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午,两人所乘的航班顺利地降落火奴鲁鲁国际机场,之后他们就前往下榻的酒店,位于檀香山威基基海滩最前岸的五星级的皇家夏威夷酒店,莉莉已经预订好了那里一套皇家海景套房。

    不用半小时车程,两人就拖着行李箱入住了。

    “哇喔喔!”优雅的阳台上,叶惟张开双手,面朝仿佛触手可及的蓝天和海景,心情无比的开阔舒畅,大喊着:“太爽了!”

    那边莉莉也走了过来,笑容同样像阳光般灿烂,“是啊,太棒了。”

    “莉莉,莉莉,你真Beauty,Beauty——”叶惟唱起了歌,“你还有很多Money,Money——让我Happy,Happy!”

    “闭嘴!”莉莉顿时清声大笑着打他,笑红了脸,更衬得贝齿洁白,“这个歌词连公告牌TOP500都进不去!”

    “管它呢,我非常Like-Waikiki,还有那个女孩Lily!她让我Happy,Happy!”叶惟继续即兴唱着,扭动身子要跳草裙舞。莉莉又挥拳笑叫一声:“闭嘴!”他突然抱住她的脸庞,向她的嘴唇吻去,“那就让我闭嘴啊。”

    就在这安宁旖旎的气氛下,两人热吻了好一阵,直至有点气喘吁吁,他的手同时有点不老实……

    莉莉忽然一笑,转身跑开了,“我们去海滩玩吧。”

    “OK……是不是要先换衣服?”叶惟舌头一卷,离开阳台跟上去。

    “当然,别说你没有带沙滩裤。”莉莉拖着两个行李箱,走向她住的女生卧室,砰的关上门,把叶惟挡在外面,笑声传了出来。

    “好吧。”叶惟耸耸肩,走向距离不远的自己的卧室,也砰的关上门,大喊了一声:“我换衣服了,别偷窥!”

    当下,他把行李箱的衣物拿出放好后,换上一件写着“我爱夏威夷”的白T恤和一条夏威夷风格的花花沙滩裤。

    女生换衣服总是那么慢,叶惟在套房里溜了一圈,她还没好,套房里什么都那么豪华雅致,有着大浴池的浴室、桌球等一应俱全的娱乐厅、静谧的书房,大厅还有个小酒台,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住客,酒台的酒都被清空了,只有些饮料。

    他坐在摆满靠枕的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才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响声,转头望去,立时双眼大亮。

    莉莉的秀发扎成了马尾,穿了一套暖暖的淡蓝色两件式比基尼,披着一件镂空白色外套,一条透明的薄纱米黄短裙,让里面的少女风情若隐若现,酥-胸鼓鼓,腰身纤巧,双腿健美,可爱,清纯,英气,而又性感迷人。

    说起来约会了这么多次,由于之前都是冬季,他这是第一次看到她穿比基尼的样子。

    “哇。”叶惟赞叹着站起身,上下打量着她,真是造物主的恩赐,越看心头越是烫热,“你真美,莉莉,你真美。”

    莉莉对他的反应很开心,展着手转了一圈,右拳向前一挥,“出发!”

    两人离开酒店,一路笑语的来到不远的威基基海滩,这里全年都是旅游旺季,适逢春假,自然更加热闹,海滩上人来人往,有人躺在太阳伞下的长椅,有人游泳,有人冲浪,排球、潜水、帆艇……

    明媚充沛的阳光下,两人走在一处相比没有那么拥挤的地带,踩在金黄柔软的沙子上,看着水天相连的海景,波浪不断冲来,海风浩荡吹拂,只觉得神清气爽,宛若身处于世外的画卷中,这里真无愧它的称号“人间最美的沙滩”。

    租了一把太阳伞和两张沙滩椅,休息了一会后,叶惟躺不住了,跳起身稍做热身,就把T恤脱掉,往大海狂奔而去。

    “大海,我来了!惟来了!”

    莉莉脱掉了外套和短裙,也笑着奔了上去,“莉莉来了!”

