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交通畅顺,半个小时出头,乘出租车的叶惟就来到了西好莱坞北罗伯逊大道,常春藤餐厅外面的小街道,他看了看手表,7:20,距离威利斯一家出现还有40分钟。

    时间还早,10分钟后餐厅才会开门,所以这里还是一片幽静,没多少人和车来往。

    趁着还有时间,叶惟围着餐馆的四方小街巷观察起来,做好详尽准备,他在街上没有发现奔驰、捷豹、悍马、玛莎拉蒂等的豪车踪影,可以判断出目前还没有名人明星在这一片。

    常春藤餐厅之所以这么受明星们欢迎,一是因为这里食物美味、服务周到,而且有取暖设备的露台桌位,有由花栅栏隔着街道的户外桌位,很有艺术气氛,还有一种置身于乡野田园的清新感。

    二是因为这里历史悠久,名气很高,常驻着狗仔队。

    这就让那些渴望曝光的小明星们趋之若鹜,来了就被拍,拍了就上各种新闻媒体的街拍讯息。

    而大明星们通常真的只是想进个餐,享受一下,就像今天威利斯一家。

    那他们又烦狗仔队,又跑来狗仔队扎堆的地方,图什么?问题在于像他这种巨星,去哪里没有狗仔队?甚至在他们家口外就一年365天驻有狗仔,出门去哪里都跟着;就算这回没跟上,来到一个餐厅待上一会,狗仔们就闻风赶来了,线人到处都是!哪怕呆在家里也不能逃脱魔爪,狗仔们偷偷潜入明星住宅拍东西不止发生一回了。

    “该死的。”这时看到了什么,叶惟不由暗骂,有些人比他来得还早,正是狗仔队!

    很容易辨认出来,在餐厅门口外街道的对角,一群十几人占据在那里,那是这里最好的摄影位置,他们架着长焦镜头单反相机等拍摄器材,有人在谈笑着什么,有人在调校着镜头,都准备着大拍一场。

    这些人应该不知道今天威利斯一家会来这里,他们只是守株待兔,但跟寓言里最终饿死的农夫不同,他们总是可以守到。

    “不能让这些家伙捣乱啊……”

    叶惟皱着眉头,他本来跟这些人没有矛盾,管他们是不是要把明星们逼疯,可今天有矛盾!这些狗仔随时会坏事,想想吧,等威利斯一家开车驶来,这些人咔咔咔地拍个不停,说不定威利斯都不下车了,载着女儿们直接前往另一个备选餐厅去。

    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杵在那里!怎么办……

    想着想着,一个主意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三十六计之调虎离山!爷爷说得好,“骗得那帮鬼子转圈,再从背后宰了它们!”

    定计后,叶惟又看看手表,7:32,时间不早了,当即开始行动。

    对狗仔们来说,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没有下雨、阳光充足,最适合拍照片不过,而且在临近感恩节的周日,明星们都喜欢上街,按以往的经验,在常春藤餐厅应该能钓到几条大鱼。

    “我们是不是该分配一下资源?照片重复就不值钱了。”、“你第一天入行吗?”、“老兄,回家去拍你老婆的裸-照吧,那值钱。”、“我出100块买裸-照,500块操-你老婆。”、“哈哈哈!”……

    狗仔队们笑谈着、叫骂着,互相挑衅,说着下流的脏话,这是他们的交流方式,像阿肯色州某间乡下酒馆里的一群红脖子。

    这时候,有一个亚裔少年聊着手机地从他们前面走过,惊呼着什么:“什么新闻?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他们怎么了?”

    这小孩似乎也是一个狗仔,他们并不感到奇怪,这个行业确实存在着很多小孩,有的甚至比眼前这人还要小,这些小鬼利用年轻的优势,装成人畜无害的样子,让明星们放松警惕,可以拍到很多劲爆的东西。

    像他拿着那个公文包,不用说,这就是一个伪装的摄像机,而卡片机则在他口袋里,这家伙是个狗仔!

    那少年突然又是惊叫:“什么!?打起来了?!他们可是好朋友啊!发生什么事了?噢……噢,我马上过去!”

