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晚上近19:30,夜空繁星点点,布伦特伍德东面巴林顿大道的柠檬水餐厅,叶惟和莉莉约好在这里会面。

    当叶惟骑自行车来到的时候,远远就发现莉莉已经到了,她坐在店外的那排路边小餐桌距离门口最远的位置,此时其它桌位都没有顾客,只有她出神地望着远方星空,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嘿,莉莉。”叶惟喊了声,停好自行车,走了过去,“怎么不在里面等?”

    莉莉闻声望去,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晚上好,混蛋。”

    “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对待我,久别重逢的第一句话!”叶惟往她对面的小椅子坐下,对走来的女侍应要了一杯西瓜水。莉莉那边已经放有一杯雪梨汁了,旁边还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蓝色礼物盒子。

    这显然是给他的礼物,他伸手去拿:“哇,谢谢,是什么?”电话里问过她,却要保持神秘。

    “等等!”莉莉有点嗔恼地打开了他的手,这混蛋只看得到礼物吗,话都还没说两句。

    “抱歉,我就是那种见到礼物盒就想摧毁的人。”叶惟耸耸肩,双手架到桌面上,上半身前倾,盯着她一顿猛看。

    四天没见,莉莉还是那么清丽动人,白黑的香奈儿外套和牛仔裤,一头棕黑长发披肩而下,两道长眉英气十足,明眸有神。

    莉莉也在看着他,四目相视,两人都慢慢重新露出微笑,那被股正萌动着什么的怦然感占据着心头。

    半晌,当女侍应走来上了西瓜汁,叶惟喝了一口,才问道:“假期还愉快吗?”

    “还好。”莉莉点点头,好像挺开心的:“我爸爸很关心我,我们谈了很多,还有尼古拉斯,他更大了,更懂事了,还有奥瑞安,我和她有了一次逛街购物,我们买了很多东西,我们的关系重新变好了……我们以前挺好的,只是尼古拉斯出生后,才疏远了一点,但现在……我编不下去了……”她忽然垂了垂头,叹了一声,“烂透的假期,烂透了。”

    叶惟一直就看出她心情不高,当下笑了笑:“还好你编故事和讲故事的能力不强,不然我还有什么魅力?光靠足球可不行。”

    “自大狂。”莉莉的微笑依然平淡,“多说点混蛋话,让我笑一顿,然后就好了……”

    “我不那么认为,莉莉,你以前和奥瑞安真的挺好吗?”叶惟却没有说笑,正经地问了个问题。

    “嗯,这是真的,我们一起玩、一起出席我爸爸的活动……”莉莉似乎对那段短暂的日子有点怀念,“我想那时候,她真心想当好我的继母,不过自从有了尼古拉斯,不同了……”

    叶惟往后靠着椅背,思索了番,说道:“我妹妹出生后,我父母也有这种变化,好像很多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一下子什么都是她的了。开始我也生气郁闷,很快,我明白了,她那么小,父母多关心她是应该的,他们忽略了我,是因为他们觉得……我长大了,我有了责任,事实上也是,我是个哥哥了啊。”

    莉莉默默听着,明白他的意思,责任?她感到心中的郁结渐渐舒解开来……

    “我想在这种时候,我们就是应该,随它去吧。”叶惟看着她的眼眸,“换个心态去对待事情,也许一切都会不同。我不知道你这次假期的具体情况,但有没有可能,你主动加入他们?家庭的世界中心变了就是变了,我们都得接受。”

    “你说得对……的确,我应该更在乎尼古拉斯的……”莉莉有些感悟,回想起这个假期,她光顾着生气,对他们又有多少关心呢,“惟,我以后会学着这么做的,希望会有好的改变。”

    有时候跟他进行这种严肃的交流,真的很好。

    因为心头舒坦很多,她的微笑变得更为明媚。

    “我只是胡说了一通,如果你有什么收获的话,那说明真理早已在你的心中,只是人们往往不喜欢自省,而喜欢由别人来安慰。你知道,这还是在胡扯。”叶惟说道。

    “好吧,那你呢,这个假期怎么样?”莉莉拿起那杯雪梨汁,咬着吸管饮了口,双眸始终在看着他。

    “我就好多了,一个神奇的假期!”叶惟笑说地跟她分享了这几天的经历,当然不包括好市多的部分,“所以,前期筹备已经完成一大半了,剩下的几乎都是文案工作,我一点都不担心。”

    “很棒。”莉莉赞了声,却注意到另一点,“那你今天和安娜索菲亚-罗伯约会了一天?”

