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场景怎么样?这是《阳光小美女》里的场景!”

    叶惟几乎是喊着把话说了出来,满脸的坚韧,目光亮得噬人。

    悍马车副驾上的拉莫看着他,后排的拉鲁和贝丽也在望着,都有些意外惊讶,他的语速怎么能那么快……

    而那边扶着车门的威利斯,没有弯身坐进车子,他的法令纹皱了几下,平淡的神情终于有了点变化,看向叶惟,“然后呢?”

    这一句“然后呢”犹如天使的歌声,叶惟双眼一瞪,狂喜从心底汹涌了上来,威利斯来了兴趣!他对这个场景感兴趣!

    他咬咬牙,要咽回那些喜悦,让自己保持冷静,继续快声道:“然后那个老太婆因为不想烦,终于肯让你们报名,但等到登台演出的时候,你的女儿竟然跳起了爷爷教的……大胆的舞蹈,全场震惊,老太婆暴怒,她要你马上上台把你女儿带走,你迫于无奈,只能走上舞台,你看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跳得高兴的女儿,台下的家人们和观众们看着你,然后你……”

    “哦?”威利斯似乎真来兴趣了,语气跟刚才客套回答时完全不同,透着点好奇:“然后怎么样?”

    “抱歉,我真不该打扰你们这么久,威利斯先生,你可以在剧本里读到完整的故事。”

    叶惟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心头紧张得真跳,但必须这么做,如果威利斯一下子都得到答案,就算现在有兴趣,转头忙上几天又会消失,而忘记这个剧本了。

    但是有悬念就不同,悬念是故事最重要的要素,所有电影都是悬疑电影!

    哪怕威利斯会生气,他也得这么做。

    “小子……”威利斯顿时像是无奈地笑了,没人喜欢这种被人吊胃口的感觉,都想得到答案,“告诉我吧,剧本我会读的。”

    “你快说啊!”后边的贝丽很不耐烦,都要走出车了。拉鲁也好奇:“说啊。”还有打哈欠的拉莫:“得了吧,还玩悬念……”

    情况变了,叶惟也立即调整策略,说道:“然后威利斯先生你也跳起舞了,和你女儿一起跳!你看着那个老太婆,看着观众们,就跳了起来!接着,你全家人都冲上了舞台,每个人都抛开世俗的枷锁,不理会别人的目光,一起跳,跳!然后……”

    话声再次嘎然而止,他留下了新的悬念。

    “然后?”几个女孩儿不由又问,威利斯这下真有点恼火了,绕着车走过来:“把剧本给我,你是不留悬念不肯罢休的。”

    像威利斯这种老江湖,当然清楚着叶惟的游说策略,叶惟也没想过对方会不知道,但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从谷底升到了万丈高空!“让大人物对剧本生起兴趣”这个预定目标,做到了。

    他没时间去品尝胜利的滋味,麻利地打开公文包,口琴献曲的计划自然弃用了,直接把包装精美的带有雪茄的剧本拿出来,却没有马上交给威利斯,因为他想到一个展现诚意的新方式,说道:“威利斯先生,可以问问你最喜欢自己哪部作品吗?”

    威利斯的法令纹一皱,“我还真没想过,很多我都喜欢。”

    拉莫更是皱起眉头,这样的结果还不满足吗?他又想玩什么?

    “我也是。”叶惟笑了笑,他有一项本事,他跟莉莉说自己看过几千部电影不是虚言,他知道的电影就更多了,又因为昨晚才刚刚查过IMDb,微一热脑,就迅速而流畅地道:“我喜欢你的《第一死罪》、《大审判》、《蓝色月光侦探社》、《盲目的约会》、《落日》、《龙胆虎威》、《冷暖天涯》……”

    听着他疯狂地念出一连串的电影、电视剧名字,威利斯父女四人都愣住了。

    威利斯更微微有点激动,这小子是按作品的时间顺序念的,令人听得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年代,他在《第一死罪》、《大审判》里还只是龙套,到了成名作的《蓝色月光侦探社》是主演,而《龙胆虎威》让他成为银幕明星……

    一部接一部,如同有胶片影像在眼前拉过,艰难的,喜悦的,成功的,失败的……

    “《灵异第六感》、《整九码》……《哈特的战争》、《太阳之泪》、《原野小兵兵》、《霹雳娇娃2》!我都喜欢,全部!”

