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妈妈,朵朵,我回来了!”

    当叶惟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家中,还只是早上10点不到,惊心动魄的早晨还未远去。

    那股兴奋喜悦也是,他笑容灿烂,哼着歌儿,大步来到了屋子饭厅,只见妈妈坐在餐桌边,桌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大堆的文档,她抬头看了看,就又埋首回去,“怎么这么早回来……约会还愉快吗……”

    “很好。”叶惟的笑容稍减,一边走到冰柜拿出一瓶冰镇水,喝了口,一边说道:“事实上是超棒,你不会知道我做了些什么,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朵朵呢?”

    顾乔没有在意儿子的吹牛习惯,继续盯着文件,手中铅笔写写划划的,“朵朵和托托在后园那边玩。”

    走到餐桌边,叶惟随手拿起一份译好的文件看了看,中译英,翻译得很详细,他耸耸肩:“妈,没必要加那么多备注啊,吃力不讨好,译个主要意思就得了。”他欣赏这份认真,却不想母亲这么辛苦。

    “放回去!”顾乔轻斥了儿子一声,“这些事你别管,出去玩吧,周日待在家里做什么。”

    “这不是刚玩完回来吗,算了,我去看看朵朵。”

    从饭厅的小门口走出,叶惟就到了后园,因为没有游泳池和其它危险的东西,距离又不到十步,朵朵的声音都可以听到,所以妈妈放心于让她独自在外面玩,而且还有托托照看着呢。

    后园种满着花草树木,有儿童沙池,有秋千吊椅,有招鸟鸟屋……还有一小片结着瓜果的菜圃,妈妈打理得很好。

    远处有着一个小型足球龙门,平时他会靠它练练球,不过最近半个月踢得少了。

    “嘿,伙计,最近过得怎么样?”

    叶惟还没下台阶,却看到一只餐碟大小的苏卡达陆龟在下方缓缓爬过,家里的一份子,习惯性被人遗忘的本吉。这是《丛林赤子心》的狗狗主角名字,本吉也本该是一只罗福梗犬,没办法,老妈不同意多养一只狗,导致托托一直没有男朋友。

    本吉似乎没有兴趣搭理他,继续爬走,它总是这样。

    他也不管它了,走向在小沙池玩沙的朵朵和托托,笑喊道:“小甜豆,看看这是什么?”

    “哥哥!”朵朵看到他,顿时弃了沙堡,欢快地奔来,见他从衣袋里拿出一包M&M’s巧克力,激动大叫:“哇!巧克力!!”

    托托也在奔来,鼻子嗅动,小尾巴摇得起劲。

    “给你。”叶惟递给她,刚从街上买的,说笑道:“别让爸爸知道。”

    作为牙医的儿女,虽然没有《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小说写得那么夸张,但他们比威利-旺卡还真好不了多少,从小就要牢记少吃糖果,护理好每一颗牙齿。有失也有得,他现在的牙齿这么洁白、整齐和好看,人人看了都想亲一口,真要多谢老爸的医技。

    “我知道。”朵朵点头不已,小脸蛋笑得甜美,立即撕开包装,往手掌倒着巧克力豆,“哥哥,给你;托托,这是你的。”

    大家都吃上之后,她自己才吃了起来。

    “真乖,但别给托托吃太多了,几颗就好,不然它就要见医生啦。”叶惟用汉语笑说,心头满是温情,抚抚她的脑袋,这小天使就是这么懂得为别人着想。

    为了你,为了你们,哥哥再怎么辛苦,再怎么卑微,撒谎、拍马屁、如履薄冰……都是值得的!为了我们的幸福,为了更好的未来。他猛地一下把几颗巧克力豆扔进嘴巴,咔咔地嚼动,甜到了心底。

    “你们刚在玩什么啊?”叶惟继续用汉语说话,培养着朵朵的中文口语能力。

    “我在建城堡,里面住着一只Princess(公主)!”朵朵往沙池跑了回去,托托也在跟着,“哥哥你来玩吗?”

    “一只Princess?哈哈,青蛙公主吗?不啦,我看你们玩,被公主看到我,她就不肯住城堡,要跟我走了。”

    “为什么呀?”

