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兵节过后,全美恢复平日的节奏,哈佛-西湖初中部也恢复了往常的热闹,那一股叶惟创造的暗流,也越发壮大了。

    “嘿,周,你知道BOSS在搞着什么吗?”

    “什么?”

    “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可我已经加入了,酷!”

    “什么啊?快告诉我,我也要加入,看在上帝的份上,李明,你是要急死我吗?”

    “我带你去追梦联盟俱乐部吧,也许能见到BOSS,简单来说,他要拍电影!这样……这样……”

    “神圣的耶稣!我的爷爷!噢我的天,这事太强了,天才!!我要加入!!!”

    周三这天早上的活动时间,列夫在瑜伽俱乐部、巴德在美食俱乐部、陈诺在动漫俱乐部、李明在数学俱乐部、巴布在即兴喜剧俱乐部……把消息传得越来越广……

    不断地有人奔向那个杂物房,今天那里九个学时一直都会有人在,利用一个X时间接力的方式。

    想要见到VIY,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新人一般只能看到“狮身人面像的鼻子”列夫,“哥斯拉”巴德,或者会是“孔夫子”陈诺,偶尔会是“特斯拉”科尔温,或者超新星爆炸般出世的“甘弟(Gumpbro)”巴布。

    是的,他们的威名已经一同流传开来了,就像耶稣的十二门徒,就像《花花公子》的十二个月度玩伴女郎!

    而每一个加入游戏的兄弟,都像加入了复仇者联盟,每个人都是超级英雄!

    虽然还没有外人知道,他们却自认是全校最酷的人们,他们骄傲地挺起胸膛,脸上满是荣耀!

    一笔又一笔的投资进行了登记,账簿上写满了热血、激情和希望,距离那个目标也越来越近……

    到了这天晚上,所有投资人都收到了叶惟发来的一条短信:“在明天的活动时间,追梦联盟俱乐部将会召开一场会议,商定一些关于大事的重要事宜,欢迎前来参加!而无法参加的,请务必在明天之内到杂物房一趟。——叶惟。”

    这条短信让众人都十分期待,当然要参加,这可是VIY的军令!

    周四,活动时间如期而至,很多人早就做好准备,尤其像李明、巴布等靠近核心团队的人,当下课铃一响,他们就百米冲刺一般,冲向他们的耶路撒冷:学术中心第一层的杂物房。

    快点,再快点,慢上几步,可能就挤不进去了!

    李明和巴布的运气都挺好,他们顺利地进了开始热闹起来的杂物房,而且占得了一个座位。这几天杂物房有了很大变化,更大的空间被清理出来了,沙发和电视机摆在正对着门口的里处位置。

    虽然如此,那些迟来一步的人们,只能站在几排座位后的外围,甚至排到了走廊外面,探头探脑地张望。

    五分钟的会前时间过去。

    “兄弟朋友们,有请我们的领袖——VIY!!”

    随着列夫那夸张而深情的大喊,人满为患的杂物房响彻着掌声和欢呼声,里外上百人都激动不已,浑身燃烧着一股从骨头涌出的热血,喊着:“VIY!VIY!VIY!”

    “谢谢,谢谢——”就在正前方的沙发,一道高大的黑发身影站了起身,微笑地挥着右手。

    他今天穿着特别帅气的红色夹克,犹如一团明亮的火焰;沙发旁的电视机屏幕,也正播着一团熊熊烈焰的影像,再旁边一些近角落,科尔温手持一部DV摄影机正在拍摄,要全程录下今天的盛况。

    杂物房静了下来,众人都满脸期待地看着叶惟,期待着他要说的话。

    “伙计们,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叶惟扫视着他们那一张张青春的脸孔,心头何尝不是充满了热血,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他继续说着酝酿好的话:“昨天,我们还是幼儿园里爱哭闹的小孩;今天,我们就被称为青少年;明天,我们便会是大学生、社会人……时间,就像闪电侠,我们还没有看清楚它长什么样子,它就过去了。”

    “看看你们。”他来回度了几步,很多感慨涌了出来,也偏离了讲稿:

    “在你们之中,有谁,曾经被人说过是怪胎、书呆子、傻瓜、失败者、白痴、同性恋、垃圾……有谁,曾经喜欢一个女孩,却不敢上去表白,只是在暗处看着她投入了别人的怀抱;有谁,鼓起勇气去表白,却被女孩回答一句‘你去死吧’……有谁,每一科都拿到A+,家长开心、老师赞美,每个人都说你是好孩子,你做到了所有人对你的期望,但除了你自己,你不开心!”

