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用不着列夫他们大嘴巴,有了一校车学生的见证,第二天,一条新鲜的绯闻在学校迅速地流传开去:

    “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和VIY好上了!”

    犹如一枚深水炸弹爆炸,少男少女们谈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男生们不是羡慕就是妒忌,莉莉可是公认的下任高中校花,叶惟是走什么见鬼运了!而女生们更复杂,有人嘲笑莉莉饥渴,半怪半酷的叶惟可不是抢手货;也有人怒骂她,见惟出了名,就立即贴上去,还不是靠着自己的身份!婊子!

    当然,也有着表示祝福的人,尤其是叶惟的朋友们,都倍感开心。

    绯闻传播之快之广,就连老师们也知道了,但哈佛-西湖并不会管理学生的约会和恋爱,所以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他们很不看好,这不过是青少年过多的荷尔蒙作怪,一个星期、一个月后,再看看?朋友都不是。

    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事实:两人没在约会。

    不知道莉莉-柯林斯有什么感想,叶惟现在是真的无暇关心这些,因为有着更重要的事。

    今天是周五,《婚期将至》已经在凌晨零点的时候,登陆一家影院的午夜场了!

    这部制作成本200万、发行成本18万的独立影片,目标是在一周之内,在“比佛利中心”里的“13影城”收到超过10,000美元,才会有第二周放映。

    按一张电影票6元来计算,需要卖出1667张门票才行。

    13影城有着13个观众放映厅,位于购物中心内,人流够多,硬件设备又够先进,虽然属于二轮院线,但好歹不是三轮,热热闹闹的,对一部自费发行的影片来说,似乎是种荣幸。

    这就是凯文-托马斯骗术高明之处,影片在这里上映,投资人们绝对会心满意足,还觉得他有本事,尽力了。

    但叶惟知道《婚期将至》其实不适合在这里发行,因为在这种热闹地方,观众的选择太多了!

    二轮院线放的都是在首映中卖座的、或叫好的影片,不会引进一部亏钱烂片来玩,这就使得那些不是直奔目标而来的观众,很难留意到海报墙上的不知名的片子,《婚期将至》在这里做首映?好吧,那是什么?

    相反,如果是在偏僻地段的一家单厅影院发行,赚不赚钱另说,票房却会更好。

    进了13影城,就像进了一个角斗场,一大堆其它知名影片跟你抢观众。

    1667门电影票,对于《魔戒》那样的巨作来说,只是两、三场放映的票房;但对于《婚期将至》……一个天文数字。

    叶家众人凌晨时都如常的待在家中,没有专程去看看上座率,但应该好不了哪里去,影院那边没有什么消息发来。

    13影城才不会在乎,反正已经收了一个厅放映一周的6000块租金了,除了收取必要的放映费用,不会再拿什么票房分成,影院经理也没想过会有,又是一群门外汉在折腾罢了。

    《婚期将至》的成绩毕竟太重要,到了这种时候,虽然做好心理准备,叶惟心里都抱有一丝微弱的希望,午夜场没有表现,还不能马上判它死刑,白天会好一点的,而且今天晚上,才是决战的时刻!

    这天白天,叶惟就在这种平静中起着涟漪的心情中度过。

    入夜后,叶家全家一起前往比弗利中心。

    同时行动的还有很多人,今晚20:45-22:15时段的那一场放映是约好的“放映礼”,叶浩根的同事朋友们、其他投资人的亲朋戚友们、叶惟的死党们……都受到了邀请,加起来上百人准备来捧场,不用买票。

    不管票房成绩将会怎么样,前行着的叶家大众SUV上正是一片喜庆,四人都是盛装出席,托托的脖子也挂着一个红色礼结。

    叶朵开心地唱着儿歌,肉肉的小脸蛋满是烂漫笑容,时不时鼓掌地说一句:“我们的电影上映了,我们的电影上映了!”

