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正又翻过一页杂志,叶惟看得入神,忽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疑惑地接通:“你好?”

    “……你好,我是莉莉-柯林斯,是叶惟吗?”

    “谁?”叶惟惊讶地反问,没有听错吧,她怎么会打来?专程骂我一顿?有这么无聊吗?

    “莉莉-柯林斯,我有件事想问你。”

    另一边,学术中心外的一处林荫草地,莉莉轻踢着地上的小草,脸上挂着一万个不情愿,听到他说OK,她就说出了缘由,末了又道:“那条手绳是我非常喜欢的,不会买到第二条……”

    “是不是五彩的,中间还有两只天使翅膀?”

    “是的!你有看到!?”莉莉急道,心都提了起来,就听到叶惟说:“我倒垃圾的时候,看到篓里有这么个东西……”她顿时更急了,已经当垃圾倒了吗……她声音僵硬:“就是我的,我不小心遗失了……”

    她想应该是在打他的时候掉进去的。

    “是你打我的时候掉进去的吧?”

    “也许。”莉莉懊恼的大踢一脚,双眸有点发红,爸爸送那条手绳给她,可是有着永远守护她的意义的……因为从小就很少能见到他,那绳链给了她很多的鼓励,像爸爸经常就在身边……

    “还好我见它挺精致的,就捡了起来,早知道是你的,我就……”

    “你是说手绳还在!?太好了,为什么不早点说!”莉莉满心失而复得的欣喜,不理他的混蛋话,忙问道:“现在在你手上吗?”

    “不,在我家里,我明天拿来给你就是了。不过……我不敢保证它还会完好无损。”

    莉莉瞪向湛蓝的天空,又望望远处的风景,“为什么?”

    “因为,我捡回去是为了送给我家的狗狗,现在手绳就戴在它的手上,不知道它会不会把手绳咬烂,它有这个爱好……”

    “你不能这样做!”

    “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得看托托的心情,托托就是我的爱狗。”

    莉莉心急如焚,却不能斥责叶惟,她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事只能责怪自己。但一定有什么应急办法的!她想着说道:“那么,拜托你打个电话回家,麻烦你在家的家人帮忙拿下来?”

    “抱歉,今天我家里恰巧只有托托在,直到下午6点前都是这样。”

    叶惟如实地回答,这也是因为他特意跟妈妈说过,爸爸这段时间都会有情绪问题,让她看紧他,别让他出什么事。所以妈妈就带着朵朵一起跟去牙医诊所了。

    手机传出莉莉迟迟疑疑的轻声:“那……我们一起请病假,然后到你家拿?”

    “不行。”他翻白眼的拒绝了,看来她真的很喜欢那条手绳,那就不要乱扔啊!他说道:“这周我再请假,我妈会杀了我的。”

    “你不是坏学生吗……”

    “谁告诉你的?我是好学生!”叶惟笑了,一边继续翻着杂志,一边道:“紧张什么,今天放学后,我马上回家搞定,行了吗?”

    “听说你家在布伦特伍德,我也住在那里,放学后,我和你一起搭校车回去,就在校车站那里等,先到先等。”

    “对了,今天足球队那边有一小时训练,完了才能走。”

    对于莉莉-柯林斯来说,这一天很难熬,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了,叶惟还要到足球场训练。

    为了提防他什么时候突然走了,她也来到足球场场边,像个傻子那样看着他和他的队友们在教练的带领下,奔跑、传球、踢门……心头不断地浮现着一幅画面:一只凶猛的满口尖牙的丧尸犬,正把她的手绳撕成碎片。

    而且看着他身穿6号球衣、那队长袖标,听着他大喊“伙计们,跑动,跑动!”她那些惨痛记忆也在涌现……

    更糟糕的是,他那几个古怪朋友也来了,尤其那个大鼻子胡须一脸暧昧的样子,分明在说“你们真是进展神速啊!都来给他加油了!”

    私人啦啦队?什么跟什么!莉莉可不想明天学校里就充满自己的绯闻,什么“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和VIY好上了”,恶心!

    她义正辞严的道:“请你们别乱说!我和叶惟没什么,我只是有点东西在他那里。”

    “哦,当然,当然……”大鼻子胡须自作聪明的点头,向旁边的胖子他们小声地说道:“是心,她的心在惟哥那里……”

    莉莉忍不住咬牙切齿,她发誓,等拿回手绳,再都不要跟叶惟这帮人有什么关系……

    当地狱一小时过去,不久,她和叶惟终于一起坐上了校车,但她随即就发现自己又做了一件蠢事,好吧,现在一车人都看到她和叶惟“一起”了,一起放学,一起回家……

    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居然投来了一些妒忌的目光,她们的脑子被那只丧尸犬吃掉了吗!

