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昨晚,叶惟接到了一个非常非常意外的电话!

    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助理打来说,科波拉邀请他到科波拉家族庄园做客,就这个周日!据说是因为科波拉听闻了他的事迹,又看过《天使之舞》,很欣赏他,科波拉的孙女吉娅很想认识他,所以有了这次邀请。

    当然愿意赴约了!

    科拉波是他最喜爱的导演之一,《教父》三部曲是他最喜爱的电影之一,还有《现代启示录》、《家有杰克》……数不过来!

    这次是私人邀请,叶惟没有把消息告诉布瑞恩等人,就是识个朋友,看看事情会怎么样吧。

    这一天上午,阳光明媚,整个洛杉矶都一片春天的复苏景象,空气中有着草木发芽、翻动泥土的清新气息。

    科波拉家族庄园位于比弗利山庄,一个占地数千平方米的意大利建筑风格的古老庄园式别墅,走在绿悠悠的前庭草坪上,放眼过去,远处一幢主建筑,旁边几幢小楼屋,蕴藏着一段电影历史。

    屋子里面的奥斯卡小金人,单是大科波拉就有5个,还有9次未获奖提名。

    在助理的带领下,叶惟渐渐走近别墅,远远就见到那边站有两个迎接他的身影,心情为之激荡,像要看到教父。

    “那是科波拉先生和吉娅大师,你过去吧,吉娅大师是个热情的人。”中年女助理神秘地提醒了句,就笑着退下了。

    “哦?”叶惟眨眨眼,Master-Gia?吉娅-科波拉的绰号?怎么好像有点熟悉……在哪里听说过?吉娅大师?

    再走十几步,看得清楚了,一老一少两人,老的身材高大,稍微有点发福,黑卷的头发,花白的胡子,戴着一副眼镜,身着一套休闲的花格衬衫和休闲裤,却那么的稳健硬朗,浑身一股沧桑的气势,让人一看,就有种“这家伙不好惹”的感觉。

    科波拉!好莱坞80年代四大导演之一,《教父》系列之父,无数影迷心中的神!

    就是这个现年64岁的老头,年轻时把乔治-卢卡斯带了出来;就是他缔造了无数的经典;就是他让科波拉家族的名誉和地位上升到了极致,他是当之无愧的一代电影大师!

    看到心中的一个偶像,叶惟心里无法不激动,但还好没有失态,放松,伙计,放松!

    他的目光又看向科波拉旁边的少女,昨晚已经查阅过资料了,17岁的吉娅-科波拉,还没出生就丧父、母亲也已再婚、从小在片场长大的电影女孩。

    她一头黑金混杂的长发,简洁地盘了起来,而又有些凌乱的垂散,相貌气质有点像索菲亚-科波拉,双眉浅秀,鼻子高挺,有着意大利裔少女的风情。她的衣着打扮很独特,有些安妮-霍尔风格,瑞秋-佐伊见了肯定会说“是个会穿衣服的人”,蓝色工装吊带中裤,白T恤,灰蓝色外套,脖子挂着一个黑色导演取景器。

    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双目直直地盯着他看,闪烁着古怪的光芒,好像一只凶残野兽看着猎物。

    “爷爷,做得好。”那边,吉娅满意地点点头,“终于把他带过来了,做得好。”

    科波拉露出标志性的僵硬微笑,“只要你喜欢。”

    见叶惟走近了,吉娅伸出手走了上去,目光还是那么直勾勾,说道:“你好,叶惟,我听说你很久了!我是吉安-卡拉-科波拉,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孙女,吉安-卡洛-科波拉的女儿,你可以叫我吉娅大师。”

    吉娅大师……!叶惟突然间想起了,曾经在官网留言板,看到一条留言写着“小子,你会见到我的!”留言人就是吉娅大师!

    是眼前这个少女留的?有趣!他伸手去握,笑道:“吉娅大师,很高兴认识你。”

    正当他的手要握到她的手,她猛地一下把手举了起来,退后了一步,为他中计而得意,“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对手。”

    “呃……OK,OK……”叶惟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哈哈哈!”听到这句《教父》经典台词,吉娅大笑了几声,笑得很诡异:“所以我不是邀请你来做客吗,我们离得够近了吧?”离你的朋友近些,但离你的敌人要更近!

    “你真幽默。”叶惟笑了笑,那么说这次邀请最主要是她的意思?噢,真有些失望!

