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凯文-托马斯在周三这天黄昏前,就把那50万零1美元赔偿金过账了,这骗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不甘心都不得不这样。

    公司出了这些变故,三家影院发行变为一家,其他五位有限合伙人不无疑惑,但他们暂时还不能得知真相,否则也会搞砸一切。他们只知道凯文-托马斯因为在影片发行上失职,所以被解雇了,公司会好起来的。

    周四,距离《婚期将至》上映又近了一天。

    叶惟继续一大早起来上学去,但他今天带了些东西到学校准备忙活,最新版的《好莱坞创意产业指南》!

    《好莱坞创意产业指南》是电影行业内任何人的重要参考资料,它不是期刊,每年更新3次,列出了各个好莱坞片商、制片人过去和当前正进行的所有项目,包括了《婚期将至》。

    这个指南的用途太多了,无论是制片人立项目、编剧投剧本、演员找戏选戏……都可以找到需要的行情。

    这是他昨天放学后专门去电影书店买的,另外还买了最新的《综艺日报》、《幕后》、《电影制作人专刊》等,这些行业信息就像埋藏着黄金的沙漠,他想要从中挖出点值钱的原石。

    今天是追梦联盟俱乐部的活动日,但到了9:25,叶惟并没有前去活动地学术中心杂物房那边,发了一条短信给列夫他们“我今天有其它事忙,你们玩,别来找我。”

    他抱着一大包杂志,就坐在校园林荫下的幽静一角,不理远处走动笑闹的学生,认真看了起来。

    昨天晚上,叶惟就已经看了一部分,不过所有的项目像满天繁星那么多,主流片商的、迷你主流的、独立电影公司的……

    数百上千个项目都在进行之中,有些还在策划阶段、有些在前期筹备,有在拍摄之中、后制、发行宣传……

    有的项目成本低到只有几万,有的则高到了天上去,像在后制中的《蜘蛛侠2》制作预算$200,000,000,两亿美金!还只是制片费而已,不包括发行、宣传等的费用。

    两亿美金,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平地建起一栋豪华的高楼大厦,也可以拍成一部两个小时的好莱坞大片,这就是电影业。

    叶惟看着这份指南,不由感慨,在这些项目之中,有多少最后会一塌糊涂,又有多少会上演奇迹?哪个会亏,哪个会赚?

    “原始部落尊敬讲故事的人,但是如果他的故事没讲好,他们就会杀了他,然后当晚餐吃掉。”

    这是好莱坞的一句名言,是众多电影人的座右铭,也是名声为什么重要的原因,电影这种产业,实在是充满着未知数。

    没有人知道未来,只有过去。

    这里的名声不是指私生活的品德怎么样,只要你有价值,没有片商会在乎你是毒贩还是偷窥老奶奶洗澡的变态;指的是专业素养、赚钱能力、你的行为会对电影本身造成什么影响。

    电影人不是律师医生,是运动员,状态会有起伏,厉害一次不代表一直都会,跌倒一次也不代表一定站不起来。

    所以业内有一个不明文的“三振出局”规矩:制片人、导演、主演、编剧,谁连续失败三次,就得被淘汰。

    不管失败的背后有着什么原因,没人在乎,行业只会认准一件事:“现在你是个倒霉蛋了,谁沾上你的坏运气,谁死。”

    这个规矩对于那些外国影人、行业边缘人尤其严厉。

    像吴宇森,《变脸》、《碟中谍2》等一系列成功让他在好莱坞名利双收,不愁没新片拍;但随着《风语者》、《防弹武僧》的两次失败,已经让他站到了悬崖边缘,如果下个月上映的《记忆裂痕》再度搞砸……三振出局。

    要重新爬起来,比新人闯荡好莱坞还要难一千倍、一万倍。

    而李安,今天夏天上映的《绿巨人浩克》惨败,第一次。

    他们的未来会怎么样,叶惟不太清楚,那个梦只有自己的经历才很清晰,不过他有一种感觉,李安会重新站起来的,也肯定会这样,商业片像个婊子养的,文艺片却尊敬功底,李安的文艺功底摆在那里,只要拍文艺片,会好的。

    连自己最关心的华人导演的情况都模糊,其它的好得了哪去,所以叶惟翻过一页页杂志,难有多少明确的信息。

    他想要找到一个被有意放弃的、却其实很好的项目,凭着自己的专业判断,凭着梦中的线索。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什么特别着意的,看上去比较有趣的就圈起来标记一下,方便以后联系……

    ……

    “哈哈哈!”

