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叶惟拿着纸笔,回到了后园木台阶上,当即忙活起来,一边想着剧本,一边记录下所有的想法。

    现在两个主角有了,小女孩和她的狗狗,小女孩叫安妮吧,小狗就叫托托。

    什么主题呢?关于勇气、友谊、互相守护……

    他看着奔来奔去玩得欢的朵朵和托托,简直就像看着缪斯女神,想象号列车按照之前设计好的轨道开动,沿路的风景在不断涌现,铅笔在白纸上也写了起来,过得一阵,就完成了故事的纲要:

    小女孩安妮和小狗托托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最喜欢一起跳舞,一人一狗的可爱舞蹈名扬当地社区,是大家的快乐天使。

    终于,社区剧院邀请她们为大家登台表演,然而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使安妮失去了她的右腿,而与轮椅拐杖为伴。她十分沮丧,昔日活泼的天使全无生气,大家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愁眉苦脸。

    这时候,托托以积极的行动鼓励着安妮,就算没了一只翅膀一样可以起舞,成功唤起了安妮的坚强意志。

    于是这一天,在社区剧院的舞台上,安妮和托托再一次起舞了,台下观众们掌声如雷,非常感动。

    “OK,不错了。”叶惟笑着点点头,这里面可以有着好几个的感人催泪点,尤其是托托鼓励安妮和安妮重新振作的时候。

    他又在稿纸的边沿写下一句话:没了翅膀,她和她的小狗还可以飞翔吗?

    这还只是纲要,一个框架而已,要写成一个好故事还有很多路要走。

    叶惟首先想起了节奏和结构,因为他身兼导演、剪辑和配乐三职,所以大可以在剧本创作的阶段,就一并考虑很多东西,是顺序地去讲故事,还是有倒述、有闪回?

    他想到了一个开场场景:院落,安妮坐在轮椅上,望着遥远的天空,眼神忧伤。

    在轻柔哀淡的音乐下,用一组蒙太奇,把之前的故事无台词地展现出来,特别要渲染安妮和托托之间的感情,像她从纸箱里开心地抱起一只狗仔、小狗欢蹦乱跳,她也跳起来、狗狗看着她被汽车撞倒……随着一声狗吠,音乐结束,回到现在。

    这样拍挺好的,拍短片玩这片叙事花样,最容易得到高评价了,也容易在各种短片电影节脱颖而出。

    这是因为短片的篇幅少,用几分钟很难讲得了什么新奇深刻的故事;玩电影语言,渲染一种情感,反而更易让别人印象深刻。

    只不过!不适合自己这次的情况!

    叶惟再次在心中明确了这一点,他要炫的技不是玩转叙事花样,是另一种,是可以把一个180页长片剧本拍好的技,对于长片而言,节奏感比一两个技术花样重要得太多了。

    “顺序讲述。”他在纸上记了下来,目标是在10分钟内,构建起一个完整的三幕式结构故事,以展现自己对故事的节奏掌控力,用武侠小说的话来说,这叫: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确定节奏和结构后,他开始在纸上做起了自我问答,去深入了解人物和挖掘故事。

    Q1:多形容一下安妮?

    A1:一个活泼快乐的小女孩,善良、懂事、喜欢跳舞。她是快乐的,可以感染周围所有人,就像天使一样,有着几乎一切的美好,是父母的宝贝,社区的宝贝。

    Q2:这个人物有什么最初渴求?她想要什么?

    A2:第一幕的时候,她喜欢跳舞,想在舞台上为大家表演,但她也重视着大家的掌声和称赞,重视着家人为她感到的骄傲,那种成为明星一样的成就感。

    Q3:所以开始时,她重视外在多过内在?

    A3:没错,她对跳舞的态度就是这样,视为一种可以收获掌声的东西,比视为一种可以分享快乐的东西多。

    Q4:转折点发生后,她要追求什么?

    A4:她要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态度,最重要的不是舞姿如何,是起舞所带给自己和别人的快乐,心灵上的东西。

    Q5:那么在第二幕,她需要什么,才可以走向第三幕的成功?

