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着感恩节假期过去,2003年12月到来,圣诞气氛已经在全美各地渐渐生起。

    周一在学校,叶惟收感恩节礼物收到手软,除了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等好友,以及俱乐部成员们,还有着很多陌生女孩的示好,过去一个月的种种事迹,让他人气爆棚。

    那就让它不要停!叶惟向追梦人们公布了最近公司的工作重点,拍摄一部专业短片!而且筹备工作已经完成一大半了。

    剧组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没有落实:食物供应!

    片场有着一句至理名言:如果导演可以伺候好演职员们的胃,他就能拥有他们的心。

    这不是开玩笑,要知道热情不能当饭吃,片场拍摄工作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漫长而单调的,甚至是导演自己也会感到沉闷!

    法国大导演特吕弗就把导演工作形容为“想象自己坐在一辆老式公共马车上进行一次旧西部旅行:一开始你对将要亲身游历那些名胜古迹而满怀期待,想象着自己会经历无数的激动人心的精彩冒险……最后,你只希望能快点到达目的地。”

    所以,美味的食物是如此重要,不但可以让所有人保持体力,更能让他们高兴,这样才能保持高效率、高质量。

    它甚至是片场最重要的,导演和美食,选择哪个?随便采访一百个片场人员,九十九个会选择美食,剩下一个是导演,或者是导演妈妈。

    除了一顿丰盛而有营养的午餐(片场的午餐(lunch)不是传统意义的午餐,是每天开工拍摄6小时后的中间餐,所以如果那天是下午5点开拍,到了晚上11点休息进餐,那一顿也叫午餐),片场还需要长期提供零食,几乎在每一个片场,都能在后勤部那边找到零食桌,长长的方桌上放满各种零食,任拿,在这方面,群演和大明星是公平的。

    当然如果只剩下一个百吉饼,大人物想要,你都吃到嘴边了,也最好让给他。

    《天使之舞》的片场自然也不能马虎,叶惟本来打算找专门的餐饮供应公司合作的,但巴德嚷嚷着主动请缨,他家的“好味道国度”餐厅可以担当这个重任!

    好味道国度开在圣莫尼卡,挺近的,叶惟去吃过,正餐和甜点小食都不错,而且巴德家乐意帮忙,只收个成本价,就它了!

    后勤最重要一环落实后,他开始招募剧院观众群演,当听到这个消息,青春学子们欢呼雀跃!

    “我要参加!!惟哥,能给我一个特写镜头吗?”

    “老天啊,BOSS,你是说有一帮南加大的大学生帮你拍片?哈哈,太疯狂了!!”

    “大学生又怎么样,都得听VIY的!”

    哪会有人不加入呢,就算14号那天原本有什么计划,都得推掉,VIY这部短片很可能会创造奇迹的,能在里面出镜是多么的幸运!大学生们都帮他!

    早一步知道消息的十二门徒们,脸上的骄傲快成了骄横,跟着惟哥追梦,就是这么酷。

    “伙计们,差点忘记说了,那些大学生里面,有三个是美女。”

    叶惟一句话,让众人更加狂热起来,一张张激动的青稚笑脸,欢呼声响彻杂物房!

    这一天,叶惟也兑现了自己之前的一个承诺,发短信让康妮到了他工作的图书馆,把一个忙里偷闲写的五分钟剧本《冬季女孩》给了她。考虑到列夫他们的制片能力、康妮等女生的表演能力,故事很简单:

    因为冬季天气寒冷,康妮穿上了厚重的衣服,却遭到同学们的嘲笑,但经过莉莉、翠丝特的帮助和鼓励后,同样厚衣服,她穿出了辣妹的效果,让之前嘲笑的同学看呆眼,有了美好的一天,也在镜头中展现和留下了青春。

    “哇!”当拿到剧本,康妮太惊喜了,看着他的笑脸,感动得快哭了,“惟,我都要忘记这回事了,没想到你真写了,我以为你只是随口答应的……噢,哇!”

