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们拍得烂?那些家伙除了用嘴巴批评这批评那,还会什么?连摄影机都没有拿过!”

    “以后还会这样,我们拍个半死,然后这些‘影评家’动动嘴皮,我们就成了一堆垃圾。”

    “别抱怨了,谁让你们当初不读评论理论系?”

    “大伙儿,你们知道编剧系怎么说我们吗?毫无艺术追求的好莱坞新奴隶!”

    “所以那些混蛋不准备给好莱坞写商业剧本?多么高尚的圣徒们!”

    草地上,这伙四男一女的五个大学生谈着什么地走过,似乎要往大道对面的运动场馆去。他们的眼睛余光看到一个高大的亚裔少年和一个金发白人小女孩手牵手的走来,中学生和小学生,让人感觉奇怪,但他们也没多看,并没停步。

    没成想那个少年转身跟来了,对他们笑道:“嘿,老兄们,这有些像《八部半》,不是吗?”

    五人听了不由顿了顿,都看看他,其中一个戴着棒球帽的、脸有雀斑的白人年轻男笑道:“小孩,你知道《八部半》?”

    《八部半》是意大利电影大师费德里科-费里尼的代表作之一,意识流经典,故事上主要讲一个电影导演困在创作危机之中,在梦想和现实之间不断挣扎。可以说所有学电影的人都会看过这部电影,但一个中学生小孩?他不是应该狂热着林赛-罗韩吗?

    “很出奇吗?美国也有艺术院线的啊!”叶惟说笑了句,自我介绍道:“我是惟,这位是安娜,她是我的剧组女主演。”

    安娜落落大方地笑道:“还有,我们在约会中。”

    “哈哈哈哈!”这下子,众人纷纷爆笑,不用几秒就笑得脸都红了,剧组、女主演、约会……!

    中学生可以拿着DV捣弄,却最好不要说得这么正经,好书呆!他们想笑死人吗!?

    其中那个扛着摄影机的大块头红发白人男生,几乎都要把机器砸到地上去;另一个黑发宽脸的亚裔男生同样在笑着,如同看着一场主题为拍电影的过家家。

    “你们准备拍什么,《彗星美人》?”大块头男生的哈哈笑语,更让众人笑得几乎滚地。

    “不,不,我看他们更像《苏利文的旅行》,惟,你是个导演,对不?”雀斑男生刚一说罢,就又手舞足蹈地大笑。

    其他几人也是笑死,《苏利文的旅行》也是一部年代久远的黑白电影:

    一个喜剧导演想拍部关于底层百姓的严肃题材的电影,为了创作,他扮成穷人深入民间体验生活,在途中,他认识了一个梦想做演员的女郎,跟着她一起流浪……

    它是影史上的经典黑色幽默喜剧,后世很多的喜剧表现形式都要认它为祖宗。

    “你们还真说对了,是的,我是个导演。”叶惟耸耸肩,风轻云淡的神情。

    而安娜正皱起眉头,她虽然不知道《苏利文的旅行》是什么,却看得到对方的轻视,“你们只是老了几岁,凭什么看不起人?我看惟比你们还要懂电影,他写了一个很棒的剧本!”

    她认真的神情,未能阻下众人的疯狂笑声,只有那个女大学生笑够了:“好了,他们还只是小孩。”

    “没事,你们可以笑个够。”叶惟扬起了嘴角,也许等会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我是达鲁姆,孩子们,你们几岁了?”雀斑男生笑问,脸上带着调侃:“刚从家里私奔出来?”