    “不是一天,我现在就坐在这里。”叶惟先摊手再指向自己,见她皱了皱英眉,他嘿的笑道:“是的,安娜认为那是个约会,我不知道,也许?骂我吧,我是个花花公子,哈哈哈!”

    莉莉瞪了他一眼,“谁在乎,我说了,你可以做你一切想做的,我们只是在约会……”

    “OK,那我还有礼物吗?”

    “混蛋。”她轻轻跺了跺脚,把桌上的礼物盒推给他,“给你就是,反正也找不到别人送了。”

    “哇噢。”叶惟笑呵呵地接过,老实不客气地撕掉外面一层的蓝色礼纸,“会是什么呢,好紧张,人家喜欢珠宝,越贵越好……”

    莉莉又被他逗笑了:“那你得到了,是珠宝,大珠宝!”

    撕掉礼物纸后,叶惟见到了里面的包装盒,一个大大的商标,黄圆圈里一个黄色的“Cooke”,库克镜头!他顿时惊呼出声:“哇喔!库克镜头……35mm广角镜头!酷!”

    他当即拆开包装,拿出里面沉甸甸的镜头一番把玩,库克镜头是英国镜头商泰勒-霍普森(TaylorHobson)最出名的产品,是电影镜头的巨头之一。它的光感非常棒,色彩方面则是典型的英伦风格,比较中性,却又饱满。

    这个镜头价值不菲,至少要上千美元。他看向莉莉,笑道:“这份礼物好重,谢谢。看来我去当个心理医生的话会发达的。”

    “少来了,你别管什么价格。”莉莉清笑了声,眼眸里掩不住期待:“喜欢不喜欢?我也不知道它好不好,但我觉得你会需要的……”

    “你开玩笑吗?这太棒了,我当然喜欢。”叶惟双手抱着镜头,“这是我的了,谁都抢不走”的样子,“过些天拍短片的时候,我就要用上它,拍几个英伦风格的广角镜头。”

    他自然明白她的心意,这是支持着他的导演梦啊,哪怕这事有多么疯狂,她信任了他。

    “我会珍惜它的。”他说着认真起来,心头一片温暖,“一定会有很多好电影的镜头,是用它拍出来。”

    “那就好。”莉莉开心地笑着,“我等着看。”

    “我也有一份感恩节礼物给你……”相比之下,叶惟这份礼物就寒碜得多了,是黑色星期五那天在好市多买的。

    “在哪里?”莉莉有点兴奋地看看他左右,没发现他带来礼物。

    “铛铛铛铛!”叶惟从衣袋里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粉红礼盒。莉莉哇了声,接过手中拆掉礼纸,打开小盒子前,她笑道:“让我猜猜……是什么饰品?”叶惟惊呼地捂胸:“你懂得透视,天啊,我现在是裸体!”

    “去你的……”莉莉哈哈笑着打开礼盒,只见是一枚银白色的百合花胸针,做工精致,她喜道:“哇,很漂亮,我喜欢。”

    叶惟挺挺眉头,不好意思说这小东西只是花了5美元,但她肯定看得出来,他笑道:“我也不知道它有没有什么牌子,是在好市多买到的,那天人流多得让我发疯。”

    “它很漂亮。”莉莉又赞了一遍,拿起胸针,当即就往外套的左胸位置戴了起来,这份小礼物比爸爸说的跑车让她开心得多。

    等她戴好,叶惟打量了番,既感动于她的喜欢,也享受着这份美丽,“很好看,两个莉莉都是。”

    “谢谢……”莉莉又看向他,喝了口饮料,眸光起着涟漪,话声变轻:“惟,我真的想跟你说句谢谢,不只是这份礼物……我不知道,哈哈,我想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认识了你不是一件坏事。”

    “噢,你还曾经觉得是件坏事?”叶惟失望惊讶的样子。

    “是的。”莉莉点点头,想着什么,莞尔道:“我对你有过误解,墨鱼行动那天,我很粗鲁!我得跟你说句对不起,还有我要谢谢你没有计较,这是我想谢谢的……”

    “不用这样,那天我也很粗鲁,但我不感到抱歉,有时候,真正的认识,都是从误解开始的,像达西先生和伊丽莎白。”

    叶惟看着她,看着后面玻璃落地窗映着的夜色,惬意地喝起了西瓜汁。

    莉莉闻言噗通地笑了出声:“拜托,你才不是达西先生,你该是……”她咬着吸管,一边想一边饮果汁,“希斯克利夫!成了大人物后,疯狂报复看不起他的前女友的那种家伙!”