    叶惟一口气念罢,这才长长地深吸一口气,脸色微红,感谢足球,自己的肺活量还不错。

    “哇喔……哇喔,那些都是爸爸演过的?”拉鲁除了感慨,真的不知还可以说些什么,太疯狂了,说话的人和话的内容都是。

    “谁知道……”拉莫有点汗颜,她把什么人带来了,还真是头号粉丝,不是粉丝能做到这样吗……口才也真是好……

    贝丽早就听不过来了,疑急的样子:“他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威利斯突然笑了起来,眯着眼睛,开怀地大笑:“小伙子,你行,你真行!背了多久?哈哈!”

    “不是的,先生,这是真的。”叶惟一脸认真的微笑,这就是诚意!是恭维,是拍马屁,也是诚意!

    他又语气真挚地道:“还有一件事我要感谢你,我小时候曾经有过严重的口吃,因为我妈妈是个东亚语言系的学士,我从小英文、中文一起学,还要学些韩语和日语,所以我说话很不利索,慢慢就成了口吃。但后来我听了你的故事,很感动,很受鼓励,我决心去克服它,后来我做到了,还练出了现在的语速。”

    “是吗?”威利斯闻言,笑容里更多了一股亲切。

    熟悉这位银幕巨星的人都知道,他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口吃,后来踏入年青期,他发现自己表演时竟然可以口齿伶俐,于是走上了演员的道路,也治好了口吃的毛病,但到现在激动时还会有一点点症状。

    “是的,那种想说什么,却塞在喉咙找不到词的感觉,我知道。”

    叶惟点头说道,这里面有真也有假,他两三岁时的确有过一段口齿不清的时间,主要表现为英语、汉语和外星语一起来,但后来自然就好了,并没有威利斯的功劳,不过他不说,谁又会知道?

    “有意思。”威利斯笑笑,看来无意去分辨真假,“你这个剧本,我一定会读。”

    “谢谢,先生!谢谢你!”叶惟终于无法不激动起来,敢去触碰那份喜悦,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得到了大人物的必读承诺,已经是这次游说的最好结果,他可以放心地把剧本递出去了!大伙儿,成功了!!

    就在这时,有餐厅的侍应走上来,询问威利斯要不要帮忙,以为正上演着一出疯狂粉丝纠缠偶像。

    威利斯说没事,侍应就退下了,他接过叶惟递来的剧本和名片,顿时又是大笑:“雪茄,真有心思。”他把那根雪茄从剧本封面上抽出,嗅了几下,笑道:“这是古巴雪茄啊,保存得很好。”

    “这是我爷爷生前留下来的,他是个中国的二战盟军军人,参加过很多战役,后来不想打内战移民美国。他喜欢抽雪茄,也喜欢懂得欣赏雪茄的人,如果他知道这根雪茄被一个军人儿子兼电影巨星一边读剧本一边抽,肯定高兴坏了。”

    叶惟笑道,这番话是早已准备好的,也为了拉近关系,威利斯父亲是军人、母亲是德国人,当年他父亲被派驻西德时恋爱结婚,威利斯还是在西德一个美军基地出生和成长的,到了两岁才搬回美国。

    同是军人的后代,总会有一股特殊的好感。

    “哇。”果然,威利斯甚至赞呼了声。

    这时候,拉鲁忽然问道:“我记得二战时,我们在亚洲打的是日本,中国和日本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对吗?”

    叶惟听了顿时直郁闷,中国和日本当然是两个国家,而且都说了是盟军,没学过历史地理吗?虽然感觉被冒犯,他脸上还是温和的样子,说道:“没错,当时中国是同盟国,日本是轴心国。”

    威利斯对女儿的无知不以为然,把雪茄套了回去,笑道:“年轻人,我还真有些年头没见过有人这么用心地递剧本了,就任你这一点,我都会读这个剧本的。好了,我们该走了,趁那些狗仔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许他们去了找什么打架的新闻吧,呵呵。”叶惟耸肩一笑,就要道别。

    “什么?”威利斯立时惊讶了,“这件事是你做的?制造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打架的假新闻?”