    “够了!”安娜瞪了他一眼,“我父母载着我们来的。”

    噢老天!众人真的笑到累了,你能拿两个孩子怎么办?他们就说了自己的名字,不料那少年竟然问起了他们的主修发展方向,众人疑惑于他为什么会了解USC的教学方式,但答案不是什么秘密,也就说了。

    五人皆为影视制作专业的大三生,一个典型的学生小剧组:扛着摄影机的是皮特,主修摄影视觉;拿着块打光板的亚裔男赫利-金,韩裔,摄影照明;握着一根吊杆和枪型麦克风的是福林,录音混音;什么没拿着的棕发女生叫帕雷拉,美术设计;而达鲁姆,制片导演。

    另外,帕雷拉和达鲁姆是一对情侣。

    “OK,OK……”叶惟再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像看着五块肥美的牛排,问道:“你们在做短片作业吗?谁的作业?”

    “呃,达鲁姆和皮特的……”众人的怪异感更重了,达鲁姆不得不问:“小子,你怎么会这么清楚?”

    安娜仰起脸庞,似乎跟天空在说话:“我早说了,他懂电影。”

    这不是懂不懂电影,这是懂学院的运作!他们真想不明白,校友?没听说过学院里有这么一号人啊……

    “我就是知道,现在又不是石器时代。”叶惟笑笑,问了第三个问题:“老兄们,你们的成绩如何?”

    “为什么我要回答你……”达鲁姆快抓狂了,其他人也不愿回答,帕雷拉疑问道:“你们来南加大有什么事吗?”

    “是的,像安娜说的,我写了个十分钟短片剧本,正在筹建着一个剧组把它拍出来,所以来这里招人,你们有兴趣不?”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笑还是该怎么的了,达鲁姆伸手指向南面:“老弟,你走错路了吧,手工艺术高中在那边!”

    “没有,我是哈佛-西湖的学生,你们有谁是狼獾吗?”叶惟问道,如果有一个校友,那就好说话多了。

    “我们都是穷人孩子。”、“哇,那可是我的梦想之地,听说里面很多明星的子女,你不会也是吧?”……

    没有校友,叶惟不跟他们罗嗦了:“反正就是这么一件事,我诚心来寻求合作的,下个月的12-14号,三天拍完。”

    “没兴趣……”达鲁姆无奈地抬了抬双手,众人都不由耸肩,如果不是这对罗密欧与朱丽叶很有趣,他们早继续走了。

    安娜紧张地看看叶惟,也不清楚他有什么招。

    “真的?”叶惟笑了笑,早已准备好了鱼饵,他从身后背包里拿出什么,一张《美国风情画》的海报,笑道:“现在呢?看到这上面没有,没错,这是‘陶仔’的亲笔签名;而这个,卢卡斯的。”

    《美国风情画》(1973)是乔治-卢卡斯的成名作,“陶仔”是影片主角之一,由朗-霍华德饰演,两位都是大导演,两位都是南加大校友。

    不过……两个签名都是他在网上查询后的临摹之作,然后把字迹做旧,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哇!”众人的眼睛都亮了亮,他们不是追星族,学院的客座教授里一堆名人,平时在各种活动上也可以接触到大人物们,包括乔治-卢卡斯,但这张海报对他们还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太珍贵了。

    “你怎么得来的?”达鲁姆急问道。

    “eBay,钱。”叶惟满不在乎似的,扫视他们:“想要吗?我们来玩个游戏,如果你们赢了,它就是你们的,如果你们输了,你们就得帮我。当然,你们输了也可以反悔,反正我也没办法把你们告进监狱。怎么样?”

    “好主意!”安娜兴奋地鼓了鼓掌,“什么游戏?”