    “我哪敢不写?你以为我不怕被你追杀到外星球么?猎人。”

    “惟,你真有趣……我跟莉莉说过了,如果你和她不好了,我就要跟你约会。”

    “谢谢……呃,那你问问她能不能来个三人约会?只是个玩笑,千万别问。”

    ……

    12月2号,感恩节都过去四天了,阿恩特还是没有等到叶惟的电话,他的沮丧越发沉重,果然,电影编剧就像卫生纸一样,虽然没了会很麻烦,但用过之后,就会被扔到垃圾桶里……

    他想起了罗恩-耶克萨和阿尔伯特-伯杰惋慨的话:“迈克尔,很对不起,项目被个有钱小孩买走了,都结束了,哎……”

    结束了吗?《阳光小美女》,已经完了吗?阿恩特愁得这几天东西都吃不下,梦想破灭的感觉真不好受。

    然而就在这天晚上,叶惟的电话突如其来。

    “迈克尔,不好意思,我最近在忙着制作一部短片,忙不过来,所以我们的会面得推迟了。这样吧,等我的短片制作好,圣诞假期之前就行,正好让你看看我可不是什么胡闹的小孩。”

    “哦,好的,好的……”阿恩特除了应好,还能说什么呢,他已经没有任何妄想。

    ……

    叶惟并没有骗阿恩特,真的很忙,忙到和莉莉约会聊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时不时发几条短信。

    从1号开始到8号,整整一个星期,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他大部分时间都给了各种文案工作。

    本来,如果只需把短片拍出来,因为只有三天拍摄期,很多文案是可以省掉的,可他还要表现自己的专业能力!

    所以不但要做,还不用电脑,全部亲手用笔完成!简直是个老古董中的老古董。

    作为导演,他要画分镜剧本,不是用Storyboard-Quick等软件,而是到艺术商店买了很多沓宽银幕边框尺寸的分镜图纸,准备先为99%镜头绘制分镜概念图,再画细致的故事板,这一次,他要让把故事板发扬光大的希区柯克见了都感到羞愧!

    所谓概念图就是草稿,一般用线条速写,再简单点用火柴人也可以,关键是把摄影机的机位和运动画清楚。

    斯皮尔伯格在拍摄《夺宝奇兵2》的时候,画了70%的分镜概念图,再由他的分镜师团队来绘故事板,深化他的视觉概念。

    他两者都自己来,因为喜欢看漫画,他从小就有学习绘画,虽然是三分钟热度,却也有着一定的基本功,又因为在那个梦中他有过苦练,所以他现在的画技相当不错,比不上专业画家,在导演里,是绝对足够了。

    一张张分镜图纸被画上景象,从简单的线条到清楚的速写,有些甚至是精细的素描……

    另一方面,作为制片人,他要制定拍摄计划。

    首先,细分剧本,把剧本里的每个拍摄场地、每个人物、每个道具、每件服装……所有一切需要出现的东西整理出来,再做成一个个场景细分表。

    这本细分表将会是剧组拍摄阶段的圣经,各个部门主管都要有一份,以此开展工作,有什么变动则要及时通知。

    接着,就要制定拍摄天数和每天的拍摄计划了。

    天数已经提前确定为3天,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在那3天里把剧本拍完,如果连一个十分钟短片的拍摄都不能掌控,又怎么让人相信他能制作长片呢?

    所以每天的安排变得至关重要,如果让效率最大化?答案很简单,让每天的10小时拍摄时间尽可能多地真在拍摄,而不是不停地转换拍摄场地、8小时不吃午餐,大家饿坏了、一场戏拍得超时、下雨了,拍不了外景,却没有后备的内景拍摄计划……

    《天使之舞》场景少、天数少,作为一个有着专业技能的人士,叶惟安排起来倒没有难度,也没有一丝马虎,做制片日程就像玩魔方,努力地翻转、调整、排序,直到每一面都颜色相同。

    再接着,就得做摄制日程表,这个东西是给演职员们看的,在正规的大型剧组里,由第二助理导演制作和发放。

    参加摄制的每个人都靠着它,从而知道自己哪天要到哪里进行什么工作,应该联系哪个部门负责人等等。切记,到达拍摄地的驾车路线也要写好!如果不想因为某个主演迷路,而耽误一天拍摄的话。

    制作这些东西,谈不上有趣,但叶惟有这份耐心,做好之后,也有满满的成就感。

    如果没有,那最好打消当制片人的念头吧,长片的制片工作的繁琐程度,比这个短片要多上一百倍不止。

    做好之后,叶惟就把这些东西发给了八位罗汉,然后……他们吓了一大跳!