    一瞬间,狗仔们都瞪大眼睛,变了脸色,老天,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打起来!?那可是头条新闻,全球关注的大新闻!

    他们纷纷连忙地拿出手机,联系起自己的公司同僚们、线人们,打探着这事:“达蒙和阿弗莱克!他们打起来了,有消息吗?”、“在哪里?该死的,在哪里!!”、“是不是在夜店通宵出来打的?查查夜店!”……

    “哈哈,我这就过去,希望能拍到点什么吧,这个感恩节靠他们了,希望吧……”

    叶惟假装地按断了根本没在通话的手机,就急忙地往外面罗伯逊大道跑去。

    “嘿,嘿,小孩!”后面顿时有好几个狗仔追了上来,那些在原地犹豫的也都望着,“可以说说事发地方吗?”、“是啊,说说!”

    “喔老兄们,你们是站久了站傻了吗?还是你们会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人操?操你们,拜拜,哈哈哈!”

    叶惟的大笑声充满嚣张,脚步毫没有停歇,一边还在骂着:“FUCK-YOU,这是我的新闻,那两位老兄还走不了,有条子来了,哈哈,去你们的!拍自己的DICK去吧!”

    果然是狗仔!众人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眼睁睁看着别人捡黄金的感觉,焦急!不甘!几乎所有狗仔都紧跟了上去。

    “出租车!”刚一跑到大道边,叶惟就举手招车,一辆已经叫好的出租车驶到他跟前,他迅速坐上去,“开动吧!”

    司机按照说好的驶向西面方向,但刚刚驶过一个街区转入转角,确定狗仔们看不到,叶惟急忙下了车躲到一边。而这辆出租车会一直驶到圣莫尼卡,如果司机没有背诺的话。

    他已经给了车钱了,还专门挑的一个长相忠厚的亚裔司机,可不敢找那些墨西哥人、波多黎各人。

    叶惟绕了一大圈,重新回到了常春藤餐厅外的小街道,只见原本挤满狗仔队的那处对角一片空荡,一个狗仔都见不到!估计他们都疯狂跟踪着那辆出租车,或者打探消息去了。

    “呼!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叶惟再看看手表,已经到7:55了,威利斯一家随时出现!但愿半个小时内狗仔们都没有折返。

    餐厅也已经开门营业二十多分钟了,当下,叶惟走向餐厅,时间还早,户外餐桌区的客人们还不多。

    “你好,我想要一个户外餐位。”当来到花栏栅门口,走上几步台阶,叶惟微笑地向白人女侍应说。

    “先生稍等,我看看还有没有位置……”女侍应翻了翻手中的表格文件,户外餐位向来非常抢手,尤其周日,一般都要预订的,她抬起头,抱歉的道:“已经没有户外位置了,但餐厅内的还有。”

    叶惟不由拍了自己脑门一记,失策了,没想到这层,他只好请求道:“那我可以拿了食物在外面站着吗?很安静,不会打扰谁。”

    “呃这个……”女侍应愕然于他这个古怪要求,“那你只能站在栏栅边,一定不能打扰其他客人。”

    “好的,谢谢!”

    叶惟就点了杯拿铁咖啡和一份自制杂粮法国吐司,往栏栅边站好,目光四望,像个保镖。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声,有短信来了,他顿时满心紧张,真怕是拉莫-威利斯发来的“你不用等了,我们换地方了”,幸好不是,是莉莉的:“前进,狼灌!PS:千万别说导演的事。”

    “她是有多害怕我当导演啊……”叶惟笑声嘀咕,心头倒是一片温暖,劲头更高。

    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已是8:05,这时候,他突然就见到一辆可疑的悍马SUV缓缓地驶进来,来者绝对不是普通人!

    他微瞪双眼,看着悍马车往对面的一个停车位停好,熄火,有个男侍应热情地上去帮忙开车门,伺候车内的人出来,很快后排走出了两个女孩,他的心脏立即狂跳起来,YES,YES,她们都是威利斯的女儿!

    12岁的斯科特-拉鲁-威利斯,9岁的塔卢拉-贝丽-威利斯!