    当叶惟在圣维森特大道东段一站点下车,莉莉跟着下去了,看着周围,不由问道:“你家就在附近?”

    “跟都尔的圣马尔定很近对吧?”叶惟笑说着带头走去。

    莉莉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敛起双眸,他什么意思?炫耀当年的7:0?她的语气沉了些:“为什么你没有读就近的圣马尔定?面试时被拒绝了?”

    “没有,只是不喜欢那里的学风。”叶惟耸耸肩,真是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跟刺猬似的,“那里有太多的坏脾气了。”

    “哈!”莉莉气笑了,真不知说什么好!

    叶惟也不理她,很快就回到家,爸妈他们还没回来,而托托欣然的吠声很早就传来,当他一打开大门,它就热情地窜出,扑向了后面的莉莉,让她一声惊叫!

    “不用怕,不咬人,别告诉我你有恐狗症?”

    “没有……我家里也有养狗,只是……”莉莉弯身抚了抚蹦跳着的托托,只是真的出乎意料,原来是这么可爱的小狗……

    两人当即检查了托托一番,但显而易见,没有手绳的踪影!

    叶惟爱莫能助的撇嘴:“肯定是被它咬掉扔在哪里了,希望不是它的肚子吧。”

    “你进来吗?”他正要进屋,看向沉默的莉莉。

    “唔……”莉莉有点犹豫,礼节上她应该进去坐坐的,可她有些害怕,她去过柯达剧院出席奥斯卡晚会,去过很多地方,却没有哪里让她这样害怕,倒不是觉得他会做什么犯罪的事,而是……其实她也不清楚自己害怕什么。

    但如果他没有去找呢,或者找到却说没找到呢?她要亲眼看着。就点了点头:“好。”

    当她进了屋内,又多了个意想不到,雅致简约的布置跟叶惟的形象反差太大了,伊甸园养出一个撒旦般荒谬。

    不过随着寻找,从房子第一层到了第二层,到了叶惟的房间……

    一看到里面的光景,莉莉又震惊,又淡定,这才对,这才应该是VIY的巢穴!

    “有点乱,男生的房间嘛,别介意。”叶惟大咧咧的,他就不信她的房间没有一颗灰尘。

    莉莉默默点头,跟着走进了魔巢,这还是她第一次进男生的房间,虽然在控制了,但双眼还是在望左望右,太多东西、太古怪了!一块巨大的足有二米高的黑石板就竖在门口旁边,那边还有《星球大战》的机器人……

    是所有的男生房间都这样,还是只有他才这么不可理解?

    那是……她的眸光突然定了下来,脸容迅速变红,在前面地板上,满是女人裸体,一大堆成人杂志!

    “噢唔!”她没好气地转过头,望向窗户那边,却看到窗台上有一条黑色平角内裤,脸色顿时更红,又尴尬又羞恼,恨不得永远洗掉前一分钟的记忆,真是见鬼!色情狂!这些东西就不能放好吗……

    叶惟察觉到她的异样,看了看那些《花花公子》、《阁楼》、《大胸美女》、《D-Cup》什么的,无奈的道:“呃,平时不是这样的,刚好昨天我想清掉这些东西,你知道……”

    他快手快脚的把那些杂志收拾一块,然后扔进了床底下,拍拍手笑道:“清净了。”

    还有窗台那……!莉莉终究没说出来,算了,赶紧逃离魔窟才是最重要的!她再度扫视周围,问道:“你确定会在这里吗?”

    “不确定,但最大可能,因为早上我就在这里给托托戴上的,它应该就会在这里咬掉。”叶惟继续寻找起来。

    莉莉就站着监工一般,看着满房间各种各样的玩意,忽然又问道:“你都懂这些?我意思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答案是YES,站在你面前的是个天才。”叶惟笑道。

    只是懂点皮毛吧?甚至连皮毛都不懂?莉莉当然不信,爱好广泛,却样样不精,还喜欢不知羞耻地吹牛!不是没有这种人,就有一个站在她面前。

    她走了几步,来到吊着的沙袋前,看见沙袋顶端位置贴着一张泰森的头像,不禁噗通的笑了:“你把它当泰森来打?”