    受到女儿的快乐感染,叶浩根、顾乔也都笑着,叶浩根更像个孩子般欢叫:“我们是电影大亨!”托托摇尾地吠了声:“汪!”

    坐在后排左边的叶惟看着家人们,也露出了微笑,一切都会好的,我保证……

    当叶家众人到了13影城售票厅,只是晚上八点正,来宾们还没来,而已经有几伙投资人一家到了。

    他们也是真金白银的投钱进去,当然关心着影片的发行,疑惑着凯文-托马斯被解雇的原因,他们知道得很少。

    其中一个叫麦克-施瓦兹的中年便利店老板,就瞪着他的牛眼,迫人地追问叶浩根:“我可是有10万在里面的,有资格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马的见鬼事吧?我投钱是因为托马斯是专业制片人,现在倒好……”

    “麦克,这件事很复杂……托马斯他……”叶浩根有点不知怎么应对,支支唔唔的。

    “其实很简单,那个婊子养的都一切都搞砸了,完完全全的操他马的搞砸!”

    叶浩根转头看去,只见叶惟沉声骂着地走来,施瓦兹听到他的粗鲁回答,似乎很对胃口,微微点头。

    叶惟又认真的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烂摊子,麦克叔叔,你应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知道更多也帮不上忙。之前的投资合同写得清楚,五年之内见到盈亏!所以你不用着急,会好的。”

    “怎么会好?”施瓦兹皱眉。

    “我还不知道,但别忘了,我们家投了180万进去!如果说现在最该紧张的是谁,是我们!你有看到我们哭得像个宝宝吗?”

    叶惟说着笑了笑,“怎么,那10万把你吓得尿裤子了?”施瓦兹顿时哈哈笑了起来:“是的,把我的屎都吓出来了。”叶惟捶了他一拳,笑道:“还不行,把你的屎缩回去,今晚先高兴地看一场电影吧,我们的电影。”

    “好,听你的,惟,听你的。”施瓦兹乐笑着点头。

    “呵呵,呵呵……”一旁的叶浩根也在笑,暗松了一口气,看着儿子,目光欣慰,惟真的长大了……

    时间渐渐接近20:30,客人们陆续到来了,各有各的接待,而叶惟则是欢迎四个好朋友,然后笑谈着走去放映厅。

    “老兄,看看这里,比弗利中心!”列夫一边走,一边感慨地张望豪华的周围,“自家电影在这里上映!这太酷了,真羡慕你,我早就叫我家老家伙投资电影了,可他就是个守财奴,阿巴贡都比他要好!”

    他家里是做图书生意的,开有一家书店,有点小钱。

    “是啊,我爸爸也是那样,惟哥,你老爸真酷!”巴德边吃着爆米花边赞道,而他家里是做餐饮的,经营着一家小餐厅。

    陈诺、科尔温也都点头,电影,谁不向往呢?

    “他是很酷,一个追梦人。”叶惟笑着喃喃,“最可爱的追梦人。”

    当他们步入灯光灰淡的放映厅,一直说着酷的列夫停下了,巴德三人也是怔了怔,可以容纳数百观众的厅里,只有前排坐着一些来宾们,中间坐着零星的几人,其它座位空空荡荡,全场数起来也就十几个买票观众,还不知是来看电影的,或是幽会的……

    这个上座率,好像很惨淡啊……

    “不是还没有开场嘛!再等一会,观众就会多起来的。”列夫强笑地哈哈。

    “是啊,是啊!”巴德连连地附和,科尔温和陈诺也向叶惟投去了鼓励的目光。

    “兄弟们,谢谢你们,我没事,看电影吧!”