    众人再一次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事啊!这小家伙是谁?他凭什么这样信心十足……

    “什么游戏?”达鲁姆也问,先听听这小子想玩什么。

    “也许你们玩过,也许不。”叶惟敲了敲手中海报,这是一个在那个梦中,他和同学经常玩的游戏:

    “名字和名字,先确定一个电影人,再确定他的一种职业的作品,然后双方轮流说出他一部作品,不能重复,谁说不出了就输,全部说完了就平局,继续下一个电影人。三局两胜、五局三胜都行,你们选择。”

    众人又笑了,在别的地方这是个书呆游戏,电影学院却不同,这展现了个人的阅片量和记忆力!这小子还要玩分职业的,游戏的地狱难度。

    虽然影视制作专业的课程不像评论理论那边,拉片拉得不多,简直是从入学第一天拍到毕业最后一天,但每个学生都有电影史必修课,主修一个时期和流派,像40-50年代、50-60年代,法国新浪潮、好莱坞黄金年代等……

    再加上本身也是影迷,看过的电影数不过来,中学生跟他们玩?这就像一个宝宝跟泰森打拳!一个老奶奶跟乔丹打球!

    “对了,是我一个人对你们五个,同时。”叶惟又说道。

    “惟!你确定?”安娜顿时惊呼一声,这不但不公平,而且太难了吧。

    五个大学生无语了,他们修的影史都不同,想想叠加起来会是什么效果?蚂蚁跟泰森打拳?

    “没什么,我可以应付的。”叶惟对安娜眨了眨眼,就又扬着“珍贵”的海报,问道:“一句话,玩不玩?大学男生和女生。”

    古怪!五人犹豫着,当然不是害怕,半点都没有,而是这事太古怪了……

    半晌,达鲁姆才忽然失笑一声,挠了挠有雀斑的鼻子,“好吧,但还是一对一,我不想欺负小孩得太过分。”

    “是啊。”、“达鲁姆一个人就行了。”其他四人都这个意思,不就是出手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吗,用不着五个人。

    “不,我的剧组需要你们五个,如果你们才能过硬的话。”叶惟的淡淡语气已是显得很嚣张,“一起上吧。”

    “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很搞笑……”达鲁姆开始有些想教训对方了,却碍于道德,不好应下。

    这时周围渐渐有些学生好奇地围了上来,询问得知怎么回事后,也纷纷乐笑:“玩吧!”、“看看他能撑几轮?”、“小子,你这海报卖不卖?”、“别想了,他是哈佛-西湖的孩子,不愁钱。”……

    “如果你们不玩,我找别人喽。”叶惟看看新来的六、七人。

    “他们怕了……”安娜故作神秘的悄悄声,众人可以清晰听到。

    “行了,行了,这是你自找的,我玩了!三局两胜!”达鲁姆大声说道,“先说句抱歉,让你在你的小女朋友面前丢脸。”周围众人笑着起哄了:“小子,你选影人吧,林赛-罗韩?”、“还是那些迪斯尼孩子更适合,哪个?”

    “你们选影人,我选职业,说吧,别废话了。”叶惟一脸微笑,旁边的安娜热身般地出着拳,发出嚯嚯的声音!

    “好吧,就费里尼好了。”达鲁姆很随意,不是看过《八部半》吗?那就费里尼吧,选一个意大利人,这显出他的风度。

    叶惟转了转眼睛,略一思索,说道:“导演职业,当然了,听着,《大路》。”

    这小子够狠!一开始就是代表作《大路》,达鲁姆也不客气了:“《八部半》。”

    有口哨声响起,众人的笑容越发欢乐了。

第四十六章 小丫头    “很好,转个身来看看。”

    早上的阳光正明媚,叶家后花园,托托正兴奋地四处狂奔,一下冲到足球龙门那边,又一下冲回台阶这边。

    不过今天的主角不是它,而是客狗的贝拉!

    叶惟手持一部DV在拍摄着,刚说了要求,安娜就重复了一遍指令“贝拉,转身”,贝拉顿时原地转了一圈,这让旁边的朵朵看呆眼,肉乎乎的小脸上满是惊羡!