    “有时候还会是李小龙。”

    果然,莉莉发现在沙袋边的健身器材和武器上,放有一大叠拳王、动作巨星的头像照片,史泰龙、施瓦辛格什么都有,她有些啼笑皆非,让人怎么评价好呢,幼稚!

    这里幼稚的可不只是这个,太多了,看看那一大堆的玩具,哈哈,我是巴斯光年,To-Infinity,And-Beyond!

    莉莉想笑,就要笑出声,幼稚,幼稚,幼稚……!突然之间,她呆住了,双目瞪大!!

    什么!?她几乎是冲过去的到了那个玩具橱窗柜前,推开橱窗,拿出里面的一个身着衣裙的娃娃,惊道:“这是,这是!”

    她急忙地检查了一遍,看了这娃娃背后的编号和年份等信息,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正版!

    1930年代的亚历山大娃娃!简-爱!

    天啊!她收藏有勃朗特三姐妹所有作品的所有1930年代的亚历山大娃娃……只差这一个!她最喜欢的简-爱!她找了好久,现实里买不到、网上也买不到、在一个个跳蚤市场也都找不到……

    看看现在自己拿着这个,正版、保存得很好的足有九品的品相,抚摸娃娃的上衣,能感觉到布料的纯正,还有那做工精致的衣领、裙摆等,真漂亮,真好……

    “哦?一个娃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叶惟望了她那边一下,说道:“我看它挺精致古老的就买了,而且看上去挺搞笑的。”

    搞笑!?莉莉的心在滴血,这是古董,这是宝物!上天在开什么玩笑,怎么会让它沦落在这里,落到一个不知道它是什么、不懂珍惜它的人手中……还要是个男生!却没有让她买到,太不公平了。

    “你在哪里买到的?”她只剩这么一个希望,希望宝箱里还有一个。

    “就在外边大道对面那个农贸集市买的,花了一百块吧。”叶惟有点心虚的瞥了瞥角落那个“心灵感应器”。

    格雷特纳格林路的农贸集市!莉莉更受打击,好像被一道闪电当头劈中,她也经常到那里逛……

    为什么这种好事就没有落在我头上,一次都好!

    她看着这个亚历山大娃娃,心情很复杂,想开口说“把它卖给我好不好?”,却说不出口,好一阵,才痛苦的放了回去。

    “还没找到吗?”

    “没,不过我找到了呃……一根线头。”叶惟拾起了地板上的什么,是手绳的一部分。

    “噢不,不……”莉莉双手捧过那线头,心里又有什么破碎了,那是托托咬烂手绳的声音,它吃掉了吗?

    她欲哭无泪的低头看着,无意识地转身走开,刚走两步,突然踩到了地板上的什么,一个狗狗玩具网球!她顿时惊叫一声,身体失控地跌向前面,而前面就放着那块巨大的黑石板……

    砰!撞了个正着,她站不稳,原本好端端的黑石板也摇晃着倒下……

    “嘿!”几步开外的叶惟见状大惊,不是纸皮、不是塑料,那块黑石是花岗岩材质,非常重,砸中她随时出事,他本能反应的冲了上去,一把拉住她,想要拉开却已经来不及!

    他只能抱住了她,同时转过身,以自己的后背去扛倒下的黑石!

    “啊!”莉莉睁圆了双眸,在惊呆之中,被他用力抱着,他的汗味扑面而来,紧密接触着的身体感到被他掌控了去,眸光越过他的脸庞,只见上空是倒下的黑石板……

    砰!黑石板重重地拍中了叶惟的后背,让他忍痛地咬了咬牙,脚下也打滑了,抱着她摔下地板,竭力控着身体不要摔惨……

    扑通……

    一声倒地的闷响,黑石板压着两人,而叶惟压着莉莉。

    什么?我和她好像吻上了?

    他……他在做什么?我被吻了……

    两人热恋情侣般的抱成一团,而他的嘴唇刚好吻在她的嘴唇上,也可以说她的嘴唇刚好吻在他的嘴唇上,就那么发生了,都是因为倒地的过程中,她往前摔去了……

    他的眼睛望着她的眼睛,距离只有那么一点点,彼此都仿佛都看到对方的心田。

    嘴唇吻着嘴唇,柔软,润湿。

    莉莉的明眸渐渐瞪大,叶惟的双眉渐渐拧了起来,两颗心猛然噗通一跳!

    什么见鬼玩意!