    A5:勇气,乐观,积极,永不放弃。

    Q6:谁带给她这个启示,谁是导师?

    A6:小狗托托,它让她明白到舞蹈最动人之处是它展现出的生机、活力和快乐,而非舞姿,人生也是这样。

    Q7:有什么特别重要的视觉道具吗?作为第二转折点的道具?

    A7:安妮的小舞鞋,一只。

    Q8:安妮的车祸是自己引发的吗?这是因为她看待世界的方式所造成的结果?

    A8:应该这样,痛苦由自己造就,救赎也由自己完成。她并没有该被指责的过错,只是受到了上帝的启示式惩罚。

    Q9:那最后她怎么样了?

    A9:她改变了,认识到了自己的内心,就算没了翅膀,她和她的小狗也可以飞翔!

    ……

    写了三十多个的Q和A后,叶惟对这个故事的感觉已经十分强烈,仿佛能接触到里面的人物、能看到发生着什么,他知道是时候该写草稿了,把所有的纸张拿起,喊道:“朵朵,哥哥先回去房间写东西了。”

    “好。”朵朵应了声,继续和托托嬉戏。

    叶惟又跟母亲说了一下,就回到二楼的房间,坐在电脑桌前,打开Word。

    Word并不是专业的剧本写作软件,但这台电脑里没有Movie-Magic-Screenwriter等专业软件,他只好先用Word了,以后打印的时候再弄专业格式。

    不管什么媒介,正式创作文字故事稿件的第一步是写草稿,用心去写作,让潜意识里酝酿好的想法自然地挥洒出来,不需要多想什么,就是写;写完草稿后,进入第二步,用脑去修改,要怎么改、改多久才会满意,那就没有定数了。

    叶惟看了看时间,11:05,距离午餐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在这个小时内,把剧本的草稿创作出来吧。

    他双手放在键盘上,缓缓闭上眼睛,重温着那些想法和感觉,脑海渐渐发生了什么变化,左脑不再主导信息,右脑接管自己!

    “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骤然响起,他输入了“《天使之舞》,作者叶惟”,接着开始写起:

    『淡入

    1外景,屋子后园,日

    中产小区的一间房子后花园,一个看上去七到十岁的可爱小女孩正和一只毛茸茸的小型狗跳舞,她叫安妮,小狗叫托托。小狗的舞姿有些笨拙,做一次越背动作的时候没跳过去,撞到小女孩身上,惹得她大笑。

    安妮:哈哈哈,托托你这个笨蛋,忘了我之前教你的吗?』

    ……

    『35内景,剧院,夜

    (音乐继续响起)可以容纳上千观众的剧院里座无虚席,舞台上,装着义肢的安妮和托托正在忘情地舞动,台下的观众们响起阵阵掌声,前排的安妮父母等人笑容灿烂。』

    一个小时后,电脑屏幕里的文档已经有了一页页的文字,随着楼下传来妈妈的喊声:“惟,下来吃饭了。”叶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发烫的双手慢慢地停下,还在随着潜意识的天马行空而抖动。

    他继续敲了几下,输入“淡出,出演职员表,完”三行文字,草稿大功告成!

    “哇喔,你真的挺行,不是吗?”叶惟满足地笑着,抓过老鼠拖动了一下文档,一共写下了35个场景,都是他的心血结晶。

    但它们还需要经受左脑的考验,写了不代表就要保留,蓄着长发和大胡子也不代表就是个艺术家。

    这些场景肯定有很多需要删减掉,重复的、反作用的、没用的……都要毫不留情地删掉,有必要的话还得增加一些新场景。反正每个场景要有它本身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更大的力量,否则就是没用的。

    身为作者,对此一定要心知肚明,编故事和讲故事就是这么一种魔法:控制听故事的人的情绪。

    要控制就要清楚着每个场景、每句台词、每个动作会让人产生什么样的感觉,再给予他们,像做精密的航天火箭一样。所有的细微决定了故事的好坏,是一堆垃圾,还是让人流连的美景。

    “惟,下来吃饭!!听到了吗!?”

    “来了!”