    “因为你哥哥太帅啦。”

    叶惟坐在木台阶上,微笑的样子,望着小天使和托托玩耍,想着事情。

    现在有一个重要目标,正是拍摄一部短片!这件事必须马上开始行动,最好威利斯回复之前就拍好,到时候如果对方有意详谈,就可以带上短片去。

    他预计回复会在感恩节假期之后,快则十来天,慢则一个月两个月,甚至还是忘记了这回事,都有可能,那可是电影巨星。

    自己抓紧时间做自己的事就是。

    这次拍短片的目的,是为了展现他在拍片方面的才华、才能和本领,所以一切都要围绕这个核心来做。

    他有几个选择,一是把之前自己编导制演的拍好的那个三分钟公益广告剪辑好来用,但那实在只是中学生水平,参加学校电影节足矣,却不可能打动大人物,就算重拍,故事也没什么惊喜。

    那是由没有对白的五个场景组成的小故事:一对年轻情侣吵架了,女主角不接男主角的电话,男主角很苦恼,但因为在街上捡起一个易拉罐放进垃圾桶,原来是个街头测试节目,他上镜了,向女主角道歉,得到了原谅。两人在街头相拥,结束。

    在这个短片里,叶惟还演了男主角,女主角由女装打扮的列夫演,节目摄制队人员是陈诺、巴德、李明他们,而科尔温是幕后的DV摄影师,全是自己人。

    一个月之前,叶惟会对这个故事和那些DV影像得意洋洋,保证踢爆约翰-威廉姆斯等人的屁股,可现在不行。

    那么第二个选择,拍摄《阳光小美女》剧本几分钟的影像,却也是不妥,这是用来说服投资人的手法,而不是演员,因为演员极少喜欢看着别人演自己待加盟的角色,尤其是明星,他们连编剧在角色对白前多写几个表情动作都要骂干扰了演员创作。

    第三个选择,重新写一个合适的短片剧本。

    “嗯,就这样吧。”叶惟想着点了点头,自己还是一手包办编剧、导演、制片、剪辑、配乐,演员先视乎情况。

    大概摄影也要他来,反正可以做的都要做上,然后所有的创作资料都得做好,不能因为自己清楚自己的意图,就偷懒不画分镜了或者什么的,这些资料以后要一并给别人看的,以展显他的认真和专业。

    另外拍片的时候,还要用DV录下足够多的片场花絮,亦是作为一种资料,让大人物们看看他是怎么执导的,也能确认短片的确是他的作品。

    首先需要创作一个短片剧本,片长太快了不好,像20分钟、35分钟的,大人物们没那么多时间给他;短了也不好,像3分钟、5分钟,眨眨眼就完了,不够他晒本事,所以7-10分钟是一个适合的范围。

    片长有了,那该写什么类型的故事?

    “唔……”叶惟思索着望向湛蓝的天空,白云在飘动,见不到有UFO的踪影……科幻?悬疑?

    这是短片里最容易出彩的两大类型,很大程度上靠着让人惊艳的创意取胜。

    等等,不对!他甩了甩头,把就要驶出的想象号列车拉了回来,自己要展现的本事不是聪明的创意、鬼点子,而是实实在在的电影制作基本功,各方面的才能!

    而且短片要让别人对他制作和执导《阳光小美女》有信心,那就需要是同样的类型和气质,家庭、温情、勇气、励志。

    最好是煽情、感人,老套不紧要,因为到了现在,人类所能想到的故事都是老套原始的,像《星球大战》还不就是骑士救公主和“我是你爸爸”的俄狄浦斯式的弑父情结;《魔戒》?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就写了牧羊人裘格斯无意中得到了一枚有隐身能力的魔戒,于是潜入皇宫,诱惑皇后合力杀掉了国王,成了新的君主。

    没人能完全原创和创新,可以说每个编故事的人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关键在于,把那些原始故事重新定义和包装,放入新的元素,形成新的组合,就有了新的故事,术语上这叫“异态混搭(Bisociation)”。

    所以老套没关系,老套反而代表着人类最原始的情感渴求,也是煽情的最好手段,像《罗密欧与朱丽叶》、像《泰坦尼克号》,像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所有经典的爱情悲剧都是一样的:生离死别。

    最重要是让观众看了心里为之触动,一旦情感占了上风,人就容易做出非理智的决定,比如相信一个15岁少年能拍好电影。

    要老套,还要有一个小女孩做主角!