    “前女友我有几个,可我还没有像希斯克利夫那样被人抛弃过……”叶惟挠挠额头,努力想着前女友们,她们的样子一片模糊。

    突然,桌子下面,莉莉一只脚伸过来,踢了他的小腿一下,他不禁哎哟一声:“为什么要踢我?”

    “我有吗?”莉莉翻了翻白眼,有些不爽,虽然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刚刚的感觉那么好,为什么要说前女友,真可恶……等等,好像是她先说的?为什么,难道是一种试探?不会吧……她心思纷乱……

    “那都好久好久以前了,自从我身边的女孩们都认为足球是娘娘腔运动,我就变得孤独了。”叶惟望着她,忽然浮起一个古怪的表情:“难道你在幼儿园、小学没有恋爱过吗?过家家的玩伴?”

    “不告诉你。”

    叶惟看着她看似生气的可爱样子,耸了耸肩,又道:“其实我想说,有一种人会让你更好地认识自己,你不知道自己能那样,直至遇到了某人。而且,我喜欢希斯克利夫,他只是被伤害得太深。”

    “是的……我也是,我同意……”莉莉听着点点头,她已经有这种感觉了,认识了他,她……

    “所以你说我是希斯克利夫,然后你也喜欢希斯克利夫,那你喜欢我对吧?”

    “你就不能正经多一会!”莉莉娇嗔地又踢出一脚。

    “为什么又要踢我?”

    “我有吗?”

第四十八章 小魔怪    “《甜蜜的生活》。”叶惟又一着狠棋,策略很简单,先把耳熟能详的经典说完。

    “《卖艺春秋》。”达鲁姆也不用思索,这是费里尼的导演处女作。

    叶惟立即接着道:“《浪荡儿》。”费里尼的国际成名作。

    在安娜的紧张目光、众人的欢乐笑容下,一部接一部的电影被说了出来,当八个回合过后,大学生们的神色有点变了,而安娜越发的斗志昂扬,脸蛋快要抬到天上去!

    达鲁姆等人谁都没有想到叶惟可以撑上这么久,而且每次想都不用想的就说出来,而达鲁姆渐渐有点支唔,后背悄然地生起了一层冷汗,终于到了第十八部,他说不出来了……

    那小子不变的微笑,这时竟给他带来着巨大的压力,要丢脸的人是他!?达鲁姆不由自主地看看同伴们……

    “你不是吧?”、“拜托!”周围众人响起一片既无奈又焦急的呼声,对手只是个中学生啊!

    达鲁姆见状心中暗骂,你们厉害,那你们说啊!费里尼还拍了什么该死的电影!

    皮特几人本来不准备出手的,就让两人一对一,可现在想帮忙也难,他们也想不起来了。突然听到叶惟从十开始倒数,众人更加心急如焚,也许是爱情的力量,帕雷拉想到了,急道:“《我记得》!”

    “酷,你真的记得呢,那么,《女人城》,这部很棒哦。”叶惟又是迅速回应,让他们感到绝望。

    接下来就会是第二十部,众人早就笑不出来了,纷纷皱眉思索,达鲁姆脱了棒球帽直抓头,毕竟费里尼是意大利人,对他们来说,自然不及好莱坞80年代四大导演等大师来得熟悉……

    而且二十部了啊!费里尼也就是拍了二十来部电影吧?真的还有吗!?

    “说完了吧?”达鲁姆呼了一口粗气,现在再看这个亚裔少年,古怪感变成了恐怖感,难道是什么T-800?

    “你们觉得完了?”叶惟扫视众人,别说他昨晚有准备了一番,就算没准备都能拿下这局,对手太弱了。

    倒数十声结束,众人一片死寂,安娜屏息着做好欢呼的前奏,叶惟瞪目的道:“所以第一局,我赢喽。老兄们,你们怎么能忘记《都市爱情》!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么多的大师手笔,你们怎么就能忘记!”

    “噢SHOOOT!”听到这个片名,众人都抓狂了,跳脚、抱头、甩手,《都市爱情》!见鬼,是啊,怎么能忘记这个,老天!

    “哈哈!我们赢了,我们赢!”安娜欢呼跃动,虽然听不懂,但她知道,“我们赢了!大学生们,现在怎么样?!”

