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甜蜜的生活》。”叶惟又一着狠棋,策略很简单,先把耳熟能详的经典说完。

    “《卖艺春秋》。”达鲁姆也不用思索,这是费里尼的导演处女作。

    叶惟立即接着道:“《浪荡儿》。”费里尼的国际成名作。

    在安娜的紧张目光、众人的欢乐笑容下,一部接一部的电影被说了出来,当八个回合过后,大学生们的神色有点变了,而安娜越发的斗志昂扬,脸蛋快要抬到天上去!

    达鲁姆等人谁都没有想到叶惟可以撑上这么久,而且每次想都不用想的就说出来,而达鲁姆渐渐有点支唔,后背悄然地生起了一层冷汗,终于到了第十八部,他说不出来了……

    那小子不变的微笑,这时竟给他带来着巨大的压力,要丢脸的人是他!?达鲁姆不由自主地看看同伴们……

    “你不是吧?”、“拜托!”周围众人响起一片既无奈又焦急的呼声,对手只是个中学生啊!

    达鲁姆见状心中暗骂,你们厉害,那你们说啊!费里尼还拍了什么该死的电影!

    皮特几人本来不准备出手的,就让两人一对一,可现在想帮忙也难,他们也想不起来了。突然听到叶惟从十开始倒数,众人更加心急如焚,也许是爱情的力量,帕雷拉想到了,急道:“《我记得》!”

    “酷,你真的记得呢,那么,《女人城》,这部很棒哦。”叶惟又是迅速回应,让他们感到绝望。

    接下来就会是第二十部,众人早就笑不出来了,纷纷皱眉思索,达鲁姆脱了棒球帽直抓头,毕竟费里尼是意大利人,对他们来说,自然不及好莱坞80年代四大导演等大师来得熟悉……

    而且二十部了啊!费里尼也就是拍了二十来部电影吧?真的还有吗!?

    “说完了吧?”达鲁姆呼了一口粗气,现在再看这个亚裔少年,古怪感变成了恐怖感,难道是什么T-800?

    “你们觉得完了?”叶惟扫视众人,别说他昨晚有准备了一番,就算没准备都能拿下这局,对手太弱了。

    倒数十声结束,众人一片死寂,安娜屏息着做好欢呼的前奏,叶惟瞪目的道:“所以第一局,我赢喽。老兄们,你们怎么能忘记《都市爱情》!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么多的大师手笔,你们怎么就能忘记!”

    “噢SHOOOT!”听到这个片名,众人都抓狂了,跳脚、抱头、甩手,《都市爱情》!见鬼,是啊,怎么能忘记这个,老天!

    “哈哈!我们赢了,我们赢!”安娜欢呼跃动,虽然听不懂,但她知道,“我们赢了!大学生们,现在怎么样?!”

    “抱歉,让你在你的女朋友面前丢脸。”叶惟耸起肩膀,把这句话原原本本地送回给达鲁斯,只差一个Little。

    《都市爱情》(1953)是一部导演们的短片集锦,包括着费里尼、安东尼奥尼、柴伐蒂尼等人,很多人后来都被尊为大师级人物。大学生们不一定没看过,只是这回中了思维陷阱,不停想着费里尼的长片,却恰恰忘记了他参加的合集。

    第一局的确输了……达鲁姆五人满脸难看,因为是三局两胜,如果再输一局,就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这小子如果是学院的学生,也肯定是评论系的人,天天拉片写影评,然后跟他们过不去……!

    丢脸,丢脸!其他的围观学生们虽然不参战,却为这帮同学感到丢脸,这事要是被UCLA的人知道,也许会改编成一部喜剧短片吧?片名叫《十九部半》?还是叫《小孩玩转南加大》?

    众人心头翻腾着很多的想法,很憋屈,恼人,这下谁都不敢托大了,达鲁姆沉声地道:“第二局的影人,我选斯皮尔伯格。”

    “斯皮尔伯格?老兄们,你们想说到明天吗?”

    叶惟顿时笑了声,心念电转,像斯皮尔伯格这种活生生的美国电影大师,这里谁不熟悉,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将没有优势,除非……他说道:“OK,斯皮尔伯格,OK,我选择比,演员职业,哈哈!”

    演员!?众人都愣住,开什么玩笑,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制片的,随便可以说出一堆,演的?那老家伙不是演员!

    “伙计,这……”达鲁姆难以应战。

    “怎么?我不也是要说他的演员作品吗?”

