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布伦特伍德北面,汉利大道,两辆自行车几乎并排地飞驰而过,叶惟和莉莉的笑声此起彼伏。

    这次谁都没有迟到,两人碰头后,就决定前往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玩,还是自行车竞赛!经过15分钟的全速前进,两人到达了目的地,赢的还是叶惟,他已经让她很多了,可还是赢,实力差距太大,没办法。

    “你真的跟绅士(Gentleman)沾不上边!”

    “你知道Gentle有蛆的意思吗?我跟‘蛆虫侠’半点关系都不想有。”

    “好吧,你又毁掉我心里一个神圣的词了,恭喜你。”

    两人笑说着把自行车泊好,就往公园北边山坡的树林走去。

    这个公园平日挺热闹的,时不时就有什么名人明星居民带着孩子来玩。园内设有烧烤炉、儿童游乐区、社区活动中心等,但那些游乐设施的周日营业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宁静很多,尤其是树林等幽静地。

    说笑了几句,两人谈起了短片的事,莉莉挺好奇他怎么突然要拍短片,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叶惟只说是要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给她讲了短片的故事,笑道:“都是从我妹妹和托托那里得到的灵感,有个年幼的妹妹真好。有时候我都会想她别长大,永远做哥哥的小甜豆,自私吧?哈哈。”

    “自私。”莉莉微微地笑,有点不自然地踢脚,轻轻的说着:“我有三个兄弟姐妹,一个30多岁的姐姐,一个快30岁的哥哥,一个两岁多的弟弟。可都是同父异母的;乔莉,我姐姐,甚至都不是,她是我父亲第一任婚姻的继女。”

    叶惟耸耸肩,记得莉莉是她爸第二次婚姻的唯一孩子,而现在菲尔-柯林斯在第三次婚姻之中,他问道:“你们还亲近吧?”

    “我不知道,过几天就是感恩节了,四天的假期,我爸爸叫我去欧洲玩,跟他们一家,但是……我不知道。”

    莉莉皱起了双眉,想法很乱,她看看叶惟,犹豫着要不要向他透露这些秘密心思。

    “你可以相信我。”叶惟话声温柔。

    “嗯……我不太喜欢去,自从有了尼古拉斯,我弟弟,每次这样的聚会,我都会感觉尴尬。我的意思是,我是谁啊?只有我和我爸爸,我感到很好,我们有我们的世界,我们谈我们的话;可多了他的妻子、他的宝贝儿子……这就像,我是个外人!那个世界不再存在了,真糟糕,大概我还需要时间去接受这种变化,我真的不知道……”

    她一脸的苦恼,又看看他,摇头地轻叹:“你不会明白的,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让人羡慕,你知道吗?看看我,什么父亲是摇滚巨星,母亲是社团主席……除了这些假期,我一年见不到他十次,还有我妈妈,也是每天忙得找不到人。我只是想和他们多些相处,可都被抢走了……我才自私,我希望尼古拉斯把时间还给我,我想告诉他,我不是你姐姐……”

    她越说,情绪越有点激动了,似乎在说着气话,“还有,我不喜欢你妈妈!我甚至不喜欢你爸爸!我爸爸,那是我爸爸……”

    “抱歉!”莉莉突然深吸一口气,停住了话,依然眉头深锁,“跟你说这些让人郁闷的话,抱歉。”

    “不,我喜欢听,你可以说的。”叶惟认真的道,这个少女真的藏着很多心底话啊,“但我不认为你是那样的人,我认为你爱护着尼古拉斯,只是你还没想清楚而已。”

    “你又知道些什么呢。”莉莉嘀咕,并没有得到安慰,“我和他不像你和你妹妹,你不懂的。”

    “我的确不懂面对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是什么感觉,你说得对,我有幸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但我知道你,你是个好女孩,一个善良的好女孩。”叶惟笑了笑,“其实有时候,朵朵也会把我气得想揍她一顿,别对自己太苛刻了。”

    “真的?”莉莉不由莞尔,“你刚刚才说她是天使!”