    “抱歉,让你在你的女朋友面前丢脸。”叶惟耸起肩膀,把这句话原原本本地送回给达鲁斯,只差一个Little。

    《都市爱情》(1953)是一部导演们的短片集锦,包括着费里尼、安东尼奥尼、柴伐蒂尼等人,很多人后来都被尊为大师级人物。大学生们不一定没看过,只是这回中了思维陷阱,不停想着费里尼的长片,却恰恰忘记了他参加的合集。

    第一局的确输了……达鲁姆五人满脸难看,因为是三局两胜,如果再输一局,就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这小子如果是学院的学生,也肯定是评论系的人,天天拉片写影评,然后跟他们过不去……!

    丢脸,丢脸!其他的围观学生们虽然不参战,却为这帮同学感到丢脸,这事要是被UCLA的人知道,也许会改编成一部喜剧短片吧?片名叫《十九部半》?还是叫《小孩玩转南加大》?

    众人心头翻腾着很多的想法,很憋屈,恼人,这下谁都不敢托大了,达鲁姆沉声地道:“第二局的影人,我选斯皮尔伯格。”

    “斯皮尔伯格?老兄们,你们想说到明天吗?”

    叶惟顿时笑了声,心念电转,像斯皮尔伯格这种活生生的美国电影大师,这里谁不熟悉,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将没有优势,除非……他说道:“OK,斯皮尔伯格,OK,我选择比,演员职业,哈哈!”

    演员!?众人都愣住,开什么玩笑,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制片的,随便可以说出一堆,演的?那老家伙不是演员!

    “伙计,这……”达鲁姆难以应战。

    “怎么?我不也是要说他的演员作品吗?”

    “他们真的怕了……”安娜又跟叶惟说了一句很大声的悄悄话,心情非常的亢奋,惟远比她之前想的厉害!

    被众人的目光看着,达鲁姆有些拉不下面子,突然豁出去了:“演员就演员!我先来,《王牌大贱谍3》!”

    这是去年的片子,经典的恶搞商业片,里面有着大量名人明星的客串,斯皮尔伯格客串了自己,让人印象深刻。

    “很好。”叶惟不慌不忙,已经想到好几部了,应道:“《蓝调兄弟》怎么样?有人有印象吗?那个政府办公室职员,‘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吗?’”

    该死的!众人对对眼色,其中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通气后都清楚这不是胡扯……连台词都说出来了……

    “好极了!”安娜举起了小拳头。

    “我真的很喜欢《蓝调兄弟》,还有《蓝调兄弟2000》。”叶惟想到什么好笑的,大笑不已:“没人觉得那是2000年的影片吧?”

    如果说之前只是丢人,现在简直是在被羞辱,达鲁姆的脸都绿了,皮特、帕雷拉几人也十分难堪,对方可是个中学生啊!

    又已经轮到他们来说了,五人交换了一番意见,几乎都要问围观者们,好不容易才想到一个比较确定的:“《侏罗纪公园2》。”

    “典型的好莱坞,续集很安全,但观众就有点烦了。”叶惟打趣了句,那是正确的,所以他接着道:“《最后一枪》,他11岁时自编自导自演的9分钟短片,比我现在还年轻,只能说,佩服。”

    噢老天,怎么没先说这个!众人纷纷几乎要晕倒,达鲁姆很心慌,因为他们着实想不出什么来了,而他们已经输了一局!

    “我记得《夺宝奇兵》有一部有他客串。”帕雷拉苦思着说道,三部《夺宝奇兵》哪一部才是?

    赫利-金疑道:“《印第安那琼斯和最后的十字军》?”皮特忙道:“我没有印象,你们呢?”达鲁姆皱眉皱得眼睛都快掉了,终于想到一丝若隐若现的记忆,摇头道:“不是,是《印第安那琼斯和圣殿》!”

    “哇,你们还挺顽强的。”叶惟啧啧赞了声,这回也要想上一想,正当大学生们暗暗欣喜以为他到头了,他突然就道:“想到了,《大白鲨》,他在里面有配音,到你们了。”

    无力!众人浑身无力,刚才就是他们的极限,这下再也想不到,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哑了一般……

    “全部说完了吧?”有人问道,这是他们唯一剩下的希望了。

    “还有的。”

    然而这无情的一句话,让他们的心跌至谷底,“你开玩笑吧?”、“怎么可能还有?”、“为什么斯皮尔伯格这么不务正业!”

