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凯文-托马斯真的被吓坏了,多得叶惟的心理战,也多得索尔顿律师的专业和效率,这件事进展得非常神速,到了这天晚上,双方就在草拟的协议上都签了字,凯文-托马斯任人宰割。

    20%股份以1美元转让、赔偿叶浩根50万零1美元、辞职、《婚期将至》的分红条款取消、通知其他投资人……

    惟朵图像是一间有限合伙公司,简单来说,公司有着两种合伙人,一种是有限合伙人,提供资金,承担有限责任,损失不会超过其的投资金额,但没有管理公司事务的权力;而另一种是普通合伙人,掌握着管理权。

    原本公司的股份结构是这样的,初始出资150万的叶浩根占着55%股份,凯文-托马斯以制片费入股占着20%;其他五位有限合伙人,共投资了50万,每人10万,各占公司的5%股份。

    后来叶浩根又进行了一次30万的注资,以作为影片的发行费用,公司股份有所变化,成了58%、20%、各4。4%。

    而现在,只剩下一个普通合伙人了,正是拿着78%股份的叶浩根,所以《婚期将至》接下来要怎么搞,完全要视乎叶家的意思,或者说,叶惟的意思。

    经过这两天的风云变幻,叶浩根和顾乔明白,儿子真的变了,向好的方向变了,而他说自己“一直都是个深藏不露的天才,只是现在有必要显露了”夫妻两人半信半疑,但总归是十分欣慰。

    他们愿意聆听儿子的主意,其实早在昨晚制订计划时,就已经有谈过了。

    除了那笔赔偿金,公司账户里还剩下10万左右,准备用在发行上的经费,是他们之前的注资。

    叶惟要终止《婚期将至》的一切发行,像股票买卖的止损,三家影院的自费放映全部取消,虽然拷贝钱、海报等宣传费已经花掉,还得赔偿些违约金,却可以拿回2万多,还能保持着影片一张白纸般的声誉。

    这样的话,总共就可以拿回60多万,其中50万是他们私人账户的,家里就不会那么拮据,可以慢慢偿还那150万债务。

    至于《婚期将至》这个烂摊子要怎么收拾,叶惟也有了主意。

    “我们别想着什么售卖版权了,它的演职员里没有一位吸引人的明星,品质又太差,所以卖不了什么钱,甩卖的话又太亏。我们可以根据现有的镜头素材,找到一个更适合它的市场定位,进行重新剪辑,也许还需要补拍一些镜头、补录一些对白,还有重新配乐,制作一个尽可能好的版本出来,再参加那些不用花钱的电影节,打响名堂,卖个好价钱。你们知道,我不介意接手这些事务。”

    夜色已深,明亮宽敞的叶家大厅,叶惟正向父母细说着自己的计划。

    因为刚刚打了场大胜仗,尽管前方的道路仍然困难重重,气氛还是挺安和的,希望之火虽在摇曳,却没有熄灭。

    “其实我潜心学电影很久了,能力足够胜任这个任务。”叶惟说得很自信,这可不是吹牛,南加大的教学真不是盖的。

    叶浩根和顾乔不约而同的哇了声,露出无奈的笑容,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儿子的确是什么都学,但什么都三分钟热度,似乎谈不上有什么能力……而且他毕竟还只是个未满16岁的小孩。

    “你给我安心上学去,公司的事情由我和你爸爸处理。”顾乔作出了合情合理的决定。

    “是的。”叶浩根点头同意。

    叶惟却皱起了眉头,他对《婚期将至》怎么重制都已经有一个好的规划了,“事实上,我在想我要不要辍学……”

    “不,当然不!”叶浩根、顾乔大惊失色,几乎是跳了起来,辍学!?这跟自杀有什么分别?

    他们感觉就是听到他说“我要毁了自己,因为你们是供不起子女读书、养不了家庭的垃圾父母。”儿女的成长教育比他们的命还要重要!传统思想也好,什么都好,上学,一定要上学!

