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来了,他来了!”

    “嗨,老兄,做得漂亮!”

    学术中心外面,响起了一片笑声,几个男生兴奋地走向叶惟,跟他击掌碰拳,想想校长当时的面色就过瘾。

    不算叶惟,这里总共来了七个学生,七年级和八年级的都有,他们都准备今天就完成自己“墨鱼”项目的全年一小时,还有两个教员跟随着监督情况。

    叶惟的目光自然多落在那个眼熟的漂亮女生上,倒不是被她迷住了,是想看清楚她是谁。

    这白人少女身形窈窕,五官十分精致,一头棕黑色的长头发披肩而下,穿着一件简约风格的米白的香奈儿长袖T恤,一条碎花的及膝裙,一双浅蓝的平底凉鞋,挽着一个棕色的斜挎小包,优雅而时尚,青春的气息更是跃然而出。

    她的肌肤雪白,大眼睛明亮有神,睫毛长长,两道粗长的英眉突显着一股飒爽的气质,也让她的脸容极富神采,像是从风景画里走出来的人,和美国的芭比无关,而是英伦的淑女。

    这张脸很有镜头感,真是一块演员的材料,作为一个准电影人,他不由这么想。

    众人重新认识,向他报上名字和年级,到那个女孩时,她语气平和:“莉莉-柯林斯,八年级。”

    哦?叶惟闻言又想了想,顿时想起来了,她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

    菲尔-柯林斯是英国的抒情摇滚巨星,不管是作为“创世纪”成员时的乐队唱片,还是后来的个人唱片,全球总销量都在一亿张以上,也让他站在最成功、最顶尖的歌星行列之中,虽然他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但他在全球范围都仍然有着很大的人气。

    他也知道了她为什么会眼熟,跟那个梦无关,是因为菲尔-柯林斯曾经为很多电影做原创音乐,包括1999年版的《人猿泰山》,影片的主题曲《You‘ll-Be-In-My-Heart》更在次年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

    这首歌本是柯林斯写给女儿的,大意就是:“孩子,不要哭,你永远都在我的心中,不要管别人说什么,记住我爱你。”

    而莉莉-柯林斯跟着父亲出席了那届的奥斯卡,一起上过电视、报纸,那是几年前2000年的事了。

    他想起了更多的信息,在她4岁还是5岁的时候,菲尔-柯林斯第二次离婚,然后她跟着她妈妈搬到了美国生活,直到现在。

    哈佛-西湖从来不乏她这样的名人后代学生,比如玛吉-吉伦哈尔、杰克-吉伦哈尔俩姐弟。

    不得不说,平时莉莉-柯林斯在学校里挺低调的,以她的外貌和摇滚巨星女儿的身份,要成为校园明星太容易了。但她还没出过什么风头吧?都八年级了,却很少让人听说。

    这么想着,叶惟的目光停留在莉莉的脸上就有点久了,久得让她和别人都有所察觉。

    她微皱了一下英气的双眉,“HELLO?”

    几个男生顿时发出一声两声的轻笑,大家都是男生,还不懂嘛,他们不由再度佩服VIY的勇气,这可是莉莉-柯林斯!

    多少人在她面前,说话都说不好,包括他们……

    “很高兴认识你。”叶惟对她笑了笑,收回了目光,问道:“那现在做什么?”

    一个名叫翠丝特-朗费罗的戴着眼镜和牙套的白人女生答道:“我们准备分成两队人,一队到学术中心里面清洁,另一队在外面捡垃圾。”叶惟点点头:“酷,那我可以在外面捡垃圾吗?”莉莉立即说:“我们说好了抽签决定。”

    “什么?捡垃圾的活都要争吗?”叶惟开玩笑的惊声,“什么世道!”

    众人都笑了,莉莉却没有,双眉皱得更高了一点,眸中似有不满,认真的道:“不,大家都想在外面工作,抽签更公平。不能因为你是高年级生,就想欺压别人。”

    “OK,你说得对。”叶惟耸耸肩,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显然大家都知道,她这么严肃要么是笨蛋,要么就是坏脾气。

    刚刚对她生起的好感顿时消退下去,手机号码?算了吧,最好不要跟她抽到同一队,看不见,心不烦。

    当下大家进行了抽签,结果是莉莉、翠丝特、一个叫巴布的拉美裔七年级小男孩、还有叶惟在外面捡垃圾,另外四人进去大楼干活。每队一个教员做监工,在不远处跟着他们,仿佛随时会挥来鞭子。