    “他们真的怕了……”安娜又跟叶惟说了一句很大声的悄悄话,心情非常的亢奋,惟远比她之前想的厉害!

    被众人的目光看着,达鲁姆有些拉不下面子,突然豁出去了:“演员就演员!我先来,《王牌大贱谍3》!”

    这是去年的片子,经典的恶搞商业片,里面有着大量名人明星的客串,斯皮尔伯格客串了自己,让人印象深刻。

    “很好。”叶惟不慌不忙,已经想到好几部了,应道:“《蓝调兄弟》怎么样?有人有印象吗?那个政府办公室职员,‘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吗?’”

    该死的!众人对对眼色,其中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通气后都清楚这不是胡扯……连台词都说出来了……

    “好极了!”安娜举起了小拳头。

    “我真的很喜欢《蓝调兄弟》,还有《蓝调兄弟2000》。”叶惟想到什么好笑的,大笑不已:“没人觉得那是2000年的影片吧?”

    如果说之前只是丢人,现在简直是在被羞辱,达鲁姆的脸都绿了,皮特、帕雷拉几人也十分难堪,对方可是个中学生啊!

    又已经轮到他们来说了,五人交换了一番意见,几乎都要问围观者们,好不容易才想到一个比较确定的:“《侏罗纪公园2》。”

    “典型的好莱坞,续集很安全,但观众就有点烦了。”叶惟打趣了句,那是正确的,所以他接着道:“《最后一枪》,他11岁时自编自导自演的9分钟短片,比我现在还年轻,只能说,佩服。”

    噢老天,怎么没先说这个!众人纷纷几乎要晕倒,达鲁姆很心慌,因为他们着实想不出什么来了,而他们已经输了一局!

    “我记得《夺宝奇兵》有一部有他客串。”帕雷拉苦思着说道,三部《夺宝奇兵》哪一部才是?

    赫利-金疑道:“《印第安那琼斯和最后的十字军》?”皮特忙道:“我没有印象,你们呢?”达鲁姆皱眉皱得眼睛都快掉了,终于想到一丝若隐若现的记忆,摇头道:“不是,是《印第安那琼斯和圣殿》!”

    “哇,你们还挺顽强的。”叶惟啧啧赞了声,这回也要想上一想,正当大学生们暗暗欣喜以为他到头了,他突然就道:“想到了,《大白鲨》,他在里面有配音,到你们了。”

    无力!众人浑身无力,刚才就是他们的极限,这下再也想不到,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哑了一般……

    “全部说完了吧?”有人问道,这是他们唯一剩下的希望了。

    “还有的。”

    然而这无情的一句话,让他们的心跌至谷底,“你开玩笑吧?”、“怎么可能还有?”、“为什么斯皮尔伯格这么不务正业!”

    “什么?”达鲁姆的话声,如同垂死的老人。

    安娜紧张地睁圆大眼睛,只见叶惟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摊手地惊道:“我真不敢相信,你们怎么能忘了《香草的天空》里斯皮尔伯格惊艳的演出!那个派对!”

    “噢SHOOOT!!!”众人又一次失声大叫,就像不小心把一张中了头奖的彩票撕烂,那个派对!那个客人!

    “这不可能!”达鲁姆疯了般抱着脑袋,原地旋转着身子;皮特不得不把摄影机放到草地上,喘着粗气;其他三人也是抓狂,完了,游戏结束,古怪的中学生赢了……

    “看来这张海报还是我的。”叶惟把海报卷好放回背包里,看了看旁边激动叫喊着的安娜,看看哑然的大学生们,这才疯狂地笑起来:“哈哈哈,苏利文的旅行,哈哈哈哈!”

    他走前两步,凑到福林拿着的麦克风边,故作认真的道:“我要谢谢我的父母、我的妹妹、我的朋友们……我好高兴!哇喔!”

    “我也好高兴!”安娜欢蹦了过来,伸手和叶惟重重地击了一下掌,一边吃痛地皱眉,一边笑道:“耶!!”

    “噢噢!”、“真不知你们怎么搞的,丢人啊,走了。”围观者们扔掉一句两句话,就赶紧走人,免得火烧到自己身上,那小子就是个人形IMDb,疯子才跟他玩名字和名字。

    达鲁姆等人也想走,但是还走不了……他们刚才答应了什么赌注来着?

    “哈哈哈。”叶惟笑够了,对他们撇撇嘴:“老兄们,你们是要反悔呢,还是怎么的?”