    “乖的时候是天使,不乖的时候就是魔女了。”叶惟摊摊手,说的都是真话:“我都忘了有多少次,让她不要待在我房间,让她别给托托乱喂东西,让她别坐在我家的陆龟本吉身上,因为我要坐!她偏不听,我声音大点,她就叫妈妈,真是气死人!”

    莉莉听得笑了起来,“看来你还是有天敌的,哈哈!”

    “谁说不是,每次都会是她赢,最可恶的是……”叶惟直咬牙,“她会拿什么玩具、零食来哄你,你就无法继续生气了。”

    “哇,如果尼古拉斯有这么懂事,我也好过多了。”莉莉笑说,双手乱摆了几下,说了这番话,心里真的舒服了很多。

    说来奇怪,这些话不想跟妈妈说,连翠丝特她们也没多说,却就这样自然地跟他说了,好像在他面前,她不需要怎么伪装自己,是因为他是个混蛋吗……

    但她有点怕吓到对方了,约会可不是为了让她吐苦水的,说说开心的事吧。

    莉莉笑道:“之前我打过电话给拉莫,她说你的表现很惊人!这是很高的称赞哦,拉莫-威利斯不会随便赞别人的。”

    “拉莫?”叶惟说起就有些没好气,捶了捶沿途的一棵松树,“我几乎都被她害死了,所以才急着要拍短片。”

    听了他说的,莉莉无奈地转了转明眸,“那就是拉莫。你的剧本什么时候能写好?”

    “现在还只是草稿,还要几天,感恩节之后吧,然后我要把它拍出来。”叶惟露出神秘的笑容,“到时候,你们又会震惊的。”

    “OK……”莉莉联想到了什么,敛眸的疑道:“你还在想着当《阳光小美女》的导演?”

    “我才不会那么说,不过,我能不能当电影导演,到时你们自有答案。”像有音乐响起,叶惟轻摆身体,一副悠然的样子。

    “好吧,我等着。”莉莉微笑地点头,有期待,却也有着怀疑:“希望你不是在浮夸。”

    叶惟没有答话,事实会证明一切的。这时已经来到山坡的深处,四周古老的大树成荫,下午的阳光从枝叶缝隙间洒下,暖暖洋洋的,让人仿佛置身于伊甸园中。

    他不想继续走了,突然就走向几步外的一棵大榕树边,一下躺倒在树下草坪上,“嘻哈!我得休息一会。”

    从早上6点到现在,他就没有闲过,做了那么多,真有点疲了,这样躺着很好,很舒服……

    “嘿。”莉莉好笑的走了上去,看看周围,往他旁边坐下,双手往后撑着草坪,微仰脸庞地望着晴朗的天空,视线的范围内都没有其他人影,凉风吹拂,暖阳照洒,心头进入了宁静之境……

    两人都没有说话,却可以听到很多,两颗萌动的心不断靠近。

    “我以前都没有发现,这里可以这么美……”莉莉忽然轻声的说。

    “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恰好我有这么一双眼睛,躺下吧,你会看到更多。”

    “事实上,你还有一张创造坏的嘴巴……”莉莉虽然这么说,还是往后面躺下了,转头笑瞪了他一眼,又望向天空。

    “嗯,我还有一双听刻薄话的耳朵。”

    叶惟却在一直转头看着她的侧脸,那飒爽的粗眉、明亮的眼眸、挺拔的鼻子、娇嫩的嘴唇……

    “你的眼睛好烦人。”她忽然嗔了一句。

    “我只是在发现美。”他笑道,依然没有收回目光,饶有兴趣地问起另一件事:“其实我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墨鱼行动那天你要像一只愤怒的公牛那样针对我?难道是我的英俊让你疯狂了吗?”

    “哈哈,少自恋了……因为你是叶惟啊,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你可是我的仇人。”

    “什么?我们以前认识?”

    “你真的不记得?”

    “什么!?”叶惟真是惊讶了,自己跟她没什么世仇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什么啊!

    莉莉满脸不满,果然是个混蛋,那种事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谁又能想到有一天,她会跟他说这些?