    就算他真是天才,也得到学校去,上学可不只是学课本知识的啊!像他这个年纪,就应该在校园里享受着自己的青春,跟朋友们玩闹、追求女孩……还要读大学!他们怎么能让儿子过一个不读大学的人生……

    “惟!”叶浩根激动得满脸通红,“你千万不能这么想!爸爸、妈妈会搞定钱的问题的,你只管上学,你千万不要……”

    他的脸色很难看,顾乔因为慌急,也没有注意到,“是的,你爸爸说得对,你明天就得回去学校!”

    “爸爸,妈妈,冷静,我只是在开玩笑!”叶惟连忙说道,一看到爸爸情绪激动他就害怕,“只是开玩笑!”

    夫妇两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玩笑,只是玩笑……

    叶惟笑了笑,并没有坚持这个想法,他还能不明白父母的心愿吗,如果他没有穿上学士服、抛起学士帽,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开心。而且他也想继续上学,只是说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为了家人的幸福,如果有必要,他可以放弃一切。

    但现在也没到那种程度,他认真地道:“我会上学,我也会忙电影的事,我可以同时处理好的。”

    “你还说。”顾乔瞪了他一眼,“那些债务不用你担心,没事的,妈妈也出去工作好了,朵朵找间便宜一点的托儿所照顾。”

    听到这个,叶惟心中顿时浮现出一副景象,那是梦中妈妈积劳成疾的憔悴脸庞,他急道:“妈妈,什么托儿所都给不了母爱,朵朵需要你的照顾!相信我,我可以解决那些债务的。”

    “你们都别说了,现在的情况,我一个人就可以撑着,一天里多些待在诊所就行了。”叶浩根打断了两人,态度十分坚决。

    叶惟默默点头,暂时不与父亲争论。而顾乔沉默地凝眉,不知想着什么。

    “还有一件事……”叶浩根迟疑了一会,还是说道:“惟,我想留下一家影院继续在周五发行《婚期将至》。”

    他的神情很复杂,既有点羞愧,又闪耀着一种别样的神采,“在影院看到大银幕上播放自己的电影,我盼望这个时刻太久了……虽然99%会亏钱收场,但是……乔、惟,你们能理解我吗?”

    叶惟重重地点了点头,当然能理解,这是爸爸的梦想。

    “我盼望太久了……而且,我们早已经邀请了很多亲人朋友到时去捧场,大家也都期待着,总不能突然就取消……”

    “是的。”顾乔握了握丈夫的手,温柔的微笑道:“是的,留下一家影院吧,不然会有遗憾的。”

    叶惟看着父母,妈妈只是想圆梦,而爸爸似乎还多了一丝期盼出现奇迹的心思,电影的好坏交给大银幕决定是吗?好吧,好吧。他点头着道:“就留下一家,当花钱实现愿望。”

    “好,谢谢……”叶浩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心中喃喃:“儿子,我只希望你们能为我感到骄傲。”

    三人又聊了一会,就结束了这个会谈,叶惟被严令收心,明天恢复上学,他已经“因病”缺席一天半了。

    学要上,其它事情也要做。叶惟保持着这个心思,而且光是重制《婚期将至》还远远不够,指望它的重制版能卖100万,倒不如想想有没有其它机会……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扫视着四周,宽阔的房间很拥挤,墙上贴满了电影、美女、球星等各种海报,四处摆满了东西,一柜柜的漫画和书籍,兵人、牛仔伍迪、巴斯光年、熊猫公仔等无数的玩具,角落还放着1:1大小的R2-D2和C-3po机器人。

    再看看,中国刀剑、气枪、双节棍、沙袋、足球、篮球、《花花公子》杂志、电脑、吉他、画板、DV摄影机、影碟、天文望远镜、生物显微镜、琥珀化石、火山模型、地球仪、宇宙飞船……《2001:太空漫游》的那块黑石,1:1!

    还有很多让他自己都觉得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玩意,比如那个一根电线搭着一个破黑盒的“心灵感应器”,装上AA电池,黑盒就可以接收别人的脑电波,再通过触电的方式传输到触电者的大脑,从而实现心灵感应。

    最离谱的不是他被电得除了惨叫之外连托托想什么都感应不到,而是这玩意花了2000美元,在跳蚤市场上买到的。

    这些东西见证着他曾经的三分钟热度、曾经的败家!

