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春假在继续,VIY热潮也在继续,新闻媒体上关于他的报道和专访持续不断,22号,最新一期的《人物》杂志出版了。

    《人物》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物故事,总是那么神奇,但叶惟这一个故事还是显得那么亮眼,虽然仍没有挖掘出《阳光小美女》的部分,它却是目前报道得最详尽的了,包括安娜索菲亚-罗伯怎么凭着《天使之舞》在选角上反败为胜,还有着专访。

    VIY的故事犹如滔滔不尽的流水,你以为没了,居然还有更精彩的!真让关注着的人们心痒痒,更多,要知道更多!

    而女生粉丝们越发关心一件事,VIY到底有没有恋情?称他为“最好朋友”的安娜索菲亚?“对手和朋友”的吉娅?

    真是的,那些八卦记者都死哪里去了,赶紧查清楚啊!

    “莉莉是和那小子一起去旅游!?”

    电话里,菲尔-柯林斯声音震惊,像听闻自己的全部身家刚刚被人洗劫一空。

    这个假期本来都计划好,莉莉和他一家去玩的,前些天女儿突然说不了,要和同学康妮一起去夏威夷玩。他今天打给她,提议他家去夏威夷和她会合,被她断然拒绝,他觉得有点古怪,就打给莉莉母亲询问……怎么变成叶惟了!还已经好几天!

    塔沃曼无奈的道:“她几乎骗过了所有人,我本来不想让她去的,可是她发起了脾气,我不能不同意。”

    “是那小子的主意?”菲尔-柯林斯杀了叶惟的心都有,那是他的莉莉,他的宝贝女儿莉莉!

    “是莉莉的主意,惟格还不知道她没得到我同意。菲尔,女儿长大了,由不得别人管那么多了。”

    塔沃曼叹了声,“我现在担心的只是,惟格的名气越来越大,莉莉和他的恋爱,迟早会上媒体,我怕她会有很大压力,你也知道她一直因为我们的离婚有着心理创伤,她还不能成熟地处理很多状况……”

    “我会尽力动用我的人脉关系去保护她,但那些记者不是什么朋友,她总会上新闻的,幸好她并不算是公众人物,照片还能保护……我真希望那小子闹不出什么动静!”

    菲尔-柯林斯说到最后加重了语气,叶惟成不了名,当然就没有媒体烦扰莉莉了。

    “你可不要做什么蠢事,不然莉莉不会原谅你的。”塔沃曼严正说。

    “我只是这么一想。”

    ……

    23号,已经是这次旅行的第五天。

    这五天里,叶惟和莉莉在一种不可思议的甜蜜快乐中度过,没有SEX,却照样激情万丈,被热恋的美妙沉醉着身心,才明白到世上有一种感情可以这样,既如火般灼热,又似水般温柔,这就是爱情。

    简直一秒钟都不想分离,他们也是这么做的,除了上卫生间和浴室,无时无刻不是腻在一起,白天一起玩,晚上抱着一起睡。

    两人去了很多地方玩,像檀香山动物园、威基基水族馆、珍珠港等著名景点,又到野外看了诸多自然美景,也尝了非常多的美食,猪肉饭团、POKI、中式烤猪肉等,真是大饱口福。

    这天他们离开了瓦胡岛,来到旅程第二站可爱岛,这里的风景更美得宛若人间天堂,海岸、山谷、热带雨林……游不过来。

    昨天在威陆亚河划了独木舟,欣赏了瀑布、丛林等景色,24号,两人今天准备去鲁鲁森林保护区爬山冒险。

    他们住的卡帕亚镇虽然是岛上第二大镇,却只有一片田园风光,从“可爱岛海岸度假村”酒店出来,步行过去要半个多小时,两人都不赶不慢,在宁静的乡野路上笑谈着前进。

    他们颈上都戴着一串贝壳花环,头戴草帽,一身夏威夷衫裤,背着登山背包,那模样气派与在洛杉矶时十分不同。

    却有人把叶惟认出来了!