    “达鲁姆,我们这次真的遇上怪事了。”帕雷拉十分感慨。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懂这些,那我们上学是为了什么?”达鲁姆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像模像样的剧本还可以理解,可是这些文案……一个中学生搞出来的?他们对这个事实难以理解。

    这些分镜图,这些制片表,完完全全显出了叶惟在文案工作上的能力,跟他们一个级别的专业水平!甚至……做得更好……

    为什么?他们想不通,没有一个人能想通,最后不得不接受了叶惟大咧咧的说法:“因为我是个天才啊!而且我学过。”

    不过经过这番震惊,八大罗汉的工作热情变得更高了,他们知道,这不是一场中学生哄小学生开心的游戏,也许真的能拍出点像样的东西……

    其实不只是文案工作,在挑选演员的方面也是。

    7号周日那天,叶惟对四个主要角色的12个第二轮演员人选进行了一次集合面试,确定了主演和替补,过程之中他表现出的专业素质,亦让达鲁姆等人为之感叹。

    群演们也都找好了,所有演员都得签约,而法律上的事务,叶惟还是找索尔顿律师全部搞定,免费,只需要在片尾演职表打上一句“感谢格雷格-索尔顿律师为本片提供法律上的咨询和帮助!”

    12月8号是星期一,也是安娜10岁生日,晚上,叶惟一家前往安娜家出席她的生日派对。

第四十九章 傲慢与偏见    晚上近19:30,夜空繁星点点,布伦特伍德东面巴林顿大道的柠檬水餐厅,叶惟和莉莉约好在这里会面。

    当叶惟骑自行车来到的时候,远远就发现莉莉已经到了,她坐在店外的那排路边小餐桌距离门口最远的位置,此时其它桌位都没有顾客,只有她出神地望着远方星空,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嘿,莉莉。”叶惟喊了声,停好自行车,走了过去,“怎么不在里面等?”

    莉莉闻声望去,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晚上好,混蛋。”

    “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对待我,久别重逢的第一句话!”叶惟往她对面的小椅子坐下,对走来的女侍应要了一杯西瓜水。莉莉那边已经放有一杯雪梨汁了,旁边还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蓝色礼物盒子。

    这显然是给他的礼物,他伸手去拿:“哇,谢谢,是什么?”电话里问过她,却要保持神秘。

    “等等!”莉莉有点嗔恼地打开了他的手,这混蛋只看得到礼物吗,话都还没说两句。

    “抱歉,我就是那种见到礼物盒就想摧毁的人。”叶惟耸耸肩,双手架到桌面上,上半身前倾,盯着她一顿猛看。

    四天没见,莉莉还是那么清丽动人,白黑的香奈儿外套和牛仔裤,一头棕黑长发披肩而下,两道长眉英气十足,明眸有神。

    莉莉也在看着他,四目相视,两人都慢慢重新露出微笑,那被股正萌动着什么的怦然感占据着心头。

    半晌,当女侍应走来上了西瓜汁,叶惟喝了一口,才问道:“假期还愉快吗?”

    “还好。”莉莉点点头,好像挺开心的:“我爸爸很关心我,我们谈了很多,还有尼古拉斯,他更大了,更懂事了,还有奥瑞安,我和她有了一次逛街购物,我们买了很多东西,我们的关系重新变好了……我们以前挺好的,只是尼古拉斯出生后,才疏远了一点,但现在……我编不下去了……”她忽然垂了垂头,叹了一声,“烂透的假期,烂透了。”

    叶惟一直就看出她心情不高,当下笑了笑:“还好你编故事和讲故事的能力不强,不然我还有什么魅力?光靠足球可不行。”

    “自大狂。”莉莉的微笑依然平淡,“多说点混蛋话,让我笑一顿,然后就好了……”

