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1月27号,感恩节。

    一大早,叶家就全家出动,自驾前往洛杉矶迪士尼乐园,“这里是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快来享受乐趣吧!”

    乐园里游人如织,充满着大人小孩的笑声,四人入园后就先到睡美人城堡玩,这当然不是第一次来玩了,但朵朵每次都那么开心,笑得尽露洁齿,当被那些米奇、米妮等玩偶工作人员围着时,更是高兴得不肯走。

    叶浩根拿着照相机拍个不停,要留住这些快乐时刻,指挥着家人们摆POSE,“乔,把朵朵抱起来,对,惟,正经点,笑一个!”

    “YEAH!”叶惟夸张地比着双手,剪刀手爱德华似的,咔嚓一声,就这样入了照片!

    一张张照片拍着,在园内的明日之城露台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休息一会后,下午继续征战各个游乐地。

    想一天玩转迪士尼乐园是不可能的,更别说旁边还有个迪斯尼加州冒险乐园,所以一日游要玩什么项目,很容易出现分歧。朵朵想去奇幻王国那边玩旋转木马,叶惟却想去玩马特洪雪橇过山车,以朵朵的身高还玩不了。

    全家最看重的快乐自然是朵朵那一份,于是叶浩根和顾乔带着她去奇幻王国了,而叶惟自个去玩过山车,之后再会合。

    然而当叶惟来到马特洪雪橇一看,正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没半个小时坐不上去,他想做Fastpass登记,溜达一会再回来直接插队玩,结果Pass卡已经被领完了,疯狂的感恩节游客!

    要么排队,要么走人,他选择了后者,又不是没玩过,干脆往奇幻王国方向随便走走。

    游人们来来往往,不少人是推着宝宝车的,叶惟走在其中,倒显得有点单独。这时他见到绿化树带边站着一个卖气球的工作人员,手上攥着数十个彩色的白色的大气球,便走过去,想买一个给朵朵。

    这里倒是清静,没人排队要买。

    “给我一个彩色气球,多少钱?”叶惟一边掏着钱包,一边问道。

    “噢我的朋友……”拉美裔大叔正满脸痛苦。叶惟不由疑道:“怎么了?”大叔急道:“我得去去卫生间,你能不能帮我拿着这些气球一会,拜托了……很快,五分钟后我就回来,谢谢……”

    大叔硬是把满手气球绳塞到叶惟手中,“白色的5美元一个,彩色的10美元一个,只收现金,有人买就帮帮忙,麻烦了。”

    “OK,你去吧,急者为大。”叶惟耸耸肩,刚一接过那些气球绳,大叔就跟火箭似的跑去了。

    他抬头看看飘扬的气球,又看看开外来往的路人们,饶有兴致地笑喊起来:“卖气球喽,漂亮的气球!”这种事也不是每天都会有的,不妨瞧瞧大叔回来之前,自己可以卖出多少个?

    “孩子们!”他手舞足蹈的,走到道路中间,缠着一个五口之家的白人家庭,“看看这些气球多漂亮,难道你们不想要吗?”

    只见其中的两个小孩双眼放光,他继续推销着:“它们不是普通气球,而是具有魔幻力量的飞行器,像女巫的扫把!它可以带着你飞到奇幻王国!米奇、米妮、唐老鸭它们在那里等着你们,彩色的气球是勇士的利剑,而白色呢,则是魔法师的法杖!”

    “就是些骗人的死贵气球……”俩孩子的青少年姐姐翻了翻白眼。

    “也许你们不是奇幻王国的客人吧。”叶惟没所谓的样子,反正卖不卖出去不关他事。

    “妈妈,我要一个,我要当魔法师!”那小女孩却急了,小男孩也是:“我也要一个!但彩色的!”