    她哼道:“几年前,伯克利霍尔和都尔的圣马尔定踢了一场足球比赛,7:0,还记得吗混蛋?在那之后,我们就只踢天主教青年组织的联赛了,没错,好几个球员都哭了,家长们愤怒了,学校怕了,这全是你的功劳。”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失望,我们好不容易才尝试踢地区的最高冠军联赛,结果……”

    呃!叶惟连连地眨眼,回想起来,自己职业生涯上7:0的比赛还真不多,“唔……好像,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噢,是不是我六年级那年?对了,哈哈哈,是发生过!所以你就憎恨我了?嘿,不能因为你是曼城球迷,就诅咒贝克汉姆去死,这不好。”

    “我才不是曼城球迷,而且贝克汉姆今年转会去皇马了。”

    “你觉得我不知道么?反正这不好。”

    “我告诉你什么才是不好,‘你们烂透了’,‘你们没吃饭吗’,‘神今天站在我这边,他让我踢爆你们’,‘试试让我停下来?也许求饶是个好主意’……都是VIY语录!有印象吗?”

    “有印象……你这么一说,我全想起来了,你当时就站在场边啊!怪不得我总觉得你有点眼熟!”

    尘封的一些记忆涌现,叶惟不由兴奋大叫,有什么疑惑解开了,“噢我的天,这事真不能怪我,都是因为你。”

    “胡扯!”莉莉被他气笑般大笑起来,笑弯双眸,怎么是她的原因了!

    “是真的,你知道为什么体育比赛需要拉拉队吗?因为有美女站在场边,可以激发运动员的斗志。那天就是这样,哇喔,一个看足球的漂亮女孩,还喊着‘加油,前进,男孩们!’”

    “这哪是我的语气!”

    “你听我说完,这太稀罕了,伯克利霍尔是强队吧?我也没见过有哪个女孩来加油,圣马尔定居然有!我当时就疯了。”

    他当时是有望过来好几次!那种挑衅的眼神,莉莉还记得呢,这也是她怀恨在心的一大原因。听了他说的,她的神情越发古怪,生气似的瞪着他,却又有惊讶、明悟,还有一股掩不住的笑意,“那就是我的错了?”

    叶惟一副受害者的口吻:“明显是的。”

    “拜托!”

    “OK,这不是谁的错,只是就像在幼儿园,你想得到一个女孩的注意,你多半会捉弄她,拔她的头发一下,抢她的玩具……她要是哭了,你就开心了。顺便说一下,我现在还会这么做。”

    “那么……你想得到我的注意?”莉莉双眸定定的,也不知自己怎么了。

    “我简直想得到你。”叶惟看着她笑道,心头大跳,“当时。”

    “滚一边去……”莉莉的脸颊变得有点微红,眸子里起着涟漪,竟说出了更大胆的话:“那现在不想了?”

    “现在?”

    两人静了下来,但他的右手缓缓动了,伸去捉住了旁边的那只雪白纤手,她微微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抽开,反握他的手。

    两只稚嫩的手合在一起,两张年少的脸庞在笑,两颗青春的心,在怦然跃动。

    大树之上,是湛蓝的天空,一片美丽。

第三十八章 天使之舞    当叶惟拿着纸笔,回到了后园木台阶上,当即忙活起来,一边想着剧本,一边记录下所有的想法。

    现在两个主角有了,小女孩和她的狗狗,小女孩叫安妮吧,小狗就叫托托。

    什么主题呢?关于勇气、友谊、互相守护……

    他看着奔来奔去玩得欢的朵朵和托托,简直就像看着缪斯女神,想象号列车按照之前设计好的轨道开动,沿路的风景在不断涌现,铅笔在白纸上也写了起来,过得一阵,就完成了故事的纲要:

    小女孩安妮和小狗托托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最喜欢一起跳舞,一人一狗的可爱舞蹈名扬当地社区,是大家的快乐天使。

    终于,社区剧院邀请她们为大家登台表演,然而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使安妮失去了她的右腿,而与轮椅拐杖为伴。她十分沮丧,昔日活泼的天使全无生气,大家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愁眉苦脸。

