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凯文-托马斯变了副死人样,叶惟不由笑了,心头那块像是压抑了很久的乌云在逐渐散去,这骗子害得他就要家破人亡,怎么都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他不一枪杀了这骗子,已经非常仁慈了。

    “你、你在说什么……”凯文-托马斯还想装糊涂。

    “你不用演戏了,这位是格雷格-索尔顿律师,他是影视娱乐产业方面的法律行家,将会全权处理我们这笔官司。”

    叶惟摆摆手,介绍了沙发那边的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这位律师是他们昨晚就赶紧找好的,律师费可不便宜,每小时300块。

    “律师……?”凯文-托马斯的脸色再变,咽了咽口水,无论什么事情,一旦有律师这种王八蛋搅和进来,就完全不同了。

    叶惟的心情像晒着清晨阳光那么爽,笑道:“怎么?不用怕呀,就你这副尊容,进了监狱,也不会被人光顾的,也许一些非礼老奶奶的变态狂会,那你也该感到荣幸。”

    索尔顿律师面无表情,站了起来,机器人般的说道:“你好,我得告诉你,你的行为已经是属于诈骗、侵占、盗窃……这都严重侵害了我的委托人的合法利益。”

    “你和叶先生是惟朵图像有限合伙公司唯二的两位普通合伙人,但因为你的行为,根据合伙人协议,拥有55%公司股份的叶先生有权收购你的股份……”

    “你被解雇了!”叶惟大声喊道,直视着对方那双流露出恐惧的眼睛,继续说道:“你不再是惟朵图像的CEO,也不再是普通合伙人,惟朵图像、《婚期将至》,一切都跟你无关了!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摊屎!”

    凯文-托马斯被这个变故骇得有些头晕,脸色一片煞白,“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做……”

    他想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家傻瓜怎么突然不傻了?

    而他自己,竟然留下了那么明显的一笔假账……

    “哈哈哈!”叶惟大笑了起来,走到吓坏了的骗子旁边,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轻松,我们当然不能只是这样,还得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呢!”

    他的话声透着一股狠劲:“我们会雇请一个影视制片方面的财务审查专家,对《婚期将至》所有的制片档案进行核查,我相信,里面的假账可不只是一笔吧?凯文,法庭上见!现在你可以滚了,回去做好坐牢的准备吧。”

    “等等,你们不能……”凯文-托马斯又惊慌又茫然,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浑身颤抖,几乎瘫坐到地上。

    “还不滚?”叶惟瞥了瞥他,“哦对了,今晚的游艇派对,我就不去了,我妈妈不同意。”

    与此同时,叶浩根和顾乔看着这一切,心中感慨万千,自家儿子真是个“天才”!

    因为怕叶浩根激动过度,摊牌都由计划订制者的叶惟来主持,他们之前对此当然有着担忧,未满16岁的儿子会有什么表现?没想到他比卢克-天行者摧毁死星时还要冷静,完全让人……佩服。

    也许他就是使坏方面的天才。

    其实他们并不打算真的闹上法庭,不是想放过凯文-托马斯,而是钱的问题,请律师要钱、请财务专家要钱……索尔顿说这种案子至少都要打半年,通常一年,甚至可能花上更久。

    这样损耗大量的费用和时间,就算把凯文-托马斯送进了监狱,他们自己也损失更多,最后拿到的根本比不上投入进去的。

    而且他们家已经没什么钱,可以花费在昂贵的律师费上了。

    所以,眼前的只是一个幌子,并不是真正的目的……

    “不,不……”不管是谁发动的这些,凯文-托马斯知道自己真的败露了,再假装下去也没用,他满脸苦色,哀求的道:“你们不能这样,求你们了!我们可以慢慢谈,但不需要到法庭上……”

    一上法庭就完了,先不说证据确凿,他也没信心财务专家不会找到第二笔、第三笔假账,自己多半会输。

    只要这件事成了新闻,上了报纸、上了IMDb、上了互联网……他的制片人名誉就会彻底完蛋,那意味着他被电影业除名了,再蠢的大鱼都不会找到……

    “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跪在地上求我们也没用,我会把你搞进监狱的,我发誓,你这个婊子养的杂种!”

