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又是叶惟!

    这句话,早已是哈佛-西湖初中部教员们的恶梦,一旦有谁这么说,准没有好事发生,而现在,这句话再一次响起!

    而且这次他不是玩什么恶作剧,不是闹着要食堂增添煮饭师傅,或者让学校多种些冬青树……而是……

    “什么!?他疯了吗!?”老校长汤姆-赫德纳特听闻之后,几乎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又惊又急又气,叶惟在初中部发起众筹搞创业,已经有上百个学生加入了!?

    这又是……什么事啊!

    汇报情况的初中部校长珍妮-海布蕾希兹也是满脸无奈,也许他们真的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

    “格瑞丝-艾西老师是最先发现的人,这个众筹事实上已经开始了好几天,艾西老师说叶惟把投资合同都准备好了,他今天就要把合同复印分发开去,她劝说那群学生要三思,但他们的情绪很高,什么都听不进去,只听叶惟一个人的话。”

    “这是怎么发生的?”赫德纳特激动得面红耳赤,嘴唇直抖擞,“马上把叶惟叫过来……马上把他叫过来!老天啊!!”

    校长办公室乱成一团的同时,这个消息也在初中部迅速传开了。

    也是因为叶惟向兄弟们说,不需要再隐藏了,到了这个签合同的阶段,必然会因为家长而走漏消息的,都大方地示人吧!

    不用一个早上,整个校园为之轰动,各个课室里、食堂里、图书馆、音乐厅、剧院、球场……到处在谈论着这件事!

    “众筹50万!美元!?”

    “哇……我就知道VIY会逆转的,他就是这样的人!”

    “我这样说可能有人不同意,但叶惟这回,真的好酷!”

    “当然不同意了,酷?你在说什么,这他马的是天才!噢我的天,不行,我这就去追梦联盟,我要加入……”

    “快点,晚了要是VIY筹够50万,我们想进都进不去的了。”

    创业俱乐部的成员们简直要哭得像个小宝宝,他们都不是公立学校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一向有参加学校指导的模拟创业和真实创业,比如做个模拟产品销售,或者弄个汽水车雪糕车什么的,其中有些人还能赚到小钱。

    但还是玩闹多过学习,最主要的目的是给自己的简历增添色彩,好以后申请常春藤大学的时候更有优势……

    有些事情就怕对比,跟叶惟一众筹几十万的阵势比,他们都成了在公园沙池玩沙的孩子,心满意足地堆砌着自己的城堡,结果转头一看,人家把真的房子建起来了。

    而电影制作俱乐部这边,一众成员的脸色也好不了哪里去,他们也做众筹,却只是筹个一千两千,拍点几分钟的短片……叶惟想做什么?众筹50万?请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凯特-温斯莱特过来主演吗?!

    人们震惊,人们眼热……初中部60多个学生社团,没有人敢这么搞,也没有人能这么搞!没有……除了追梦联盟。

    “莉莉,你听说了吗?”

    上完一节艺术课后,已到中午,莉莉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还没离开学术中心,翠丝特就兴冲冲的奔来,“关于叶惟的事。”

    听到这个名字,莉莉的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语气也很僵硬:“什么,那个混蛋……又怎么了?”

    她心里更是一片乱糟糟,之前周二下午,她和他有了一次挺好的闲逛,玩得很开心,大家像是朋友了。然后呢,自从那天黄昏拜拜回家后,直到现在快两天,叶惟没有再联系过她,好像他消失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她也真不知自己发什么疯,这两天时不时就拿出手机看看,似乎期待着什么……比如一个未接来电、一条短信……

    可是……这算什么啊?就这样?真的只是一次闲逛?还是他其实有什么不满?但他明明也很开心,感觉他想要继续的……

    那他为什么又这样做?他到底想怎么样!要不要来第二次约会,不,闲逛……!有他这样发展友谊的吗?明明大家住得很近,明明有电话!难道还要她主动约他出去?主动发条短信“嗨,惟,我疯了,我在想你”?