    这也是一个关键点,《阳光小美女》有一个小女孩核心人物,短片也应该有;再者小孩是片场最难缠的两大物种之一,导演好了小孩,情理上导演成年人就是绰绰有余,会增强别人的信心。

    “对了……”叶惟望着那边的朵朵和托托,又想到一个关键点,还要有一只狗狗!

    动物正是片场最难缠的两大物种的另外一种,它们难以控制,并不是真正知道发生着什么事情,所谓的表演完全要靠镜头设计、及时捕捉来完成,这非常考验导演的功力。

    “哈哈哈,完美!”他想得不禁笑了,小孩和狗狗最难缠,却也最容易出彩!

    表演界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和小孩和动物同台演出时,小心被教训!”很多的伟大演员,都试过被童星和动物抢戏。

    因为这两大物种的表演有着一股天然的感染力,那份纯真、可爱、诚实,很容易打动人心。

    所以他们的煽情效果是翻倍的,想想千里回家的《灵犬莱西》,想想每天等主人回家的《八公犬的故事》,又或者想想狗妈妈照顾四只小豹孤儿的《丛林赤子心》,都可以让观众哭得崩溃。

    狗狗,实在是催泪的致胜法宝!

    没错,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和一只狗狗担当主演的煽情故事。

    “朵朵,哥哥先走开一下。”

    叶惟站了起身,就要回房间拿纸笔下来创作剧本,走了没几步,忽然口袋里的手机振了振,来短信了。他拿出一看,是列夫发来的:“惟哥,我们要出发去甜蜜蜜咖啡馆了,好多大胸美女大学生!你真的不来吗?”

    这事昨晚就说过了,叶惟按动手机,回复道:“我有事忙,真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没摸到胸不准走!”

    “遵命,保佑我们吧!”列夫马上回复。

    这时候叶惟才发现还有一条未读短信,是莉莉在十几分钟前发来的,刚才想得太入神,都没有注意到。

    “回到家了吗?”莉莉这么问。

    虽然迟了些,叶惟当然还是要回复:“已经到了,陶醉了一会,真佩服自己。”

    没过十几秒,他还没有走上楼梯,莉莉就回了:“下午有空出来玩吗?”他心头顿时一跳,之前通话的时候就感觉她有什么想说却没说,原来是要主动约会!

    难道回复她“抱歉,我要写剧本,没空理你”么?那样有没有下回约会就难说了。

    幸好好剧本不是一天写成的,大脑需要休息,潜意识也需要重新酝酿。他算了一下自己写完十分钟草稿的需时,就回复过去:“16:00过后行吗?在这之前我想写个短片剧本的草稿,计划制作。”

    不用一会,他还没走进房门,莉莉又回了:“OK,16:00可是我们的惯例。PS:老地方,不能迟到。PS2:剧本写好给我看看。”

    老地方!看到这个词组,叶惟不禁笑了,回复道:“老地方(Old-Place),要么去,要么就是老顽固(Be-There-or-Be-Square)。”

    “LOL,:-P”几秒后,莉莉的回复。

第三十六章 一球成名    早上的温暖阳光下,悍马车在大道上平稳前行,与之来往的车辆大概都不知道,开车的人是一位银幕巨星。

    豪车就是豪车,虽然叶惟坐着的是折叠椅,却还是十分舒适,不由让人梦想着以后将有一天也能开上这样的好车。

    “所以,你是老兵的孙子?”