    与此同时,影城售票厅的海报墙前,没有观影目标的观众们来来去去,为接下来的两小时消遣做着选择。

    就有一对年轻的白人情侣留意到了角落边上的《婚期将至》的海报:一对身着结婚礼服的新人合手握着一把切刀,周围有着一圈客人嘉宾,所有人都惊恐万状,看着那个巨大的结婚蛋糕向地上倒去。

    海报上的演职员名字的字体都非常小,几乎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得到,但一句广告宣传语非常巨大,占去观众所有的眼球:

    “史上最爆笑的婚礼电影!婚期将至,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其实《婚期将至》最早的宣传海报是一对新人正在佛罗里达海滩甜蜜地看夕阳,现在的海报是叶惟这几天连夜重新设计出来的,不过因为没有海报照素材,是从影像里截取出来的图像,所以略显有点粗糙和别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看上去挺有趣的,乔治,就这部吧?”

    “开什么玩笑,这些演员是谁啊?一个都不认识,算了吧,这两年看结婚电影看得还不够吗?还是看《杀死比尔》吧?”

    “不,我才不想看暴力片,要不看……《摇滚校园》?好像也很有趣。”

    “不错,听说挺好看的,有个朋友向我推荐过,说杰克-布莱克的表演帅爆了!”

    这对情侣选定了电影,就走向售票窗口,两张《摇滚校园》的门票。

    很多观众都跟他们一样,虽然觉得那个结婚蛋糕倒地的场景很有趣,但不足以让他们掏出6美元,为什么?看不清楚名字的导演和制片人、毫无名气的演员、完全没听说过的电影……感觉就像一箱可口可乐里面混着一瓶自制的糖水,没兴趣。

    当然也有观众被吸引进去,比如一个白人三口之家,父母和小女孩,他们兴致勃勃,做好大笑的准备。

    三人走进放映厅,惊讶于座位的大片大片空置,不过也好,他们选了最好的中间位置坐下,银幕上正播着其它电影的预告片,距离开场还有几分钟。

    最前面几排座位是厅里最热闹的地方,嘉宾们都到齐了,此时欢声笑语的,为厅里增添着生气。

    叶家四人坐在第一排正中位置,朵朵抱着托托,顾乔在旁边照顾着,发出温柔的轻笑。

    叶惟的注意力都在父亲这边,他看得出父亲很紧张,即将要踩上那道梦想多年的彩虹桥,既想狂奔,又怕落空……

    他的心弦也绷得很紧,以那个恶梦来说,这几天是关键时期,一定不能让爸爸出事。

    “惟,你知道吗?”叶浩根忽然长叹一声,望着前方触手可及般的大银幕,感慨的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梦想着有这么一天!虽然《婚期将至》不是由我制片或者导演的,但我感觉……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有人说,人的年纪越大,梦想就越小。我想,也许是因为年纪大的人,除了梦想之外,也有了希望吧?”

    他转头看着儿子,微笑中有着骄傲,又道:“我认真想过了,我不是拍电影的材料,也不擅长交际,年纪也大了,我还是当好我的牙医吧。但你不同,惟,你有天赋,如果你有电影梦,一定要去追,爸爸会全力支持你。”

    骤然间,叶惟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他明白了,在那个梦中,害死父亲的不只是《婚期将至》,还有他。

    这是一直困扰着他的另一个疑问的答案,为什么乐观开朗的父亲会气得脑溢血?因为不只是投资巨亏、梦想破灭,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没有希望……

    他在自己儿子身上看不到希望,那个任性顽劣的小败家子,又怎么会成才?怎么能扛起父辈的旗帜?他无法看到。

    但是现在,不同了,父亲看到了希望,就在儿子身上。

    “我会的。”叶惟抿着微颤的嘴巴,点头地哽咽道:“我会的,爸爸,我会的。”

    “儿子,无论如何,我都想你能明白一点。”叶浩根拍拍儿子的肩膀,“我永远为你感到骄傲。”

    叶惟的泪水顿时止不住地涌出,这才真正明白,梦中父亲之所以绝望,不是因为儿子不长进,而是因为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两万美元一本绝版漫画书”地满足儿子,再无法给家人那么多的爱了……

第十三章 初吻    正又翻过一页杂志,叶惟看得入神,忽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疑惑地接通:“你好?”