    四人继而分了工具,这回不抽签了,搞民主,叶惟负责抱着塑料垃圾篓,莉莉三人则拿着网捞、垃圾钳。

    垃圾最多的地方通常是球场那边,四人当即前往,莉莉和翠丝特是要好的死党,她们走在前面。

    叶惟和巴布落在后面,他虽然没小气到要调队,却也没兴趣做宠物,跟巴布闲谈就好。

    “巴布,你的名字让我想起《阿甘正传》里的巴布。”

    “是的,但我出生在1990年,《阿甘正传》后来才上映的。”

    “那是1994年,不过《阿甘正传》是改编小说的,原著小说应该比你更早。伙计,这没什么,巴布可是一个好人,‘巴布甘虾’也很美味不是吗。可你看看我,Vigor跟Viagra有点儿相似,我1988出生,那玩意1995年才上市,结果我有了个外号叫Viagra!我告诉我爸爸,这就是你不按《圣经》取名的下场。”

    “哈哈哈,那东西……也不是什么坏东西嘛。”

    “是的,所以我还挺喜欢这外号的。”

    这时候,走在前面的莉莉突然停步转身,寒声道:“别说这些好吗,我们也可以听到!巴布,别让那个家伙教坏你。”

    巴布顿时满脸尴尬,原来她们可以听到……

    “我的错,不说了。”叶惟有点无语,按这距离和音量,如果不是竖起耳朵留心听着,应该听不到的啊……

    这下气氛变得有点沉默,四人专注于工作,但毕竟这里学风严格,也没多少人会冒着被训话和处分的危险而乱扔垃圾,自然没多少东西可捡,叶惟倒成了个移动垃圾桶似的,来往学生把垃圾扔到他怀中的垃圾篓里。

    “惟。”这次出声的是翠丝特,她似乎有意打破沉闷,好奇地回头问道:“你怎么会对那么多的电影的上映时间一清二楚?”

    一谈到电影,叶惟就来劲,很乐意答话:“我都有看过,看过就记得了,我的记忆力还不错,哈哈。”

    “哇哦。”翠丝特赞了声。

    这时,巴布却有另一个问题,兴冲冲的问道:“老兄,说说中午食堂的事吧,你们让约翰-威廉姆斯那帮人好看了?”

    他说起了自己的听闻,现在这事儿都传遍初中部了,叶惟是怎么让威廉姆斯像屎一样,那些笑话、电影节的约战、所有的细节!被威廉姆斯团伙欺负过的人不在少数,只要是讨厌他们的,没有谁不为叶惟鼓掌叫好。

    “是的,那是真的。”叶惟点点头,“明年电影节,我还会踢爆他的屁股。”

    巴布期待的兴奋样子,翠丝特也在微笑,莉莉却似是讽刺地道:“除了记得上映时间,你也懂电影?”

    叶惟哈的一声:“当然,还比不上斯皮尔伯格,但比那个婊子养的懂。”

    “嘿!”莉莉突然满脸的怒色,道:“别再说脏话了,行吗?这不会让你显得酷。”

    翠丝特点头同意:“别说脏话。”

    “我不在乎,只有脏话才适合那个婊子养的。”叶惟皱眉地看看两人,想到一恶心的可能,“怎么,你们跟他是朋友?”

    “不,当然不是。我们可不想跟那些校霸有什么来往。”翠特丝摇摇头,扶了扶眼镜,解释道:“只是脏话让人感觉不安。我和莉莉都是从都尔的圣马尔定学校出来的……”

    “噢!我明白了,好的,不说脏话。”

    叶惟对她们表示尊重,他误会了?这才是柯林斯严肃的原因?

    都尔的圣马尔定是西洛杉矶这一片的一间天主教私立学校,离他家还很近,是洛杉矶最好的小学之一,那里有着非常多的清规戒律,远比哈佛-西湖要严格,当然在这里,也是禁止说“不礼貌的语言”的。

    这回轮到他好奇了:“听说在圣马尔定,连口香糖都不准嚼?”