    “伙计们,看看这是什么,噢耶,我要把它吹起来–”

    与此同时,学术中心的一层杂物房,正爆起一阵阵的疯狂笑声,还有电视声、谈话声……

    外面的走廊上,莉莉-柯林斯皱着英眉,抬起要敲门的手就是敲不下去。

    真是糟透了!事情是这样的,昨天的墨鱼行动之后,她发现自己戴着的编绳手链不见了!那是她爸爸送给她的,对别人来说只是一条不值钱的绳手链,对她来说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她急坏了,但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可能:手链在墨鱼行动中丢失了。

    于是她打电话询问了翠丝特、巴布他们,连两个监督老师都问了,大家都说没见着,昨天的队伍中,只剩下一个人没问……

    巴布要把那人的手机号码给她,她拒绝了,她要和那人当面说,才能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是的,她不信任他。

    有人说可以在这里找到他,因为今天是他的俱乐部的活动日,“追梦联盟”,说得真好听,谁不知道就是个怪胎集中地……别的俱乐部的活动地一般都在学术中心课室、雷诺兹厅,偏僻点就图书馆、剧院等地,正常人哪会跑到杂物房来……

    莉莉徘徊了几步,呼吸了几口气,就像房里关着好几只怪兽,一不小心打开这道门,就会造成毁灭世界的恶果。

    真不情愿啊!可有什么办法呢?她终于敲了敲门,“HELLO?”

    “来了,来了–”

    不是叶惟的声音,当门打开,果然不是他,是个服装怪异、粘着胡须的大鼻子男生,他一看到她,就尖叫起来:“啊!!!”

    莉莉感觉耳朵生痛,不由退了一步,疑惑道:“你没事吧?”

    “噢我的天!我是对的,我太他马的对了!”男生一阵疯狂大喊,回头望去,又是尖叫:“她来了,莉莉-柯林斯!!!”

    “唔……嗯……”

    莉莉感到很无语,望向房内寻找起叶惟的身影,杂物房靠近门口这一块被清理出来了,摆放着沙发、电视机等物,像是家里的大厅,除了门口这疯子,里面还有三个男生,没有叶惟。

    “你好你好,我是列夫,那是巴德、诺亚、科尔温……噢天啊,惟哥,惟哥,你在哪里!?”列夫疯狂地叫着。

    巴德正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的《老友记》,平时没有特别活动的时候,这就是他的消遣,看一集《老友记》影碟。这时他望着门口这边,张大的嘴巴塞满爆米花。

    坐在旁边咖啡桌边的小个子华裔男生叫陈诺,或者诺亚-陈,他戴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正独自一人地玩着《龙与地下城》,咖啡桌上放着地图和卡牌,这时他满脸呆滞,手中的12面骰子跌落下来……

    而在角落那边,一个脸色苍白的白人男生躲在那里似的,快要钻进杂物堆里去了,他正看着一本《国家地理》,瞥了门口一眼,立刻就收回目光,继续低头看书……科尔温-雷特,有着轻度自闭症的家伙。

    “惟,惟哥!!!”

    “惟今天有事没来。”冷静说话的却是科尔温。

    “呃……对啊。”列夫挠了挠发红的鼻子,突然,他注意到莉莉-柯林斯望了他手上一眼,才想起自己正拿着一个避孕套在玩……连忙塞回衣袋里,他嘿嘿的干笑……

    都是些讨厌鬼!看着这些,莉莉心里直嘟哝,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讨厌的酷小孩和讨厌的怪胎都让人讨厌……

    不过她也有着疑惑,叶惟怎么会跟他们一起玩?

    太奇怪了,如果他是想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整天被些无脑的女孩缠着,那么就不该这样做,一个事实是,谁跟怪胎一起玩,谁也被别人定义为怪胎,没有人气、没有朋友、没有女朋友……他不知道吗?他是傻子?