    杂物房里一片寂静,众人的神情都在变幻,有人挠头,有人脸红,局促不安,痛苦难过,弥漫着一股压抑和茫然……

    每个人。

    “如果谁被我刚才的话触动了,请回应我。”

    “我……”、“惟哥,我有。”先是一声两声,迅速地成片成片,众人都在出声回应,其中更有着哽咽。

    叶惟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我们迷茫着未来,迷茫着现在,我们想做点什么,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不能真像詹姆斯-迪恩那样去玩什么悬崖跳车,我们也不会像《美国派》里那样乱搞,更不可能像该死的《飞跃比佛利》里那样丰富多彩,我们的生活烂透了!我们困在现实和梦想之间,我们感到难受!”

    众人都不禁点头,巴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惟哥说得真好!

    他们的浑身热血就这样在压抑之中沸腾,是的,我们很难受、很迷茫,但VIY会给我们答案!

    叶惟沉默了一会,只是用锋锐的目光扫视着每个人,突然高声地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等着我给你们一个答案,‘BOSS,我该怎么做?’、‘惟哥,我怎么才能成为一个酷的好孩子?’、‘救救我,我不想我的青春留下遗憾!’……对不起!我不能给你们答案!因为,你们都是呆子。”

    什么……!?那些年轻脸庞顿时变色,为VIY最后的话而震惊,心脏像被刺了一刀,列夫、陈诺他们也都愣住……

    惟的意思是说?

    “你们都是呆子,是因为别人告诉你们‘你是呆子’,然后你们相信了自己是呆子,然后你们就真的成了呆子,最后你们迷失了真正的自我,永远是一群呆子!”叶惟快速说罢一番话,语气这才温和下来:“兄弟们,那个答案,只有你们自己可以给自己。”

    这样,原来是这样……众人的心情立时急转,那股热血彻底爆发,一双双眼睛发红!

    “我不能给你们答案,但我可以给你们机会,一个寻找答案的机会!”

    叶惟的声音又高了起来,让挤在外面走廊上的人们也听得清楚,他们透过门口,只见他举起了拳头,重重地道:

    “电影!我们他马的要拍电影!这就是机会,就看你们自己的了,你可以选择转身离开这个房间,继续你以前的生活,没关系,我会在账簿上撕掉你的名字,扔进垃圾桶;你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做点大事,做点正确的事。”

    他还没有说完,就有人激动得不能自控地大喊:“我要留下!!”

    “还有我!!”、“我不是呆子,我也要留下!!”、“让平淡的生活去死吧,我要拍电影!”、“我要再投一千块!”……

    上百人全部轰动了,坐着的人纷纷站起身,站着的人挥起拳头,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去,哪怕是以前被怎么欺负都闷在心里不吭声的书呆,此时都睁圆了双目!

    都见鬼去吧,现在只要VIY一句话,让他们集体裸奔,也不会犹豫!

    做自己真正想要成为的人,这就是答案!

    叶惟静静地看着他们好一会,让他们大喊大叫了一番,才脸露笑容地点头,好,好极了!有些事情开始改变了,不管是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这里的每个人,大家的人生轨迹必然不同于梦中那般。

    “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单是这一点,你们就比很多同龄人要厉害要酷!”

    他的话让众人又是一阵昂扬的狂呼,列夫喊得最响亮,连科尔温都对着DV说了句:“看到了吗?他是个英雄。”

    叶惟又抬了抬手,杂物房再一次安静下来,他拿起了沙发上的一份厚厚的文件,认真地道:“这是我昨天在一位电影娱乐业律师那里拿到的新公司注册文件,我将会在内达华州注册一间有限合伙公司,负责制片的事务。”

    “选择内达华州,是因为那里无州税,其它税费也很低,企业所有人不用居住在那里,实际办公地点也不用设在那里,组建的速度还很快很便捷……这家公司,凝聚着我们的青春、心血和梦想,这里每个人,都有权参与它的命名。”

    他顿了顿,双目的光芒就像银星,问道:“那么,我们公司的名字?”

