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颗气球在空中摇摇摆摆,欲要飞向湛蓝的天空,明日之城道路上,安娜索菲亚疑惑地眨着大眼睛,“我?”

    “是的,你,只有你!”叶惟重重地点头,越看她,越觉得称心如意,他说的是真话,达科塔-范宁来了都不换!安娜的灵动、顽皮和笑容,正是他想要的!

    “你太适合了,老天今日让我们在这里相遇,就是给我们彼此这个合作的机会,感谢上天!”

    见他说得激动,安娜也来了兴趣,双目睁得更大:“什么短片?”

    “我的学生短片。”叶惟早就想过了,暂时还是用学生短片这个名义更方便行事,跟她和其他人都会这么说:“我的学校明年会举办第一届电影节,所以我在筹备着制作一部短片,我已经写好剧本了,也是关于小女孩和狗狗的……”

    当下,他绘声绘色地给安娜讲了短片故事,手脚并用地渲染着气氛,甚至自己表演起了安妮来。

    安娜听得深受感动,随着故事的进展,双眉时而紧紧地皱着,时而舒展开来……

    当叶惟说罢,她顿时赞叹不已:“这故事真好,你太厉害了!我也有一只狗狗,是马尔济斯犬和贵宾犬的后代,它叫贝拉,也来了洛杉矶呢,我和它可好了。”

    “酷!”叶惟大笑一声,又道:“你出演的话,安妮就改名叫安娜,阿娜,随你喜欢;托托改名叫贝拉,可以让贝拉来演。”

    “酷!!”安娜也笑了,那这就是她和贝拉的故事了,这真的很酷!她感叹道:“我喜欢表演,但今年来,就是不断地试镜、试镜和试镜,我只是想表演。”

    “绝对可以让你演个过瘾,悄悄告诉你,其实这不是普通的中学生作品,因为我从小学习电影制片的各方面,我要拍的是专业水平的短片。”叶惟尽显信心,在个10岁女孩面前,没必要故作谦逊。

    “哇哦!”安娜越听越兴奋,感觉就像他说的那样,这是命中注定,命运!她忙问道:“什么时候拍?过几天我又要试镜。”

    “没关系,时间上可以迁就你,在周末拍就行,我估计拍完你的镜头需要两到三天,每天10小时左右。”

    叶惟还没说完,安娜就惊喜地打断:“那真是有得演了!”

    他点头道:“是啊,拍完之后,应该圣诞节前就能后制完毕,到时我会给你一份DVD拷贝,这样你试镜的时候拿去给面试官看,像《都是戴茜惹的祸》,别人一看你和狗狗一起出镜的化学反应那么棒,还用继续试镜么?直接就是你了!”

    这可不是空中楼阁,他自信着可以把短片拍好,这番设想是个必然的结果,王颖会震惊的!

    “哇……”安娜眨着眼睛,笑露出门牙:“我要演——阿娜!”

    “谢谢,阿娜这个角色是你的了!”叶惟高兴地握拳,“还要取得你父母和经纪人的同意,我会说服他们的。”

    “没问题的。”安娜对此一点都不担心,扯动着手中的气球,笑道:“我们不认识,你都送我礼物;现在我们是朋友了,我当然要帮你,这才是朋友,而且我喜欢表演。”

    “认识到你这个朋友,真是上天的恩赐。”叶惟几乎都要高呼万岁,在威利斯那边受挫后,这番顺利是那么美好。

    “你也是。”安娜笑容娇憨,又说起自己的情况:“我没多少朋友,我接受家庭教育长大的,没去过学校上一天学,所以我的朋友不多。今年我认识到一个好朋友,她叫泰勒-杜雷,跟我一样大,也是在不断试镜的演员,我们还是竞争对手呢。今天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叶惟,嘻嘻。”

    她说得越发的起兴,一边走一边说着:“我真的和‘阿娜’很像,我也很喜欢跳舞,我一直有上舞蹈和体操课呢,四年多了,现在我可以连续翻十几个筋斗。”

    见她就要展示一番地弯身,可周围游人来来往往,叶惟不禁惊呼:“嘿……”

    “骗到你了。”安娜一下站直身子,哈哈地笑。叶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你行,相信我,从来只有我捉弄别人,你是个例外。”

