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时间到了20:45,新一场《婚期将至》的放映正式开始,影厅里的一百几十个观众,都精神一振。

    随着轻快的音乐,大银幕上放起了开场动画,郁葱的草地上,一个黑发小男孩和一个黑发小女孩嬉闹地奔跑而过,一只小狗从银幕右侧闯进画面,嗅了嗅路边的花草,猛地追了上去,银幕中央也显示出公司名字“VIDO”。

    这是叶浩根设计的,观众们都感觉不错,有这么清新的开场动画,让人对影片的兴趣都高了些。

    《婚期将至》是个典型的三幕结构式好莱坞喜剧,故事是这样的: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卡娜和伯恩的婚期了,可是很多原本筹备好的环节都出了差错,但最大的问题是卡娜生了取消婚礼的念头,因为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婚姻生活,是不是真的想和伯恩携手一生。这是第一幕。

    第二幕是卡娜在家人们的鼓励和帮助下、在伯恩真挚的示爱下,她明白了自己是真心爱着伯恩,想和他白头偕老的。但问题是在这个时候,距离预定的婚期只剩下不到24小时了,却还有一大堆差错和问题没有解决,婚礼要如期举行根本不可能。

    第三幕是众人齐心合力,奇迹地让婚礼继续举行,一个不算怎么成功的婚礼后,卡娜和唐恩前往佛罗里达度蜜月,剧终。

    这是个简单的故事,但剧本写得很好,编剧卡斯滕-麦肯用丰富的笑料灵感,和对婚礼的独到见解,构建了很多有趣的情境、值得回味的细节,像婚礼时的新人切结婚蛋糕却把蛋糕打翻,绝对能有爆笑的效果,所以才打动了叶浩根等投资人的心。

    然而,制片人兼导演的凯文-托马斯把它拍烂了。电视电影的水平都达不到……

    “我叫卡娜,半个月后,就是我的婚礼了,我和我的未婚夫伯恩是在一次慈善晚宴上认识的……”

    随着一段女主角的画外音,一段回忆和介绍的蒙太奇,影片开始了。

    观众们静静的,挂着饶有兴趣的微笑,然而渐渐地,他们的笑容不见了,变得面无表情、精神分散、发怔、看手机、打哈欠……

    当十几分钟过去,只有一两处稀疏的笑声响起,而且笑得很勉强。

    “哈哈哈哈!”其中一处是列夫四人那里,列夫正卖力地狂笑,但事实上他满肚子嘀咕,这是喜剧吧?他应该笑吧?

    “哈哈哈!”巴德也在笑,一边笑一边往嘴巴塞着爆米花,笑得面红耳赤。他是那种笑点极低的观众,再烂都会笑得抽筋,是现在全场屈指可数的几个真心乐笑的人。

    陈诺和科尔温则真的笑不出来,又竭力想笑,结果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前排的其他嘉宾好不了哪去,亲朋戚友们都要为叶浩根感到尴尬,花了二百万,怎么就做出这样的片子……既没有正剧的感觉,也没有喜剧的乐趣,如果非要说真话,那就是好无聊……

    叶惟皱着眉头,双目一动不动地盯着大银幕,越发的气促。

    这是他做了那个恶梦后,第一次真正观看这部电影,烂透了!场面调度烂透,摄制技术烂透,节奏烂透……

    开头30分钟的第一幕快完了,构建人物完全失败!卡娜这个女主角被塑造得是那么无聊、烦人、像个婊子,没有一点点的可爱,就连最简单的性吸引都没有,这让观众怎么认同她?期待她顺利完成婚礼?

    而男主角伯恩等其他角色也全部塑造失败,一点真实的情感都没有拍出来,却做作、幼稚、乏味……

    同样的故事,同样的台词,不同的讲述和演绎,会造成完全不同的结果。

    一个好剧本就这样被毁了,彻彻底底,看了这崩溃的第一幕,故事接下去会怎么样,观众们根本不会在乎。

    凯文-托马斯这个狗屁导演,拍出了一堆臭狗屁!

    “嘘!真烂!”、“什么垃圾玩意,浪费我6元。”……

    第一幕的标准时长为30分钟的原因在于,观众通常只有半小时的耐心,如果半小时内无法把故事建置好,他们往往不会再浪费一小时,这是个临界点,这是条生死线。

    嘘声、抱怨声已经在中间位置那些买票观众里陆续响起,那么的刺耳!

    很快,就有观众起身提前离场,不再忍受眼前那堆烂屎。那一家三口也离场了,很后悔,早知道就看《真情假爱》了,去它的放映厅看看还有没有空位吧?