    听到他们的话,她顿时有些失望,还是要走出极不情愿的一步:“那可以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吗?我找他有点事。”

    果然……果然不出我所料!列夫疯狂地点头,越看着对方,越发的紧张,这可是莉莉-柯林斯啊,摇滚巨星的漂亮女儿!老天!他的话声变得结巴起来:“当然,当然了!惟哥的事情,我们最清楚……”

    “是的!是的!”巴德艰难地咽下了满口的爆米花。

    “他现在身高170CM左右,140多磅,生日是2月19日,双鱼座,所以天性浪漫,很有艺术气息;他的血型是AB型,酷吧;还有还有,他懂得好几种语言,精通英语、汉语,还会一点点西班牙语、法语、波兰语、《龙与地下城》通用语……”

    巴德抢话地高声说着:“还有,他住在布伦特伍德,他最喜欢吃中餐,但不是油炸食物,有好多讲究的,都是他爷爷的教诲,惟好崇拜他爷爷的,他爷爷是个中国的二战老兵!可惜前几年老人家去世了……惟好伤心。”

    “我来说!巴德,由我来说!”列夫气急了,转头吼了伙伴一声,全然没有注意到莉莉很早就愕然的样子,连忙变得机关枪似的:“梦露和赫本,他喜欢赫本!当然对梦露也有兴趣,还有伊丽莎白-泰勒、葛丽泰-嘉宝、英格丽-褒曼……惟的兴趣非常广泛!”

    那边陈诺也呆呆地说了句:“是的,惟的阅读爱好也是,他什么书都看的……”

    “对了,他穿M码的衣服,而内裤的样式,他喜欢……!”巴德一边说着,一边想着……

    “停止!!!”莉莉不得不叫了一声,全场寂静,她感觉自己快疯了,哭笑不得:“我只是想得到他的手机号码……”

    列夫和巴德都一副会意的表情,列夫笑道:“我明白,我懂的,一步一步来嘛,好的,诺亚,给我纸笔!”

    陈诺连忙行动,当列夫拿过纸笔,就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机,一边写了起来:“这是惟的手机号码,这是他的家里电话号码,这是他的电邮,这是他的MSN号,这是他的……”

    “谢谢,谢谢……”莉莉一看纸上已经有手机号码了,就伸手夺过,“已经够了,谢谢你们!再见!”

    说罢,她急忙大步离去,四个怪人!不,五个!

    好一阵子,杂物房里才恢复了动静。

    “哇……”列夫瞪圆的眼睛还未复原,啧啧的道:“比赛快要进行到16岁,惟哥终于要破门了!”

    巴德乐呵呵的傻笑:“她还那么美,真佩服惟哥。”陈诺发了声呆叹:“像精灵族少女。”一直闷头看书的科尔温,突然又说了句话:“她的英国口音,惟会喜欢的。”

第十一章 我恨你的十件事    这么惨痛的回忆都能忘记!

    莉莉有些不满,她回头瞥了叶惟一眼,说道:“五年级那年,圣玛尔定和伯克利霍尔有一场足球比赛,那家伙痛宰了我们!”

    翠丝特愣住了:“什么?你是指……Soccer?”

    “是的,想起了吗?”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不敢肯定,你是说真的?”

    “Vigor-Yeah,6号,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家伙是伯克利霍尔的队长,踢中场的,上半场他已经一个人进了我们学校两球,2:0,然后下半场,他还是出尽全力,他助攻、他进球、他防守……你知道最后的比分是多少吗?7:0!那家伙?他是魔鬼!”

    莉莉恨意未消似的,咬着整齐的牙齿,“他是一只不懂宽爱的魔鬼!”

    “只是Soccer!”翠丝特满脸无奈,“我的上帝……”

    “只是!?”莉莉瞪了瞪眼眸,挺起了秀眉,简直是说对方不可理喻!她忽然又噗哧的笑了,道:“你叫它Soccer,我可是叫它Football。”

    “英国人……”翠丝特快要晕倒般捂住了额头,用夸张的英国腔问道:“你要喝一杯茶吗?”

    “是的!”莉莉笑着点头。

    “可是都倒进波士顿的大海里了!”翠丝特说罢,不开玩笑了,问道:“既然是比赛,他带队胜利也不是什么罪过吧?”

    莉莉正经的道:“没错,本来是这样。但是两队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领先到5:0的时候,他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就是不肯停下!而且每进一球,他都会向我们的队员说‘你们烂透了’、‘看来神今天站在我这边’……”

    她一边说,一边做着各种鬼脸,模仿叶惟当时的样子。

    “我当时就站在场边,我听到了。他不只是要胜利,他还要羞辱我们学校!这已经违背了体育精神,这就像,就像……NBA的垃圾时间,一支队领先湖人队40分了,可是它的核心球员继续在场上打,扣篮、扣篮、扣篮……你会好受吗?”

