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的话让雷诺兹厅又响起一片喝彩,引得其他学生们投去好奇的目光,只见那些人叫喊着:“他们错了!”、“绝对的!”

    提问人莉莉微笑的样子,压着不让自己变得激动,惟的演讲能力无疑很强,但现在面临的难题,光靠演讲可解决不了,要有更多的真材实料!

    待众人静了下来,叶惟继续说道:“首先,我要向大家说一个电影制片融资的常识:最好的钱,是别人的钱。”

    他笑了笑,“我已经把你们的口袋都掏空了,自己的也是,所以我们的手要伸向其它的口袋。”

    “你的意思,还是众筹?”莉莉不禁嘀咕,心里生起了些失望,只是这样吗?

    众人也皱眉挠头,约翰-威廉姆斯等人的恶笑声犹在耳旁“那傻小子肯定还想众筹,这就是个庞氏骗局!”真不想被那些恶人继续诋毁,众筹其实不是不好,可大伙儿真的没钱了,向谁筹呢?拍胶片电影怎么都得筹个几百万吧?难啊!

    “我可没有那么说,不是众筹。”

    叶惟耸了耸肩,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满肚子的疑惑和期待,就听到他问:“一个问题,世界上最有钱的是谁?”

    众人顿时想了起来,陈诺的回答声很小:“比尔-盖茨?”巴布有着不同的意见:“我觉得是共济会,它们控制着全世界。”他的话引起了列夫等人不正经的哈哈回答:“蝙蝠侠吧?”、“明显是托尼-史塔克!”、“是麦当劳叔叔!”……

    “老兄们,我是认真的!”巴布急道。

    “我也是认真的,是阿甘,哈哈!”列夫自鸣得意。

    “都别闹了,没人有其它答案吗?”叶惟环顾了沉默的众人一下,“莉莉?”莉莉也摇头不猜,他就揭晓答案:“银行!”

    “噢!”一股恍然大悟的气氛弥漫开去,众人都听懂了,就是向银行借钱!

    新问题随之而来,银行凭什么借给你?拿什么去做抵押?总不能是学校吧?他们的疑惑不减反增。

    “向银行借钱,风险会不会太大了?”莉莉挺着英眉,就算真的借到了,如果影片亏本的话,又拿什么去还债?

    叶惟笑了笑,却很是自信,道:“抵押贷款,风险当然大,但不是抵押贷款呢?只是一份保险公司提供的完工履约保险,保证这部电影按照合同的所有规定而制作完成,不然保险公司就会给银行赔偿损失,这样银行承担的风险只有很小一部分。”

    什么……什么?众人更加感觉云里雾里,为什么保险公司要开那样的保险?

    他们绝大多数都不能称为“普通孩子”,父母有是高端职业者、有是商人、有是明星名人,因此已经算比较听得懂了,叫些公立学校的7-9年级生来试试,保证除了说酷,什么都不懂。

    但如莉莉这般从小接触着影视娱乐、上过电视、出席过奥斯卡的大人物孩子,也还是听不出究竟。

    所以一片寂静,没有人多说话,都等着VIY解疑。

    叶惟酝酿地走了几步,想着梦中所学的和计划的,慢慢地从头讲起:“现在的独立电影融资方式,主要有这么几种:类似大制片商的融资、电影基金、合拍、最大化运用各地税收优惠政策、广告植入、后付、众筹、自己投资,还有我计划做的……海外版权预售。”

    众人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海外版权预售?

    “20世纪70年代,一位意大利的剧院经理……唔,对了,迪诺德-劳伦提斯首次使用这种融资方式,它利用外国发行商支付的本票作为抵押,借够所有的制片资金。

    像我们要做的,首先,拿着还只是剧本和制片计划的《阳光小美女》,去跟国外买家商谈,把影片在该地区的院线上映权、DVD和电视卖给对方,也许只是一种版权,也许是全部。

    通过预售这些海外发行权,那么我们就得到了制片资金,其中一小部分的预付款,剩余款项则是合同上的数字,影片完成交货后再过账。就像把英国的院线放映权,卖给一家英国发行商,50万,其中10万预付款,还有法国、德国、意大利……全世界。”

    叶惟又扫了一圈众人似懂非懂的脸庞,目光最后定在莉莉那,再道:“当我们用这种方式,拿到了纸面上的足够预算的钱,我们再去找完工履约保险公司投保,拿到保险后,带上所有合同来到银行借钱,然后……

    你们说银行会不会借给我们?是的,银行会的,过去近三十年,独立制片商都是靠这样借钱,这是一根独立制片的支柱!