    叶惟冷冷的骂完,就像R2-D2的索尔顿律师又道:“对于我的委托人的意愿,我可以做到,三年,或者更长。”

    “三年?那只是不到一千美元!”凯文-托马斯又急又气。

    “你确定吗?”叶惟笑了声,“我们的财务朋友可不是那么看哦。”

    凯文-托马斯耷拉着脑袋,想要走去沙发那边,却被叶惟拦着,又哀声道:“浩根,我们没必要这样。”又看看顾乔,“乔,你一向是个理智的人,你知道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这里我儿子说了算。”顾乔沉声,“他说你是个婊子养的,你就是个婊子养的。”

    叶惟为妈妈的愤怒叫了好,继续笑道:“不上法庭,只是对你有好处而已,因为你,我们亏了那么多钱,为什么要放过你?”

    “打官司也要花很多钱……”凯文-托马斯急道。

    “正好我们的银行账户上还有一些。”叶惟道,这时候叶浩根忽然也出声了:“我不懂电影业,但牙医业挺赚钱的。”

    凯文-托马斯感觉自己快要哭了,一切都在天旋地转,“只要不上法庭,你们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公司我退出,那20%股份免费转让给你们,《婚期将至》也没我的事,这些都答应你们……”

    “还在当我们是傻瓜吗?”叶惟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好主意,不用被起诉,还能摆脱一摊没有价值的烂摊子,好主意!”

    “那你们想怎么……”

    叶惟缓缓的道:“很简单,现金赔偿。”

    凯文-托马斯的脸上顿时满是惊急,“不行,这不合投资规矩!我也没有钱赔。”

    “呵呵。”对于这骗子有多少身家,叶惟心中有数,多亏那个梦的启示。不理对方说什么,他微笑道:“我需要你签下一份‘因为影片的最终品质不佳,私人赔偿叶浩根50万美金’的协议,只有这样,我们才会考虑不起诉你。”

    “50万!?FUCK……”凯文-托马斯急红了眼,上气不接下气,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他全部资产加起来都没有50万。

    “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法庭见。”叶惟要转过身去。

    “等等……”凯文-托马斯深吸几口气,都掩不住内心的痛苦煎熬,“我只能拿出10万……赔偿给你们。”

    “那你等着法庭传票吧。”

    “15万、20万?30万!再多我真的拿不出来了!”凯文-托马斯被迫得快要崩溃,不停说着:“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叶浩根和顾乔倒有点心急,计划是拿到30-50万,儿子该考虑同意了吧,不然气得托马斯非要打官司的话,那真是双输的结果。

    “我看不到你的诚意。”叶惟没好气地摊手,他了解凯文-托马斯是哪种人,也了解对方害怕什么,最怕的并不是坐牢,是以后都不能再行骗了!

    他决然道:“再说一遍,50万,今晚就签订协议,明天之内过账,少一美分都不行。我可以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你还有一辆不错的2003年款福特,卖掉;你也是有家人朋友的吧?向他们借。”

    “你、你……”凯文-托马斯完全傻了,看看叶浩根夫妻,但他们绷着脸,还是在说“儿子作主”,小败家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像一个洞穿所有骗术的恶棍,让他毫无机会……

    他的脸色变幻了一阵,一直说着“这真是疯了,这真是疯了”,却无力进行反击……最后终于咬咬牙:“50万,但协议里要写明,你们放弃追究《婚期将至》的财务问题,把那些假账定义为记录错误、数据混乱,只是专业能力的不足;另外,你们不能把这件事曝光出去,绝对不能上新闻,否则协议无效,我还有权利追究你们的责任。”

    “哈哈哈哈!”叶惟忍不住的大笑,“是你求着我们庭外解决,不是我们求着你!你还敢提条件?嘿,伙计,该醒了!”

