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列夫的话,叶惟和巴德转目望去,只见五、六个学生的一伙人正拿着炸鸡、三明治等食物。

    为首的一个白人学生衣着显眼,抹了发胶的一头金发,挂着个iPod,一条深色牛仔裤,还有一件引人注目的上衣。

    那是红黑色的阿玛尼运动外衣,衣服后面有着哈佛-西湖的校名和橄榄球标志,前面则有一个小写的S字母和衣服主人的名字,这是美国校园的一种特色衣服,只有校园里各项运动的校队和二队的队员才可以让学校统一订购。

    叶惟也有一件,是足球二队的,但天气还很暖和,T恤就够了,现在就穿这种衣服无非是为了招摇,这正是威廉姆斯的目的。

    很多人都说他是哈佛-西湖那一类被宠坏的孩子,叶惟并不否定,以前的自己的确是那样,但被宠坏的孩子里也分好人和坏人,他是好人,威廉姆斯那伙人则是坏蛋。

    那帮人也注意到他们了,不说以前的恩怨,他知道威廉姆斯这人心胸狭窄,对于周一的事,那贱人肯定眼热。

    果然,威廉姆斯一脸轻浮的笑容,带头走来,想要找他们麻烦。

    “噢噢,我感觉到有一群怪胎在附近。”

    “我最喜欢的迪斯尼人物是:彭彭、丁满和花木兰。”

    他们从桌子边走过,谈论着什么,声音不大,却能让周围人听到,很明显在讽刺叶惟三人,四周的学生们纷纷望来。

    刚要过去,一直没出声的威廉姆斯停下脚步,回头疑惑地打量着叶惟,问道:“你是足球队的对吧?没想到你还有些胆量。”

    他身边的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那些两边不帮、志在看戏的学生也纷纷微笑。

    美国的体育文化独树一帜,足球叫Soccer,是娘们玩的,美式橄榄球才叫Football,是爷们玩的,他说叶惟有些胆量(Balls),那是个一语双关。

    列夫、巴德听了很怒,却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知道惟会还击的。

    惟一直都会,有人说惟是校霸,但在他们的心中,惟是超级英雄!因为有他在,威廉姆斯这些真校霸才不能怎么嚣张,真是不敢想象如果没了惟,他们的生活会变得怎么样……

    不只是他们,还有那些少数种裔学生、害羞草、胆小鬼、怪胎、呆子……大家需要VIY。

    周围众人都在期待,惟会有什么回应呢?

    只见叶惟继续吃着叉烧饭,看都不看对方一眼,淡然说道:“是的,不多,够把你从Football运动员变成Feetball运动员而已。”

    众人先是怔了怔,会意过来的人纷纷大笑,列夫笑得尤为夸张,八字胡都掉下来了,大喊着什么:“注意,是大写,是大写!”

    OO变成了EE,下流!经典!

    “哈哈哈!”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笑声响亮,VIY就是VIY!这几天的毒舌功夫,比以前还要厉害!

    声响同时引起了食堂里的教员的注意,远处的他们疑惑地望来。

    约翰-威廉姆斯平时横惯了,现在被这么粗俗地反杀,哪能沉得住气,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猪肝似的,“你够胆再说一遍!?”

    “Fuck-You!”谁都没有想到,叶惟竟然用F词,还要一音一顿的说!很多人惊讶地张大嘴巴!