    这时候,托托以积极的行动鼓励着安妮,就算没了一只翅膀一样可以起舞,成功唤起了安妮的坚强意志。

    于是这一天,在社区剧院的舞台上,安妮和托托再一次起舞了,台下观众们掌声如雷,非常感动。

    “OK,不错了。”叶惟笑着点点头,这里面可以有着好几个的感人催泪点,尤其是托托鼓励安妮和安妮重新振作的时候。

    他又在稿纸的边沿写下一句话:没了翅膀,她和她的小狗还可以飞翔吗?

    这还只是纲要,一个框架而已,要写成一个好故事还有很多路要走。

    叶惟首先想起了节奏和结构,因为他身兼导演、剪辑和配乐三职,所以大可以在剧本创作的阶段,就一并考虑很多东西,是顺序地去讲故事,还是有倒述、有闪回?

    他想到了一个开场场景:院落,安妮坐在轮椅上,望着遥远的天空,眼神忧伤。

    在轻柔哀淡的音乐下,用一组蒙太奇,把之前的故事无台词地展现出来,特别要渲染安妮和托托之间的感情,像她从纸箱里开心地抱起一只狗仔、小狗欢蹦乱跳,她也跳起来、狗狗看着她被汽车撞倒……随着一声狗吠,音乐结束,回到现在。

    这样拍挺好的,拍短片玩这片叙事花样,最容易得到高评价了,也容易在各种短片电影节脱颖而出。

    这是因为短片的篇幅少,用几分钟很难讲得了什么新奇深刻的故事;玩电影语言,渲染一种情感,反而更易让别人印象深刻。

    只不过!不适合自己这次的情况!

    叶惟再次在心中明确了这一点,他要炫的技不是玩转叙事花样,是另一种,是可以把一个180页长片剧本拍好的技,对于长片而言,节奏感比一两个技术花样重要得太多了。

    “顺序讲述。”他在纸上记了下来,目标是在10分钟内,构建起一个完整的三幕式结构故事,以展现自己对故事的节奏掌控力,用武侠小说的话来说,这叫: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确定节奏和结构后,他开始在纸上做起了自我问答,去深入了解人物和挖掘故事。

    Q1:多形容一下安妮?

    A1:一个活泼快乐的小女孩,善良、懂事、喜欢跳舞。她是快乐的,可以感染周围所有人,就像天使一样,有着几乎一切的美好,是父母的宝贝,社区的宝贝。

    Q2:这个人物有什么最初渴求?她想要什么?

    A2:第一幕的时候,她喜欢跳舞,想在舞台上为大家表演,但她也重视着大家的掌声和称赞,重视着家人为她感到的骄傲,那种成为明星一样的成就感。

    Q3:所以开始时,她重视外在多过内在?

    A3:没错,她对跳舞的态度就是这样,视为一种可以收获掌声的东西,比视为一种可以分享快乐的东西多。

    Q4:转折点发生后,她要追求什么?

    A4:她要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态度,最重要的不是舞姿如何,是起舞所带给自己和别人的快乐,心灵上的东西。

    Q5:那么在第二幕,她需要什么,才可以走向第三幕的成功?

    A5:勇气,乐观,积极,永不放弃。

    Q6:谁带给她这个启示,谁是导师?

    A6:小狗托托,它让她明白到舞蹈最动人之处是它展现出的生机、活力和快乐,而非舞姿,人生也是这样。

    Q7:有什么特别重要的视觉道具吗?作为第二转折点的道具?

    A7:安妮的小舞鞋,一只。

    Q8:安妮的车祸是自己引发的吗?这是因为她看待世界的方式所造成的结果?

    A8:应该这样,痛苦由自己造就,救赎也由自己完成。她并没有该被指责的过错,只是受到了上帝的启示式惩罚。

    Q9:那最后她怎么样了?

    A9:她改变了,认识到了自己的内心,就算没了翅膀,她和她的小狗也可以飞翔!