    “噢我的天,你是叶惟!?”

    迎面走来的几个夏威夷少女,其中一个明显的亚裔混血儿看了那对青春情侣几眼,就惊讶地发现了什么,奔上去瞪着叶惟看,越看越肯定,“你是VIY,我认识你!你拍了部电影短片《天使之舞》……我知道你的故事!”

    “VIY!?”其他四位少女顿时都围了上来,一双双眼睛大亮,“是他,是他!”、“绝对是他!”

    叶惟和莉莉都一愣,真的毫无心理准备,在热闹的瓦胡岛玩了五天,没有出现一次这种情况,居然在偏静的可爱岛出现了!

    被粉丝认出,叶惟!叶惟!!叶惟!!!

    “哈哈。”叶惟傻傻的笑了声,生平第一回真正地当明星了,心中难免地涌着激动,被人喜爱、被人支持的感觉真不赖。

    还没等他说什么,五位少女又惊了一惊,看看莉莉,“你有女朋友!”、“你不是说自己没女朋友吗?”那混血女孩叹气道:“我就知道你骗人,像你这么抢手的男生,怎么可能没女朋友。”

    “你们都发展到一起出来旅游了。”、“她是谁?好像也有点眼熟……”

    莉莉微微耸肩,双眸望向别处,嘀咕道:“我也不知道。”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叶惟装傻地看看左右,被少女们取笑一声,他也笑了,点头道:“是的,我是叶惟,谢谢你们的支持;至于她是谁,你们也能猜到了,一个秘密,我们的秘密。”他挥动手指,把众人都圈了进来。

    女孩们笑着,也没什么大反应,只纷纷对莉莉说:“你真幸运。”、“和他约会很有趣吧?”

    “还行。”莉莉回答,见到惟这么受欢迎,心里又高兴,又有一点点莫名的醋劲。

    “我们可以合影吗?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叫迪娜。”混血女孩期待地问叶惟。少女们有带着相机的顿时都拿出来,对准着叶惟,一副你不答应也要强拍的气势。

    她们可是自己的粉丝,小小要求怎么能不满足,叶惟热情的道:“当然,来吧来吧。”

    “太棒了!”少女们欢呼不已,连忙轮流和他进行合影,拍了一轮还不够,都动作大胆地搂着他的手臂、让他搭着肩膀的又拍了一轮,然后再来了几张大合影,直到叶惟说“好了,我们还得赶路”,又要了签名,这才满意。

    整个过程中,莉莉被她们一致排除在外了,幸运的女孩,不要出现在她们的照片中!

    莉莉也没说什么,只站在一边微笑地看着,以及帮她们拿相机拍大合影,好笑吗?

    两伙人分开后,那群少女走了很远,两人还能听到她们的笑声,充满着因为巧遇偶像的兴奋。

    “真不敢相信。”叶惟对莉莉笑说,“真不敢相信。”莉莉又是挺眉和耸肩:“你最好快点习惯它吧,以后还会有的。”他开玩笑道:“你也是,当明星的女朋友,哈哈!”她默默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想是的……”

    这次是一个偶然,却无疑说明了“天才小子叶惟”不再是零Q分了,他有了粉丝,他正被人们熟悉。

    就算远在夏威夷的可爱岛,都有了发生这个偶然的土壤。

    ……

    25号,时隔近一个月后,尼克频道再一次在晚上7点播放了《天使之舞》!

    这是众多观众和家长的期盼,也得到了叶惟团队的授权,这回播前的宣传比上回多多了,再加上叶惟最近的火热人气,所以吸引到了比时段往常更多的观众,又有上百万的青少年和儿童观看了短片。

    而它创造出的利润,也已经突破百万,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

    诚然是因为它是公益短片,尼克频道才会这么爽快的播了一次又一次,但也给机会它证明了自身的价值。

    一个16岁亚裔少年的电影短片创造了上百万美金捐款!