    “我不那么认为,莉莉,你以前和奥瑞安真的挺好吗?”叶惟却没有说笑,正经地问了个问题。

    “嗯,这是真的,我们一起玩、一起出席我爸爸的活动……”莉莉似乎对那段短暂的日子有点怀念,“我想那时候,她真心想当好我的继母,不过自从有了尼古拉斯,不同了……”

    叶惟往后靠着椅背,思索了番,说道:“我妹妹出生后,我父母也有这种变化,好像很多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一下子什么都是她的了。开始我也生气郁闷,很快,我明白了,她那么小,父母多关心她是应该的,他们忽略了我,是因为他们觉得……我长大了,我有了责任,事实上也是,我是个哥哥了啊。”

    莉莉默默听着,明白他的意思,责任?她感到心中的郁结渐渐舒解开来……

    “我想在这种时候,我们就是应该,随它去吧。”叶惟看着她的眼眸,“换个心态去对待事情,也许一切都会不同。我不知道你这次假期的具体情况,但有没有可能,你主动加入他们?家庭的世界中心变了就是变了,我们都得接受。”

    “你说得对……的确,我应该更在乎尼古拉斯的……”莉莉有些感悟,回想起这个假期,她光顾着生气,对他们又有多少关心呢,“惟,我以后会学着这么做的,希望会有好的改变。”

    有时候跟他进行这种严肃的交流,真的很好。

    因为心头舒坦很多,她的微笑变得更为明媚。

    “我只是胡说了一通,如果你有什么收获的话,那说明真理早已在你的心中,只是人们往往不喜欢自省,而喜欢由别人来安慰。你知道,这还是在胡扯。”叶惟说道。

    “好吧,那你呢,这个假期怎么样?”莉莉拿起那杯雪梨汁,咬着吸管饮了口,双眸始终在看着他。

    “我就好多了,一个神奇的假期!”叶惟笑说地跟她分享了这几天的经历,当然不包括好市多的部分,“所以,前期筹备已经完成一大半了,剩下的几乎都是文案工作,我一点都不担心。”

    “很棒。”莉莉赞了声,却注意到另一点,“那你今天和安娜索菲亚-罗伯约会了一天?”

    “不是一天,我现在就坐在这里。”叶惟先摊手再指向自己,见她皱了皱英眉,他嘿的笑道:“是的,安娜认为那是个约会,我不知道,也许?骂我吧,我是个花花公子,哈哈哈!”

    莉莉瞪了他一眼,“谁在乎,我说了,你可以做你一切想做的,我们只是在约会……”

    “OK,那我还有礼物吗?”

    “混蛋。”她轻轻跺了跺脚,把桌上的礼物盒推给他,“给你就是,反正也找不到别人送了。”

    “哇噢。”叶惟笑呵呵地接过,老实不客气地撕掉外面一层的蓝色礼纸,“会是什么呢,好紧张,人家喜欢珠宝,越贵越好……”

    莉莉又被他逗笑了:“那你得到了,是珠宝,大珠宝!”

    撕掉礼物纸后,叶惟见到了里面的包装盒,一个大大的商标,黄圆圈里一个黄色的“Cooke”,库克镜头!他顿时惊呼出声:“哇喔!库克镜头……35mm广角镜头!酷!”

    他当即拆开包装,拿出里面沉甸甸的镜头一番把玩,库克镜头是英国镜头商泰勒-霍普森(TaylorHobson)最出名的产品,是电影镜头的巨头之一。它的光感非常棒,色彩方面则是典型的英伦风格,比较中性,却又饱满。

    这个镜头价值不菲,至少要上千美元。他看向莉莉,笑道:“这份礼物好重,谢谢。看来我去当个心理医生的话会发达的。”

    “少来了,你别管什么价格。”莉莉清笑了声,眼眸里掩不住期待:“喜欢不喜欢?我也不知道它好不好,但我觉得你会需要的……”

    “你开玩笑吗?这太棒了,我当然喜欢。”叶惟双手抱着镜头,“这是我的了,谁都抢不走”的样子,“过些天拍短片的时候,我就要用上它,拍几个英伦风格的广角镜头。”

