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吉娅带着叶惟来到别墅内的一处家庭影院,宽敞,雅致,豪华,一个巨大的挂墙式电视,周围摆着一套或高或低的环绕立体音响,前面是两排舒适的真皮坐椅,每件东西都那么精美。

    而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一面墙柜,里面摆着一排排整齐的正版影碟,少说都有上千张,简直就是一个让人炫目的宝藏。

    卢卡斯应该有说过,“题材有了,印第安纳琼斯和科波拉家族的影碟库!”

    “坐吧。”吉娅摆摆手,走向那边的小吧台,拿着酒具倒起了葡萄酒,咚咚有声,“你有口福了,这是我们家自制的好酒。”

    叶惟一边往前排一张真皮坐椅坐下,一边说道:“好像我们两个的年龄加起来,才可以喝酒吧?”

    “你不该拒绝我的友谊。”吉娅倒了两杯,递给他一杯,自己同时在喝着,“你真的不该,除非你今天不想走了。”

    “不,我可不要。”叶惟像个乖乖宝被吓着,连忙抿了一口,用舌头品了品,清甜柔和,口感真不错。

    “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老酒鬼,没有让我失望。”吉娅收回目光,从工装裤口袋拿出一张DVD光盘,去操作电视机播放,“看看吧。”

    不一会,那个巨大电视就播起了影像,开头黑字幕写着:导演:吉娅大师,编剧:还是吉娅大师,制片人:又是吉娅大师。

    “你的短片?”叶惟饶有兴趣。

    “是的。”吉娅走到他旁边的皮椅坐下,这是一部5分钟DV短片,她最得意的作品。只见他看得似乎很认真,眼睛一眨不眨。

    只要是看片,叶惟都会认真,很快5分钟过去了,故事很简单,一个高中少女不喜欢上学,这一天她在校园门口徘徊多时,终于逃学了,一路狂奔,把书包扔掉,拿起自己的单反相机奔向田野。

    镜头运用比较简单,灯光没什么作为,色彩有些亮眼的地方,有着女性独特的斑斓感,而且的确表达了些什么,开头青春的彷徨、中间突破自我的宣泄、最后带着茫然的前进。

    “拍得很好。”他赞了起来,“有点《四百击》的感觉,我喜欢她扔书包时书包落下的仰视镜头转俯视镜头,它先是那么有压迫力,转眼又那么卑微,只要你放开它,它就什么都不是,酷……”

    听了这些欣赏之词,吉娅反而不高兴似的,对他竖了一下中指,“拍出《天使之舞》的天才小子,你都操翻我了,还酷?!‘噢,你拍得真不错,有我百分之一的功力了’!”

    “没有,我真的觉得拍得很好,那个镜头很真实很带劲!”叶惟摊手,“我的同学们不知道多少人想这么做。”

    “我做了,我去年辍学了。”吉娅大喝一口酒,脸上泛起酒红,翘嘴的道:“哈佛-西湖学生,鄙视我吧。我只想告诉你,我的电影才能虽然还比不上你,但我是你的对手!而且迟早,全世界都会知道,吉娅-科波拉是VIY的对手!”

    “OK……”叶惟满脸好笑,这女孩有点辣啊,等等,等一会!

    突然,一个绝妙的主意就这样在心头生起,一个可以逆转一切的主意!

    如果《婚期将至》无法展映,那是因为他名气低,但真正的原因是它没有宣传费,因为大人物们对他的投资是有一个限度的,钱就那么多,比如说若然有300万宣传费,用到《婚期将至》上,还是以后《阳光小美女》上?

    没有人可以保证每一次电影投资都能赚钱,哪怕是斯皮尔伯格、科波拉的电影,所以《婚期将至》这么一部烂片重制,普雷通对它的发行定位就是影碟租售,展映也只是为了打响名头,并没有想过什么小规模上映、收多少票房。

    不过……假如《婚期将至》本身的名气够高呢?对它进行宣传,让它的吸引力变高,还怕没有展映!?

    宣传要钱,可他现在有了一个花钱都买不来的极好宣传机会!