    海水十分澄澈,可以看到海底的景象,两人越奔越远直至游了起来,向着太平洋东方游去,像两条矫健的大鱼。

    因为这是一场比赛,莉莉猛游着都没有注意周围,当游了好远,她微喘地停下,看看左右,看不到惟的身影。

    “惟?”她疑惑地皱眉,继续作着环顾,心头一突,“惟!?”

    突然这时候,轰的一声,水中冲起了一股激浪,一道身影从她身后海面冲出,一把抱住了她,正是叶惟,他低头往她的脖子凑去,作势要咬一口,凶声道:“我是大白鲨,我要吃掉你!”

    “啊!”莉莉当真吓了一跳,双脚踢动,旋即反应过来,顿时笑得停不下声,“你个混蛋!你个白痴!”

    “别动她,该死的畜生,滚!”叶惟换了语调的大喊,吻了她的雪白脖子一下,拉着她仰泳开去,哈哈道:“我刚刚救了你一命呢女孩,不是我,你已经被大白鲨吃掉了。”

    “那谢谢了,我的英雄。”

    两人望着蔚蓝的天空,被温暖的海水所包围,肌肤时不时相贴,两颗青春的心一起跃动,感觉那么美好。

    整个下午,他们都在威基基海滩度过,时而游泳,时而冲浪,累了就在沙滩上晒一会太阳,饿了就去海边的餐厅吃东西,到黄昏看了壮观瑰丽的落日和晚霞后,才离开海滩。

    回到酒店套房换了衣服,两人就去酒店餐厅吃晚餐,品尝了好一些夏威夷式美食,接着又到酒吧观看现场的传统歌舞表演,到晚上10点多,才又回到套房,大厅随即充满了他们的欢笑声。

    “其实,我还有一重身份,那就是夏威夷传说中的,草裙舞之王!”叶惟摆着双手,扭着身子,大跳夸张的草裙舞,发出着怪声:“咿呀咿呀噢——”

    莉莉倒竖大拇指地嘘了起来,“难怪会成为传说,烂的传说!”

    “该死,你那么厉害,你来跳!”叶惟怒道。

    “跳就跳,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草裙舞之王!”莉莉摆着手跳动起来,还真是像模像样,展现着曼妙的身姿。

    “不错,真不错!”叶惟狂吹起了口哨,“跳舞是要唱歌的,我还没有听过你唱歌呢,你不会是个五音不全的人吧?真的!?”

    “拜托,那是你好吧,我只是不喜欢随便表现自己的歌唱天赋。”

    “哇哈哈,有人在使劲吹牛哦,我看你挺有吹牛天赋。”

    “那你听着好了,同样的一首歌,我怎么都唱得比你好听,‘莉莉,莉莉,你真Beauty,Beauty——’”

    “哈哈,自恋狂!”

    莉莉怒了,走去抄起了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扑上去猛烈地抽他,“受死吧!”叶惟挨了几下,见势不对,连忙冒着枪林弹雨也抄起一个枕头还击:“没那么容易,你完了,你是个死人了!”

    一场枕头大战就此展开,他们打着,笑着,追逐着,从大厅打到阳台,又从阳台打到卫生间。

    “我这一招,就叫做枕头(Pillow)打讨厌鬼(Pill)!”、“打的就是你这讨厌鬼!”

    也不知打了多久,快乐的嬉戏根本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莉莉率先有些体力不支了,被打倒在大厅沙发上,她喘着气伸手叫道:“停战,停战!我要求和谈!”

    “没有和谈,只有赢和输!”叶惟冲上去,挥着枕头狂砸了她一顿,一边砸一边大笑。莉莉双手挡着,叫着:“有点绅士风范好吗!”他可不肯停:“我不是绅士,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现在受死吧!”