    他这才瞥了威廉姆斯一下,“我就说了,怎么的?像个小孩那样向老师哭去?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你!”威廉姆斯已经气得浑身颤抖,而列夫和巴德狂笑地拍打着桌面,周围的笑声也更加疯狂,还响起了喝彩的口哨声–

    “我给你一个机会,给我道歉!”威廉姆斯的话声都在打颤。

    “道歉?你是我女朋友还是什么吗?”叶惟说着挟起了一块叉烧放进嘴巴,一边细嚼,一边道:“好吧,对不起,吃了你的亲戚。”

    周围爆笑声又起,他的话却没有停下:“教学时间!为什么我们可以用Pigskin称呼橄榄球,因为以前的橄榄球就是用猪皮制作的,所以我们说Pig,不只是猪的意思,还有‘橄榄球’、‘属于橄榄球的’,比如可以用于称呼……”

    “约翰-威廉姆斯!”列夫配合地大喊,让众人真是笑抽了,可怜的威廉姆斯,被爆得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别太嚣张了!”威廉姆斯和他的朋友们突然向桌子围了上来,个个满脸怒气,随时要动手打人似的,他们多数都是橄榄球队成员,这一声Pig可是把他们都骂了。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食堂里的笑声停下了……

    很多人都感觉不对劲,女生们皱起眉头……

    “伙计们。”这时候,叶惟忽然用筷子敲了敲碗,发出一串清脆的叮铛声。顿时,霍霍霍的,四周有很多的亚裔学生挪开椅子,站了起来,目光都望着这边。

    他们都是叶惟的人,同班的、同课程的、亚洲文化俱乐部的、各个活动上认识的……

    也有一些其他种裔的学生挺身而出,虽然其中有的脸庞带着怯色,但还是站起来了,他们也是VIY的人,无不受过庇护。

    这下子,整个食堂惊动了,无数人小声惊呼“噢我的天”,而教员们既惊又怒,自然不能再放任下去,纷纷喊着走来:“停下来,不管你们想做什么,都停下来!谁想被开除吗!?”

    可恶,该死!威廉姆斯怒得脸红脖子粗,但握紧的拳头还是慢慢松了下来。

    其他恶霸也是,他们还没失去理智,都退后几步,举了举双手,表示没有恶意。

    见此,叶惟用筷子继续吃饭,气定神闲的,亚裔学生们又坐下了。

    一切发生得那么迅速,让教员们赶到桌边的时候,局面就已经平静下来。

    “这次不跟你计较。”威廉姆斯冷笑了声,“听说你们也要参加电影节?希望你们不会输得太惨。”

    叶惟还没理他,列夫就比了比中指,喊道:“你们会完蛋的,宝贝,完蛋!”突然砰的一声,巴德拍桌而起,像只暴走的哥斯拉,陷入疯狂般:“滚开,滚,别打扰我们吃东西!我想吃东西!”

    “停止,你们要么都去校长办公室一趟,要么马上散开。”

    一个教员又是喝斥,就要强行拉开他们,约翰-威廉姆斯等人冷笑着走开了,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有说有笑,还有人唱着“哈库拉玛塔塔”。

    见教员们望来,叶惟耸了耸肩,这可不是我惹的事。

    几位教员面面相觑,都不禁摇头叹息:“青少年!”

    食堂里的众人见证了这场小风波,不管是职员,还是学生,都发现了一个让人感慨的情况,VIY变得更加……强大!以前他只能算是初中部的第三、第四校霸,而现在这势头是直奔第一去了,而且远远甩开其他人。

    Cool-Kid里面的冠军!想要跟他约会的女生,更多了。

    当然,也有些人心存着怀疑,叶惟真是Cool-Kid吗?他高大英俊,他不爱学习,他敢动舞会皇后的主意,他花钱很大方,他敢当众戏弄校长……这些都很酷,可是他也有很多不酷的地方!

    他是亚裔男生,亚裔男生的个性通常都不酷,喜欢些数独、象棋什么的书呆玩意;他玩的是英式足球,说到底仍然是娘娘腔的运动;最差劲的是他整天跟几个怪胎、书呆子一起玩;听说他的爸爸还是个牙医,牙医!

    看过《急诊室的故事》、《实习医生风云》、《陆军野战医院》……什么时候看过有《牙医风云》?说真的,牙医真是医生的一种吗?

    所以他都九年级了,还没有女朋友!

    他像个酷小孩,也像个怪胎,或许现在只是一个怪胎在扮酷吧?

