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早上的温暖阳光下,悍马车在大道上平稳前行,与之来往的车辆大概都不知道,开车的人是一位银幕巨星。

    豪车就是豪车,虽然叶惟坐着的是折叠椅,却还是十分舒适,不由让人梦想着以后将有一天也能开上这样的好车。

    “所以,你是老兵的孙子?”

    车子刚开上大道,拉鲁就饶有兴趣地问着叶惟问题,这时又一个,她是老兵的孙女。

    说起爷爷,叶惟就有点严肃,点头道:“是的,我爷爷是个中国军人,参加过台儿庄战役,受过三等宝鼎勋章。”

    其实这里除了他,没有一个威利斯知道台儿庄战役是什么,也不知道宝鼎勋章是当时中国第三高的军功勋章,不知道它代表着捍御外侮、保卫国家的荣誉,讲述着那一段满是鲜血的忠勇卫国史。

    这些都不是谎言,那枚勋章就挂在叶惟房间的墙上,但他之所以这么回答,并不是要说自己爷爷有多厉害,却是意在说清楚爷爷的党派。对于历史的选择,他没什么意见,但谁知道威利斯怎么想。

    后来可是发生过韩战和越战的,说实话,他虽然生长于美国,却从小继承着爷爷的热血,认为只有中国才是值得他付出生命去保卫的地方。尤其小时候到中国几次旅游之后,谈起韩战里中国军队怎么教训麦克-阿瑟,他就兴奋,有段时间更恨不得跟每个人说一句:“老兵不死,只是被中国人踢爆屁股。”

    但这些心思,现在半点都不能泄露,威利斯父亲是个美军士兵!

    不过他从倒后镜那看到,威利斯没有神情变化,还是标志性的微笑样子,显然不在乎这番话。

    自己心中的光荣骄傲,被别人觉得一文不值,当然不好受,但叶惟知道不该继续这个话题了,而且再由威利斯小姐们带着话头的话,最后肯定什么都没做到,他要让威利斯记住的形象,不是军官的孙子,或者牙医的儿子,而是一个少年电影人!

    “那他杀过人吗?”拉鲁继续问道,挺感兴趣。而另一边的贝丽厌恶地咿了声,“我讨厌杀人。”

    “他杀过很多日本鬼子(Japs)。”叶惟认真回答,“二战时是他们侵略中国,所以该杀。如果我和我的日裔朋友谈起二战,我也是跟他们这么说的,明白事理的,我们没问题;愚蠢的,我直接说,你们还是Japs。”

    不能继续了,显露自己的政治倾向没有任何益处,这本该是禁忌话题啊!

    只剩不到7分钟了!叶惟真希望拉莫可以帮帮忙,把他拉出这个泥潭,然而前边的拉莫正比划着双手指甲,毫无说话的兴趣。

    他只好展开自救,抓住个念头,说道:“战争很可怕,战争会把人扭曲,不管是侵略者,还是保卫者,最后都会伤痕累累。威利斯先生,像在《哈特的战争》里,你说的那句发人深省的台词:‘在战争中,我们都是失败者。’”

    这番话应该还不错吧?起码威利斯知道了他不只是记下了电影名字,是真的有看过。

    “嗯。”威利斯应了声,却也没什么特别反应,似乎专心于开车。

    叶惟转念一想,《哈特的战争》票房成绩很糟糕,7000万成本才收3000万全球票房,影评界的评价也只是勉强及格,所以不要继续说下去为妙。

    他知道拉莫真的不会帮忙,哪怕半点,只好强行转换话题:“还是《阳光小美女》这种故事更轻松,这个剧本真是个传奇,焦点电影几年里把它改了又改,改烦了干脆卖给了我,其实剧本改得很好了,我捡了个便宜。”

    “呵呵。”威利斯微笑了声,转着方向盘,驶向转弯的大道。

    叶惟终于发现这张折叠椅也不是那么舒坦,时间在一秒秒过去,他却无法展示自己的本事,还进退两难,因为显然威利斯暂时不想再谈《阳光小美女》了,自己再说下去,只会惹烦大人物。