    “我死了,你舍得吗?”莉莉大叫。

    “好哲学的一个问题。”叶惟不得不停下来,打闹这么久,他们都有些衣衫凌乱了,这时他忽然看到了她一些让人迷醉的胸前春光,心头猛然大跳,顿时扔掉了枕头,一把将她公主抱地抱了起来,低头亲吻她的嘴唇,走向卧室。

    莉莉也是意乱情迷了,娇喘地回应着,任由被他抱着来到他的卧室,被他放到铺着白床单的木床上,被他压在身上。

    两人都是毫无经验的菜鸟,叶惟有点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似的,只是抱着她、吻着她,发烫的右手探进了她的T恤和背心内,贴着柔滑温软的雪肤,缓缓攀了上去……

    他身心都热血沸腾,终于要发生了,真好。

    “唔,嗯……”胸前被那大手抚着,莉莉不由呢喃了几声,身子微微扭动,浑身起着一层动情的疙瘩,满脸白里透红,粗长双眉的皱动,流露出此刻的享受……

    然而这时候,突然有什么涌现心头,让她痴醉的眸光为之一醒,天啊,她答应了妈妈不能SEX,为什么要答应,为什么……

    心扉立时陷入了挣扎,继续?还是停下?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他要把T恤脱掉了……

    “惟,等等。”莉莉按住了他的手,呼着热气的嘴巴露出苦笑,“我……我……”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妈妈不同意?太荒谬了,听上去就像推托,妈妈现在在洛杉矶呢,可管不了这边。

    “怎么了?”叶惟看看她,自己动作粗鲁了?不会吧,这么温柔轻缓。

    “我还没有做好SEX的准备……”莉莉还是没说妈妈不准的傻话,轻轻的道:“我年纪还小,想再等等……抱歉,我……”

    只是话说了出来,看到他一脸愕然的样子,看到他眼里掩不住的失望,她心头顿时发紧,怎么自己老是做这种糟糕的蠢事!不管了,妈妈,我要反悔了!

    “惟。”莉莉松开了他的手,神态决然的道:“当我没说过刚才的话,继续。”

    叶惟哭笑不得的笑了声,竭力压下那股激情冲动,手上再抚了一把,就离开她的玉体,把她的T恤拉好,认真道:“不了,我尊重你,SEX要大家觉得OK的时候才OK的,等你准备好了再继续。”

    莉莉急了,瞪目的道:“不是的,刚才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是第一次,我害怕,你可以的。”

    叶惟也想继续,但看得出她言不由衷,已经没有气氛了,再下去不过是欲望驱动而已,他不想那样对待她,摇头地坐了起身,“我也是第一次,所以这个时刻应该是最美好的,不要有那么一点点不好的东西……”

    “我……”莉莉说不出什么了,心里又感动又羞愧,让男生这样急刹车,他肯定不好受,不禁拉着他的手,“别走。”

    “OK。”叶惟看着她的柔和脸庞,开始暗骂起了自己,傻瓜,装什么成熟啊,上啊,她都说可以了,上啊!

    但他只是重新躺下,侧身抱着她,吻吻她的秀发,笑道:“那我们今晚就这样睡觉,挺酷的不是吗?”

    莉莉靠着他的怀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好像什么都刚刚好,而他的体温是那么高,如同一个燃烧的火炉,还有那个东西……她咬咬嘴唇,有点羞赧的道:“你可以抚摸我的,像刚才那样。”

    “什么?”叶惟再一次啼笑皆非,她真的很有想象力啊,“你以为我是甘地?就这样就好,你不要乱动,不然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就这样……”

    “哦,好吧……”

    两人静静无言,都有一股美妙的情意在心中流淌,让两颗青春的心跳动着,难以入眠。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1″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旅行    叶惟火了!

    但宣传团队没有得意忘形,还是要控制着宣传节奏,因为一股脑全部投放出去的话,到《婚期将至》展映时,热潮早已冷却下来了;如果没有维持着曝光,又会失去热点。

    所以三个月内一步一步,网络新媒体、传统媒体,整张营销大网精确到分秒,以保证叶惟这次的人气最高峰和《婚期将至》展映同步,这是专业人士们的工作。

    无论如何,叶惟阵营取得了一次大胜利,在天才旋风下,林赛-罗韩和希拉里-达芙的恩怨显得那么幼稚可笑。

    “看看VIY,真为她们感到羞愧!”