    真是搞不懂!她搞不懂叶惟想什么,也搞不懂自己想什么,为什么要想着这些,为什么要在乎这些?见鬼!大家只是刚刚认识的朋友,不频繁联系才是正常情况!别想了,都说别想了,他就是一个混蛋,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这些矛盾的从未有过的心思让莉莉快疯了,像有几个自己,一个让她这样做,另一个又让她那样做。

    现在一听到叶惟的名字,莉莉的心脏就有种被攥紧的感觉,喘不过气,所以猛烈地跳动。

    “他又搞出大事了!”翠丝特说出了听闻,她并不清楚莉莉和叶惟的关系变化,关于周二的事也只以为两人见了个面、交接了娃娃就完了,还停留在之前水火不容的印象上。

    莉莉听得瞪起了双眉,仿佛听到了叶惟的笑声“早告诉你了”,众筹50万制作电影!他真的在做!

    “最新消息是他被赫德纳特校长叫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下去。”翠丝特的语气充满着看热闹的好奇和期待。

    “他会的。”莉莉脱口而出,心头满是那张自信的脸庞、那些坚定的话语,她哈的笑道:“他一定会的,那可是VIY啊!”

    行政办公楼,宽敞的校长办公室,此时正坐满了教职员们。

    法官有全校校长、初中部校长;陪审团则有叶惟的负责老师格瑞丝-艾西、两位负责院长科尔比-普拉斯和埃里克-金、足球二队主教练马迪奥-凯瑞奥尼、数学老师凯伦-萨勒诺、心理医生苏珊-柯、艺术老师兼追梦联盟俱乐部指导老师乔-申克……

    强大的阵容,几乎所有要对叶惟负责的教员都来了。

    “哇喔!”叶惟刚一走进办公室,不禁为这里的阵势所惊讶,大笑道:“这里进行着一场老顽固(Old-School)派对吗?”

    他还开玩笑!一众老师顿时都有些心塞,该怎么才能教育好这个恶魔学生呢?

    “我喜欢,这很有趣……”

    “惟格,认真点!”老校长板着面孔,没有说笑的意思,问道:“你的众筹是怎么回事?请详详细细告诉我们。”

    “OK,我们的目标是筹到50万,然后,先买下一个好的电影剧本……”

    叶惟往为他准备好的中间椅子坐下,简单地说了一番,并没有强调50万全是准备买剧本用的,“不触犯法律、不违背道德、不违反我们的荣誉守则,这样去创造超越学业的成就,不是很好吗?”

    众人面面相觑,都很无奈,VIY的一贯风格来了,你说他做得不对,他却反驳这是你鼓励他做的……

    老校长也感觉自己早已进了圈套,叹了一声,道:“这种成就对你们来说还太早了,可以先选择学校的活动和项目。”

    “先生,我真的不能同意你的看法,秀兰-邓波儿几岁拿到自己的第一个奥斯卡奖?7岁?要不我们打个电话问问她?”

    众人被叶惟这个辩驳说得更无言,邓波儿是西湖学校的校友,两校合并后,她就是哈佛-西湖的校友了。

    “‘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叶惟搬出了校训,话声越发的重:“我知道我们的梦想不容易成功,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要让我们放弃,不可能。”

    他又反客为主地道:“其实我觉得你们可以帮忙向家长们解释一下,除了有可能亏掉一二千块,这个项目只有好处!如果想要份漂亮的简历,做这事就对了,看看全美,有多少中学生能做到我们目前做到的?不管成功失败,我们都是优秀的追梦人。”

    当他说罢,校长室顿时一片寂静,教员们早有心理准备他会反驳的了,却没想到被他说得要哑口无言……

    认真的VIY,比胡闹的VIY难缠一亿倍。

    “你说得有道理,但你也要明白,50万美元不是一笔小钱!这些钱事实上还是你们父母的,不该成为你们的游戏筹码。”老校长一脸严肃,似乎在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败家。”

    “这不是游戏!”叶惟有点激动起来,想想大伙儿的热血,“我们会开玩笑说它是游戏,但它真正是什么?青春,梦想!”