    可恶的拉莫,大长脸!如果有她搭几句话,顺过去谈电影的话题,因为是女儿谈的,威利斯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叶,你好像挺懂电影的啊。”拉鲁突然说道。

    谢谢!可爱的拉鲁!原谅你之前的冒犯了!!叶惟心中顿时高呼,她这一句话,实在是帮了他大忙。

    他立即笑道:“对于这点,我不能谦虚。哈哈,我爸爸是个电影迷,所以我深受影响,从小学着电影长大的,你知道我10岁就开始用超级8拍短片了,还买了很多电影教材学习,我甚至有空就去USC旁听,还经常去UCLA听讲座,这叫一手特洛伊,一手棕熊,哈哈!”

    这次是一半谎言,一半真话,反正他的确有这个本事。

    “真的?”拉莫说话了,却是懒懒洋洋的质疑,“那你那些短片呢?没带来吗?”

    “这次来得匆忙,没带来……”叶惟笑了笑,因为这句话而生起冷汗,她的质疑有道理,如果想说明自己懂电影,那就该带来短片一起递上,但他什么影像都没有带来。

    不用说,他的“少年电影人”形象正摇摇欲坠,就要变成“少年吹牛人”,这可不是好事……

    怎么办,怎么办……他的眼睛余光瞄瞄左右,车子正在快速前进中,两边车窗外的景象不停地倒退。

    突然就灵光一闪,叶惟快声的道:“这么说吧,如果我们现在是一个电影场景,该怎么拍?我会用五个镜头!”

    在拉鲁和贝丽有些兴趣的目光中,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讲着:“第一,车前行车镜头,中景,深景深,透过挡风玻璃,把我们五个人都清楚地拍进去;第二,车前行车镜头,中近景,浅景深,给威利斯先生的;第三,一个插入镜头,威利斯先生的手点了一下收音机,轻快的音乐响起;第四,车外的全景镜头,拍车子从大道上快速驶过,音乐在响,还有一开始就在响着的我的话语画外音;第五,远景镜头,深景深,我们的车已经驶到了目的地,减速停下,我的画外音也刚好完了,音乐渐消。”

    他露出笑容,又道:“还要注意,所有的镜头不能越轴(Crossing-the-line)!”

    “哇喔。”拉鲁听得有点傻眼,虽然只能听懂一半,却也知道,他是真的懂。

    拉莫都不由皱了皱眉头,所以他就是用这些小才华,迷住莉莉-柯林斯的?

    “拍得不错。”威利斯也笑说了一句。

    叶惟简直如获至宝,笑容更盛,连道谢谢,其实这只是套路化的行车拍摄,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他的形象至少扭转很多……

    “什么是越轴?”贝丽忽然问道。

    “呃……”叶惟一时顿住了话,越轴是一个摄影术语,一种由于拍摄的时候机位摆放和后期剪切不当,打破了180度原则,而造成一组连贯镜头之间的轴线混乱,导致观众产生错觉。

    很难单纯用文字解释清楚这种状态……非要说的话……

    影像画面其实是二维的,观众靠着机位、景深等才有了上下左右的方位空间感,一旦越轴就会失去方位感,让人视线分裂(Split-Looks)。打个简单的比方,前一个镜头,演员从画面右侧走出镜头范围;下一个镜头,他就得从画面左侧走入镜头,如果他从右侧出场,那就会让人感觉他转身走回去了,而不是一路前进,哪怕他事实上是。

    所以不管摄影机怎么变化,镜头运动怎么走,一定不能越轴,否则就会有一大堆低级错误,比如两个演员背对着彼此面谈。

    然而这么复杂的东西,一个没学过摄影的9岁小女孩听不懂的,他要讲得简单有趣,才可以让她理解,也博得她父亲的好感。

    没时间让他多想,一两瞬之间,他有了个急智说法:“越轴就是摄制人员们喝醉了,最主要是场记,醉得乱七八糟。”

    威利斯保持着微笑,而贝丽马上又有了新问题:“什么是场记?”

