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

    听到拉莫的话,餐桌边的其他三人都怔了怔,拉鲁和贝丽相视一眼,所以这个亚裔帅哥不是路人,是早有计划来碰面的?

    威利斯看看大女儿,又看看少年,两道深邃的法令纹因为更浓的微笑咧起:“这样是吗?但我还是不能给你签名和合影,不然对这里其他的顾客不公平。”他说着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是的,我能理解。”叶惟一笑,心头默道:警长,我才不要什么见鬼的签名合影,我要的是一个机会。

    见侍者还没有上餐,威利斯似乎也没有生气,刚刚的皱眉应该不是什么烦心事,他心里稍松一口气,迅速分析着眼下的情况,一边照稿地笑道:“能亲眼见你一面,已经够了,当然更好的是可以跟你谈谈电影,我爱电影。这次真要谢谢拉莫的帮忙,她是个热心肠的好人。”

    拉莫面无表情地喝着餐前咖啡,以眼神说着:“自我介绍完了吧,还不退到一边去?别忘了,这老家伙脾气很大。”

    “年轻人喜欢电影,这很好。”威利斯还是一样的笑容,并没有不耐烦的神色。

    叶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莽汉,面前这人可是一个伟大演员,他的真正心思不会轻易摆到脸上。

    威利斯已经说三句话了,差不多该退了,再说完这一句……

    叶惟继续把准备好的一句话微笑说出:“威利斯先生,亲眼见到你的感觉,跟看着银幕中的你非常不同,感觉就像一位超级英雄是真实存在的,还有他那可爱的三个女儿。”

    “哈哈!”威利斯乐笑了一声,看上去挺高兴,不知是不是真的受用,他看看女儿们,“看着她们长大,我也觉得自己老了。”

    “是啊你个老怪物……”拉莫一手撑在餐桌上顶着下巴,翻着白眼,这老家伙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老,他觉得?可笑。

    “不,一点都不。”叶惟恭维地笑了笑,还没蠢到说“是啊”。

    “嘿,你多大了?”这时候二小姐拉鲁忽然问道。

    这真是给了叶惟一个继续说话的机会,但有利有弊,不好在于威利斯马上会知道他的真实年龄,比外表看起来还年轻。可他还是要如实回答:“15岁,明年二月份16岁。”

    “噢你看上去不像。”拉鲁说着又打量了这亚裔帅哥几眼。而威利斯并没有在乎,神情不变。

    三小姐贝丽突然也问了:“你什么学校的?”叶惟回答道:“哈佛-西湖,九年级生。”贝丽毕竟只有9岁,问起问题来随心所欲:“为什么不读怀尔德伍德学校?拉莫读的那间。”

    叶惟顿时心头一突,这问题要答得让所有人高兴才行,因为哈佛-西湖比怀尔德伍德严格多了,答得一个不好,就会变成威利斯教女不严、拉莫蠢、离婚破碎家庭不理儿女、糟糕的父亲……

    他后脑勺直冒出冷汗,不能犹豫,否则就显得不够真诚……

    几乎在一瞬间,闪过了万千个念头,他随即笑道:“只是因为颜色喜好,中国人都喜欢红色,我也不例外,哈佛-西湖的校色是红色和黑色,怀尔德伍德是绿色。”

    “哦,所以你是中国人。”贝丽全然不知自己差点就捅了对方一刀,还在问着:“中国在地球另一边是吗?可以挖通道过去。”

    “是的。”叶惟点头,“我是第三代华裔移民,出生在洛杉矶。”

    “你哪个朋友?”这时拉鲁又问话了,问的拉莫,好奇的样子:“哈佛-西湖的?”拉莫就说道:“莉莉-柯林斯。”拉鲁噢的一声:“对,她是哈佛-西湖的,你和她是好朋友?”这回问的是叶惟。

    “嗯,我找她帮的忙,我们和其他一些同学正做着一个电影项目。”叶惟又是笑答,已经发现自己陷入到被两个小女孩问各种问题的境地中,这可不太妙,谁知道她们还会问什么……

    “其实哈佛-西湖怎么样?我在想中学要不要读它呢?”果然拉鲁又问了。

    因为这个问题关乎二女儿的教育,威利斯也来了兴趣似的,看了叶惟一眼,想听他怎么评价自己学校。

    又是一个危险的问题!叶惟不能多想,感觉自己走在薄冰上,笑了声道:“挺好的,大部分学生和家长都认为那是宇宙第一好的学校,我想他们有些头脑发热了,但它的确是最好的中学之一。里面最有趣的是,你在食堂可以吃到全世界的美食。”

