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Little-Miss-Sunshine!

    叶惟看着杂志上的这个电影项目名字,目光越发明亮,心里有一种感觉,《阳光小美女》、《阳光小美女》……他对这个名字有一种未来触摸感!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在那个梦中!

    这意味着,《阳光小美女》在未来会很有名气。

    不管是好,还是烂,它都会很有名气。

    这无疑是一个点球机会,无论踢进还是踢飞,这是一个点球。

    不过它为什么会被考虑放弃制作?它的制片商焦点电影在想着什么?

    叶惟读着杂志上仅有的一些信息,上面说焦点对这个项目的可行性还存在着疑虑,认为剧本还不够好,有可能放弃制作。

    他仔细地想了一番,实在想不起它的什么信息,无法判定好坏,只有亲自读上一遍《阳光小美女》的剧本,才会有答案。

    “焦点电影公司……”叶惟喃喃了几声,“你们一直都挺聪明的,难道要当一回傻瓜吗?”

    这是一家很成功的公司,杂志上就有关于它的介绍。

    2002年,美国电影、环球焦点、好机器、格拉梅西影像和十月电影这五家制片公司合并为一,即现在的焦点电影(Focus-Features)。

    它是环球影业的子公司,负责文艺电影部分的制片,以及作为自家影片和进口影片的发行商,跟它有关的影片全是小众文艺片,目前出名的有《远离天堂》、《迷失东京》,去年还发行了推动婚礼电影潮流的印度片《季风婚宴》,明年则会发行《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等阵容强大的影片……

    成立短短两年不到,它创造了了不起的成绩,像《迷失东京》已是今年颁奖季的宠儿,金球奖、奥斯卡的呼声都很高。

    这都得益于它强大的制片能力、发行能力和运作能力,有媒体把它称为“新的米拉麦克斯”,焦点确有这个潜质。

    它的经营策略真的很聪明,制片上讲究一击即中,发行上则视乎市场潮流,输入一些外国的好电影,这样很容易赚到票房,而且在影碟市场肯定会有收获。

    看得出来,过去两年焦点赚了些钱的,它现在参与着的项目可不少,有些是主创、有些是投资,好几个连成本预算都出来了,有上千万预算的《绝命圣诞夜》、《破碎之花》、《不朽的园丁》,上二千万的《血溅13号警署》,其中还有《断背山》,也让他有未来触摸感的名字,据说焦点有意邀请李安执导……

    这么多制片项目,都是预计在2005年上映的,成本加起来过半亿,《阳光小美女》是怎么了,让焦点这么没有信心?

    “嗯……看来不是常规的剧本,这很好,这很好……”

    叶惟思索着嘀咕,独立文艺片就是要非常规才好,如果想要一个好莱坞式商业剧本、好莱坞式文艺剧本,他自己写都可以,他上的编剧课可不少,但他要的是一个具备叱咤颁奖季潜力的好剧本!

    至于焦点搞什么鬼?搞电影就是这样的,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每次都对,《星球大战》、《泰坦尼克号》都曾经不被厂商看好。

    叶惟想着拿出了手机,打给了杂志上写的焦点的联系电话,“你好,是焦点电影吗?”

    那边传来了接线员小姐甜美的声音:“是的,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我叫叶惟,是一家小制片公司的制片人,想询问一下关于贵公司的《阳光小美女》。”

    叶惟翻看了杂志底面一下,虽然这是最新版,但是出版日期距离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什么变化都有可能,像项目已经转手了、或者焦点决心制作了……他有些紧张地屏住呼吸,问道:“这个项目现在怎么样了?”

    “《阳光小美女》是吗,我看看……”接线员小姐的话声停顿了一小会,就回复道:“叶先生,它现在被我们公司搁置了。”

    那就是还在!叶惟大松一口气,靠向椅背,问道:“那贵公司有打算出售这个项目吗?”

    “是有这个意向,因为我们考虑到《阳光小美女》不太适合焦点的风格,正在为它积极地寻找着买家,先生你有意思?”

    “是的,是的,我有兴趣!”叶惟顿时大笑道,我他马的太有兴趣了!“我先看看它的剧本,什么时候可以?今天下午行吗?”

    “可以的,18:00前都可以,我们很欢迎你的到来。”

    叶惟应了声好,又问道:“我想知道现在这个项目竞争得怎么样了?有多少个潜在买家?”