    “你们一定要答应这两点……”凯文-托马斯话声颤抖。

    这回叶浩根和顾乔真的急了,就连索尔顿律师也觉得该赶紧答应,50万这个赔偿金额极高了,对方的要求也算合理。

    “我可以口头答应你,不会起诉你,谁乐意跟你罗嗦一年半年呢?”叶惟耸耸肩,“至于什么新闻,我也没有兴趣去纠缠,但写进协议就算了,我不想玷污了正义。”

    正义?凯文-托马斯喃动着嘴唇,却说不出什么话,看着这个少年,就像看着一个巨人,让他感觉自己卑微的巨人……

    “就按你的意思,我接受……算我不走运……”话一出口,他就要虚脱过去一般,满脸惨白。

    这是……全胜!惟做到了!!叶浩根和顾乔都压着一份喜悦,相视一眼,知道彼此都有多么难以置信!

    索尔顿律师也不禁感叹,做了这么多年律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15岁少年,无法形容,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叶惟扬了扬嘴角,伸出了还在发育之中的手,“那么,祝我们最后一次合作可以愉快。”

    VIY!凯文-托马斯冷汗直流,突然涌起了一个名字,这小子的绰号,VIY!他不是败家子,他是个恶魔,他是个恶魔……

    当握住了那只手,凯文更生起一股恐惧感,不由寒栗,感觉自己要被对方生吞活剥当晚餐吃掉。

    ……

    当凯文-托马斯垂头丧气的离开办公室后,叶浩根和顾乔都大大地呼出一口气,连声感慨:“真不敢相信!”、“惟,你表现得太好了!”

    “你们确定就这样放过他吗?”而索尔顿律师问道。

    “我只知道他的霉运,才刚刚开始。”叶惟的笑容很温和,凯文,我会遵守承诺不放出新闻的,找别人帮我放出就是了,“他会变成什么臭屎样?时间到了,你们就会知道答案。”

第五章 因父之名    “什么……”叶浩根愣住了,“你在说什么?”

    叶惟把那一袋资料文档放到了书桌上,拿出了其中一份,打开展现给他看,“看看这里,1500美元租赁斯坦尼康一天!多么可笑!爸爸,我已经有确切证据,可以表明这是一笔假账,其实真正的数目是600美元。”

    当下,他把追查的过程说了个清楚。

    叶浩根听得变了脸色,握着那份支出表格,话声有点沙哑:“你说真的?”

    “我不开这种玩笑。”叶惟又拿出好几份的文档,“不只是那笔假账,整个制片过程存在着太多、太多的问题,到佛罗里达出外景?!就为了拍几场度蜜月的戏?!别扯了,马里布、长滩、圣莫尼卡不行?谁看得出那海滩是不是在佛罗里达!?我们是独立电影,不是记录片!”

    叶浩根的脸色越发难看,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真对电影制作毫无了解,其实对这次外景一直就心存疑惑,只是因为相信凯文-托马斯的专业素养……

    “问题太多了。”叶惟叹了口气,“我们的钱不知道被浪费了多少。”

    “你怎么会知道的?”叶浩根对此想不明白,儿子怎么能看出这么专业的财务错误,而且还心思缜密的查出了真相。

    “你真以为我是个笨蛋败家子?”叶惟耸了耸肩,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也无法解释清楚,“我可是你的儿子,你不相信我,也得相信自己的DNA。再说只要上去EBAY逛一圈,都知道斯坦尼康不用租这么贵!”

    叶浩根脸露一记苦笑,度了几步,“也许……也许这只是意外?凯文有什么理由?”