    叶惟连忙保存好文件,关了屏幕电源,转身走人,他只知道现在妈妈的情绪很暴躁。

    一顿朴素的午餐后不久,叶惟就又把自己关进房间继续改稿,除了精简场景,还要加强故事张力、给所有台词润色……要做的太多了。

    投入的写作会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仿佛就过了一小会,手机设好的闹钟突然吵了起来,15:40了!

    这么快就过了三个小时啦?叶惟按停闹钟,有点不舍得离开椅子,但再不走又得迟到,换他都要怒。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效率已经越来越低了,这样就算继续改,也改不出什么好东西。先就到这里吧,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有女孩的清香。

    叶惟再一次保存文档,关闭……

    很快,木楼梯咚咚地响。

    “妈妈,朵朵,我出去约会了!”

第三十七章 老黄狗    “妈妈,朵朵,我回来了!”

    当叶惟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家中,还只是早上10点不到,惊心动魄的早晨还未远去。

    那股兴奋喜悦也是,他笑容灿烂,哼着歌儿,大步来到了屋子饭厅,只见妈妈坐在餐桌边,桌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大堆的文档,她抬头看了看,就又埋首回去,“怎么这么早回来……约会还愉快吗……”

    “很好。”叶惟的笑容稍减,一边走到冰柜拿出一瓶冰镇水,喝了口,一边说道:“事实上是超棒,你不会知道我做了些什么,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朵朵呢?”

    顾乔没有在意儿子的吹牛习惯,继续盯着文件,手中铅笔写写划划的,“朵朵和托托在后园那边玩。”

    走到餐桌边,叶惟随手拿起一份译好的文件看了看,中译英,翻译得很详细,他耸耸肩:“妈,没必要加那么多备注啊,吃力不讨好,译个主要意思就得了。”他欣赏这份认真,却不想母亲这么辛苦。

    “放回去!”顾乔轻斥了儿子一声,“这些事你别管,出去玩吧,周日待在家里做什么。”

    “这不是刚玩完回来吗,算了,我去看看朵朵。”

    从饭厅的小门口走出,叶惟就到了后园,因为没有游泳池和其它危险的东西,距离又不到十步,朵朵的声音都可以听到,所以妈妈放心于让她独自在外面玩,而且还有托托照看着呢。

    后园种满着花草树木,有儿童沙池,有秋千吊椅,有招鸟鸟屋……还有一小片结着瓜果的菜圃,妈妈打理得很好。

    远处有着一个小型足球龙门,平时他会靠它练练球,不过最近半个月踢得少了。

    “嘿,伙计,最近过得怎么样?”

    叶惟还没下台阶,却看到一只餐碟大小的苏卡达陆龟在下方缓缓爬过,家里的一份子,习惯性被人遗忘的本吉。这是《丛林赤子心》的狗狗主角名字,本吉也本该是一只罗福梗犬,没办法,老妈不同意多养一只狗,导致托托一直没有男朋友。

    本吉似乎没有兴趣搭理他,继续爬走,它总是这样。

    他也不管它了,走向在小沙池玩沙的朵朵和托托,笑喊道:“小甜豆,看看这是什么?”

    “哥哥!”朵朵看到他,顿时弃了沙堡,欢快地奔来,见他从衣袋里拿出一包M&M’s巧克力,激动大叫:“哇!巧克力!!”

    托托也在奔来,鼻子嗅动,小尾巴摇得起劲。

    “给你。”叶惟递给她,刚从街上买的,说笑道:“别让爸爸知道。”

    作为牙医的儿女,虽然没有《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小说写得那么夸张,但他们比威利-旺卡还真好不了多少,从小就要牢记少吃糖果,护理好每一颗牙齿。有失也有得,他现在的牙齿这么洁白、整齐和好看,人人看了都想亲一口,真要多谢老爸的医技。

    “我知道。”朵朵点头不已,小脸蛋笑得甜美,立即撕开包装,往手掌倒着巧克力豆,“哥哥,给你;托托,这是你的。”

    大家都吃上之后,她自己才吃了起来。

    “真乖,但别给托托吃太多了,几颗就好,不然它就要见医生啦。”叶惟用汉语笑说,心头满是温情,抚抚她的脑袋,这小天使就是这么懂得为别人着想。

    为了你,为了你们,哥哥再怎么辛苦,再怎么卑微,撒谎、拍马屁、如履薄冰……都是值得的!为了我们的幸福,为了更好的未来。他猛地一下把几颗巧克力豆扔进嘴巴,咔咔地嚼动,甜到了心底。

    “你们刚在玩什么啊?”叶惟继续用汉语说话,培养着朵朵的中文口语能力。

    “我在建城堡,里面住着一只Princess(公主)!”朵朵往沙池跑了回去,托托也在跟着,“哥哥你来玩吗?”