    “……你好,我是莉莉-柯林斯,是叶惟吗?”

    “谁?”叶惟惊讶地反问,没有听错吧,她怎么会打来?专程骂我一顿?有这么无聊吗?

    “莉莉-柯林斯,我有件事想问你。”

    另一边,学术中心外的一处林荫草地,莉莉轻踢着地上的小草,脸上挂着一万个不情愿,听到他说OK,她就说出了缘由,末了又道:“那条手绳是我非常喜欢的,不会买到第二条……”

    “是不是五彩的,中间还有两只天使翅膀?”

    “是的!你有看到!?”莉莉急道,心都提了起来,就听到叶惟说:“我倒垃圾的时候,看到篓里有这么个东西……”她顿时更急了,已经当垃圾倒了吗……她声音僵硬:“就是我的,我不小心遗失了……”

    她想应该是在打他的时候掉进去的。

    “是你打我的时候掉进去的吧?”

    “也许。”莉莉懊恼的大踢一脚,双眸有点发红,爸爸送那条手绳给她,可是有着永远守护她的意义的……因为从小就很少能见到他,那绳链给了她很多的鼓励,像爸爸经常就在身边……

    “还好我见它挺精致的,就捡了起来,早知道是你的,我就……”

    “你是说手绳还在!?太好了,为什么不早点说!”莉莉满心失而复得的欣喜,不理他的混蛋话,忙问道:“现在在你手上吗?”

    “不,在我家里,我明天拿来给你就是了。不过……我不敢保证它还会完好无损。”

    莉莉瞪向湛蓝的天空,又望望远处的风景,“为什么?”

    “因为,我捡回去是为了送给我家的狗狗,现在手绳就戴在它的手上,不知道它会不会把手绳咬烂,它有这个爱好……”

    “你不能这样做!”

    “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得看托托的心情,托托就是我的爱狗。”

    莉莉心急如焚,却不能斥责叶惟,她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事只能责怪自己。但一定有什么应急办法的!她想着说道:“那么,拜托你打个电话回家,麻烦你在家的家人帮忙拿下来?”

    “抱歉,今天我家里恰巧只有托托在,直到下午6点前都是这样。”

    叶惟如实地回答,这也是因为他特意跟妈妈说过,爸爸这段时间都会有情绪问题,让她看紧他,别让他出什么事。所以妈妈就带着朵朵一起跟去牙医诊所了。

    手机传出莉莉迟迟疑疑的轻声:“那……我们一起请病假,然后到你家拿?”

    “不行。”他翻白眼的拒绝了,看来她真的很喜欢那条手绳,那就不要乱扔啊!他说道:“这周我再请假,我妈会杀了我的。”

    “你不是坏学生吗……”

    “谁告诉你的?我是好学生!”叶惟笑了,一边继续翻着杂志,一边道:“紧张什么,今天放学后,我马上回家搞定,行了吗?”

    “听说你家在布伦特伍德,我也住在那里,放学后,我和你一起搭校车回去,就在校车站那里等,先到先等。”

    “对了,今天足球队那边有一小时训练,完了才能走。”

    对于莉莉-柯林斯来说,这一天很难熬,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了,叶惟还要到足球场训练。

    为了提防他什么时候突然走了,她也来到足球场场边,像个傻子那样看着他和他的队友们在教练的带领下,奔跑、传球、踢门……心头不断地浮现着一幅画面:一只凶猛的满口尖牙的丧尸犬,正把她的手绳撕成碎片。

    而且看着他身穿6号球衣、那队长袖标,听着他大喊“伙计们,跑动,跑动!”她那些惨痛记忆也在涌现……

    更糟糕的是,他那几个古怪朋友也来了,尤其那个大鼻子胡须一脸暧昧的样子,分明在说“你们真是进展神速啊!都来给他加油了!”