    “走开,我不能呼吸了……”

    “你得知道,刚才我很可能是救了你一命,所以你不应该发脾气。”

    “我没有发脾气……你走开,我需要呼吸……”

    艰难地,努力地,叶惟抱着莉莉翻滚了出来,两人站起身,看看躺在地上的黑石,神情都很不自然,尤其莉莉一脸通红。

    “只是一个意外,我们都不想的,就当没发生过吧。”叶惟抹了抹嘴唇,似乎要抹掉这件事。

    “我同意……但你真的应该把自己房间收拾好点了。”莉莉轻声嘀咕,挽着秀发,“还有,这块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是说,谁会把这么一块墓碑似的黑乎乎大石板放在卧室里,不觉得诡异吗……”

    “你没看过《2001:太空漫游》吧?”叶惟耸肩,“看过的话,你就知道这事有多酷了。”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直至叶惟突然双眼一亮,喜道:“看,你的手绳就在那里!”

    莉莉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见一条残破的手绳在黑石板原先位置的后面,那是什么狗!竟然懂得把手绳藏起来……

    “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叶惟哲学家般笑了笑,走去把手绳拿起来交还给她,“希望你还会喜欢。”

    莉莉把手绳放进衣袋,什么话都不想多说,只想快点逃离这里,道:“这事,谢谢你了,那我走了。”她是犯了什么罪过,发生了这种事情,居然还要向他道谢。

    “OK。”叶惟点头,“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莉莉面无表情,虽然很没礼貌,却快步离去了。

    然而尴尬还没有完,当她刚刚走出屋子,只见一对中年亚裔夫妇带着个小女孩走来,托托在围着他们欢奔乱跳,显然就是叶惟的家人,他们惊讶的看着她……

    “嗨,你们好,我是叶惟的朋友莉莉,刚才有点事麻烦他,现在好了,再见,祝你们有愉快的一天……”

    莉莉说罢就逃亡似的跑了,无礼、丢人、尴尬,面对成群媒体记者都不曾这样。

    刚一离开叶家的范围,她就原形毕露的苦起了脸,心头乱成一团,掏出手机,慌忙地打给了翠丝特。

    “翠丝特,你不会想象得到发生了什么事!太糟糕糟糕糟糕了……噢呜,我的初吻没了,我完蛋了……”

第十二章 怪胎与书呆    凯文-托马斯在周三这天黄昏前,就把那50万零1美元赔偿金过账了,这骗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不甘心都不得不这样。

    公司出了这些变故,三家影院发行变为一家,其他五位有限合伙人不无疑惑,但他们暂时还不能得知真相,否则也会搞砸一切。他们只知道凯文-托马斯因为在影片发行上失职,所以被解雇了,公司会好起来的。

    周四,距离《婚期将至》上映又近了一天。

    叶惟继续一大早起来上学去,但他今天带了些东西到学校准备忙活,最新版的《好莱坞创意产业指南》!

    《好莱坞创意产业指南》是电影行业内任何人的重要参考资料,它不是期刊,每年更新3次,列出了各个好莱坞片商、制片人过去和当前正进行的所有项目,包括了《婚期将至》。

    这个指南的用途太多了,无论是制片人立项目、编剧投剧本、演员找戏选戏……都可以找到需要的行情。

    这是他昨天放学后专门去电影书店买的,另外还买了最新的《综艺日报》、《幕后》、《电影制作人专刊》等,这些行业信息就像埋藏着黄金的沙漠,他想要从中挖出点值钱的原石。

    今天是追梦联盟俱乐部的活动日,但到了9:25,叶惟并没有前去活动地学术中心杂物房那边,发了一条短信给列夫他们“我今天有其它事忙,你们玩,别来找我。”

    他抱着一大包杂志,就坐在校园林荫下的幽静一角,不理远处走动笑闹的学生,认真看了起来。

    昨天晚上,叶惟就已经看了一部分,不过所有的项目像满天繁星那么多,主流片商的、迷你主流的、独立电影公司的……

    数百上千个项目都在进行之中,有些还在策划阶段、有些在前期筹备,有在拍摄之中、后制、发行宣传……

    有的项目成本低到只有几万,有的则高到了天上去,像在后制中的《蜘蛛侠2》制作预算$200,000,000,两亿美金!还只是制片费而已,不包括发行、宣传等的费用。

    两亿美金,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平地建起一栋豪华的高楼大厦,也可以拍成一部两个小时的好莱坞大片,这就是电影业。

    叶惟看着这份指南,不由感慨,在这些项目之中,有多少最后会一塌糊涂,又有多少会上演奇迹?哪个会亏,哪个会赚?