    因为只要影片如期交货,那些纸面的钱就会变成真钱,我们就可以还债了,银行赚取了利息和服务费用;如果影片不幸没有完成呢?保险公司会接管项目,同时搞定银行那边,而我们最多破产,不至于坐牢,但我们不会的,我们会完成影片!

    而且,我们还要综合运用所有适合的融资方式,像税收优惠、广告植入……最后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口袋里的钱,一分没花。”

    说罢,叶惟才重新露出了笑容,自信、灿烂、雄心勃勃。

    众人依然一片安静,都有些听呆了,是谁说VIY没学识没才能的?是谁!开什么玩笑,一个不学无术的人能张口说出这番话?高深、专业、超吊的话!

    海外版权预售,今天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有些人听懂了,有些人仍不太懂,但感觉……可行!

    “噢爷爷啊,这里有个天才!惟哥,你是个该死的天才!”列夫的兴奋尖叫打破了静默,他激动得满脸通红,犹如《荒岛余生》里的汤姆-汉克斯见到了船只经过,叫喊不已:“太棒了,这样我们可以搞到多少钱?300万?600万!?”

    “好!!”巴德也爆发狂喜,“那天到来的时候,我们要好好吃上一顿庆祝!”

    一个个学生都欢笑了,仿佛已经见到约翰-威廉姆斯等人屎一样的臭脸,怎么样!?宝贝,这可不是众筹!

    哇喔,莉莉心里不由赞叹,那种好感汹涌的感觉又出现了,这混蛋果然是有详细计划的,不只是口花花,不是玩游戏……

    “怎么了?”看着众人的反应,叶惟瞪目地笑,“这就让你们疯狂了?我真担心你们接下来受不受得了!”

    这时一直沉默和平静地拍着DV录像的科尔温,幽灵般出声:“但是那些海外发行商,为什么要买《阳光小美女》的版权?”

    唔呃!气氛顿时滞了滞,众人刚起的狂热冷静了下来,是啊,可以说这是最开始和最关键的一步,得说服那些发行商掏钱。

    想一想,《阳光小美女》拍出来的好坏谁都不知道,而且他们的年龄和身份,似乎给不了任何外人信心,这事太难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科尔温……”列夫不满地咬牙,让人多高兴一会不行吗,你不说话,没人当你不存在!

    “是的,要说服那些发行商不容易,关键在于,我们要给出一份可以打动它们的制片方案。”

    叶惟早已有过了这层考虑,他是这里最清楚这件事有多么难的人。

    没错,预售版权是独立制片行业的融资支柱,但这个过程其实又复杂又漫长,一个项目奔波上一两年才从银行拿到钱已经算快了,有时甚至需要几年,难度和耗时绝对不比《血迷宫》的众筹模式要低。

    更别说这是一个被焦点公司抛弃的项目、以后的线上阵容表会写着“制片人叶惟、导演叶惟”,想想那些海外发行商经理看到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没人是傻子,都是些奸商,他们不会买的,哪怕他的准备做得有多么充分,他的蓝图绘得有多么动人,光是这样,没有一个发行商会买。

    除非……

    “在制片方案里,有一位大人物加盟影片的合同!到时候,就不是我们求发行商买,是那些发行商求我们卖了!”

    叶惟的话声重如撞钟,震得众人精神大振,眼前的那片迷雾又被拨开了,他们看到了光明!

    “像一个大导演,或者一个大明星?”莉莉不由问道。

    “说对了!”叶惟笑着点点头,“对了一半,因为两点原因,一,导演会是我;二,海外观众一般不买大导演的账,他们只认识大明星,最好是喜剧或动作明星,这才是海外发行商的最爱。”

    什么!?众人这下真的又震惊了,心脏受不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VIY说他要当影片的导演!

    就算他们不熟悉电影制片,都知道制片人和导演的区别,制片人有好多种,有一种只是出钱的,又有一种是做制片事务的;而导演只有一种,导演就是导演,是讲故事的人,是片场的上帝,是电影的灵魂……

    除了列夫等少数几人,大家一直以为VIY只会是公司老板,要参与制片也只是监制,拍摄方面会雇请专业的制片人、专业的导演来做,从没想过他要亲自出马……不会要他们出演吧?