    叶惟才不管别人想什么,吃着开心的午餐,每个熟人朋友离开之前,又过来碰碰拳头,一股少年的热血情谊流淌在心中。

    “BOSS,如果还有什么事,算上我一份。”

    “那只猪再来烦你,我们就宰了它。”

    “惟哥,你那些超吊的笑话,我保证在下午放学之前,就给你传遍初中部。”

    “酷,老兄,你真酷!”

    列夫、巴德向每个人都竖起大拇指,满脸骄傲,有惟的领军,有大伙儿的守望相助,才使得那些校园欺凌都成了笑话。

    午餐过后,叶惟几人到了校内的足球场游逛。

    哈佛-西湖除了课程上的体育课,还有着秋季、冬季、春季的共27项运动项目的92支队伍提供给学生参加,全校66%的学生是某运动队的成员,剩下34%则基本是参加舞蹈、艺术、表演等活动的,人人有份,保证有什么玩得上。

    列夫是九年级\/十年级级别游泳队的,巴德是高尔夫球校队的,而叶惟是足球二队的。

    事实上,他的足球踢得很好,不但是二队里的主力前腰,也是全队核心,受到长辈们称赞的主要来源。要不是年龄还小,都可以踢校队了,教练们跟他说好,等他升上十年级的时候,就调入校队。

    不过哈佛-西湖的男子足球不是什么强项,从来没有出过一个以后踢职业联赛的球员,他也肯定不会成为第一个。

    无论球踢得有多好,都不是他的梦想,现在电影才是,足球只是业余爱好而已。

    颠了一会球,叶惟感到浑身舒坦,经过那个梦,感觉很久没这样了,挥洒青春的少年时代,真好。

    当下午的三个学时过去,转眼到了放学时分15:15,整个校园换了个景象,各种的运动、活动才刚刚开始,人来人往,一片热闹。

    足球队今天没有集结,也没什么别的活动,但叶惟另有任务,他要打扫卫生!

    今天是看不到科尔温、陈诺了,那两个家伙早早就跑得没影,像有鬼要抓他们似的。叶惟在列夫的伴随下,前去今天的“墨鱼队”的集合地点,学术中心的大门口前。

    远远就看到了一群六、七人站在那里,有人手上拿着拖把,有人拿着扫把,还有拿着垃圾篓的,大概还在分派任务。

    那些人有的还是个小孩,有的则像个青少年了,最多不过十五、十六岁,包括叶惟自己。

    “喔喔喔!”列夫突然两眼大放青光,“美女雷达”发出警报!

    “看,快看,里面有个大美女!我知道她,我知道她,她是什么超级巨星的女儿……她望过来了!耶稣啊,辣得冒火……惟哥,作为一个花花公子,直觉告诉我,她对你有意思!”

    “谁?”叶惟仔细看去,顿时也为其中一个女孩的气质和外貌而眼前一亮。

    “想恋爱吗?我给你一个任务,今天你要得到她的手机号码,然后一垒、二垒、三垒……把她拿下!”

    列夫挥着握紧的拳头,挺着八字胡,一脸认真的样子:“如果你不行动,我就出手了,她就是刚刚上市的微软股票啊!”

    “要不你这就上去问她号码?我没所谓。”叶惟说道,列夫除了在《模拟人生》游戏里左拥右抱,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恋爱经验。

    “你知道,要不是我的鼻子太大……”列夫长叹了一口气,转眼气馁:“游泳队那边有训练,我先走了,兄弟,你自己加油。”

    果然,“西哈诺”又一次溜了,虽然游泳队确实有训练。

    “我尽量吧。”叶惟耸肩地笑了笑,继续走向那群人,心里倒是生起一个疑惑,那个漂亮女孩让他感觉有些眼熟。

第八章 佩姬苏要出嫁    “惟,太阳出来了,快起床,上学了!”