    翠丝特点头道:“是的,不能追逐、不能打闹、不能挑战权威……如果你刚才那句脏话是在圣马尔定说,那你就有大麻烦了。”

    “好吓人。”叶惟哈哈一笑,“还好我是从伯克利霍尔来的。”

    伯克利霍尔也是位于西洛杉矶,学费昂贵的私立小学,它是洛杉矶的第一所男女同校的私立小学,虽然也严格,也不准说脏话,但相比来说,学风开放,没有那些变态的教条。

    当年爸爸妈妈为他选择小学的时候,差点就选了都尔的圣马尔定了,后来觉得还是伯克利霍尔更适合他的“活泼”性格,现在来看,他们太正确了,不然他早被开除了吧?真是逃过一劫。

    “我,我来自……”巴布也要报上门户。

    “翠丝特!我们往那边看看。”

    莉莉猛地拉走了翠丝特,大步往一边的小树丛走去,留下愕然的两个男生。事情可不像列夫说的那样,恰恰相反,她显然不想跟叶惟说话。

    叶惟觉得自己很无辜,果然跟学校无关,就因为多看了她几眼?

    “巴布,看看那,多么典型的一个坏脾气大小姐!”

    “呃……其实,我得说,老兄,在你来之前,柯林斯很好相处的,她说话温和,笑容像阳光,还跟我们开玩笑……”

    “那她为什么恨不得杀了我?”

    与此同时,那边的翠丝特正疑惑地看着莉莉,小声问道:“到底怎么了,这不是你。”她认识的莉莉是个开朗、善良的人,极少有无礼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现在是怎么回事?

    莉莉倒觉得好友的疑问很奇怪,“为什么要给他好脸色?你还跟他说那么多,他也是个校霸啊!”

    翠丝特不太同意:“但他不是欺负人的那种校霸,是那种挺可爱的……”

    “他不欺负人?他!?”

    “不是吗?”

    “你忘了?”莉莉十分惊讶。翠丝特茫然地摇头:“你在说什么?”

第九章 校园风云    听到列夫的话,叶惟和巴德转目望去,只见五、六个学生的一伙人正拿着炸鸡、三明治等食物。

    为首的一个白人学生衣着显眼,抹了发胶的一头金发,挂着个iPod,一条深色牛仔裤,还有一件引人注目的上衣。

    那是红黑色的阿玛尼运动外衣,衣服后面有着哈佛-西湖的校名和橄榄球标志,前面则有一个小写的S字母和衣服主人的名字,这是美国校园的一种特色衣服,只有校园里各项运动的校队和二队的队员才可以让学校统一订购。

    叶惟也有一件,是足球二队的,但天气还很暖和,T恤就够了,现在就穿这种衣服无非是为了招摇,这正是威廉姆斯的目的。

    很多人都说他是哈佛-西湖那一类被宠坏的孩子,叶惟并不否定,以前的自己的确是那样,但被宠坏的孩子里也分好人和坏人,他是好人,威廉姆斯那伙人则是坏蛋。

    那帮人也注意到他们了,不说以前的恩怨,他知道威廉姆斯这人心胸狭窄,对于周一的事,那贱人肯定眼热。

    果然,威廉姆斯一脸轻浮的笑容,带头走来,想要找他们麻烦。

    “噢噢,我感觉到有一群怪胎在附近。”

    “我最喜欢的迪斯尼人物是:彭彭、丁满和花木兰。”

    他们从桌子边走过,谈论着什么,声音不大,却能让周围人听到,很明显在讽刺叶惟三人,四周的学生们纷纷望来。

    刚要过去,一直没出声的威廉姆斯停下脚步,回头疑惑地打量着叶惟,问道:“你是足球队的对吧?没想到你还有些胆量。”

    他身边的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那些两边不帮、志在看戏的学生也纷纷微笑。

    美国的体育文化独树一帜,足球叫Soccer,是娘们玩的,美式橄榄球才叫Football,是爷们玩的,他说叶惟有些胆量(Balls),那是个一语双关。

    列夫、巴德听了很怒,却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知道惟会还击的。

    惟一直都会,有人说惟是校霸,但在他们的心中,惟是超级英雄!因为有他在,威廉姆斯这些真校霸才不能怎么嚣张,真是不敢想象如果没了惟,他们的生活会变得怎么样……

    不只是他们,还有那些少数种裔学生、害羞草、胆小鬼、怪胎、呆子……大家需要VIY。

    周围众人都在期待,惟会有什么回应呢?

    只见叶惟继续吃着叉烧饭,看都不看对方一眼,淡然说道:“是的,不多,够把你从Football运动员变成Feetball运动员而已。”

    众人先是怔了怔,会意过来的人纷纷大笑,列夫笑得尤为夸张,八字胡都掉下来了,大喊着什么:“注意,是大写,是大写!”