    莉莉也瞪着双眸,讶然不已:“你……导演?”

    “是啊!不然你们以为我说的拍电影是什么意思?”叶惟一脸自信的微笑,“我等不及要执导这个故事了。”

    列夫竖起着大拇指,他是最早知道惟哥这个决定的人,为此骄傲:“只有长片才能显出惟哥的才华。”巴德连连点头:“是的。”

    “但是……”莉莉真不想扫兴,但这不是过家家,过家家也不是想当就真的能当!

    电影导演?难道他不是距离这个职业还有着一大段路要走吗?她很不喜欢看到他浮夸的那面,皱眉的道:“惟,我觉得导演人选可以再考虑,不用这么快就决定,毕竟……那是导演。”

    虽然对VIY十分信任,很多人却不得不认同莉莉说的,他们甚至搞不懂专业的电影导演要做些什么,总不会就是拍中学生短片那样吧?惟是厉害,却不见得懂多少……

    “OK,这件事再说。”叶惟点了点头,对他们的疑虑非常理解,没疑虑才奇怪呢,不过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可以胜任。

    口说无凭,想要说服别人,就要实打实地展现一下才能,但显然不是现在。

    当然作为公司唯一的普通合伙人,他有着至高无上的制片权,就算所有人反对,他还是可以实行自己的想法。

    见惟似乎作罢,列夫几人急了,只因为得到他的眼色“暂时不要争执了”,才憋着没说什么。

    其他人也没有抓着不放,因为还有第二个惊人之处,也是他们更感兴趣的,邀请一个大明星加盟!

    谈起这事,列夫又兴奋地嚷嚷起来:“惟哥,你打算邀请谁?梅丽尔-斯特里普吗?她在《苏菲的选择》里演得太好了……”

    “我们可以邀请杰克-布莱克吗?我喜欢他!”巴德也急忙说出心目中的人选。那边的陈诺也道:“我喜欢马龙-白兰度。”科尔温也参与进来:“达斯汀-霍夫曼。”

    又有人纷纷说着:“林赛-罗韩!林赛-罗韩!”、“不不不,我更喜欢詹妮弗-安妮斯顿,行吗?”……

    看到他们兴致高昂得失控一般,说着自己的偶像、说着各个明星巨星的名字,叶惟倒有些无奈了,这里没有人是尤里吧?那怎么才能让那些大明星争先恐后地扑上来?事实是:以现在的情况,别说明星了,邀请一般的知名演员都很难。

    莉莉也摇头地笑,她是这里最熟悉银幕大人物们的人了,无法像大家这么乐观地闹腾,“我们不如先想想知名演员?”

    “不,只能是大明星,名气越大越好。”

    叶惟却不可置否的说道,不是因为狂妄,是必须:“我们需要一个可以支撑快速和高价的海外预售的大人物,知名演员的影响力太小了,做不到的,只有巨星才可以,比如二千万片酬俱乐部的成员……”

    “HOW?这不可能……”莉莉有点没好气,他越说越夸张了,先是做导演,再是邀请二千万片酬巨星,能踏实一点么?

    翠丝特、康妮等几个女生无不眼神古怪,听上去很酷,但实际做起来就是白日梦了。

    众人面面相觑,该兴奋呢,还是理智呢……

    “有个朋友告诉过我,‘就算没人看好你,你也绝对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一直走下去。’我现在把这句话送给大家,这就是我们的宗旨,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叶惟扬着双眉,一边环顾着众人,一边高声道:“就在几天之前,有人说我们怎么可能筹得到50万、怎么可能买下剧本,接着是怎么可能真有制片计划、怎么可能请到明星、怎么可能拍好、怎么可能上映……

    伙计们,这些‘怎么可能’会跟随我们很久的,直至成功之前,由别人问,由自己的理智问!但很多事情,理智是做不到的,执着却可以!记住我们现在每走一步,无论成功失败,都是在创造着新的影史,所以请不要跟我说什么不可能!

    就像不要跟莱特兄弟说‘人类不可能飞起来’,伙计们,那些说了的人,最后都惊掉了下巴!千万不要因为别人做不到,我们就不去努力、就放弃了创造奇迹的机会,决不!”

