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叶家三人开着车回到家,已经是中午时分,他们的黑色星期五抢购活动都结束了,最终清单上的目标实现了一半,也算收获颇丰。但付出的代价是顾乔被踩伤了手,还好都是不严重的硬伤,回家涂些跌打酒就应该没事。

    虽然叶浩根和叶惟很痛心,顾乔却说值得的,这么一抢,可就是省了两千多块。

    两千多块?叶惟想,也许很久很久以后,当自己功成名就,想起这件事会很感慨;但现在,他绝无半点享受。

    回家后,补睡了两个小时,叶惟就怎么都睡不下去了,起身继续忙短片的事。

    他见时间适合,先回了莉莉的短信,再打给了安娜的经纪人。安娜那边已经支会过朱恩女士了,她果然没什么反对,出演中学生作品一般没有收获,也没有损失。

    事实上,演艺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经纪人是你的合作伙伴,而不是你的妈妈。”

    经理人可能是妈妈,经纪人不是,临时演员都有经纪人(专门的临演经纪公司),一个经纪人旗下有多少演员,也许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通常双方一年见不到两面,甚至好几年了,上次见面还就是签约时,平时靠电话、电邮等进行联系。

    普通演员大多时候不是靠经纪人找活的,而是靠自己投简历、联系、面试等得到工作,指望着经纪人的好消息?早就饿死了。

    而且只有有薪演出,经纪人才有钱分,这种一美仙片酬没有的学生短片,问意见?大部分经纪人直接回答一句:“你自己喜欢演就演,不知道我很忙吗?别烦我。”

    但朱恩女士是个有大志的经纪,安娜更是她手中的潜力王牌,所以事事都得谨慎认真,她要看看短片的剧本,另外如果安娜真要出演,也得签好合同,以保障她的权益。

    这是正常的流程,叶惟没意见,于是约定一次会面。

    朱恩女士身为经纪人,全年都是工作状态,没有决不做事的假期,就今晚,和安娜一家一起吃顿晚餐,商议这件事。

    ……

    夜幕下,比弗利山庄,斯帕格餐厅。

    这也是一家明星名人喜欢光顾的米其林二星高端餐厅,老板是著名大厨沃尔夫冈-帕克,装修精致,食物美味,价格也十分昂贵。叶惟宴请他们到这里进餐,无它,诚意、“我有钱,不是坏人”,但今晚不放下四百美元,走不出餐厅门口。

    如他所料,朱恩女士对他有着一个很好的印象:“惟朵影像的小老板”,不是骗子。

    安娜一家同样不清楚叶家的经济情况,吃得开心,如果他们知道早上叶家还在商场参加血拼,真不知作何表情。

    餐馆内大厅靠窗一桌,这时上了餐前面包,几人一边品尝,一边各看着一份剧本,而叶惟微笑地看着他们。

    由标准剧本格式纸打印的《天使之舞》剧本也就十页,不需十分钟,四人就陆续看完了,神情各异,都有着惊讶!

    “哇!这是专业的剧本吧?”大卫-罗伯并非不懂电影,之前还以为是那种几段故事讲述、然后大段大段拍摄的“剧本”。

    珍妮特对此也感到意外,看来叶惟说自己从小学习电影的话不是虚言,真是个上进的年轻人!她赞道:“我认为剧本写得很好,安娜演这个故事,没问题。”

    “妈妈,你说对了。”看完剧本后,安娜再看叶惟时,眼神里多了一点崇敬,“我真想现在就演安娜。”

    现在剧本上安妮叫安娜,托托叫贝拉了。

    “你会的。”叶惟高兴于他们的反响,看向右手边的经纪人,“朱恩女士,对吧?”

    朱恩女士是个三十多岁的白人职业女性,身着黑色女士西装,干练的短发,眼睛里透着一股精明。她对剧本的感觉似乎也不错,而且安娜全家意见一致,她反对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就见她点头道:“这剧本可以,拍好了会很讨喜。”

    “谢谢,谢谢大家!”叶惟激动的声音不禁有点大,女主角有了,太顺利了,太高兴了!这不就是好人有好报吗,哈哈!

    “真棒!!真让人兴奋!”安娜也欢喜地连呼几声,睁圆大眼睛,笑得灿烂:“我第一次的镜头前表演!电影短片!”