    “关于这点……”接线员小姐没办法的笑了一声,“我不清楚,只有制片部那边才知道。但是,先生,据我所知,我们对《阳光小美女》还有着制作的考虑,所以也许会有买家出价,但我们最后不卖的情况,希望你能明白。”

    “嗯,我明白。”叶惟点点头,这种商业机密的确在她这里问不出来的,想了想再问道:“那么,贵公司决定可以出售这个项目有多久了?”

    “大概半个月左右。”

    叶惟再松了一口气,OK,“新米拉麦克斯”的弃置项目,半个月都找不到下家,这就说明竞争对手不多。

    “好的,谢谢,那下午见。”挂断通话,他抛了抛手机稳稳接住,如果真是个好剧本,一切都适合的话,一定要全力买下来!

    尽管有了这个突出目标,他还是继续翻看杂志,寻找更多的机会。

    过不了一阵,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叶惟拿过一看,竟然是莉莉-柯林斯的来电,他心头顿时一跳,见鬼!怎么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因为她很漂亮?他抓了抓头,接通,“嗨,简。”

    “……你怎么知道的?”那边的莉莉-柯林斯很惊讶的语气。

    “你指什么?”

    “我的中间名!”

    “IMDb上不是写得很清楚吗?莉莉-简-柯林斯。”叶惟笑了笑,“我还刚刚知道原来你两岁的时候客串过《成长的烦恼》,我怎么就没认出来呢?”

    莉莉有点沉默,半晌才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惟转念一想她两岁的时候她父母还没离婚,其实就没有成长的烦恼,后来才有。他揭过不说了,问道:“有什么事?告诉我你没跟我在约会?真的?那天不算吗?”

    “你可以别这么混蛋吗?”莉莉哭笑不得的,“我想说,对于你家里那部电影,我感到很难过……还有我不是故意在这个关头澄清我们的绯闻的,如果我知道你的情况,我会用一种更好的方法去处理。”

    “OK。”叶惟想起了列夫他们的话,除了科尔温,他们似乎都错了。

    世上又少了一个贱女孩?他看着周围多起来的学生们,炫耀般故意大声地笑道:“没事,莉莉,我不在乎,‘首席伴娘’这个绰号挺酷的,不是吗?”

    不知莉莉有没有留意到他直呼她的第一名字,她也是笑了:“我都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这么不喜欢足球……”

    “你是说Soccer吧?”叶惟有点意外,讶道:“或者没有啦啦队理会的Suck?”

    “哈哈!你真的是个混蛋。”莉莉轻笑了起来,Soccer和Suck的读音相似,而意思……学校的啦啦队只为橄榄球队和篮球队加油的,足球队什么都没有,真的很Suck。

    所以她才考虑着到了高中时要不要加入啦啦队,她想有啦啦队的经历,却没有为橄榄球和篮球加油的热情,真是矛盾。

    “每个人都知道我很混蛋。”叶惟耸肩,“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那我挂了,还有事情要忙。”

    又让他意外的是,莉莉竟然叫住:“等等!”

    “怎么?”他疑惑道,就听到她迟迟疑疑的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适合的时间,而且这是个自私的想法……首先,我一直收集着亚历山大娃娃,然后,你有一个我找了很久找不到的简-爱娃娃,我想你不是很在乎它的对吧?能不能卖给我?”

    “噢,这样啊……”叶惟完全意想不到,这样么,人类啊,一生都在追逐着自己的需求和喜好。

    “行吗?那个简-爱娃娃是1930年代版的,市值在500美元左右,我出1000美元买,好不?”莉莉这回的语气非常诚恳。

    “我送给你吧。”叶惟突然说道,在这事上很容易就有了决定,“不要钱。”

    “什么……!?”

    “一份礼物,把简送给简,不是很适合么?”

    叶惟笑道,反正自己计划要制作的不是超级8电影,也不是DV,甚至不是16mm,成本肯定将是一个很高的数字,筹钱不是在这里筹的,而且那个娃娃当初只花了一百块而已,最重要的是,他就是想送给她,哄女孩开心。

    “谢谢……我,哈哈,我还准备你会狮子开大口,谢谢你……”震惊过后的莉莉,语气第一次像巴布形容的“说话温和”。

    “我本来有打算那样做的,但害怕泰山会突然从哪里窜出来,喊着‘简,再见,简!’那会让我抓狂的。”

    “哈哈!”