    “酷。”拉鲁也就随意一问,没继续下去。

    趁着这个空档,不让她们再问什么了,叶惟知道自己该退了,就道:“那我先不打扰你们了,祝你们有个愉快的早餐。”

    “好。”威利斯微笑地点点头,拉莫三姐妹也没做挽留。

    叶惟转身走向门口那边,刚走几步,就长呼一口气,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搞砸。

    10分满分的话,他给自己打6分,因为虽然威利斯没有不耐烦,可电影上的事情半句都没有搭上话,他的形象还只是个15岁的九年级生,一个想见到偶像的粉丝,没了。

    在一些顾客的目光下,叶惟回到台阶上的栏栅边,守着这条必经之道,不时望望威利斯四人那边,留意着他们的情绪变化。

    与此同时,侍应给威利斯四人陆续上餐了,新鲜蟹饼、煎牛排、鸡蛋等,他们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聊。

    过了一小阵,拉鲁的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什么,讶道:“真奇怪,他还没有走,那个亚裔男孩。”拉莫也望了门口那边一下,道:“他等会还想跟老家伙说几句吧。”贝丽也扭头望去,“哪里?哪里?”

    这下威利斯都不得不注意了,眉头微皱。

    “为什么他会拿着个公文包?”拉鲁又有新的疑惑。拉莫一边切着牛排,一边应道:“谁知道啊。”拉鲁好笑的道:“他这样站在那里,真像只可怜的小狗。”拉莫嚼着牛排,含糊的道:“他自己喜欢。”

    “要不我叫侍应让他走远一些?”见女儿们为此感到困扰,威利斯就说道。

    “要!”贝丽点头不迭,虽然她要扭过大半身子才能看到叶惟。

    “侍应!”威利斯当即叫了一声。

    很快,那个男侍应离开威利斯四人的餐桌,走向疑惑的叶惟,客气地下了驱逐令:“先生,你站在这里,已经影响到别人进餐了,威利斯先生说请你走开一些。”

    “噢,当然!”叶惟不禁微微变色,心头堵住一般,有点搞砸了,让他们不满了啊。

    他连忙拿着咖啡和公文包,往台阶下面走去,这时候另一个女侍应叫道:“等等,先生,你一直没拿你的吐司。”

    “OK,OK,给我吧。”叶惟就见身后女侍应捧着个装有三、四片吐司的餐盘走来,但他真的没手拿了,只好先放下咖啡,把几块吐司都拿过由嘴巴叼着,再拿起咖啡,然后赶紧往餐厅外边走去。

    “哈哈,他好搞笑!”那边的贝丽为他的狼狈样子欢笑不已,“他的嘴巴张得好大,哈哈!”

    拉莫和拉鲁倒真的感到有些不舒服了,看着一个同龄人这么落魄,被她们赶的。

    威利斯呵呵一笑:“别管他了,我们吃早餐吧。过几天的感恩节短假,我们要去哪里旅游?都由你们拿主意。”

    另一边,叶惟匆匆离开了餐厅栏栅范围,来到对面停车位这边,狼吞虎咽地把那几块吐司吃进肚子,咽得很难受,拍了后背几下,又把咖啡一口喝光了,把咖啡杯扔进附近的垃圾桶,咳嗽着,望着远远的那桌共享着天伦之乐的巨星餐桌。

    我需要一个机会……我需要一个机会……

    叶惟微微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今天这些事,不说梦中,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如此卑微,如此小心翼翼。

    虽然场面上似乎还挺友好,其实他什么都不是,说错一句话、影响了视线,大人物们马上就翻脸。

    没人说这件事很容易……叶惟想了想家人,想了想追梦联盟的朋友们,想了想莉莉……他在心中默默道:“惟,欢迎来到真实世界!但没什么,这不算什么,大伙儿,一切都会好的。”

    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莉莉:“暂时一切顺利!还没有说上剧本的事,等他们用餐完了再说,有结果再告诉你。”

    几乎不用十秒,莉莉就回了短信:“加油,努力过就好了。:-)”

    叶惟看着笑了笑,女孩,你的笑容真美。

    半个小时渐渐过去,在等待之中,时间来到了8:30。

    尽管距离远了,叶惟还是一直留意着目标餐桌,这时见到威利斯叫来了侍应,应该是要结账了。他咳咳几声清清嗓子,就快步走回去,任务:在接下来五分钟内,引起威利斯对《阳光小美女》的兴趣,然后把剧本交到他手上,让他带走!