    五人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失信于一个中学生?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达鲁姆抓断了几根头发,咬牙道:“我输了认账,三天,我加入。”

    “我也加入。”皮特无奈地点头。帕雷拉也道:“我也是。”赫利-金迟疑了番还是点头:“加入。”福林把麦克风对准了自己嘴巴:“算上我。”

    “酷。”叶惟笑着对安娜眨眨眼,似乎在说“瞧见没有,一切都在我计划之中。”他又对五人道:“但我不一定就要你们,因为我需要的是才能出众的家伙,你们必须优秀。”

    见鬼!五人几乎都要爆粗了,他觉得自己是谁,斯皮尔伯格还是费里尼?达鲁姆气道:“那你想怎么样?”

    “你们不是要去做短片作业吗?继续吧,我跟在旁边考察,不过你们的小推车呢?”叶惟好奇地看看左右,扛着器材不累么?

    “我们就到球场那边拍几个镜头而已。”五人快要习惯叶惟熟悉学院运作这一点了,小推车也知道。

    当下,达鲁姆团队继续原定的拍片行动,到了大道对面的霍华德-琼斯运动场,先拍了一个“边走边谈(Walk-and-Talk)”镜头,再拍了几个普通的谈话镜头,主演居然是达鲁姆和帕雷拉,评论系那边的反响变得不难理解了。

    叶惟和安娜全程跟着观看,成绩不意味着一切,眼睛可以看到更多,他对此深有感触。

    虽然两人的表演很一般,但“边走边谈”是很考验场面调度和团队协同能力的,他们做得还不错,中上的片场摄制水平,守承诺、好说话、族裔均衡,如果有一个更出色的领袖带领,理应可以发挥出更高的才能。

    于是,看了一个小时后,叶惟做出了决定,就他们了!

    摄影师:皮特-琼;灯光师:赫利-金;录音师兼话筒员:福林-加纳德;美术设计师:帕雷拉-本里利;第一摄影助理兼第一助理导演:达鲁姆-詹金斯。

    还差着场记、造型师,最好还要一个道具师。

    “我还需要几个家伙,你们有什么朋友推荐吗?”叶惟询问他们。

    “有,当然有……呵呵……”达鲁姆几人不约而同地有了个坏主意,拉更多人下水!

    所以他们很积极地打电话联系来了三个同学,有着道具师家族背景的乔布-查萨克;两个美女,擅长美术造型的艾米-凯特、场记能力很强的苏珊-卡内尔,优秀的场记一般都是女生,苏珊更是个中能手,所有细微的东西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三人到来之前,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知情后开始也是大笑,不信邪,联手和叶惟又玩了一把游戏,三局两胜,科波拉和导演作品和梦露的演员作品,结果……就这么加入了剧组。

    这真让达鲁姆五人出了一口恶气,之前那些嘲笑他们的人都该来看看,不是他们无能,是这个小子太强了!在这一方面。

    那个短片剧本也写得不错,他们都已经看过了,似乎是个哄安娜开心的作品,真是人小鬼大,谁知道呢。

    叶惟知道这些大学生多少还有些不情愿的,他的能力还没有真正得到他们的承认,但他相信很快就会不同的了。

    的确,八位罗汉很快又吓了一跳,关于剧组的器材和演员,叶惟再一次把主意打到南加大头上!

    南加大的器材中心使用的是一个“制作号(Production-Number)”系统,中心先对所有课程进行备案,每门课在什么时候使用多少器材、什么器材都有严格规定。每门课的每个学生会有一个工作号,学生凭此去借器材,具体怎么借,根据规定来。

    领取的时候,中心的人员会把器材放到一辆小推车上,再贴上工作号表格,借取人就可以推走整辆车了。

    器材有两种,大部分只可以借一周;一种是借一个学期,借的多是要拍毕业作品的大四生。

    而达鲁姆等大三生自然是前者,等下个月10号周三,他们提前24小时预约好器材,11号周四下午去拿,12-14号周末就可以派上用场了,然后在16号中午之前还回去,《天使之舞》已经完成整个拍摄。完全按照规定、神不知鬼不觉地,那些器材被个中学生用了一次。