    听着手机传出的话,莉莉再一次忍俊不禁,笑声几乎响彻了这段林荫路,让跟在旁边不远的翠丝特满脸费解,她笑着歪了歪头,真想马上分享这个笑话,“Jane-Buy-Jane”和“Jane,Bye,Jane!”那混蛋还真是挺幽默的……

    她笑道:“那我真得感谢泰山了。”

    “随你喜欢。就这么定吧,但是今天不行,我放学之后有其它事情要忙,明天是老兵节不用上学,后天我也不想带着它来学校,否则被别人看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不能害了我的朋友们。”

    “是的,别那么做。”想着那个滑稽的画面,莉莉又是轻笑,他带一个娃娃来上学,可就不只是“首席伴娘”了,她笑道:“明天你没空吗?”

    最后两人确定了一个时间,明天下午4点,在布伦特伍德的日落大道一处站点见,其实他们家的距离不是很远,步行的话半个小时左右,开车的话十分钟都搞定了,约定的地点处于中间。

    挂了电话,叶惟的心情很靓,继续研读杂志,只是最终找来找去,都找不到第二个如《阳光小美女》那样特别的项目了。

    当下午放学铃一响,叶惟就匆匆收拾一番,赶时间地走人。本来放学后足球队有训练,他给推掉了,这让教练们很不满,上周他已经缺席了很多训练和一场比赛,他身为队长,这对球队的影响很大。

    但真的暂时顾不上,他离开学校后,立即乘上出租车,前往焦点公司的总部,环球影城。

第十六章 权力的游戏    《婚期将至》是一部烂片,烂到了极致,全世界都那么认为。

    事实上不是全世界,是2003年11月7号-9号这个周末在比弗利中心看过这部电影的182位买票观众,“SUCK(烂透了)”是他们对片子最真挚的评价,如果要多说几个单词,“无聊”、“劣质”、“白痴”也不错。

    仅仅收到1,092美元的首映周末票房,毫无疑问的惨败!

    根据权威的票房统计网站BOM的数据,在这个周末共有10部新片上映,票房冠军是科幻大作《黑客帝国3》,它共收下$48,475,154票房,而票房倒数第一的正是《婚期将至》,两者的差距是44,391多倍。

    天才和愚蠢,赞誉和嘘声,爆满和冷场,天堂和地狱。

    但惨败的不只是《婚期将至》,10部新片里大规模上映的只有3部,其它的开幕影院数量分别是一部27、两部3、四部1。

    这四部电影,它们都处身于电影放映业最黑暗的角落,很难说得清楚谁比谁凄惨。

    《马丁与奥洛夫医生》$6,988票房,过关了,有第二周上映没问题;《禁忌之爱》$4,075票房,勉强可以尝试第二周;《美国人爱读故事》$2,974票房,因为它是部纪录片,是在纪录片院线放映的,再撑几周没问题。

    似乎最惨的还是《婚期将至》,一部喜剧片,在租金昂贵的比弗利中心周末三天收一千票房,不可能有第二周,除非继续亏本。

    没有人留意,也没有人在乎,这只是电影业其中一个长盛不衰的悲剧故事:一帮门外汉合资捣弄了一部烂片,亏了一大笔钱,然后老实地滚蛋了。

    这才是这件事里最可悲的地方,《婚期将至》质量很烂,票房也很烂,却不能烂成一个传奇,不过是一颗随风而去的尘沙。

    什么才是烂的传奇?看看保持着12年之久的“最差首映周末票房(开幕600+影院以上)”纪录的《富家女之恋》吧。

    1991年,这部总成本数以百万计的爱情片,在1058家影院开幕,结果创下了保持至今的最糟糕首映周末票房纪录,平均每家影院$347票房,以1991年的平均票价$4。21来算,在那个周末,它平均每家影院卖不了一百张门票,一百个观众都没有!