    私人啦啦队?什么跟什么!莉莉可不想明天学校里就充满自己的绯闻,什么“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和VIY好上了”,恶心!

    她义正辞严的道:“请你们别乱说!我和叶惟没什么,我只是有点东西在他那里。”

    “哦,当然,当然……”大鼻子胡须自作聪明的点头,向旁边的胖子他们小声地说道:“是心,她的心在惟哥那里……”

    莉莉忍不住咬牙切齿,她发誓,等拿回手绳,再都不要跟叶惟这帮人有什么关系……

    当地狱一小时过去,不久,她和叶惟终于一起坐上了校车,但她随即就发现自己又做了一件蠢事,好吧,现在一车人都看到她和叶惟“一起”了,一起放学,一起回家……

    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居然投来了一些妒忌的目光,她们的脑子被那只丧尸犬吃掉了吗!

    当叶惟在圣维森特大道东段一站点下车,莉莉跟着下去了,看着周围,不由问道:“你家就在附近?”

    “跟都尔的圣马尔定很近对吧?”叶惟笑说着带头走去。

    莉莉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敛起双眸,他什么意思?炫耀当年的7:0?她的语气沉了些:“为什么你没有读就近的圣马尔定?面试时被拒绝了?”

    “没有,只是不喜欢那里的学风。”叶惟耸耸肩,真是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跟刺猬似的,“那里有太多的坏脾气了。”

    “哈!”莉莉气笑了,真不知说什么好!

    叶惟也不理她,很快就回到家,爸妈他们还没回来,而托托欣然的吠声很早就传来,当他一打开大门,它就热情地窜出,扑向了后面的莉莉,让她一声惊叫!

    “不用怕,不咬人,别告诉我你有恐狗症?”

    “没有……我家里也有养狗,只是……”莉莉弯身抚了抚蹦跳着的托托,只是真的出乎意料,原来是这么可爱的小狗……

    两人当即检查了托托一番,但显而易见,没有手绳的踪影!

    叶惟爱莫能助的撇嘴:“肯定是被它咬掉扔在哪里了,希望不是它的肚子吧。”

    “你进来吗?”他正要进屋,看向沉默的莉莉。

    “唔……”莉莉有点犹豫,礼节上她应该进去坐坐的,可她有些害怕,她去过柯达剧院出席奥斯卡晚会,去过很多地方,却没有哪里让她这样害怕,倒不是觉得他会做什么犯罪的事,而是……其实她也不清楚自己害怕什么。

    但如果他没有去找呢,或者找到却说没找到呢?她要亲眼看着。就点了点头:“好。”

    当她进了屋内,又多了个意想不到,雅致简约的布置跟叶惟的形象反差太大了,伊甸园养出一个撒旦般荒谬。

    不过随着寻找,从房子第一层到了第二层,到了叶惟的房间……

    一看到里面的光景,莉莉又震惊,又淡定,这才对,这才应该是VIY的巢穴!

    “有点乱,男生的房间嘛,别介意。”叶惟大咧咧的,他就不信她的房间没有一颗灰尘。

    莉莉默默点头,跟着走进了魔巢,这还是她第一次进男生的房间,虽然在控制了,但双眼还是在望左望右,太多东西、太古怪了!一块巨大的足有二米高的黑石板就竖在门口旁边,那边还有《星球大战》的机器人……

    是所有的男生房间都这样,还是只有他才这么不可理解?

    那是……她的眸光突然定了下来,脸容迅速变红,在前面地板上,满是女人裸体,一大堆成人杂志!