    这种令人咋舌的新闻,不报道都不行,而且这已经不只是电影新闻了,还成了社会事件!VIY的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传媒的时事新闻版块里,不只是西部传媒,东部的主流大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有进行报道。

    在春假期间,叶惟的热度不但没有一点点下降,反而升得更高!

    真不知洛威特他们做什么感想,也不知他们会不会想继续出招,但是以目前情况,没有人可以挡住VIY,没有!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2″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夏威夷假期    中午,两人所乘的航班顺利地降落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之后他们就前往下榻的酒店,位于檀香山威基基海滩最前岸的五星级的皇家夏威夷酒店,莉莉已经预订好了那里一套皇家海景套房。

    不用半小时车程,两人就拖着行李箱入住了。

    “哇喔喔!”优雅的阳台上,叶惟张开双手,面朝仿佛触手可及的蓝天和海景,心情无比的开阔舒畅,大喊着:“太爽了!”

    那边莉莉也走了过来,笑容同样像阳光般灿烂,“是啊,太棒了。”

    “莉莉,莉莉,你真Beauty,Beauty——”叶惟唱起了歌,“你还有很多Money,Money——让我Happy,Happy!”

    “闭嘴!”莉莉顿时清声大笑着打他,笑红了脸,更衬得贝齿洁白,“这个歌词连公告牌TOP500都进不去!”

    “管它呢,我非常Like-Waikiki,还有那个女孩Lily!她让我Happy,Happy!”叶惟继续即兴唱着,扭动身子要跳草裙舞。莉莉又挥拳笑叫一声:“闭嘴!”他突然抱住她的脸庞,向她的嘴唇吻去,“那就让我闭嘴啊。”

    就在这安宁旖旎的气氛下,两人热吻了好一阵,直至有点气喘吁吁,他的手同时有点不老实……

    莉莉忽然一笑,转身跑开了,“我们去海滩玩吧。”

    “OK……是不是要先换衣服?”叶惟舌头一卷,离开阳台跟上去。

    “当然,别说你没有带沙滩裤。”莉莉拖着两个行李箱,走向她住的女生卧室,砰的关上门,把叶惟挡在外面,笑声传了出来。

    “好吧。”叶惟耸耸肩,走向距离不远的自己的卧室,也砰的关上门,大喊了一声:“我换衣服了,别偷窥!”

    当下,他把行李箱的衣物拿出放好后,换上一件写着“我爱夏威夷”的白T恤和一条夏威夷风格的花花沙滩裤。

    女生换衣服总是那么慢,叶惟在套房里溜了一圈,她还没好,套房里什么都那么豪华雅致,有着大浴池的浴室、桌球等一应俱全的娱乐厅、静谧的书房,大厅还有个小酒台,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住客,酒台的酒都被清空了,只有些饮料。

    他坐在摆满靠枕的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才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响声,转头望去,立时双眼大亮。

    莉莉的秀发扎成了马尾,穿了一套暖暖的淡蓝色两件式比基尼,披着一件镂空白色外套,一条透明的薄纱米黄短裙,让里面的少女风情若隐若现,酥-胸鼓鼓,腰身纤巧,双腿健美,可爱,清纯,英气,而又性感迷人。

    说起来约会了这么多次,由于之前都是冬季,他这是第一次看到她穿比基尼的样子。

    “哇。”叶惟赞叹着站起身,上下打量着她,真是造物主的恩赐,越看心头越是烫热,“你真美,莉莉,你真美。”

    莉莉对他的反应很开心,展着手转了一圈,右拳向前一挥,“出发!”

    两人离开酒店,一路笑语的来到不远的威基基海滩,这里全年都是旅游旺季,适逢春假,自然更加热闹,海滩上人来人往,有人躺在太阳伞下的长椅,有人游泳,有人冲浪,排球、潜水、帆艇……

    明媚充沛的阳光下,两人走在一处相比没有那么拥挤的地带,踩在金黄柔软的沙子上,看着水天相连的海景,波浪不断冲来,海风浩荡吹拂,只觉得神清气爽,宛若身处于世外的画卷中,这里真无愧它的称号“人间最美的沙滩”。

    租了一把太阳伞和两张沙滩椅,休息了一会后,叶惟躺不住了,跳起身稍做热身,就把T恤脱掉,往大海狂奔而去。

    “大海,我来了!惟来了!”