    “打扰了……”这时候,就有侍应走了过来,客气地请他们注意音量。

    等侍应走后,安娜吐吐舌头,叶惟也做了个鬼脸,两人都忍着笑声……

    接下来,双方商定了彼此满意的工作时间,十二月12号、13号、14号连着三天,周五和周末,介时安娜刚满10岁。

    以她的年龄当然属于儿童演员,而电影制片里有儿童演员就等于有麻烦。

    未成年人要参演一部作品,法律上都需要拿到一份“特别工作许可证”,每个州对此的规定都不同,一般要准备三份文件:有雇主签名的工作合同、有学校签名的平均成绩达到C级或更高的证明、有医生签名的身体健康证明。

    到了片场拍摄阶段,最多时,制片方需要往片场安排三类人员才行:儿童福利工作者,保证制片方遵守着童工法;护士,婴儿演员的必需,10岁则不用了;有教学资格的教师,拍片3天以上,小演员就需要在片场接受教育。

    这些都受着监督,不想被儿童福利工作者和小演员父母联手告上法庭,然后赔上一大笔的话,最好遵守。

    此外,每个州和国家对儿童演员的工作时长的要求都不同,常见的是6-9岁每天最多8个小时,9-16岁的每天最多9个小时,而其中都有3个小时用来学习,1个小时用来玩,所以真正站在镜头前表演的时间,一天只能有4-5小时。

    有些地方的规定更为苛刻,孩子离开片场到第二天回到片场,要间隔12个小时;从一处片场开车到另一处的时间,也算工作时间……

    假如以后《阳光小美女》真能投拍,不管是谁制片,都得为“奥利弗”这么做。

    而《天使之舞》虽然是学生短片,合同上也得这么签,童工法对它有效。

    不过叶惟私下里明说了,到时不会这么执行的,没有儿童福利工作者、没有教师,只有安娜妈妈;而且每天工作10个小时,全是实打实的拍摄,没有一分钟游戏时间。

    这简直是虐待,是奴役了!如果他敢在拍独立电影时这么做,赔死他都可以。

    但学生短片嘛,哪能那么苛刻,安娜父母理解的,就三天,有她妈妈跟着就行。

    最重要的原因是,安娜愿意,她巴不得一天拍12个小时!

    工作时长确定了,双方又谈了些商业方面,零片酬,剧组提供饮食;转换拍摄场地时,演员自行开车;拍摄时,演员自行带来衣服,但会有化妆服装师指导造型。

    短片不得用于任何的商业用途;不得擅自放到互联网,这需要经过安娜方的同意;包括所有原始影像素材,都不得擅自泄露;叶惟可以拿短片去参加各种电影节,也可以作为“展现自己”的简历材料。

    另一方面,安娜突然不想拍、生病、创作矛盾等一切原因导致未能完工,都不需要做任何赔偿;安娜没有任何参与短片后制和宣传的义务;如果叶惟违反条约,安娜方有权利起诉他……

    这些都会写入合同,几乎就是份样版合同,所以一切顺利。

    另外双方确定了短片的拍摄格式:高清数码。

    尽管用35mm胶片拍摄可以展现更多,但叶惟也有其它的考虑,省成本、省时间,最主要是没有必要。

    因为想做制片和导演,拍好高清数码,拍胶片就不是难题,技术上的事有摄影组,制片上由于多了冲洗、看毛-片等一些琐碎步骤,导致时间表的制订不同而已,好办;而且《阳光小美女》用高清数码格式拍也是可以的,这个故事对色彩、颗粒感等摄影要求没那么高。

    顺便提一下,科恩兄弟在《血迷宫》开拍之前,甚至没有摸过很多专业摄影器材。

    “‘安娜’失去她的右脚后那些镜头,你准备怎么拍出效果?”这时朱恩女士又翻了翻剧本,向叶惟问了一个疑惑。

    “特效。”叶惟看看几人,详细地讲道:“我会先尽量用错位、化妆等方式完成一些镜头,可还是会有一些镜头需要正面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特效。”

    这是这个短片的一大难点,中学生短片的特效?要专业,不是自己PS!

    原理会是这样,拍两遍,第一遍该怎么拍就怎么拍,但在安娜的右脚做蓝绿标记,好让特效师在后期擦掉那片影像;第二遍拍一模一样的构图,唯独安娜的右脚挪开,补拍本该空出来的后面景象,后期再剪出来,两者合成,再处理一下,就是成品了。

    这个技术不可能靠自己家那台普通电脑完成,不过南加大有。

    他没有跟他们说出后制的真正打算,只是笑道:“我会找专业特效公司完成的。”

    安娜一家点点头,朱恩女士又问道:“那么音乐呢?”剧本上有几处需要用到音乐。

    “我还不知道,但布兰妮的歌肯定不会登场。”叶惟耸了耸肩,吃了口自己那份煎鸡蛋,他可付不起版权费,就算学生短片又怎么的,用一首知名歌曲配乐,支付几万、十万美元的费用都算少了。