    “噢唔!”她没好气地转过头,望向窗户那边,却看到窗台上有一条黑色平角内裤,脸色顿时更红,又尴尬又羞恼,恨不得永远洗掉前一分钟的记忆,真是见鬼!色情狂!这些东西就不能放好吗……

    叶惟察觉到她的异样,看了看那些《花花公子》、《阁楼》、《大胸美女》、《D-Cup》什么的,无奈的道:“呃,平时不是这样的,刚好昨天我想清掉这些东西,你知道……”

    他快手快脚的把那些杂志收拾一块,然后扔进了床底下,拍拍手笑道:“清净了。”

    还有窗台那……!莉莉终究没说出来,算了,赶紧逃离魔窟才是最重要的!她再度扫视周围,问道:“你确定会在这里吗?”

    “不确定,但最大可能,因为早上我就在这里给托托戴上的,它应该就会在这里咬掉。”叶惟继续寻找起来。

    莉莉就站着监工一般,看着满房间各种各样的玩意,忽然又问道:“你都懂这些?我意思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答案是YES,站在你面前的是个天才。”叶惟笑道。

    只是懂点皮毛吧?甚至连皮毛都不懂?莉莉当然不信,爱好广泛,却样样不精,还喜欢不知羞耻地吹牛!不是没有这种人,就有一个站在她面前。

    她走了几步,来到吊着的沙袋前,看见沙袋顶端位置贴着一张泰森的头像,不禁噗通的笑了:“你把它当泰森来打?”

    “有时候还会是李小龙。”

    果然,莉莉发现在沙袋边的健身器材和武器上,放有一大叠拳王、动作巨星的头像照片,史泰龙、施瓦辛格什么都有,她有些啼笑皆非,让人怎么评价好呢,幼稚!

    这里幼稚的可不只是这个,太多了,看看那一大堆的玩具,哈哈,我是巴斯光年,To-Infinity,And-Beyond!

    莉莉想笑,就要笑出声,幼稚,幼稚,幼稚……!突然之间,她呆住了,双目瞪大!!

    什么!?她几乎是冲过去的到了那个玩具橱窗柜前,推开橱窗,拿出里面的一个身着衣裙的娃娃,惊道:“这是,这是!”

    她急忙地检查了一遍,看了这娃娃背后的编号和年份等信息,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正版!

    1930年代的亚历山大娃娃!简-爱!

    天啊!她收藏有勃朗特三姐妹所有作品的所有1930年代的亚历山大娃娃……只差这一个!她最喜欢的简-爱!她找了好久,现实里买不到、网上也买不到、在一个个跳蚤市场也都找不到……

    看看现在自己拿着这个,正版、保存得很好的足有九品的品相,抚摸娃娃的上衣,能感觉到布料的纯正,还有那做工精致的衣领、裙摆等,真漂亮,真好……

    “哦?一个娃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叶惟望了她那边一下,说道:“我看它挺精致古老的就买了,而且看上去挺搞笑的。”

    搞笑!?莉莉的心在滴血,这是古董,这是宝物!上天在开什么玩笑,怎么会让它沦落在这里,落到一个不知道它是什么、不懂珍惜它的人手中……还要是个男生!却没有让她买到,太不公平了。

    “你在哪里买到的?”她只剩这么一个希望,希望宝箱里还有一个。

    “就在外边大道对面那个农贸集市买的,花了一百块吧。”叶惟有点心虚的瞥了瞥角落那个“心灵感应器”。

    格雷特纳格林路的农贸集市!莉莉更受打击,好像被一道闪电当头劈中,她也经常到那里逛……

    为什么这种好事就没有落在我头上,一次都好!

    她看着这个亚历山大娃娃,心情很复杂,想开口说“把它卖给我好不好?”,却说不出口,好一阵,才痛苦的放了回去。

    “还没找到吗?”

    “没,不过我找到了呃……一根线头。”叶惟拾起了地板上的什么,是手绳的一部分。

    “噢不,不……”莉莉双手捧过那线头,心里又有什么破碎了,那是托托咬烂手绳的声音,它吃掉了吗?