    他收到消息了!叶惟怔了怔,糟糕,一时忘形说漏了嘴,不知是福是祸,如果自己的形象变成“撒谎者”就又会搞砸……

    但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威利斯先生,你知道?你们来之前,我不想那些狗仔打扰你们,就把他们骗走了……”

    “哈哈!很好,这非常好!”

    威利斯几乎都要鼓掌喝彩一般,女孩们疑惑地问怎么回事,他兴致高昂的笑说起来,之前他收到助理发来的短信,说从常春藤餐厅传来消息,达蒙和阿弗莱克打起来了,消息来源和真假暂时都不能确定,好像是由一个少年狗仔队传开的,所以常春藤餐厅今天有古怪,要小心注意。

    “没想到就是你这小子搞出来的,有意思,哈哈!”威利斯突然拍了拍悍马车车顶,“上车!我们要去比弗利山庄那边,载你十分钟,然后你下车,来不来?”

    “当然,当然!”叶惟大喜过望,威利斯这是特意多给机会啊!这个意外之喜几乎把他砸晕,多了十分钟,可以多做很多事!

    他真生怕对方反悔,连忙往车子后排走去,知道这款悍马H2前后排只各有两个舒适的真皮斗式座椅,不过后排中间还有一张折叠椅,正是他该坐的地方。

    “爸爸,真要这样吗?”通过倒后镜,拉莫看到叶惟半边身已经钻上车子,真是无奈,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没问题。”拉鲁的双脚让开了点,还帮忙拉出折叠椅。

    叶惟弯着身顺利地上了车,一屁股坐到折叠椅上,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向众人笑道:“谢谢,好了,谢谢。”

    “嗨,搞笑家伙。”左手边的贝丽打了声招呼。

    “都戴好安全带了。”威利斯笑说着坐进了驾驶座,把剧本放入了车头的储物箱,系上安全带,关好车门,就开动车子——

    与此同时,叶惟笑容灿烂,心头十分兴奋,事情突然向着好的方向狂奔而去,他的一些准备还是起了效果,真棒。

    但心里还有着一股警醒的声音: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越是高兴,越要注意,不要得意忘形,不能说错半句话,别让这十分钟成了拿破仑的滑铁卢!好好把握它,改变威利斯对自己的印象,成为一个懂电影的年轻人,而不是疯狂粉丝。

    到时候,才可以高兴!

第三十四章 普通人的战争    什么?

    听到拉莫的话,餐桌边的其他三人都怔了怔,拉鲁和贝丽相视一眼,所以这个亚裔帅哥不是路人,是早有计划来碰面的?

    威利斯看看大女儿,又看看少年,两道深邃的法令纹因为更浓的微笑咧起:“这样是吗?但我还是不能给你签名和合影,不然对这里其他的顾客不公平。”他说着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是的,我能理解。”叶惟一笑,心头默道:警长,我才不要什么见鬼的签名合影,我要的是一个机会。

    见侍者还没有上餐,威利斯似乎也没有生气,刚刚的皱眉应该不是什么烦心事,他心里稍松一口气,迅速分析着眼下的情况,一边照稿地笑道:“能亲眼见你一面,已经够了,当然更好的是可以跟你谈谈电影,我爱电影。这次真要谢谢拉莫的帮忙,她是个热心肠的好人。”

    拉莫面无表情地喝着餐前咖啡,以眼神说着:“自我介绍完了吧,还不退到一边去?别忘了,这老家伙脾气很大。”

    “年轻人喜欢电影,这很好。”威利斯还是一样的笑容,并没有不耐烦的神色。

    叶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莽汉,面前这人可是一个伟大演员,他的真正心思不会轻易摆到脸上。

    威利斯已经说三句话了,差不多该退了,再说完这一句……

    叶惟继续把准备好的一句话微笑说出:“威利斯先生,亲眼见到你的感觉,跟看着银幕中的你非常不同,感觉就像一位超级英雄是真实存在的,还有他那可爱的三个女儿。”