    “幸好我已经戒了。”叶惟嘀咕,目光最后停在了挂着墙上的一件物品上,那是爸爸送给他的10岁生日礼物:导演取景器。

    拍电影?他心头一动,这想法再也收不回去,“我可是个专业的学院毕业生,就算现在让我执导一个剧本,也没有任何问题!”

    他走了过去,拿下那个导演取景器,心脏跳得很快,这并非是什么白日梦,斯皮尔伯格16岁时就用超级8拍了一部故事长片,而说到电影短片方面,这个大导演11岁就开始了!

    蒂姆-波顿13岁、彼得-杰克逊16岁、马丁-斯科塞斯17岁、山姆-雷米18岁、奥逊-威尔斯19岁!

    还有很多很多人更年轻时就已经在电影业里打混了,像我现在这个年纪,就拍电视广告片、企业宣传片的更是数不过来……

    为什么不能是我?

    我他女马的还有那么多的优势!

    一部烂电影是一切问题的来源,一部好电影却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没错,没错。”叶惟想着不禁点头,越想越雄心勃勃,就是这样!这就是他要做的!

    他眯着眼睛用取景器四处扫视,一切变得犹如银幕画面,透过镜头看这个世界当真有趣!

    这时候,有什么轻快的走进了房间,却是托托,它来到这边,摇着尾巴,圆滚滚的双眼抬望着他。

    “嘿,伙计。”叶惟用取景器看着它,它可怜兮兮的歪着脑袋,他微笑道:“是的,家里出了点事,但还OK,一切都会好的。你说我拍一部电影出来怎么样?正确,很棒的想法!我们可以先留意一下最近业内有没有什么好机会,反正我们有得忙了,《婚期将至》周五要上映,而我明天还得去上学。你在想什么,胡扯?哈哈,是的,胡扯!”

    他坐到了地板上,一边抚摸着托托的脑袋,一边笑道:“伙计,五小时墨鱼时长,想想还真有点头痛……会有趣的吧?”

第六章 魔鬼代言人    看到凯文-托马斯变了副死人样,叶惟不由笑了,心头那块像是压抑了很久的乌云在逐渐散去,这骗子害得他就要家破人亡,怎么都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他不一枪杀了这骗子,已经非常仁慈了。

    “你、你在说什么……”凯文-托马斯还想装糊涂。

    “你不用演戏了,这位是格雷格-索尔顿律师,他是影视娱乐产业方面的法律行家,将会全权处理我们这笔官司。”

    叶惟摆摆手,介绍了沙发那边的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这位律师是他们昨晚就赶紧找好的,律师费可不便宜,每小时300块。

    “律师……?”凯文-托马斯的脸色再变,咽了咽口水,无论什么事情,一旦有律师这种王八蛋搅和进来,就完全不同了。

    叶惟的心情像晒着清晨阳光那么爽,笑道:“怎么?不用怕呀,就你这副尊容,进了监狱,也不会被人光顾的,也许一些非礼老奶奶的变态狂会,那你也该感到荣幸。”

    索尔顿律师面无表情,站了起来,机器人般的说道:“你好,我得告诉你,你的行为已经是属于诈骗、侵占、盗窃……这都严重侵害了我的委托人的合法利益。”

    “你和叶先生是惟朵图像有限合伙公司唯二的两位普通合伙人,但因为你的行为,根据合伙人协议,拥有55%公司股份的叶先生有权收购你的股份……”

    “你被解雇了!”叶惟大声喊道,直视着对方那双流露出恐惧的眼睛,继续说道:“你不再是惟朵图像的CEO,也不再是普通合伙人,惟朵图像、《婚期将至》,一切都跟你无关了!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摊屎!”

    凯文-托马斯被这个变故骇得有些头晕,脸色一片煞白,“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做……”

    他想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家傻瓜怎么突然不傻了?