    “如果你们喜欢的话,15号那天,你们可以拍自己的作品。”叶惟如是说。

    八位罗汉的课程作业综合一下,能借出所有他需要的器材,他要出的只有记忆卡,以及视乎片场情况而自制应对的装备。这样就能省下一笔器材租赁费了。

    这是个可行的计划,只要不把器材弄坏就好,因为剧组人员们就是自己,达鲁姆等人答应了……实在是叶惟知根知底,让他们无从拒绝。

    器材解决了,还有演员们:安娜爸爸、安娜妈妈、玛丽太太、货车司机、8-10个邻居群演、5-8个医务人员群演,数百的剧院观众群演。

    这里面最主要还是安娜父母,形象气质按大卫和珍妮特那样就行,但是要会表演;玛丽太太和货车司机只有几个镜头,一个热心肠的富态中年妇女,一个一看就是个抽烟饮酒说粗话的粗人中年男;群演们都好找,追梦联盟的成员们有兴趣的话都能出镜。

    中午安娜父母来了一趟,正好让叶惟向众人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选角意图,吃过午餐后,下午继续工作。

    有达鲁姆带着,叶惟到了学院大楼里,用电脑登上演员资料库,查了很久演员的资料,四个角色每人敲定了5个人选,都是半职业和业余演员。演技B,信任导演和演技A,不信任导演,往往前者会表现得更好。

    具体联系、安排首轮面试,叶惟把这些事务交给了达鲁姆和帕雷拉,首轮面试后,每个角色3个演员进入第二轮面试,由他选出一个主演,两个替补。至于那些邻居群演,由达鲁姆两人全部搞定。

    这些事要在一周内做好,包括签好零片酬的出演合同等,然后在开拍前一天的11号晚上,整个剧组共进一次自助晚餐,彼此熟悉一下,为接着的三天拍摄做好准备。

    而场地方面,他也确定了全部用实景,安娜家(自己家)、安娜家小区(布伦特伍德)、医院(伪装的牙医诊所外走廊)、剧院(哈佛-西湖初中部的萨珀斯坦剧院),他问过老校长了,周日拍、三小时内拍完、教员们监督着,没问题。

    剧组有了,器材有了,演员们很快也会有;后制的特效那边,到时候再让达鲁姆他们帮忙联系“动画与数字艺术”专业的朋友帮忙,他再亲自做好剪辑和配乐,打上演职表,再由福林做最后的混音,完毕!

    蓝图已经绘好,就看实施起来怎么样了。

    下午5点多,叶惟和安娜坐上安娜父母的车离开南加大。

    安娜对自己的第一次约会非常满意,一副“今天会是我一辈子青涩而甜蜜的回忆”的派头,问了叶惟好几次:“我们什么时候来第二次约会?”

    叶惟真有些怕她了,更怕大卫和珍妮特有什么误会,还好他们听了也只是笑呵呵的,开明的父母啊……

    不过他晚上有一个真正的约会,下午就收到莉莉的来电,她从英国回来了,买了礼物给他。

第四十七章 苏利文的旅行    “我们拍得烂?那些家伙除了用嘴巴批评这批评那,还会什么?连摄影机都没有拿过!”

    “以后还会这样,我们拍个半死,然后这些‘影评家’动动嘴皮,我们就成了一堆垃圾。”

    “别抱怨了,谁让你们当初不读评论理论系?”

    “大伙儿,你们知道编剧系怎么说我们吗?毫无艺术追求的好莱坞新奴隶!”

    “所以那些混蛋不准备给好莱坞写商业剧本?多么高尚的圣徒们!”

    草地上,这伙四男一女的五个大学生谈着什么地走过,似乎要往大道对面的运动场馆去。他们的眼睛余光看到一个高大的亚裔少年和一个金发白人小女孩手牵手的走来,中学生和小学生,让人感觉奇怪,但他们也没多看,并没停步。

    没成想那个少年转身跟来了,对他们笑道:“嘿,老兄们,这有些像《八部半》,不是吗?”

    五人听了不由顿了顿,都看看他,其中一个戴着棒球帽的、脸有雀斑的白人年轻男笑道:“小孩,你知道《八部半》?”

    《八部半》是意大利电影大师费德里科-费里尼的代表作之一,意识流经典,故事上主要讲一个电影导演困在创作危机之中,在梦想和现实之间不断挣扎。可以说所有学电影的人都会看过这部电影,但一个中学生小孩?他不是应该狂热着林赛-罗韩吗?

    “很出奇吗?美国也有艺术院线的啊!”叶惟说笑了句,自我介绍道:“我是惟,这位是安娜,她是我的剧组女主演。”

    安娜落落大方地笑道:“还有,我们在约会中。”

    “哈哈哈哈!”这下子,众人纷纷爆笑,不用几秒就笑得脸都红了,剧组、女主演、约会……!