    ……

    写了三十多个的Q和A后,叶惟对这个故事的感觉已经十分强烈,仿佛能接触到里面的人物、能看到发生着什么,他知道是时候该写草稿了,把所有的纸张拿起,喊道:“朵朵,哥哥先回去房间写东西了。”

    “好。”朵朵应了声,继续和托托嬉戏。

    叶惟又跟母亲说了一下,就回到二楼的房间,坐在电脑桌前,打开Word。

    Word并不是专业的剧本写作软件,但这台电脑里没有Movie-Magic-Screenwriter等专业软件,他只好先用Word了,以后打印的时候再弄专业格式。

    不管什么媒介,正式创作文字故事稿件的第一步是写草稿,用心去写作,让潜意识里酝酿好的想法自然地挥洒出来,不需要多想什么,就是写;写完草稿后,进入第二步,用脑去修改,要怎么改、改多久才会满意,那就没有定数了。

    叶惟看了看时间,11:05,距离午餐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在这个小时内,把剧本的草稿创作出来吧。

    他双手放在键盘上,缓缓闭上眼睛,重温着那些想法和感觉,脑海渐渐发生了什么变化,左脑不再主导信息,右脑接管自己!

    “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骤然响起,他输入了“《天使之舞》,作者叶惟”,接着开始写起:

    『淡入

    1外景,屋子后园,日

    中产小区的一间房子后花园,一个看上去七到十岁的可爱小女孩正和一只毛茸茸的小型狗跳舞,她叫安妮,小狗叫托托。小狗的舞姿有些笨拙,做一次越背动作的时候没跳过去,撞到小女孩身上,惹得她大笑。

    安妮:哈哈哈,托托你这个笨蛋,忘了我之前教你的吗?』

    ……

    『35内景,剧院,夜

    (音乐继续响起)可以容纳上千观众的剧院里座无虚席,舞台上,装着义肢的安妮和托托正在忘情地舞动,台下的观众们响起阵阵掌声,前排的安妮父母等人笑容灿烂。』

    一个小时后,电脑屏幕里的文档已经有了一页页的文字,随着楼下传来妈妈的喊声:“惟,下来吃饭了。”叶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发烫的双手慢慢地停下,还在随着潜意识的天马行空而抖动。

    他继续敲了几下,输入“淡出,出演职员表,完”三行文字,草稿大功告成!

    “哇喔,你真的挺行,不是吗?”叶惟满足地笑着,抓过老鼠拖动了一下文档,一共写下了35个场景,都是他的心血结晶。

    但它们还需要经受左脑的考验,写了不代表就要保留,蓄着长发和大胡子也不代表就是个艺术家。

    这些场景肯定有很多需要删减掉,重复的、反作用的、没用的……都要毫不留情地删掉,有必要的话还得增加一些新场景。反正每个场景要有它本身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更大的力量,否则就是没用的。

    身为作者,对此一定要心知肚明,编故事和讲故事就是这么一种魔法:控制听故事的人的情绪。

    要控制就要清楚着每个场景、每句台词、每个动作会让人产生什么样的感觉,再给予他们,像做精密的航天火箭一样。所有的细微决定了故事的好坏,是一堆垃圾,还是让人流连的美景。

    “惟,下来吃饭!!听到了吗!?”

    “来了!”

    叶惟连忙保存好文件,关了屏幕电源,转身走人,他只知道现在妈妈的情绪很暴躁。

    一顿朴素的午餐后不久,叶惟就又把自己关进房间继续改稿,除了精简场景,还要加强故事张力、给所有台词润色……要做的太多了。

    投入的写作会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仿佛就过了一小会,手机设好的闹钟突然吵了起来,15:40了!

    这么快就过了三个小时啦?叶惟按停闹钟,有点不舍得离开椅子,但再不走又得迟到,换他都要怒。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效率已经越来越低了,这样就算继续改,也改不出什么好东西。先就到这里吧,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有女孩的清香。

    叶惟再一次保存文档,关闭……

    很快,木楼梯咚咚地响。

    “妈妈,朵朵,我出去约会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