    “一只Princess?哈哈,青蛙公主吗?不啦,我看你们玩,被公主看到我,她就不肯住城堡,要跟我走了。”

    “为什么呀?”

    “因为你哥哥太帅啦。”

    叶惟坐在木台阶上,微笑的样子,望着小天使和托托玩耍,想着事情。

    现在有一个重要目标,正是拍摄一部短片!这件事必须马上开始行动,最好威利斯回复之前就拍好,到时候如果对方有意详谈,就可以带上短片去。

    他预计回复会在感恩节假期之后,快则十来天,慢则一个月两个月,甚至还是忘记了这回事,都有可能,那可是电影巨星。

    自己抓紧时间做自己的事就是。

    这次拍短片的目的,是为了展现他在拍片方面的才华、才能和本领,所以一切都要围绕这个核心来做。

    他有几个选择,一是把之前自己编导制演的拍好的那个三分钟公益广告剪辑好来用,但那实在只是中学生水平,参加学校电影节足矣,却不可能打动大人物,就算重拍,故事也没什么惊喜。

    那是由没有对白的五个场景组成的小故事:一对年轻情侣吵架了,女主角不接男主角的电话,男主角很苦恼,但因为在街上捡起一个易拉罐放进垃圾桶,原来是个街头测试节目,他上镜了,向女主角道歉,得到了原谅。两人在街头相拥,结束。

    在这个短片里,叶惟还演了男主角,女主角由女装打扮的列夫演,节目摄制队人员是陈诺、巴德、李明他们,而科尔温是幕后的DV摄影师,全是自己人。

    一个月之前,叶惟会对这个故事和那些DV影像得意洋洋,保证踢爆约翰-威廉姆斯等人的屁股,可现在不行。

    那么第二个选择,拍摄《阳光小美女》剧本几分钟的影像,却也是不妥,这是用来说服投资人的手法,而不是演员,因为演员极少喜欢看着别人演自己待加盟的角色,尤其是明星,他们连编剧在角色对白前多写几个表情动作都要骂干扰了演员创作。

    第三个选择,重新写一个合适的短片剧本。

    “嗯,就这样吧。”叶惟想着点了点头,自己还是一手包办编剧、导演、制片、剪辑、配乐,演员先视乎情况。

    大概摄影也要他来,反正可以做的都要做上,然后所有的创作资料都得做好,不能因为自己清楚自己的意图,就偷懒不画分镜了或者什么的,这些资料以后要一并给别人看的,以展显他的认真和专业。

    另外拍片的时候,还要用DV录下足够多的片场花絮,亦是作为一种资料,让大人物们看看他是怎么执导的,也能确认短片的确是他的作品。

    首先需要创作一个短片剧本,片长太快了不好,像20分钟、35分钟的,大人物们没那么多时间给他;短了也不好,像3分钟、5分钟,眨眨眼就完了,不够他晒本事,所以7-10分钟是一个适合的范围。

    片长有了,那该写什么类型的故事?

    “唔……”叶惟思索着望向湛蓝的天空,白云在飘动,见不到有UFO的踪影……科幻?悬疑?

    这是短片里最容易出彩的两大类型,很大程度上靠着让人惊艳的创意取胜。

    等等,不对!他甩了甩头,把就要驶出的想象号列车拉了回来,自己要展现的本事不是聪明的创意、鬼点子,而是实实在在的电影制作基本功,各方面的才能!