    孩子们的欢笑,让屋里饭厅那边的大人们也看得开怀,叶浩根今天不上班,近来难得享受一下周末。

    贝拉的外形没有问题,淡棕色的长卷毛发,头顶扎着个蝴蝶结,小小的个头,一双遗传了马尔济斯犬的圆滚眼睛,黑白分明,跟布偶公仔似的,但十分有神,咧嘴伸舌的时候很像笑容,鼻子乌黑,混种得很漂亮。

    所以它的问题在于听不听指挥、有没有表演天赋,安娜说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她一直都有教它,而且经常对戏呢。

    “好,那现在让它跳起来,跃过你的手臂。”叶惟心里有点紧张,能到这种程度吗?

    “贝拉,看着我……跳!”安娜弯着身子,展开右手,随着她的指挥,贝拉摇着尾巴,机灵地一下跃起,穿越她的右手!

    “哈哈太棒了!”叶惟不禁叫好,这就是他想要的镜头效果,他看到了!完美!

    “安娜,贝拉好厉害。”朵朵更是惊呼不已,安娜骄傲地点点头:“是的,有时候它演得比我还好。”

    谁说不是,接下来好几个其它指令,贝拉都很好地完成了,包括非常重要的取物巡回,它和安娜的化学反应更是好得爆炸,她们之间的深厚感情不是演的,而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

    叶惟当下停机决定,贝拉出演贝拉!

    筹备工作又取得一大进展,他决定明天就到南加大瞧瞧,虽然是周日,大学生们还是会在的,很多人还就专门在周末拍短片作业,因为这时业余演员们才有时间。

    “哥哥,托托也要试镜!”朵朵的兴致很高,也想表现一番,等她好不容易让狂欢中的托托停下来,然后……

    托托演绎了什么叫顽劣不堪,朵朵不停喊着让它做什么,平时它会做的,今天都不灵了,不会做的更加不听,只是自己在挠耳朵、舔爪子,还有傻笑般喘气。当叶惟把DV镜头对准它,它突然一下就跑开了,好像在说:“我不想当明星!”

    “我想当的只有导演”,它有一件写着这句标语的狗狗衣服。

    “托托,你真不乖。”屋里的大人们笑翻了,而朵朵很沮丧:“看看人家贝拉啊,哥哥,怎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应该是被你惯坏的,或者吃巧克力吃多了,脑子出了问题。”叶惟耸肩,“你知道,狗就不应该吃巧克力。”

    “真的会吗?”朵朵满脸委屈,为什么呢,巧克力那么美味,为什么狗狗不能吃,只是一点点而已。

    安娜露齿笑着,道:“朵朵,你哥哥骗你的,我觉得托托一样很乖,只是它不太懂得表达自己而已,但我们可以教它。”朵朵顿时恢复了精神,一副“还是安娜好”的样子,“怎么教怎么教?”

    安娜望着那边在追逐玩耍的托托和贝拉,认真地道:“你得有耐心,用食物做奖励,可不能是巧克力,狗狗真的不能吃。”

    朵朵又迷糊了,不是说哥哥骗人吗?

    说起教,叶惟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安娜,你是不是真可以连续翻十几个筋斗?”

    “是啊!我给你们表演一下……”安娜看看周围,走了几步,从这到足球龙门有一条平坦的草地路,足够空间了,她就蹦蹦跳跳地热身了一番,突然双手撑地翻了起来——

    霍!霍!霍!

    只见她一阵风似的越翻越远,五个、六个、七个……

    “哇喔。”这回叶惟和朵朵都看呆了,好酷!直至数到十二个,翻到龙门边上了,安娜才停住,稳稳地翻身站起,像体操运动员那样展开双手,抬起下巴,脸上笑容灿烂!

    “哇喔!哇喔!”兄妹两人惊呼着奔上去,“安娜,你是个功夫大师!”、“我要学!安娜,教我!”

    “我也要学。”叶惟兴致勃勃,“我是学校足球队的,很早就想进球之后用翻筋斗的方式来庆祝了,但最多就能翻几个,我需要翻十几个的秘诀,下次从禁区翻回中场。”

    朵朵高呼道:“哥哥是球队的队长!很厉害的!”