    他们的父母自然得掏钱买了,孩子开心就好。

    “这里,好了,奇幻王国就在前面,祝你们玩得愉快!”叶惟收了钱,笑着把一白一彩的两个气球递给小孩,然后继续奔向下一个路过的家庭,“奇幻王国正遭到邪灵帝国的入侵!米奇国王正在招募着勇士和魔法师抵御,会是你们吗!?”

    不一会儿,一个个气球离开他的手,一张张美钞入袋,很快就空了近一半。对于自己的营销才能,叶惟挺是满意。

    这时候,又见有一个金发白人小女孩路过,叶惟马上就走向她,“卖气球喽,奇幻王国等着你们加入!”

    “先生。”那小女孩看到他,以为真是工作人员,鹅蛋小脸上生起笑容,“我和我父母走失了,我迷路了。”

    “走失?”叶惟怔了怔,打量了她几眼。

    这女孩儿看上去也就8、9岁,一头淡金色的齐肩中发,个头不算高大,但比例很好,身着有米奇老鼠图案的红色长袖T恤、儿童背带牛仔中裤和一双棕色短靴,显得苗条可爱,又有些机灵调皮。

    她的五官精致,长细眉,大眼睛,有点尖长的精灵般的耳朵,说话间显露出两颗洁白的中间有小缝的门牙,笑容娇憨。

    这个长相很有亲和力,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是的,走失……”小女孩吐了吐舌头,眼睛的睫毛抖动,有些不好意思,“我们本来要去明日之城的,可刚才不知怎么的,走着走着就只有我一个人来到这里了。”

    “OK。”叶惟应了声,这不算什么,小时候来乐园玩,他每次都会走失,有时甚至是一次两三回。

    所以他熟知走失后会发生什么事,很快你就会被随处可见的工作人员发现,然后送到托儿中心,为了不影响别人的快乐,乐园是不会广播的,通过其它方法寻找父母,一般不用半小时就能找到。

    “抱歉女孩,其实我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也是游客,只是在帮人看着气球而已。”

    小女孩听得表情迷糊,叶惟笑着耸肩:“但我知道明日之城在哪里。”他指了指东边方向,“那边。”女孩顺着望了望,忽然想到个好主意般,道:“可以请你带我过去吗?”

    “这个……”叶惟刚要说什么,那个拉美裔大叔终于舒爽地赶回来了,笑呵呵的:“先生,谢谢你的帮忙,你真好人!”叶惟一边把钞票和气球交给他,一边道:“没什么,刚才我帮你卖了12个气球,钱都在这里。”

    12个?就这么一会?拉美大叔呆住的张大嘴巴,想不到这少年是怎么做到的……

    “另外,我自己也要买一个。”叶惟又给了大叔10美金,抽走了一个彩色气球,眼睛余光注意到那金发小女孩望着,他不由问道:“你要一个吗?”

    “我没带钱。”女孩儿抿嘴地皱了皱眉。

    叶惟掏钱又买了一个白色的,递给她:“送给你。”他心里有点感慨,自己真是“吝啬”了好多,要是在一个月前,那肯定是买下剩余全部的十几个气球送给她,不为什么,高兴。

    “谢谢……”她惊喜地接过,大眼睛睁得圆圆的,好像感到不可思议。

    “那我走了,你找这位大叔帮忙吧。”叶惟笑了笑,转身走向北面的奇幻王国,彩色气球在空中飘来飘去。

    然而走了没十码,那小女孩从后面奔了上来,喊着:“先生,先生!”叶惟回头看着她,“怎么?”小女孩露齿笑道:“那人看上去很凶,你带我过去吧?我父母肯定就在明日之城等着我,我知道的。”

    叶惟撇了撇嘴角,“好吧,跟我来吧,今天注定是我助人为乐的一天!我喜欢,好人有好报!”

    他带头走向东边方向,小女孩步伐轻快地跟在旁边,握着气球,热情地道:“我叫安娜索菲亚,安娜索菲亚-罗伯,你呢?”