    这时候,科波拉也上前走来,热情的道:“年轻人,欢迎来做客。”

    “科波拉先生,很高兴见到你。”叶惟和这位真正大师顺利地握了握手,笑道:“《教父》系列我看了不下十遍,太棒了,很难一下说清楚我对你的景仰,今天真是一个大日子。”

    科波拉微笑道:“都什么时候的事了,惟格,倒是你让我们这些老东西不得不认老啊。”

    认识过后,三人往别墅主屋走去,一边走一边聊,叶惟说得最多,科波拉不时说几句,而吉娅就像一个观察者,沉默地跟在旁边,笑容越发的诡异,仿佛正在把猎物引入了致命陷阱。

    穿过了屋子,到了庄园的后花园,他们坐到了葡萄架边的椅子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我听史蒂文说,你很懂中国传统文化?”科波拉主动聊起了一个新话题。

    “是的,各方面我都挺有研究。”叶惟点点头,“我的家族是个重视自身传统的家族,我妈妈还是东亚语言系的学士,所以我是从小学习的了。”

    科波拉闻言很高兴,说了一下缘由,原来是关于他正在筹备的新项目《没有青春的青春》。

    “哦!我没有看过这本小说,听上去很有趣,我回去就买本读读。”叶惟是真来了兴趣,这种着墨东方宗教很重的神学小说可不多,多读一本,都是对自己一次升华。

    他可想着多少年以后,自己也能拍出《现代启示录》那种哲学意识流经典。

    “你了解道教、佛教吗?”科波拉又问道。

    吉娅的笑容顿时多了几分幸灾乐祸,老头的那些宗教难题来了,VIY,你不会变成哑巴吧?

    “事实上我有专门研究过东方宗教一段时间。”叶惟有点起兴,“有时候,你就会对‘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种生死、宿命的大命题生起兴趣,我想在这一点上,东西方宗教有着很大不同。”

    科波拉终于开始看到了老友们说“那小子是个天才”的原因,点头道:“西方宗教是原罪论,而东方宗教讲究轮回和因果。”

    “是的,佛教和道教又有很大不同。”

    因为显然这是知识分子层面的探索,叶惟也没什么顾忌,说着:“佛教也讲罪孽,但我们的罪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不同于原罪,我们自己可以去消化它,又或者让它延伸到来世,这里面有个系统;道教是一种更超脱的想法,我们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我们可以通过修炼成为神灵……”

    科波拉听得连连点头,精神劲头更高了,这小子果然很懂!

    吉娅咬了咬牙,闪过一道凶狠的眼神,那些黑手党藏在哪里?赶紧出来把他拖下去……吉娅大师不高兴!

    “你知道道教的修炼多少?关于返老还童?”

    “这个就只是一点点了,我知道它的核心理念,我想跟西方宗教也有共通点,亚当、夏娃禁吃了偷果,离开伊甸园,这就成了‘后天’,修炼的主要目的是回到‘先天’,就是回到伊甸园。”

    “这个观点很有趣。”

    “我也觉得。人类的宗教总是会有相似之处,这也不出奇,我们有着共同的人性和需求,就会表现在对宗教的寄托上。”

    两人谈着宗教话题谈了许久,在此期间,吉娅除了偶尔哈哈几声,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她不懂!

    天才是吗?她心中嘀咕,虽然爷爷不见得有多少收获,但这小子真的可以跟他谈得上话!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16岁小子!

    等他们说完道教,又要说说佛教,吉娅终于忍不住叫停:“好了,好了,小子,说说你的新项目吧,你在搞什么?”

    “你是指《婚期将至》?”叶惟就简单说了番情况。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故事,吉娅皱皱细眉,“所以,重制好了,会在影院上映?”

    “也许,也许不。”叶惟耸了耸肩,没多说自己的困境,“只要我的人气够高的话。”

    吉娅想着什么的哦了声,“看电影还是在电影院里看过瘾,如果那是电影的话。”

    叶惟笑了:“绝对是电影。”

    “惟格,我这个孙女从小很骄傲,她有电影天赋,拍的短片在同龄人里很优秀,只是看了你的短片后,她才知道差距,暂时还不懂怎么接受这个事实。”科波拉语气淡淡的就把孙女出卖了。

    “谢了老头!”吉娅脸容一冷,抓起导演取景器啪的敲了“教父”的脑门一下,“这个镜头如何?”叶惟看得心惊肉跳,这可是64岁的老人家呀!吉娅沉道:“你可以走了,他是我的了。”

    科波拉无奈地站起身,好像有点颤颤巍巍,“那年轻人们谈,我走了。”

    “错了,你留在这里,我们走。”吉娅起身往别墅内走去,“小子,跟我来!”