    然后前排也有人走出了,副驾那边的正是15岁的拉莫-格伦-威利斯,而驾驶座那边……

    一个健壮高大的中年老男人,布鲁斯-威利斯!

    他身着淡棕色长袖T恤和深蓝牛仔裤,脸上是标志性的显露法令纹的微笑,虽然头顶秃了一大半,但矫健的身形和饱满的精神一点都不像48岁,还是那个打不死的麦克莱恩警长。

    他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对侍应说了谢谢,左右看看周围,似乎有点奇怪怎么见不到有狗仔队。

    同样感到奇怪的还有威利斯三姐妹,她们甚至谈论了起来:“那些帕帕垃圾呢?”、“谁知道,都死了吧。”、“真奇怪。”

    奇怪是奇怪,不过没有帕帕垃圾最好了,他们求之不得。

    紧接着,威利斯父女四人就往着餐厅走来,越来越近了,十步范围之内,叶惟可以清晰地听到这个银幕巨星的话声:“你们想吃些什么?”

    “随便吧,还不就是那些。”拉莫-威利斯懒懒洋洋的,还没完全睡醒,她突然注意到了突兀的站在栏栅前的那个亚裔少年,那个疯狂家伙!她一下子醒过来了,以一种“是你吧?”的怪异表情看着他。

    叶惟冲她微笑地点点头,无声地说:“是我。”

    “难怪……”拉莫打量起了这个怪人,莉莉-柯林斯说的她的“普通校友”。

    跟想象中的不同,他是个帅小子,身着黑夹克和牛仔裤,拿着个黑公文包和一杯咖啡,一头粗直的亚洲黑发,棱角分明,身形高大,透着肌肉线条,却不让人联系到厚实粗壮,而是很阳光,有着亚裔男生的帅气,没有半点瘦弱秀气,更别说种族偏见的猥琐丑陋。

    这家伙的眼神很有力,那团乌黑中的明亮犹如星芒,散发着一股天然的魅力。

    再加上那些可以说是怪胎,也可以说是酷小孩的事迹,那些小小的才华,在15岁青少年里,他是个杀手。

    反正她在自己学校里没有见过这种人,在名人明星孩子圈里也没有。所以难怪他可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怪莉莉-柯林斯会这么上心,为他说那么多,一时又电影梦想,一时又粉丝心愿……

    “拉莫?”威利斯回头看看停住的女儿。拉莫哦了声,跟了上去,那家伙不会是要一直站在那里吧?

    父女四人来到预约好的一张户外餐桌坐好,靠近着栏栅,他们的到来让周围客人们惊喜不已:“噢我的天,你是布鲁克-威利斯!”

    这是意料之中的情况,威利斯倒没有发怒,向众人投以微笑,又拒绝了签名和合影的请求。

    常春藤餐厅是个有规矩的地方,侍应们过来略一梳理场面,兴奋的客人们就继续自己的早餐,最多不时瞥上几眼,却不去打扰他们了。威利斯四人就向侍应点了餐,在这幽雅的环境中,聊着天。

    跟目标巨星只有一墙之隔!叶惟一直留意着情况,在心中反复演练着准备好的说辞,这时深吸一口气,就准备走上去。

    他觉得在上餐前的等待时间过去自我介绍,比在进餐时要更好,因为不会打断食兴,而且现在狗仔们不见了,威利斯心情好,如果狗仔们突然回来,又不同了,机不可失啊!

    叶惟走上台阶,来到餐厅门口,往左边不远的威利斯四人一桌走去,一边走,一边望着背对而坐的威利斯的半秃头顶……

    然而同时,拉莫正向他使着眼色,让他先不要过来!

    但叶惟的注意力全在威利斯那里了,走到桌边,压着狂跳的心,微笑地打扰道:“威利斯先生、威斯利小姐们,我是叶惟,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们,这真是让人感到荣幸。”

    只是话说出声了,他才发现威利斯正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什么信息……

    搞砸了!拉莫撇了撇嘴,没想到这么快,始终只是个小孩。

    拉鲁和贝丽都看看他,虽然是个亚洲帅哥,她们却没什么搭话兴趣,不想被人打扰。

    “哦,谢谢。”威利斯看了少年一眼,就继续看手机了,机械式般说道:“今天我不签名和合影,我只想和我的女儿们吃顿安稳的早餐而已,小伙子,你能理解吧。”

    叶惟看向了拉莫,眼神紧张,快啊,大人物,该你说话了。

    “爸爸,其实这人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校友,他是你的头号粉丝。”拉莫虽无奈,也履行了承诺。

第三十二章 成名机会    “Go,go,goal!Ale,ale,ale!”