    影厅里的观众数量不断地减少,渐渐,似乎只剩前排这边有人……

    “这些混蛋,就不能宽容点吗,这才刚刚开场!”注意到观众退场的情况,列夫气急败坏地骂着。

    巴德回头望了望,也是怒气冲起:“回来,回来啊!这么搞笑,为什么不继续看下去?看看,哈哈哈!”他又被银幕的影像惹得一阵爆笑,却带动不了沉默的陈诺等人。

    气氛越来越沉闷,嘉宾们的神情变得复杂,现在谁都知道这是一部大烂片了,虽然独立电影经常都会这样,但花了200多万、期待了这么久,就得到这么个破烂,叫人怎么接受?

    “浩根这次有可能被人骗了。”

    “我就知道,哪会随便有这种好事呢,我都劝浩根不要投资那么大了……”

    “哎,电影真不是谁都能玩的……”

    嘉宾中有人忍不住轻声地交谈,能坐在这里的都是些多年好朋友,所以他们对叶浩根大都是同情、惋惜、担心;而其他几伙投资人们愤怒、郁闷、后悔;还有可以预料到的那些外人和敌人的幸灾乐祸、笑谈、嘲讽……

    千人千面,《婚期将至》烂透,对每个人的意义都不同。

    叶惟敛凝着发红的双眼,听着这些,看着这些,握着发颤的拳头,心情翻腾如巨浪,没有一丝的怨恨,只有汹涌的决志!

    看着吧,所有人都看着吧,爱我们的,恨我们的,你们将会有一天,同样在这里,就在比弗利中心13影城这一个放映厅,为叶浩根的儿子叶惟的电影而沉醉,为我而疯狂!

    那时候,掌声会是这里唯一的声音,笑容会是这里唯一的表情,然后,你们会呼喊着一个名字,那就是……VIY!

    旁边的叶浩根正微笑地望着银幕,仿佛入定了一般,整个世界就是银幕里的世界,那笑容就像一个婴儿来到世上第一次笑那么灿烂,当踏上梦想的彩虹桥,他获得了新生,更看到了新希望:一轮朝阳正在升起。

第十四章 婚期将至    用不着列夫他们大嘴巴,有了一校车学生的见证,第二天,一条新鲜的绯闻在学校迅速地流传开去:

    “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和VIY好上了!”

    犹如一枚深水炸弹爆炸,少男少女们谈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男生们不是羡慕就是妒忌,莉莉可是公认的下任高中校花,叶惟是走什么见鬼运了!而女生们更复杂,有人嘲笑莉莉饥渴,半怪半酷的叶惟可不是抢手货;也有人怒骂她,见惟出了名,就立即贴上去,还不是靠着自己的身份!婊子!

    当然,也有着表示祝福的人,尤其是叶惟的朋友们,都倍感开心。

    绯闻传播之快之广,就连老师们也知道了,但哈佛-西湖并不会管理学生的约会和恋爱,所以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他们很不看好,这不过是青少年过多的荷尔蒙作怪,一个星期、一个月后,再看看?朋友都不是。

    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事实:两人没在约会。

    不知道莉莉-柯林斯有什么感想,叶惟现在是真的无暇关心这些,因为有着更重要的事。

    今天是周五,《婚期将至》已经在凌晨零点的时候,登陆一家影院的午夜场了!

    这部制作成本200万、发行成本18万的独立影片,目标是在一周之内,在“比佛利中心”里的“13影城”收到超过10,000美元,才会有第二周放映。

    按一张电影票6元来计算,需要卖出1667张门票才行。

    13影城有着13个观众放映厅,位于购物中心内,人流够多,硬件设备又够先进,虽然属于二轮院线,但好歹不是三轮,热热闹闹的,对一部自费发行的影片来说,似乎是种荣幸。

    这就是凯文-托马斯骗术高明之处,影片在这里上映,投资人们绝对会心满意足,还觉得他有本事,尽力了。

    但叶惟知道《婚期将至》其实不适合在这里发行,因为在这种热闹地方,观众的选择太多了!

    二轮院线放的都是在首映中卖座的、或叫好的影片,不会引进一部亏钱烂片来玩,这就使得那些不是直奔目标而来的观众,很难留意到海报墙上的不知名的片子,《婚期将至》在这里做首映?好吧,那是什么?

