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Go,go,goal!Ale,ale,ale!”

    手机铃声《生命之杯》响彻了房间,正颠着足球的叶惟顿时停下,奔到桌边拿起手机一看,莉莉的来电!

    “嗨,怎么样?”叶惟微微的喘息声中,有着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期待。

    “你怎么了?”莉莉似乎感到疑惑。叶惟往椅子坐下,笑道:“刚刚揍了威利斯一顿,迫使他答应,这是一种黑魔法。”莉莉想起他的“巨星沙袋”,噗的笑了:“也许真的有用哦。”

    看来事情挺顺利!叶惟忙道:“怎么,怎么?”

    “我打给拉莫后,先跟她介绍了一下你是谁、你最近的一些事迹,还有你的制片计划,她都知道得差不多了。她被你的想法震惊了,但是,我直说吧,她觉得你就是个又傻又疯又自大的家伙,这是她的原话‘他一定是嗨高了。’”

    “也许。”

    “然后我给你说了些好话,但不能改变她的态度,她还是说你‘幼稚、白痴和发疯,不可能成功,一点机会都不。’我觉得这没法怪谁,她根本都不认识你,换了是我,我大概也会那么想。拉莫还说她清楚自己父亲,威利斯虽然是个不怕冒险、喜欢尝试新事物的人,可还没到这种程度,跟一群中学生一起玩电影。”

    莉莉的话声停顿了下,“我还没跟她说,你想当项目的导演呢。”

    “暂时不说的好。”叶惟知道连莉莉都不同意。

    “是的,所以我只能换了一种说法,可以让她接受的,我说就当你是个疯狂粉丝,搞这么多事情就为了见到威利斯一面,我恳请她帮你实现这个愿望。我可不敢请拉莫去跟她父亲转述这件事,那肯定会很糟糕。”

    “绝对是,谢谢你莉莉,你处理得很聪明,很好。”叶惟赞道,现在这样的拉莫可不是什么助力,她同样需要被说服。

    “嗯,接着我就重复着这个请求,给你一个见到偶像的机会。这事还算顺利,哈哈,我们得到了!但不是那种专门会见你的机会,是在明天早上,拉莫和她父亲会到西好莱坞的常春藤餐厅吃早餐,你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那里,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明天!?”叶惟不禁惊呼。

    “是的,明天,早上8:00左右。”莉莉的声音带有歉意,“惟,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我知道这个机会不算很好,而且你应该也没有准备好。我跟拉莫说了,她说不一定非要明天,等过些天也可以,但还是这种方式。”

    “我想想……”

    叶惟一边起身走动,一边思索了起来,不管是怎么会见,见这种大人物当然准备得越充分越发,展现自己的专业、才能和认真,比如制片计划、剧本分析、分镜剧本等……

    最好还有实打实的短片,你说你会拍电影?我还说我会做太空火箭!一部让人亲眼看到的好短片胜过千言万语。

    但明天的机会真的很难得,未尝不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他想着说道:“明天也行。这事儿不可能一两次会面和谈话就能成功的,现在重点是……不是我这个人怎么样,也不是追梦联盟这家公司怎么样,是剧本怎么样!如果威利斯对它毫无兴趣,那我们该结束这个目标了;可如果他有那么一丝兴趣,我们就该继续,努力去打动他,说服他!”

    这才是现在的状况,要向威利斯说的不是“我有能力当导演”、“我们有能力制片”,要说什么?这是个适合你的好剧本!

    这是最重要的,让威利斯读上《阳光小美女》剧本,引起他的兴趣!

    “没错,我同意,是这样。”莉莉对状况也清晰了,不由提醒道:“你千万不要说你要当导演的想法,那会搞砸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真是傻子。”叶惟笑了声,一步一步来,只有当威利斯爱上这个剧本,才是说这些的时机。

    “那我回复拉莫了,就明天?”

    “就明天。”

    当下,两人结束通话,过了一阵,莉莉打给拉莫后又打了回来,说好了。

    明天早上大概8:00,威利斯会开车载着拉莫三姐妹到达常春藤餐厅前的停车场,然后父女四人会在餐厅户外桌位吃早餐,按照往常的速度,会吃半个小时左右。

    在这半小时中,叶惟可以出现上去要签名什么,不是以陌生人的身份,而是拉莫的一个朋友的朋友。不过要快,而且绝对不要缠着谈正事,因为这是威利斯和女儿们享受温馨的时刻,如果被人打扰久了,会暴怒的,餐厅保安也会把叶惟轰出去。

    叶惟自我介绍和当粉丝完了,就到一边去,别烦着他们。

    等四人吃完早餐了,他们会买账、起身走人、走到门口停车场上车,开走。这个过程通常在五分钟左右,期间叶惟就可以上来向威利斯说他想说的了,但也要看运气!