    老校长微微地点头,“我知道最近有些学生对你很不友好,我们将会批评处罚那几个闹事者,消除同侪压力这方面,学校的确做得还不够好。你有什么压力,可以找我们谈谈,也可以参加同伴支持俱乐部……”

    “拜托!”叶惟不得不无礼地打断,真是哭笑不得,同伴支持?一群呆子围坐成一个圆圈,然后大家说着“我郁闷,因为我不受欢迎”、“我不受欢迎,因为我很呆”、“没关系,我们都是那样”……什么玩意!

    他现在做着的事情,就是把那些呆子解救出来啊!

    “校长,我认为你们做得最不好的地方,是没有真正理解我们。柯医生,你是心理医生,你该明白学生们,有多么希望打破禁锢,表现自我!做些事情,而不是一群失败者那样围成一圈诉苦哭泣!

    还有别处罚谁了,我不需要,学生有学生的解决方式,你们插手进来,只会让我和我的朋友们陷入更尴尬的位置。

    我知道你们一番好意,但追梦联盟电影公司一定会开办的,我们的项目也会继续努力下去,这是我百分之百认真的宣言。”

    事态的发展和之前预想的完全不同!教员们心情复杂,不过今天的VIY似乎有些不同以往,他的认真,苏珊-柯看得出来,艾西老师看得出来,其他人也是。

    其中要数凯瑞奥尼教练最熟悉这样的叶惟,他爱死这种认真得冷峻的眼神和神情,那意味着VIY生气了,对手要倒霉了。

    “唔!”老校长很头痛,当了这么多年校长,教了这么多学生,极少像现在这么头痛。

    校训的话没说全,至少还有一句话:“他们的年纪超过20岁!”15岁电影制片?这一定是开玩笑!只是叶惟非要坚持的话,学校也真不能非要他放弃。

    这时候,艾西老师皱眉地道:“惟格,你的学业成绩一直都很危险,最近又不做家庭作业,足球队那边又频频缺席,现在你还要搞电影项目,你确信自己可以兼顾过来吗?”

    “对!你的学业是个大问题。”老校长连忙点头,数学老师萨勒诺也认同道:“上次的测验你就几乎不及格。”

    “呵呵。”叶惟神秘地笑了笑,环顾着众人,“也许是时候向你们展示一个真相了,我是个天才。”

    “我不做家庭作业,是因为我不需要做,做也只是浪费时间;我科科拿C,是因为我想做酷小孩,而不是老师宠物,如果我想,我甚至可以提前完成所有的9-12年级的学术课程,你们相信不?”

    当然没人相信了,这种话叶惟也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他们纯粹当他吹牛不打稿。

    然而叶惟却非要几位老师出题考考他,就当做个实验。

    “那么,x二次方-5│x│+4=0的所有实数根的和是……”

    “萨勒诺老师,你当我是傻子吗?就算我是傻子,也是雨人那种,答案是0。”

    见叶惟回答得这么干脆,萨勒诺老师真有点小惊讶,亚裔孩子的数学天赋爆发了?再来!

    然而一连好几个问题,叶惟要不马上答得出来,要不在纸上计算一番也得出正确答案,根本考不住他!

    接着,教英语的艾西老师也出了几题,叶惟同样答出来了,这里没有其他学科的老师,叶惟却自顾自地讲了一些生物和历史的知识,如果说以前他样样半桶水,那现在怎么都是7\/10桶,所有人都呆住了!

    “还有语言,这科的要求是至少一种语言修到三级是吧,我选修的是中文,听着。”

    叶惟转换成中文模式,以流利的汉语普通话说着:“大家好,听得懂吗?柯医生?金院长?噢,金院长你是韩裔,米安哈米哒。我从小学中文长大的,我爷爷教、我爸妈教……把它修到三级?你们知道该怎么说吗,小菜一碟,易如反掌!”

    他做了一个翻转手掌的动作,又用英语说了刚才的话一遍。

    众人越发的胸闷,艾西老师清楚他说的是实话,叶妈妈是UCSF东亚语言系学士,在她的教育下,叶惟不仅精通中文,还懂点韩语和日语,饶是如此,他却无视不懂的法语、西班牙语等,选修精通的中文,而且只拿个C,可见他在学习上有多么偷懒……

    半晌后,老校长作出了决定,叶惟的天才展示结束了,他的父母以电话形式加入到这场会议当中。

    叶浩根、顾乔也震惊不已,他们真的养了个天才儿子?但两人比教员们更清楚,儿子的确有了很大变化,顾乔想,也许真的该放手让儿子去闯……而叶浩根还要支持!