    “大概会用贝多芬、莫扎特那些古典音乐吧,死人不收钱。”

    但就算这样,他都不能随便乱用别人演奏的版本,那也是有版权的,要用只能用自己演奏录制的。

    对于短片,音乐的运用至关重要,就那么点时间,有时候煽情不煽情,全靠音乐!好的音乐可以让老套的故事、平庸的镜头变得神奇;差的音乐则可以把感人的故事、神奇的镜头化为腐朽。

    在有声影像里,影和声相辅相成,像一双筷子,一根筷子可挟不起东西。

    言谈之间,叶惟说得十分专业,很多术语连安娜一家都听不懂,他们赞许的神色更重了。

    “惟,你懂得好多,都是你自己学的吗?”安娜眼里那点崇敬也更多了。

    “是的,可以这么说。”不然还能怎么说呢,叶惟又搬出说出威利斯的那一套说辞。

    这是顿很愉快的晚餐,走出餐厅时,双方的合作已是说定的了,让那461美元花得很值。

    两大主演有了一个,还差一只狗狗。

    距离开拍的日子只剩13天,还不到半个月,在此期间,叶惟要做好一切的前期筹备,制片上的、导演上的,光是寻找场地就有得忙,还要组建剧组……这绝对不是件轻松活。

    次天的周六早上,安娜一家如约来到布伦特伍德的叶家做客,贝拉也来了,叶惟当即开展试镜的工作!

第四十四章 黑色星期五    平安地玩完过山车后,在叶惟的提议下,他和安娜一家来到了奇幻王国。

    叶惟本意是跟家人会合一下,然后继续陪着安娜家去玩,没想到两家人结识后发现大家十分投缘!

    大卫和珍妮特认识叶浩根、顾乔和可爱的朵朵后,心里最后一丝疑虑顿时消去了,得知叶浩根是个医生后,更添了一份敬重,这是个高文化、高素养的上层中产家庭,就像他们一样。

    叶浩根也欣赏大卫建筑师的职业,顾乔和珍妮特同为全职主妇、一心为孩子的妈妈,也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更别说,两家人都钟情着电影、表演等这些文化娱乐领域,叶家还拍过一部电影……

    而朵朵喜欢安娜,安娜也喜欢朵朵,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儿迅速成了新朋友、好朋友。

    得知直到圣诞节前,安娜和珍妮特都会在洛杉矶忙试镜,朵朵不断邀请她到家里玩,顾乔亦是一番热情。安娜一家很自然地接受了邀请,这个周六就到叶家做客。

    这已经是家庭之间的“约会”了!如果玩得开心,那双方就是家庭朋友(Family-friends)了,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两家人一起玩。家庭朋友大致有三种:以男人为主的、或以女人、孩子为主的。而他们,三种都对上了,非常搭配。

    叶惟看着爸爸和大卫笑谈不已,妈妈和珍妮特家长里短,朵朵和安娜拿着气球腻到一起,可以想象到的托托和贝拉……?!

    他真是呆了,自己倒成了个局外人一般,蠢啊蠢啊,早就该这样了,原来最有说服力的就是家人们!

    原来《婚期将至》也是一个上好招牌!它虽然票房惨败,可怎么都真的上映过,200万制片费!对威利斯等大人物来说,这是狗屁;但对喜爱着电影的普通人……

    我是电影公司老板的儿子!叶惟心中大喊一声,这个身份还会很有用。

    接下来两家结伴同游,看了迪士尼人物花车游行,玩了几个景点,到了入夜,又一起到明日之城露台享受了感恩节大餐,还看了漂亮的焰火表演,确定了周六做客的事,这才道别,众人都玩得心满意足。

    在叶惟看来,安娜出演《天使之舞》已是99%的事情了,学生短片就算拍得不好也没有坏影响,不写入简历的“演出经历”,也能实在地增加表演经验,经纪人为什么要阻止呢。

    回家的路途上,朵朵已然香甜地睡着,回去后,她会被交给邻居兼朋友的兰登太太帮忙照顾一晚。

    而叶惟、叶浩根和顾乔,则前往位于玛丽安德尔湾的好市多,迎接黑色星期五,也许是参与者中唯一的布伦特伍德居民。

    “黑色星期五”就是感恩节之后的星期五,这一天,全美各大商家大打折扣,网商的亚马逊、实地的沃尔玛、好市多、克罗格等等,提前几个星期就开始造势,当天很多商品的价格甚至低至一折,两折、三折的不计其数。

    所以普通人家们、尤其穷人们都不会错过良机,什么都抢,从生活用品,到平时买不起的昂贵电器……一场购物狂潮!