    “小甜豆,希望你以后长大了,还会喜欢足球队长。”叶惟哈哈大笑。

    “足球很酷啊。”安娜赞了一声,看了叶惟几眼,“那我来教你们,双手这样……”

    “OK……”叶惟看着她举起的双手,模仿着姿势,旁边的朵朵也像模像样地学着。

    很快,她就成了一个滚地葫芦,惹得叶惟阵阵无良的狂笑,还有安娜铃铛般的笑声——

    那边托托和贝拉跑来跑去,而在被人遗忘的台阶角落,本吉悠然地爬动,要往那天上云彩去。

    ……

    一直到吃完晚餐,安娜一家才愉快去离去。这次家庭约会,两家人都玩得很开心,彼此了解得也更多了,相信会有第二次的。

    第二天,叶惟准备前往南加大大学公园校区,筹备剧组。

    一部好莱坞商业片的剧组,往往都会有着近百人,大片甚至有着数百,其中是各个分工明确的部门:

    制片人组、摄制组、摄影和拍摄组、录音组、灯光电工组、场务组、美术设计组、道具组、发型和化妆组、服装组、特技和特效组、运输组、后期制作组。

    随便播放一部商业电影的DVD,拖到结尾,看看那份长达几分钟的无穷无尽的演职员名单,就知道什么是拍电影。

    这是一种团队创作,凝聚众人的心血而成的艺术\/商业作品,一个人是不可能全做过来的。

    导演?电影的灵魂是导演没错,可一旦这台精密的制片机器开动,片场没有导演也可以运转下去。科波拉在拍摄《旧爱新欢》(1982)时,片场拍摄期间,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他全程都坐在一辆房车里,看着监控器,完成了全部的导演工作。

    这真是应了奥逊-威尔斯的那句古老谚语“导演就是负责处理意外情况的人”,换句话说,没有意外情况的话,导演就是个闲人。

    不过正是靠着导演对各个部门的矛盾和问题一一解决,靠着导演做出的决定,造就了电影最后的品质。

    话说回来,叶惟现在不是要搞一个大型剧组,而是10个人左右的超低成本独立电影的基本结构型剧组。

    制片人、导演、第一助理导演、制片主任,这些核心职位的工作,全由他一肩挑;他需要的是另外8个专业人士:摄影师、第一摄影助理、灯光师、录音师、话筒员、美术设计师、造型师、场记。

    此外,伙食员、几个场务工、杂工,这些可以找列夫他们来帮忙,碰到稍要技术性的问题时,他就亲自出马。

    而在8个专业人员中,如果真的找不到适合的摄影师,他可以兼任;但是灯光和录音不行,一是他不懂得分身,二是在那个梦中,他没怎么修过这两方面的课程,这是他的薄弱点。

    如果只为了拍出影像,几个美工部门可以省,但要拍好则不能。安娜会是一个小土妞,还是一个小天使,就看美工的了。

    场记?这家伙有多么重要,现在连三位威利斯公主都知道。

    所以这个人员结构,已经是简约中的简约了,再简的话,就难称专业了。

    找齐这八位罗汉,就是叶惟这次南加大之行的目标,有了罗汉们,就会有免费的器材、免费的演员、以及后期制作……

    由于昨天叶惟和安娜聊天时透露了这个行动计划,安娜就起了跟着一起去的渴望,反正假期最后一天,她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还能让她父母享受一天两人世界,答应啦!好啦好啦好啦!

    叶惟没所谓,带着安娜这么一个专业小演员,还让他更具说服力呢。

    而经过一次做客,安娜爸妈确定了叶惟家的信息都是真的,而且叶惟这么成熟上进有分寸(他们并不知道什么VIY),就同意了,唯一让人担心的是南加大那一带的治安不好,所以两个孩子都一定不能乱跑,别离开南加大校区范围,注意安全,有什么就报警和打给他们。

    对于这一点,叶惟比他们清楚,全球治安最差的大学之首!给一万美元让他乱跑,他都不愿意。

    早上,叶惟先到了安娜家在韦斯特伍德区的临时住处,再由安娜爸妈开车载着前去南加大,然后两个大人会到附近的市中心玩,随时准备着过来接他们。

    当在马克兰托克大道边下了车,叶惟望着东边不远的南加大电影艺术学院红顶建筑群,不由呼了一口气,现实在这里终结!

