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好,转个身来看看。”

    早上的阳光正明媚,叶家后花园,托托正兴奋地四处狂奔,一下冲到足球龙门那边,又一下冲回台阶这边。

    不过今天的主角不是它,而是客狗的贝拉!

    叶惟手持一部DV在拍摄着,刚说了要求,安娜就重复了一遍指令“贝拉,转身”,贝拉顿时原地转了一圈,这让旁边的朵朵看呆眼,肉乎乎的小脸上满是惊羡!

    孩子们的欢笑,让屋里饭厅那边的大人们也看得开怀,叶浩根今天不上班,近来难得享受一下周末。

    贝拉的外形没有问题,淡棕色的长卷毛发,头顶扎着个蝴蝶结,小小的个头,一双遗传了马尔济斯犬的圆滚眼睛,黑白分明,跟布偶公仔似的,但十分有神,咧嘴伸舌的时候很像笑容,鼻子乌黑,混种得很漂亮。

    所以它的问题在于听不听指挥、有没有表演天赋,安娜说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她一直都有教它,而且经常对戏呢。

    “好,那现在让它跳起来,跃过你的手臂。”叶惟心里有点紧张,能到这种程度吗?

    “贝拉,看着我……跳!”安娜弯着身子,展开右手,随着她的指挥,贝拉摇着尾巴,机灵地一下跃起,穿越她的右手!

    “哈哈太棒了!”叶惟不禁叫好,这就是他想要的镜头效果,他看到了!完美!

    “安娜,贝拉好厉害。”朵朵更是惊呼不已,安娜骄傲地点点头:“是的,有时候它演得比我还好。”

    谁说不是,接下来好几个其它指令,贝拉都很好地完成了,包括非常重要的取物巡回,它和安娜的化学反应更是好得爆炸,她们之间的深厚感情不是演的,而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

    叶惟当下停机决定,贝拉出演贝拉!

    筹备工作又取得一大进展,他决定明天就到南加大瞧瞧,虽然是周日,大学生们还是会在的,很多人还就专门在周末拍短片作业,因为这时业余演员们才有时间。

    “哥哥,托托也要试镜!”朵朵的兴致很高,也想表现一番,等她好不容易让狂欢中的托托停下来,然后……

    托托演绎了什么叫顽劣不堪,朵朵不停喊着让它做什么,平时它会做的,今天都不灵了,不会做的更加不听,只是自己在挠耳朵、舔爪子,还有傻笑般喘气。当叶惟把DV镜头对准它,它突然一下就跑开了,好像在说:“我不想当明星!”

    “我想当的只有导演”,它有一件写着这句标语的狗狗衣服。

    “托托,你真不乖。”屋里的大人们笑翻了,而朵朵很沮丧:“看看人家贝拉啊,哥哥,怎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应该是被你惯坏的,或者吃巧克力吃多了,脑子出了问题。”叶惟耸肩,“你知道,狗就不应该吃巧克力。”

    “真的会吗?”朵朵满脸委屈,为什么呢,巧克力那么美味,为什么狗狗不能吃,只是一点点而已。

    安娜露齿笑着,道:“朵朵,你哥哥骗你的,我觉得托托一样很乖,只是它不太懂得表达自己而已,但我们可以教它。”朵朵顿时恢复了精神,一副“还是安娜好”的样子,“怎么教怎么教?”

    安娜望着那边在追逐玩耍的托托和贝拉,认真地道:“你得有耐心,用食物做奖励,可不能是巧克力,狗狗真的不能吃。”

    朵朵又迷糊了,不是说哥哥骗人吗?

    说起教,叶惟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安娜,你是不是真可以连续翻十几个筋斗?”

    “是啊!我给你们表演一下……”安娜看看周围,走了几步,从这到足球龙门有一条平坦的草地路,足够空间了,她就蹦蹦跳跳地热身了一番,突然双手撑地翻了起来——

    霍!霍!霍!