    众人听得重新热血沸腾起来,“说得对!”、“是啊,就应该这样!”、“惟哥,你放手去做吧,我们支持你!”

    莉莉脸上发红,心里有恼火,也有感动,有郁闷,也有激动……这家伙真可恶,说得她不支持似的,她只是不想盲目……很矛盾的心思,他总是让她做不了平常的自己……

    但听了他这番话,她也不想当不敢做梦的庸人,就僵着声音的道:“你那个朋友说得好,试试吧。”

    “嗯。”叶惟点点头,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那个朋友还说‘惟哥,你真的很英俊,像个王子’”莉莉顿时娇嗔地白了他一眼,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她真会上去捏他一下的,捏那张厚脸皮!

    “如果成了,那我们要给二千万片酬?”这时巴布轻轻的话声冒起。

    “不,零片酬、总收入分红,这是邀请巨星加盟独立电影的惯例和唯一可行的报酬方式。”叶惟答道。

    “那惟哥你想好准备邀请谁了吗?”列夫兴奋地询问,也是众人最期待的问题。

    “我还没有确定目标,但这个就是我的制片计划了,接下来,我会为实现它而拼命的!”

    一时间,雷诺兹厅又响起一片欢呼叫好!

第二十七章 好警察,坏警察    50万美元的众筹目标大功告成!

    还不用一个星期,叶惟跑出了筹钱这一步的幸福结局,也是因为众人的激情和信任才能成就这个壮举,这个足以载入史册的制片融资奇迹事例:162位哈佛-西湖中学生(21%初中部学生),众筹到了56万!

    是的,比预定目标还要多出六万,这个数字的背后是几十位挤在杂物房不肯离去的学生,叶惟也就照单全收,一起吧!

    多了六万也给了他更多时间去出售他的珍藏漫画和玩具,在eBay上的价格大可以挂高一点,不必因为甩卖而吃亏。

    周六那晚,叶惟和莉莉又有了一次闲逛或约会,两人在圣莫尼卡海滩边的“乔治奥-巴尔迪”餐厅共进晚餐,然后在海滩散步聊天看海景,虽然最后还是没买到酒,而且11点前就回家了,但他们真的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不过,两人并不是男朋友&女朋友。

    对他们现在的状态而言,“爱”这个词太重了,重到谁发疯说了,马上吓坏另一方,再都不想见面;“喜欢”也要慎用,还是会让人感到负担,他们只是互有好感,又因为好感而有约会的意愿,一起玩的时候挺开心、挺有乐趣,仅此而已。

    约会关系(Dating)和恋爱关系(Relationship)是先后的两个阶段,他们甚至还是约会之前的游逛关系(Seeing),谁知道,反正现在来说,两人都是可以跟多个人同时有约会关系的,也许谁会为此感到生气,觉得对方不认真,没那么喜欢自己,是个花心的讨厌鬼,却不存在谁对不起谁的问题。

    什么时候才是恋爱?这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也许好几次约会之后,大家发现彼此原来并不适合,好感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已,那就不继续了;也许越约会越喜欢,双方都有谈一段认真的恋情的心思,那就“你可以当我的女朋友(男朋友)吗?”

    所以谁知道呢,什么阶段做什么事,继续约会下去就知道答案了。

    但在这个周末两人没有再碰面,叶惟要忙购买剧本的事;莉莉当然不愁安排,她妈妈吉尔-塔沃曼是比弗利山庄女性俱乐部的主席,也是个大人物,她周日晚就要随母亲出席一个为月底感恩节办的慈善晚宴。

    虽然是周日,过账还没有完成,叶惟已经打给了盖尔,告知对方,可以交易了!