    相反,如果是在偏僻地段的一家单厅影院发行,赚不赚钱另说,票房却会更好。

    进了13影城,就像进了一个角斗场,一大堆其它知名影片跟你抢观众。

    1667门电影票,对于《魔戒》那样的巨作来说,只是两、三场放映的票房;但对于《婚期将至》……一个天文数字。

    叶家众人凌晨时都如常的待在家中,没有专程去看看上座率,但应该好不了哪里去,影院那边没有什么消息发来。

    13影城才不会在乎,反正已经收了一个厅放映一周的6000块租金了,除了收取必要的放映费用,不会再拿什么票房分成,影院经理也没想过会有,又是一群门外汉在折腾罢了。

    《婚期将至》的成绩毕竟太重要,到了这种时候,虽然做好心理准备,叶惟心里都抱有一丝微弱的希望,午夜场没有表现,还不能马上判它死刑,白天会好一点的,而且今天晚上,才是决战的时刻!

    这天白天,叶惟就在这种平静中起着涟漪的心情中度过。

    入夜后,叶家全家一起前往比弗利中心。

    同时行动的还有很多人,今晚20:45-22:15时段的那一场放映是约好的“放映礼”,叶浩根的同事朋友们、其他投资人的亲朋戚友们、叶惟的死党们……都受到了邀请,加起来上百人准备来捧场,不用买票。

    不管票房成绩将会怎么样,前行着的叶家大众SUV上正是一片喜庆,四人都是盛装出席,托托的脖子也挂着一个红色礼结。

    叶朵开心地唱着儿歌,肉肉的小脸蛋满是烂漫笑容,时不时鼓掌地说一句:“我们的电影上映了,我们的电影上映了!”

    受到女儿的快乐感染,叶浩根、顾乔也都笑着,叶浩根更像个孩子般欢叫:“我们是电影大亨!”托托摇尾地吠了声:“汪!”

    坐在后排左边的叶惟看着家人们,也露出了微笑,一切都会好的,我保证……

    当叶家众人到了13影城售票厅,只是晚上八点正,来宾们还没来,而已经有几伙投资人一家到了。

    他们也是真金白银的投钱进去,当然关心着影片的发行,疑惑着凯文-托马斯被解雇的原因,他们知道得很少。

    其中一个叫麦克-施瓦兹的中年便利店老板,就瞪着他的牛眼,迫人地追问叶浩根:“我可是有10万在里面的,有资格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马的见鬼事吧?我投钱是因为托马斯是专业制片人,现在倒好……”

    “麦克,这件事很复杂……托马斯他……”叶浩根有点不知怎么应对,支支唔唔的。

    “其实很简单,那个婊子养的都一切都搞砸了,完完全全的操他马的搞砸!”

    叶浩根转头看去,只见叶惟沉声骂着地走来,施瓦兹听到他的粗鲁回答,似乎很对胃口,微微点头。

    叶惟又认真的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烂摊子,麦克叔叔,你应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知道更多也帮不上忙。之前的投资合同写得清楚,五年之内见到盈亏!所以你不用着急,会好的。”

    “怎么会好?”施瓦兹皱眉。

    “我还不知道,但别忘了,我们家投了180万进去!如果说现在最该紧张的是谁,是我们!你有看到我们哭得像个宝宝吗?”

    叶惟说着笑了笑,“怎么,那10万把你吓得尿裤子了?”施瓦兹顿时哈哈笑了起来:“是的,把我的屎都吓出来了。”叶惟捶了他一拳,笑道:“还不行,把你的屎缩回去,今晚先高兴地看一场电影吧,我们的电影。”

    “好,听你的,惟,听你的。”施瓦兹乐笑着点头。

    “呵呵,呵呵……”一旁的叶浩根也在笑,暗松了一口气,看着儿子,目光欣慰,惟真的长大了……

    时间渐渐接近20:30,客人们陆续到来了,各有各的接待,而叶惟则是欢迎四个好朋友,然后笑谈着走去放映厅。

    “老兄,看看这里,比弗利中心!”列夫一边走,一边感慨地张望豪华的周围,“自家电影在这里上映!这太酷了,真羡慕你,我早就叫我家老家伙投资电影了,可他就是个守财奴,阿巴贡都比他要好!”

    他家里是做图书生意的,开有一家书店,有点小钱。

    “是啊,我爸爸也是那样,惟哥,你老爸真酷!”巴德边吃着爆米花边赞道,而他家里是做餐饮的,经营着一家小餐厅。

    陈诺、科尔温也都点头,电影,谁不向往呢?