    “老爸,你就是人太好了,但这是个险恶的世界。”叶惟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说道:“你听听这个,就知道了。”

    他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播放起了一段录音:“嘿,惟!……凯文,那些资料在哪里?……明晚圣莫尼卡海滩那边有一个游艇派对,会有很多模特参加……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你爸爸,不能告诉任何人……”

    听了这段清晰的录音,叶浩根顿时怒火冲天,目光像要杀人,吼骂着:“他怎么敢!!你只是个15岁的孩子,他怎么敢……!!”

    “冷静,冷静!”叶惟连忙安慰,真怕父亲激动过度而出事,“我不是还没去吗?爸爸,冷静!”

    叶浩根真的无法冷静下来,这些真相就是雷霆打击,他呼着大气,有点痛苦地走到书桌后的椅子坐下。叶惟吓得忙递上一杯水,继续安慰:“现在我们知道了,去做补救还不迟的,冷静。”

    “嗯……”叶浩根饮了口清水,满脸的自嘲、失落和沮丧,苦笑道:“我真是个傻瓜,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把180万给了那个混蛋乱来……我该是有多蠢!该死的!”

    叶惟没说什么,只是捏着父亲的肩膀,默默地给予自己的支持。

    良久,叶浩根才慢慢平复了些,长叹了一口气,开口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婚期将至》的票房会好?”

    叶惟知道不能再给爸爸任何的幻想了,认真道:“问问自己的理智,它的品质怎么样?在我看来,它就是一部大烂片。”

    叶浩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前些天全家一起看终剪版DVD的时候,惟就说拍得不怎么样,可是“烂片”的评价……

    “也没有那么糟糕吧?”他捂着额头,笑容苦涩得像要发臭,“我知道以它的品质,它不会成为票房炸弹,但是,只要能收到三百万票房就好,那……不算是一个很高的数字……”

    “不!”叶惟决然地摇头:“对《婚期将至》来说,那就是一个很高很高的数字!电影业是很复杂,但说穿了,一句话: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如果我们首周在那3家影院收不够3万票房,我们的院线发行就会结束,里面没有利润,我们没有,影院也没有。这部电影亏定了。”

    叶浩根无法反驳,拿起桌上的一本《名利场》电影杂志,封面上的红地毯的明星们风光无限,他有些不安地卷握着杂志,似乎要紧紧握住正在飞走的梦想……

    “爸爸,我希望你明白,投资独立电影,亏钱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事,不亏钱才是例外。这不是什么该感到羞耻的事,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平静地接受,至少我们真的得到了一部电影。”

    叶惟以一种轻松的口吻说着,继续道:“但我们不能再坐视下去了,把它交给凯文-托马斯运作,一切都只会搞砸。爸爸,等你心情平静了,然后我们再谈下一步。”

    “惟,VIY……”叶浩根抬头看看他,笑容里终于有了些宽慰,“你是怎么了?难以置信!那个坏小子哪去了?”

    “喔喔!老家伙,注意你的言辞,小心点,我就站在这里呢。”叶惟做了几个夸张的鬼脸,也笑了起来:“每个人都会成长起来的,我只是觉得自己到了该成长的时候了。”

    “你让爸爸很欣慰。”叶浩根点了点头,拍拍他的手掌,“我没事的,我能承受这些,说说你的下一步吧?”

    “亏钱是一定的,但是亏多少,却是个不一定,我们可以拿回来多少,就尽力拿回来多少……”

    叶惟眼里有着恶魔般的凶光,淡淡的话声却让人不寒而栗:“首先,把凯文-托马斯那个婊子养的收拾掉……”

    他把自己的计划细细说出,叶浩根越听越是心惊,这么周全、专业、狠辣的处理,真是惟想到的?让人说什么好呢,他竟然有种看不透儿子的感觉……

    ……

    凯文-托马斯的心情很好,说起来最近一年多,他都过得相当滋润,多亏了那条发着电影梦的大鱼,这就是他为什么喜爱电影!