    “原始部落尊敬讲故事的人,但是如果他的故事没讲好,他们就会杀了他,然后当晚餐吃掉。”

    这是好莱坞的一句名言,是众多电影人的座右铭,也是名声为什么重要的原因,电影这种产业,实在是充满着未知数。

    没有人知道未来,只有过去。

    这里的名声不是指私生活的品德怎么样,只要你有价值,没有片商会在乎你是毒贩还是偷窥老奶奶洗澡的变态;指的是专业素养、赚钱能力、你的行为会对电影本身造成什么影响。

    电影人不是律师医生,是运动员,状态会有起伏,厉害一次不代表一直都会,跌倒一次也不代表一定站不起来。

    所以业内有一个不明文的“三振出局”规矩:制片人、导演、主演、编剧,谁连续失败三次,就得被淘汰。

    不管失败的背后有着什么原因,没人在乎,行业只会认准一件事:“现在你是个倒霉蛋了,谁沾上你的坏运气,谁死。”

    这个规矩对于那些外国影人、行业边缘人尤其严厉。

    像吴宇森,《变脸》、《碟中谍2》等一系列成功让他在好莱坞名利双收,不愁没新片拍;但随着《风语者》、《防弹武僧》的两次失败,已经让他站到了悬崖边缘,如果下个月上映的《记忆裂痕》再度搞砸……三振出局。

    要重新爬起来,比新人闯荡好莱坞还要难一千倍、一万倍。

    而李安,今天夏天上映的《绿巨人浩克》惨败,第一次。

    他们的未来会怎么样,叶惟不太清楚,那个梦只有自己的经历才很清晰,不过他有一种感觉,李安会重新站起来的,也肯定会这样,商业片像个婊子养的,文艺片却尊敬功底,李安的文艺功底摆在那里,只要拍文艺片,会好的。

    连自己最关心的华人导演的情况都模糊,其它的好得了哪去,所以叶惟翻过一页页杂志,难有多少明确的信息。

    他想要找到一个被有意放弃的、却其实很好的项目,凭着自己的专业判断,凭着梦中的线索。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什么特别着意的,看上去比较有趣的就圈起来标记一下,方便以后联系……

    ……

    “哈哈哈!”

    “伙计们,看看这是什么,噢耶,我要把它吹起来–”

    与此同时,学术中心的一层杂物房,正爆起一阵阵的疯狂笑声,还有电视声、谈话声……

    外面的走廊上,莉莉-柯林斯皱着英眉,抬起要敲门的手就是敲不下去。

    真是糟透了!事情是这样的,昨天的墨鱼行动之后,她发现自己戴着的编绳手链不见了!那是她爸爸送给她的,对别人来说只是一条不值钱的绳手链,对她来说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她急坏了,但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可能:手链在墨鱼行动中丢失了。

    于是她打电话询问了翠丝特、巴布他们,连两个监督老师都问了,大家都说没见着,昨天的队伍中,只剩下一个人没问……

    巴布要把那人的手机号码给她,她拒绝了,她要和那人当面说,才能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是的,她不信任他。

    有人说可以在这里找到他,因为今天是他的俱乐部的活动日,“追梦联盟”,说得真好听,谁不知道就是个怪胎集中地……别的俱乐部的活动地一般都在学术中心课室、雷诺兹厅,偏僻点就图书馆、剧院等地,正常人哪会跑到杂物房来……

    莉莉徘徊了几步,呼吸了几口气,就像房里关着好几只怪兽,一不小心打开这道门,就会造成毁灭世界的恶果。

    真不情愿啊!可有什么办法呢?她终于敲了敲门,“HELLO?”

    “来了,来了–”

    不是叶惟的声音,当门打开,果然不是他,是个服装怪异、粘着胡须的大鼻子男生,他一看到她,就尖叫起来:“啊!!!”

    莉莉感觉耳朵生痛,不由退了一步,疑惑道:“你没事吧?”

    “噢我的天!我是对的,我太他马的对了!”男生一阵疯狂大喊,回头望去,又是尖叫:“她来了,莉莉-柯林斯!!!”