    而且短片要让别人对他制作和执导《阳光小美女》有信心,那就需要是同样的类型和气质,家庭、温情、勇气、励志。

    最好是煽情、感人,老套不紧要,因为到了现在,人类所能想到的故事都是老套原始的,像《星球大战》还不就是骑士救公主和“我是你爸爸”的俄狄浦斯式的弑父情结;《魔戒》?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就写了牧羊人裘格斯无意中得到了一枚有隐身能力的魔戒,于是潜入皇宫,诱惑皇后合力杀掉了国王,成了新的君主。

    没人能完全原创和创新,可以说每个编故事的人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关键在于,把那些原始故事重新定义和包装,放入新的元素,形成新的组合,就有了新的故事,术语上这叫“异态混搭(Bisociation)”。

    所以老套没关系,老套反而代表着人类最原始的情感渴求,也是煽情的最好手段,像《罗密欧与朱丽叶》、像《泰坦尼克号》,像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所有经典的爱情悲剧都是一样的:生离死别。

    最重要是让观众看了心里为之触动,一旦情感占了上风,人就容易做出非理智的决定,比如相信一个15岁少年能拍好电影。

    要老套,还要有一个小女孩做主角!

    这也是一个关键点,《阳光小美女》有一个小女孩核心人物,短片也应该有;再者小孩是片场最难缠的两大物种之一,导演好了小孩,情理上导演成年人就是绰绰有余,会增强别人的信心。

    “对了……”叶惟望着那边的朵朵和托托,又想到一个关键点,还要有一只狗狗!

    动物正是片场最难缠的两大物种的另外一种,它们难以控制,并不是真正知道发生着什么事情,所谓的表演完全要靠镜头设计、及时捕捉来完成,这非常考验导演的功力。

    “哈哈哈,完美!”他想得不禁笑了,小孩和狗狗最难缠,却也最容易出彩!

    表演界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和小孩和动物同台演出时,小心被教训!”很多的伟大演员,都试过被童星和动物抢戏。

    因为这两大物种的表演有着一股天然的感染力,那份纯真、可爱、诚实,很容易打动人心。

    所以他们的煽情效果是翻倍的,想想千里回家的《灵犬莱西》,想想每天等主人回家的《八公犬的故事》,又或者想想狗妈妈照顾四只小豹孤儿的《丛林赤子心》,都可以让观众哭得崩溃。

    狗狗,实在是催泪的致胜法宝!

    没错,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和一只狗狗担当主演的煽情故事。

    “朵朵,哥哥先走开一下。”

    叶惟站了起身,就要回房间拿纸笔下来创作剧本,走了没几步,忽然口袋里的手机振了振,来短信了。他拿出一看,是列夫发来的:“惟哥,我们要出发去甜蜜蜜咖啡馆了,好多大胸美女大学生!你真的不来吗?”

    这事昨晚就说过了,叶惟按动手机,回复道:“我有事忙,真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没摸到胸不准走!”

    “遵命,保佑我们吧!”列夫马上回复。

    这时候叶惟才发现还有一条未读短信,是莉莉在十几分钟前发来的,刚才想得太入神,都没有注意到。

    “回到家了吗?”莉莉这么问。

    虽然迟了些,叶惟当然还是要回复:“已经到了,陶醉了一会,真佩服自己。”

    没过十几秒,他还没有走上楼梯,莉莉就回了:“下午有空出来玩吗?”他心头顿时一跳,之前通话的时候就感觉她有什么想说却没说,原来是要主动约会!

    难道回复她“抱歉,我要写剧本,没空理你”么?那样有没有下回约会就难说了。

    幸好好剧本不是一天写成的,大脑需要休息,潜意识也需要重新酝酿。他算了一下自己写完十分钟草稿的需时,就回复过去:“16:00过后行吗?在这之前我想写个短片剧本的草稿,计划制作。”

    不用一会,他还没走进房门,莉莉又回了:“OK,16:00可是我们的惯例。PS:老地方,不能迟到。PS2:剧本写好给我看看。”

    老地方!看到这个词组,叶惟不禁笑了,回复道:“老地方(Old-Place),要么去,要么就是老顽固(Be-There-or-Be-Square)。”

    “LOL,:-P”几秒后,莉莉的回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