    谈判正式展开,双方的意向十分明确,一方要买,另一方要卖,但具体的合同细节却要好好商议。

    事实上,尽管有标准的样版合同,可是电影业的每份合同几乎都是不同的。

    比如说演员合同,随便一个龙套演员的样版出演合同通常都有数十页,就算是非工会成员,条款还是会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单凭自己不可能看懂;而那些大明星的合同就更厚了,每一份合同都是量身定做的,片酬、责任、分红、盈亏平衡点的数字……

    实在有太多的讲究了,看看施瓦辛格出演《终结者3》的合同吧。

    从2000年6月至2001年12月,经过不下21次的草拟,好莱坞的金牌律师雅各布-布鲁姆为施瓦辛格精心制作了一份33页的合同,施瓦辛格获得了2925万美元“参与即付费”的酬劳,就是说电影最终能不能拍成,他都会得到这一笔片酬。

    在当时,这个数目创下了巨星的“保证赔偿款”的新纪录。签字就支付300万预付款,其余的钱在之后19周拍摄期间支付,每超过一周,他就会得到160万的超时补偿。

    此外还有150万的“额外补贴”,包括私人飞机、豪华房车、豪华酒店住宿、私人保镖……

    还有创造性的“盈亏平衡点”,一个说明影片开始赚钱了的财务数字。达到盈亏平衡点后,他就要分全球总收入的20%,包括一切市场!另外“预先核准”的条款使他有权利决定导演、主演的人选……

    这就是21世纪的电影巨星。很难说得清楚,他们是老板,还是制片商是老板。

    反正不是雇佣导演,就像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说的:“我认识很多导演朋友因为有到好莱坞拍片的机会而兴奋,结果发现自己只是由电影公司雇来的为明星效劳的员工。”

    叶惟的事还没那么复杂,他不是任何工会的成员,少了很多繁杂的条款,权益却也难有什么保障。

    所以焦点这份项目转让合同,上面每一条条款,他都要瞪大眼睛看个清楚,索尔顿律师也要看个清楚,找出所有的陷阱,为追梦联盟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周一拿到了草拟合同,索尔顿律师立即投入研究,与样版合同相比,多了几条特殊条款。

    简单地说,焦点把《阳光小美女》整个项目以50万美元的价格售卖给追梦联盟,包括30稿剧本、所有资料和所有前期筹备的文档。但焦点保留有投资权,如果这个项目真的投拍,它最多可以参股30%,而且有参与制片权。

    另外,如果自合同生效起两年之内(2003年11月-2005年11月),这个项目还没有开拍,焦点则有权以70%-100%主资制作它,并拥有制片上最高的核准权。而这个开拍,不能是超级8、DV、16mm胶片等格式,只能是35mm胶片格式,或数码高清摄影机格式,并且制片预算要超过100万美元。

    这几条条款真是打的如意算盘,谁都知道剧本好买、制作难搞,尤其是由一帮青少年制作!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两年过去了,《阳光小美女》一个镜头都没有拍出来,剧本早就被这帮一时兴起的富家子弟拿去垫桌脚了。

    到时候,不花一元一分,项目就又回到了焦点的手中,要不要制作都好,它有着个主动权。

    这一手当真狠辣!

    周二的下午三点多,环球城总部大楼焦点办事处,制片部的一个明亮的小会议室,双方正进行着又一次商讨。

    焦点这边有制片部主管罗伯特-哈蒙、经理盖尔-韦尔逊,市场部经理马修-哈林顿,以及法律代表里亚-门罗,本来联合CEO之一的大卫-林德也要过来看看“中学生制片人”的风范,但因为临时有事而缺席。

    而追梦联盟这边,叶惟、索尔顿律师,还有学校派出的指导兼监督利普森老师,他也是创业俱乐部的指导老师。

    在走进环球城之前,叶惟已经叮嘱过利普森老师,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说是他的私人助理就行了,而且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他不能胡乱说话。

    利普森老师感到很憋屈,再怎么讲,自己都是个读过商学院的人!居然被个15岁小子这么对待,简直荒谬!但他不得不几乎发毒誓地答应下来,否则他不能跟去……

    这次商讨,针对的正是那些特殊条款。

    “它们就是童话里的老巫婆,我不可能接受。”

    长长的会议桌左边,叶惟靠着办公皮椅的椅背,一边转动,一边说道:“先生们,伍迪-艾伦喜欢老巫婆,但我是个俗人,我喜欢白雪公主。”

    焦点一直都在玩“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罗伯特-哈蒙是坏警察,这位中年白人主管正板着脸孔,闻言沉声的道:“这些条款并不过分,只是保障了我们应有的权益,如果你们害怕,那我们就要怀疑你们的诚意了。”

    “害怕?不,我觉得可笑而已。”叶惟恰好也是坏警察。

    这时盖尔咳唔一声,诚恳的样子,说着好警察的话:“惟格,你该知道我们在《阳光小美女》上投入了多少的心血,30稿!它就像我们的孩子,出售它是为了让它有更好的未来,我们并不希望看到十年之后,它还只是个剧本。”

    “呵呵,拜托!”叶惟失笑地摊了摊手,这个剧本是怎么一个状态,大家都心知肚明,需要这么虚伪吗?