    真期待今天晚上的游艇派对,有那个小败家子跟着,连泡妞的钱都不用自己掏,如果顺利的话,今晚他会拥着一个辣妞入睡,想想都兴奋。

    至于《婚期将至》的发行?别傻了,那派对跟发行没有半个字母的关系。

    搞发行和宣传是很麻烦的事情,他才不会浪费力气,反正片子已经拍烂了,没什么价值,搞完这个让投资人们“哇,我的电影上映了”的自费发行,这个项目就会扔进垃圾桶。

    最重要是找到下一条大鱼。虽然影片亏本会对他的制片人名誉造成一定的损害,不过幸运的是,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傻瓜,尤其是那些以为自己走运了的追梦傻瓜,以及傻瓜的儿子,哈哈!

    一个早上,凯文-托马斯都在圣莫尼卡的海滩游逛,看着周围养眼的游客美女,一心想着今晚的派对……

    当刚刚吃过午餐,还没出海边餐厅,他的手机响了,是叶浩根的来电。

    “这个中国佬又想罗嗦什么呢?”他嘀咕着按了接通,一脸厌烦的神情,语气却很热情:“嗨,浩根,下午好。”

    “凯文,马上过来公司这里,我们得解决一些事。”叶浩根的声音很冷,明显压着一股怒火。

    凯文-托马斯有些纳闷,难道自己邀请小败家子去派对的事暴露了?他倒没什么怕的,暴露就暴露了,完全可以说那只是开玩笑,或者是因为“太宠”叶惟了。

    不想影响心情,他推脱道:“我正要去忙一些发行的事务,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吧。”

    “不管你有什么事情,马上过来公司。”叶浩根的话声十分强硬。

    “好吧,我这就过去。”凯文-托马斯只得答应,起身结账走人。那条大鱼还有些利用价值,还不能让它脱钩。

    一路上,他不停地嘀咕咒骂:“真是事多,一家子蠢蛋,FUCK……”

    当他不紧不慢的来到那栋办公楼,然后到了惟朵图像办公室,事情似乎跟他想的有些不同,四人坐在沙发上,叶浩根、顾乔、叶惟,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不知道是谁……

    叶家三人的神色都很不善,好像视他为敌人一般。

    “大伙儿……”凯文-托马斯不由疑惑,一边走上去,一边问道:“怎么了?”

    最让他意想不到的人站了起来,不是叶浩根,也不是顾乔,竟是叶惟,那小子微笑地说:“我来告诉你怎么了。”

    叶惟拿出手机,播放起了一段录音……

    还真是因为这件事!听着自己和叶惟昨天的对话,凯文-托马斯脸色变了,装着有些尴尬的样子,其实心里又震惊又怨怒,小傻瓜什么时候录的音,耍他?恶作剧?!真想一把捏死这只小头虱!

    当录音播完,他装着苦笑的道:“浩根、乔,我很抱歉,是我太宠惟了。你们知道,青少年们想的都是些什么,我见他想去,一时心软就想带上他,那是个正经的交际派对,而且我会看管好他的,什么都不会发生。”

    他觉得这段解释很可以了,然而,叶浩根和顾乔的目光不但没有变温和,却都变得更加锋锐,恨不得杀了他。

    “够了。”叶惟不想再看凯文-托马斯拙劣、恶心的表演了,“这段录音只是充分证明你是个怎么样的人而已,你以为今天就只是这样?1500美元租一天斯坦尼康,那是什么东西,超级英雄的机甲吗!?”

    他突然怒吼一声,扬起了手中的一份文档,又抽出一张爱德摄影设备公司开出的租赁合同证明,话声平稳:“很不幸,你做的假账,败露了,你是个骗子的事实,也败露了。需要我提示吗,凯文-托马斯,你完蛋了。”

    “什么……什么……?”凯文-托马斯傻傻的望着那两份文件,一时间还搞不清楚状况,斯坦尼康?假账?

    突然,有一些记忆涌现脑海,他想起了,顿时间,脸色发白,冒起了一身冷汗……

    他们怎么会知道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