    场记就是专门记录各种片场数据的人,其中之一正是这些镜头细节,以保证不会越轴和穿帮。比如一种典型的穿帮镜头,明明之前那个角色是左眼瞎了,下次出来的时候却是右眼瞎了,这是场记的失职,要负全责。

    但叶惟还是不能这么解释,脖子后的冷汗急成了热汗,笑着道:“场记就是债主,你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借了他多少钱,他还记得,而且不停在旁边提醒你。如果他不记得,那他的钱就少了。

    贝丽听不明白这个幽默,其他三人却可以,场记要是犯了那种低级错误,当然要被罚款啦。

    拉鲁笑了,拉莫也露出一记没好气的笑容,威利斯更是哈哈大笑:“很贴切的形容,年轻人,你对电影还挺了解的。”

    是的,警长!!叶惟兴奋地握紧了怀中的公文包,有了这句称赞,目标基本上达成!现在大人物有这么一个印象了:“这小子懂点电影!有着个挺有意思的剧本!”他笑道:“先生,像我之前说的,我爱电影。”

    既然目标已经达到,他也不会不识趣地继续谈电影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次够了,再说闷着三位公主怎么办?

    所以他不再主动维持这个话题,而是做好接招的准备,还有3分钟左右,来吧,公主们,尽管问你们想问的吧!

    果然,见他一停下话,拉鲁就挺好奇地问道:“叶,你和莉莉-柯林斯是男女朋友吗?”

    叶惟瞪瞪眼睛,如实地道:“不是,我们只是朋友,但我们在约会之中。”

    “哇哦,你们在约会?这她可没有告诉过我。”拉莫语气揶揄,“她说的是普通校友啊。”那边拉鲁撇撇嘴:“我也想约会,不过你和柯林斯约会了,我就不找你了。”威利斯只是在微笑,没有加入年轻人的谈话。

    小女孩,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呢。叶惟心里说道,同时回答拉莫:“也就约会了一两次而已,什么都没确定。”

    “莉莉-柯林斯?”贝丽忽然想到什么,惊道:“是不是眉毛很粗的那个?她爸爸是英国的摇滚巨星!”

    “她爸爸比我们的老家伙在音乐方面强太多了,老家伙,你的乐队的唱片销量是多少来着?”拉莫打趣兼挖苦着父亲。

    “我也不记得了,哈哈。”威利斯大笑着,“可我的电影票房比菲尔强多了,女孩们,世界是这样的,有人唱歌,有人演戏。”

    贝丽却还在问着:“她的眉毛很粗,不是吗?”

    “是的,但我觉得粗眉毛跟浅眉毛一样漂亮。”叶惟的回答两边不得罪。

    “可她的太粗了啊,很奇怪……”贝丽皱着她细长的双眉,“我是她的话,我会拔掉一部分的。”

    最后这三分钟,叶惟陪着三位公主谈论莉莉-柯林斯的眉毛而度过,应付起来倒是简单多了,而威利斯没有再说过话。

    很快,叶惟就在大道的路边下了车,望着悍马车扬长而去,站了好一会,才突然激动地高高跃起,挥着握紧的拳头,仰天大喊:“做得好!你是个天才!!你是个天才!!!”

    有过心酸,有过郁闷,有感觉自己卑微低下……但那些算什么,做到了!完美地实现了目标!!世界之王?不,我是宇宙之王!!!

    “哈哈哈——”他一边兴奋笑着,一边在人行道上踢着足球般,连续踩单车,把防守球员晃倒,突然起脚射门!

    守门员高高跃起,但是……

    球进了!!!GOA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

    绝对的死角,疯狂的帽子戏法!!!