    “他是很酷,一个追梦人。”叶惟笑着喃喃,“最可爱的追梦人。”

    当他们步入灯光灰淡的放映厅,一直说着酷的列夫停下了,巴德三人也是怔了怔,可以容纳数百观众的厅里,只有前排坐着一些来宾们,中间坐着零星的几人,其它座位空空荡荡,全场数起来也就十几个买票观众,还不知是来看电影的,或是幽会的……

    这个上座率,好像很惨淡啊……

    “不是还没有开场嘛!再等一会,观众就会多起来的。”列夫强笑地哈哈。

    “是啊,是啊!”巴德连连地附和,科尔温和陈诺也向叶惟投去了鼓励的目光。

    “兄弟们,谢谢你们,我没事,看电影吧!”

    与此同时,影城售票厅的海报墙前,没有观影目标的观众们来来去去,为接下来的两小时消遣做着选择。

    就有一对年轻的白人情侣留意到了角落边上的《婚期将至》的海报:一对身着结婚礼服的新人合手握着一把切刀,周围有着一圈客人嘉宾,所有人都惊恐万状,看着那个巨大的结婚蛋糕向地上倒去。

    海报上的演职员名字的字体都非常小,几乎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得到,但一句广告宣传语非常巨大,占去观众所有的眼球:

    “史上最爆笑的婚礼电影!婚期将至,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其实《婚期将至》最早的宣传海报是一对新人正在佛罗里达海滩甜蜜地看夕阳,现在的海报是叶惟这几天连夜重新设计出来的,不过因为没有海报照素材,是从影像里截取出来的图像,所以略显有点粗糙和别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看上去挺有趣的,乔治,就这部吧?”

    “开什么玩笑,这些演员是谁啊?一个都不认识,算了吧,这两年看结婚电影看得还不够吗?还是看《杀死比尔》吧?”

    “不,我才不想看暴力片,要不看……《摇滚校园》?好像也很有趣。”

    “不错,听说挺好看的,有个朋友向我推荐过,说杰克-布莱克的表演帅爆了!”

    这对情侣选定了电影,就走向售票窗口,两张《摇滚校园》的门票。

    很多观众都跟他们一样,虽然觉得那个结婚蛋糕倒地的场景很有趣,但不足以让他们掏出6美元,为什么?看不清楚名字的导演和制片人、毫无名气的演员、完全没听说过的电影……感觉就像一箱可口可乐里面混着一瓶自制的糖水,没兴趣。

    当然也有观众被吸引进去,比如一个白人三口之家,父母和小女孩,他们兴致勃勃,做好大笑的准备。

    三人走进放映厅,惊讶于座位的大片大片空置,不过也好,他们选了最好的中间位置坐下,银幕上正播着其它电影的预告片,距离开场还有几分钟。

    最前面几排座位是厅里最热闹的地方,嘉宾们都到齐了,此时欢声笑语的,为厅里增添着生气。

    叶家四人坐在第一排正中位置,朵朵抱着托托,顾乔在旁边照顾着,发出温柔的轻笑。

    叶惟的注意力都在父亲这边,他看得出父亲很紧张,即将要踩上那道梦想多年的彩虹桥,既想狂奔,又怕落空……

    他的心弦也绷得很紧,以那个恶梦来说,这几天是关键时期,一定不能让爸爸出事。

    “惟,你知道吗?”叶浩根忽然长叹一声,望着前方触手可及般的大银幕,感慨的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梦想着有这么一天!虽然《婚期将至》不是由我制片或者导演的,但我感觉……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有人说,人的年纪越大,梦想就越小。我想,也许是因为年纪大的人,除了梦想之外,也有了希望吧?”

    他转头看着儿子,微笑中有着骄傲,又道:“我认真想过了,我不是拍电影的材料,也不擅长交际,年纪也大了,我还是当好我的牙医吧。但你不同,惟,你有天赋,如果你有电影梦,一定要去追,爸爸会全力支持你。”

    骤然间,叶惟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他明白了,在那个梦中,害死父亲的不只是《婚期将至》,还有他。

    这是一直困扰着他的另一个疑问的答案,为什么乐观开朗的父亲会气得脑溢血?因为不只是投资巨亏、梦想破灭,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没有希望……

    他在自己儿子身上看不到希望,那个任性顽劣的小败家子,又怎么会成才?怎么能扛起父辈的旗帜?他无法看到。

    但是现在,不同了,父亲看到了希望,就在儿子身上。

    “我会的。”叶惟抿着微颤的嘴巴,点头地哽咽道:“我会的,爸爸,我会的。”

    “儿子,无论如何,我都想你能明白一点。”叶浩根拍拍儿子的肩膀,“我永远为你感到骄傲。”

    叶惟的泪水顿时止不住地涌出,这才真正明白,梦中父亲之所以绝望,不是因为儿子不长进,而是因为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两万美元一本绝版漫画书”地满足儿子,再无法给家人那么多的爱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