    回到餐厅台阶,见到侍应离开了,叶惟马上上前,向起身离去的四人笑道:“威利斯先生,小姐们,你们好,又是我!叶惟。”

    “哦,还有什么事吗?”威利斯看看他,三个女孩也瞥瞥他,贝丽忍不住地哈哈笑:“你刚才好搞笑。”

    叶惟向小女孩点头示意,就向她老爸道:“这次我除了想见偶像一面,还有一个剧本希望给你过目。”

    他的语速很快,却又能让别人听清楚:“它叫《阳光小美女》,是个家庭公路喜剧,黑色幽默,文艺故事中的商业片,已经创作三年多了,改了30稿,之前是焦点电影的项目,前几天焦点把它转让给了由我创办的追梦联盟电影公司。”

    “哦?”威利斯一边往外走着,一边似乎在听,但神情淡淡,不知是不是真在听。

    叶惟紧跟在他旁边,拦着其他要搭讪巨星的顾客,也不给三个少女插话的机会,继续说道:“这是个疯狂的故事:一个失败和怪异的中产家庭,参加一场少儿选美比赛,闹得鸡飞狗跳。”

    这是他昨晚精心设计的一句话梗概,选择了疯狂(Crazy)、失败(Fail)、怪异(Freak)、鸡飞狗跳(General-Turmoil)这些富有矛盾冲突的词,它们单个都很平常,但和中产家庭放到一起,就有了情境力量。

    梗概引出简介,简介引出纲要,纲要再引出剧本本身,从一分钟到十分钟,从十分钟到一小时,再到一次正式会谈,这就是“电梯游说”。

    “那什么是有趣的?”威利斯终于回应了一句有内容的话,却不是感兴趣,而是疑问。

    叶惟顿时浑身又起冷汗,其实所有一句话梗概都很苍白,有时候大人物会感兴趣,有时候不,很大程度要看当时的心情,同是威利斯,也许明天听到这句梗概,就兴致勃勃的,后天听到却觉得是垃圾。

    而现在,大人物不喜欢这个梗概!

    可是宝贵的每一秒都不能浪费!他无法多想,只能压着情绪继续地游说:“整个剧本充满着趣味,吸毒的爷爷会在中途死去,为选美比赛准备多时的小女孩登台跳的竟然是成人舞蹈,还有其他人,所有梦想都破灭了。

    但它不是一个悲剧,是黑色幽默,观众会笑着看他们的失败,但内心充满感触。最后他们没赢下比赛,却懂得了生活的真谛。那就是人生并不只有成功和失败,公众生活也永远没有私人生活那么重要,家人永远爱着彼此。”

    “哦不错,挺有意义。”威利斯似乎赞了一句,已经来到了悍马车边,拿出车匙按了一下,车子B的一声,车门已开锁……他又道:“你把剧本给我吧,我有空的时候读读。”

    糟糕!叶惟不由皱眉,知道对方根本没有一丝兴趣,剧本给了他也没用,99%拿回去就扔到待读的剧本山堆里,又或者扔给剧本审读员助理,过几天就完全忘记这回事了。

    现实情况总是会不按计划地发生,从他游说的第一句话到现在,两分钟都不到,哪有五分钟?他本来还想拿剧本出来的同时,用口琴献上一曲,增加气氛和彰显诚意,因为威利斯从年轻到现在一直玩布鲁斯乐队,发过专辑唱片,他是个口琴手。

    另外剧本本身包装精美,封面上还贴着一根短芯叶雪茄,这是爷爷留下的烟酒之一,而威利斯喜欢抽短芯叶雪茄。这根雪茄会使那120页纸变得与众不同,也是诚意。

    但如今这些都没用,第一步就搞砸了,威利斯对这个剧本没有兴趣。

    这时候,悍马车的后排车门打开了,拉鲁和贝丽坐了进去;前排车门也打开了,拉莫坐上副驾,威利斯转过去驾驶座车门……

    叶惟站在车边,忘记了呼吸,要么立即送上剧本和自己的名片,要么再说点什么,改变这个结果……

    说什么?该说什么!?

    一切都仿佛停顿了下来,威利斯慢镜头般靠近车门,他的脑海爆炸般闪过无数的念头,犹如纵横交错的闪电,眼睛余光突然注意到了拉莫、拉鲁、贝丽……

    突然,他抓住了其中一个念头:威利斯是个有着三个女儿的父亲,而且他的三个女儿就在旁边!