    “别拿那些被宠坏的迪斯尼孩子跟VIY相比,她们只是些不懂生活的蠢货。”

    众多向往成熟的青少年,都已经成了VIY的拥趸,他是那么努力、坚强、幽默、有才华……

    “他好辣!”追星的女生粉丝们可不管那么多,只一点就行了,HE-IS-HOT!!!

    “展映是肯定会有的了。”加里-高兹曼这么告诉叶惟,他的态度也已然有了很大改变,好像叶惟是他哪个世侄,笑说:“以你现在的人气,办个展映真没问题,但是会有多少表现,就看你的了。”

    虽然现在的情况超乎预期,不过他们都保持着冷静,没有生出太多不切实际的期望,比如从展映到小规模放映?

    他们真没有怎么想,毕竟《婚期将至》烂成那样,而重制费又只有仅仅20万,众人的实际期待是,展映得到高口碑,安排十来家影院收些粉丝票房,再能在影碟市场有所作为,这才是专业思路。

    而叶惟的目标没有变化,还是那一个,争取小规模上映!快速收回成本,甚至盈利!

    对于这两天的景象,家人朋友们自然是十分高兴,为他而骄傲。

    列夫、巴德他们几乎吼破了嗓子,吉娅大师威风的说:“小孩,你安全了,以后有我罩着你。”

    叶惟还收到了很多旧同学、老朋友的电话,颇有一种发达了才知道自己朋友多的感觉,开玩笑,他很高兴,和他们笑谈了很多:“是啊,我有了很大改变,除了还是那么帅。”、“我不喜欢把自己叫明星,我只是个拍片人,哈哈。”

    还有想跟他再续前缘的好几个女孩,有的让他都疑惑,我和她约会过?

    “不啦,我早就有新开始了,对了,她喜欢踢足球的男生。”、“春假我有安排了,是的,和女孩出游,准备去月球。”……

    哈佛-西湖19号放春假,一直到29号才恢复上学。

    学校在假期也有很多活动,像学术补习、运动短训、社区服务等,但他都不在其中,旅游才是!莉莉邀请他去夏威夷玩!

    而且……只有他和她,这是双人旅游。

    莉莉已经得到她母亲同意了,他这边当然没问题,返还机票和食宿的费用由她出,他去玩就行了,他还真没什么心理压力,现在她有钱就她出,以后他有钱了再补回来就是。

    至于工作方面,剧组很多人都在放春假,做不了什么;现在有电话有手机,要做什么采访,也不必非要在洛杉矶,如果紧急就飞回来,4小时航程而已。再说他还年轻,要想成长为一个大导演,必须多多见识广阔的世界,让脑海里的画面素材库越来越多,才会有更多的灵感和才气,各方面的才能也更高。

    最重要的是,他想去!当然了,和莉莉情侣双人游!需要别的理由吗?

    “哈库拉玛塔塔,多么美妙的一个短语,它意味着从今以后,你的生活没有烦恼——”

    愉快的歌声响彻房间,叶惟一边唱,一边往行李箱塞着衣物,这时他拉出床头柜抽屉正要拿个太阳眼镜,却看到什么,顿时瞪大眼睛,心头猛跳,也许会有什么浪漫发生?

    好吧,有备无患,带上总没错……他拿出一盒蓝色包装的什么东西,放进了行李箱,想想,还是多拿两盒好……

    ……

    3月18号,春假前最后一个上学天,也是莉莉的15岁生日。

    早上的活动时间,众人在追梦联盟总部为她举行了一场生日派对,欢声笑语间,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礼物。

    贵重的东西莉莉什么都有,所以叶惟走物轻情义重的路线,送了一对精致的水晶耳环($119)的同时,还送上一首自己作曲填词的抒情慢歌“莉莉之歌”,当众一边弹着吉他,一边献唱:“莉莉,莉莉,你真美丽,美丽——”

    除了巴德听得直要和声,众人的神情挺古怪,莉莉满脸灿烂笑容,当他唱罢,立时鼓掌起来,“真不错,惟,谢谢!”