    “但我是说真的,下回再给你表演!告诉你一个有趣的,我的外曾祖母叫安娜苏菲,我的奶奶叫安娜玛丽,我就叫安娜索菲亚了,有趣吧。我没有兄弟姐妹,不过我有十个堂表亲,八个是女孩,两个是男孩……”

    听着她说这说那,叶惟知道她是真的没几个朋友,却又热情外向,很想交朋友,不然不会憋成这样,连自己今天的早餐吃了什么都想说说,事实上她有说自己喜欢吃蛋糕。

    从食物讲到血统,她有英国、苏格兰、爱尔兰、丹麦和瑞典血统,超级混血儿。

    虽然不到学校上学,她的学习却没有问题,比常规上学的同龄人学得还多,她喜欢读书,最喜欢的就是幻想和历史小说……

    一向是话题掌控者的叶惟,这次着实当了一回聆听者,时不时才回应几句引引话,让她说个痛快。

    说着说着,两人来到了明日之城广场,还没上演寻亲记,就有一对中年白人夫妇从前面冲来,“噢,安娜!”、“索菲亚!”

    他们正是安娜的父母,上来就抚抚女儿脑袋,都松了一口气,“你去了哪里?”、“我们都要求助了。”

    “爸爸,妈妈。”安娜毫无歉意,因为这次走失有了大收获,她开心地道:“我给你们介绍我一个新朋友,惟!”

    “嘿,罗伯先生、罗伯太太,你们好!”叶惟笑脸迎人,努力扮成白绵羊,努力留下好印象。

    安娜父母不是小孩,对陌生人当然有着更高的警惕,听女儿说了事情经过,又见叶惟彬彬有礼的,这才放心下来,对他连声道谢。不料马上又听到女儿兴奋地道:“惟邀请我出演他的短片,我答应了!”

    什么?什么短片!?两人愣住了,怎么回事?

    “是的,是这样的……”叶惟给他们讲个清楚,好好地分析了一番利弊:“这个短片拍好后,安娜再参加试镜时绝对有加分,拿下《都是戴茜惹的祸》主演的机会就更大了;而如果你们认为拍得不好,那不拿去,那些电影剧组也不知道。”

    安娜肯定地点头:“会拍好的,故事好棒。”

    安娜父母相视一眼,都不知作何反应好,从没想过发生这种事,来游乐园玩,却有了一次表演机会?但……学生短片?

    女儿的演员事业,一直是母亲珍妮特打理的,还有教育,她怀孕起就辞了工作,专心养育孩子,平时安娜来洛杉矶试镜也是她开车载着来的;要不是感恩节,父亲大卫-罗伯还在丹佛,他是个建筑师,工作繁忙。

    所以这事,珍妮特拿主意。

    “你刚才说……你是什么学校的学生?”珍妮特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哈佛-西湖,九年级生,学校明年有电影节。”叶惟谦谦回答,这个身份很重要,是大名鼎鼎的哈佛-西湖的学生,不是什么黑帮小混混!没错,他没有危险。

    “我把我的指导老师艾西女士的电话给你,或者你打给哈佛-西湖初中部咨询处,就可以查明我的身份了。”

    “哦……”珍妮特的神情果然又松了很多,微笑的道:“我想这事还要问问安娜的经纪人朱恩。”

    叶惟早就知道会有这一步流程,安娜签了经纪公司的,什么演出都得经一下经纪人的手,他笑道:“好,这是我的名片,保持联系,另外你们能给我朱恩的电话吗?”到IMDbPRo也可以查到,因为安娜拍过一个广告了。

    这下大家交换了电话号码,似乎就要看能不能过朱恩那一关了,但安娜一脸肯定的样子,说了好几次“我要演。”

    “OK,那么……”叶惟正要道别。安娜却急道:“一起玩会好吗?爸,妈,可以吗?”

    “如果惟有时间的话。”安娜父母也没有驱逐的意思,女儿难得交到个异性朋友,而且很正气。

    “当然。”叶惟闻言笑着点头,一来看着她真有点可怜,像活到10岁了还没有一个朋友似的;二来还能继续展现自己,增加感情和说服力;三,他已经决定了,今天他不会拒绝任何人的请求,只要合理合法,都说好,以示对上天的感恩!