    “唔……OK,OK,知道了……妈妈,我知道了!!现在还不到6点!我不会逃学的!”

    一大早,叶惟就被叫醒了,晨运跑步、洗澡、吃过早餐,不久后就乖上了黄色的校车,前往哈佛-西湖初中部校区。

    哈佛西湖初中部每周上学六天,每天从8:00到15:15,分为九个学时,每个40分钟,中间隔着5分钟的休息时间。

    而每周一的9:30-10:00是全校集会,周六的9:25-9:50是班会,在周二至周五则是活动时间,这半小时可以用于俱乐部活动、校内运动,或者只是闲逛、发呆。

    大部分人都是拿来参加俱乐部的,初中部有着超过60多个由学生创建的社团,里面有正经的,像同伴支持、环境保护、动物权利……也有玩耍的,像美食俱乐部、神秘博士粉丝团、补睡俱乐部……

    是的,补睡俱乐部的活动就是集体伏在桌子上睡觉。

    叶惟也开创了一个俱乐部,叫“追梦联盟”,活动时间在每周周四,没有固定的活动,每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说白了,恶作剧!

    追梦联盟从七年级就开始存在了,加上他共有五位成员,之所以这么少,是因为收人严格,他的朋友遍布学校,知己好友却只有四个。

    据他们打来的电话说,这两天几乎全校的人都在找他,他现在是学校里风头最劲的人。

    这不一走上校车,就有欢呼喝彩声响起,车上的学生们都向他打招呼:“早上好,惟!”、“听说你前两天生病了,现在好了吗?”

    叶惟微笑的坐到了最后排位置,短短几天,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并不觉得这事需要多得意,但也不会推开大家的热情,别想那么多了,学是一定要上的,该拥抱青春的时候就拥抱吧。

    “主要是心病,我有些怕校长会打我,不过以他的记忆力,他该忘记周一的事了吧?”

    “哈哈哈!”前进的校车上一片欢笑。

    当到了学校,没过多久,就要开始第一节课了。

    哈佛-西湖有着独特的课程系统,学生可以自主安排课表,但英语、历史、数学、语言和科学这五项学术课,必须每周每项上五次,还有艺术、体育等课程。排完所有课程后,剩下的空着的学时叫“X时间”,占到总学时量的1\/3左右。

    X时间由学生自由使用,可以用在他们参加的某项学校活动之中,也可能会被某个老师叫去帮忙他们的工作项目,也可能被叫去图书馆整理书籍……

    叶惟的选课策略倒没什么特别,上午精神好,就上学术课,下午精神疲惫了,就进行文艺、体育这些可以玩的,大中午安排一个X时间,用来休息和午餐。

    一个早上,他都乖乖地照着自己的课表上课,奔跑于各个课室之间。

    今时不同往日,有了梦中的未来八年教育经历,这些中学课程对他来说毫无难度,所有的都像刚刚学过,所以就算他走了神,以前会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现在却不会有什么疑惑。

    再看看旁边桌的一位白人女生,老师每讲一个要点,她都要写上三、四页的笔记,还唯恐记得不够,笔头一秒钟不肯停下。

    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转着铅笔,十分轻松,只差没有哼歌了。

    大概注意到他的目光,白人女生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嘟囔道:“可以把你的智商分我一点吗?”

    “嗨,女孩,我很确定以你的外貌,你的智商已经足够了。”叶惟对她眨了眨眼。

    白人女生顿时忍不住地笑,“惟,你真是一个混蛋。”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

    她是哈佛-西湖最常见的学生类型之一,这里就是这么矛盾,有人非常努力,可以通宵达旦地学习,就为了在第二天的测验之中拿到一个A;也有人傲慢、嚣张、势利,玩乐至上,就差没有穿上写着“我家里很有钱”的衣服。

    “哈佛-西湖只有两类学生,一类是被宠坏的有钱人的孩子,另一类是聪明透顶的亚裔孩子。”