    只见她一阵风似的越翻越远,五个、六个、七个……

    “哇喔。”这回叶惟和朵朵都看呆了,好酷!直至数到十二个,翻到龙门边上了,安娜才停住,稳稳地翻身站起,像体操运动员那样展开双手,抬起下巴,脸上笑容灿烂!

    “哇喔!哇喔!”兄妹两人惊呼着奔上去,“安娜,你是个功夫大师!”、“我要学!安娜,教我!”

    “我也要学。”叶惟兴致勃勃,“我是学校足球队的,很早就想进球之后用翻筋斗的方式来庆祝了,但最多就能翻几个,我需要翻十几个的秘诀,下次从禁区翻回中场。”

    朵朵高呼道:“哥哥是球队的队长!很厉害的!”

    “小甜豆,希望你以后长大了,还会喜欢足球队长。”叶惟哈哈大笑。

    “足球很酷啊。”安娜赞了一声,看了叶惟几眼,“那我来教你们,双手这样……”

    “OK……”叶惟看着她举起的双手,模仿着姿势,旁边的朵朵也像模像样地学着。

    很快,她就成了一个滚地葫芦,惹得叶惟阵阵无良的狂笑,还有安娜铃铛般的笑声——

    那边托托和贝拉跑来跑去,而在被人遗忘的台阶角落,本吉悠然地爬动,要往那天上云彩去。

    ……

    一直到吃完晚餐,安娜一家才愉快去离去。这次家庭约会,两家人都玩得很开心,彼此了解得也更多了,相信会有第二次的。

    第二天,叶惟准备前往南加大大学公园校区,筹备剧组。

    一部好莱坞商业片的剧组,往往都会有着近百人,大片甚至有着数百,其中是各个分工明确的部门:

    制片人组、摄制组、摄影和拍摄组、录音组、灯光电工组、场务组、美术设计组、道具组、发型和化妆组、服装组、特技和特效组、运输组、后期制作组。

    随便播放一部商业电影的DVD,拖到结尾,看看那份长达几分钟的无穷无尽的演职员名单,就知道什么是拍电影。

    这是一种团队创作,凝聚众人的心血而成的艺术\/商业作品,一个人是不可能全做过来的。

    导演?电影的灵魂是导演没错,可一旦这台精密的制片机器开动,片场没有导演也可以运转下去。科波拉在拍摄《旧爱新欢》(1982)时,片场拍摄期间,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他全程都坐在一辆房车里,看着监控器,完成了全部的导演工作。

    这真是应了奥逊-威尔斯的那句古老谚语“导演就是负责处理意外情况的人”,换句话说,没有意外情况的话,导演就是个闲人。

    不过正是靠着导演对各个部门的矛盾和问题一一解决,靠着导演做出的决定,造就了电影最后的品质。

    话说回来,叶惟现在不是要搞一个大型剧组,而是10个人左右的超低成本独立电影的基本结构型剧组。

    制片人、导演、第一助理导演、制片主任,这些核心职位的工作,全由他一肩挑;他需要的是另外8个专业人士:摄影师、第一摄影助理、灯光师、录音师、话筒员、美术设计师、造型师、场记。

    此外,伙食员、几个场务工、杂工,这些可以找列夫他们来帮忙,碰到稍要技术性的问题时,他就亲自出马。

    而在8个专业人员中,如果真的找不到适合的摄影师,他可以兼任;但是灯光和录音不行,一是他不懂得分身,二是在那个梦中,他没怎么修过这两方面的课程,这是他的薄弱点。

    如果只为了拍出影像,几个美工部门可以省,但要拍好则不能。安娜会是一个小土妞,还是一个小天使,就看美工的了。

    场记?这家伙有多么重要,现在连三位威利斯公主都知道。

    所以这个人员结构,已经是简约中的简约了,再简的话,就难称专业了。

    找齐这八位罗汉,就是叶惟这次南加大之行的目标,有了罗汉们,就会有免费的器材、免费的演员、以及后期制作……

    由于昨天叶惟和安娜聊天时透露了这个行动计划,安娜就起了跟着一起去的渴望,反正假期最后一天,她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还能让她父母享受一天两人世界,答应啦!好啦好啦好啦!