    “太棒了!那我们去玩什么好?!”安娜欣喜不已。

    “我刚才想去玩马特洪雪橇过山车的,可太多人排队了。”

    “过山车?好啊,我的身高应该够了,我们去看看吧?”

    其实在下午,哪个景点都要排队才能玩,所以几人还是来了人造马特洪山前,排了十几分钟,终于坐上车厢。

    “你知道,迪士尼的过山车一向不怎么安全,这些年死了挺多人的,9月份才死了一个可怜的家伙,还有十几个人受伤。你感觉到吗?阴风阵阵……”

    过山车开动之前,叶惟对坐在旁边的安娜说道,让她的双眼一瞪!

    当过山车开出,尖声大叫也随之响起,以及畅爽的大笑大喊!

    “啊啊啊!”

第四十二章 好好先生    11月27号,感恩节。

    一大早,叶家就全家出动,自驾前往洛杉矶迪士尼乐园,“这里是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快来享受乐趣吧!”

    乐园里游人如织,充满着大人小孩的笑声,四人入园后就先到睡美人城堡玩,这当然不是第一次来玩了,但朵朵每次都那么开心,笑得尽露洁齿,当被那些米奇、米妮等玩偶工作人员围着时,更是高兴得不肯走。

    叶浩根拿着照相机拍个不停,要留住这些快乐时刻,指挥着家人们摆POSE,“乔,把朵朵抱起来,对,惟,正经点,笑一个!”

    “YEAH!”叶惟夸张地比着双手,剪刀手爱德华似的,咔嚓一声,就这样入了照片!

    一张张照片拍着,在园内的明日之城露台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休息一会后,下午继续征战各个游乐地。

    想一天玩转迪士尼乐园是不可能的,更别说旁边还有个迪斯尼加州冒险乐园,所以一日游要玩什么项目,很容易出现分歧。朵朵想去奇幻王国那边玩旋转木马,叶惟却想去玩马特洪雪橇过山车,以朵朵的身高还玩不了。

    全家最看重的快乐自然是朵朵那一份,于是叶浩根和顾乔带着她去奇幻王国了,而叶惟自个去玩过山车,之后再会合。

    然而当叶惟来到马特洪雪橇一看,正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没半个小时坐不上去,他想做Fastpass登记,溜达一会再回来直接插队玩,结果Pass卡已经被领完了,疯狂的感恩节游客!

    要么排队,要么走人,他选择了后者,又不是没玩过,干脆往奇幻王国方向随便走走。

    游人们来来往往,不少人是推着宝宝车的,叶惟走在其中,倒显得有点单独。这时他见到绿化树带边站着一个卖气球的工作人员,手上攥着数十个彩色的白色的大气球,便走过去,想买一个给朵朵。

    这里倒是清静,没人排队要买。

    “给我一个彩色气球,多少钱?”叶惟一边掏着钱包,一边问道。

    “噢我的朋友……”拉美裔大叔正满脸痛苦。叶惟不由疑道:“怎么了?”大叔急道:“我得去去卫生间,你能不能帮我拿着这些气球一会,拜托了……很快,五分钟后我就回来,谢谢……”

    大叔硬是把满手气球绳塞到叶惟手中,“白色的5美元一个,彩色的10美元一个,只收现金,有人买就帮帮忙,麻烦了。”

    “OK,你去吧,急者为大。”叶惟耸耸肩,刚一接过那些气球绳,大叔就跟火箭似的跑去了。

    他抬头看看飘扬的气球,又看看开外来往的路人们,饶有兴致地笑喊起来:“卖气球喽,漂亮的气球!”这种事也不是每天都会有的,不妨瞧瞧大叔回来之前,自己可以卖出多少个?

    “孩子们!”他手舞足蹈的,走到道路中间,缠着一个五口之家的白人家庭,“看看这些气球多漂亮,难道你们不想要吗?”

    只见其中的两个小孩双眼放光,他继续推销着:“它们不是普通气球,而是具有魔幻力量的飞行器,像女巫的扫把!它可以带着你飞到奇幻王国!米奇、米妮、唐老鸭它们在那里等着你们,彩色的气球是勇士的利剑,而白色呢,则是魔法师的法杖!”