    他不知道儿子想要搞得有多大,以为50万就是总成本了,所以鼓掌叫好:“只要你做得合情合法,就没有问题。”他又安抚老师们:“惟的计划是很惊人,不也正是展现了勇气、创造力和能力吗?我觉得我们要支持才对。”

    老校长等人你看我、我看你,矛盾至极,他们是该鼓励的,然而又要顾及现实……

    继续商议了很久,众人才达成了一致,以校方做出很大的让步,和叶惟个人的教育方案大改变告终!

    电影项目可以搞下去,但要受到学校的监督和辅导,没有人想突然闹出什么“证监会逮捕哈佛-西湖少年金融犯”的新闻。

    而叶惟的学业方面,如果他真能提前完成本年级的学术责任,他可以选择跳级,也可以选择保持现状,但他的家庭作业会适当地减至最少,他也会拥有更多的X时间,用到课外活动上面去。

    其实这不是特殊待遇,每个学生都可以这样,所以聪明的学生往往有更多时间参与各种活动;到了高中部,还有着更多丰富的高级活动,像海外交流生、山村体验、徒步探险等等。

    但他必须真是个天才,一旦学术成绩不足以支撑这种教学模式,他的时间就要安排回去。

    至于他那个把凯瑞奥尼教练吓得半死的想法“如果时间太紧张,我会退出足球队,只完成体育科的最低要求。”被强烈地否决了,否决者是叶浩根和顾乔,一个16岁不到的青少年,正值发育的阶段,什么都不能成为耽误运动的理由!不行!

    叶惟转念一想,也不希望自己长残,为了继续每天被自己帅醒,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时间上再好好安排吧。

    他迫不及待要证明自己的学习没问题,好及早尘埃落定,于是就在这天下午,学校为他安排了好几场的考试。

    “见鬼……见鬼!”

    不久,老校长看着一张张成绩为A的考卷,满脸的难以置信,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见鬼!

    “A已经行了吧?我不喜欢A+,没有人是完美的。”

    看着一如以往大咧咧的叶惟,海布蕾希兹校长、艾西老师、萨勒诺老师……每个人都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事实摆在面前,坏小子VIY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在学习上毫无压力,以他的学术水平,都能读10年级了,甚至更高……

    放学之前,一条最新消息光速地传遍学校:叶惟的众筹制片行动,已经得到了校方的允许!他可以做他想做的!

    追梦联盟的大胜利!所有的追梦学生们,沸腾了!

    他们沸腾,是因为未来充满着希望,是因为他们做着最酷的事情,是因为VIY的那条群发短信:

    “永远别让任何人、任何事阻止你去追逐梦想,永远不要!”

第二十二章 菜鸟大反攻    老兵节过后,全美恢复平日的节奏,哈佛-西湖初中部也恢复了往常的热闹,那一股叶惟创造的暗流,也越发壮大了。

    “嘿,周,你知道BOSS在搞着什么吗?”

    “什么?”

    “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可我已经加入了,酷!”

    “什么啊?快告诉我,我也要加入,看在上帝的份上,李明,你是要急死我吗?”

    “我带你去追梦联盟俱乐部吧,也许能见到BOSS,简单来说,他要拍电影!这样……这样……”

    “神圣的耶稣!我的爷爷!噢我的天,这事太强了,天才!!我要加入!!!”

    周三这天早上的活动时间,列夫在瑜伽俱乐部、巴德在美食俱乐部、陈诺在动漫俱乐部、李明在数学俱乐部、巴布在即兴喜剧俱乐部……把消息传得越来越广……

    不断地有人奔向那个杂物房,今天那里九个学时一直都会有人在,利用一个X时间接力的方式。

    想要见到VIY,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新人一般只能看到“狮身人面像的鼻子”列夫,“哥斯拉”巴德,或者会是“孔夫子”陈诺,偶尔会是“特斯拉”科尔温,或者超新星爆炸般出世的“甘弟(Gumpbro)”巴布。

    是的,他们的威名已经一同流传开来了,就像耶稣的十二门徒,就像《花花公子》的十二个月度玩伴女郎!