    “叶惟,你可以叫我惟。”叶惟听着瞥了她一眼,介绍自己。

    “惟,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儿笑容可掬,叶惟也道:“很高兴认识你,安娜。”她却马上认真地蹙着眉头:“叫我的全名吧,安娜索菲亚,还有我喜欢Anna发音为‘Ah-na’,而不是‘Ann-na’。”

    “行,阿娜索菲亚。”

    “我9岁,12月8号是我的生日,然后就10岁了,你呢?”

    “你觉得我多大?”叶惟顿时来了兴趣,现在年纪问题正困扰着他,只有在这些小孩面前,才被认为是个大人。

    “唔,18?”安娜索菲亚眨眨眼睛,猜了个数字。

    “15,过生日了。”叶惟揭晓道。

    “哇哦,那就是大我5岁,没多少。”安娜看看自己,差着他小半个身子,“你好厉害,15岁就在迪士尼乐园工作了。”

    如果现在是在喝水,叶惟肯定一口喷出来,好笑道:“我不是工作人员,阿阿阿娜!”安娜噢的一声,尴尬的缩缩脖子,一脸苦笑:“对,你只是在帮忙,那也很厉害。你是洛杉矶人吗?”

    “是的。”

    “我来自丹佛,你知道那里吗?”

    “知道,那是个很酷的地方,遍地都是黄金,但我还没去过。”

    “欢迎你以后去丹佛玩。”安娜一边蹦跳走着,一边继续道:“我们来洛杉矶是为了工作的,最近我几乎天天都在试镜,所以感恩节我们干脆在这里过了。”

    她很善谈,很热情和纯真,似乎想一口气把自己的情况都告诉这个酷酷的亚裔新朋友。

    “那么说你是个演员?”叶惟听了不禁惊奇,再次打量起了她,一直就觉得她表情丰富,灵气十足,原来是小演员?

    其实在洛杉矶,这个情况不奇怪,随便去一家餐馆随便问一个服务生“想不想演戏?”,或者停车场的侍应、街头的玩偶扮演者……都会得到同一个答案:“当然,我就是个演员啊!”现在乐园里的游客们中,身为演员的又有多少?数不过来。

    他惊讶的是,这个小女孩的外形气质,非常适合“安妮”,甚至连名字都很相似……

    “嗯,我是个演员!”安娜笑容骄傲地点点头。

    “那你有过什么演出吗?电影?电视?”叶惟连忙问着,天啊看看她,那带着一点骄傲、一点顽皮的可爱笑容,还有之前那些丰富的表情,皱眉的、睁眼的、苦笑的……绝对就是安妮,她就是安妮!

    “有的,我5岁的时候,开始在教堂舞台上表演;然后8岁,我上了一些表演培训班;今年年初,洛杉矶的一个星探机构签了我,接着我试镜了42次!我成功拍了一个全国的广告,为贝兹娃娃拍的,你看过不?”

    安娜兴致高昂地说着,叶惟顿时瞪目:“怪不得感觉你有点熟悉!”安娜又道:“然后我现在参加着很多的电影试镜,几个月了,还没有成功一部。”她低落地抿抿嘴巴,突然又兴奋:“《都是戴茜惹的祸》我进入第二轮试镜了,我妈妈说这次很有希望。”

    《都是戴茜惹的祸》?叶惟想起在产业杂志上看过的信息,它的确在试镜演员的筹备阶段之中,这是个改编小说的电影项目,一个小女孩和一只叫温-戴茜的狗狗的温情故事!

    他是个喜欢看狗狗小说的人,也有读过这一本,而且因为电影是由华人导演王颖执导,所以更加留心……

    小女孩和狗狗!

    “噢老天!!”叶惟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就是她了,就是她了!他的心头猛然跳动着,这是个奇迹,如果她能出演《天使之舞》和《都是戴茜惹的祸》,以她的条件,她绝对会成名,绝对会创造一个可以媲美菲尔-柯林斯在《一夜狂欢》里做群演的奇迹!