    叶惟没所谓,带着安娜这么一个专业小演员,还让他更具说服力呢。

    而经过一次做客,安娜爸妈确定了叶惟家的信息都是真的,而且叶惟这么成熟上进有分寸(他们并不知道什么VIY),就同意了,唯一让人担心的是南加大那一带的治安不好,所以两个孩子都一定不能乱跑,别离开南加大校区范围,注意安全,有什么就报警和打给他们。

    对于这一点,叶惟比他们清楚,全球治安最差的大学之首!给一万美元让他乱跑,他都不愿意。

    早上,叶惟先到了安娜家在韦斯特伍德区的临时住处,再由安娜爸妈开车载着前去南加大,然后两个大人会到附近的市中心玩,随时准备着过来接他们。

    当在马克兰托克大道边下了车,叶惟望着东边不远的南加大电影艺术学院红顶建筑群,不由呼了一口气,现实在这里终结!

    事实上现在它还叫电影电视学院,在经历那个梦后,叶惟第一次来到这里,心头真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滋味,好像很熟悉,又有着陌生,兴奋、紧张、难以置信……

    就在这种心情下,他步入校区街道,走向远处那处宽阔的草坪,安娜跟在旁边,笑嘻嘻的,张望着周围,“这就是大学啊。”

    “是的,我想是的,除非你是UCLA的臭狗熊。”

    “UCLA?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安娜天真的回答,却让叶惟大笑不已:“酷,你现在是个特洛伊人了。”安娜还是不明白:“这是个笑话吗?”叶惟笑道:“不是,UCLA才是笑话,哈哈。”

    “好吧……惟!”安娜有着更关心的问题,蹦跳地跟他走得更近,水灵的大眼睛抬望着他,“我们现在这是一个约会吗?”

    “什么,约会?”叶惟转头看看她,真是笑得停不下来:“小女孩,你觉得这是一个约会?你和我,一个约会!?”

    “我觉得是。”安娜有点嗔恼的皱眉,“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我们是在工作。你想什么呢,你对我来说太小了。”叶惟笑着摇头,安娜却不服气地举起一只小手掌:“我们只相差5岁,等我20岁,你25岁,怎么小了。”叶惟耸肩:“OK,5岁可以接受对吗?那等你20岁先吧,哈哈。”

    “现在也是5岁啊!”安娜不管他了,脸上满是笑容,露着门牙,有点得意似的,“这就是一次约会。”

    “你喜欢的话。但我得告诉你,我已经和一个女孩在约会了,她很好。”叶惟踏上了草坪,看着四周来往的寥寥的大学生们。

    安娜闻言又皱住了眉,问道:“她是谁?多大了?”

    “我一个校友,小我1岁。”叶惟一边答着,一边观察哪个学生好下手……

    “没关系。”安娜突然翻了一个筋斗,站到他面前,皱起鼻子,以大拇指指着自己,“我会战胜她的,我是个赢家!”

    看着她争强好胜的样子,叶惟不由又好一顿笑,“有趣,你真有趣。”

    “我是的。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安娜伸出了手,认真的道:“这是我第一次约会,但我知道,约会要牵手的。”

    “噢,拜托!”叶惟翻起白眼,真是败给她了,“我不是长臂猿,牵不到你的手。”

    “我抬起来就行。”安娜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他的右手,歪了歪脑袋靠着他,这才开心笑了:“就是这样。我们有点像《这个杀手不太冷》,不过你没有那么老,我也小了点。”

    ……!叶惟呲牙咧嘴地无声说着什么,看看那些大学生望来的目光,走失的大小孩子?