    “我做到了!”他又一次仰头大喊,双手食指指着天空,公文包掉落地上。这让来往的路人们莫名其妙,以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谁在乎!叶惟笑得停不住声,拿出手机要打给莉莉。

    高兴归高兴,他对状况清楚着呢,现在一个要做的就是等待威利斯看过剧本后的回复,会有什么结果,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

    另一个要做的是进攻其他目标,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正如拉莫说的,为什么不带上短片?如果下次别人让他证明自己懂电影,他该拿什么出来?口说无凭!

    一定要实打实地拍点什么了,不然连莉莉等同龄朋友们都无法说服,又怎么说服大明星?

    刚刚拨过去,几乎不用三秒,就接通了,传出莉莉紧张的清声:“结束了吗?”

    “你猜怎么样?”叶惟说着不禁嘿嘿笑了两声,“这场比赛,我就是停不下来。”

    莉莉听到他这没个正经的语气,就知道有好事,也清脆地笑了起来,“搞砸了?”

    “一开始是搞砸了,不过幸好我下了黑魔法,哈哈!还有,多谢你的眉毛!”叶惟一边前行,一边笑着给她讲了起来……

第三十五章 当幸福来敲门    “这个场景怎么样?这是《阳光小美女》里的场景!”

    叶惟几乎是喊着把话说了出来,满脸的坚韧,目光亮得噬人。

    悍马车副驾上的拉莫看着他,后排的拉鲁和贝丽也在望着,都有些意外惊讶,他的语速怎么能那么快……

    而那边扶着车门的威利斯,没有弯身坐进车子,他的法令纹皱了几下,平淡的神情终于有了点变化,看向叶惟,“然后呢?”

    这一句“然后呢”犹如天使的歌声,叶惟双眼一瞪,狂喜从心底汹涌了上来,威利斯来了兴趣!他对这个场景感兴趣!

    他咬咬牙,要咽回那些喜悦,让自己保持冷静,继续快声道:“然后那个老太婆因为不想烦,终于肯让你们报名,但等到登台演出的时候,你的女儿竟然跳起了爷爷教的……大胆的舞蹈,全场震惊,老太婆暴怒,她要你马上上台把你女儿带走,你迫于无奈,只能走上舞台,你看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跳得高兴的女儿,台下的家人们和观众们看着你,然后你……”

    “哦?”威利斯似乎真来兴趣了,语气跟刚才客套回答时完全不同,透着点好奇:“然后怎么样?”

    “抱歉,我真不该打扰你们这么久,威利斯先生,你可以在剧本里读到完整的故事。”

    叶惟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心头紧张得真跳,但必须这么做,如果威利斯一下子都得到答案,就算现在有兴趣,转头忙上几天又会消失,而忘记这个剧本了。

    但是有悬念就不同,悬念是故事最重要的要素,所有电影都是悬疑电影!

    哪怕威利斯会生气,他也得这么做。

    “小子……”威利斯顿时像是无奈地笑了,没人喜欢这种被人吊胃口的感觉,都想得到答案,“告诉我吧,剧本我会读的。”

    “你快说啊!”后边的贝丽很不耐烦,都要走出车了。拉鲁也好奇:“说啊。”还有打哈欠的拉莫:“得了吧,还玩悬念……”

    情况变了,叶惟也立即调整策略,说道:“然后威利斯先生你也跳起舞了,和你女儿一起跳!你看着那个老太婆,看着观众们,就跳了起来!接着,你全家人都冲上了舞台,每个人都抛开世俗的枷锁,不理会别人的目光,一起跳,跳!然后……”

    话声再次嘎然而止,他留下了新的悬念。

    “然后?”几个女孩儿不由又问,威利斯这下真有点恼火了,绕着车走过来:“把剧本给我,你是不留悬念不肯罢休的。”

    像威利斯这种老江湖,当然清楚着叶惟的游说策略,叶惟也没想过对方会不知道,但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从谷底升到了万丈高空!“让大人物对剧本生起兴趣”这个预定目标,做到了。

    他没时间去品尝胜利的滋味,麻利地打开公文包,口琴献曲的计划自然弃用了,直接把包装精美的带有雪茄的剧本拿出来,却没有马上交给威利斯,因为他想到一个展现诚意的新方式,说道:“威利斯先生,可以问问你最喜欢自己哪部作品吗?”