    就是她了!

    安娜-索菲亚-罗伯,或者……阿娜-索菲亚-罗伯!

    他双目放光,大笑道:“阿娜索菲亚,我正筹备着一部短片,而你,你是这个地球上最适合的主演人选!谁都不行,只有你!”

    “我?”安娜看着他,眨巴着清澈碧绿的大眼睛。

第四十一章 万夫莫敌    “叫我布鲁斯吧,惟格,我昨晚看过了《阳光小美女》的剧本,今天跟我的团队交流了意见,我们认为这个剧本还不错。我本来打算过了感恩节假期再给你回复的,但这几天给你考虑也好。”

    听到威利斯的话,叶惟先是兴奋得几乎大喊,大人物喜欢这个剧本,而且明显有着很大的兴趣!有希望了,这件事大有希望!但马上又疑惑要考虑什么?

    他一边心念电转,一边笑道:“是的,能这么快得到你的回复,我开心来不及呢,你的想法是?”

    手机又传出威利斯的话声:“我让助理问过焦点电影了,他们是以50万美元把《阳光小美女》项目卖给你,对吧,65万卖给我们怎么样?年轻人,这是个公道的价格。”

    什么!?叶惟双眼一瞪,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浑身发寒,糟糕,威利斯误会了,他不是在做倒手剧本的生意啊!

    他自然知道威利斯有着自己的电影制片公司,名叫“夏延企业(Cheyenne-Enterprises)”。

    它在2000年10月开张,至今三年多了,日常事务由威利斯的好友兼公司合伙人阿诺-瑞夫金全权打理,三年来已经大刀阔斧地参与制作了四部电影:《完美盗贼》、《哈特的战争》、《鳄鱼猎手:激情之旅》和《太阳之泪》。

    单从票房来说,这里面只有《鳄鱼猎手》是小赚的,其它都得亏一大笔,好在制片商不只是一家,而且有其它渠道的收入弥补损失,更别说威利斯的钱包鼓着呢。

    所以夏延企业继续着制片,《整十码》和《热血警探》排好明年的档期上映;还参股了明年1月开拍的5000万制片预算的动作片《火线对峙》。去年他们还买下九部小说的改编版权,准备拍成2-4部电影,都是老新闻了。

    这是一家有野心的公司。

    叶惟早就想过,只要能拉到威利斯加盟,不做海外预售,用融资、合拍等制片方式也可以,关键是股权的分配,以及他要担当制片和导演……

    但现在威利斯却以为追梦联盟只是一间倒买倒卖电影项目的中间商,这可不妙。

    他稍作酝酿,一边走向窗边,一边说道:“布鲁斯,我们的公司志在电影制片,而且我们非常看重《阳光小美女》这个项目,找你看剧本不是想出售它,而是邀请你和夏延企业加盟它。”

    “哦?”那边威利斯惊了声,毕竟是个老江湖,马上就道:“这样大家可以立项试试看,要不要真的投拍、演职员们找谁,这些以后再说。”

    叶惟望着夜空,眉头皱得更高,这种所谓的“立项”只是一种意向,不花钱,不拍片,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会议,不是跟威利斯谈,他甚至都不会见到威利斯一面,是跟阿诺-瑞夫金等人谈,然后谈上一年半载,结果很可能却是不拍。

    他可没时间和闲心陷入好莱坞的商业制片泥沼之中,试探道:“有一点不知道你清不清楚,我们和焦点签署的交易合同里有限定条款,两年内必须开拍,否则这项目又是焦点的了。”

    “惟格,你懂点电影,所以我就直说吧,焦点那边不是问题,让他们参股就行了。但如果我的公司加盟《阳光小美女》,一定要是主制片方,怎么制作由我们来定。而我什么保证都不能给你,准备很久的项目有可能拍,有可能不拍,电影业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对双方的合作没有兴趣。