    “伙计们,你们说这首歌有没有潜力打进公告牌TOP100?”

    “呃……”、“感觉旋律有点单调。”、“惟哥,你认真点唱,会更好吧?”

    “我很认真了啊!”

    这天晚上,莉莉没有大办生日派对,只和家人们一起吃了顿晚宴,她的姐姐乔莉、父亲一家都有来参加。晚宴结束后,回到家中已是近11点,她抓紧时间检查一遍行李。

    T恤,夏威夷衫,短裙,短裤,还有重点的泳衣,比基尼式、单肩一件式、吊带式……

    站在全身大镜子前,她拿着一件有点性感的白色镂空外套往身上比划,看着自己,不由噗通的笑,“你个坏女孩。”

    之前她无法帮惟摆脱困境,心里总有些愧疚,感觉他们之间好像有了一道极细微的裂痕,也许那只是她单方面的感觉,但她想修补它,所以鼓足了勇气,主动邀请惟一起去旅游,其实这也才是她所期盼的春假。

    这次春假双人游,一定会成为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今天的睡前电话,两人的声音都透着兴奋,说着行程计划,期待不已。

    谈了一阵,莉莉又提醒道:“惟,记得明天不用来接我,直接在机场等,这样省时间,知道了没?”

    “你说过了,OK!我没有健忘症。”

    ……

    第二天一早,因为是8:00起飞的航班,莉莉很早就起来了,外面天空刚刚全亮,她就拖着两大个行李箱,准备出门前往机场。

    “莉莉,我载你去吧。”

    屋子内走廊,塔沃曼拿着车匙,也要跟着出门。

    “不,不需要!”前边的莉莉连忙叫道,对母亲露着笑脸:“春假独立,从出门做起,我自己坐出租车去就行了。”

    塔沃曼笑了笑,也没坚持,叮嘱道:“那你和康妮注意安全,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向别人求助,出事了第一时间报警,然后打给我。最后一遍,注意安全,每天打回来!别让妈妈担心。”

    “知道了,我们不是小孩子,放心吧妈妈。”莉莉答应一番后,转身继续向门口走去,悄悄呼了一口气,吐舌做了个鬼脸。

    然而她还没走到门口,后面突然响起了母亲惊疑的声音:“莉莉!等一下,为什么惟格会发这么一条短信给我‘塔沃曼女士,这个假期我会照顾好莉莉的,请你放心,感谢你的信任’。”

    “什么……”莉莉顿时变了脸色,回头看看母亲已经绷紧的脸,她小声惊道:“惟什么时候有你的号码……”

    塔沃曼语气变沉:“你上次演讲那天,我和他交换了号码,甜心,你是和惟去旅游?不是康妮?”

    莉莉怪异地咧嘴而笑,天啊,天啊,惟,你发什么短信!她故作着不以为然,笑道:“还有很多人,我们会在夏威夷集合。”

    “你在说谎,告诉我真话!”塔沃曼走了上来,生气的道:“我可以打电话问康妮妈妈的,我早该这么做了。”

    “得了,被你发现了,福尔摩斯!只有我和惟,是我邀请他的,那又怎么样?”莉莉凝起了双眉,“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可以照顾好自己,我知道你肯定不高兴,才会骗你。”

    “你知道就好,你不能去。”塔沃曼抓住了女儿的行李箱手柄,感到震惊般,“你怎么敢!你哪来的胆子!”

    “不,妈妈!”莉莉急得大叫,一边争着手柄,一边急道:“我要去,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惟都去机场了,你不能阻止我!”