    “哈哈!”威利斯乐笑了一声,看上去挺高兴,不知是不是真的受用,他看看女儿们,“看着她们长大,我也觉得自己老了。”

    “是啊你个老怪物……”拉莫一手撑在餐桌上顶着下巴,翻着白眼,这老家伙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老,他觉得?可笑。

    “不,一点都不。”叶惟恭维地笑了笑,还没蠢到说“是啊”。

    “嘿,你多大了?”这时候二小姐拉鲁忽然问道。

    这真是给了叶惟一个继续说话的机会,但有利有弊,不好在于威利斯马上会知道他的真实年龄,比外表看起来还年轻。可他还是要如实回答:“15岁,明年二月份16岁。”

    “噢你看上去不像。”拉鲁说着又打量了这亚裔帅哥几眼。而威利斯并没有在乎,神情不变。

    三小姐贝丽突然也问了:“你什么学校的?”叶惟回答道:“哈佛-西湖,九年级生。”贝丽毕竟只有9岁,问起问题来随心所欲:“为什么不读怀尔德伍德学校?拉莫读的那间。”

    叶惟顿时心头一突,这问题要答得让所有人高兴才行,因为哈佛-西湖比怀尔德伍德严格多了,答得一个不好,就会变成威利斯教女不严、拉莫蠢、离婚破碎家庭不理儿女、糟糕的父亲……

    他后脑勺直冒出冷汗,不能犹豫,否则就显得不够真诚……

    几乎在一瞬间,闪过了万千个念头,他随即笑道:“只是因为颜色喜好,中国人都喜欢红色,我也不例外,哈佛-西湖的校色是红色和黑色,怀尔德伍德是绿色。”

    “哦,所以你是中国人。”贝丽全然不知自己差点就捅了对方一刀,还在问着:“中国在地球另一边是吗?可以挖通道过去。”

    “是的。”叶惟点头,“我是第三代华裔移民,出生在洛杉矶。”

    “你哪个朋友?”这时拉鲁又问话了,问的拉莫,好奇的样子:“哈佛-西湖的?”拉莫就说道:“莉莉-柯林斯。”拉鲁噢的一声:“对,她是哈佛-西湖的,你和她是好朋友?”这回问的是叶惟。

    “嗯,我找她帮的忙,我们和其他一些同学正做着一个电影项目。”叶惟又是笑答,已经发现自己陷入到被两个小女孩问各种问题的境地中,这可不太妙,谁知道她们还会问什么……

    “其实哈佛-西湖怎么样?我在想中学要不要读它呢?”果然拉鲁又问了。

    因为这个问题关乎二女儿的教育,威利斯也来了兴趣似的,看了叶惟一眼,想听他怎么评价自己学校。

    又是一个危险的问题!叶惟不能多想,感觉自己走在薄冰上,笑了声道:“挺好的,大部分学生和家长都认为那是宇宙第一好的学校,我想他们有些头脑发热了,但它的确是最好的中学之一。里面最有趣的是,你在食堂可以吃到全世界的美食。”

    “酷。”拉鲁也就随意一问,没继续下去。

    趁着这个空档,不让她们再问什么了,叶惟知道自己该退了,就道:“那我先不打扰你们了,祝你们有个愉快的早餐。”

    “好。”威利斯微笑地点点头,拉莫三姐妹也没做挽留。

    叶惟转身走向门口那边,刚走几步,就长呼一口气,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搞砸。

    10分满分的话,他给自己打6分,因为虽然威利斯没有不耐烦,可电影上的事情半句都没有搭上话,他的形象还只是个15岁的九年级生,一个想见到偶像的粉丝,没了。

    在一些顾客的目光下,叶惟回到台阶上的栏栅边,守着这条必经之道,不时望望威利斯四人那边,留意着他们的情绪变化。

    与此同时,侍应给威利斯四人陆续上餐了,新鲜蟹饼、煎牛排、鸡蛋等,他们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聊。

    过了一小阵,拉鲁的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什么,讶道:“真奇怪,他还没有走,那个亚裔男孩。”拉莫也望了门口那边一下,道:“他等会还想跟老家伙说几句吧。”贝丽也扭头望去,“哪里?哪里?”