    而他自己,竟然留下了那么明显的一笔假账……

    “哈哈哈!”叶惟大笑了起来,走到吓坏了的骗子旁边,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轻松,我们当然不能只是这样,还得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呢!”

    他的话声透着一股狠劲:“我们会雇请一个影视制片方面的财务审查专家,对《婚期将至》所有的制片档案进行核查,我相信,里面的假账可不只是一笔吧?凯文,法庭上见!现在你可以滚了,回去做好坐牢的准备吧。”

    “等等,你们不能……”凯文-托马斯又惊慌又茫然,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浑身颤抖,几乎瘫坐到地上。

    “还不滚?”叶惟瞥了瞥他,“哦对了,今晚的游艇派对,我就不去了,我妈妈不同意。”

    与此同时,叶浩根和顾乔看着这一切,心中感慨万千,自家儿子真是个“天才”!

    因为怕叶浩根激动过度,摊牌都由计划订制者的叶惟来主持,他们之前对此当然有着担忧,未满16岁的儿子会有什么表现?没想到他比卢克-天行者摧毁死星时还要冷静,完全让人……佩服。

    也许他就是使坏方面的天才。

    其实他们并不打算真的闹上法庭,不是想放过凯文-托马斯,而是钱的问题,请律师要钱、请财务专家要钱……索尔顿说这种案子至少都要打半年,通常一年,甚至可能花上更久。

    这样损耗大量的费用和时间,就算把凯文-托马斯送进了监狱,他们自己也损失更多,最后拿到的根本比不上投入进去的。

    而且他们家已经没什么钱,可以花费在昂贵的律师费上了。

    所以,眼前的只是一个幌子,并不是真正的目的……

    “不,不……”不管是谁发动的这些,凯文-托马斯知道自己真的败露了,再假装下去也没用,他满脸苦色,哀求的道:“你们不能这样,求你们了!我们可以慢慢谈,但不需要到法庭上……”

    一上法庭就完了,先不说证据确凿,他也没信心财务专家不会找到第二笔、第三笔假账,自己多半会输。

    只要这件事成了新闻,上了报纸、上了IMDb、上了互联网……他的制片人名誉就会彻底完蛋,那意味着他被电影业除名了,再蠢的大鱼都不会找到……

    “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跪在地上求我们也没用,我会把你搞进监狱的,我发誓,你这个婊子养的杂种!”

    叶惟冷冷的骂完,就像R2-D2的索尔顿律师又道:“对于我的委托人的意愿,我可以做到,三年,或者更长。”

    “三年?那只是不到一千美元!”凯文-托马斯又急又气。

    “你确定吗?”叶惟笑了声,“我们的财务朋友可不是那么看哦。”

    凯文-托马斯耷拉着脑袋,想要走去沙发那边,却被叶惟拦着,又哀声道:“浩根,我们没必要这样。”又看看顾乔,“乔,你一向是个理智的人,你知道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这里我儿子说了算。”顾乔沉声,“他说你是个婊子养的,你就是个婊子养的。”

    叶惟为妈妈的愤怒叫了好,继续笑道:“不上法庭,只是对你有好处而已,因为你,我们亏了那么多钱,为什么要放过你?”

    “打官司也要花很多钱……”凯文-托马斯急道。

    “正好我们的银行账户上还有一些。”叶惟道,这时候叶浩根忽然也出声了:“我不懂电影业,但牙医业挺赚钱的。”

    凯文-托马斯感觉自己快要哭了,一切都在天旋地转,“只要不上法庭,你们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公司我退出,那20%股份免费转让给你们,《婚期将至》也没我的事,这些都答应你们……”

    “还在当我们是傻瓜吗?”叶惟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好主意,不用被起诉,还能摆脱一摊没有价值的烂摊子,好主意!”