    “威利斯先生!请你想象一个电影场景,你和家人们好不容易赶到了选美比赛举办地,却迟到了一点点,报名官是个刻薄的老太婆,她拒绝了你们的报名。你看着失望的女儿,虽然愤怒极了,却给那个老太婆跪了下来,跪着哀求她给你女儿一个机会!这个场景怎么样?这是《阳光小美女》里的场景!”

第三十三章 少年狗仔队    因为交通畅顺,半个小时出头,乘出租车的叶惟就来到了西好莱坞北罗伯逊大道,常春藤餐厅外面的小街道,他看了看手表,7:20,距离威利斯一家出现还有40分钟。

    时间还早,10分钟后餐厅才会开门,所以这里还是一片幽静,没多少人和车来往。

    趁着还有时间,叶惟围着餐馆的四方小街巷观察起来,做好详尽准备,他在街上没有发现奔驰、捷豹、悍马、玛莎拉蒂等的豪车踪影,可以判断出目前还没有名人明星在这一片。

    常春藤餐厅之所以这么受明星们欢迎,一是因为这里食物美味、服务周到,而且有取暖设备的露台桌位,有由花栅栏隔着街道的户外桌位,很有艺术气氛,还有一种置身于乡野田园的清新感。

    二是因为这里历史悠久,名气很高,常驻着狗仔队。

    这就让那些渴望曝光的小明星们趋之若鹜,来了就被拍,拍了就上各种新闻媒体的街拍讯息。

    而大明星们通常真的只是想进个餐,享受一下,就像今天威利斯一家。

    那他们又烦狗仔队,又跑来狗仔队扎堆的地方,图什么?问题在于像他这种巨星,去哪里没有狗仔队?甚至在他们家口外就一年365天驻有狗仔,出门去哪里都跟着;就算这回没跟上,来到一个餐厅待上一会,狗仔们就闻风赶来了,线人到处都是!哪怕呆在家里也不能逃脱魔爪,狗仔们偷偷潜入明星住宅拍东西不止发生一回了。

    “该死的。”这时看到了什么,叶惟不由暗骂,有些人比他来得还早,正是狗仔队!

    很容易辨认出来,在餐厅门口外街道的对角,一群十几人占据在那里,那是这里最好的摄影位置,他们架着长焦镜头单反相机等拍摄器材,有人在谈笑着什么,有人在调校着镜头,都准备着大拍一场。

    这些人应该不知道今天威利斯一家会来这里,他们只是守株待兔,但跟寓言里最终饿死的农夫不同,他们总是可以守到。

    “不能让这些家伙捣乱啊……”

    叶惟皱着眉头,他本来跟这些人没有矛盾,管他们是不是要把明星们逼疯,可今天有矛盾!这些狗仔随时会坏事,想想吧,等威利斯一家开车驶来,这些人咔咔咔地拍个不停,说不定威利斯都不下车了,载着女儿们直接前往另一个备选餐厅去。

    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杵在那里!怎么办……

    想着想着,一个主意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三十六计之调虎离山!爷爷说得好,“骗得那帮鬼子转圈,再从背后宰了它们!”

    定计后,叶惟又看看手表,7:32,时间不早了,当即开始行动。

    对狗仔们来说,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没有下雨、阳光充足,最适合拍照片不过,而且在临近感恩节的周日,明星们都喜欢上街,按以往的经验,在常春藤餐厅应该能钓到几条大鱼。

    “我们是不是该分配一下资源?照片重复就不值钱了。”、“你第一天入行吗?”、“老兄,回家去拍你老婆的裸-照吧,那值钱。”、“我出100块买裸-照,500块操-你老婆。”、“哈哈哈!”……

    狗仔队们笑谈着、叫骂着,互相挑衅,说着下流的脏话,这是他们的交流方式,像阿肯色州某间乡下酒馆里的一群红脖子。

    这时候,有一个亚裔少年聊着手机地从他们前面走过,惊呼着什么:“什么新闻?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他们怎么了?”

    这小孩似乎也是一个狗仔,他们并不感到奇怪,这个行业确实存在着很多小孩,有的甚至比眼前这人还要小,这些小鬼利用年轻的优势,装成人畜无害的样子,让明星们放松警惕,可以拍到很多劲爆的东西。

    像他拿着那个公文包,不用说,这就是一个伪装的摄像机,而卡片机则在他口袋里,这家伙是个狗仔!