    中学生可以拿着DV捣弄,却最好不要说得这么正经,好书呆!他们想笑死人吗!?

    其中那个扛着摄影机的大块头红发白人男生,几乎都要把机器砸到地上去;另一个黑发宽脸的亚裔男生同样在笑着,如同看着一场主题为拍电影的过家家。

    “你们准备拍什么,《彗星美人》?”大块头男生的哈哈笑语,更让众人笑得几乎滚地。

    “不,不,我看他们更像《苏利文的旅行》,惟,你是个导演,对不?”雀斑男生刚一说罢,就又手舞足蹈地大笑。

    其他几人也是笑死,《苏利文的旅行》也是一部年代久远的黑白电影:

    一个喜剧导演想拍部关于底层百姓的严肃题材的电影,为了创作,他扮成穷人深入民间体验生活,在途中,他认识了一个梦想做演员的女郎,跟着她一起流浪……

    它是影史上的经典黑色幽默喜剧,后世很多的喜剧表现形式都要认它为祖宗。

    “你们还真说对了,是的,我是个导演。”叶惟耸耸肩,风轻云淡的神情。

    而安娜正皱起眉头,她虽然不知道《苏利文的旅行》是什么,却看得到对方的轻视,“你们只是老了几岁,凭什么看不起人?我看惟比你们还要懂电影,他写了一个很棒的剧本!”

    她认真的神情,未能阻下众人的疯狂笑声,只有那个女大学生笑够了:“好了,他们还只是小孩。”

    “没事,你们可以笑个够。”叶惟扬起了嘴角,也许等会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我是达鲁姆,孩子们,你们几岁了?”雀斑男生笑问,脸上带着调侃:“刚从家里私奔出来?”

    “够了!”安娜瞪了他一眼,“我父母载着我们来的。”

    噢老天!众人真的笑到累了,你能拿两个孩子怎么办?他们就说了自己的名字,不料那少年竟然问起了他们的主修发展方向,众人疑惑于他为什么会了解USC的教学方式,但答案不是什么秘密,也就说了。

    五人皆为影视制作专业的大三生,一个典型的学生小剧组:扛着摄影机的是皮特,主修摄影视觉;拿着块打光板的亚裔男赫利-金,韩裔,摄影照明;握着一根吊杆和枪型麦克风的是福林,录音混音;什么没拿着的棕发女生叫帕雷拉,美术设计;而达鲁姆,制片导演。

    另外,帕雷拉和达鲁姆是一对情侣。

    “OK,OK……”叶惟再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像看着五块肥美的牛排,问道:“你们在做短片作业吗?谁的作业?”

    “呃,达鲁姆和皮特的……”众人的怪异感更重了,达鲁姆不得不问:“小子,你怎么会这么清楚?”

    安娜仰起脸庞,似乎跟天空在说话:“我早说了,他懂电影。”

    这不是懂不懂电影,这是懂学院的运作!他们真想不明白,校友?没听说过学院里有这么一号人啊……

    “我就是知道,现在又不是石器时代。”叶惟笑笑,问了第三个问题:“老兄们,你们的成绩如何?”

    “为什么我要回答你……”达鲁姆快抓狂了,其他人也不愿回答,帕雷拉疑问道:“你们来南加大有什么事吗?”

    “是的,像安娜说的,我写了个十分钟短片剧本,正在筹建着一个剧组把它拍出来,所以来这里招人,你们有兴趣不?”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笑还是该怎么的了,达鲁姆伸手指向南面:“老弟,你走错路了吧,手工艺术高中在那边!”

    “没有,我是哈佛-西湖的学生,你们有谁是狼獾吗?”叶惟问道,如果有一个校友,那就好说话多了。

    “我们都是穷人孩子。”、“哇,那可是我的梦想之地,听说里面很多明星的子女,你不会也是吧?”……

    没有校友,叶惟不跟他们罗嗦了:“反正就是这么一件事,我诚心来寻求合作的,下个月的12-14号,三天拍完。”

    “没兴趣……”达鲁姆无奈地抬了抬双手,众人都不由耸肩,如果不是这对罗密欧与朱丽叶很有趣,他们早继续走了。

    安娜紧张地看看叶惟,也不清楚他有什么招。

    “真的?”叶惟笑了笑,早已准备好了鱼饵,他从身后背包里拿出什么,一张《美国风情画》的海报,笑道:“现在呢?看到这上面没有,没错,这是‘陶仔’的亲笔签名;而这个,卢卡斯的。”

