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叫我布鲁斯吧,惟格,我昨晚看过了《阳光小美女》的剧本,今天跟我的团队交流了意见,我们认为这个剧本还不错。我本来打算过了感恩节假期再给你回复的,但这几天给你考虑也好。”

    听到威利斯的话,叶惟先是兴奋得几乎大喊,大人物喜欢这个剧本,而且明显有着很大的兴趣!有希望了,这件事大有希望!但马上又疑惑要考虑什么?

    他一边心念电转,一边笑道:“是的,能这么快得到你的回复,我开心来不及呢,你的想法是?”

    手机又传出威利斯的话声:“我让助理问过焦点电影了,他们是以50万美元把《阳光小美女》项目卖给你,对吧,65万卖给我们怎么样?年轻人,这是个公道的价格。”

    什么!?叶惟双眼一瞪,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浑身发寒,糟糕,威利斯误会了,他不是在做倒手剧本的生意啊!

    他自然知道威利斯有着自己的电影制片公司,名叫“夏延企业(Cheyenne-Enterprises)”。

    它在2000年10月开张,至今三年多了,日常事务由威利斯的好友兼公司合伙人阿诺-瑞夫金全权打理,三年来已经大刀阔斧地参与制作了四部电影:《完美盗贼》、《哈特的战争》、《鳄鱼猎手:激情之旅》和《太阳之泪》。

    单从票房来说,这里面只有《鳄鱼猎手》是小赚的,其它都得亏一大笔,好在制片商不只是一家,而且有其它渠道的收入弥补损失,更别说威利斯的钱包鼓着呢。

    所以夏延企业继续着制片,《整十码》和《热血警探》排好明年的档期上映;还参股了明年1月开拍的5000万制片预算的动作片《火线对峙》。去年他们还买下九部小说的改编版权,准备拍成2-4部电影,都是老新闻了。

    这是一家有野心的公司。

    叶惟早就想过,只要能拉到威利斯加盟,不做海外预售,用融资、合拍等制片方式也可以,关键是股权的分配,以及他要担当制片和导演……

    但现在威利斯却以为追梦联盟只是一间倒买倒卖电影项目的中间商,这可不妙。

    他稍作酝酿,一边走向窗边,一边说道:“布鲁斯,我们的公司志在电影制片,而且我们非常看重《阳光小美女》这个项目,找你看剧本不是想出售它,而是邀请你和夏延企业加盟它。”

    “哦?”那边威利斯惊了声,毕竟是个老江湖,马上就道:“这样大家可以立项试试看,要不要真的投拍、演职员们找谁,这些以后再说。”

    叶惟望着夜空,眉头皱得更高,这种所谓的“立项”只是一种意向,不花钱,不拍片,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会议,不是跟威利斯谈,他甚至都不会见到威利斯一面,是跟阿诺-瑞夫金等人谈,然后谈上一年半载,结果很可能却是不拍。

    他可没时间和闲心陷入好莱坞的商业制片泥沼之中,试探道:“有一点不知道你清不清楚,我们和焦点签署的交易合同里有限定条款,两年内必须开拍,否则这项目又是焦点的了。”

    “惟格,你懂点电影,所以我就直说吧,焦点那边不是问题,让他们参股就行了。但如果我的公司加盟《阳光小美女》,一定要是主制片方,怎么制作由我们来定。而我什么保证都不能给你,准备很久的项目有可能拍,有可能不拍,电影业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对双方的合作没有兴趣。

    但我真的挺喜欢这个剧本,你把它交给我们,它会在我们的制片计划的第一梯队里。真制作了,你们资金充足的话可以参股,10%左右;我还会主张给你一个助理制片人(Associate-Producer)的头衔,这对你来说,已经很好了。”

    威利斯这番话,不但没有让叶惟为之兴奋,却更加的无奈。

    平心而论,这是一番公道且仗义的话。

    首先,威利斯很看得起他,因为这通电话完全可以交给助理、经纪人等人来打,但他亲自打来,还要是在感恩节前夕,一个现在好莱坞片酬前五的巨星这么做,难道不是赏脸吗?