    那少年突然又是惊叫:“什么!?打起来了?!他们可是好朋友啊!发生什么事了?噢……噢,我马上过去!”

    一瞬间,狗仔们都瞪大眼睛,变了脸色,老天,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打起来!?那可是头条新闻,全球关注的大新闻!

    他们纷纷连忙地拿出手机,联系起自己的公司同僚们、线人们,打探着这事:“达蒙和阿弗莱克!他们打起来了,有消息吗?”、“在哪里?该死的,在哪里!!”、“是不是在夜店通宵出来打的?查查夜店!”……

    “哈哈,我这就过去,希望能拍到点什么吧,这个感恩节靠他们了,希望吧……”

    叶惟假装地按断了根本没在通话的手机,就急忙地往外面罗伯逊大道跑去。

    “嘿,嘿,小孩!”后面顿时有好几个狗仔追了上来,那些在原地犹豫的也都望着,“可以说说事发地方吗?”、“是啊,说说!”

    “喔老兄们,你们是站久了站傻了吗?还是你们会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人操?操你们,拜拜,哈哈哈!”

    叶惟的大笑声充满嚣张,脚步毫没有停歇,一边还在骂着:“FUCK-YOU,这是我的新闻,那两位老兄还走不了,有条子来了,哈哈,去你们的!拍自己的DICK去吧!”

    果然是狗仔!众人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眼睁睁看着别人捡黄金的感觉,焦急!不甘!几乎所有狗仔都紧跟了上去。

    “出租车!”刚一跑到大道边,叶惟就举手招车,一辆已经叫好的出租车驶到他跟前,他迅速坐上去,“开动吧!”

    司机按照说好的驶向西面方向,但刚刚驶过一个街区转入转角,确定狗仔们看不到,叶惟急忙下了车躲到一边。而这辆出租车会一直驶到圣莫尼卡,如果司机没有背诺的话。

    他已经给了车钱了,还专门挑的一个长相忠厚的亚裔司机,可不敢找那些墨西哥人、波多黎各人。

    叶惟绕了一大圈,重新回到了常春藤餐厅外的小街道,只见原本挤满狗仔队的那处对角一片空荡,一个狗仔都见不到!估计他们都疯狂跟踪着那辆出租车,或者打探消息去了。

    “呼!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叶惟再看看手表,已经到7:55了,威利斯一家随时出现!但愿半个小时内狗仔们都没有折返。

    餐厅也已经开门营业二十多分钟了,当下,叶惟走向餐厅,时间还早,户外餐桌区的客人们还不多。

    “你好,我想要一个户外餐位。”当来到花栏栅门口,走上几步台阶,叶惟微笑地向白人女侍应说。

    “先生稍等,我看看还有没有位置……”女侍应翻了翻手中的表格文件,户外餐位向来非常抢手,尤其周日,一般都要预订的,她抬起头,抱歉的道:“已经没有户外位置了,但餐厅内的还有。”

    叶惟不由拍了自己脑门一记,失策了,没想到这层,他只好请求道:“那我可以拿了食物在外面站着吗?很安静,不会打扰谁。”

    “呃这个……”女侍应愕然于他这个古怪要求,“那你只能站在栏栅边,一定不能打扰其他客人。”

    “好的,谢谢!”

    叶惟就点了杯拿铁咖啡和一份自制杂粮法国吐司,往栏栅边站好,目光四望,像个保镖。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声,有短信来了,他顿时满心紧张,真怕是拉莫-威利斯发来的“你不用等了,我们换地方了”,幸好不是,是莉莉的:“前进,狼灌!PS:千万别说导演的事。”

    “她是有多害怕我当导演啊……”叶惟笑声嘀咕,心头倒是一片温暖,劲头更高。

    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已是8:05,这时候,他突然就见到一辆可疑的悍马SUV缓缓地驶进来,来者绝对不是普通人!

    他微瞪双眼,看着悍马车往对面的一个停车位停好,熄火,有个男侍应热情地上去帮忙开车门,伺候车内的人出来,很快后排走出了两个女孩,他的心脏立即狂跳起来,YES,YES,她们都是威利斯的女儿!

    12岁的斯科特-拉鲁-威利斯,9岁的塔卢拉-贝丽-威利斯!

    然后前排也有人走出了,副驾那边的正是15岁的拉莫-格伦-威利斯,而驾驶座那边……

    一个健壮高大的中年老男人,布鲁斯-威利斯!