    叶惟越想越感到兴奋,不由哈哈大笑:“迟早?你愿意的话,今晚,全世界就会知道,我们是对手!”

    吉娅皱起眉头,声音从轻到高:“FUCK-ME,我就说你是个坏种,说说你的想法?”

    叶惟认真的道:“首先我得先告诉你一些情况,要《婚期将至》有放映机会,我和它的名气必须够高,可我现在遭遇到了曝光困境,我的团队让我炒作恋情,我不喜欢,我的女孩也不喜欢,我又不能到街上裸奔去,所以事情真的停住了。

    但我刚刚想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解决办法,对我很多好处,对你……我不知道,也许。”

    吉娅一手摇着酒杯,一手摩挲着怀中的导演取景器,微笑道:“说说看,只要有趣好玩,对我就有好处。”

    “你加入《婚期将至》剧组!”叶惟语气透着兴奋,看着她,“当我的特邀助理!”

    “那我们是盟友了啊。”

    “一,离你的敌人更近点,二,我还没说完,我们来一场宣传片比赛!都用我写好的重制剧本、我筹建好的剧组,各制作一个5分钟宣传片,制片、导演、剪辑,所有都由我们自己来,然后我们会在影片的官网上搞活动,由网民们投票决出胜负!

    这是一场天才少年导演的对决!叶惟VS吉娅-科波拉!”

    说罢,叶惟举起了酒杯,敬这个伟大的主意!

    这就是电影营销的“事件营销”,这个事件必然会吸引到各方媒体的报道,然后《婚期将至》就有了热点,到时候大可以开展更多的宣传,只要有吉娅大师这个关键人物参与进来,还怕没有宣传空间吗?

    再在热潮最强的时候,展映!这样就算不会有小规模上映,也会对它的影碟租售有极大的帮助。

    于电影本身来说,这个策略比炒作个人恋情、只吸引些青少年女生粉丝高得多了!

    “你这个坏蛋……”吉娅听得双眸大亮,连连地喝着酒,掩不住一股兴奋:“我承认,你真是个该死的天才!这个好玩,我加入!”

    “很好。”叶惟笑了笑,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顾虑,“我们必须先跟科波拉先生说说,他得同意了才可以。吉娅,我跟你明说了,你是没有赢的可能的,你和我的差距还太大了。”

    “这样说就对了,收起你那些什么‘拍得不错’。”吉娅反而舒心了般,站了起身,“那老头阻止不了我。”

    “不,我尊敬科波拉先生,他必须同意才行。”

    “好吧,他会的。”

    当下,两人离开家庭影院厅,又回到庄园后院那边,科波拉还在葡萄架边悠然地晒着太阳,眯着眼睛,似乎快要睡着。

    “爷爷,这小子有了一个大计划,别尝试阻止我!”吉娅气昂昂地走过去,就把事情跟爷爷说了。

    科波拉听得一脸愕然,睡意全醒了。

    叶惟坦诚的道:“科波拉先生,事实上这个计划,我会收获到最大的好处,因为我需要曝光度,我的项目也需要宣传,吉娅可以解救我;而她当然也会收获一些名声,但我不知道她需不需要,这适不适合。”

    科波拉的脸色有点沉,不知想着什么,看上去不怎么高兴:“惟格,你是个聪明人,只是吉娅还不是可以和你比赛的层次……”

    吉娅顿时很生气地打断:“有你这样说自己孙女的吗?”

    “吉娅,爷爷说的是实话。”科波拉无奈,“这个比赛,你输定的。”

    “输就输了,怕什么?怕我给科波拉家族丢脸?”吉娅咬牙,忽然使出了一记杀招,一脸伤心的道:“你不要扼杀我对电影的兴趣,我爸爸、罗曼叔叔这个年纪都做你的助理制片人了,索菲亚姑妈18岁演《教父3》,我17岁了,我有什么?”

    科波拉的老脸露出思索之色,他从来都没有怕家族成员因为电影而给家族丢脸的想法,只要跟电影有关,没什么丢脸的,他最怕的是子孙辈无所事事,所以像吉娅说的,在他的带路下,他的三个儿女,很年轻就开始踏足电影业了。

    他就这么一个孙女!怎么可能想看到她又不上学,又不做事?