    一个名字早已浮在水面之上,这个地方,这个俱乐部,毫无疑问……!

    “追梦联盟!!!”众人不约而同地大喊,不论列夫、巴德几个元老,还是李明、巴布等刚加入的新人,众人喊成了一片!

    “这也是我的意志,追梦联盟电影(Chase-Dream-League-Films)!”

    叶惟高高地举起了合同文件,也是激昂得快要爆炸,“我相信,我们的公司,它的光芒以后会闪耀全美、照亮全球!它会成为无数影迷心中的一座圣殿,它会成为一个传奇!!!”

    众人都陷入到狂热之中,热泪盈眶,欢呼挥拳,没有任何的言语和举动可以表达他们此时的心情,只有彼此心灵的燃烧!

    好一阵后,叶惟又拿起沙发上另一份文件,讲道:“这是一份投资人的样版合同,阐明了盈利、责任、投资回报、审计、红利等的协议。因为我出资最多和技术入股,我会占80%股份,普通合伙人;而你们20%,有限合伙人。

    除了投入的资金,你们都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和责任,而且有权利在未来低价获得更多股份,这取决于每人的表现。

    我一个人占80%很多,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我有钱赚,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记住,我会是最后一个盈利者,最先一个亏损者!如果有谁不相信我,现在还可以退出。”

    “惟哥,我有意见,我觉得你该拿90%!”列夫大吼,众人纷纷点头,没有人离开或质疑,如果不是VIY,根本就不会有追梦联盟电影,况且最重要的不是什么赚钱亏钱,是大家一起做件大事!

    “90%,90%,90%!”他们齐声地喊着。

    “谢谢你们的信任,就按80%和20%,我只能说,我叶惟拼了命,都不会辜负你们。”

    看着大家,叶惟满心感动,乃至有点害怕让他们失望的悸动,以及一点愧疚,相比他们百分百的感性,他有些很多的理性考虑,似乎玷污了这份纯真,但作为发起者、经营者、全局掌控者,他必须这么做。

    在众人的掌声中,他又高声地继续道:

    “你们在放学前,会各拿到一份投资合同的复印,带回去慢慢看,找专业人士问清楚,然后在合同上写好投资额、名字、日期等……而里面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那就是监护人作为责任人的联合签署,我们都需要,除非你们有谁18岁了。

    所以,大家要向自己的父母解释清楚,他们肯定会有很多的疑惑,不一定会理解,甚至会强烈反对,记住我说的,不要跟他们发脾气!我们要耐心地解释,为什么这笔投资这么重要,说服他们,沟通,而不是对抗。

    如果有谁无法搞定,可以打给我,让我跟他们说。一切顺利的话,下周周三之前完成过账,公司正式成立后,会开设一个受监管的第三方托管账户,你们就不用担心钱被我拿去泡妞了。”

    “哈哈!”众人哄然大笑,列夫嚷嚷道:“你非要我们说肉麻话吗?我们相信你!!”巴德也乐笑道:“惟哥,你拿去泡妞,我们也高兴,一定要是个辣妹喔!”、“哈哈是啊!”……

    “兄弟们,把账目做好做清楚,无关信不信任,这是专业的做法。”叶惟也在笑,却又很认真:“这不是开玩笑的,要知道我们现在的资金额已经达到37万多,这都可以买下一间大房子了。”

    众人对此没有异议,VIY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就这么多了,最后我要说,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你们这群酷小子!”

    叶惟突然的笑喊,又引爆了众人的激情,一张张灿烂笑脸,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叶惟看了看手表,笑道:“现在距离活动时间结束,还有宝贵的10分钟,就让我们欣赏一些好东西吧。”

    哒!他打了个响指,那边的列夫嘿嘿笑着走向电视机,熟手熟脚地换了张影碟,上面隐约有个兔头的标志。

    当电视荧幕一放出那美丽的影像,众人顿时欢呼雀跃……

    与此同时,外面也是一片热闹,走廊尽头杂物房的声势,早就引起了很大的注意,那些不知内情的学生,走过时无不是疑惑地望着这边,他们在搞什么?叶惟在搞什么?