    OO变成了EE,下流!经典!

    “哈哈哈!”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笑声响亮,VIY就是VIY!这几天的毒舌功夫,比以前还要厉害!

    声响同时引起了食堂里的教员的注意,远处的他们疑惑地望来。

    约翰-威廉姆斯平时横惯了,现在被这么粗俗地反杀,哪能沉得住气,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猪肝似的,“你够胆再说一遍!?”

    “Fuck-You!”谁都没有想到,叶惟竟然用F词,还要一音一顿的说!很多人惊讶地张大嘴巴!

    他这才瞥了威廉姆斯一下,“我就说了,怎么的?像个小孩那样向老师哭去?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你!”威廉姆斯已经气得浑身颤抖,而列夫和巴德狂笑地拍打着桌面,周围的笑声也更加疯狂,还响起了喝彩的口哨声–

    “我给你一个机会,给我道歉!”威廉姆斯的话声都在打颤。

    “道歉?你是我女朋友还是什么吗?”叶惟说着挟起了一块叉烧放进嘴巴,一边细嚼,一边道:“好吧,对不起,吃了你的亲戚。”

    周围爆笑声又起,他的话却没有停下:“教学时间!为什么我们可以用Pigskin称呼橄榄球,因为以前的橄榄球就是用猪皮制作的,所以我们说Pig,不只是猪的意思,还有‘橄榄球’、‘属于橄榄球的’,比如可以用于称呼……”

    “约翰-威廉姆斯!”列夫配合地大喊,让众人真是笑抽了,可怜的威廉姆斯,被爆得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别太嚣张了!”威廉姆斯和他的朋友们突然向桌子围了上来,个个满脸怒气,随时要动手打人似的,他们多数都是橄榄球队成员,这一声Pig可是把他们都骂了。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食堂里的笑声停下了……

    很多人都感觉不对劲,女生们皱起眉头……

    “伙计们。”这时候,叶惟忽然用筷子敲了敲碗,发出一串清脆的叮铛声。顿时,霍霍霍的,四周有很多的亚裔学生挪开椅子,站了起来,目光都望着这边。

    他们都是叶惟的人,同班的、同课程的、亚洲文化俱乐部的、各个活动上认识的……

    也有一些其他种裔的学生挺身而出,虽然其中有的脸庞带着怯色,但还是站起来了,他们也是VIY的人,无不受过庇护。

    这下子,整个食堂惊动了,无数人小声惊呼“噢我的天”,而教员们既惊又怒,自然不能再放任下去,纷纷喊着走来:“停下来,不管你们想做什么,都停下来!谁想被开除吗!?”

    可恶,该死!威廉姆斯怒得脸红脖子粗,但握紧的拳头还是慢慢松了下来。

    其他恶霸也是,他们还没失去理智,都退后几步,举了举双手,表示没有恶意。

    见此,叶惟用筷子继续吃饭,气定神闲的,亚裔学生们又坐下了。

    一切发生得那么迅速,让教员们赶到桌边的时候,局面就已经平静下来。

    “这次不跟你计较。”威廉姆斯冷笑了声,“听说你们也要参加电影节?希望你们不会输得太惨。”

    叶惟还没理他,列夫就比了比中指,喊道:“你们会完蛋的,宝贝,完蛋!”突然砰的一声,巴德拍桌而起,像只暴走的哥斯拉,陷入疯狂般:“滚开,滚,别打扰我们吃东西!我想吃东西!”

    “停止,你们要么都去校长办公室一趟,要么马上散开。”

    一个教员又是喝斥,就要强行拉开他们,约翰-威廉姆斯等人冷笑着走开了,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有说有笑,还有人唱着“哈库拉玛塔塔”。

    见教员们望来,叶惟耸了耸肩,这可不是我惹的事。

    几位教员面面相觑,都不禁摇头叹息:“青少年!”

    食堂里的众人见证了这场小风波,不管是职员,还是学生,都发现了一个让人感慨的情况,VIY变得更加……强大!以前他只能算是初中部的第三、第四校霸,而现在这势头是直奔第一去了,而且远远甩开其他人。

    Cool-Kid里面的冠军!想要跟他约会的女生,更多了。

    当然,也有些人心存着怀疑,叶惟真是Cool-Kid吗?他高大英俊,他不爱学习,他敢动舞会皇后的主意,他花钱很大方,他敢当众戏弄校长……这些都很酷,可是他也有很多不酷的地方!