    但我真的挺喜欢这个剧本,你把它交给我们,它会在我们的制片计划的第一梯队里。真制作了,你们资金充足的话可以参股,10%左右;我还会主张给你一个助理制片人(Associate-Producer)的头衔,这对你来说,已经很好了。”

    威利斯这番话,不但没有让叶惟为之兴奋,却更加的无奈。

    平心而论,这是一番公道且仗义的话。

    首先,威利斯很看得起他,因为这通电话完全可以交给助理、经纪人等人来打,但他亲自打来,还要是在感恩节前夕,一个现在好莱坞片酬前五的巨星这么做,难道不是赏脸吗?

    其二,65万的转手价很高,这前后还不到一个星期,就涨了15万,30%!还愿意让追梦联盟参股10%。

    其三,一个助理制片人头衔!

    助理制片人位于制片人金字塔中最低的一层,有着两种,一种是真干活的,做得最多,拿得最少;另一种什么都不用做,是作为给大人物的礼物,难听点贿赂、或者进行什么利益交易。还有很多时候只是为了让大人物感觉良好,比如威利斯明明没有参与某部影片的制片工作,却是助理制片人(策划),这样说出去威风,宣传时甚至可以拿来做影片卖点。

    大卫-马梅的《欲望小镇》里这么调侃助理制片人,一个角色问:“助理制片人的头衔到底有什么用?”另一个角色回答:“如果你答应了给你的情人秘书加薪,那么它就是薪水的替代品。”

    所以制片人工会在不断打击这种风气,1999年《莎翁情史》领取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时,5名制片人向着舞台一拥而上,随后学院和制片人工会就决定,以后每部提名影片只能署名3个制片人,“在制片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的3个。

    于是风气变了,现在助理制片人的头衔不值钱了,大人物们也不喜欢了,甚至认为这是一种侮辱。

    但对他来说,对一个作品列表一片空白的15岁少年,这简直价值连城!

    有了这个头衔,他以后申请USC、UCLA、NYU……哪间大学不收他?他会成为明星学生!

    这真是一份巨大的诱惑,换了别人,大概就急忙答应了,不然怎么的,拒绝?想要更多?你以为你是谁?

    限定条款?算了吧,有威利斯加入,焦点那帮人一方面后悔死,另一方面流着口水参股15%,谁还管什么限定条款。

    这就是叶惟为什么无奈,情理上他应该答应,但是,他就要不识抬举!

    “布鲁斯,我非常、非常感激你的方案,正如你所说,这很好,可我还是不能接受,我不只是想要个头衔……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我是个疯子,但我还是得说……”

    叶惟的双眼敛了敛,有些心思不说不行了:“我想担任《阳光小美女》的制片和导演,我可以胜任。如果这样夏延企业愿意投资的话,不管你出不出演,追梦联盟参股10%还是多少,我都欣然接受。”

    “你?制片和导演?”威利斯的声音满是感到荒诞的惊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语气中的亲和不见了,冷淡中有着躁恼,这就像他前一秒是跟一位礼貌、谦逊、成熟和懂电影的有为青年在说话,下一秒却是跟一个愚蠢、狂妄、不懂人情世故和不懂电影的小子在罗嗦。

    谈条件?他开出的条件还不够好?几百万上千万的生意交给一个九年级生?!谁疯了!

    “小子,小子,你在开玩笑吗?我谈正事时不喜欢开玩笑。”

    “不是的,先生……”叶惟对此早有意料,并没有慌乱,诚切地道:“我知道这很疯狂,不可能凭几句话,就让别人相信我的才能,所以我正在制作着一部10分钟剧情短片,由我编导制剪和配乐,展现自己的能力。”

    “呵呵,有勇气,但世界不是这么运转的。”

    威利斯已经不想多浪费时间了,话声很平淡:“不管是谁告诉你的这些,他错了,你得再好好想清楚。就这样吧,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可以联系我们公司,我之前开的方案依然有效。但过上一阵子可能就不同了,每家公司的制片计划表都不会等人。”