    由于常春藤餐厅是明星名人频频光顾的地方,附近会常驻着一群狗仔队,假如正巧有谁拍照拍个不停,威利斯也会烦躁,带着女儿们迅速离开,那么就不是什么谈话的好时机了,除非叶惟想被威利斯骂滚开的话。

    就是这样,所以整个过程中,叶惟都要随机应变,拉莫是不会帮他的,全看他自己。

    经过拉莫的同意,莉莉把她的号码给了叶惟。

    跟莉莉说罢,叶惟就打了过去,语气相当正经:“你好,威利斯小姐,很感谢你的帮忙。”

    “要说谢谢就跟莉莉说吧,我就是看在她的份上。”手机传出拉莫-威利斯有点沙哑的声音,她的话毫不客套,明显充满不屑:“你最好不要搞得太砸,莉莉说你口才很好,可那老家伙不是小孩,不会因为你几句话就发疯的,你不要抱什么希望。”

    “谢谢,我会注意的。”叶惟应道,心想走着看,无论如何,我都会努力。

    “嗯,我还有事,拜拜。”

    被挂断了,叶惟耸了耸肩,这女孩的脾气跟她长得一样凶悍!他又打回给莉莉,道:“搞定了,就看明天的了。”

    “惟,要不……明天我也一起去?”莉莉说了个刚有的想法,不是为了约会,“我有空,有我在,威利斯应该会更有耐心,我父母和他都是朋友。”

    “不,有些事情,就应该一个人做。”叶惟觉得那种礼节上的耐心反而会让威利斯内心不满,他也显得像个小娘们。

    “哦好的。”莉莉没有坚持,应该也知道这样的缺点,她鼓劲地道:“那你加油,前进,狼獾,让他们改观吧!”

    “哇喔,你知道,我想听到这声由美女说的‘前进,狼獾’已经两年多了,真可惜不是在足球比赛中听到。”

    “哈……以后,你会听到的,也许,也许不……”

    两人又聊了一会,莉莉真要做作业去了,叶惟也得抓紧时间做准备,就说再见。可他拿着剧本还没翻上几页,手机又响了,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他按了接通,“你好?”

    一个陌生男人的礼貌的声音传来:“你好,是叶惟叶先生吗?我是《阳光小美女》的编剧迈克尔-阿恩特,打扰你了。”

    “噢,你好你好!”叶惟顿时从椅子站起,走到窗边,有点激动地道:“迈克尔,你写了一个很棒的故事,我想告诉你,你以前的坚持是绝对绝对正确的,群戏是《阳光小美女》的灵魂,六个角色,缺一不可!”

    “谢谢……谢谢。”迈克尔-阿恩特显然很惊讶,似乎没想到叶惟会这么热情。

    叶惟也听出来了,望着繁星璀璨的夜空,笑道:“不好意思,我们都买下剧本两天了,还没联系你。我本来打算过几天这事安定下来,我也有了详细的制片计划,我们再来一个面谈晚餐的。”

    “没关系,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阿恩特语气自嘲,编剧在电影业就是这么地位低下,剧本卖出后,接下去他就什么都掌控不了了,更似乎什么都跟他无关。

    认识和寒暄过后,阿恩特就忍不住问一个问题:“惟格,可以说说你的投拍计划吗?”

    “当然,我打算用海外预售版权的融资方式……”叶惟说了一番,说正在积极地寻找巨星加盟,道:“事情也有进展了,暂时不便透露是谁,希望一切顺利吧。”

    阿恩特听得直无语,一颗本就忐忑的心跌到冰封的谷底,完了,真是一个狂妄孩子带着一群小孩在胡闹!

    完了,剧本要么又要折腾上两年,还是一堆纸张;也许那是好结局,因为要么被乱搞,拍成惨不忍睹的东西……完了!

    “怎么?”叶惟听到对方叹了一口气,充满着掩不住的悲哀,不难猜出为什么,但眼下实在不是多做解释的时候,就道:“你很难以置信对吧,尽管放心好了,我是认真的。反正感恩节之后,我再联系你吃顿晚餐,到时再详谈,现在我要为一次重要的会面做准备,所以就这样吧?”