    一周后,《富家女之恋》以$541,893票房全线下画,就这样结束了自己雄心壮志的放映,没有下一周。

    制片商“遥远的西部”和发行商“第三工作室”也随之破产倒闭了,从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这就是传奇。

    另一个电影业长盛不衰的悲剧故事:一家制片公司成功了一两部影片,野心勃勃了起来,搞大制作、大发行,结果……成为又一个好莱坞从来不缺乏的失败者。

    所以《婚期将至》的耻辱失败,除了它的投资人们,外界是没有人多看一眼的,在报纸杂志上断然找不到关于它的新闻。

    不过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它在IMDb上也有自己的页面,它刚刚被7个观众评了分,平均2。1\/10分,有三条简短的影评:

    奥德丽:“一堆臭屎,海报让我以为会很有趣,结果只有失望!”朱尼尔:“很奇怪这样的烂片怎么能上映?都是些什么人在拍电影?我几乎是吐着离开!”哈莫:“真的,从来没有一部电影让我这么郁闷,我现在懂得‘Bad-Movie’的意思了,谢谢。”

    烂透了,一切都烂透了。

    但叶惟的心情并没有糟透,对他来说,实在有一个无比重要的好消息:爸爸没事。

    跟那个恶梦的发展不同,虽然经历了这个惨败,父亲却保持着开朗,还开玩笑的说:“这样也好,越少人看到这部电影,我们就越多地拥有它,哈哈!”

    因此,叶惟安心了很多,自己已经成功挽救了最大的悲剧,还会怕未来的艰辛吗?

    但是他也有新愁,父亲开始了拼命赚钱的计划,破天荒的在周末也上班了,然而爸爸的健康状况他最清楚,一个可以脑溢血的人,又怎么能疯狂工作、过度劳累呢?

    而且另一边,不管他怎么劝说,妈妈还是开始忙着找工作,以及给朵朵找托儿所了,这几天她翻着各种的招聘信息,打了很多咨询电话,下周还有一个翻译公司的面试……

    为了爸爸妈妈,为了朵朵,为了全家,叶惟知道自己得赶紧做点什么了,时间不等人。

    虽然现实和恶梦有了很大不同,但叶惟的世界,还是发生了巨大变化,像一辆脱轨的火车,驶向未知的未来。

    上周六他还是请了假,陪伴着家人,周日过后,到了新的周一,他就继续上学去。

    但叶惟坐在校车上、走在路上、出席初中部周一集会……仅仅过了个周末,似乎有什么不同了,前几天见到他就满脸笑容、热情似火的那些人,现在当他透明一般,好像看他一眼就会染上眼疾。

    他的伙计朋友们,则是欲言又止的,最后就是打个招呼,走远了就摇头叹息。

    他马的怎么了?叶惟有些疑惑,只是因为想着心事,也没有多理会。

    到了中午的X时间,在食堂进餐,他才向列夫、巴德他们询问了起来:“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所有人都古古怪怪的,你们也是。”

    “惟哥……气人啊!”列夫还没说就已经气呼呼的,扫视着周围桌子的学生们,那些人时不时投来一两记怪异的目光,仿佛他们都是弗兰肯斯坦制造的怪物。

    列夫怒道:“约翰-威廉姆斯那个贱蛋使了阴招,这两天,他在学校的圈子里到处发短信,关于《婚期将至》的……”

    “我也收到了一条……”陈诺脸色无奈的拿着手机展示,叶惟拿过一看,果然见屏幕中有这么一条短信:“叶惟家的电影《婚期将至》在比弗利中心上映了,如果你想安静地睡一个觉,到它的放映厅去就对了。P。s。:惟的胆量真的很大,他爸爸也是,要知道不是谁都敢制作这样一部烂片出来丢人的,LOL。”

    “哈。”叶惟顿时冷笑了声,以前的他为了出风头,早就把电影的事宣扬开去了,一副“霍华德-休斯的儿子”的派头。

    所以威廉姆斯知道这事,大家也是,他看看周围,笑道:“难怪我成了个瘟神,兄弟们,瞧瞧,这就是人生!”