    手机铃声《生命之杯》响彻了房间,正颠着足球的叶惟顿时停下,奔到桌边拿起手机一看,莉莉的来电!

    “嗨,怎么样?”叶惟微微的喘息声中,有着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期待。

    “你怎么了?”莉莉似乎感到疑惑。叶惟往椅子坐下,笑道:“刚刚揍了威利斯一顿,迫使他答应,这是一种黑魔法。”莉莉想起他的“巨星沙袋”,噗的笑了:“也许真的有用哦。”

    看来事情挺顺利!叶惟忙道:“怎么,怎么?”

    “我打给拉莫后,先跟她介绍了一下你是谁、你最近的一些事迹,还有你的制片计划,她都知道得差不多了。她被你的想法震惊了,但是,我直说吧,她觉得你就是个又傻又疯又自大的家伙,这是她的原话‘他一定是嗨高了。’”

    “也许。”

    “然后我给你说了些好话,但不能改变她的态度,她还是说你‘幼稚、白痴和发疯,不可能成功,一点机会都不。’我觉得这没法怪谁,她根本都不认识你,换了是我,我大概也会那么想。拉莫还说她清楚自己父亲,威利斯虽然是个不怕冒险、喜欢尝试新事物的人,可还没到这种程度,跟一群中学生一起玩电影。”

    莉莉的话声停顿了下,“我还没跟她说,你想当项目的导演呢。”

    “暂时不说的好。”叶惟知道连莉莉都不同意。

    “是的,所以我只能换了一种说法,可以让她接受的,我说就当你是个疯狂粉丝,搞这么多事情就为了见到威利斯一面,我恳请她帮你实现这个愿望。我可不敢请拉莫去跟她父亲转述这件事,那肯定会很糟糕。”

    “绝对是,谢谢你莉莉,你处理得很聪明,很好。”叶惟赞道,现在这样的拉莫可不是什么助力,她同样需要被说服。

    “嗯,接着我就重复着这个请求,给你一个见到偶像的机会。这事还算顺利,哈哈,我们得到了!但不是那种专门会见你的机会,是在明天早上,拉莫和她父亲会到西好莱坞的常春藤餐厅吃早餐,你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那里,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明天!?”叶惟不禁惊呼。

    “是的,明天,早上8:00左右。”莉莉的声音带有歉意,“惟,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我知道这个机会不算很好,而且你应该也没有准备好。我跟拉莫说了,她说不一定非要明天,等过些天也可以,但还是这种方式。”

    “我想想……”

    叶惟一边起身走动,一边思索了起来,不管是怎么会见,见这种大人物当然准备得越充分越发,展现自己的专业、才能和认真,比如制片计划、剧本分析、分镜剧本等……

    最好还有实打实的短片,你说你会拍电影?我还说我会做太空火箭!一部让人亲眼看到的好短片胜过千言万语。

    但明天的机会真的很难得,未尝不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他想着说道:“明天也行。这事儿不可能一两次会面和谈话就能成功的,现在重点是……不是我这个人怎么样,也不是追梦联盟这家公司怎么样,是剧本怎么样!如果威利斯对它毫无兴趣,那我们该结束这个目标了;可如果他有那么一丝兴趣,我们就该继续,努力去打动他,说服他!”

    这才是现在的状况,要向威利斯说的不是“我有能力当导演”、“我们有能力制片”,要说什么?这是个适合你的好剧本!

    这是最重要的,让威利斯读上《阳光小美女》剧本,引起他的兴趣!