    其二,65万的转手价很高,这前后还不到一个星期,就涨了15万,30%!还愿意让追梦联盟参股10%。

    其三,一个助理制片人头衔!

    助理制片人位于制片人金字塔中最低的一层,有着两种,一种是真干活的,做得最多,拿得最少;另一种什么都不用做,是作为给大人物的礼物,难听点贿赂、或者进行什么利益交易。还有很多时候只是为了让大人物感觉良好,比如威利斯明明没有参与某部影片的制片工作,却是助理制片人(策划),这样说出去威风,宣传时甚至可以拿来做影片卖点。

    大卫-马梅的《欲望小镇》里这么调侃助理制片人,一个角色问:“助理制片人的头衔到底有什么用?”另一个角色回答:“如果你答应了给你的情人秘书加薪,那么它就是薪水的替代品。”

    所以制片人工会在不断打击这种风气,1999年《莎翁情史》领取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时,5名制片人向着舞台一拥而上,随后学院和制片人工会就决定,以后每部提名影片只能署名3个制片人,“在制片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的3个。

    于是风气变了,现在助理制片人的头衔不值钱了,大人物们也不喜欢了,甚至认为这是一种侮辱。

    但对他来说,对一个作品列表一片空白的15岁少年,这简直价值连城!

    有了这个头衔,他以后申请USC、UCLA、NYU……哪间大学不收他?他会成为明星学生!

    这真是一份巨大的诱惑,换了别人,大概就急忙答应了,不然怎么的,拒绝?想要更多?你以为你是谁?

    限定条款?算了吧,有威利斯加入,焦点那帮人一方面后悔死,另一方面流着口水参股15%,谁还管什么限定条款。

    这就是叶惟为什么无奈,情理上他应该答应,但是,他就要不识抬举!

    “布鲁斯,我非常、非常感激你的方案,正如你所说,这很好,可我还是不能接受,我不只是想要个头衔……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我是个疯子,但我还是得说……”

    叶惟的双眼敛了敛,有些心思不说不行了:“我想担任《阳光小美女》的制片和导演,我可以胜任。如果这样夏延企业愿意投资的话,不管你出不出演,追梦联盟参股10%还是多少,我都欣然接受。”

    “你?制片和导演?”威利斯的声音满是感到荒诞的惊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语气中的亲和不见了,冷淡中有着躁恼,这就像他前一秒是跟一位礼貌、谦逊、成熟和懂电影的有为青年在说话,下一秒却是跟一个愚蠢、狂妄、不懂人情世故和不懂电影的小子在罗嗦。

    谈条件?他开出的条件还不够好?几百万上千万的生意交给一个九年级生?!谁疯了!

    “小子,小子,你在开玩笑吗?我谈正事时不喜欢开玩笑。”

    “不是的,先生……”叶惟对此早有意料,并没有慌乱,诚切地道:“我知道这很疯狂,不可能凭几句话,就让别人相信我的才能,所以我正在制作着一部10分钟剧情短片,由我编导制剪和配乐,展现自己的能力。”

    “呵呵,有勇气,但世界不是这么运转的。”

    威利斯已经不想多浪费时间了,话声很平淡:“不管是谁告诉你的这些,他错了,你得再好好想清楚。就这样吧,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可以联系我们公司,我之前开的方案依然有效。但过上一阵子可能就不同了,每家公司的制片计划表都不会等人。”

    听着对方就要说出那一声“再见”,叶惟连忙快声道:“我知道,我恳请你一件事,等我的短片拍好,请你可以抽出宝贵的10分钟看看!先生,你一向是个肯给年轻人机会的人,你肯给沙马兰机会,也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我已经给过你了,你该知道,机会不是永远都有的,这几天好好考虑吧,再见。”

    威利斯刚一说罢,就结束了通话,手机传出嘟嘟声——

    “呼!”叶惟仰了仰头,呼了一口气,威利斯这边的形势一下完全不同了,可有什么办法,只要他坚持自己的要求,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情况。他能做的就是继续自己的节奏,尽快把短片拍出来,说服大人物!

    只是心里总有郁闷,他想找人说说话,看看时间还早,就打给了莉莉:“嗨,晚上好,刚才大人物回复我了……”

    听他讲到拒绝了威利斯的方案,莉莉不禁惊呼“什么”,她有些气促:“为什么不答应?这方案对我们很好了啊!”