    阿恩特说“再见”时声音快要哭一般,让叶惟咧着嘴巴做了个鬼脸,老兄,以后你就知道了。

    挂线后,叶惟重新忙活起来,做剧本分析、写故事梗概,研究着威利斯可能的兴趣点,准备好一两分钟的说辞……

    其实在90年代初“剧本热”那阵子,好莱坞兴起过一股“如何让大人物们读我的剧本”的创意热潮,每个人都奇思妙想、新招不断,有人甚至用空投物资的方式把剧本送到大人物手中,就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和兴趣。

    不过在2003年的今天,再有人这么做,肯定会被大人物认为是怪胎,然而宗旨是不变的:一定要让对方看到你的诚意!

    这也是让叶惟最为头痛的地方,一种既适宜现今的情况、又可以让威利斯印象深刻的新颖的递剧本方式……

    时间按照自己的节奏过去,夜色渐渐被黎明取代。

    一大清早,刚过6点,叶惟就自动自觉地起床,晨运过后,洗了个澡,换上一套年青风格的整洁衣服,把准备好的剧本等东西放进个黑色公文包,就要出门去。

    虽然开车从家里到常春藤餐厅半小时就能到,而餐厅7:30才开始营业,距离约好的8:00更有一个多小时,但这事早到总比迟到好。

    “爸爸,妈妈,我出去了!”

    咚咚咚,叶惟一边下着楼梯,一边就喊开了,托托欢快地缠绕在旁边。

    他望了几下,只见妈妈正在饭厅那边照顾着刚起床的朵朵,爸爸也已是一身上班的白衣行头,往门口这边走来,问道:“你去哪里?要不要我载你?”

    “不用了,我去西好莱坞那边,不顺路……爸爸,你真不该在周末也上班。”

    叶惟皱起眉头,因为最近工作强度的提升,爸爸的脸容较往常更为憔悴,双眼透着一股疲倦。而妈妈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翻译外包工作,这几天家里的桌子几乎都放着一叠叠待翻译的文档,看着就累人。

    “那可不行,都有几个客户预约好了。”叶浩根一脸笑容,但看到儿子手中的公文包,笑容顿时凝滞了:“你也要忙工作?”

    “不是,周日想忙工作也找不到人。是一个早餐约会,这样打扮显得我更加成熟。”叶惟撒谎不眨眼,提起公文包,笑着摆了几个扮酷的POSE。

    “那就好。”叶浩根闻言松了口气地笑了,“真不用我载吗?西好莱坞哪里,时间还够。”

    “不了,被女孩看到我还要靠爸爸载,那太丢人了。”

    “哈哈,明白,那爸爸先走了,你注意安全,玩得开心。”

    当父亲走出大门,叶惟才暗呼一口气,心里既有压力,又有冲劲,今天绝对不能搞砸!

    他整了整衣领,大步地迈出门口,迎面晨曦灿烂,当你刚出去闯荡的时候,你还是个无名小卒,等你回来,已经是超级巨星!

第三十一章 龙胆虎威    布鲁斯-威利斯?理查德?

    看着网页上那张微笑的大头照,叶惟越看,越感觉适合!目前威利斯是仅次于汉克斯的最佳人选,有些方面可以说更适合。

    这个现年48岁的老男人是2500万片酬俱乐部的一员,现今好莱坞最顶级的男演员之一。

    从百老汇舞台到电视荧幕,再到大银幕,凭着《虎胆龙威》系列,他成为了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那一批动作巨星其中的一个代表人物,在全球范围内都有着巨大的名气,粉丝无数,实在是海外发行商的最爱。

    如果因为他酷酷的硬汉形象最出名,就以为他没什么演技,那就错了。

    威利斯远远不只是一个动作巨星,他拿过艾美奖和金球奖电视类喜剧的最佳男主角(《蓝色月光侦探社》,1985)、得过金球奖电影类最佳男配角提名(《冷暖天涯》,1989)、四次土星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他的戏路很广,搞笑家伙、慈父、暴躁老兵,都是得心应手,令人赞美。这也不奇怪,他可是百老汇出来的啊!

