进入《都是戴茜惹的祸》第三轮试镜。”周围顿时响起一片低低的惊叹。

    大卫的心情也落了下去,女儿的生日许愿声犹在耳边……他望望那边远处玩着的安娜,她兴高采烈的,笑容灿烂,如果她知道了这个结果,一定很伤心……

    “朱恩说安娜还有一个机会,等《天使之舞》拍好了,选角方愿意看看效果。”

    珍妮特满是愁容,也知道结果不会改变的了,你能指望一个九年级生怎么样,拍出一部让韦恩-王他们震惊,然后改变主意的短片?到目前为止,惟已经做得够好了,不能把这些妄想、苛求放到他的肩膀上。

    “我们问问惟要不要先告诉安娜这个结果吧。”

    很快,当叶惟被叫了过来,得知情况后,他霍地一下怒了:“开什么玩笑,安娜这么适合奥珀尔!王颖这是疯了吗?他们到底有没有看过原著小说!?”

    他真是有怒无处泄,恨不得马上跑到王颖那个小老头面前,告诉他安娜有多么优秀,可是!

    这时候,叶浩根说道:“儿子,朱恩说安娜是受了短片的影响……”

    安娜父母对叶惟示着和蔼的微笑,让他不要在意,珍妮特道:“我们绝对没有怪你的意思,安娜很喜欢《天使之舞》,我们也是。其实这次试镜,就算她进了第三轮,也没什么竞争力,她的对手们太强了。”大卫点点头。

    “不,她才不是。”叶惟望着那边的安娜,她有所察觉,向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随即欢笑不已。他笑了笑,这部短片已经有了更多的意义,对他来说,对安娜来说,都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去创造奇迹……

    他敛着双目,话声很坚定:“安娜表演过火?那王颖他们等着大吃一惊吧,他们会看到一个奥斯卡级别的安娜!”

    “惟,尽力就好。”众人鼓励了几句,实际并不抱什么希望。

    叶惟又道:“这事你们都不要告诉安娜,在适合的时候,由我来告诉她。”众人点头应好,他就先失陪了,走去找莉莉,他忽然想到另一件事情要拜托她。

第五十一章 十一罗汉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安娜索菲亚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夜幕中,韦斯特伍德区,安娜家租住的住宅屋子灯火明亮,宽敞的饭厅里正响着一片欢乐的歌声。

    圆饭桌上摆着一个有着十支蜡烛的三层水果大蛋糕,烛光摇晃,桌边围满着客人,还有盯着蛋糕流口水的托托和贝拉。

    安娜站在蛋糕正前方,她今天穿着一条新崭的白色连衣花裙,映得淡金色的秀发犹有暖暖的光芒,还有那满脸的灿烂笑容,看上去真像个小天使。

    因为安娜家在洛杉矶没多少的私交朋友,今天的客人只有叶惟一家、同为小演员的泰勒-杜雷和她父母。

    “安娜,许生日愿望吧!”唱完生日快乐歌后,珍妮特笑道。

    安娜看看众人,微微闭上双眸,握着双手,说出声地许愿:“我希望我的第一次片场表演可以演好,希望快点得到一个电影角色,还有希望,现在的约会可以继续下去!”她瞄了叶惟一眼,几口气把蜡烛吹熄了。

    “你许了三个愿望,可生日老人只有两只耳朵,最后那个听不到的。”叶惟爱莫能助的样子,让众人都笑了起来。

    “但他还有一颗心呢,他可以感受到。”安娜说得很认真,让大人们更为欢乐,她和泰勒-杜雷笑瞪了一眼,回应得好吧!

    许过愿,开始切蛋糕了,最高兴的是托托和贝拉,它们各吃了一大块。

    之后是礼物时间,这个国度喜欢当面拆礼物,有贺片的话也要看看贺片,否则就会是傲慢无礼。

    在屋子的客厅,安娜当众地把一份份礼物拆开,大人们送的都是价格适合的儿童玩具、学习用具等,泰勒-杜雷送了一条精致的珠子手链,朵朵送了一个婴儿娃娃。

    而叶惟的礼物,安娜留到最后才拆,她脸上满是期待,大家也有些好奇,会是什么呢?

    礼物盒不大,上面用礼带绑着一张贺卡,安娜先拿出贺卡看了起来,嘻嘻念道:“祝安娜索菲亚-罗伯10岁生日快乐!”然后没了,她不由失望地看向叶惟,“只是这样啊……”

    “安娜!”大卫和珍妮特都叫了声,太没礼貌了,收礼物不管喜不喜欢,都要惊叹很棒,说自己很喜欢,这才是礼仪。

    “哈哈!”众人却见叶惟大笑起来:“骗到你了吧,我准备了两张贺卡,还有这个!”他变魔法般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卷着的画纸,展开,原来是一幅素描画,安娜的笑脸!