    这下威利斯都不得不注意了,眉头微皱。

    “为什么他会拿着个公文包?”拉鲁又有新的疑惑。拉莫一边切着牛排,一边应道:“谁知道啊。”拉鲁好笑的道:“他这样站在那里,真像只可怜的小狗。”拉莫嚼着牛排,含糊的道:“他自己喜欢。”

    “要不我叫侍应让他走远一些?”见女儿们为此感到困扰,威利斯就说道。

    “要!”贝丽点头不迭,虽然她要扭过大半身子才能看到叶惟。

    “侍应!”威利斯当即叫了一声。

    很快,那个男侍应离开威利斯四人的餐桌,走向疑惑的叶惟,客气地下了驱逐令:“先生,你站在这里,已经影响到别人进餐了,威利斯先生说请你走开一些。”

    “噢,当然!”叶惟不禁微微变色,心头堵住一般,有点搞砸了,让他们不满了啊。

    他连忙拿着咖啡和公文包,往台阶下面走去,这时候另一个女侍应叫道:“等等,先生,你一直没拿你的吐司。”

    “OK,OK,给我吧。”叶惟就见身后女侍应捧着个装有三、四片吐司的餐盘走来,但他真的没手拿了,只好先放下咖啡,把几块吐司都拿过由嘴巴叼着,再拿起咖啡,然后赶紧往餐厅外边走去。

    “哈哈,他好搞笑!”那边的贝丽为他的狼狈样子欢笑不已,“他的嘴巴张得好大,哈哈!”

    拉莫和拉鲁倒真的感到有些不舒服了,看着一个同龄人这么落魄,被她们赶的。

    威利斯呵呵一笑:“别管他了,我们吃早餐吧。过几天的感恩节短假,我们要去哪里旅游?都由你们拿主意。”

    另一边,叶惟匆匆离开了餐厅栏栅范围,来到对面停车位这边,狼吞虎咽地把那几块吐司吃进肚子,咽得很难受,拍了后背几下,又把咖啡一口喝光了,把咖啡杯扔进附近的垃圾桶,咳嗽着,望着远远的那桌共享着天伦之乐的巨星餐桌。

    我需要一个机会……我需要一个机会……

    叶惟微微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今天这些事,不说梦中,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如此卑微,如此小心翼翼。

    虽然场面上似乎还挺友好,其实他什么都不是,说错一句话、影响了视线,大人物们马上就翻脸。

    没人说这件事很容易……叶惟想了想家人,想了想追梦联盟的朋友们,想了想莉莉……他在心中默默道:“惟,欢迎来到真实世界!但没什么,这不算什么,大伙儿,一切都会好的。”

    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莉莉:“暂时一切顺利!还没有说上剧本的事,等他们用餐完了再说,有结果再告诉你。”

    几乎不用十秒,莉莉就回了短信:“加油,努力过就好了。:-)”

    叶惟看着笑了笑,女孩,你的笑容真美。

    半个小时渐渐过去,在等待之中,时间来到了8:30。

    尽管距离远了,叶惟还是一直留意着目标餐桌,这时见到威利斯叫来了侍应,应该是要结账了。他咳咳几声清清嗓子,就快步走回去,任务:在接下来五分钟内,引起威利斯对《阳光小美女》的兴趣,然后把剧本交到他手上,让他带走!

    回到餐厅台阶,见到侍应离开了,叶惟马上上前,向起身离去的四人笑道:“威利斯先生,小姐们,你们好,又是我!叶惟。”

    “哦,还有什么事吗?”威利斯看看他,三个女孩也瞥瞥他,贝丽忍不住地哈哈笑:“你刚才好搞笑。”

    叶惟向小女孩点头示意,就向她老爸道:“这次我除了想见偶像一面,还有一个剧本希望给你过目。”

    他的语速很快,却又能让别人听清楚:“它叫《阳光小美女》,是个家庭公路喜剧,黑色幽默,文艺故事中的商业片,已经创作三年多了,改了30稿,之前是焦点电影的项目,前几天焦点把它转让给了由我创办的追梦联盟电影公司。”