    这是外界对它的一条刻板印象,虽然是玩笑话,却基本可以说清楚这间学校是怎么回事。

    它的学费超级昂贵,每年两万美元以上,还会举办各种的家长筹款和捐赠活动,富人父母挥着钞票,让自家孩子大出风头……

    而另一方面,学风非常严格,作业多,测验多,课程十分密集。

    所以越到高年级,就越少蠢蛋,到了十二年级时,留下的学生就算是被宠坏的孩子,都会有一些本事,难怪它的常春藤录取率、大学录取率长年都在美国中学之中名列前茅。

    这里就像一个独立的小王国,有着自己的一套法律,好的坏的,都和其它学校很不同。

    又因为校内有着很多名人明星的子女,一大堆有钱孩子,跟《飞越比弗利》似的。

    这都让它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让别校的学生们热衷于它,一如别队球迷看待联赛里的豪门球队,有人喜爱,有人厌恶,推崇、不屑、羡慕、鄙视……却都知道它,谈论着它。

    叶惟想着电影,听着课,一晃一个上午就过去了,当到了中午12:15,下课之后他当即前往食堂,饿!

    事实上,学校没有统一的午餐时间,学生们在自由时间进食,可以自己带午餐,也可以在7:30-15:30营业的食堂购买热腾腾的食物,学生凭ID证消费,再由他们的父母每个月结账。

    所以在任何学时,都会有人在课堂苦读,同时有人在食堂享受美食。

    今天的天气特别好,阳光灿烂,却一点都不毒,温暖宜人。哈佛-西湖是一个建在林荫中的校园,到处是青葱的绿树,和红顶白墙的老建筑,学生们展现着自己的青春活力,让校园成为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之一。

    因为周一集会的事件,叶惟现在是学校里风头最盛的人,他突然消失两天又像是一种“饥饿营销”,让这份热度更上一个台阶。

    甚至于流言四起,说他被开除了,说他因为害怕而躲了起来,说他那天是嗑药嗑疯了,现在躺在医院……

    今天他一露脸,简直引起轰动。

    “嘿,VIY!你还好吧?没事就好。”

    “BOSS,你这两天去哪了,周一的事做得太漂亮了,哈哈!”

    “惟,听说新上映的《德州电锯杀人狂》很吓人,我们周末一起去看?”

    “这是我的号码,打给我。”

    叶惟走在路上,很多人主动跟他打招呼,男生就兄弟-兄弟的碰拳击掌,女生们则嬉笑地抛来勾搭的眼神、约他出去,还有个金发辣妹直接塞了张淡香的纸条给他,上面是个手机号码,以及一个粉红的唇印。

    他以前也不是人肉背景,不过像现在这种程度,还真是第一次。

    没有人不喜欢受欢迎,家里的状况又暂时稳定下来了,叶惟的心情挺好。当他踏入宽敞的食堂,就有两个早就等候在门口的家伙,哈哈大笑地走上来,叫着他的名字:“惟,惟!”

    看到两人,叶惟不禁一阵唏嘘,兄弟们!

    他们都是追梦联盟的成员,那个走在左边的高胖白人,叫巴德-马祖尔,波兰裔。

    巴德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特大码夏威夷衬衫,一条特大码中裤,露出长满脚毛的小腿,剃着一个平头,胖乎乎的脸上是傻乎乎的笑容,嘴巴油腻腻的,正吃着一条大热狗。

    右边的矮瘦白人,叫列夫-波比勒,法国裔。

    他一身风骚的80年代迪斯科风格的鲜艳服装,长脸上粘着可笑的八字胡,因为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色情狂,又因为有一个大大的鼻子,整天以法国的经典爱情悲剧《大鼻子情圣》的主角西哈诺自居。

    “你周一太酷了!怎么今天才出现!”列夫一到跟前,就夸张地行着骑士礼,单膝下跪,“我的国王,请接受我卑微的崇拜!”