    “哇!”安娜这一声惊叹喊得真切,“这太棒了!”

    她连忙接过,大眼睛睁得圆圆的,怎么看都看不够,上面还有一行钢笔字贺语和叶惟的中英文签名,她念道:“安娜索菲亚-罗伯,现在你只是个10岁的小女孩,但在未来,你会是伟大的演员和大明星。”

    “画得真好!”、“真像。”众人也纷纷笑赞,泰勒-杜雷都要羡慕了,朵朵撒娇道:“哥哥,我也要!”

    这份礼物,已经够安娜开心的了,礼盒还没拆呢,当下拆开一看,是一面精美的铜柄小镜子,镜面上有用不掉色记号笔写的“Ah-NaSophia”,虽然遮了一点空间,但似乎有什么深意。

    众人好奇,安娜正要问,叶惟就解释道:“阿娜,我认为你以后一定会成为知名童星的,成名会给你的生活带来怎么样的冲击和变化?那是你现在想象不到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想祝愿你,无论如何,可以一直快快乐乐。”

    “如果有一天,不管是因为成功还是失败,你觉得自己迷失了,那照照这面镜子,也许,你可以找回自己。”

    大卫和珍妮特都为之感动,杜雷的父母一脸称赞,叶浩根和顾乔笑着相视了一眼,儿子反而是这里最有考虑最贴心的人。

    “谢谢……”安娜年纪还小,不能完全明白他的心意,却也很感动,知道他为她着想呢,点点头:“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礼物,两份都是!”

    众人倒没有感到被冒犯,谈到心意,这次没人比得上叶惟。

    “酷。”叶惟笑了声,看来好市多还真是有挺多好东西,有空得再去淘一淘。

    ……

    当12月9号和10号也成为过去,《天使之舞》的筹备完成度已达到99%!

    达鲁姆已经把做好的摄制日程表发给每一位剧组成员了,器材方面,他们也已经预约妥当,在11号下午,一队人马鬼鬼祟祟地离开南加大器材中心,每人都推着一辆小推车,每辆车上都载满各种摄影器材。

    在马克兰托克大道这边,叶惟和一辆雇好的小货车正在等待,准备把器材运回家里,那也是明天的片场。

    当看到八位罗汉的鬼祟身影,他双目大亮,顿时奔了上去,笑喊着:“老兄们,做得好,为你们骄傲!”

    他第一时间看看达鲁姆的小推车上的摄影机,索尼HDC-F950,今年刚刚发行的第二代数字摄影机,现在市面上最好的数字摄影机!配合使用HDCAM-SR数字高清磁带,它可以实现RGB全带宽记录,卢卡斯今年就是用它完成了《星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的拍摄!

    “哇噢,这个好,‘所见即所得’,哈哈!”叶惟摸着摄影机的机身,赞叹不已:“你知道,日本人就做了这么一件好事。”

    看过摄影机,他继续看起其它东西,三脚架、云台、斯坦尼康!各种的照明用具、各种的收音用具、便携电视监视器、对讲机……还有些晾衣夹、小钳子等片场小工具,像他说的什么来着,这就是专业!

    “哇,‘宝贝’,我可想念你了!”

    这时他拿起了一颗菲涅尔灯,1000瓦的柔光灯,他像抱着情人般抱着它,“酷,伙计们,这真的太酷了。”

    这小子连500-1000瓦柔光灯叫“BABY”这种片场行话都知道,如果不是老师传授下来,达鲁姆等人都不懂的,为什么他懂?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听说他家拍过一部电影,大概是那时候在片场学到的吧。

    “是的,你喜欢就好……”

    “哈哈哈哈!”叶惟纵情地大笑,有了这些宝贝,有了这支团队,三天内,他可以拍出一切他想要的影像!

    他又拿起一块电子场记板,哒的一声,打了一下,满怀期待!

    ……

    这天晚上,《天使之舞》的开机前聚会在“好味道国度”餐厅举行。

    尽管在器材方面省了一大笔,可这次有数十人会出席,叶惟自然不能带他们去那些米其林餐厅、希尔顿酒店之类的贵价地方,埋单的人可是他啊。

    但照顾好成员们的胃毕竟太过重要,大家都是零片酬,不说学生们,那些业余和半职业的演员们图什么?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兴趣爱好,其次也是因为参加这些演出,可以让他们超越平凡的日常生活,经历些有趣的,过过电影人的瘾。