    “就是些骗人的死贵气球……”俩孩子的青少年姐姐翻了翻白眼。

    “也许你们不是奇幻王国的客人吧。”叶惟没所谓的样子,反正卖不卖出去不关他事。

    “妈妈,我要一个,我要当魔法师!”那小女孩却急了,小男孩也是:“我也要一个!但彩色的!”

    他们的父母自然得掏钱买了,孩子开心就好。

    “这里,好了,奇幻王国就在前面,祝你们玩得愉快!”叶惟收了钱,笑着把一白一彩的两个气球递给小孩,然后继续奔向下一个路过的家庭,“奇幻王国正遭到邪灵帝国的入侵!米奇国王正在招募着勇士和魔法师抵御,会是你们吗!?”

    不一会儿,一个个气球离开他的手,一张张美钞入袋,很快就空了近一半。对于自己的营销才能,叶惟挺是满意。

    这时候,又见有一个金发白人小女孩路过,叶惟马上就走向她,“卖气球喽,奇幻王国等着你们加入!”

    “先生。”那小女孩看到他,以为真是工作人员,鹅蛋小脸上生起笑容,“我和我父母走失了,我迷路了。”

    “走失?”叶惟怔了怔,打量了她几眼。

    这女孩儿看上去也就8、9岁,一头淡金色的齐肩中发,个头不算高大,但比例很好,身着有米奇老鼠图案的红色长袖T恤、儿童背带牛仔中裤和一双棕色短靴,显得苗条可爱,又有些机灵调皮。

    她的五官精致,长细眉,大眼睛,有点尖长的精灵般的耳朵,说话间显露出两颗洁白的中间有小缝的门牙,笑容娇憨。

    这个长相很有亲和力,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是的,走失……”小女孩吐了吐舌头,眼睛的睫毛抖动,有些不好意思,“我们本来要去明日之城的,可刚才不知怎么的,走着走着就只有我一个人来到这里了。”

    “OK。”叶惟应了声,这不算什么,小时候来乐园玩,他每次都会走失,有时甚至是一次两三回。

    所以他熟知走失后会发生什么事,很快你就会被随处可见的工作人员发现,然后送到托儿中心,为了不影响别人的快乐,乐园是不会广播的,通过其它方法寻找父母,一般不用半小时就能找到。

    “抱歉女孩,其实我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也是游客,只是在帮人看着气球而已。”

    小女孩听得表情迷糊,叶惟笑着耸肩:“但我知道明日之城在哪里。”他指了指东边方向,“那边。”女孩顺着望了望,忽然想到个好主意般,道:“可以请你带我过去吗?”

    “这个……”叶惟刚要说什么,那个拉美裔大叔终于舒爽地赶回来了,笑呵呵的:“先生,谢谢你的帮忙,你真好人!”叶惟一边把钞票和气球交给他,一边道:“没什么,刚才我帮你卖了12个气球,钱都在这里。”

    12个?就这么一会?拉美大叔呆住的张大嘴巴,想不到这少年是怎么做到的……

    “另外,我自己也要买一个。”叶惟又给了大叔10美金,抽走了一个彩色气球,眼睛余光注意到那金发小女孩望着,他不由问道:“你要一个吗?”

    “我没带钱。”女孩儿抿嘴地皱了皱眉。

    叶惟掏钱又买了一个白色的,递给她:“送给你。”他心里有点感慨,自己真是“吝啬”了好多,要是在一个月前,那肯定是买下剩余全部的十几个气球送给她,不为什么,高兴。

    “谢谢……”她惊喜地接过,大眼睛睁得圆圆的,好像感到不可思议。

    “那我走了,你找这位大叔帮忙吧。”叶惟笑了笑,转身走向北面的奇幻王国,彩色气球在空中飘来飘去。

    然而走了没十码,那小女孩从后面奔了上来,喊着:“先生,先生!”叶惟回头看着她,“怎么?”小女孩露齿笑道:“那人看上去很凶,你带我过去吧?我父母肯定就在明日之城等着我,我知道的。”

    叶惟撇了撇嘴角,“好吧,跟我来吧,今天注定是我助人为乐的一天!我喜欢,好人有好报!”

    他带头走向东边方向,小女孩步伐轻快地跟在旁边,握着气球,热情地道:“我叫安娜索菲亚,安娜索菲亚-罗伯,你呢?”