    他是亚裔男生,亚裔男生的个性通常都不酷,喜欢些数独、象棋什么的书呆玩意;他玩的是英式足球,说到底仍然是娘娘腔的运动;最差劲的是他整天跟几个怪胎、书呆子一起玩;听说他的爸爸还是个牙医,牙医!

    看过《急诊室的故事》、《实习医生风云》、《陆军野战医院》……什么时候看过有《牙医风云》?说真的,牙医真是医生的一种吗?

    所以他都九年级了,还没有女朋友!

    他像个酷小孩,也像个怪胎,或许现在只是一个怪胎在扮酷吧?

    叶惟才不管别人想什么,吃着开心的午餐,每个熟人朋友离开之前,又过来碰碰拳头,一股少年的热血情谊流淌在心中。

    “BOSS,如果还有什么事,算上我一份。”

    “那只猪再来烦你,我们就宰了它。”

    “惟哥,你那些超吊的笑话,我保证在下午放学之前,就给你传遍初中部。”

    “酷,老兄,你真酷!”

    列夫、巴德向每个人都竖起大拇指,满脸骄傲,有惟的领军,有大伙儿的守望相助,才使得那些校园欺凌都成了笑话。

    午餐过后,叶惟几人到了校内的足球场游逛。

    哈佛-西湖除了课程上的体育课,还有着秋季、冬季、春季的共27项运动项目的92支队伍提供给学生参加,全校66%的学生是某运动队的成员,剩下34%则基本是参加舞蹈、艺术、表演等活动的,人人有份,保证有什么玩得上。

    列夫是九年级\/十年级级别游泳队的,巴德是高尔夫球校队的,而叶惟是足球二队的。

    事实上,他的足球踢得很好,不但是二队里的主力前腰,也是全队核心,受到长辈们称赞的主要来源。要不是年龄还小,都可以踢校队了,教练们跟他说好,等他升上十年级的时候,就调入校队。

    不过哈佛-西湖的男子足球不是什么强项,从来没有出过一个以后踢职业联赛的球员,他也肯定不会成为第一个。

    无论球踢得有多好,都不是他的梦想,现在电影才是,足球只是业余爱好而已。

    颠了一会球,叶惟感到浑身舒坦,经过那个梦,感觉很久没这样了,挥洒青春的少年时代,真好。

    当下午的三个学时过去,转眼到了放学时分15:15,整个校园换了个景象,各种的运动、活动才刚刚开始,人来人往,一片热闹。

    足球队今天没有集结,也没什么别的活动,但叶惟另有任务,他要打扫卫生!

    今天是看不到科尔温、陈诺了,那两个家伙早早就跑得没影,像有鬼要抓他们似的。叶惟在列夫的伴随下,前去今天的“墨鱼队”的集合地点,学术中心的大门口前。

    远远就看到了一群六、七人站在那里,有人手上拿着拖把,有人拿着扫把,还有拿着垃圾篓的,大概还在分派任务。

    那些人有的还是个小孩,有的则像个青少年了,最多不过十五、十六岁,包括叶惟自己。

    “喔喔喔!”列夫突然两眼大放青光,“美女雷达”发出警报!

    “看,快看,里面有个大美女!我知道她,我知道她,她是什么超级巨星的女儿……她望过来了!耶稣啊,辣得冒火……惟哥,作为一个花花公子,直觉告诉我,她对你有意思!”

    “谁?”叶惟仔细看去,顿时也为其中一个女孩的气质和外貌而眼前一亮。

    “想恋爱吗?我给你一个任务,今天你要得到她的手机号码,然后一垒、二垒、三垒……把她拿下!”

    列夫挥着握紧的拳头,挺着八字胡,一脸认真的样子:“如果你不行动,我就出手了,她就是刚刚上市的微软股票啊!”

    “要不你这就上去问她号码?我没所谓。”叶惟说道,列夫除了在《模拟人生》游戏里左拥右抱,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恋爱经验。

    “你知道,要不是我的鼻子太大……”列夫长叹了一口气,转眼气馁:“游泳队那边有训练,我先走了,兄弟,你自己加油。”

    果然,“西哈诺”又一次溜了,虽然游泳队确实有训练。

    “我尽量吧。”叶惟耸肩地笑了笑,继续走向那群人,心里倒是生起一个疑惑,那个漂亮女孩让他感觉有些眼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