    “不好意思,我教孙不严。”科波拉僵硬的微笑不知是否有着心酸。

    “那先失陪了,谁能拒绝吉娅大师呢?”叶惟也笑了笑,跟在吉娅身后走进屋子,她想做什么?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26″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一十三章 梦想与现实    “我跟莱斯利谈过了,我们现在的选择不多。”手机传出的话声顿了顿,说得很诚恳:“最好的就是宣传你的恋情。”

    叶惟怔了怔,顿时笑了起来:“这不酷,老兄,这一点都不酷。”

    他站起身,向众人眨眨眼,就往杂物房偏静的满是一架架杂物的深处走去,轻声说着:“这种方案我一直都在拒绝,因为真的不适合……”

    “惟格,听着,恶炒从来都不是我们团队的风格。”

    布瑞恩可没说谎,他和莱斯利-达特的客户都是汤姆-汉克斯、梅丽尔-斯特里普这些生活作风低调、婚恋状况稳定的正面人物,这是他们的经纪和公关招牌,像明星的公众形象一样有价值,所以从没想过要像特瑞西、洛威特他们那样。

    “你和莉莉-柯林斯的要求,其实跟我们宣传明星婚恋的方式完全一致,不需要多做什么,你们手牵手的上街,然后我们安排狗仔拍到,上了媒体,你们也不用回应,由莱斯利回应说‘是的,你们刚刚成了情侣’,接着都交给媒体吧。”

    “不,我不喜欢把工作和恋情混到一起,这太差劲了。”

    “你不妨这么想,只是把一件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让它提前发生。”

    “你不明白,我和莉莉只是在约会,她也不喜欢这样。”

    “约会就够了,你可以说服她的……”

    “我只想保护她,别说了!”

    刚一大声,叶惟又呼出一口气,望望出口那边,大家应该没听到的,又道:“真的不行,我知道你们的能力不只是这些。”

    “哎!”布瑞恩苦笑一声,认输般说:“难办,只有你的话,难办。但是小子,这些是我们的工作,大人物大多数时候要的只是结果,不会每次都亲自过问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事情做好,你明白吧?”

    “是的。”叶惟明白,上次汉克斯已经表明态度了,洛威特却还搞鬼,汉克斯再站出来大概就会彻底撕破脸皮,要么洛威特被踢出CAA,要么汉克斯吃瘪,不对,是布瑞恩阵营!

    显然他们一向不怎么友好,权力争斗的决战导火索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事,只需要在正确的时候,但现在不是。

    而斯皮尔伯格这种巨头,每天要忙的事情太多,就这一件不在里面。大人物不是他保姆,给了他机会,然后看他自己的了。

    叶惟忽然燃起又一股的怒火,都他马什么混账事,不禁决然道:“布瑞恩,就用正面力量吧,把《婚期将至》项目推出来,让大家看看那些青少年明星闹着绯闻的时候,我是怎么在努力,这正是我们的区别!这是我,‘天才小子叶惟’!”

    “《婚期将至》的情况没有变化,太早宣传对你没什么好处,这不是下一步。”

    “我真不明白,每个人都不完美,我也是!以前的我是钢铁侠,现在我是蝙蝠侠了,不行吗?”

    “不行,你不完美,但你的公众形象需要完美。”

    好一阵后,两人才结束通话,却没有定出什么结果,布瑞恩只说会再想办法。

    当叶惟故作一脸轻松的回到杂物房门口那边,本不想把烦恼带给大家,只是众人都听到了些什么,与其让他们瞎猜,就简单地说了一下,又叮嘱不要到处说。

    众人听说后,纷纷为之义愤,列夫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怒道:“太贱了!我以前居然还挺喜欢林赛-罗韩,上帝原谅我!”

    “我喜欢达芙……我是说以前。”陈诺说道。

    莉莉深呼吸了几下,还是生气道:“她们什么事都做不好,除了蠢事!”

    “经典!”叶惟笑着指指她,目光扫着气愤的众人,笑道:“伙计们,别让她们影响我们的心情,那些难题给我的团队想去吧,这可是明星待遇,哈哈,有一天享受就享受一天了。这事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我当不成偶像,我没所谓的,有电影拍就行。”

    说是这么说,众人怎么放得下,列夫急道:“惟哥,你可不能这么想,别让那些坏人得逞,像你说的,让他们失望!让他们见鬼去!”巴德气哧哧的点头:“对啊对啊,他们弄绯闻,你也弄,你那么受女孩欢迎!”

    气氛顿时有些古怪,巴德这家伙就会哪句不能说说哪句,惟和莉莉怎么回事,都还不知道呢。

    康妮看了看莉莉,但现在这里能帮到惟的就只有她……

    莉莉微皱双眉地沉默着,不知想着什么。

    “我还受男孩欢迎,难道也要弄些绯闻吗?巴德,随它去吧!”

    ……

    叶惟的团队也不是等闲,莱斯特正积极为他寻求着上五大电视网的机会,只是那些脱口秀对他都不感兴趣,名气太小了。

    而布瑞恩对外宣布了一个消息,叶惟签约CAA了!这会让世人知道,他是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VIY官网第一时间登出消息,粉丝们顿时大受鼓舞,和汤姆-汉克斯同一个经纪人!