    事实上现在它还叫电影电视学院,在经历那个梦后,叶惟第一次来到这里,心头真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滋味,好像很熟悉,又有着陌生,兴奋、紧张、难以置信……

    就在这种心情下,他步入校区街道,走向远处那处宽阔的草坪,安娜跟在旁边,笑嘻嘻的,张望着周围,“这就是大学啊。”

    “是的,我想是的,除非你是UCLA的臭狗熊。”

    “UCLA?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安娜天真的回答,却让叶惟大笑不已:“酷,你现在是个特洛伊人了。”安娜还是不明白:“这是个笑话吗?”叶惟笑道:“不是,UCLA才是笑话,哈哈。”

    “好吧……惟!”安娜有着更关心的问题,蹦跳地跟他走得更近,水灵的大眼睛抬望着他,“我们现在这是一个约会吗?”

    “什么,约会?”叶惟转头看看她,真是笑得停不下来:“小女孩,你觉得这是一个约会?你和我,一个约会!?”

    “我觉得是。”安娜有点嗔恼的皱眉,“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我们是在工作。你想什么呢,你对我来说太小了。”叶惟笑着摇头,安娜却不服气地举起一只小手掌:“我们只相差5岁,等我20岁,你25岁,怎么小了。”叶惟耸肩:“OK,5岁可以接受对吗?那等你20岁先吧,哈哈。”

    “现在也是5岁啊!”安娜不管他了,脸上满是笑容,露着门牙,有点得意似的,“这就是一次约会。”

    “你喜欢的话。但我得告诉你,我已经和一个女孩在约会了,她很好。”叶惟踏上了草坪,看着四周来往的寥寥的大学生们。

    安娜闻言又皱住了眉,问道:“她是谁?多大了?”

    “我一个校友,小我1岁。”叶惟一边答着,一边观察哪个学生好下手……

    “没关系。”安娜突然翻了一个筋斗,站到他面前,皱起鼻子,以大拇指指着自己,“我会战胜她的,我是个赢家!”

    看着她争强好胜的样子,叶惟不由又好一顿笑,“有趣,你真有趣。”

    “我是的。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安娜伸出了手,认真的道:“这是我第一次约会,但我知道,约会要牵手的。”

    “噢,拜托!”叶惟翻起白眼,真是败给她了,“我不是长臂猿,牵不到你的手。”

    “我抬起来就行。”安娜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他的右手,歪了歪脑袋靠着他,这才开心笑了:“就是这样。我们有点像《这个杀手不太冷》,不过你没有那么老,我也小了点。”

    ……!叶惟呲牙咧嘴地无声说着什么,看看那些大学生望来的目光,走失的大小孩子?

    他抽了几下,手掌还是被安娜用力地抓着,无奈地笑道:“我记得《这个杀手不太冷》是R级的啊,你父母陪你看的?”

    “嗯,我看过很多有着伟大童星表演的好电影,学到很多。”安娜点点头。

    “真努力,那你看过《小丫头》不?我觉得你更像里面的薇达,安娜-克鲁姆斯基演的,也是叫安娜哦。”

    “看过!《小丫头》,我喜欢!”

    “那你该知道,托马斯那样的小男孩才适合你。”

    “我不那么认为……”

    这时候,叶惟忽然见到有一伙五、六个学生拿着摄影机等器材谈着什么地走来,一看就是在做作业的低年级学生,适合下手!

    “嘘,得做正事了,你千万别捣乱。”

    “我不会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