    而每一个加入游戏的兄弟,都像加入了复仇者联盟,每个人都是超级英雄!

    虽然还没有外人知道,他们却自认是全校最酷的人们,他们骄傲地挺起胸膛,脸上满是荣耀!

    一笔又一笔的投资进行了登记,账簿上写满了热血、激情和希望,距离那个目标也越来越近……

    到了这天晚上,所有投资人都收到了叶惟发来的一条短信:“在明天的活动时间,追梦联盟俱乐部将会召开一场会议,商定一些关于大事的重要事宜,欢迎前来参加!而无法参加的,请务必在明天之内到杂物房一趟。——叶惟。”

    这条短信让众人都十分期待,当然要参加,这可是VIY的军令!

    周四,活动时间如期而至,很多人早就做好准备,尤其像李明、巴布等靠近核心团队的人,当下课铃一响,他们就百米冲刺一般,冲向他们的耶路撒冷:学术中心第一层的杂物房。

    快点,再快点,慢上几步,可能就挤不进去了!

    李明和巴布的运气都挺好,他们顺利地进了开始热闹起来的杂物房,而且占得了一个座位。这几天杂物房有了很大变化,更大的空间被清理出来了,沙发和电视机摆在正对着门口的里处位置。

    虽然如此,那些迟来一步的人们,只能站在几排座位后的外围,甚至排到了走廊外面,探头探脑地张望。

    五分钟的会前时间过去。

    “兄弟朋友们,有请我们的领袖——VIY!!”

    随着列夫那夸张而深情的大喊,人满为患的杂物房响彻着掌声和欢呼声,里外上百人都激动不已,浑身燃烧着一股从骨头涌出的热血,喊着:“VIY!VIY!VIY!”

    “谢谢,谢谢——”就在正前方的沙发,一道高大的黑发身影站了起身,微笑地挥着右手。

    他今天穿着特别帅气的红色夹克,犹如一团明亮的火焰;沙发旁的电视机屏幕,也正播着一团熊熊烈焰的影像,再旁边一些近角落,科尔温手持一部DV摄影机正在拍摄,要全程录下今天的盛况。

    杂物房静了下来,众人都满脸期待地看着叶惟,期待着他要说的话。

    “伙计们,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叶惟扫视着他们那一张张青春的脸孔,心头何尝不是充满了热血,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他继续说着酝酿好的话:“昨天,我们还是幼儿园里爱哭闹的小孩;今天,我们就被称为青少年;明天,我们便会是大学生、社会人……时间,就像闪电侠,我们还没有看清楚它长什么样子,它就过去了。”

    “看看你们。”他来回度了几步,很多感慨涌了出来,也偏离了讲稿:

    “在你们之中,有谁,曾经被人说过是怪胎、书呆子、傻瓜、失败者、白痴、同性恋、垃圾……有谁,曾经喜欢一个女孩,却不敢上去表白,只是在暗处看着她投入了别人的怀抱;有谁,鼓起勇气去表白,却被女孩回答一句‘你去死吧’……有谁,每一科都拿到A+,家长开心、老师赞美,每个人都说你是好孩子,你做到了所有人对你的期望,但除了你自己,你不开心!”

    杂物房里一片寂静,众人的神情都在变幻,有人挠头,有人脸红,局促不安,痛苦难过,弥漫着一股压抑和茫然……

    每个人。

    “如果谁被我刚才的话触动了,请回应我。”

    “我……”、“惟哥,我有。”先是一声两声,迅速地成片成片,众人都在出声回应,其中更有着哽咽。

    叶惟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我们迷茫着未来,迷茫着现在,我们想做点什么,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不能真像詹姆斯-迪恩那样去玩什么悬崖跳车,我们也不会像《美国派》里那样乱搞,更不可能像该死的《飞跃比佛利》里那样丰富多彩,我们的生活烂透了!我们困在现实和梦想之间,我们感到难受!”

    众人都不禁点头,巴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惟哥说得真好!