    “唔……嗯……”

    莉莉感到很无语,望向房内寻找起叶惟的身影,杂物房靠近门口这一块被清理出来了,摆放着沙发、电视机等物,像是家里的大厅,除了门口这疯子,里面还有三个男生,没有叶惟。

    “你好你好,我是列夫,那是巴德、诺亚、科尔温……噢天啊,惟哥,惟哥,你在哪里!?”列夫疯狂地叫着。

    巴德正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的《老友记》,平时没有特别活动的时候,这就是他的消遣,看一集《老友记》影碟。这时他望着门口这边,张大的嘴巴塞满爆米花。

    坐在旁边咖啡桌边的小个子华裔男生叫陈诺,或者诺亚-陈,他戴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正独自一人地玩着《龙与地下城》,咖啡桌上放着地图和卡牌,这时他满脸呆滞,手中的12面骰子跌落下来……

    而在角落那边,一个脸色苍白的白人男生躲在那里似的,快要钻进杂物堆里去了,他正看着一本《国家地理》,瞥了门口一眼,立刻就收回目光,继续低头看书……科尔温-雷特,有着轻度自闭症的家伙。

    “惟,惟哥!!!”

    “惟今天有事没来。”冷静说话的却是科尔温。

    “呃……对啊。”列夫挠了挠发红的鼻子,突然,他注意到莉莉-柯林斯望了他手上一眼,才想起自己正拿着一个避孕套在玩……连忙塞回衣袋里,他嘿嘿的干笑……

    都是些讨厌鬼!看着这些,莉莉心里直嘟哝,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讨厌的酷小孩和讨厌的怪胎都让人讨厌……

    不过她也有着疑惑,叶惟怎么会跟他们一起玩?

    太奇怪了,如果他是想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整天被些无脑的女孩缠着,那么就不该这样做,一个事实是,谁跟怪胎一起玩,谁也被别人定义为怪胎,没有人气、没有朋友、没有女朋友……他不知道吗?他是傻子?

    听到他们的话,她顿时有些失望,还是要走出极不情愿的一步:“那可以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吗?我找他有点事。”

    果然……果然不出我所料!列夫疯狂地点头,越看着对方,越发的紧张,这可是莉莉-柯林斯啊,摇滚巨星的漂亮女儿!老天!他的话声变得结巴起来:“当然,当然了!惟哥的事情,我们最清楚……”

    “是的!是的!”巴德艰难地咽下了满口的爆米花。

    “他现在身高170CM左右,140多磅,生日是2月19日,双鱼座,所以天性浪漫,很有艺术气息;他的血型是AB型,酷吧;还有还有,他懂得好几种语言,精通英语、汉语,还会一点点西班牙语、法语、波兰语、《龙与地下城》通用语……”

    巴德抢话地高声说着:“还有,他住在布伦特伍德,他最喜欢吃中餐,但不是油炸食物,有好多讲究的,都是他爷爷的教诲,惟好崇拜他爷爷的,他爷爷是个中国的二战老兵!可惜前几年老人家去世了……惟好伤心。”

    “我来说!巴德,由我来说!”列夫气急了,转头吼了伙伴一声,全然没有注意到莉莉很早就愕然的样子,连忙变得机关枪似的:“梦露和赫本,他喜欢赫本!当然对梦露也有兴趣,还有伊丽莎白-泰勒、葛丽泰-嘉宝、英格丽-褒曼……惟的兴趣非常广泛!”

    那边陈诺也呆呆地说了句:“是的,惟的阅读爱好也是,他什么书都看的……”

    “对了,他穿M码的衣服,而内裤的样式,他喜欢……!”巴德一边说着,一边想着……

    “停止!!!”莉莉不得不叫了一声,全场寂静,她感觉自己快疯了,哭笑不得:“我只是想得到他的手机号码……”

    列夫和巴德都一副会意的表情,列夫笑道:“我明白,我懂的,一步一步来嘛,好的,诺亚,给我纸笔!”

    陈诺连忙行动,当列夫拿过纸笔,就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机,一边写了起来:“这是惟的手机号码,这是他的家里电话号码,这是他的电邮,这是他的MSN号,这是他的……”

    “谢谢,谢谢……”莉莉一看纸上已经有手机号码了,就伸手夺过,“已经够了,谢谢你们!再见!”

    说罢,她急忙大步离去,四个怪人!不,五个!

    好一阵子,杂物房里才恢复了动静。

    “哇……”列夫瞪圆的眼睛还未复原,啧啧的道:“比赛快要进行到16岁,惟哥终于要破门了!”

    巴德乐呵呵的傻笑:“她还那么美,真佩服惟哥。”陈诺发了声呆叹:“像精灵族少女。”一直闷头看书的科尔温,突然又说了句话:“她的英国口音,惟会喜欢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