    正往杂物房走去的格瑞丝-艾西老师也很疑惑,因为最近几天据各科老师的反响,叶惟上课更不专心了,家庭作业也连着几天没有完成,整天不知忙着什么,想来是受了他父亲投资失败的影响,所以她今天过来追梦联盟俱乐部,观察和辅导他。

    没想到竟然看到这么一个人山人海的光景,似乎他所有的伙计朋友都来了。

    “男孩们,这里发生着什么事?”艾西老师十分惊讶,学生们见到她,顿时慌张地大喊大叫“艾西女士”……

    当她让众人分开一条路,来到杂物房门口,更被里面的景象震惊,这是怎么了?他们聚集在这里,怎么了?!

    所有人都转头望着她,笑讪讪的,而沙发上的叶惟正拿着一个电视遥控器,笑容有着一丝神秘……

    那边的电视机,正播放着《加菲猫》:

    “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做了好事,这会影响我的形象的!”

第二十一章 男孩女孩    经过一个早上兼半个下午,过半百的学生在追梦联盟俱乐部登记了投资,都是1,000到3,000的金额范围,而巴布投了5,000,是除了五人里面最多的,所以他得到了一本典藏的1998年7月刊《花花公子》,有得忙了。

    虽然散尽了多年来千方百计收集到的成人杂志,叶惟却非常爽,兄弟们的热情和信任,让他满心感激。

    他也有了一个责任,让这次制片众筹以成功的典范载入史册,让大家都成为全世界瞩目的酷小孩!

    现在筹到总数22万多美金了,不过所有钱都还只是登记簿上的数字,要先成立一家新公司,再开一个公司的银行帐号,才可以进行签合同、过账等环节,投资合同也需要找专业娱乐律师拟定,事情太多了。

    但今天是老兵节,不用着急,到了下午差不多时间,叶惟就宣布解散,今天到此为止,大家都享受剩下的半天假期吧!

    布伦特伍德,日落大道东段,环境优美的居民房子边的一个公交站点。

    莉莉虚倚着银白的女式旅行自行车,又一次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微微皱着英眉,快16:15了,已经超出约定的时间快15分钟,她不满地嘟囔:“混蛋……”

    不管这是不是约会,迟到难道是绅士的所为吗?况且她从来没有被这么对待过,想都没想过……

    他忘记这回事了?等等……她突然想到一个更惊悚的可能,整件事就是叶惟在耍她?他正躲在哪里一边偷窥一边狂笑?

    不过没等她多想,只见大道对面的路口有一道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奔来,身着运动T恤和牛仔裤的叶惟,她顿时松了一口气,是自己想多了,只是无礼的迟到……

    咿嘎!带后座的红色山地自行车堪堪停在她前面,叶惟一脚撑地,呼气道:“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刚从学校那边赶回来。”

    “学校?”莉莉怔了怔,这种事找个烂籍口也比开玩笑要好,她当然不买账:“啊哈,很有趣。”

    “是真的,不是学习,但忙一些事情。”叶惟停好单车,走了下来,做好心理准备对方会发脾气,迟到确是他不对。

    “是吗……好吧。”莉莉姑且信着,主要是以VIY的为人,真想迟到就会理直气壮地迟到,用不着撒谎。

    “呃,谢谢。”叶惟有点难以置信,她不会被圣母玛利亚附身了吧?他不由上下打量起了她。

    白T恤、浅蓝薄外衣、亚麻色布质七分裤,都是些香奈儿等的名牌,她把衣袖微微卷起,棕黑秀发挽了个马尾,配着一个小蝴蝶结发夹,风格飒爽,又有着青春、可爱和清丽。

    两道粗长眉依然那么英气,澄澈的眸光里,似乎……流淌着一丝娇嗔。

    他哈的笑道:“你看上去很好。”

    “谢谢……”莉莉虽然翻了翻眼眸,心头却有着愉悦的甜味,不管他了,她往他的自行车后座望去……

    叶惟见状回过身去,从绑在后座的竹篮子里拿出一件东西,正是那个简-爱亚历山大娃娃,他沉着声音地哼起《帝国进行曲》!

    “闭嘴!”莉莉立时被逗笑了,这才不是维达,这是简-爱!自己找寻已久的简-爱!她又高兴又激动,伸手去就要接过,他却双手举了起来,故作严肃的说着“年轻小姐,你还得通过一个考核,才能得到它”,她嗔笑道:“什么!?”