    “什么?”达鲁姆的话声,如同垂死的老人。

    安娜紧张地睁圆大眼睛,只见叶惟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摊手地惊道:“我真不敢相信,你们怎么能忘了《香草的天空》里斯皮尔伯格惊艳的演出!那个派对!”

    “噢SHOOOT!!!”众人又一次失声大叫,就像不小心把一张中了头奖的彩票撕烂,那个派对!那个客人!

    “这不可能!”达鲁姆疯了般抱着脑袋,原地旋转着身子;皮特不得不把摄影机放到草地上,喘着粗气;其他三人也是抓狂,完了,游戏结束,古怪的中学生赢了……

    “看来这张海报还是我的。”叶惟把海报卷好放回背包里,看了看旁边激动叫喊着的安娜,看看哑然的大学生们,这才疯狂地笑起来:“哈哈哈,苏利文的旅行,哈哈哈哈!”

    他走前两步,凑到福林拿着的麦克风边,故作认真的道:“我要谢谢我的父母、我的妹妹、我的朋友们……我好高兴!哇喔!”

    “我也好高兴!”安娜欢蹦了过来,伸手和叶惟重重地击了一下掌,一边吃痛地皱眉,一边笑道:“耶!!”

    “噢噢!”、“真不知你们怎么搞的,丢人啊,走了。”围观者们扔掉一句两句话,就赶紧走人,免得火烧到自己身上,那小子就是个人形IMDb,疯子才跟他玩名字和名字。

    达鲁姆等人也想走,但是还走不了……他们刚才答应了什么赌注来着?

    “哈哈哈。”叶惟笑够了,对他们撇撇嘴:“老兄们,你们是要反悔呢,还是怎么的?”

    五人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失信于一个中学生?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达鲁姆抓断了几根头发,咬牙道:“我输了认账,三天,我加入。”

    “我也加入。”皮特无奈地点头。帕雷拉也道:“我也是。”赫利-金迟疑了番还是点头:“加入。”福林把麦克风对准了自己嘴巴:“算上我。”

    “酷。”叶惟笑着对安娜眨眨眼,似乎在说“瞧见没有,一切都在我计划之中。”他又对五人道:“但我不一定就要你们,因为我需要的是才能出众的家伙,你们必须优秀。”

    见鬼!五人几乎都要爆粗了,他觉得自己是谁,斯皮尔伯格还是费里尼?达鲁姆气道:“那你想怎么样?”

    “你们不是要去做短片作业吗?继续吧,我跟在旁边考察,不过你们的小推车呢?”叶惟好奇地看看左右,扛着器材不累么?

    “我们就到球场那边拍几个镜头而已。”五人快要习惯叶惟熟悉学院运作这一点了,小推车也知道。

    当下,达鲁姆团队继续原定的拍片行动,到了大道对面的霍华德-琼斯运动场,先拍了一个“边走边谈(Walk-and-Talk)”镜头,再拍了几个普通的谈话镜头,主演居然是达鲁姆和帕雷拉,评论系那边的反响变得不难理解了。

    叶惟和安娜全程跟着观看,成绩不意味着一切,眼睛可以看到更多,他对此深有感触。

    虽然两人的表演很一般,但“边走边谈”是很考验场面调度和团队协同能力的,他们做得还不错,中上的片场摄制水平,守承诺、好说话、族裔均衡,如果有一个更出色的领袖带领,理应可以发挥出更高的才能。

    于是,看了一个小时后,叶惟做出了决定,就他们了!

    摄影师:皮特-琼;灯光师:赫利-金;录音师兼话筒员:福林-加纳德;美术设计师:帕雷拉-本里利;第一摄影助理兼第一助理导演:达鲁姆-詹金斯。

    还差着场记、造型师,最好还要一个道具师。

    “我还需要几个家伙,你们有什么朋友推荐吗?”叶惟询问他们。

    “有,当然有……呵呵……”达鲁姆几人不约而同地有了个坏主意,拉更多人下水!