    “没错,我同意,是这样。”莉莉对状况也清晰了,不由提醒道:“你千万不要说你要当导演的想法,那会搞砸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真是傻子。”叶惟笑了声,一步一步来,只有当威利斯爱上这个剧本,才是说这些的时机。

    “那我回复拉莫了,就明天?”

    “就明天。”

    当下,两人结束通话,过了一阵,莉莉打给拉莫后又打了回来,说好了。

    明天早上大概8:00,威利斯会开车载着拉莫三姐妹到达常春藤餐厅前的停车场,然后父女四人会在餐厅户外桌位吃早餐,按照往常的速度,会吃半个小时左右。

    在这半小时中,叶惟可以出现上去要签名什么,不是以陌生人的身份,而是拉莫的一个朋友的朋友。不过要快,而且绝对不要缠着谈正事,因为这是威利斯和女儿们享受温馨的时刻,如果被人打扰久了,会暴怒的,餐厅保安也会把叶惟轰出去。

    叶惟自我介绍和当粉丝完了,就到一边去,别烦着他们。

    等四人吃完早餐了,他们会买账、起身走人、走到门口停车场上车,开走。这个过程通常在五分钟左右,期间叶惟就可以上来向威利斯说他想说的了,但也要看运气!

    由于常春藤餐厅是明星名人频频光顾的地方,附近会常驻着一群狗仔队,假如正巧有谁拍照拍个不停,威利斯也会烦躁,带着女儿们迅速离开,那么就不是什么谈话的好时机了,除非叶惟想被威利斯骂滚开的话。

    就是这样,所以整个过程中,叶惟都要随机应变,拉莫是不会帮他的,全看他自己。

    经过拉莫的同意,莉莉把她的号码给了叶惟。

    跟莉莉说罢,叶惟就打了过去,语气相当正经:“你好,威利斯小姐,很感谢你的帮忙。”

    “要说谢谢就跟莉莉说吧,我就是看在她的份上。”手机传出拉莫-威利斯有点沙哑的声音,她的话毫不客套,明显充满不屑:“你最好不要搞得太砸,莉莉说你口才很好,可那老家伙不是小孩,不会因为你几句话就发疯的,你不要抱什么希望。”

    “谢谢,我会注意的。”叶惟应道,心想走着看,无论如何,我都会努力。

    “嗯,我还有事,拜拜。”

    被挂断了,叶惟耸了耸肩,这女孩的脾气跟她长得一样凶悍!他又打回给莉莉,道:“搞定了,就看明天的了。”

    “惟,要不……明天我也一起去?”莉莉说了个刚有的想法,不是为了约会,“我有空,有我在,威利斯应该会更有耐心,我父母和他都是朋友。”

    “不,有些事情,就应该一个人做。”叶惟觉得那种礼节上的耐心反而会让威利斯内心不满,他也显得像个小娘们。

    “哦好的。”莉莉没有坚持,应该也知道这样的缺点,她鼓劲地道:“那你加油,前进,狼獾,让他们改观吧!”

    “哇喔,你知道,我想听到这声由美女说的‘前进,狼獾’已经两年多了,真可惜不是在足球比赛中听到。”

    “哈……以后,你会听到的,也许,也许不……”

    两人又聊了一会,莉莉真要做作业去了,叶惟也得抓紧时间做准备,就说再见。可他拿着剧本还没翻上几页,手机又响了,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他按了接通,“你好?”

    一个陌生男人的礼貌的声音传来:“你好,是叶惟叶先生吗?我是《阳光小美女》的编剧迈克尔-阿恩特,打扰你了。”

    “噢,你好你好!”叶惟顿时从椅子站起,走到窗边,有点激动地道:“迈克尔,你写了一个很棒的故事,我想告诉你,你以前的坚持是绝对绝对正确的,群戏是《阳光小美女》的灵魂,六个角色,缺一不可!”

    “谢谢……谢谢。”迈克尔-阿恩特显然很惊讶,似乎没想到叶惟会这么热情。

    叶惟也听出来了,望着繁星璀璨的夜空,笑道:“不好意思,我们都买下剧本两天了,还没联系你。我本来打算过几天这事安定下来,我也有了详细的制片计划,我们再来一个面谈晚餐的。”

    “没关系,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阿恩特语气自嘲,编剧在电影业就是这么地位低下,剧本卖出后,接下去他就什么都掌控不了了,更似乎什么都跟他无关。

    认识和寒暄过后,阿恩特就忍不住问一个问题:“惟格,可以说说你的投拍计划吗?”