    “今天是老兵节,所以简-爱想要知道你对待战争的态度,才能决定是否跟随你。它可不想某一天会变成军人,然后被教官和战友取一个叫‘聋子’的绰号……”

    还没听出是什么意思,莉莉的笑容已经更欢,“为什么是‘聋子’?”

    “因为它叫Jank-Ear(没用的耳朵),你知道这就是美国人的英语水平。”叶惟无奈的样子。

    “哈哈……我明白了……”莉莉不禁笑出了声,Jane-Eyre,Jank-Ear,她双肩都在笑颤,“你有那么讨厌简-爱吗?”

    叶惟瞪目笑道:“不是我,军队就是那样的!来吧,你的答案。”

    “OK,OK……”莉莉抑下了笑意,凝着双眉,也故作严肃的道:“战争烂透了,我希望世界和平。”这是真心话!

    “好,愿世界和平,愿原力与你我同在,‘聋子’是你的了。”叶惟郑重地双手把简-爱娃娃交递给她,“其实你是个战争狂人也没所谓,反正它是个聋子,听不到你说什么。”

    莉莉忍不住又笑了,接过这个古老的娃娃,心情难以形容,欣喜、感动、梦幻……她抱着娃娃,明眸柔和的看着他,笑道:“谢谢你,这份礼物对我来说很重,我很喜欢,谢谢。”

    “好好珍惜它吧。”叶惟耸肩地说,心里也是高兴,这是他以前花得最正确的一百块。

    交接仪式就此完成,两人相视了几眼,悄然生起一股不知为何的气氛,都有什么想说,又不知该怎么说,只是各笑了几声。

    还是叶惟主动地道:“那就这样了?或者,我们闲逛一会,时间还很早……”

    “唔,嗯……好。”莉莉的答应声很轻,心跳有点加快,心中响着自己的解释:“不是跟他约会,毕竟刚刚收了他一份礼物,拒绝的话太粗鲁了,不是约会,只是闲逛!”

    “那我们去哪?”她问道。

    “巴林顿狗狗公园怎么样?那里挺有趣的。”

    “是的,就那里好了。”

    当下,两人推着各自的自行车往东边走去,骑车15分钟就能到达目的地,不过他们想先走走,多点时间消化现在的情况。

    大道来往的车辆不多,两人靠着路边,一边前进一边闲聊,经过一户户人家的花园,草坪里处总有孩子在玩耍追逐,花草树木依然茂盛,让人感觉不到有初冬的寒冷。

    “可以问问你吗,你今天在学校忙什么?墨鱼行动?”莉莉着实有点好奇,放假都回校,她自问做不到。

    “一件大事。”叶惟转头看了看她,告诉她没关系,道:“我在为自己的一个电影制片项目筹着钱,初步目标是50万美金。”

    “啊?你是说真的?”莉莉不可能不疑怔,他的神情语气都很认真,说的话却让人觉得荒诞,电影制片?九年级生?50万?

    “真的,学校里很多人都加入了,他们相信我,都是些好人。”叶惟笑了笑,看着她,“我理解,你现在很难相信,但以后哪一天,你就会被现实所震撼,到时候想想我这句话‘早告诉你了。’”

    莉莉没有听明白状况,只以为他在说笑,或者是指学校电影节的事,夸大了金额,就微笑地点头:“那我等着那天。”

    谈起电影,她又想起了什么,正经的道:“对于《婚期将至》,还有学校里对你的流言,我想再说一次,我很抱歉。”

    “不用,《婚期将至》没能击倒我家,我已经很庆幸和骄傲了。”

    叶惟呼了一口气,变故发生之后,还是第一次跟别人倾诉这些,没想到对象竟然是她,“我不想让它成为一次伤害,而是一次警醒、一次启发,让我做出好的改变。以前的我就是在父母的羽翼庇护下活着,只懂得索求;但现在,我不同了,我懂得了责任,懂得离开父母的羽翼,长大,然后庇护爱你的、你爱的家人。”

    莉莉听着,心头不由地起着涟漪,没想到他可以这么认真、成熟,似乎并不只是个玩世不恭的混蛋……

    “我要制作电影,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也许你会觉得‘什么电影,一个不到16岁的小孩,又能做出什么呢?’”