    周围的学生笑着走过,叶惟故作正经地说了句“我赐予你荣耀”,又笑问道:“科尔温、陈诺呢?”

    “他们知道你今天回来,说你一定会被很多人围着,不想应付那种场面,所以刚才拿了食的就跑了,没出息的呆子。”

    叶惟点点头,那两个家伙的内向是个问题。

    列夫双眼发光,似乎沉浸于什么幻想之中,“相信我,老兄,会有很多火辣美女爱上你的,她们会把你生吞掉……今年返校节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因为你比詹姆斯-迪恩还要酷!”

    巴德不断地说着YES,一会儿已经吃完了整条热狗,“惟哥,你要什么?我去给你拿。”

    “还是我自己拿吧,免得只剩下一半。”

    叶惟笑说,说了又心头一突,回想在梦中,他搬家转校之后,不只是他过得不好,这些哥们也是。

    没了他的保护,他们饱受校霸们的欺负,变得越发孤僻,像被遗弃在角落的破烂熊。

    在他大四时,科尔温进了精神病院;陈诺成了个超高度近视的宅男,沉迷在网游世界中;列夫因为参加裸奔节时偷窃女人内衣被捕,进了一回监狱,出狱后心灰意冷,离开美国到了中国少林寺,出家当和尚去了。

    巴德高中毕业后就失去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直到好几年后,大家才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新消息。

    原来他也当了四年宅男,天天暴饮暴食,变成一个挪动都困难的超级大胖子,由于生病要去医院,但医护人员搬不动他上白车,最后不得不叫来消防人员,才把他从家里搬出来。

    叶惟因为自顾不暇,虽然对好友们的境况极为心痛,却做不了什么。

    但现在不同,他觉得自己有责任让他们一直走在正轨上,让现下的美好延续到未来。想到这些,叶惟严肃了起来:“巴德,说真的,你不能吃那么多东西,得学会节制。”

    巴德顿时委屈地叫道:“可我就是饿啊!”

    三人相谈着走向菜香飘散的取餐长台,列夫没有参与巴德该吃多少的话题,自己一个劲地话痨着:

    “惟哥,我们的俱乐部是时候招收新成员了,这些天一定会有很多人涌来的,我们可得精心挑选……只招收美女,有大胸也行,嘿嘿……等升入高中部,我们还建这么个社团……对了,惟哥,那部短片的后期制作做到哪里了?赶得及参加明年的电影节吗?”

    不只是好友们,叶惟知道爸爸妈妈也期待着他在电影节上的表现,所以这件事不能耽误,他想了想,作品提交截止日在12月底,还有大把时间,就答道:“没问题,放心吧。”

    “好,等我们在电影节上再威风一把,我们会很苦恼的,关于选择哪个女孩当自己的女朋友。”列夫说着忍不住发出一串奸笑。

    说话间,三人领了不同的一盘食物,走到一边的一张干净的空桌子坐下,边吃边聊天。

    巴德基本在吃,而列夫基本在说:“惟哥,看你的了,很多人都准备参加呢,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竞争。约翰-威廉姆斯,那家伙最近放出了风声,说‘最受欢迎的作品’奖铁定是他的,嘿嘿那个口气!”

    约翰-威廉姆斯,富商的儿子,橄榄球二队的四分卫,初中部的一伙校霸团队的头头,真正的坏种渣子,最喜欢欺凌别人。

    因为被他们欺负惨了的学生都会找叶惟寻求一句“他是我的人,别动他。”护身,所以大家有很多过节。

    “那他要哭着回家了。”叶惟饶有兴趣,在梦中,他最终因为家变而没有参加,很快就转校了,后来也没有再关心这件事。

    不过现在,他笑道:“只要有我参加,除了我们,没有人可以拿到大奖。”

    “当然,当然!”巴德兴奋地啃着一个汉堡。

    “看,那家伙就在那里!”列夫努了努嘴巴,两人转目望向长台那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