    “哎惟哥……”列夫满脸苦恼,“我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有钱的时候你就要花,不然等钱成了废纸,你什么都没有。”

    经过周末两天的传播,全校都已经知道了,整个世界完全颠倒,惟一下子成了笑柄、可怜虫、“嗜烂牙医”的儿子……

    惟自然也不再是酷小孩了,更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比怪胎还要惨。之前他那些不酷的地方,比如足球队长的身份,也成了笑料,现在他有个新绰号,叫“首席伴娘”……

    之前那些想跟VIY约会的女生都不见了,周六之前,列夫还能靠着“我是VIY的死党”成为众人焦点,现在一说同样的话,就马上鸡飞狗跳的。

    “还有一件事……”列夫越发地气愤,把手中的华夫饼狠狠地咬了一口。

    “说啊。”叶惟没所谓地耸耸肩。

    “莉莉-柯林斯,她放出了消息,说她没有跟你在约会,你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列夫说着忽然快哭的样子,抓狂般的道:“她怎么能这样呢,这么现实,惟哥你只是遇上个小麻烦,她就抛弃你了。”

    “是啊,气死我了!”那边巴德更是暴怒,“她前几天还说她的心在惟哥那里。”

    “我早就跟你们说了,我说了多少遍,我跟柯林斯就是蝙蝠侠和小丑,待在一起时的状态只有战斗。”

    叶惟翻白眼地说道,但心头却泛起了一些景象,那个拥抱,那个吻……

    “她绝对是小丑!太阴险、恶毒了,就算你们没在约会,明知道惟哥你现在需要支持,她却忙着跟你划清界线,真刻薄!”

    列夫还是满肚子气,巴德也咬牙切齿,陈诺推了推眼镜,也叹道:“出卖队友是不可原谅的。”

    之前沉默着的科尔温忽然说:“我想需要弄清楚她放消息,和约翰-威廉姆斯放消息的时间先后。”

    “就算她放消息在先,现在总该知道惟哥的麻烦了吧?怎么不见她发个短信来安慰一下?她有惟哥的号码的!”列夫不认同,已经认定莉莉-柯林斯是邪恶的大反派。

    “你们都别烦着自己了,说实话,我一点儿都不在乎。”叶惟一边说着,一边扒了几口饭,看上去很平静。

    饭桌上有些沉默,五人吃了会东西,列夫才又问道:“老兄,你家里还好吧?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巴德几人闻言都停住,都关心着这两个问题。

    “还行,谢谢你们。我有一个计划,我想做点大事。”叶惟的神情变得认真,看看他们,“到时候或者需要你们帮忙。”

    “当然!你有什么主意,尽管叫上我。”列夫拍打着胸口,郑重的道:“惟哥,我们都会撑你的,而那个贱女孩一定会后悔。”

    巴德、陈诺、科尔温纷纷都点头,他们都属于同一个阵营,追梦联盟!

    午餐过后,叶惟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也要继续翻查《好莱坞创意产业指南》等杂志,就独自提着一袋读物来到图书馆。

    中午的图书馆人不多,到了阅读区域,他就往最近的一张长木桌走去,木桌另一边正有三个女生坐着看书,她们一见到他走来,顿时惊慌地交谈,“是VIY!”、“天啊,要是被别人看到我们和他坐一桌,我们的高中生活就完了。”、“我不想被说是失败者……”

    她们急忙地站起身,抱着书就往里处快步走去了,麻风传染者都不能让她们如此恐惧。

    “嘿!”叶惟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好吧,连老师的宠儿们都不想跟他处于同一个维度中了!

    他突然大声地笑喊:“好的,女孩们!这个周末我有空,我带你们一起去看《婚期将至》,看完后我们再安排节目,没问题!”

    那三个女生立即回头望来,无不是满脸惊急,他想、想做什么!只见VIY继续喊着:“我也很期待跟你们的四人约会。我的签名?可以啊,这就给你们,不过我的字有点丑……”

    “你这个混蛋!!”、“你……该死的!”她们都气得快哭了,“我们不认识你!”

    她们一边骂着,一边加速逃离,但周围远处一些零星的目光已经望过来了。

    叶惟做了个鬼脸,权当做个实验吧,他拿出手机,拨给了之前那个带有唇印的号码,“嘿,美女,我是叶惟。”

    “你打错了。”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挂断,只剩下嘟嘟声。

    “婊子。”他咕哝了声,当即把这个号码删掉,开始往木桌边坐好,专心看起了《好莱坞创意产业指南》,过去几天忙着电影上映和看好爸爸的事,都没怎么看。

    有句话是不是这样说的“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他翻看了一会,快到书底了,却突然间双眼一亮,看着书页上一个正处于开始筹备制作或者被放弃的电影项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