    车子刚开上大道,拉鲁就饶有兴趣地问着叶惟问题,这时又一个,她是老兵的孙女。

    说起爷爷,叶惟就有点严肃,点头道:“是的,我爷爷是个中国军人,参加过台儿庄战役,受过三等宝鼎勋章。”

    其实这里除了他,没有一个威利斯知道台儿庄战役是什么,也不知道宝鼎勋章是当时中国第三高的军功勋章,不知道它代表着捍御外侮、保卫国家的荣誉,讲述着那一段满是鲜血的忠勇卫国史。

    这些都不是谎言,那枚勋章就挂在叶惟房间的墙上,但他之所以这么回答,并不是要说自己爷爷有多厉害,却是意在说清楚爷爷的党派。对于历史的选择,他没什么意见,但谁知道威利斯怎么想。

    后来可是发生过韩战和越战的,说实话,他虽然生长于美国,却从小继承着爷爷的热血,认为只有中国才是值得他付出生命去保卫的地方。尤其小时候到中国几次旅游之后,谈起韩战里中国军队怎么教训麦克-阿瑟,他就兴奋,有段时间更恨不得跟每个人说一句:“老兵不死,只是被中国人踢爆屁股。”

    但这些心思,现在半点都不能泄露,威利斯父亲是个美军士兵!

    不过他从倒后镜那看到,威利斯没有神情变化,还是标志性的微笑样子,显然不在乎这番话。

    自己心中的光荣骄傲,被别人觉得一文不值,当然不好受,但叶惟知道不该继续这个话题了,而且再由威利斯小姐们带着话头的话,最后肯定什么都没做到,他要让威利斯记住的形象,不是军官的孙子,或者牙医的儿子,而是一个少年电影人!

    “那他杀过人吗?”拉鲁继续问道,挺感兴趣。而另一边的贝丽厌恶地咿了声,“我讨厌杀人。”

    “他杀过很多日本鬼子(Japs)。”叶惟认真回答,“二战时是他们侵略中国,所以该杀。如果我和我的日裔朋友谈起二战,我也是跟他们这么说的,明白事理的,我们没问题;愚蠢的,我直接说,你们还是Japs。”

    不能继续了,显露自己的政治倾向没有任何益处,这本该是禁忌话题啊!

    只剩不到7分钟了!叶惟真希望拉莫可以帮帮忙,把他拉出这个泥潭,然而前边的拉莫正比划着双手指甲,毫无说话的兴趣。

    他只好展开自救,抓住个念头,说道:“战争很可怕,战争会把人扭曲,不管是侵略者,还是保卫者,最后都会伤痕累累。威利斯先生,像在《哈特的战争》里,你说的那句发人深省的台词:‘在战争中,我们都是失败者。’”

    这番话应该还不错吧?起码威利斯知道了他不只是记下了电影名字,是真的有看过。

    “嗯。”威利斯应了声,却也没什么特别反应,似乎专心于开车。

    叶惟转念一想,《哈特的战争》票房成绩很糟糕,7000万成本才收3000万全球票房,影评界的评价也只是勉强及格,所以不要继续说下去为妙。

    他知道拉莫真的不会帮忙,哪怕半点,只好强行转换话题:“还是《阳光小美女》这种故事更轻松,这个剧本真是个传奇,焦点电影几年里把它改了又改,改烦了干脆卖给了我,其实剧本改得很好了,我捡了个便宜。”

    “呵呵。”威利斯微笑了声,转着方向盘,驶向转弯的大道。

    叶惟终于发现这张折叠椅也不是那么舒坦,时间在一秒秒过去,他却无法展示自己的本事,还进退两难,因为显然威利斯暂时不想再谈《阳光小美女》了,自己再说下去,只会惹烦大人物。

    可恶的拉莫,大长脸!如果有她搭几句话,顺过去谈电影的话题,因为是女儿谈的,威利斯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叶,你好像挺懂电影的啊。”拉鲁突然说道。

    谢谢!可爱的拉鲁!原谅你之前的冒犯了!!叶惟心中顿时高呼,她这一句话,实在是帮了他大忙。

    他立即笑道:“对于这点,我不能谦虚。哈哈,我爸爸是个电影迷,所以我深受影响,从小学着电影长大的,你知道我10岁就开始用超级8拍短片了,还买了很多电影教材学习,我甚至有空就去USC旁听,还经常去UCLA听讲座,这叫一手特洛伊,一手棕熊,哈哈!”