    “哦?”威利斯一边往外走着,一边似乎在听,但神情淡淡,不知是不是真在听。

    叶惟紧跟在他旁边,拦着其他要搭讪巨星的顾客,也不给三个少女插话的机会,继续说道:“这是个疯狂的故事:一个失败和怪异的中产家庭,参加一场少儿选美比赛,闹得鸡飞狗跳。”

    这是他昨晚精心设计的一句话梗概,选择了疯狂(Crazy)、失败(Fail)、怪异(Freak)、鸡飞狗跳(General-Turmoil)这些富有矛盾冲突的词,它们单个都很平常,但和中产家庭放到一起,就有了情境力量。

    梗概引出简介,简介引出纲要,纲要再引出剧本本身,从一分钟到十分钟,从十分钟到一小时,再到一次正式会谈,这就是“电梯游说”。

    “那什么是有趣的?”威利斯终于回应了一句有内容的话,却不是感兴趣,而是疑问。

    叶惟顿时浑身又起冷汗,其实所有一句话梗概都很苍白,有时候大人物会感兴趣,有时候不,很大程度要看当时的心情,同是威利斯,也许明天听到这句梗概,就兴致勃勃的,后天听到却觉得是垃圾。

    而现在,大人物不喜欢这个梗概!

    可是宝贵的每一秒都不能浪费!他无法多想,只能压着情绪继续地游说:“整个剧本充满着趣味,吸毒的爷爷会在中途死去,为选美比赛准备多时的小女孩登台跳的竟然是成人舞蹈,还有其他人,所有梦想都破灭了。

    但它不是一个悲剧,是黑色幽默,观众会笑着看他们的失败,但内心充满感触。最后他们没赢下比赛,却懂得了生活的真谛。那就是人生并不只有成功和失败,公众生活也永远没有私人生活那么重要,家人永远爱着彼此。”

    “哦不错,挺有意义。”威利斯似乎赞了一句,已经来到了悍马车边,拿出车匙按了一下,车子B的一声,车门已开锁……他又道:“你把剧本给我吧,我有空的时候读读。”

    糟糕!叶惟不由皱眉,知道对方根本没有一丝兴趣,剧本给了他也没用,99%拿回去就扔到待读的剧本山堆里,又或者扔给剧本审读员助理,过几天就完全忘记这回事了。

    现实情况总是会不按计划地发生,从他游说的第一句话到现在,两分钟都不到,哪有五分钟?他本来还想拿剧本出来的同时,用口琴献上一曲,增加气氛和彰显诚意,因为威利斯从年轻到现在一直玩布鲁斯乐队,发过专辑唱片,他是个口琴手。

    另外剧本本身包装精美,封面上还贴着一根短芯叶雪茄,这是爷爷留下的烟酒之一,而威利斯喜欢抽短芯叶雪茄。这根雪茄会使那120页纸变得与众不同,也是诚意。

    但如今这些都没用,第一步就搞砸了,威利斯对这个剧本没有兴趣。

    这时候,悍马车的后排车门打开了,拉鲁和贝丽坐了进去;前排车门也打开了,拉莫坐上副驾,威利斯转过去驾驶座车门……

    叶惟站在车边,忘记了呼吸,要么立即送上剧本和自己的名片,要么再说点什么,改变这个结果……

    说什么?该说什么!?

    一切都仿佛停顿了下来,威利斯慢镜头般靠近车门,他的脑海爆炸般闪过无数的念头,犹如纵横交错的闪电,眼睛余光突然注意到了拉莫、拉鲁、贝丽……

    突然,他抓住了其中一个念头:威利斯是个有着三个女儿的父亲,而且他的三个女儿就在旁边!

    “威利斯先生!请你想象一个电影场景,你和家人们好不容易赶到了选美比赛举办地,却迟到了一点点,报名官是个刻薄的老太婆,她拒绝了你们的报名。你看着失望的女儿,虽然愤怒极了,却给那个老太婆跪了下来,跪着哀求她给你女儿一个机会!这个场景怎么样?这是《阳光小美女》里的场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