    她欲哭无泪的低头看着,无意识地转身走开,刚走两步,突然踩到了地板上的什么,一个狗狗玩具网球!她顿时惊叫一声,身体失控地跌向前面,而前面就放着那块巨大的黑石板……

    砰!撞了个正着,她站不稳,原本好端端的黑石板也摇晃着倒下……

    “嘿!”几步开外的叶惟见状大惊,不是纸皮、不是塑料,那块黑石是花岗岩材质,非常重,砸中她随时出事,他本能反应的冲了上去,一把拉住她,想要拉开却已经来不及!

    他只能抱住了她,同时转过身,以自己的后背去扛倒下的黑石!

    “啊!”莉莉睁圆了双眸,在惊呆之中,被他用力抱着,他的汗味扑面而来,紧密接触着的身体感到被他掌控了去,眸光越过他的脸庞,只见上空是倒下的黑石板……

    砰!黑石板重重地拍中了叶惟的后背,让他忍痛地咬了咬牙,脚下也打滑了,抱着她摔下地板,竭力控着身体不要摔惨……

    扑通……

    一声倒地的闷响,黑石板压着两人,而叶惟压着莉莉。

    什么?我和她好像吻上了?

    他……他在做什么?我被吻了……

    两人热恋情侣般的抱成一团,而他的嘴唇刚好吻在她的嘴唇上,也可以说她的嘴唇刚好吻在他的嘴唇上,就那么发生了,都是因为倒地的过程中,她往前摔去了……

    他的眼睛望着她的眼睛,距离只有那么一点点,彼此都仿佛都看到对方的心田。

    嘴唇吻着嘴唇,柔软,润湿。

    莉莉的明眸渐渐瞪大,叶惟的双眉渐渐拧了起来,两颗心猛然噗通一跳!

    什么见鬼玩意!

    “走开,我不能呼吸了……”

    “你得知道,刚才我很可能是救了你一命,所以你不应该发脾气。”

    “我没有发脾气……你走开,我需要呼吸……”

    艰难地,努力地,叶惟抱着莉莉翻滚了出来,两人站起身,看看躺在地上的黑石,神情都很不自然,尤其莉莉一脸通红。

    “只是一个意外,我们都不想的,就当没发生过吧。”叶惟抹了抹嘴唇,似乎要抹掉这件事。

    “我同意……但你真的应该把自己房间收拾好点了。”莉莉轻声嘀咕,挽着秀发,“还有,这块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是说,谁会把这么一块墓碑似的黑乎乎大石板放在卧室里,不觉得诡异吗……”

    “你没看过《2001:太空漫游》吧?”叶惟耸肩,“看过的话,你就知道这事有多酷了。”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直至叶惟突然双眼一亮,喜道:“看,你的手绳就在那里!”

    莉莉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见一条残破的手绳在黑石板原先位置的后面,那是什么狗!竟然懂得把手绳藏起来……

    “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叶惟哲学家般笑了笑,走去把手绳拿起来交还给她,“希望你还会喜欢。”

    莉莉把手绳放进衣袋,什么话都不想多说,只想快点逃离这里,道:“这事,谢谢你了,那我走了。”她是犯了什么罪过,发生了这种事情,居然还要向他道谢。

    “OK。”叶惟点头,“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莉莉面无表情,虽然很没礼貌,却快步离去了。

    然而尴尬还没有完,当她刚刚走出屋子,只见一对中年亚裔夫妇带着个小女孩走来,托托在围着他们欢奔乱跳,显然就是叶惟的家人,他们惊讶的看着她……

    “嗨,你们好,我是叶惟的朋友莉莉,刚才有点事麻烦他,现在好了,再见,祝你们有愉快的一天……”

    莉莉说罢就逃亡似的跑了,无礼、丢人、尴尬,面对成群媒体记者都不曾这样。

    刚一离开叶家的范围,她就原形毕露的苦起了脸,心头乱成一团,掏出手机,慌忙地打给了翠丝特。

    “翠丝特,你不会想象得到发生了什么事!太糟糕糟糕糟糕了……噢呜,我的初吻没了,我完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