    说罢,她微微垂头地叹息,意思是自己因为这件惨案而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翠丝特却没什么同情,笑道:“湖人队不会输那么多。”

    “不只是这件事,还有周一集会的事、食堂的事……返校节的事!翠丝特,我看叶惟和约翰-威廉姆斯没什么分别,都是那种爱出风头的花花公子,幼稚、无礼、不理别人的感受,整天花言巧语,以为别人都会喜欢他,谁在乎!”

    “跟这种人做朋友,是走向灭亡。”莉莉又瞥了那边的叶惟一眼,“你可得小心点,别被他拐走了。”

    “说实话,我还没有想过跟亚裔男生约会,不过惟让我改观了,亚裔男生也有很酷的,所以如果他约我出去,OK。”

    翠丝特说着一笑,露出箍着牙套的牙齿,又道:“可惜我知道惟对我没意思,他倒是挺迷你的,哈哈!”

    “别乱说,我和他不可能。”莉莉很确定的样子。

    “无论怎么样,你对他有偏见了,也许所有的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莉莉一时沉默,考虑着这个问题,好一会才道:“如果是那样,我会向他道歉。”

    “女孩谈话完了吗?”远处监督着的教员终于看不下去了,挥来了鞭子,赶紧干活!

    两人便结束了这番谈话,继续加入到寻找和捡拾校园垃圾的工作之中。

    但叶惟实在有些困惑,按巴布描述的,这似乎是在玩针对!

    以前的他会呸一声,我他马不在乎,谁稀罕;但是经过梦中的大学教育,他对“团队”一词有了更深的理解,团队,团队!

    对电影制作来说尤其如此,南加大流传着一句名言“你能不能得到一份工作,最重要的不是有没有才华,而是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别人愿不愿意跟你一起在片场吃午饭。”

    现在的莉莉-柯林斯就是那种讨厌鬼,他作为这里年级最高的人,有必要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叶惟走到了莉莉-柯林斯旁边,平静地问道:“如果是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大可以指出来,我们解决它,互相尊重和包容。像这样神经质的,只会破坏团队的热情。”

    “我神经质!?”莉莉顿时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这人真是不讲道理呀!

    “是的。”叶惟点头道,“我必须说,你影响到其他人了,请有点专业精神吧。”

    “是吗是吗,对了,是谁一会儿说些成人药物,一会儿喷脏话,是我么?是你!别来跟我装好人!”

    就在两人要吵起来之际,还有人跑来添乱,路过的三个九年级的大男生径直走来,他们都盯着莉莉看,其中一个短发男生首先搭讪道:“嗨,好莱坞美女,需要帮忙吗?”

    另一个卷发男生则笑道:“莉莉,可以跟我约会吗?我想听菲尔-柯林斯的演唱会。”

    其他两人都笑了起来:“是的,是的,我们都是你爸爸的忠实粉丝,你喜欢我们哪一个?”

    莉莉的脸容平淡下来,没有回应,完全当他们不存在。翠丝特驱赶道:“请你们走开!”巴布急了:“嘿,老兄们……”

    “小孩子不要说话。”那短发男生瞪了巴布一眼,让他讪讪的。

    巴布、翠丝特都望向了叶惟,就连莉莉也不禁有这个举动,大概在她心底,叶惟这个恶棍,可以轻易地收拾这伙人。

    然而叶惟跟个没事人一样,不但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还在望向别处。

    不过监工教员不是瞎的,他的眼睛好得很,马上就吼着走来:“小伙子们,看来你们很喜欢‘墨鱼’对吗?不如我跟校长说,让他加你们的时长一百小时!”

    “没事,没事!”三个大男生连忙笑着走了。教员看看四人,说道:“别理他们,继续工作吧。”

    教员还没走远,翠丝特就愤慨的道:“他们太过分了,哈佛-西湖怎么会招收这样的学生!”

    “哈佛-西湖又不是天堂。”叶惟说道。

    “现在懂得毒舌了?怎么刚才像块石头?”莉莉在笑,在向叶惟露出甜滋滋的笑容,却其实是对他刚才的沉默的厌恶,还有一点点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的失望,什么偏见,什么误解?他像她想的一样!

    “什么?”叶惟挺起了眉头,监工教员就在那里呢,需要他做什么?揍那些白痴一顿?