    “因为我要当制片和导演,他觉得我疯了。”叶惟无奈地按按额头。

    “噢……惟,惟格,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好……”

    莉莉顿时笑叹了一声,很苦恼似的:“这确实很疯狂,如果你同意了,我们就已经有了近30%的收益,而且……难道你真不知道《好人有好报》的水平距离专业电影有多远吗?”

    “是的,我知道,但那只是随便玩的,我认真起来可不同。”叶惟只能这么解释,寻求着鼓励:“莉莉,我需要你的信任,相信我,好不?”

    “我……”莉莉停顿了一小会,话声温柔而决然:“我相信你!惟,你现在走在钢丝绳上了,如果你的短片不是那么好,会毁了很多的,大家的心血、你自己本来很好的前途。我刚才先往坏方向去想,我就感觉害怕,布鲁斯-威利斯可能出演的影片的助理制片人,你知道这有多难得吗?我不想你成了一个被大家嘲笑的白痴自大狂。

    但我又想,管他们去死!那些人懂什么,他们不敢做梦,而你敢……所以,你才这么与众不同,你才让我……相信你!”

    “谢谢……莉莉,谢谢。”叶惟听得很感动,她选择了情感,她选择了相信和支持我!

    “嗯,努力吧!”手机传来了莉莉一声清笑,可以想象得到,她一定笑脸清甜,“没有人可以在15、16岁拍好专业的电影,那是凡人,可你是VIY呢。”

    “我也不一定能,17岁怎么样?哈哈哈!”

    “你还笑,天啊!看看我都说了些什么……等等,我得上飞机了,先聊到这里,这几天我也没什么时间聊电话,回去再说,好吗?”

    “嗯好,一路顺风,玩得开心,愿原力与你同在。”

    “也愿原力与你同在,晚安。”

    嘟,嘟——

    挂了电话很久,叶惟还在望着手机屏幕,久久地微笑着,心头翻腾着什么,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充满着冲劲!他喃喃笑道:“女孩,为了你这份相信,我他妈也要做好!GO!GO!GO!”

    他冲了几步,回到电脑桌前忙活,剧本已经改得差不多,下一步需要开始筹备很多事项,其中之一是寻找主演。

    剧本里露脸的人物挺多,但包括安妮的父母都不难找到,南加大的演员资料库里一大把适合的业余、半职业和职业演员,关键是两大主演。托托可以由托托本色演出,如果它实在没有天赋,就要花钱找专业的狗狗演员。

    最难的还是安妮的人选,朵朵当然不行了,年纪太小,也没上过表演课,他要专业的7-10岁的小演员!

    邀请知名的童星?达科塔-范宁?那跟邀请威利斯演理查德的难度是一样的。又不愁制片经费,没必要折腾了,还是定个踏实的目标好:一个尚未崭露头角的优秀小女孩!

第四十章 飞机、火车和汽车    这一个周日,叶惟觉得是自己生平过得最完美的一个周日,先完成了跟威利斯的会面目标,再写了短片剧本的草稿,还跟莉莉有了个非常棒的约会。

    两人的约会关系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感觉很好,开始有牵手这种亲密举动,不会突然谁半句话都不说,就再也约不出来。

    不过说真的,牵手这种程度,叶惟在幼儿园跟女生约会的时候就那样了,没成想到了中学九年级,居然约会完了连个Goog-bye-Kiss都没有,还得从幼儿园做起,真是有趣。

    他不知道莉莉怎么想,但一步一步来也不错,什么时候会有真正的第一个吻呢?他很期待。

    当迈入新的周一,今年感恩节又近一步,哈佛-西湖从周四到周日都会放假,所以这周只需要上三天学。

    叶惟自然是带齐剧本文件来上学了,不管上课还是X时间,都是在某个地方改着稿,让周围的师生们大为好奇。

    中午在食堂进餐时,他向列夫等人宣布了这个宏伟计划,短片的制作需要他们帮忙。

    “没问题,没问题!”列夫、巴德他们兴奋地拍着胸口答应下来,陈诺似乎真成了孔夫子:“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科尔温则还是那么一针见血:“还是拍之前的业余水平?”