    这次是一半谎言,一半真话,反正他的确有这个本事。

    “真的?”拉莫说话了,却是懒懒洋洋的质疑,“那你那些短片呢?没带来吗?”

    “这次来得匆忙,没带来……”叶惟笑了笑,因为这句话而生起冷汗,她的质疑有道理,如果想说明自己懂电影,那就该带来短片一起递上,但他什么影像都没有带来。

    不用说,他的“少年电影人”形象正摇摇欲坠,就要变成“少年吹牛人”,这可不是好事……

    怎么办,怎么办……他的眼睛余光瞄瞄左右,车子正在快速前进中,两边车窗外的景象不停地倒退。

    突然就灵光一闪,叶惟快声的道:“这么说吧,如果我们现在是一个电影场景,该怎么拍?我会用五个镜头!”

    在拉鲁和贝丽有些兴趣的目光中,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讲着:“第一,车前行车镜头,中景,深景深,透过挡风玻璃,把我们五个人都清楚地拍进去;第二,车前行车镜头,中近景,浅景深,给威利斯先生的;第三,一个插入镜头,威利斯先生的手点了一下收音机,轻快的音乐响起;第四,车外的全景镜头,拍车子从大道上快速驶过,音乐在响,还有一开始就在响着的我的话语画外音;第五,远景镜头,深景深,我们的车已经驶到了目的地,减速停下,我的画外音也刚好完了,音乐渐消。”

    他露出笑容,又道:“还要注意,所有的镜头不能越轴(Crossing-the-line)!”

    “哇喔。”拉鲁听得有点傻眼,虽然只能听懂一半,却也知道,他是真的懂。

    拉莫都不由皱了皱眉头,所以他就是用这些小才华,迷住莉莉-柯林斯的?

    “拍得不错。”威利斯也笑说了一句。

    叶惟简直如获至宝,笑容更盛,连道谢谢,其实这只是套路化的行车拍摄,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他的形象至少扭转很多……

    “什么是越轴?”贝丽忽然问道。

    “呃……”叶惟一时顿住了话,越轴是一个摄影术语,一种由于拍摄的时候机位摆放和后期剪切不当,打破了180度原则,而造成一组连贯镜头之间的轴线混乱,导致观众产生错觉。

    很难单纯用文字解释清楚这种状态……非要说的话……

    影像画面其实是二维的,观众靠着机位、景深等才有了上下左右的方位空间感,一旦越轴就会失去方位感,让人视线分裂(Split-Looks)。打个简单的比方,前一个镜头,演员从画面右侧走出镜头范围;下一个镜头,他就得从画面左侧走入镜头,如果他从右侧出场,那就会让人感觉他转身走回去了,而不是一路前进,哪怕他事实上是。

    所以不管摄影机怎么变化,镜头运动怎么走,一定不能越轴,否则就会有一大堆低级错误,比如两个演员背对着彼此面谈。

    然而这么复杂的东西,一个没学过摄影的9岁小女孩听不懂的,他要讲得简单有趣,才可以让她理解,也博得她父亲的好感。

    没时间让他多想,一两瞬之间,他有了个急智说法:“越轴就是摄制人员们喝醉了,最主要是场记,醉得乱七八糟。”

    威利斯保持着微笑,而贝丽马上又有了新问题:“什么是场记?”

    场记就是专门记录各种片场数据的人,其中之一正是这些镜头细节,以保证不会越轴和穿帮。比如一种典型的穿帮镜头,明明之前那个角色是左眼瞎了,下次出来的时候却是右眼瞎了,这是场记的失职,要负全责。

    但叶惟还是不能这么解释,脖子后的冷汗急成了热汗,笑着道:“场记就是债主,你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借了他多少钱,他还记得,而且不停在旁边提醒你。如果他不记得,那他的钱就少了。

    贝丽听不明白这个幽默,其他三人却可以,场记要是犯了那种低级错误,当然要被罚款啦。

    拉鲁笑了,拉莫也露出一记没好气的笑容,威利斯更是哈哈大笑:“很贴切的形容,年轻人,你对电影还挺了解的。”

    是的,警长!!叶惟兴奋地握紧了怀中的公文包,有了这句称赞,目标基本上达成!现在大人物有这么一个印象了:“这小子懂点电影!有着个挺有意思的剧本!”他笑道:“先生,像我之前说的,我爱电影。”

    既然目标已经达到,他也不会不识趣地继续谈电影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次够了,再说闷着三位公主怎么办?