    威利斯的法令纹一皱,“我还真没想过,很多我都喜欢。”

    拉莫更是皱起眉头,这样的结果还不满足吗?他又想玩什么?

    “我也是。”叶惟笑了笑,他有一项本事,他跟莉莉说自己看过几千部电影不是虚言,他知道的电影就更多了,又因为昨晚才刚刚查过IMDb,微一热脑,就迅速而流畅地道:“我喜欢你的《第一死罪》、《大审判》、《蓝色月光侦探社》、《盲目的约会》、《落日》、《龙胆虎威》、《冷暖天涯》……”

    听着他疯狂地念出一连串的电影、电视剧名字,威利斯父女四人都愣住了。

    威利斯更微微有点激动,这小子是按作品的时间顺序念的,令人听得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年代,他在《第一死罪》、《大审判》里还只是龙套,到了成名作的《蓝色月光侦探社》是主演,而《龙胆虎威》让他成为银幕明星……

    一部接一部,如同有胶片影像在眼前拉过,艰难的,喜悦的,成功的,失败的……

    “《灵异第六感》、《整九码》……《哈特的战争》、《太阳之泪》、《原野小兵兵》、《霹雳娇娃2》!我都喜欢,全部!”

    叶惟一口气念罢,这才长长地深吸一口气,脸色微红,感谢足球,自己的肺活量还不错。

    “哇喔……哇喔,那些都是爸爸演过的?”拉鲁除了感慨,真的不知还可以说些什么,太疯狂了,说话的人和话的内容都是。

    “谁知道……”拉莫有点汗颜,她把什么人带来了,还真是头号粉丝,不是粉丝能做到这样吗……口才也真是好……

    贝丽早就听不过来了,疑急的样子:“他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威利斯突然笑了起来,眯着眼睛,开怀地大笑:“小伙子,你行,你真行!背了多久?哈哈!”

    “不是的,先生,这是真的。”叶惟一脸认真的微笑,这就是诚意!是恭维,是拍马屁,也是诚意!

    他又语气真挚地道:“还有一件事我要感谢你,我小时候曾经有过严重的口吃,因为我妈妈是个东亚语言系的学士,我从小英文、中文一起学,还要学些韩语和日语,所以我说话很不利索,慢慢就成了口吃。但后来我听了你的故事,很感动,很受鼓励,我决心去克服它,后来我做到了,还练出了现在的语速。”

    “是吗?”威利斯闻言,笑容里更多了一股亲切。

    熟悉这位银幕巨星的人都知道,他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口吃,后来踏入年青期,他发现自己表演时竟然可以口齿伶俐,于是走上了演员的道路,也治好了口吃的毛病,但到现在激动时还会有一点点症状。

    “是的,那种想说什么,却塞在喉咙找不到词的感觉,我知道。”

    叶惟点头说道,这里面有真也有假,他两三岁时的确有过一段口齿不清的时间,主要表现为英语、汉语和外星语一起来,但后来自然就好了,并没有威利斯的功劳,不过他不说,谁又会知道?

    “有意思。”威利斯笑笑,看来无意去分辨真假,“你这个剧本,我一定会读。”

    “谢谢,先生!谢谢你!”叶惟终于无法不激动起来,敢去触碰那份喜悦,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得到了大人物的必读承诺,已经是这次游说的最好结果,他可以放心地把剧本递出去了!大伙儿,成功了!!