    布瑞恩还向CAA管理层申诉,对洛威特等人施加压力。

    管理层不想闹大事情,把事情定义为“沟通失误”,暗示他,林赛-罗韩是个更重要的客户,只要不是直接伤害到汤姆-汉克斯的利益,叶惟就得给林赛让路;他们同时也警告特瑞西以后注意沟通,别再来一次了。

    特瑞西坚称这只是“巧合”,现在这事闹起来了,也不能不收尾;洛威特根本就没有卷进来,但他还是主动向汉克斯澄清一番,说真的没再整叶惟了,对自己之前的行径感到愧疚,很抱歉。

    以致布瑞恩都一度有点疑惑,真是巧合?不过旋即就清醒回来,这种事没有巧合。

    就在叶惟宣布加盟CAA的两天后,两位少女明星的公关发言人相继出来说话。

    林赛的发言人莱斯利-斯隆-泽尔尼克对媒体们说:“她们只是刚巧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而已,什么都没发生,林赛和达芙没有矛盾。”达芙的发言人西西-约克则有不同的看法:“达芙尝试和解,她认为林赛也该拿出积极的态度,遗憾的是到现在还没有看到。”

    真是一场好戏!热爱八卦的年轻人们当然关注着最新的变化,她们会和解吗?还是会大骂出口?

    叶惟的热力持续被消耗,“天才”热点就要消失了。整个娱乐业的新闻总是层出不穷,没有事件,没有恋情,没有曝光,就算没有林赛和达芙的事,他这只小小菜鸟,也会被其它绯闻气流冲击得七零八落。

    过了半周而已,官网上也没多少新留言了,新鲜劲头一过,似乎就只剩下一些亚裔粉丝和一小群各族裔女生粉丝。

    到了3月13号,又一个星期六,叶惟亮相已经一周了,一周下来跟预期的效果相差太多,官网还好,但传统纸媒上被当头一闷棍后,情况一团糟,至今还没有做第二个媒体访谈。

    “天才小子叶惟”的这个造星计划,刚刚起跑就停住了,熄火了。

    ……

    周六放学后,叶惟和莉莉前去了圣莫尼卡海滩约会。

    一路上,莉莉都很沉默,或者说最近几天,她都显得这样,似乎挣扎着什么,经常想说什么又收回去。

    漫步在海岸边上,叶惟望着远处海滩上的游人们,更远处的大海,温暖的春天阳光让一切都明朗起来。

    他忽然说道:“莉莉,你知道我真的不太在乎当不当明星,合同已经签好了,最糟糕的只是汉克斯不会加盟出演,无论如何我都还会有500万预算,足够了。”

    莉莉看了看他,微低着头,轻声道:“我想帮你,但我帮不了你,我不想做林赛-罗韩,或者哪个青少年明星,我就是没有兴趣,就是不能和你在媒体上秀恋情,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也没想要那种生活。”叶惟耸耸肩,想着什么,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最近都不怎么开心,尤其是这几天,我感觉我的很多精力,都花在这些混帐事情上面去,但我要的不是当一个偶像,我要当一个电影人!”

    他说得激动地甩了甩手,“FUCK,我现在真的很想爆粗口……我所有想做的就是拍电影,只是为了实现梦想,我还需要做很多其它事情,一些甚至是自己不喜欢的。

    你以为自己梦想成真了,现实却在把你不断地推开、推开,最混帐的是我还得继续,我真想对这个世界说F词!”

    莉莉看着他,挺着双眉,眸光有点闪烁……

    “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的,梦想和现实会不断碰撞,不断冲突,像《阳光小美女》的故事,它们会互相伤害……但是……我们都应该有所坚持,说了不就是不,说了是就是是,拒绝恋情炒作!

    我才不要十年之后,还是一个担心着青少年会不会喜欢自己、担心着自己有没有过气的所谓偶像,我要成为的,是一个被所有人喜爱的电影导演!”

    “惟。”突然,莉莉一下埋头进他的怀中,脸庞贴着他的心脏,话声流露着情意:“我只想你知道,你对我很重要,我喜欢你……”

    “我也是。”叶惟搂着她,仰头望了望阳光灿烂的天空,翘嘴一笑:“没事的,我会用我的作品,狠狠击败他们!击败这个操蛋的世界!”

    ……

    夜幕降临,男生卧室里,书桌前坐着一个高大的黑发少年,他握着铅笔,入神地往桌上的分镜图纸上画着什么,《婚期将至》的新镜头分镜设计。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作品才是最大的权力,把作品做好,胜过一切阴谋诡计!

    只要《婚期将至》的质量过硬,就算没有展映,也可以脱颖出来的……

    “Go,go,goal!Ale,ale,ale!”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他拿过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什么……什么……噢我的,是的,是的!!”他满脸惊讶激动的样子,“我有空!没问题,哇,是的!”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25″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