    他身着淡棕色长袖T恤和深蓝牛仔裤,脸上是标志性的显露法令纹的微笑,虽然头顶秃了一大半,但矫健的身形和饱满的精神一点都不像48岁,还是那个打不死的麦克莱恩警长。

    他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对侍应说了谢谢,左右看看周围,似乎有点奇怪怎么见不到有狗仔队。

    同样感到奇怪的还有威利斯三姐妹,她们甚至谈论了起来:“那些帕帕垃圾呢?”、“谁知道,都死了吧。”、“真奇怪。”

    奇怪是奇怪,不过没有帕帕垃圾最好了,他们求之不得。

    紧接着,威利斯父女四人就往着餐厅走来,越来越近了,十步范围之内,叶惟可以清晰地听到这个银幕巨星的话声:“你们想吃些什么?”

    “随便吧,还不就是那些。”拉莫-威利斯懒懒洋洋的,还没完全睡醒,她突然注意到了突兀的站在栏栅前的那个亚裔少年,那个疯狂家伙!她一下子醒过来了,以一种“是你吧?”的怪异表情看着他。

    叶惟冲她微笑地点点头,无声地说:“是我。”

    “难怪……”拉莫打量起了这个怪人,莉莉-柯林斯说的她的“普通校友”。

    跟想象中的不同,他是个帅小子,身着黑夹克和牛仔裤,拿着个黑公文包和一杯咖啡,一头粗直的亚洲黑发,棱角分明,身形高大,透着肌肉线条,却不让人联系到厚实粗壮,而是很阳光,有着亚裔男生的帅气,没有半点瘦弱秀气,更别说种族偏见的猥琐丑陋。

    这家伙的眼神很有力,那团乌黑中的明亮犹如星芒,散发着一股天然的魅力。

    再加上那些可以说是怪胎,也可以说是酷小孩的事迹,那些小小的才华,在15岁青少年里,他是个杀手。

    反正她在自己学校里没有见过这种人,在名人明星孩子圈里也没有。所以难怪他可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怪莉莉-柯林斯会这么上心,为他说那么多,一时又电影梦想,一时又粉丝心愿……

    “拉莫?”威利斯回头看看停住的女儿。拉莫哦了声,跟了上去,那家伙不会是要一直站在那里吧?

    父女四人来到预约好的一张户外餐桌坐好,靠近着栏栅,他们的到来让周围客人们惊喜不已:“噢我的天,你是布鲁克-威利斯!”

    这是意料之中的情况,威利斯倒没有发怒,向众人投以微笑,又拒绝了签名和合影的请求。

    常春藤餐厅是个有规矩的地方,侍应们过来略一梳理场面,兴奋的客人们就继续自己的早餐,最多不时瞥上几眼,却不去打扰他们了。威利斯四人就向侍应点了餐,在这幽雅的环境中,聊着天。

    跟目标巨星只有一墙之隔!叶惟一直留意着情况,在心中反复演练着准备好的说辞,这时深吸一口气,就准备走上去。

    他觉得在上餐前的等待时间过去自我介绍,比在进餐时要更好,因为不会打断食兴,而且现在狗仔们不见了,威利斯心情好,如果狗仔们突然回来,又不同了,机不可失啊!

    叶惟走上台阶,来到餐厅门口,往左边不远的威利斯四人一桌走去,一边走,一边望着背对而坐的威利斯的半秃头顶……

    然而同时,拉莫正向他使着眼色,让他先不要过来!

    但叶惟的注意力全在威利斯那里了,走到桌边,压着狂跳的心,微笑地打扰道:“威利斯先生、威斯利小姐们,我是叶惟,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们,这真是让人感到荣幸。”

    只是话说出声了,他才发现威利斯正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什么信息……

    搞砸了!拉莫撇了撇嘴,没想到这么快,始终只是个小孩。

    拉鲁和贝丽都看看他,虽然是个亚洲帅哥,她们却没什么搭话兴趣,不想被人打扰。

    “哦,谢谢。”威利斯看了少年一眼,就继续看手机了,机械式般说道:“今天我不签名和合影,我只想和我的女儿们吃顿安稳的早餐而已,小伙子,你能理解吧。”

    叶惟看向了拉莫,眼神紧张,快啊,大人物,该你说话了。

    “爸爸,其实这人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校友,他是你的头号粉丝。”拉莫虽无奈,也履行了承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