    “当然,我打算用海外预售版权的融资方式……”叶惟说了一番,说正在积极地寻找巨星加盟,道:“事情也有进展了,暂时不便透露是谁,希望一切顺利吧。”

    阿恩特听得直无语,一颗本就忐忑的心跌到冰封的谷底,完了,真是一个狂妄孩子带着一群小孩在胡闹!

    完了,剧本要么又要折腾上两年,还是一堆纸张;也许那是好结局,因为要么被乱搞,拍成惨不忍睹的东西……完了!

    “怎么?”叶惟听到对方叹了一口气,充满着掩不住的悲哀,不难猜出为什么,但眼下实在不是多做解释的时候,就道:“你很难以置信对吧,尽管放心好了,我是认真的。反正感恩节之后,我再联系你吃顿晚餐,到时再详谈,现在我要为一次重要的会面做准备,所以就这样吧?”

    阿恩特说“再见”时声音快要哭一般,让叶惟咧着嘴巴做了个鬼脸,老兄,以后你就知道了。

    挂线后,叶惟重新忙活起来,做剧本分析、写故事梗概,研究着威利斯可能的兴趣点,准备好一两分钟的说辞……

    其实在90年代初“剧本热”那阵子,好莱坞兴起过一股“如何让大人物们读我的剧本”的创意热潮,每个人都奇思妙想、新招不断,有人甚至用空投物资的方式把剧本送到大人物手中,就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和兴趣。

    不过在2003年的今天,再有人这么做,肯定会被大人物认为是怪胎,然而宗旨是不变的:一定要让对方看到你的诚意!

    这也是让叶惟最为头痛的地方,一种既适宜现今的情况、又可以让威利斯印象深刻的新颖的递剧本方式……

    时间按照自己的节奏过去,夜色渐渐被黎明取代。

    一大清早,刚过6点,叶惟就自动自觉地起床,晨运过后,洗了个澡,换上一套年青风格的整洁衣服,把准备好的剧本等东西放进个黑色公文包,就要出门去。

    虽然开车从家里到常春藤餐厅半小时就能到,而餐厅7:30才开始营业,距离约好的8:00更有一个多小时,但这事早到总比迟到好。

    “爸爸,妈妈,我出去了!”

    咚咚咚,叶惟一边下着楼梯,一边就喊开了,托托欢快地缠绕在旁边。

    他望了几下,只见妈妈正在饭厅那边照顾着刚起床的朵朵,爸爸也已是一身上班的白衣行头,往门口这边走来,问道:“你去哪里?要不要我载你?”

    “不用了,我去西好莱坞那边,不顺路……爸爸,你真不该在周末也上班。”

    叶惟皱起眉头,因为最近工作强度的提升,爸爸的脸容较往常更为憔悴,双眼透着一股疲倦。而妈妈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翻译外包工作,这几天家里的桌子几乎都放着一叠叠待翻译的文档,看着就累人。

    “那可不行,都有几个客户预约好了。”叶浩根一脸笑容,但看到儿子手中的公文包,笑容顿时凝滞了:“你也要忙工作?”

    “不是,周日想忙工作也找不到人。是一个早餐约会,这样打扮显得我更加成熟。”叶惟撒谎不眨眼,提起公文包,笑着摆了几个扮酷的POSE。

    “那就好。”叶浩根闻言松了口气地笑了,“真不用我载吗?西好莱坞哪里,时间还够。”

    “不了,被女孩看到我还要靠爸爸载,那太丢人了。”

    “哈哈,明白,那爸爸先走了,你注意安全,玩得开心。”

    当父亲走出大门,叶惟才暗呼一口气,心里既有压力,又有冲劲,今天绝对不能搞砸!

    他整了整衣领,大步地迈出门口,迎面晨曦灿烂,当你刚出去闯荡的时候,你还是个无名小卒,等你回来,已经是超级巨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