    其实就算输了,也真没什么,吉娅从小没受过什么挫折,让她受一点点挫折,吃点苦,对她的成长也许还是一件好事……

    而且跟着有天赋的人一起打混,是会互相提升的,像当年他和卢卡斯那样。吉娅跟着叶惟玩,总比跟那些不知所谓的被宠坏的明星孩子玩要好。

    他突然又听到孙女说:“爷爷,你同意这事,我就回去上学,再考个大学给你看看,UCLA、USC都可以,怎么样?”

    “什么?!”科波拉不禁惊呼,一直就不支持她辍学,这下简直好像中了彩票,急道:“真的?你真肯上学?”

    吉娅郑重地点点头:“真的,你得到我的保证了。”傻瓜爷爷,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她看看叶惟,辍学是因为在学校太无聊,不过似乎有个家伙会让学校变得有趣……

    挨了她投来的一道诡异目光,叶惟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怎么?

    “唔,你肯上学的话……”科波拉心动了。

    叶惟见机连忙进行劝说:“先生,不客气的说,吉娅虽然很难赢得了我,但谁会对17岁的少女有高要求?只要她真有些电影才华,就能让别人看到闪亮点,5分钟宣传片而已,我看了她的短片,她还不至于搞砸。”

    对此,科波拉也是明白的,就是有一事不明白,那么骄傲的孙女,为什么要找输?他问道:“吉娅,你想好了?”

    吉娅敛起双眸,说道:“是的,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吉安-卡拉-科波拉,和叶惟是对手!”

    “小子,你真是个聪明人。”科波拉感慨一声,转目看向叶惟,老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有一股威势:“这件事,你最好也给我做得聪明点,别让吉娅承受太多,她不是你这样的天才。”

    “哈哈,谢谢爷爷!太好了!”吉娅顿时高兴地叫了声,期待不已,对叶惟唠叨着:“你输定了,你输定了!”

    叶惟也十分激动,“科波拉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的。”转眼见吉娅“翻脸”,有些疑惑,她哪来信心?

    “爷爷,你要给我的宣传片客串!”吉娅笑了起来,目光流露着奸诈。

    “啊……”科波拉怔住了。

    吉娅看着叶惟,继续笑道:“也许我还会找尼古拉斯-凯奇客串一下,还有演技超级烂的索菲亚-科波拉,哈哈,VIY,你是天才,你有天赋,但我有一个强大的家族!”

    “有趣,这样就更有趣了。”叶惟先是一怔,再忍不住地大笑!

    有吉娅大师,要什么恋情炒作?布瑞恩,洛威特,你们告诉我,还要不要什么恋情炒作啊!?

    FUCK,我他马还真是个天才!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27″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教父    昨晚,叶惟接到了一个非常非常意外的电话!

    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助理打来说,科波拉邀请他到科波拉家族庄园做客,就这个周日!据说是因为科波拉听闻了他的事迹,又看过《天使之舞》,很欣赏他,科波拉的孙女吉娅很想认识他,所以有了这次邀请。

    当然愿意赴约了!

    科拉波是他最喜爱的导演之一,《教父》三部曲是他最喜爱的电影之一,还有《现代启示录》、《家有杰克》……数不过来!

    这次是私人邀请,叶惟没有把消息告诉布瑞恩等人,就是识个朋友,看看事情会怎么样吧。

    这一天上午,阳光明媚,整个洛杉矶都一片春天的复苏景象,空气中有着草木发芽、翻动泥土的清新气息。

    科波拉家族庄园位于比弗利山庄,一个占地数千平方米的意大利建筑风格的古老庄园式别墅,走在绿悠悠的前庭草坪上,放眼过去,远处一幢主建筑,旁边几幢小楼屋,蕴藏着一段电影历史。

    屋子里面的奥斯卡小金人,单是大科波拉就有5个,还有9次未获奖提名。

    在助理的带领下,叶惟渐渐走近别墅,远远就见到那边站有两个迎接他的身影,心情为之激荡,像要看到教父。

    “那是科波拉先生和吉娅大师,你过去吧,吉娅大师是个热情的人。”中年女助理神秘地提醒了句,就笑着退下了。

    “哦?”叶惟眨眨眼,Master-Gia?吉娅-科波拉的绰号?怎么好像有点熟悉……在哪里听说过?吉娅大师?