    就在这时,有餐厅的侍应走上来,询问威利斯要不要帮忙,以为正上演着一出疯狂粉丝纠缠偶像。

    威利斯说没事,侍应就退下了,他接过叶惟递来的剧本和名片,顿时又是大笑:“雪茄,真有心思。”他把那根雪茄从剧本封面上抽出,嗅了几下,笑道:“这是古巴雪茄啊,保存得很好。”

    “这是我爷爷生前留下来的,他是个中国的二战盟军军人,参加过很多战役,后来不想打内战移民美国。他喜欢抽雪茄,也喜欢懂得欣赏雪茄的人,如果他知道这根雪茄被一个军人儿子兼电影巨星一边读剧本一边抽,肯定高兴坏了。”

    叶惟笑道,这番话是早已准备好的,也为了拉近关系,威利斯父亲是军人、母亲是德国人,当年他父亲被派驻西德时恋爱结婚,威利斯还是在西德一个美军基地出生和成长的,到了两岁才搬回美国。

    同是军人的后代,总会有一股特殊的好感。

    “哇。”果然,威利斯甚至赞呼了声。

    这时候,拉鲁忽然问道:“我记得二战时,我们在亚洲打的是日本,中国和日本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对吗?”

    叶惟听了顿时直郁闷,中国和日本当然是两个国家,而且都说了是盟军,没学过历史地理吗?虽然感觉被冒犯,他脸上还是温和的样子,说道:“没错,当时中国是同盟国,日本是轴心国。”

    威利斯对女儿的无知不以为然,把雪茄套了回去,笑道:“年轻人,我还真有些年头没见过有人这么用心地递剧本了,就任你这一点,我都会读这个剧本的。好了,我们该走了,趁那些狗仔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许他们去了找什么打架的新闻吧,呵呵。”叶惟耸肩一笑,就要道别。

    “什么?”威利斯立时惊讶了,“这件事是你做的?制造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打架的假新闻?”

    他收到消息了!叶惟怔了怔,糟糕,一时忘形说漏了嘴,不知是福是祸,如果自己的形象变成“撒谎者”就又会搞砸……

    但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威利斯先生,你知道?你们来之前,我不想那些狗仔打扰你们,就把他们骗走了……”

    “哈哈!很好,这非常好!”

    威利斯几乎都要鼓掌喝彩一般,女孩们疑惑地问怎么回事,他兴致高昂的笑说起来,之前他收到助理发来的短信,说从常春藤餐厅传来消息,达蒙和阿弗莱克打起来了,消息来源和真假暂时都不能确定,好像是由一个少年狗仔队传开的,所以常春藤餐厅今天有古怪,要小心注意。

    “没想到就是你这小子搞出来的,有意思,哈哈!”威利斯突然拍了拍悍马车车顶,“上车!我们要去比弗利山庄那边,载你十分钟,然后你下车,来不来?”

    “当然,当然!”叶惟大喜过望,威利斯这是特意多给机会啊!这个意外之喜几乎把他砸晕,多了十分钟,可以多做很多事!

    他真生怕对方反悔,连忙往车子后排走去,知道这款悍马H2前后排只各有两个舒适的真皮斗式座椅,不过后排中间还有一张折叠椅,正是他该坐的地方。

    “爸爸,真要这样吗?”通过倒后镜,拉莫看到叶惟半边身已经钻上车子,真是无奈,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没问题。”拉鲁的双脚让开了点,还帮忙拉出折叠椅。

    叶惟弯着身顺利地上了车,一屁股坐到折叠椅上,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向众人笑道:“谢谢,好了,谢谢。”

    “嗨,搞笑家伙。”左手边的贝丽打了声招呼。

    “都戴好安全带了。”威利斯笑说着坐进了驾驶座,把剧本放入了车头的储物箱,系上安全带,关好车门,就开动车子——

    与此同时,叶惟笑容灿烂,心头十分兴奋,事情突然向着好的方向狂奔而去,他的一些准备还是起了效果,真棒。

    但心里还有着一股警醒的声音: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越是高兴,越要注意,不要得意忘形,不能说错半句话,别让这十分钟成了拿破仑的滑铁卢!好好把握它,改变威利斯对自己的印象,成为一个懂电影的年轻人,而不是疯狂粉丝。

    到时候,才可以高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