    “不,所以要你们帮忙的是些非技术上的杂活,大概还有群演。”

    叶惟直接说清楚,像列夫的表演、科尔温的摄像、陈诺的打光等……在中学生里很不错,但这次真的不行,摄制组方面他得找专业的人员来做;演员们也是,列夫不能演安妮,或者安妮的父亲或母亲。

    “伙计们,一切都要专业。”

    “哇,惟哥,为什么你的话永远都那么酷!”列夫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更加激动:“在专业剧组打杂?太好了!”

    “好啊,我要吃专业的剧组餐。”巴德也有激动的地方。

    “去哪里找专业人员?要花钱吗?”科尔温问道。

    “我的目标是不要,除了提供午餐,一切免费。”叶惟的双眼闪过一道狡黠,已经有着具体的想法:到南加大蹭资源!

    那里有太多资源可以利用了,各种专业器材免费租赁、可联系的专业演员资料库、做后期制作的机器等……当然还有专业的学生摄制团队!摄影、灯光、录音、美术、场务……所有需要的都可以找到。

    虽然只有本校学生才能使用这些资源,可因为那个梦,他熟悉里面多年不变的规矩,大可以钻钻空子。

    关键是需要南加大学生帮忙,现在暂时还不认识谁,但他知道可以找到的,大四老生没空理他,那些新鲜人、大二生、大三生却会有兴趣,只要在演职表中打上他们的名字。

    等到了组建剧组的阶段,他就去南加大看看,不过首先要把剧本改好。

    周一和周二两天,叶惟都在疯狂改稿之中度过,剧本渐渐精修到了22个场景,台词也润色了,《天使之舞》基本完成!

    在让大脑休息的晚上,他把那个名为《好人有好报》的三分钟公益短片剪辑好了,其实也没多少活,因为那些影像素材里就没多少镜头,几乎全是业余的“长镜头”,1、2、3地拼凑起来就行。

    接着,他把终剪版拷到了一张DVD光盘上,周三这天带来了学校,早上活动时间,在追梦联盟大本营给大家播放。

    在莫扎特的D大调哈夫纳小夜曲的欢快音乐中,电视屏幕里,叶惟和女装列夫在街头拥在一起,笑着背身走远摄影机——

    “天才!天才!我演得太好了,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非我莫属,哈哈!”

    “惟哥演得也好,那些表情……我怎么就学不来?”

    沙发边上,列夫和巴德看得大喊大叫,陈诺笑呵呵地推着眼镜,连科尔温都难得的露出笑容,都为这个短片感到骄傲。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女生也是笑脸,虽然她们不在演职表上,却很为朋友们高兴,翠丝特笑道:“真的很棒,它会在明年的电影节上受欢迎的。”康妮更是满脸崇拜:“很有创意啊!惟,全是你想的吗?真酷。”

    只有莉莉没说什么,而且还微微皱眉,如果以学校电影节来要求,是不错的吧;如果说电影导演?这种水平怎么能行!

    她看看电视边的叶惟,他还故作谦虚地鞠躬说着“谢谢,谢谢”,见他望来,她哦的点点头:“不错。”

    “惟,我也想拍点东西,可是我不懂写剧本,你能帮我写一个吗?随便的就行!”康妮兴致很高地问道。

    “行啊,没问题。”他顿时更来劲了,对康妮哈哈笑道:“感恩节之后就给你,《希德姐妹帮》那样的故事,怎么样?”

    “《希德姐妹帮》?那是电影吗?我没看过呢……”康妮一脸疑惑,翠丝特也是,列夫很懂似的嗯了声:“那可是一部好电影,希德们,好看,经典,绝对适合你们。”

    “那我可不确定。”叶惟耸耸肩,笑讲了《希德姐妹帮》的故事,不是讲友谊的,而是残酷黑暗的高中女生争斗。

    康妮和翠丝特听得又笑又骂,“我们才不是希德们,写关于友情的吧?”