    再走十几步,看得清楚了,一老一少两人,老的身材高大,稍微有点发福,黑卷的头发,花白的胡子,戴着一副眼镜,身着一套休闲的花格衬衫和休闲裤,却那么的稳健硬朗,浑身一股沧桑的气势,让人一看,就有种“这家伙不好惹”的感觉。

    科波拉!好莱坞80年代四大导演之一,《教父》系列之父,无数影迷心中的神!

    就是这个现年64岁的老头,年轻时把乔治-卢卡斯带了出来;就是他缔造了无数的经典;就是他让科波拉家族的名誉和地位上升到了极致,他是当之无愧的一代电影大师!

    看到心中的一个偶像,叶惟心里无法不激动,但还好没有失态,放松,伙计,放松!

    他的目光又看向科波拉旁边的少女,昨晚已经查阅过资料了,17岁的吉娅-科波拉,还没出生就丧父、母亲也已再婚、从小在片场长大的电影女孩。

    她一头黑金混杂的长发,简洁地盘了起来,而又有些凌乱的垂散,相貌气质有点像索菲亚-科波拉,双眉浅秀,鼻子高挺,有着意大利裔少女的风情。她的衣着打扮很独特,有些安妮-霍尔风格,瑞秋-佐伊见了肯定会说“是个会穿衣服的人”,蓝色工装吊带中裤,白T恤,灰蓝色外套,脖子挂着一个黑色导演取景器。

    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双目直直地盯着他看,闪烁着古怪的光芒,好像一只凶残野兽看着猎物。

    “爷爷,做得好。”那边,吉娅满意地点点头,“终于把他带过来了,做得好。”

    科波拉露出标志性的僵硬微笑,“只要你喜欢。”

    见叶惟走近了,吉娅伸出手走了上去,目光还是那么直勾勾,说道:“你好,叶惟,我听说你很久了!我是吉安-卡拉-科波拉,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孙女,吉安-卡洛-科波拉的女儿,你可以叫我吉娅大师。”

    吉娅大师……!叶惟突然间想起了,曾经在官网留言板,看到一条留言写着“小子,你会见到我的!”留言人就是吉娅大师!

    是眼前这个少女留的?有趣!他伸手去握,笑道:“吉娅大师,很高兴认识你。”

    正当他的手要握到她的手,她猛地一下把手举了起来,退后了一步,为他中计而得意,“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对手。”

    “呃……OK,OK……”叶惟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哈哈哈!”听到这句《教父》经典台词,吉娅大笑了几声,笑得很诡异:“所以我不是邀请你来做客吗,我们离得够近了吧?”离你的朋友近些,但离你的敌人要更近!

    “你真幽默。”叶惟笑了笑,那么说这次邀请最主要是她的意思?噢,真有些失望!

    这时候,科波拉也上前走来,热情的道:“年轻人,欢迎来做客。”

    “科波拉先生,很高兴见到你。”叶惟和这位真正大师顺利地握了握手,笑道:“《教父》系列我看了不下十遍,太棒了,很难一下说清楚我对你的景仰,今天真是一个大日子。”

    科波拉微笑道:“都什么时候的事了,惟格,倒是你让我们这些老东西不得不认老啊。”

    认识过后,三人往别墅主屋走去,一边走一边聊,叶惟说得最多,科波拉不时说几句,而吉娅就像一个观察者,沉默地跟在旁边,笑容越发的诡异,仿佛正在把猎物引入了致命陷阱。

    穿过了屋子,到了庄园的后花园,他们坐到了葡萄架边的椅子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我听史蒂文说,你很懂中国传统文化?”科波拉主动聊起了一个新话题。