    所以他们很积极地打电话联系来了三个同学,有着道具师家族背景的乔布-查萨克;两个美女,擅长美术造型的艾米-凯特、场记能力很强的苏珊-卡内尔,优秀的场记一般都是女生,苏珊更是个中能手,所有细微的东西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三人到来之前,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知情后开始也是大笑,不信邪,联手和叶惟又玩了一把游戏,三局两胜,科波拉和导演作品和梦露的演员作品,结果……就这么加入了剧组。

    这真让达鲁姆五人出了一口恶气,之前那些嘲笑他们的人都该来看看,不是他们无能,是这个小子太强了!在这一方面。

    那个短片剧本也写得不错,他们都已经看过了,似乎是个哄安娜开心的作品,真是人小鬼大,谁知道呢。

    叶惟知道这些大学生多少还有些不情愿的,他的能力还没有真正得到他们的承认,但他相信很快就会不同的了。

    的确,八位罗汉很快又吓了一跳,关于剧组的器材和演员,叶惟再一次把主意打到南加大头上!

    南加大的器材中心使用的是一个“制作号(Production-Number)”系统,中心先对所有课程进行备案,每门课在什么时候使用多少器材、什么器材都有严格规定。每门课的每个学生会有一个工作号,学生凭此去借器材,具体怎么借,根据规定来。

    领取的时候,中心的人员会把器材放到一辆小推车上,再贴上工作号表格,借取人就可以推走整辆车了。

    器材有两种,大部分只可以借一周;一种是借一个学期,借的多是要拍毕业作品的大四生。

    而达鲁姆等大三生自然是前者,等下个月10号周三,他们提前24小时预约好器材,11号周四下午去拿,12-14号周末就可以派上用场了,然后在16号中午之前还回去,《天使之舞》已经完成整个拍摄。完全按照规定、神不知鬼不觉地,那些器材被个中学生用了一次。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15号那天,你们可以拍自己的作品。”叶惟如是说。

    八位罗汉的课程作业综合一下,能借出所有他需要的器材,他要出的只有记忆卡,以及视乎片场情况而自制应对的装备。这样就能省下一笔器材租赁费了。

    这是个可行的计划,只要不把器材弄坏就好,因为剧组人员们就是自己,达鲁姆等人答应了……实在是叶惟知根知底,让他们无从拒绝。

    器材解决了,还有演员们:安娜爸爸、安娜妈妈、玛丽太太、货车司机、8-10个邻居群演、5-8个医务人员群演,数百的剧院观众群演。

    这里面最主要还是安娜父母,形象气质按大卫和珍妮特那样就行,但是要会表演;玛丽太太和货车司机只有几个镜头,一个热心肠的富态中年妇女,一个一看就是个抽烟饮酒说粗话的粗人中年男;群演们都好找,追梦联盟的成员们有兴趣的话都能出镜。

    中午安娜父母来了一趟,正好让叶惟向众人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选角意图,吃过午餐后,下午继续工作。

    有达鲁姆带着,叶惟到了学院大楼里,用电脑登上演员资料库,查了很久演员的资料,四个角色每人敲定了5个人选,都是半职业和业余演员。演技B,信任导演和演技A,不信任导演,往往前者会表现得更好。

    具体联系、安排首轮面试,叶惟把这些事务交给了达鲁姆和帕雷拉,首轮面试后,每个角色3个演员进入第二轮面试,由他选出一个主演,两个替补。至于那些邻居群演,由达鲁姆两人全部搞定。

    这些事要在一周内做好,包括签好零片酬的出演合同等,然后在开拍前一天的11号晚上,整个剧组共进一次自助晚餐,彼此熟悉一下,为接着的三天拍摄做好准备。

    而场地方面,他也确定了全部用实景,安娜家(自己家)、安娜家小区(布伦特伍德)、医院(伪装的牙医诊所外走廊)、剧院(哈佛-西湖初中部的萨珀斯坦剧院),他问过老校长了,周日拍、三小时内拍完、教员们监督着,没问题。

    剧组有了,器材有了,演员们很快也会有;后制的特效那边,到时候再让达鲁姆他们帮忙联系“动画与数字艺术”专业的朋友帮忙,他再亲自做好剪辑和配乐,打上演职表,再由福林做最后的混音,完毕!

    蓝图已经绘好,就看实施起来怎么样了。

    下午5点多,叶惟和安娜坐上安娜父母的车离开南加大。

    安娜对自己的第一次约会非常满意,一副“今天会是我一辈子青涩而甜蜜的回忆”的派头,问了叶惟好几次:“我们什么时候来第二次约会?”

    叶惟真有些怕她了,更怕大卫和珍妮特有什么误会,还好他们听了也只是笑呵呵的,开明的父母啊……

    不过他晚上有一个真正的约会,下午就收到莉莉的来电,她从英国回来了,买了礼物给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