    他抽了几下,手掌还是被安娜用力地抓着,无奈地笑道:“我记得《这个杀手不太冷》是R级的啊,你父母陪你看的?”

    “嗯,我看过很多有着伟大童星表演的好电影,学到很多。”安娜点点头。

    “真努力,那你看过《小丫头》不?我觉得你更像里面的薇达,安娜-克鲁姆斯基演的,也是叫安娜哦。”

    “看过!《小丫头》,我喜欢!”

    “那你该知道,托马斯那样的小男孩才适合你。”

    “我不那么认为……”

    这时候,叶惟忽然见到有一伙五、六个学生拿着摄影机等器材谈着什么地走来,一看就是在做作业的低年级学生,适合下手!

    “嘘,得做正事了,你千万别捣乱。”

    “我不会的!”

第四十五章 萨曼莎:一个美国女…    当叶家三人开着车回到家,已经是中午时分,他们的黑色星期五抢购活动都结束了,最终清单上的目标实现了一半,也算收获颇丰。但付出的代价是顾乔被踩伤了手,还好都是不严重的硬伤,回家涂些跌打酒就应该没事。

    虽然叶浩根和叶惟很痛心,顾乔却说值得的,这么一抢,可就是省了两千多块。

    两千多块?叶惟想,也许很久很久以后,当自己功成名就,想起这件事会很感慨;但现在,他绝无半点享受。

    回家后,补睡了两个小时,叶惟就怎么都睡不下去了,起身继续忙短片的事。

    他见时间适合,先回了莉莉的短信,再打给了安娜的经纪人。安娜那边已经支会过朱恩女士了,她果然没什么反对,出演中学生作品一般没有收获,也没有损失。

    事实上,演艺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经纪人是你的合作伙伴,而不是你的妈妈。”

    经理人可能是妈妈,经纪人不是,临时演员都有经纪人(专门的临演经纪公司),一个经纪人旗下有多少演员,也许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通常双方一年见不到两面,甚至好几年了,上次见面还就是签约时,平时靠电话、电邮等进行联系。

    普通演员大多时候不是靠经纪人找活的,而是靠自己投简历、联系、面试等得到工作,指望着经纪人的好消息?早就饿死了。

    而且只有有薪演出,经纪人才有钱分,这种一美仙片酬没有的学生短片,问意见?大部分经纪人直接回答一句:“你自己喜欢演就演,不知道我很忙吗?别烦我。”

    但朱恩女士是个有大志的经纪,安娜更是她手中的潜力王牌,所以事事都得谨慎认真,她要看看短片的剧本,另外如果安娜真要出演,也得签好合同,以保障她的权益。

    这是正常的流程,叶惟没意见,于是约定一次会面。

    朱恩女士身为经纪人,全年都是工作状态,没有决不做事的假期,就今晚,和安娜一家一起吃顿晚餐,商议这件事。

    ……

    夜幕下,比弗利山庄,斯帕格餐厅。

    这也是一家明星名人喜欢光顾的米其林二星高端餐厅,老板是著名大厨沃尔夫冈-帕克,装修精致,食物美味,价格也十分昂贵。叶惟宴请他们到这里进餐,无它,诚意、“我有钱,不是坏人”,但今晚不放下四百美元,走不出餐厅门口。

    如他所料,朱恩女士对他有着一个很好的印象:“惟朵影像的小老板”,不是骗子。

    安娜一家同样不清楚叶家的经济情况,吃得开心,如果他们知道早上叶家还在商场参加血拼,真不知作何表情。

    餐馆内大厅靠窗一桌,这时上了餐前面包,几人一边品尝,一边各看着一份剧本,而叶惟微笑地看着他们。

    由标准剧本格式纸打印的《天使之舞》剧本也就十页,不需十分钟,四人就陆续看完了,神情各异,都有着惊讶!