    所以他不再主动维持这个话题,而是做好接招的准备,还有3分钟左右,来吧,公主们,尽管问你们想问的吧!

    果然,见他一停下话,拉鲁就挺好奇地问道:“叶,你和莉莉-柯林斯是男女朋友吗?”

    叶惟瞪瞪眼睛,如实地道:“不是,我们只是朋友,但我们在约会之中。”

    “哇哦,你们在约会?这她可没有告诉过我。”拉莫语气揶揄,“她说的是普通校友啊。”那边拉鲁撇撇嘴:“我也想约会,不过你和柯林斯约会了,我就不找你了。”威利斯只是在微笑,没有加入年轻人的谈话。

    小女孩,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呢。叶惟心里说道,同时回答拉莫:“也就约会了一两次而已,什么都没确定。”

    “莉莉-柯林斯?”贝丽忽然想到什么,惊道:“是不是眉毛很粗的那个?她爸爸是英国的摇滚巨星!”

    “她爸爸比我们的老家伙在音乐方面强太多了,老家伙,你的乐队的唱片销量是多少来着?”拉莫打趣兼挖苦着父亲。

    “我也不记得了,哈哈。”威利斯大笑着,“可我的电影票房比菲尔强多了,女孩们,世界是这样的,有人唱歌,有人演戏。”

    贝丽却还在问着:“她的眉毛很粗,不是吗?”

    “是的,但我觉得粗眉毛跟浅眉毛一样漂亮。”叶惟的回答两边不得罪。

    “可她的太粗了啊,很奇怪……”贝丽皱着她细长的双眉,“我是她的话,我会拔掉一部分的。”

    最后这三分钟,叶惟陪着三位公主谈论莉莉-柯林斯的眉毛而度过,应付起来倒是简单多了,而威利斯没有再说过话。

    很快,叶惟就在大道的路边下了车,望着悍马车扬长而去,站了好一会,才突然激动地高高跃起,挥着握紧的拳头,仰天大喊:“做得好!你是个天才!!你是个天才!!!”

    有过心酸,有过郁闷,有感觉自己卑微低下……但那些算什么,做到了!完美地实现了目标!!世界之王?不,我是宇宙之王!!!

    “哈哈哈——”他一边兴奋笑着,一边在人行道上踢着足球般,连续踩单车,把防守球员晃倒,突然起脚射门!

    守门员高高跃起,但是……

    球进了!!!GOA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

    绝对的死角,疯狂的帽子戏法!!!

    “我做到了!”他又一次仰头大喊,双手食指指着天空,公文包掉落地上。这让来往的路人们莫名其妙,以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谁在乎!叶惟笑得停不住声,拿出手机要打给莉莉。

    高兴归高兴,他对状况清楚着呢,现在一个要做的就是等待威利斯看过剧本后的回复,会有什么结果,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

    另一个要做的是进攻其他目标,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正如拉莫说的,为什么不带上短片?如果下次别人让他证明自己懂电影,他该拿什么出来?口说无凭!

    一定要实打实地拍点什么了,不然连莉莉等同龄朋友们都无法说服,又怎么说服大明星?

    刚刚拨过去,几乎不用三秒,就接通了,传出莉莉紧张的清声:“结束了吗?”

    “你猜怎么样?”叶惟说着不禁嘿嘿笑了两声,“这场比赛,我就是停不下来。”

    莉莉听到他这没个正经的语气,就知道有好事,也清脆地笑了起来,“搞砸了?”

    “一开始是搞砸了,不过幸好我下了黑魔法,哈哈!还有,多谢你的眉毛!”叶惟一边前行,一边笑着给她讲了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