    盖尔却是要演戏演到底,大概读过《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些条款是出于对项目的保护,它是好是坏,我们希望有个结果。”

    “是的,我相信你,是的。”叶惟笑着点头,相信后半句,而且焦点希望的结果是:烂电影。

    那样的话焦点高层就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如果他期限内没有拍成,更好,直接拿回去了,资产又多了;如果他真拍了,还拍出好电影?焦点有30%呢!无论结果怎么样,它似乎都不会亏。

    叶惟望了望旁边的索尔顿律师,好警察出场吧。

    “我们不是完全否决这些条款,是要调整细节。”索尔顿律师还是扑克脸、语气平淡,内容却温和得多:“一,焦点的最高参股比例只能是15%,除非我们同意让你们投资更多;二,焦点没有任何制片事务权,除非我们同意你们参与。”

    这才是行业的标准做法,为了分担风险、筹集资金,一部独立电影有多个制片商是最正常不过的情况,所以焦点可以参股投资,但主动权一定要在追梦联盟这边。

    焦点方几人顿时微微皱眉,还以为中学生好糊弄,能占到更多便宜,没想到竟然这么难对付……

    索尔顿律师还没说完:“三,当双方发生制片矛盾的时候,我们拥有拒绝权,不接受焦点任何的资金。”

    什么叫“制片矛盾”?它可以是一个非常广泛的范围,小到一句台词怎么说、一个镜头怎么拍,那是主创团队的矛盾;大到主创团队都是谁,那是制片商的矛盾。矛盾有时候能解决,有时候就成了新闻:因为意见不合,谁退出了,哪家公司撤资了。

    如果没有这个拒绝权,以后叶惟跟焦点说“我要当制片和导演”,焦点惊说“怎么行,你还是个小孩!”由谁来做最终决定?

    所以为了让自己的制片蓝图得到实现,他需要牢牢掌握着这个权力,这个比“预先核准”还要狠、能在不需要焦点时可以把它踢出局的权力。

    “四,取消制片期限、格式类型、成本预算等不合理的限定条款。”

    索尔顿律师说完了一会,会议室还是一片静默,焦点几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满是不情愿。

    “不行。”罗伯特-哈蒙不肯让步,经过这四条调整后,焦点完全丧失主动权,使得他这个出售手笔的光芒黯淡不少。

    “你们清楚这样才是行业里的正常做法,不能因为我的委托人年纪小,就弄出这种过分的合同。”索尔顿律师的话声重了点。

    焦点的律师里亚-门罗严肃的道:“但有一个你们不能否定的事实,叶先生的年龄和行为,随时会使焦点的声誉蒙受损失。假如他买走剧本后,并没有去制作,或者只是拍成家庭DV录像,外界会怎么看待这一件事?

    制片人们以后还敢不敢找焦点买剧本和投资项目?忙活几年,然后当玩具卖给一个小孩?焦点会成为电影业的一个笑柄!这些限定条款只是在保护我们自己而已。”

    对方这番说辞是站得住阵脚的,索尔顿律师一时为之无言,距离金牌律师的才能,还差很远啊……

    叶惟略作沉吟,知道自己的决心和信心有多大,两年内过百万成本地投拍,不会比一周内众筹50万还困难,如果他做不到,霸着这个剧本也没意思,就决然的说道:

    “限定条款可以保留,不过如果它们起效了,焦点主导制片,不管你们投资多少,我们都会以50万剧本费直接参股,或者焦点以3倍的价格进行回购。而前面三条,我们不会做任何退让,要么那样,要么结束交易。”

    一讲到结束交易,焦点几人顿时紧张起来,其实他们真的不在乎前面几条,因为焦点就没有想过要参与投资!大家都受够这个烂摊子了,跟一群青少年玩电影?找罪受吗!