    他们的浑身热血就这样在压抑之中沸腾,是的,我们很难受、很迷茫,但VIY会给我们答案!

    叶惟沉默了一会,只是用锋锐的目光扫视着每个人,突然高声地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等着我给你们一个答案,‘BOSS,我该怎么做?’、‘惟哥,我怎么才能成为一个酷的好孩子?’、‘救救我,我不想我的青春留下遗憾!’……对不起!我不能给你们答案!因为,你们都是呆子。”

    什么……!?那些年轻脸庞顿时变色,为VIY最后的话而震惊,心脏像被刺了一刀,列夫、陈诺他们也都愣住……

    惟的意思是说?

    “你们都是呆子,是因为别人告诉你们‘你是呆子’,然后你们相信了自己是呆子,然后你们就真的成了呆子,最后你们迷失了真正的自我,永远是一群呆子!”叶惟快速说罢一番话,语气这才温和下来:“兄弟们,那个答案,只有你们自己可以给自己。”

    这样,原来是这样……众人的心情立时急转,那股热血彻底爆发,一双双眼睛发红!

    “我不能给你们答案,但我可以给你们机会,一个寻找答案的机会!”

    叶惟的声音又高了起来,让挤在外面走廊上的人们也听得清楚,他们透过门口,只见他举起了拳头,重重地道:

    “电影!我们他马的要拍电影!这就是机会,就看你们自己的了,你可以选择转身离开这个房间,继续你以前的生活,没关系,我会在账簿上撕掉你的名字,扔进垃圾桶;你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做点大事,做点正确的事。”

    他还没有说完,就有人激动得不能自控地大喊:“我要留下!!”

    “还有我!!”、“我不是呆子,我也要留下!!”、“让平淡的生活去死吧,我要拍电影!”、“我要再投一千块!”……

    上百人全部轰动了,坐着的人纷纷站起身,站着的人挥起拳头,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去,哪怕是以前被怎么欺负都闷在心里不吭声的书呆,此时都睁圆了双目!

    都见鬼去吧,现在只要VIY一句话,让他们集体裸奔,也不会犹豫!

    做自己真正想要成为的人,这就是答案!

    叶惟静静地看着他们好一会,让他们大喊大叫了一番,才脸露笑容地点头,好,好极了!有些事情开始改变了,不管是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这里的每个人,大家的人生轨迹必然不同于梦中那般。

    “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单是这一点,你们就比很多同龄人要厉害要酷!”

    他的话让众人又是一阵昂扬的狂呼,列夫喊得最响亮,连科尔温都对着DV说了句:“看到了吗?他是个英雄。”

    叶惟又抬了抬手,杂物房再一次安静下来,他拿起了沙发上的一份厚厚的文件,认真地道:“这是我昨天在一位电影娱乐业律师那里拿到的新公司注册文件,我将会在内达华州注册一间有限合伙公司,负责制片的事务。”

    “选择内达华州,是因为那里无州税,其它税费也很低,企业所有人不用居住在那里,实际办公地点也不用设在那里,组建的速度还很快很便捷……这家公司,凝聚着我们的青春、心血和梦想,这里每个人,都有权参与它的命名。”

    他顿了顿,双目的光芒就像银星,问道:“那么,我们公司的名字?”

    一个名字早已浮在水面之上,这个地方,这个俱乐部,毫无疑问……!

    “追梦联盟!!!”众人不约而同地大喊,不论列夫、巴德几个元老,还是李明、巴布等刚加入的新人,众人喊成了一片!

    “这也是我的意志,追梦联盟电影(Chase-Dream-League-Films)!”

    叶惟高高地举起了合同文件,也是激昂得快要爆炸,“我相信,我们的公司,它的光芒以后会闪耀全美、照亮全球!它会成为无数影迷心中的一座圣殿,它会成为一个传奇!!!”

    众人都陷入到狂热之中,热泪盈眶,欢呼挥拳,没有任何的言语和举动可以表达他们此时的心情,只有彼此心灵的燃烧!