    “哇!这是专业的剧本吧?”大卫-罗伯并非不懂电影,之前还以为是那种几段故事讲述、然后大段大段拍摄的“剧本”。

    珍妮特对此也感到意外,看来叶惟说自己从小学习电影的话不是虚言,真是个上进的年轻人!她赞道:“我认为剧本写得很好,安娜演这个故事,没问题。”

    “妈妈,你说对了。”看完剧本后,安娜再看叶惟时,眼神里多了一点崇敬,“我真想现在就演安娜。”

    现在剧本上安妮叫安娜,托托叫贝拉了。

    “你会的。”叶惟高兴于他们的反响,看向右手边的经纪人,“朱恩女士,对吧?”

    朱恩女士是个三十多岁的白人职业女性,身着黑色女士西装,干练的短发,眼睛里透着一股精明。她对剧本的感觉似乎也不错,而且安娜全家意见一致,她反对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就见她点头道:“这剧本可以,拍好了会很讨喜。”

    “谢谢,谢谢大家!”叶惟激动的声音不禁有点大,女主角有了,太顺利了,太高兴了!这不就是好人有好报吗,哈哈!

    “真棒!!真让人兴奋!”安娜也欢喜地连呼几声,睁圆大眼睛,笑得灿烂:“我第一次的镜头前表演!电影短片!”

    “打扰了……”这时候,就有侍应走了过来,客气地请他们注意音量。

    等侍应走后,安娜吐吐舌头,叶惟也做了个鬼脸,两人都忍着笑声……

    接下来,双方商定了彼此满意的工作时间,十二月12号、13号、14号连着三天,周五和周末,介时安娜刚满10岁。

    以她的年龄当然属于儿童演员,而电影制片里有儿童演员就等于有麻烦。

    未成年人要参演一部作品,法律上都需要拿到一份“特别工作许可证”,每个州对此的规定都不同,一般要准备三份文件:有雇主签名的工作合同、有学校签名的平均成绩达到C级或更高的证明、有医生签名的身体健康证明。

    到了片场拍摄阶段,最多时,制片方需要往片场安排三类人员才行:儿童福利工作者,保证制片方遵守着童工法;护士,婴儿演员的必需,10岁则不用了;有教学资格的教师,拍片3天以上,小演员就需要在片场接受教育。

    这些都受着监督,不想被儿童福利工作者和小演员父母联手告上法庭,然后赔上一大笔的话,最好遵守。

    此外,每个州和国家对儿童演员的工作时长的要求都不同,常见的是6-9岁每天最多8个小时,9-16岁的每天最多9个小时,而其中都有3个小时用来学习,1个小时用来玩,所以真正站在镜头前表演的时间,一天只能有4-5小时。

    有些地方的规定更为苛刻,孩子离开片场到第二天回到片场,要间隔12个小时;从一处片场开车到另一处的时间,也算工作时间……

    假如以后《阳光小美女》真能投拍,不管是谁制片,都得为“奥利弗”这么做。

    而《天使之舞》虽然是学生短片,合同上也得这么签,童工法对它有效。

    不过叶惟私下里明说了,到时不会这么执行的,没有儿童福利工作者、没有教师,只有安娜妈妈;而且每天工作10个小时,全是实打实的拍摄,没有一分钟游戏时间。

    这简直是虐待,是奴役了!如果他敢在拍独立电影时这么做,赔死他都可以。

    但学生短片嘛,哪能那么苛刻,安娜父母理解的,就三天,有她妈妈跟着就行。

    最重要的原因是,安娜愿意,她巴不得一天拍12个小时!