    “那你们想怎么……”

    叶惟缓缓的道:“很简单,现金赔偿。”

    凯文-托马斯的脸上顿时满是惊急,“不行,这不合投资规矩!我也没有钱赔。”

    “呵呵。”对于这骗子有多少身家,叶惟心中有数,多亏那个梦的启示。不理对方说什么,他微笑道:“我需要你签下一份‘因为影片的最终品质不佳,私人赔偿叶浩根50万美金’的协议,只有这样,我们才会考虑不起诉你。”

    “50万!?FUCK……”凯文-托马斯急红了眼,上气不接下气,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他全部资产加起来都没有50万。

    “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法庭见。”叶惟要转过身去。

    “等等……”凯文-托马斯深吸几口气,都掩不住内心的痛苦煎熬,“我只能拿出10万……赔偿给你们。”

    “那你等着法庭传票吧。”

    “15万、20万?30万!再多我真的拿不出来了!”凯文-托马斯被迫得快要崩溃,不停说着:“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叶浩根和顾乔倒有点心急,计划是拿到30-50万,儿子该考虑同意了吧,不然气得托马斯非要打官司的话,那真是双输的结果。

    “我看不到你的诚意。”叶惟没好气地摊手,他了解凯文-托马斯是哪种人,也了解对方害怕什么,最怕的并不是坐牢,是以后都不能再行骗了!

    他决然道:“再说一遍,50万,今晚就签订协议,明天之内过账,少一美分都不行。我可以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你还有一辆不错的2003年款福特,卖掉;你也是有家人朋友的吧?向他们借。”

    “你、你……”凯文-托马斯完全傻了,看看叶浩根夫妻,但他们绷着脸,还是在说“儿子作主”,小败家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像一个洞穿所有骗术的恶棍,让他毫无机会……

    他的脸色变幻了一阵,一直说着“这真是疯了,这真是疯了”,却无力进行反击……最后终于咬咬牙:“50万,但协议里要写明,你们放弃追究《婚期将至》的财务问题,把那些假账定义为记录错误、数据混乱,只是专业能力的不足;另外,你们不能把这件事曝光出去,绝对不能上新闻,否则协议无效,我还有权利追究你们的责任。”

    “哈哈哈哈!”叶惟忍不住的大笑,“是你求着我们庭外解决,不是我们求着你!你还敢提条件?嘿,伙计,该醒了!”

    “你们一定要答应这两点……”凯文-托马斯话声颤抖。

    这回叶浩根和顾乔真的急了,就连索尔顿律师也觉得该赶紧答应,50万这个赔偿金额极高了,对方的要求也算合理。

    “我可以口头答应你,不会起诉你,谁乐意跟你罗嗦一年半年呢?”叶惟耸耸肩,“至于什么新闻,我也没有兴趣去纠缠,但写进协议就算了,我不想玷污了正义。”

    正义?凯文-托马斯喃动着嘴唇,却说不出什么话,看着这个少年,就像看着一个巨人,让他感觉自己卑微的巨人……

    “就按你的意思,我接受……算我不走运……”话一出口,他就要虚脱过去一般,满脸惨白。

    这是……全胜!惟做到了!!叶浩根和顾乔都压着一份喜悦,相视一眼,知道彼此都有多么难以置信!

    索尔顿律师也不禁感叹,做了这么多年律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15岁少年,无法形容,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叶惟扬了扬嘴角,伸出了还在发育之中的手,“那么,祝我们最后一次合作可以愉快。”

    VIY!凯文-托马斯冷汗直流,突然涌起了一个名字,这小子的绰号,VIY!他不是败家子,他是个恶魔,他是个恶魔……

    当握住了那只手,凯文更生起一股恐惧感,不由寒栗,感觉自己要被对方生吞活剥当晚餐吃掉。

    ……

    当凯文-托马斯垂头丧气的离开办公室后,叶浩根和顾乔都大大地呼出一口气,连声感慨:“真不敢相信!”、“惟,你表现得太好了!”

    “你们确定就这样放过他吗?”而索尔顿律师问道。

    “我只知道他的霉运,才刚刚开始。”叶惟的笑容很温和,凯文,我会遵守承诺不放出新闻的,找别人帮我放出就是了,“他会变成什么臭屎样?时间到了,你们就会知道答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