    莉莉脱掉了外套和短裙,也笑着奔了上去,“莉莉来了!”

    海水十分澄澈,可以看到海底的景象,两人越奔越远直至游了起来,向着太平洋东方游去,像两条矫健的大鱼。

    因为这是一场比赛,莉莉猛游着都没有注意周围,当游了好远,她微喘地停下,看看左右,看不到惟的身影。

    “惟?”她疑惑地皱眉,继续作着环顾,心头一突,“惟!?”

    突然这时候,轰的一声,水中冲起了一股激浪,一道身影从她身后海面冲出,一把抱住了她,正是叶惟,他低头往她的脖子凑去,作势要咬一口,凶声道:“我是大白鲨,我要吃掉你!”

    “啊!”莉莉当真吓了一跳,双脚踢动,旋即反应过来,顿时笑得停不下声,“你个混蛋!你个白痴!”

    “别动她,该死的畜生,滚!”叶惟换了语调的大喊,吻了她的雪白脖子一下,拉着她仰泳开去,哈哈道:“我刚刚救了你一命呢女孩,不是我,你已经被大白鲨吃掉了。”

    “那谢谢了,我的英雄。”

    两人望着蔚蓝的天空,被温暖的海水所包围,肌肤时不时相贴,两颗青春的心一起跃动,感觉那么美好。

    整个下午,他们都在威基基海滩度过,时而游泳,时而冲浪,累了就在沙滩上晒一会太阳,饿了就去海边的餐厅吃东西,到黄昏看了壮观瑰丽的落日和晚霞后,才离开海滩。

    回到酒店套房换了衣服,两人就去酒店餐厅吃晚餐,品尝了好一些夏威夷式美食,接着又到酒吧观看现场的传统歌舞表演,到晚上10点多,才又回到套房,大厅随即充满了他们的欢笑声。

    “其实,我还有一重身份,那就是夏威夷传说中的,草裙舞之王!”叶惟摆着双手,扭着身子,大跳夸张的草裙舞,发出着怪声:“咿呀咿呀噢——”

    莉莉倒竖大拇指地嘘了起来,“难怪会成为传说,烂的传说!”

    “该死,你那么厉害,你来跳!”叶惟怒道。

    “跳就跳,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草裙舞之王!”莉莉摆着手跳动起来,还真是像模像样,展现着曼妙的身姿。

    “不错,真不错!”叶惟狂吹起了口哨,“跳舞是要唱歌的,我还没有听过你唱歌呢,你不会是个五音不全的人吧?真的!?”

    “拜托,那是你好吧,我只是不喜欢随便表现自己的歌唱天赋。”

    “哇哈哈,有人在使劲吹牛哦,我看你挺有吹牛天赋。”

    “那你听着好了,同样的一首歌,我怎么都唱得比你好听,‘莉莉,莉莉,你真Beauty,Beauty——’”

    “哈哈,自恋狂!”

    莉莉怒了,走去抄起了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扑上去猛烈地抽他,“受死吧!”叶惟挨了几下,见势不对,连忙冒着枪林弹雨也抄起一个枕头还击:“没那么容易,你完了,你是个死人了!”

    一场枕头大战就此展开,他们打着,笑着,追逐着,从大厅打到阳台,又从阳台打到卫生间。

    “我这一招,就叫做枕头(Pillow)打讨厌鬼(Pill)!”、“打的就是你这讨厌鬼!”

    也不知打了多久,快乐的嬉戏根本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莉莉率先有些体力不支了,被打倒在大厅沙发上,她喘着气伸手叫道:“停战,停战!我要求和谈!”