    《美国风情画》(1973)是乔治-卢卡斯的成名作,“陶仔”是影片主角之一,由朗-霍华德饰演,两位都是大导演,两位都是南加大校友。

    不过……两个签名都是他在网上查询后的临摹之作,然后把字迹做旧,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哇!”众人的眼睛都亮了亮,他们不是追星族,学院的客座教授里一堆名人,平时在各种活动上也可以接触到大人物们,包括乔治-卢卡斯,但这张海报对他们还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太珍贵了。

    “你怎么得来的?”达鲁姆急问道。

    “eBay,钱。”叶惟满不在乎似的,扫视他们:“想要吗?我们来玩个游戏,如果你们赢了,它就是你们的,如果你们输了,你们就得帮我。当然,你们输了也可以反悔,反正我也没办法把你们告进监狱。怎么样?”

    “好主意!”安娜兴奋地鼓了鼓掌,“什么游戏?”

    众人再一次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事啊!这小家伙是谁?他凭什么这样信心十足……

    “什么游戏?”达鲁姆也问,先听听这小子想玩什么。

    “也许你们玩过,也许不。”叶惟敲了敲手中海报,这是一个在那个梦中,他和同学经常玩的游戏:

    “名字和名字,先确定一个电影人,再确定他的一种职业的作品,然后双方轮流说出他一部作品,不能重复,谁说不出了就输,全部说完了就平局,继续下一个电影人。三局两胜、五局三胜都行,你们选择。”

    众人又笑了,在别的地方这是个书呆游戏,电影学院却不同,这展现了个人的阅片量和记忆力!这小子还要玩分职业的,游戏的地狱难度。

    虽然影视制作专业的课程不像评论理论那边,拉片拉得不多,简直是从入学第一天拍到毕业最后一天,但每个学生都有电影史必修课,主修一个时期和流派,像40-50年代、50-60年代,法国新浪潮、好莱坞黄金年代等……

    再加上本身也是影迷,看过的电影数不过来,中学生跟他们玩?这就像一个宝宝跟泰森打拳!一个老奶奶跟乔丹打球!

    “对了,是我一个人对你们五个,同时。”叶惟又说道。

    “惟!你确定?”安娜顿时惊呼一声,这不但不公平,而且太难了吧。

    五个大学生无语了,他们修的影史都不同,想想叠加起来会是什么效果?蚂蚁跟泰森打拳?

    “没什么,我可以应付的。”叶惟对安娜眨了眨眼,就又扬着“珍贵”的海报,问道:“一句话,玩不玩?大学男生和女生。”

    古怪!五人犹豫着,当然不是害怕,半点都没有,而是这事太古怪了……

    半晌,达鲁姆才忽然失笑一声,挠了挠有雀斑的鼻子,“好吧,但还是一对一,我不想欺负小孩得太过分。”

    “是啊。”、“达鲁姆一个人就行了。”其他四人都这个意思,不就是出手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吗,用不着五个人。

    “不,我的剧组需要你们五个,如果你们才能过硬的话。”叶惟的淡淡语气已是显得很嚣张,“一起上吧。”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很搞笑……”达鲁姆开始有些想教训对方了,却碍于道德,不好应下。

    这时周围渐渐有些学生好奇地围了上来,询问得知怎么回事后,也纷纷乐笑:“玩吧!”、“看看他能撑几轮?”、“小子,你这海报卖不卖?”、“别想了,他是哈佛-西湖的孩子,不愁钱。”……

    “如果你们不玩,我找别人喽。”叶惟看看新来的六、七人。

    “他们怕了……”安娜故作神秘的悄悄声,众人可以清晰听到。

    “行了,行了,这是你自找的,我玩了!三局两胜!”达鲁姆大声说道,“先说句抱歉,让你在你的小女朋友面前丢脸。”周围众人笑着起哄了:“小子,你选影人吧,林赛-罗韩?”、“还是那些迪斯尼孩子更适合,哪个?”

    “你们选影人,我选职业,说吧,别废话了。”叶惟一脸微笑,旁边的安娜热身般地出着拳,发出嚯嚯的声音!

    “好吧,就费里尼好了。”达鲁姆很随意,不是看过《八部半》吗?那就费里尼吧,选一个意大利人,这显出他的风度。

    叶惟转了转眼睛,略一思索,说道:“导演职业,当然了,听着,《大路》。”

    这小子够狠!一开始就是代表作《大路》,达鲁姆也不客气了:“《八部半》。”

    有口哨声响起,众人的笑容越发欢乐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