    好一阵后,叶惟又拿起沙发上另一份文件,讲道:“这是一份投资人的样版合同,阐明了盈利、责任、投资回报、审计、红利等的协议。因为我出资最多和技术入股,我会占80%股份,普通合伙人;而你们20%,有限合伙人。

    除了投入的资金,你们都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和责任,而且有权利在未来低价获得更多股份,这取决于每人的表现。

    我一个人占80%很多,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我有钱赚,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记住,我会是最后一个盈利者,最先一个亏损者!如果有谁不相信我,现在还可以退出。”

    “惟哥,我有意见,我觉得你该拿90%!”列夫大吼,众人纷纷点头,没有人离开或质疑,如果不是VIY,根本就不会有追梦联盟电影,况且最重要的不是什么赚钱亏钱,是大家一起做件大事!

    “90%,90%,90%!”他们齐声地喊着。

    “谢谢你们的信任,就按80%和20%,我只能说,我叶惟拼了命,都不会辜负你们。”

    看着大家,叶惟满心感动,乃至有点害怕让他们失望的悸动,以及一点愧疚,相比他们百分百的感性,他有些很多的理性考虑,似乎玷污了这份纯真,但作为发起者、经营者、全局掌控者,他必须这么做。

    在众人的掌声中,他又高声地继续道:

    “你们在放学前,会各拿到一份投资合同的复印,带回去慢慢看,找专业人士问清楚,然后在合同上写好投资额、名字、日期等……而里面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那就是监护人作为责任人的联合签署,我们都需要,除非你们有谁18岁了。

    所以,大家要向自己的父母解释清楚,他们肯定会有很多的疑惑,不一定会理解,甚至会强烈反对,记住我说的,不要跟他们发脾气!我们要耐心地解释,为什么这笔投资这么重要,说服他们,沟通,而不是对抗。

    如果有谁无法搞定,可以打给我,让我跟他们说。一切顺利的话,下周周三之前完成过账,公司正式成立后,会开设一个受监管的第三方托管账户,你们就不用担心钱被我拿去泡妞了。”

    “哈哈!”众人哄然大笑,列夫嚷嚷道:“你非要我们说肉麻话吗?我们相信你!!”巴德也乐笑道:“惟哥,你拿去泡妞,我们也高兴,一定要是个辣妹喔!”、“哈哈是啊!”……

    “兄弟们,把账目做好做清楚,无关信不信任,这是专业的做法。”叶惟也在笑,却又很认真:“这不是开玩笑的,要知道我们现在的资金额已经达到37万多,这都可以买下一间大房子了。”

    众人对此没有异议,VIY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就这么多了,最后我要说,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你们这群酷小子!”

    叶惟突然的笑喊,又引爆了众人的激情,一张张灿烂笑脸,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叶惟看了看手表,笑道:“现在距离活动时间结束,还有宝贵的10分钟,就让我们欣赏一些好东西吧。”

    哒!他打了个响指,那边的列夫嘿嘿笑着走向电视机,熟手熟脚地换了张影碟,上面隐约有个兔头的标志。

    当电视荧幕一放出那美丽的影像,众人顿时欢呼雀跃……

    与此同时,外面也是一片热闹,走廊尽头杂物房的声势,早就引起了很大的注意,那些不知内情的学生,走过时无不是疑惑地望着这边,他们在搞什么?叶惟在搞什么?

    正往杂物房走去的格瑞丝-艾西老师也很疑惑,因为最近几天据各科老师的反响,叶惟上课更不专心了,家庭作业也连着几天没有完成,整天不知忙着什么,想来是受了他父亲投资失败的影响,所以她今天过来追梦联盟俱乐部,观察和辅导他。

    没想到竟然看到这么一个人山人海的光景,似乎他所有的伙计朋友都来了。

    “男孩们,这里发生着什么事?”艾西老师十分惊讶,学生们见到她,顿时慌张地大喊大叫“艾西女士”……

    当她让众人分开一条路,来到杂物房门口,更被里面的景象震惊,这是怎么了?他们聚集在这里,怎么了?!

    所有人都转头望着她,笑讪讪的,而沙发上的叶惟正拿着一个电视遥控器,笑容有着一丝神秘……

    那边的电视机,正播放着《加菲猫》:

    “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做了好事,这会影响我的形象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