    “没有和谈,只有赢和输!”叶惟冲上去,挥着枕头狂砸了她一顿,一边砸一边大笑。莉莉双手挡着,叫着:“有点绅士风范好吗!”他可不肯停:“我不是绅士,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现在受死吧!”

    “我死了,你舍得吗?”莉莉大叫。

    “好哲学的一个问题。”叶惟不得不停下来,打闹这么久,他们都有些衣衫凌乱了,这时他忽然看到了她一些让人迷醉的胸前春光,心头猛然大跳,顿时扔掉了枕头,一把将她公主抱地抱了起来,低头亲吻她的嘴唇,走向卧室。

    莉莉也是意乱情迷了,娇喘地回应着,任由被他抱着来到他的卧室,被他放到铺着白床单的木床上,被他压在身上。

    两人都是毫无经验的菜鸟,叶惟有点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似的,只是抱着她、吻着她,发烫的右手探进了她的T恤和背心内,贴着柔滑温软的雪肤,缓缓攀了上去……

    他身心都热血沸腾,终于要发生了,真好。

    “唔,嗯……”胸前被那大手抚着,莉莉不由呢喃了几声,身子微微扭动,浑身起着一层动情的疙瘩,满脸白里透红,粗长双眉的皱动,流露出此刻的享受……

    然而这时候,突然有什么涌现心头,让她痴醉的眸光为之一醒,天啊,她答应了妈妈不能SEX,为什么要答应,为什么……

    心扉立时陷入了挣扎,继续?还是停下?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他要把T恤脱掉了……

    “惟,等等。”莉莉按住了他的手,呼着热气的嘴巴露出苦笑,“我……我……”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妈妈不同意?太荒谬了,听上去就像推托,妈妈现在在洛杉矶呢,可管不了这边。

    “怎么了?”叶惟看看她,自己动作粗鲁了?不会吧,这么温柔轻缓。

    “我还没有做好SEX的准备……”莉莉还是没说妈妈不准的傻话,轻轻的道:“我年纪还小,想再等等……抱歉,我……”

    只是话说了出来,看到他一脸愕然的样子,看到他眼里掩不住的失望,她心头顿时发紧,怎么自己老是做这种糟糕的蠢事!不管了,妈妈,我要反悔了!

    “惟。”莉莉松开了他的手,神态决然的道:“当我没说过刚才的话,继续。”

    叶惟哭笑不得的笑了声,竭力压下那股激情冲动,手上再抚了一把,就离开她的玉体,把她的T恤拉好,认真道:“不了,我尊重你,SEX要大家觉得OK的时候才OK的,等你准备好了再继续。”

    莉莉急了,瞪目的道:“不是的,刚才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是第一次,我害怕,你可以的。”

    叶惟也想继续,但看得出她言不由衷,已经没有气氛了,再下去不过是欲望驱动而已,他不想那样对待她,摇头地坐了起身,“我也是第一次,所以这个时刻应该是最美好的,不要有那么一点点不好的东西……”

    “我……”莉莉说不出什么了,心里又感动又羞愧,让男生这样急刹车,他肯定不好受,不禁拉着他的手,“别走。”

    “OK。”叶惟看着她的柔和脸庞,开始暗骂起了自己,傻瓜,装什么成熟啊,上啊,她都说可以了,上啊!

    但他只是重新躺下,侧身抱着她,吻吻她的秀发,笑道:“那我们今晚就这样睡觉,挺酷的不是吗?”

    莉莉靠着他的怀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好像什么都刚刚好,而他的体温是那么高,如同一个燃烧的火炉,还有那个东西……她咬咬嘴唇,有点羞赧的道:“你可以抚摸我的,像刚才那样。”

    “什么?”叶惟再一次啼笑皆非,她真的很有想象力啊,“你以为我是甘地?就这样就好,你不要乱动,不然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就这样……”

    “哦,好吧……”

    两人静静无言,都有一股美妙的情意在心中流淌,让两颗青春的心跳动着,难以入眠。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1″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