    “像《牛仔裤的夏天》那样?”叶惟问道。康妮不禁惊呼:“不会吧,你看过《牛仔裤的夏天》!那可是女生小说啊!”叶惟大笑不已:“是的,我什么书都看,我觉得你适合演蒂比,而翠丝特……莉娜!”

    与此同时,列夫摸着大鼻子,巴德几人微张嘴巴,都呆了,惟哥就是惟哥,连女生话题都能谈起来,要是那天他也在甜蜜蜜咖啡馆,结果肯定不是空手而归……

    “还有……”叶惟看向莉莉,本想说足球健将的布丽姬,莉莉却哈哈地道:“我是卡门。”

    她的话让气氛冷了冷,卡门从小父母离异,暑假时去找父亲玩,结果父亲要再婚了,卡门很尴尬和闷怒。

    “还是布丽姬。”叶惟语气认真,她好像有些不开心,是因为明天就要和她父亲一家相处?

    莉莉心里很多凌乱的心念,混蛋……他真是随便跟一个女生都可以聊得很开心……他的水平还当不了电影导演,拜托成熟点啊……好吧,这个假期她绝对会是卡门……他要和康妮约会吗,因为她没有大声称赞短片拍得好?短片是很好,但还不够!

    不过她不想弄僵大家的兴致,压下那些杂念,让自己灿烂笑道:“那还差不多,队长。”

    “女孩,我才不是你的队长!”叶惟大笑,以为好了,翠丝特几人也不多察觉,他继续道:“写个女生们的友情故事,收到。但我要忙自己的新短片,所以制片方面,你们可以找这几位男士帮忙。”他指向列夫几人。

    “我的荣幸!”列夫顿时噗通地单膝跪下,惟哥这是营造机会给他们啊,急道:“列夫-波比勒愿意为你们效劳!”

    “还有我!”、“我也可以……”

    看着他们既热情又古怪的样子,康妮和翠丝特相视一眼,都耸了耸肩,OK。

    下午随着放学铃响起,今年感恩节假期开始了。

    哈佛-西湖这些有钱家庭当然都有安排,几乎都是旅游。

    莉莉今晚就要坐上飞往英国的航班,欧洲那边没有感恩节,她就是去她父亲家度假而已。翠丝特、康妮也将和家人去玩,夏威夷和圣地亚哥。

    列夫一家去拉斯维加斯;巴德家的餐馆要忙感恩节大餐,只有巴德自己跟着列夫去玩;陈诺一家回萨克拉门托探亲;李明一家要去纽约;巴布一家去巴哈马……科尔温本想宅在家里不出门,但在叶惟的勒令下,跟着家人到盐湖城滑雪去了。

    最后一看,追梦联盟成员们,就只剩叶惟一个人待在洛杉矶。

    在往年,叶惟家也不会留在洛杉矶,不出国旅游,都到旧金山等地方去,但不是《婚期将至》惨败后负债累累的现在。

    今年他们家的计划是,在感恩节当天到迪士尼乐园玩,然后第二天一切照常。

    也许不,因为叶惟妈妈计划在“黑色星期五”到超市抢便宜货,她已经筹备多时了,收集了很多优惠券,准备感恩节晚上就去通宵排队,迎接人生第一次的疯狂抢购。

    叶惟劝阻了一番,都无法打消母亲的计划,父亲也要加入行动,哪怕他最近血压很高。叶惟无奈,只能准备和父母一起去抢。

    感恩节前夕,叶惟继续在房间里忙着修改短片剧本,刚过19:00,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他接通了来电,语气礼貌,以后他都要注意这样,因为打来的随时会是大人物。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手机竟然真的传出一把中年男人的稳健声:“你好年轻人,我是布鲁斯-威利斯。”

    噢,噢!!威利斯,这声音……威利斯!!

    叶惟瞬间屏住了呼吸,霍然从电脑椅上站了起来,心率一下飙了上去,他抚抚自己的头发,压着情绪,热情地笑道:“嗨,威利斯先生!哇喔,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请见谅,我有些紧张,哈哈。”

    “呵呵,没有打扰到你吧?”威利斯的话声透着一股亲和。

    “没有没有,先生,感恩节快乐。”叶惟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威利斯这么快地亲自主动打来,应该有好事发生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