    他自然明白她的心意,这是支持着他的导演梦啊,哪怕这事有多么疯狂,她信任了他。

    “我会珍惜它的。”他说着认真起来,心头一片温暖,“一定会有很多好电影的镜头,是用它拍出来。”

    “那就好。”莉莉开心地笑着,“我等着看。”

    “我也有一份感恩节礼物给你……”相比之下,叶惟这份礼物就寒碜得多了,是黑色星期五那天在好市多买的。

    “在哪里?”莉莉有点兴奋地看看他左右,没发现他带来礼物。

    “铛铛铛铛!”叶惟从衣袋里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粉红礼盒。莉莉哇了声,接过手中拆掉礼纸,打开小盒子前,她笑道:“让我猜猜……是什么饰品?”叶惟惊呼地捂胸:“你懂得透视,天啊,我现在是裸体!”

    “去你的……”莉莉哈哈笑着打开礼盒,只见是一枚银白色的百合花胸针,做工精致,她喜道:“哇,很漂亮,我喜欢。”

    叶惟挺挺眉头,不好意思说这小东西只是花了5美元,但她肯定看得出来,他笑道:“我也不知道它有没有什么牌子,是在好市多买到的,那天人流多得让我发疯。”

    “它很漂亮。”莉莉又赞了一遍,拿起胸针,当即就往外套的左胸位置戴了起来,这份小礼物比爸爸说的跑车让她开心得多。

    等她戴好,叶惟打量了番,既感动于她的喜欢,也享受着这份美丽,“很好看,两个莉莉都是。”

    “谢谢……”莉莉又看向他,喝了口饮料,眸光起着涟漪,话声变轻:“惟,我真的想跟你说句谢谢,不只是这份礼物……我不知道,哈哈,我想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认识了你不是一件坏事。”

    “噢,你还曾经觉得是件坏事?”叶惟失望惊讶的样子。

    “是的。”莉莉点点头,想着什么,莞尔道:“我对你有过误解,墨鱼行动那天,我很粗鲁!我得跟你说句对不起,还有我要谢谢你没有计较,这是我想谢谢的……”

    “不用这样,那天我也很粗鲁,但我不感到抱歉,有时候,真正的认识,都是从误解开始的,像达西先生和伊丽莎白。”

    叶惟看着她,看着后面玻璃落地窗映着的夜色,惬意地喝起了西瓜汁。

    莉莉闻言噗通地笑了出声:“拜托,你才不是达西先生,你该是……”她咬着吸管,一边想一边饮果汁,“希斯克利夫!成了大人物后,疯狂报复看不起他的前女友的那种家伙!”

    “前女友我有几个,可我还没有像希斯克利夫那样被人抛弃过……”叶惟挠挠额头,努力想着前女友们,她们的样子一片模糊。

    突然,桌子下面,莉莉一只脚伸过来,踢了他的小腿一下,他不禁哎哟一声:“为什么要踢我?”

    “我有吗?”莉莉翻了翻白眼,有些不爽,虽然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刚刚的感觉那么好,为什么要说前女友,真可恶……等等,好像是她先说的?为什么,难道是一种试探?不会吧……她心思纷乱……

    “那都好久好久以前了,自从我身边的女孩们都认为足球是娘娘腔运动,我就变得孤独了。”叶惟望着她,忽然浮起一个古怪的表情:“难道你在幼儿园、小学没有恋爱过吗?过家家的玩伴?”

    “不告诉你。”

    叶惟看着她看似生气的可爱样子,耸了耸肩,又道:“其实我想说,有一种人会让你更好地认识自己,你不知道自己能那样,直至遇到了某人。而且,我喜欢希斯克利夫,他只是被伤害得太深。”

    “是的……我也是,我同意……”莉莉听着点点头,她已经有这种感觉了,认识了他,她……

    “所以你说我是希斯克利夫,然后你也喜欢希斯克利夫,那你喜欢我对吧?”

    “你就不能正经多一会!”莉莉娇嗔地又踢出一脚。

    “为什么又要踢我?”

    “我有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