    近年来,商家们的竞争越发激烈,你凌晨6点开门?我4点!你4点?那我2点!0点……星期四晚上!

    不过好市多算是传统捍卫者,宁愿错过最高峰,还是凌晨6点开门,也是因为它从来不愁顾客。

    “噢我的……!”

    接近凌晨零点,当三人来到好市多旁的停车场,花了很久才找到位置停好车,走向大门,远远就见到那里人头攒动,没有一千人也有九百,这让他们以为自己来得早的心思荡然无存。

    有些人甚至搭着帐篷过夜,更多人站在黑夜寒风之中,聊天、玩手机、瞌睡、等待着……

    “现在走还来得及。”叶惟看看父母,因为梦中的经历,他反而是这里最清楚“黑色”的意义,真不希望父母踏入那片战场。

    “别说傻话了,我们分配一下目标……”顾乔看着手中的购物清单和一张张优惠券,清单上的东西五花八门,牙膏、沐浴露、狗粮、儿童冬季服装、圣诞礼物……

    夜色越深,就越多人到来,停车场很快就满载了,上千人拥挤在紧闭的大门外,排队早就不管用了,只等超市门一开,就是你死我活的决战时刻。

    ……

    英国,伦敦。

    因为时差,洛杉矶是凌晨2点,伦敦却是早上10点,这边没有什么节目气氛,莉莉昨天到达后,就跟父亲一家外出游玩,今天一早来到家乡奇西克的公爵草地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

    蓝天白云,眼里尽是绿草地和树木,远处还有一个小湖泊,这样的环境自然让人陶醉,但莉莉有些心不在焉。

    她一身矫健的白色运动服,一手拿着高尔夫球杆,一手拿着手机看,清晨叶惟最新发来的一条短信:“我找到短片的女主演了!她叫安娜索菲亚-罗伯,超棒!”因为不方便来回聊很多,她虽然很好奇和高兴,却只回复了一个笑脸。

    可现在,她想和他聊天……只是那边是凌晨,他该睡了吧。

    “莉莉?”走在前方的菲尔-柯林斯发现女儿没跟上来,回头喊道,他的亚裔妻子奥瑞安-塞威和小儿子尼古拉斯也望来。

    “来了。”莉莉收好手机,快步走上去,一脸微笑的样子。

    她跟在后面,看着他们一家有说有笑,看着爸爸不时开怀地逗弄尼古拉斯,哈哈的笑声那么开心……她插不上话,也不想说话,随意地轻挥着球杆,出神地跟着,不知走了多久,她突然听到父亲关切的声音:“莉莉?”

    菲尔-柯林斯皱着年迈的脸庞,跟着女儿的步伐,问道:“怎么没什么精神,还在倒时差?还是身体不舒服,我听你妈妈说,之前你有过一场重感冒?”

    “没事,我很好……”关心的话却让莉莉心头发堵,那场重感冒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现在还问什么……她掩饰着情绪,依然在微笑:“只是想着些事情。”

    “哦。”菲尔-柯林斯点点头,又关切地问:“是不是在学校过得太辛苦了?”他一向不喜欢女儿读哈佛-西湖的,太过严格,他想她读有音乐培养传统的艺术学校。

    “不,我在学校过得挺开心的。”莉莉这回的笑容多了几分真诚,最近她的生活有了好大变化,当然是因为VIY……

    “那就好。”菲尔-柯林斯看着女儿,很想她能高高兴兴的,却又想不到什么主意,突然一想哈佛-西湖的学生氛围,就笑道:“等你16岁了,爸爸送你一辆跑车,什么牌子你说了算,摇滚起来!”

    “还有很久呢。”莉莉笑了笑,没有半点激动,哈佛-西湖父母的传统做法吗,送跑车给儿女,以为他们就会开心……

    “爸爸,爸爸!”这时候,前面传来了尼古拉斯的叫喊声,“快来啊,快来看看!”

    “怎么了?怎么了?”菲尔-柯林斯顿时奔上去,老脸上满是笑容。

    莉莉又随意地挥了几下球杆,微皱着双眉,慢悠悠地跟去,越发地想念美国那边,想念那个人……

    ……

    与此同时,拉斯维加斯,列夫和巴德正在凯撒皇宫酒店的赌场疯狂地按着老虎机,因为结果而大呼小叫;盐湖城,科尔温正在睡梦之中;萨克拉门托,陈诺和一众表亲兄弟姐妹们唱着卡拉OK。

    夏威夷,翠丝特和家人们正参加着一场篝火晚会;圣地亚哥,康特在豪华游轮上欣赏着夜景;纽约,李明正在一家夜店外排队,偷看着那些来往的衣着暴露的辣妹,咽着口水……

    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威利斯和三个女儿正游玩购物,穿梭在各间奢侈品牌旗舰店,一会儿路易威登,一会儿华伦天奴……

    “华伦天奴?”就要进店时,拉莫拉住了拉鲁,不屑的道:“你还能再低级一点吗?普拉达惹你了?”拉鲁反驳道:“那华伦天奴惹你了?”贝丽没好气的道:“两个牌子的包包都买,行不?”