    工作时长确定了,双方又谈了些商业方面,零片酬,剧组提供饮食;转换拍摄场地时,演员自行开车;拍摄时,演员自行带来衣服,但会有化妆服装师指导造型。

    短片不得用于任何的商业用途;不得擅自放到互联网,这需要经过安娜方的同意;包括所有原始影像素材,都不得擅自泄露;叶惟可以拿短片去参加各种电影节,也可以作为“展现自己”的简历材料。

    另一方面,安娜突然不想拍、生病、创作矛盾等一切原因导致未能完工,都不需要做任何赔偿;安娜没有任何参与短片后制和宣传的义务;如果叶惟违反条约,安娜方有权利起诉他……

    这些都会写入合同,几乎就是份样版合同,所以一切顺利。

    另外双方确定了短片的拍摄格式:高清数码。

    尽管用35mm胶片拍摄可以展现更多,但叶惟也有其它的考虑,省成本、省时间,最主要是没有必要。

    因为想做制片和导演,拍好高清数码,拍胶片就不是难题,技术上的事有摄影组,制片上由于多了冲洗、看毛-片等一些琐碎步骤,导致时间表的制订不同而已,好办;而且《阳光小美女》用高清数码格式拍也是可以的,这个故事对色彩、颗粒感等摄影要求没那么高。

    顺便提一下,科恩兄弟在《血迷宫》开拍之前,甚至没有摸过很多专业摄影器材。

    “‘安娜’失去她的右脚后那些镜头,你准备怎么拍出效果?”这时朱恩女士又翻了翻剧本,向叶惟问了一个疑惑。

    “特效。”叶惟看看几人,详细地讲道:“我会先尽量用错位、化妆等方式完成一些镜头,可还是会有一些镜头需要正面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特效。”

    这是这个短片的一大难点,中学生短片的特效?要专业,不是自己PS!

    原理会是这样,拍两遍,第一遍该怎么拍就怎么拍,但在安娜的右脚做蓝绿标记,好让特效师在后期擦掉那片影像;第二遍拍一模一样的构图,唯独安娜的右脚挪开,补拍本该空出来的后面景象,后期再剪出来,两者合成,再处理一下,就是成品了。

    这个技术不可能靠自己家那台普通电脑完成,不过南加大有。

    他没有跟他们说出后制的真正打算,只是笑道:“我会找专业特效公司完成的。”

    安娜一家点点头,朱恩女士又问道:“那么音乐呢?”剧本上有几处需要用到音乐。

    “我还不知道,但布兰妮的歌肯定不会登场。”叶惟耸了耸肩,吃了口自己那份煎鸡蛋,他可付不起版权费,就算学生短片又怎么的,用一首知名歌曲配乐,支付几万、十万美元的费用都算少了。

    “大概会用贝多芬、莫扎特那些古典音乐吧,死人不收钱。”

    但就算这样,他都不能随便乱用别人演奏的版本,那也是有版权的,要用只能用自己演奏录制的。

    对于短片,音乐的运用至关重要,就那么点时间,有时候煽情不煽情,全靠音乐!好的音乐可以让老套的故事、平庸的镜头变得神奇;差的音乐则可以把感人的故事、神奇的镜头化为腐朽。

    在有声影像里,影和声相辅相成,像一双筷子,一根筷子可挟不起东西。

    言谈之间,叶惟说得十分专业,很多术语连安娜一家都听不懂,他们赞许的神色更重了。

    “惟,你懂得好多,都是你自己学的吗?”安娜眼里那点崇敬也更多了。

    “是的,可以这么说。”不然还能怎么说呢,叶惟又搬出说出威利斯的那一套说辞。

    这是顿很愉快的晚餐,走出餐厅时,双方的合作已是说定的了,让那461美元花得很值。

    两大主演有了一个,还差一只狗狗。

    距离开拍的日子只剩13天,还不到半个月,在此期间,叶惟要做好一切的前期筹备,制片上的、导演上的,光是寻找场地就有得忙,还要组建剧组……这绝对不是件轻松活。

    次天的周六早上,安娜一家如约来到布伦特伍德的叶家做客,贝拉也来了,叶惟当即开展试镜的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