    听着对方就要说出那一声“再见”,叶惟连忙快声道:“我知道,我恳请你一件事,等我的短片拍好,请你可以抽出宝贵的10分钟看看!先生,你一向是个肯给年轻人机会的人,你肯给沙马兰机会,也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我已经给过你了,你该知道,机会不是永远都有的,这几天好好考虑吧,再见。”

    威利斯刚一说罢,就结束了通话,手机传出嘟嘟声——

    “呼!”叶惟仰了仰头,呼了一口气,威利斯这边的形势一下完全不同了,可有什么办法,只要他坚持自己的要求,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情况。他能做的就是继续自己的节奏,尽快把短片拍出来,说服大人物!

    只是心里总有郁闷,他想找人说说话,看看时间还早,就打给了莉莉:“嗨,晚上好,刚才大人物回复我了……”

    听他讲到拒绝了威利斯的方案,莉莉不禁惊呼“什么”,她有些气促:“为什么不答应?这方案对我们很好了啊!”

    “因为我要当制片和导演,他觉得我疯了。”叶惟无奈地按按额头。

    “噢……惟,惟格,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好……”

    莉莉顿时笑叹了一声,很苦恼似的:“这确实很疯狂,如果你同意了,我们就已经有了近30%的收益,而且……难道你真不知道《好人有好报》的水平距离专业电影有多远吗?”

    “是的,我知道,但那只是随便玩的,我认真起来可不同。”叶惟只能这么解释,寻求着鼓励:“莉莉,我需要你的信任,相信我,好不?”

    “我……”莉莉停顿了一小会,话声温柔而决然:“我相信你!惟,你现在走在钢丝绳上了,如果你的短片不是那么好,会毁了很多的,大家的心血、你自己本来很好的前途。我刚才先往坏方向去想,我就感觉害怕,布鲁斯-威利斯可能出演的影片的助理制片人,你知道这有多难得吗?我不想你成了一个被大家嘲笑的白痴自大狂。

    但我又想,管他们去死!那些人懂什么,他们不敢做梦,而你敢……所以,你才这么与众不同,你才让我……相信你!”

    “谢谢……莉莉,谢谢。”叶惟听得很感动,她选择了情感,她选择了相信和支持我!

    “嗯,努力吧!”手机传来了莉莉一声清笑,可以想象得到,她一定笑脸清甜,“没有人可以在15、16岁拍好专业的电影,那是凡人,可你是VIY呢。”

    “我也不一定能,17岁怎么样?哈哈哈!”

    “你还笑,天啊!看看我都说了些什么……等等,我得上飞机了,先聊到这里,这几天我也没什么时间聊电话,回去再说,好吗?”

    “嗯好,一路顺风,玩得开心,愿原力与你同在。”

    “也愿原力与你同在,晚安。”

    嘟,嘟——

    挂了电话很久,叶惟还在望着手机屏幕,久久地微笑着,心头翻腾着什么,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充满着冲劲!他喃喃笑道:“女孩,为了你这份相信,我他妈也要做好!GO!GO!GO!”

    他冲了几步,回到电脑桌前忙活,剧本已经改得差不多,下一步需要开始筹备很多事项,其中之一是寻找主演。

    剧本里露脸的人物挺多,但包括安妮的父母都不难找到,南加大的演员资料库里一大把适合的业余、半职业和职业演员,关键是两大主演。托托可以由托托本色演出,如果它实在没有天赋,就要花钱找专业的狗狗演员。

    最难的还是安妮的人选,朵朵当然不行了,年纪太小,也没上过表演课,他要专业的7-10岁的小演员!

    邀请知名的童星?达科塔-范宁?那跟邀请威利斯演理查德的难度是一样的。又不愁制片经费,没必要折腾了,还是定个踏实的目标好:一个尚未崭露头角的优秀小女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