    这只是在争取更多的不要白不要的主动权罢了,既然糊弄不了对方,也没必要当真。

    但他们很看重那些限定条款,因为事情十之八九会以流产收场,一帮富家子弟三分钟热度,过了就完了。

    “不好意思,我们先商量一下。”罗伯特-哈蒙说着站起身,与其他三人一起暂时离开会议室。

    这时候,一直当着哑巴的利普森老师长呼一口气,好像这才恢复呼吸,看看叶惟,对这个恶魔学生又有了新的认识……

    之前他和大家还担心,叶惟在这种大人地方会很不适应、幼稚,甚至是出丑,然而事实证明,他们都错了,不可思议在继续,叶惟完全可以处理着情况!

    “怎么了?”被他古怪的目光看着,叶惟耸肩一笑,“助理,如果你很紧张的话,喝喝水吧。”

    利普森老师真是无语了,拿起面前桌上的一杯清水喝了口……

    接下来,叶惟和索尔顿律师也交换了一番意见,只要按他们最后说的来,还是可以接受的。

    过得一阵,哈蒙等四人回到了会议桌,看上去也有了共识。

    “其它的我们能接受,但是你们不能有拒绝权……”哈蒙神情肃然。

    “不,我们能有,我们要拒绝权。”叶惟回应得直截了当,淡淡的脸庞却透着一股磐石般的气势,让利普森老师有点看呆。

    哈蒙拧着眉头,好一会才微叹道:“那么合同里要明确定义‘制片矛盾’是指什么。”

    “很简单,线上阵容由追梦联盟完全决定。”叶惟说道。

    所谓的线上阵容,就是制片人、导演、主演和编剧,他们往往占着成本预算里最大的那一部分,是摄制组里的贵族;而平民百姓就是线下了,包括配角、摄影、灯光、录音……等所有非线上成员,设备、人肉背景和杂工也都是。

    掌握了线上,就等于掌握了整个制片。

    “这不行,我们要有参与权……”哈蒙还想做些挣扎。

    “不,由追梦联盟完全决定。”叶惟重复了一遍。

    看来在这上面,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了?盖尔脸色无奈,哈蒙同样没有办法,只得使出最后一招:“你们该知道,我们并不是没有其它买家选择,回购方那边甚至说50万的话一定会匹配,我们现在的讨价还价,很可能只是在浪费时间。”

    “哈哈!”叶惟不禁笑了,又搬出回购方“不给糖果就捣蛋”?万圣节早过了啊!

    虽然无比渴望着这个剧本,他却一脸满不在乎的纨绔笑容,道:“罗伯特,你们大可以选择回购方,我不在乎。我们就是想拍部电影而已,这么多电影公司、经纪公司,还有编剧工会,待售的好剧本多的是,不是吗?”

    他皱皱眉头,一边扫视着焦点几人,一边又道:“而且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阳光小美女》的剧本也没有多好,角色太多了,感觉把故事切割成了好几块,却拼凑不起来。我不知道,也许明天我就会改变主意,但不是现在。”

    哈蒙几人听不出他这番话的真假,心里的紧张是越发重了,玩火玩不好会烧着自己,如果叶惟撤回了购买合同,那就尴尬了……不用几天,回购方就会知道,然后又会回到40万的回购价……

    所以两位联合CEO已经下了命令,一定要留住这个买家,做成这笔买卖。

    现在的情况,也许该接受了?哈蒙和市场部经理马修-哈林顿相视一眼,都默默点头,作出了决定。

    “好吧。”

    听到这美妙的一声,叶惟暗地握了握拳头,利普森老师又是感慨,而索尔顿律师难得地露出微笑……成功了!

    双方就合同达成了一致!

    项目转让后,焦点电影保留有15%参股权;追梦联盟拥有绝对制片权和融资拒绝权,叶惟想要得到的,都拿到了手!

    而美中不足的是限定条款继续存在,两年之内,追梦联盟必须投拍《阳光小美女》,至少100万美元成本,电影的那种电影!否则焦点会笑到最后……

    叶惟对此不太在乎,这些限定条款也是一种鞭策,只要在期限内让电影开拍,它们等同于废话。

    不过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定,还要看看回购方的反应!合同签署起三天之内,回购方有权进行匹配。

    离开焦点电影公司前,叶惟和哈蒙、盖尔握手道别,祝愿大家合作愉快,还有一句神秘的话:“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是的,哈蒙他们知道,阻击回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