    而且,他哂笑道:“我得提醒你,是你之前不准我说粗口的,可是跟那些人除了粗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莉莉嘲笑道:“也许是我高估你的口才了吧。”

    解决失败!叶惟真是受够她了,这种无药可救,最好就是把她直接踢出团队,他不客气了,“再说,我为什么要帮你?”

    翠丝特和巴布不知如何是好,无力地调和着:“冷静,有话慢慢说!”

    “所以我说得一点没错,你就是个……就是个……”

    莉莉停顿着话语,叶惟好玩的怂恿着:“想说脏话?说吧,说吧。”她咬牙道:“你就是个Hooligan!”

    小流氓,无赖,不良少年。她最后还是没说Asshole这种脏词,而是说了这个传统的词,反正他是一个可恶的、残酷的、冷血的坏人!

    “谢谢。”叶惟没什么所谓,想到了什么,不由摇头笑了笑,似乎在说:“居然想到这个,她说我说得也没错。”

    莉莉敛起了双眸,话声沉了下来:“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

    “你不会喜欢的,我就不说了。”

    “下流的?”

    “不,老少皆宜。”

    “那说吧。”

    “你真不会喜欢的。”

    “我不在乎,大家都想看看你有多刻薄,说吧。”

    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两人这一连串话语轻得像是密谈,但巴布两人分明能感受到那股一触即发的紧张……

    在莉莉的一再坚持下,叶惟终于肯说:“好吧,你们想看一场菲尔-柯林斯的演唱会吗?”

    三人都疑惑地眨眼,莉莉的双眉已经扬起,就听到他接着道:“那就去看一次《人猿泰山》吧,1999年版的,哈哈哈!”

    他这个笑话讲得真不怎么样,自己笑了,可翠丝特两人都没有笑,不太明白有什么笑点。

    然而莉莉不同,作为一个看过1999年版《人猿泰山》很多遍、以及熟知它的影评的人,她知道叶惟为什么笑,因为这部电影的配乐方面一直有一个饱受争议的地方,菲尔-柯林斯的歌用得太多了!

    “你怎么敢!”她的双目骤然瞪大,举起了手中的网捞,往叶惟身上打去,“不准开我爸爸的玩笑!他的歌好听极了!”

    “喔!嘿!”叶惟没想到她居然会打人,连忙用垃圾篓去挡,“我没说菲尔-柯林斯的歌不好,像《You‘ll-Be-In-My-Heart》我可喜欢了。《人猿泰山》的问题又不是他的错,那是配乐师的过失!等等,我还会唱那首歌,听着,Come,stop-your-crying……”

    “你敢!”听到他唱起来,莉莉顿时惊慌了,她才不要让这个流氓亵渎了她的歌,如果可以,她会用那篓垃圾塞住他的嘴巴!

    “不准你唱!闭嘴,你不能唱!”

    “凭什么,我就要唱,那歌又不是……呃……”

    “说啊,这歌就是我的,是我爸爸写给我的,现在我不准你唱!”

    “行,我不唱,我唱猫王的《Always-On-My-Mind》,那也是你的吗?嘿,你还打!”

    望着两人用垃圾清理工具越打越远,翠丝特和巴布除了无奈,没别的可做,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今天过后,叶惟和莉莉再都不要待在一起,不然整个地球迟早都会被他们拆掉。

    “喂,你们给我回来!”监工教员也无奈,“墨鱼”任务不是让你们玩的啊!

    ……

    一个小时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在一次次的针锋相对中,终于走到尽头,七位学生完成了本学年的墨鱼任务。

    叶惟则受了他的小惩罚的五分之一,他跟巴布几人交换了手机号码和电邮,莉莉和翠丝特?当然不在其中。

    众人纷纷道别和离去,不过叶惟还有任务:把垃圾篓里的垃圾倒进大垃圾桶里去,以及把所有工具放回清洁房。这事就不需要教员监督了,他做完这些收尾才可以走。

    来到学术大楼开外的垃圾桶前,叶惟抬起垃圾篓,看了看里面半篓的东西,乱扔垃圾的人还真有不少。

    忽然,他的目光被篓里的什么吸引住,轻轻翻动篓子,那东西全然显露了出来,一条断开的五彩编绳手链,中间织成两只天使翅膀的样子,虽然不值什么钱,却手工精致,很漂亮。

    “挺好的绳链,这都扔掉,哈佛-西湖这些富家子弟,哎!”

    叶惟摇摇头,想着伸手进篓,拿回去清洗干净,给托托戴上应该会不错。

    他晃了晃编绳手链,放进了裤袋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