    所以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当肌肉硬汉动作潮流渐渐过去,观众们要不爱看特效动作大片,要不爱看成龙的《尖峰时刻》那种搞笑杂耍式动作片,史泰龙、尚格-云顿等传统动作巨星们都想转型,否则就走下坡路。

    但他们的戏路都不如威利斯,所以转型起来也不如,像史泰龙,他虽然有过奥斯卡影帝提名(《洛奇》,1976),1997年的《警察帝国》成绩还过得去,2000年的《大开杀戒》就一败涂地了,到现在还在艰难挣扎着。

    而威利斯呢,地位不降反升,单片片酬的最高纪录比不过施瓦辛格,商业价值却其实更高。

    因为他可以演《绝世天劫》(1998)的慈父工人,也可以演《灵异第六感》(1999)的忧伤心理医生,还可以演《还我童真》(2000)里的失意中年男人……凭着这些影片,他成功度过了电影风潮变化的危机,屹立在2500万片酬俱乐部。

    为什么说他某些方面更适合?

    看看他转型期最关键的《灵异第六感》,这部惊悚悬疑剧情片全球6。7亿美元票房,还有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6项奥斯卡提名,叫好又卖座!而它的导演兼编剧M-奈特-沙马兰拍摄此片时只有28岁。

    沙马兰也是个传奇,17岁就拍了40多部家庭短片,29岁拿到奥斯卡最佳导演和最佳原创剧本提名,目前好莱坞一线的惊悚商业片导演。但在当时,他什么都不是,或者银幕处女作《小鬼一箩筐》(1998)600万成本只拿到28万票房的倒霉新人。

    然而威利斯出演了《灵异第六感》!虽然他是拿着2000万片酬出演的,却还是说明了一些东西,他的选戏眼光很不错、他敢于给年轻人机会,不是谁都有兴趣和勇气去相信一个28岁的新人导演的,这点很重要!

    还有一点,沙马兰是印度裔。种族歧视、种族偏见是确确切切存在着的,叶惟也有不少这方面的经历了,有些人就是认为亚裔做不好一些事情,但威利斯看起来并不是心存偏见的那种人。

    威利斯几年前还客串过《老友记》,三集!尽管是因为和马修-派瑞打赌票房输了而要遵守承诺,可不是每个巨星都有这种闲情逸致的,他敢打赌就说明他敢玩,在事业上,他有赌性!

    而且他从来不介意在荧幕和银幕上扮演父亲、中年失败者、搞笑家伙这些形象,他甚至敢在银幕里死去,这家伙不狭隘!

    “哇喔!”叶惟不禁发出兴奋而古怪的一声惊呼,吵得托托微微睁开眼睛,抬头看了看情况。

    如果说这些巨星里谁肯出演《阳光小美女》的机会最大,无疑就是威利斯!

    不过困难度一点没减,这比一个无名小程度员要说服比尔-盖茨“嘿,比尔,微软该出资支持我开发一个软件”还要难,因为软件看创意就基本能分辨好坏,而电影呢,未到影院上映都是个未知数。

    没人说这件事很容易!

    当下,叶惟拿着纸笔记了起来,确定了这么几个主要目标:理查德,汤姆-汉克斯,布鲁斯-威利斯;爷爷,德斯丁-霍夫曼、杰克-尼科尔森、罗伯特-德尼罗;谢丽尔,朱莉娅-罗伯茨,桑德拉-布洛克。

    重中之重的目标:布鲁斯-威利斯!

    哒哒!圆珠笔笔头在“Bruce-Willis”上点了几下,叶惟有些兴冲冲,警长,你将会被惟哥震撼!

    真想马上就能跟威利斯详谈这个伟大的计划,问题是怎么才能搭上线?他看向电脑屏幕,IMDbPRo上虽然有威利斯的联系方式,但以他的中学生身份走这种联系经纪人的正规渠道,实在是找死……

    “一个九年级生找威利斯拍电影?愚人节还没有到!”经纪人立即挂断电话,威利斯本人都不会知道有过这么一回事。

    所以他得走别的路子,捷径。他想了想,自己现在的电影业人脉资源,都有什么呢?凯文-托马斯?还是焦点电影那帮人?

    别扯了!叶惟拿起了手机,按了几下,定在通讯录的一个名字上,没错,莉莉-柯林斯。

    这件事她说不定就能帮上忙,因为她老爸是摇滚巨星,她老妈是影响力很大的妇女俱乐部主席,那她有没有人脉资源?就算没有,她随便一打听,都可以变成有。

    现在才九点多,叶惟毫不犹豫地拨打过去,嘟嘟几声,接通了,传出莉莉有点英伦口音的清声:“HELLO,混蛋。”

    “嗨,美女,晚上好,有空聊电话吗?”