    如果不过瘾?那就没士气了。

    还是巴德帮了大忙,他家的餐厅特地停业一天,清出场地,专门招待《天使之舞》剧组,只收个成本价。

    叶惟规定,主演们可以带家人来,特写群演可以自己一个人来,八位罗汉可以各带一个朋友来,此外列夫等追梦联盟成员们纷纷到场,但他们要自掏腰包,尽管如此,来的人还是挤得餐厅满满的,转个身都难,而且源源不断。

    此时餐馆里一片欢声笑语,大家三三两两地笑谈,认识彼此,建立感情。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只有认同了自己是团队的一员,才会有更高的责任感、更大的工作热情。

    安娜一家正和扮演安娜父母的两位中年演员交流着,叶惟对此很满意,今天过后,他们对角色的感觉必然会变得更好。

    托托和贝拉也来了,奔来跑去,吃着美食,别忘了贝拉也是主演,让它开心也很重要,但不能吃坏肚子!

    “唔唔唔……”餐厅的角落,巴德正在疯狂进食……

    “嗨,今天天气真不错。”另一边,列夫鼓起勇气上去搭讪着美女大学生苏珊,苏珊应了声“是的”,列夫就傻笑地走开了,兴奋,害怕!不过这就是爱情的开始,不是吗?

    科尔温正拿着一部DV机四处拍着,这些影像也将是叶惟的游说材料,看看这个盛大的晚宴,都是他一手办起来的。

    陈诺、李明等人正谈着什么,就算是最呆的书呆子,这时也被热闹的气氛感染,十分兴奋。

    “我就说哈佛-西湖的学生有钱。”门口那边,达鲁姆又生感慨,明天开机的真的只是一部中学生短片?现在简直就像是一部独立长片。

    旁边的帕雷拉突然看到什么,“看那边!真是个花花公子。”达鲁姆闻言望去门口,也是因为距离近才能看到,只见叶惟欢迎着一个刚来的中学生少女,那亲昵的模样明显不是普通朋友,他兴奋地道:“喔喔,安娜可也在啊。”

    要上演一出火星撞地球吗?

    叶惟很高兴莉莉可以来,因为她母亲那边今天也有一个晚宴活动,她之前说不确定能不能过来,但她现在推掉她妈妈那边,过来这里了。他笑道:“谢谢你来,让我像是个大人物。”

    “我只是想尽情吃上一顿,那种慈善晚宴吃不了东西的。”莉莉说笑了句,看看周围,眼神颇有点紧张,因为他的家人们也在餐馆里,而在上个月,她和他们有过一次很无礼和尴尬的照面……

    虽然是普通校友的身份,而且这么多人,不过……

    两人还没说上几句,朵朵突然奔了过来,叫着:“哥哥,哥哥!”

    “怎么啦?”叶惟看向她,莉莉也看向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心情顿时松了不少,脸露笑容。

    朵朵急道:“巴德吃了好多东西,我看到了。”之前叶惟让她帮忙留意巴德的食况。

    “算了,今晚让他高兴一下吧。”叶惟耸耸肩,手掌指向莉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莉莉,我校友。”莉莉弯下身,抚抚她的头,打招呼道:“嘿,朵萝茜,我经常听你哥哥说起你。”

    “是你!那天从我们家跑出去的女孩!”朵朵惊呼,还记得上个月那件事,“你是哥哥的女朋友,对吧?”

    “不是……”叶惟和莉莉都笑了,但见他否认得这么快,她双眉又微微一皱。

    今晚可不是让她捣蛋的时候,叶惟弯身掩住朵朵的嘴巴,瞪目道:“别乱说,小孩子不懂的,给我闭嘴!”朵朵呜呜地叫着:“妈妈,妈妈……”

    不料有人嫌热闹不够大,安娜!她看到了,她蹦蹦跳跳的走过来了,看了莉莉一番,伸手笑道:“嗨,我是安娜索菲亚-罗伯!”

    “莉莉-柯林斯。”莉莉和她握了握手,也不由打量起她,双眸流转着什么。

    安娜皱皱鼻子,竟然认真的道:“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和惟也在约会。”

    “哪个惟?我?”叶惟惊声,看看莉莉,她笑容古怪,不知是在生气还是觉得搞笑,但她对他的眼神明显有着一丝不善,话声也显得言不由衷:“我已经知道了,这是他的自由,我的意思是,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嘿,达鲁姆,你叫我做什么?”叶惟突然望向那边的达鲁姆,说着就走过去:“什么?什么镜头?来了。”

    等他头都不回地来到达鲁姆这边,才看了莉莉几人那边一眼,却见她们像个朋友般笑谈着什么,神奇……

    “嗨坏小子。”达鲁姆和帕雷拉都笑道。

    “说吧,你们问我什么镜头来着?”叶惟迷惑地看向他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