    “聪明,这才是我女儿!”威利斯笑得咧起法令纹,拉莫和拉鲁没意见地耸肩:“那都买好了。”

    ……

    洛杉矶,时间渐渐接近着凌晨6点,天空有了点黎明前的光亮,好市多大门前,众人蓄势待发,所有帐篷都已经空荡荡的,所有人堆积在门前,只剩最后5分钟……

    “开门!”、“开门吧!”人群不是那么安静,激动的喊声渐渐多了起来,一些球状身形的各族裔中年妇女目露凶光,透过玻璃门望着那一排排满满的货架,活像《粉红色的火烈鸟》里的肥婆“圣女”,还有她的以肮脏为荣的家人们。

    突然,开始有人冲击起了好市多的大门,门后的超市员工用喇叭喊着:“大家注意安全,保持秩序!”

    秩序?!免费送都没人要!人们的狂热只升不降,拍打大门的人越来越多——

    为什么叫黑色星期五?对员工们来说是累人;对顾客们?每年全美各地都会发生争抢、殴打、甚至践踏事件,造成人员受伤。

    只有便宜,没有安全!众人的咒骂声也越发多了:“去死吧你们!”、“赶紧打开这该死的门,不然等会宰了你们!”、“你们这些狗杂种,别挤了,他马的,开门!!”……

    只剩最后3分钟,叶惟三人抵挡着后面人群的冲击,像大树扎了根一样,牢牢占据着距离门口五米左右的位置。

    轰咚!突然间,还没有完全到点,超市的玻璃大门打开了!!!

    “啊啊!”、“操翻你们!!”人们疯狂地叫喊着,一群疯牛般冲进超市,犹如一股洪流!

    叶浩根和顾乔毕竟缺乏经验,在这个关键时刻愣了一愣……

    “滚开!!”但叶惟不同,他的双眼充满着杀气,爸爸妈妈来这里通宵站了一夜,不抢到点东西怎么行!!他什么都不顾,一个劲就往前冲去,这次玩的是美式足球,冲进去就达阵了!

    大门后面的员工们纷纷急忙闪到一边去,都是些老江湖,并没有被汹涌进来的疯牛们吓倒。

    靠近门口的货物是些生活用品,却照样是被抢夺的对象,“圣女”们扑了上去,几乎是见到什么都往怀里拿,反正可以退货,什么都抢到手再说!

    “我的,这是我的!”、“给我!!”、“操-你马的婊子!”……

    愤怒的叫骂声响彻超市,在这里绝对找不到儿童的身影,但各个种族、各种肤色的穷人们都可以看到,他们虽然穷,却有着一身牛力,推搡、争抢、斗殴、打骂……

    其中有着一道少年身影,叶惟!他也抢红了眼,抓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的货物,购物车,该死的购物车呢!?

    “爸,妈,购物车呢!?”这时他回头望去,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只有源源不断冲进来的人群。

    他心头顿时生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也清醒过来了,赶回一边走一边张望,突然就见到妈妈跌坐在进来大门几步的位置……

    “妈妈!”他失声惊叫,扔掉手上拿着的东西,就冲过去,“妈妈!你怎么样,还好吗?!”

    顾乔是在之前冲锋的过程中,被后面冲上来的人撞倒的,双手被踩了几脚,手臂、手掌都一阵阵巨痛。叶浩根在旁边扶着她起来,满脸通红,眼神里满是自责……

    “那些东西呢!?”顾乔却紧张着另一件事,刚刚还看见惟抢到了很多,“那些沐浴露……”

    “去它的!去它的沐浴露!!”看着狼狈的父母,看着周围还在冲涌的人群,叶惟咬着牙,骤然冲起了一团心火,竭力地大喊出声:“去它的黑色星期五!去它的好市多,FUCK!!”

    就为了打折的沐浴露,为了省那一点点钱……去它的凯文托马斯,去它的《婚期将至》,去它的!

    看着儿子,叶浩根和顾乔紧皱着眉头,心头满是无力和愧疚,能做的,只是长长一叹。

    “呼,呼……爸,妈,对不起,我没事,走吧,看看还有没有牙膏剩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