    “唔……不是十分有,我的家庭作业还没有做完……”

    “哇哦,没让你的保姆代劳?”叶惟惊叹,哈佛-西湖的作业真的很多,各科加起来,每天超过一个小时的作业量很正常,到了周末就更多了,周六和周日总有一个晚上要留给它们,就看学生怎么选择了。

    “从来没有。”莉莉的声音像有点生气,“我才不是那种被宠坏的名人女儿,我妈妈让我读哈佛-西湖,就是想让我接受严格的教育。但她怎么就不知道,学校里还有你这样的学生。”她说着笑了。

    “我怎么样?我的作业都已经做完了,比你还勤快。”叶惟语气认真,他现在每天的作业量不超过10分钟,仿佛老板签字般。

    莉莉早已知道了这个情况,顿时笑道:“那好啊,聪明孩子,你懂不懂这道数学题怎么做,是这样的……”

    “不不不,别说!我签了荣誉守则的,‘我的良心是我的向导’,告诉你答案会让我良心不安,不能告诉你。”

    “少来了,拜托,说嘛!”

    “好吧,悄悄告诉你……”叶惟给她解了那数学题,鱼和渔都授了,莉莉恍然大悟了,他才又道:“说点正事,关于大明星们的目标人选,我已经有一份名单了。”

    莉莉决定跟他一起做梦后,就全力支持着这事,闻言很感兴趣地问:“都有谁?”

    叶惟把名单念了一遍,最后说笑道:“还有菲尔-柯林斯,理查德。”手机立时传出莉莉一声笑嗤,很不屑似的:“他?他的演技太烂了,你是没看过他演的那两部烂片吧,简直就是灾难。”

    “你是指《火车大盗》和《超级欺骗》?”叶惟一边查着IMDbPRo,一边应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过?噢不……”

    “我看过几千部电影,这两部还真没看过,只是在IMDb查到的,但我看过他的银幕首秀《一夜狂欢》,他演得可好了。”

    《一夜狂欢》(1964)其实是披头士的第一部电影,13岁的菲尔-柯林斯在里面跑了个龙套,一群孩子粉丝中的一个,那时他都还没有玩摇滚,当后来他也成了摇滚巨星,昔日这次演出就变得十分有趣和神奇了,保罗-麦卡特尼说自己真不敢相信这件事。

    “是的,他在那里面演得挺好的。”莉莉忍着笑,“你知道他那次是个群演,对吧?”

    “怎么!是吗?我一直以为这是部摇滚明星大集合的电影。”

    “不是的……”

    说笑了好一会,两人都笑累了,叶惟才认真起来,讲了重点目标是谁和原因,又道:“你有没有什么路子,可以联系到威利斯?最好是一次见面的机会,面对面地谈话。”

    莉莉唔了声,思索着的道:“我认识他的大女儿,拉莫-威利斯,她是怀尔德伍德学校的十年级生。我和她没多少交情,但还算是朋友,就是有几次在比弗利山庄女性俱乐部那,我和她和她妈妈黛米-摩尔聊过几句。”

    “那太棒了!”叶惟兴奋地从椅子站起,拿着手机在房间里随意走动,“我感觉走上了直达通道!”

    “先别高兴得这么快。”莉莉叫住了他的劲头,解释道:“我和拉莫-威利斯真的不太熟,她不一定乐意帮忙,还有我不清楚她和她父亲关系怎么样,也许……”

    叶惟噢的一声,顿时想起威利斯和黛米-摩尔离婚几年了,的确有着拉莫-威利斯跟他闹翻的可能。

    他连忙回到电脑前,查了查拉莫-威利斯的IMBb资料,就道:“应该没什么问题,2000年她还在威利斯主演的《整九码》里出演呢,没问题。另外,拉莫显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你可以放心。”

    “谁在乎!”莉莉该是要翻白眼了,满不在乎的语气:“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而且这事除了我这个傻瓜会支持你,别人呢,当笑话?之前晚餐的时候,我告诉了我妈妈,你知道她怎么说吗?”

    “怎么?”叶惟饶有兴趣。

    “她说,你要么是个天才,要么是个疯子!但不管怎么样,都是个危险人物,让我小心点。”

    “噢很有道理,我太火辣了,随时会像一颗炸弹那样爆开,你该听你妈妈的,小心点。”

    “我会的!”

    两人又笑谈了一会,因为莉莉有拉莫-威利斯的手机号码,事不宜迟,就结束通话当即打过去……

    叶惟颇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在房间走来走去,打了会沙袋,做了会仰卧起坐,又颠了会足球……过了近半小时,当他浑身大汗淋漓,手机终于响了,莉莉的来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