    他说着顿了顿,坚定的道:“可我不这么看,这全视乎我们有没有去努力、去追求。有时候,你要让自己变得狂热和偏执,别想那么多,别理其他人说什么,坚定自己的目标,坚信自己会成功,一直走下去,不管怎么样,一直走下去。”

    “对……”莉莉点着头,看看那张仿佛散发着光芒的年轻脸庞,如果说之前是成熟,现在越发有点高深……

    她见识过很多优秀的同龄人,他们经常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幼稚,他现在就给她那种感觉,而又有些不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榜样或者对手,却是一个可以带领你一起前进的伙伴……

    “叶,刚才我是有那么觉得。”她也不知自己想说什么,试图解释着:“但……像我们的校训说的‘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我认为你无论有什么打算,绝对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就算没人看好你。”

    “谢谢,我会的。”叶惟感受到了她的鼓励,心头为之灼热,“叫我惟吧,惟格也行,但在中文里,它念起来就是惟哥,所以。”

    莉莉闻言一笑:“惟就好了,惟!”

    “莉莉。”叶惟也是一笑,问道:“那你呢?有什么目标吗?”

    “我还不知道……”莉莉想了起来,不确定地摇头:“也许成为一个节目主持人……像脱口秀?嗯,对于成为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我很有冲劲……”

    不过还只是个想法,她真的没想那么多,但她觉得自己在14-16岁的这些同龄人之中,算想得多的了。至少她对那些姐妹帮、那些该涂什么颜色指甲油的话题没有兴趣。

    “脱口秀?那你真得多练练你的口才了,如果你不想被人叫林斯(Limbs)-柯林斯的话。”

    叶惟说罢哈哈大笑,按了一下自行车的响铃,它顿时叮叮地发响,好像也在笑。

    “混蛋。”莉莉笑瞪了他一眼,同时起脚踢了他的自行车一下。Limbs俗语是双腿的意思,特别指美女的双腿,他的笑话是说,如果口才不够,就只能让人留意她的双腿了……

    “我承认,目前你的口才比我好,但我也不差的,Viper!”她反击道。

    “噢!这已经伤害到我了。”叶惟惊讶的样子,Viper意指毒蛇、毒瘾者、毒贩、阴险恶毒的人……没一样好的!他气急似的道:“我的玩笑可也是一种赞美,你的玩笑却只会得罪嘉宾!”

    “这是对你的特别待遇,别的嘉宾可没有。”莉莉也笑按她的自行车的车铃,叮叮叮。

    “你还真刻薄。”叶惟笑说,又生起一个很自然的想法:“没有想唱歌吗?最年轻的格莱美获奖者?”她爸爸可是摇滚巨星。

    “没天赋,没兴趣……”莉莉的笑容稍为退去,似乎想说什么,还是没说,看上去心事重重,半晌才道:“我不太喜欢别人用‘菲尔-柯林斯的女儿’这个身份看待我,我就是我,不是别的,你明白吗?”

    一个要独立地证明自己的家伙?还是一个始终有点怨恨父亲的女孩?叶惟点了点头,“好的,但你知道,那永远都是一个事实。”

    莉莉微微嗯了声:“是的,我只是想……我不知道……”

    “嘿,别说这些了,我们玩点有趣的吧!”叶惟突然打断了她的迷茫,兴致勃勃地提议。他们才刚刚像是朋友,说那么多正经严肃的做什么,闲逛也好,约会也好,不都是为了开心嘛!

    “什么?”莉莉也不想了,双眸一亮,来了兴趣。

    “唔,一个自行车比赛,谁先到公园,谁赢!输的人要接受惩罚,向那些狗狗吠几声,开始——”

    叶惟还没有完全说罢,就奔走着推动自行车,一下跃上座垫,双脚狂踩了起来,风一般往公园方向飞驰而去。

    “喂等等!重新开始,我还没准备好!”莉莉连忙也翻身上车,踩动地追上去,“我的还不是山地车,这不公平!!”

    “女孩,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这回事,只有胜负,哈哈哈哈——”

    “这不公平,但你还是会输的……!等等!”

    宁静的大道边的树木上,几只松鼠正在找着食粮,两道欢笑着的自行车身影一前一后地掠过,让它们的目光跟随着望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