    “是的,我可以,我收回你的授权书,你连飞机都上不去。”塔沃曼又气急又无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才刚刚15岁,和一个男生双人旅游?!你怎么敢……”

    “说得我好像只是5岁……我和康妮可以去,为什么和惟不能去?”莉莉气笑一声,不管了,狠狠拉了行李箱一把,拿到主动权后转身就走,满脸的决然,“这会是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旅程之一,才不能被你毁了!”

    “莉莉!莉莉!!”塔沃曼叫都叫不住她,只能冲上去拦在前面,苦恼地大叹一声,劝道:“这真的还不适合你,甜心,妈妈做这么多,都是想保护着你的成长,等你成年之后,有了成熟的心智,再去接触一些事情,而不是现在。”

    “让开……”莉莉气恼地钻来钻去,妈妈就是不肯让开,还说“你太大胆了,惟格也不清楚状况对吧,打算骗过所有人?”

    完了,完了……旅游泡汤了,修补裂痕泡汤了,甜蜜的十天泡汤了……

    惟会怎么想?期待那么久,快要上飞机,她不去了……“莉莉,你真烂!你真MEAN!”

    “我恨你!”她双眸忽然涌起了泪花,放开行李箱,双手推了母亲一把,“我恨你!你毁了我的青春,你毁了我的人生!”喊罢,就转身往楼梯那边跑去,捂着颤动的嘴巴。

    “你要去也可以!”母亲的声音突然又响起。

    “什么?”莉莉顿时停步转身,眨了眨双目,挺着英眉,问道:“但是呢?但是什么?”

    塔沃曼长叹了一口气,满脸认真的道:“你们不能发生SEX,你还太年轻了,太早过上性生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莉莉闻言没好气地摊开手,脸颊有点红,无语道:“我真不敢相信,有必要说这些吗……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是了,老天啊。”

    “不,你必须向我保证你不会,你才可以去。”塔沃曼非常坚持,“妈妈就这么一个要求。”

    “你真是……”莉莉就要不耐烦地答应,可是话说到嘴边,又觉得真荒谬,如果惟期待着怎么办……

    她跺了跺脚,“这不公平,我们是青少年,青少年都会开始那样的,这不公平……反正我会处理好的,如果发生了,也会做好措施,行了吧?真古怪,你和外婆说过这些吗?真古怪!”

    塔沃曼却不为所动,“那你不能去。”

    “你疯了,如果我想,又不是只在夏威夷才能发生!”

    “你不答应,就不能去。”

    莉莉无奈地仰仰头,脸露苦笑,“好吧,我答应了,我保证!我可以去了吗?拜托,我真的保证了……还要发毒誓吗?”

    “答应了就要遵守,不要让妈妈失望。”塔沃曼按了按女儿的肩膀,声音温柔下来:“注意安全,千万千万注意安全。”

    “我会的!”莉莉连忙抓过两个行李箱,逃出生天般冲出门去,生怕妈妈会反悔,或者增加什么古怪条款。

    “我载你去吧,我都知道了。”

    “不,我可不想听你一路唠叨!”

    ……

    万丈高空上,前往夏威夷的一架波音757疾速飞过,豪华的头等舱里,脸上带着微笑的空姐在过道走动,各张座椅坐满了乘客,他们或看着报纸、或看着影音设备屏幕的影像、或在轻声交谈,弥漫着恬静的气氛。

    一处临窗的两个座位,一对青春情侣相邻而坐,笑谈着话。

    “这还是我第一次坐头等舱。”叶惟对此挺感新鲜,望望空姐,望望窗外的白云,“是因为我最近成了明星吗?”

    “也许。”莉莉靠着柔软舒适的椅背,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现在妈妈可反悔不了了,哟嗬!

    “你妈妈真的很开明,我爸妈还担心我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哈哈。”

    “嗯,她挺酷的,最主要是她相信你,你的短信真让她放心下来了。”

    两人相视一眼,都笑了声,都看到彼此的高兴期待,接下来十天,都会在一起呢,一起玩,一起进餐,一起住同一个套房……

    青春可是一去不复返的……要珍惜啊!青春真好!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0″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