    “叶惟,你可以叫我惟。”叶惟听着瞥了她一眼,介绍自己。

    “惟,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儿笑容可掬,叶惟也道:“很高兴认识你,安娜。”她却马上认真地蹙着眉头:“叫我的全名吧,安娜索菲亚,还有我喜欢Anna发音为‘Ah-na’,而不是‘Ann-na’。”

    “行,阿娜索菲亚。”

    “我9岁,12月8号是我的生日,然后就10岁了,你呢?”

    “你觉得我多大?”叶惟顿时来了兴趣,现在年纪问题正困扰着他,只有在这些小孩面前,才被认为是个大人。

    “唔,18?”安娜索菲亚眨眨眼睛,猜了个数字。

    “15,过生日了。”叶惟揭晓道。

    “哇哦,那就是大我5岁,没多少。”安娜看看自己,差着他小半个身子,“你好厉害,15岁就在迪士尼乐园工作了。”

    如果现在是在喝水,叶惟肯定一口喷出来,好笑道:“我不是工作人员,阿阿阿娜!”安娜噢的一声,尴尬的缩缩脖子,一脸苦笑:“对,你只是在帮忙,那也很厉害。你是洛杉矶人吗?”

    “是的。”

    “我来自丹佛,你知道那里吗?”

    “知道,那是个很酷的地方,遍地都是黄金,但我还没去过。”

    “欢迎你以后去丹佛玩。”安娜一边蹦跳走着,一边继续道:“我们来洛杉矶是为了工作的,最近我几乎天天都在试镜,所以感恩节我们干脆在这里过了。”

    她很善谈,很热情和纯真,似乎想一口气把自己的情况都告诉这个酷酷的亚裔新朋友。

    “那么说你是个演员?”叶惟听了不禁惊奇,再次打量起了她,一直就觉得她表情丰富,灵气十足,原来是小演员?

    其实在洛杉矶,这个情况不奇怪,随便去一家餐馆随便问一个服务生“想不想演戏?”,或者停车场的侍应、街头的玩偶扮演者……都会得到同一个答案:“当然,我就是个演员啊!”现在乐园里的游客们中,身为演员的又有多少?数不过来。

    他惊讶的是,这个小女孩的外形气质,非常适合“安妮”,甚至连名字都很相似……

    “嗯,我是个演员!”安娜笑容骄傲地点点头。

    “那你有过什么演出吗?电影?电视?”叶惟连忙问着,天啊看看她,那带着一点骄傲、一点顽皮的可爱笑容,还有之前那些丰富的表情,皱眉的、睁眼的、苦笑的……绝对就是安妮,她就是安妮!

    “有的,我5岁的时候,开始在教堂舞台上表演;然后8岁,我上了一些表演培训班;今年年初,洛杉矶的一个星探机构签了我,接着我试镜了42次!我成功拍了一个全国的广告,为贝兹娃娃拍的,你看过不?”

    安娜兴致高昂地说着,叶惟顿时瞪目:“怪不得感觉你有点熟悉!”安娜又道:“然后我现在参加着很多的电影试镜,几个月了,还没有成功一部。”她低落地抿抿嘴巴,突然又兴奋:“《都是戴茜惹的祸》我进入第二轮试镜了,我妈妈说这次很有希望。”

    《都是戴茜惹的祸》?叶惟想起在产业杂志上看过的信息,它的确在试镜演员的筹备阶段之中,这是个改编小说的电影项目,一个小女孩和一只叫温-戴茜的狗狗的温情故事!

    他是个喜欢看狗狗小说的人,也有读过这一本,而且因为电影是由华人导演王颖执导,所以更加留心……

    小女孩和狗狗!

    “噢老天!!”叶惟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就是她了,就是她了!他的心头猛然跳动着,这是个奇迹,如果她能出演《天使之舞》和《都是戴茜惹的祸》,以她的条件,她绝对会成名,绝对会创造一个可以媲美菲尔-柯林斯在《一夜狂欢》里做群演的奇迹!

    就是她了!

    安娜-索菲亚-罗伯,或者……阿娜-索菲亚-罗伯!

    他双目放光,大笑道:“阿娜索菲亚,我正筹备着一部短片,而你,你是这个地球上最适合的主演人选!谁都不行,只有你!”

    “我?”安娜看着他,眨巴着清澈碧绿的大眼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