    “是的,各方面我都挺有研究。”叶惟点点头,“我的家族是个重视自身传统的家族,我妈妈还是东亚语言系的学士,所以我是从小学习的了。”

    科波拉闻言很高兴,说了一下缘由,原来是关于他正在筹备的新项目《没有青春的青春》。

    “哦!我没有看过这本小说,听上去很有趣,我回去就买本读读。”叶惟是真来了兴趣,这种着墨东方宗教很重的神学小说可不多,多读一本,都是对自己一次升华。

    他可想着多少年以后,自己也能拍出《现代启示录》那种哲学意识流经典。

    “你了解道教、佛教吗?”科波拉又问道。

    吉娅的笑容顿时多了几分幸灾乐祸,老头的那些宗教难题来了,VIY,你不会变成哑巴吧?

    “事实上我有专门研究过东方宗教一段时间。”叶惟有点起兴,“有时候,你就会对‘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种生死、宿命的大命题生起兴趣,我想在这一点上,东西方宗教有着很大不同。”

    科波拉终于开始看到了老友们说“那小子是个天才”的原因,点头道:“西方宗教是原罪论,而东方宗教讲究轮回和因果。”

    “是的,佛教和道教又有很大不同。”

    因为显然这是知识分子层面的探索,叶惟也没什么顾忌,说着:“佛教也讲罪孽,但我们的罪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不同于原罪,我们自己可以去消化它,又或者让它延伸到来世,这里面有个系统;道教是一种更超脱的想法,我们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我们可以通过修炼成为神灵……”

    科波拉听得连连点头,精神劲头更高了,这小子果然很懂!

    吉娅咬了咬牙,闪过一道凶狠的眼神,那些黑手党藏在哪里?赶紧出来把他拖下去……吉娅大师不高兴!

    “你知道道教的修炼多少?关于返老还童?”

    “这个就只是一点点了,我知道它的核心理念,我想跟西方宗教也有共通点,亚当、夏娃禁吃了偷果,离开伊甸园,这就成了‘后天’,修炼的主要目的是回到‘先天’,就是回到伊甸园。”

    “这个观点很有趣。”

    “我也觉得。人类的宗教总是会有相似之处,这也不出奇,我们有着共同的人性和需求,就会表现在对宗教的寄托上。”

    两人谈着宗教话题谈了许久,在此期间,吉娅除了偶尔哈哈几声,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她不懂!

    天才是吗?她心中嘀咕,虽然爷爷不见得有多少收获,但这小子真的可以跟他谈得上话!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16岁小子!

    等他们说完道教,又要说说佛教,吉娅终于忍不住叫停:“好了,好了,小子,说说你的新项目吧,你在搞什么?”

    “你是指《婚期将至》?”叶惟就简单说了番情况。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故事,吉娅皱皱细眉,“所以,重制好了,会在影院上映?”

    “也许,也许不。”叶惟耸了耸肩,没多说自己的困境,“只要我的人气够高的话。”

    吉娅想着什么的哦了声,“看电影还是在电影院里看过瘾,如果那是电影的话。”

    叶惟笑了:“绝对是电影。”

    “惟格,我这个孙女从小很骄傲,她有电影天赋,拍的短片在同龄人里很优秀,只是看了你的短片后,她才知道差距,暂时还不懂怎么接受这个事实。”科波拉语气淡淡的就把孙女出卖了。

    “谢了老头!”吉娅脸容一冷,抓起导演取景器啪的敲了“教父”的脑门一下,“这个镜头如何?”叶惟看得心惊肉跳,这可是64岁的老人家呀!吉娅沉道:“你可以走了,他是我的了。”

    科波拉无奈地站起身,好像有点颤颤巍巍,“那年轻人们谈,我走了。”

    “错了,你留在这里,我们走。”吉娅起身往别墅内走去,“小子,跟我来!”

    “不好意思,我教孙不严。”科波拉僵硬的微笑不知是否有着心酸。

    “那先失陪了,谁能拒绝吉娅大师呢?”叶惟也笑了笑,跟在吉娅身后走进屋子,她想做什么?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26″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