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月28号,晚上19:00,尼克频道不定期会有电影放映特别安排,像今天的19:00-19:12,属于电影短片《天使之舞》。

    “要播了,要播了!”

    路易斯安那州,《都是戴茜惹的祸》剧组今晚要在“歌莉娅家”场景拍夜景,一间乡镇大屋子内。

    此时剧组人员们除了忙着片场事务,还有一众人正看着一台连接了信号线的电视机,安娜索菲亚兴奋地叫嚷着。

    所有人都非常关注,一是因为安娜很早就开始每天说这事,二是他们着实好奇“天才叶惟”是怎么回事。

    而制片人特里沃-艾伯特最为紧张,这可是一次免费宣传,短片成功,安娜的名声也会上升,让影片的知名度也因而受益。

    时间一到,电视荧幕准时出现了安娜和贝拉在后园玩耍的开头影像,画面陆续地标出:“编剧:叶惟,制片人:叶惟,导演:叶惟。”

    只看了一小会,那些之前不清楚详情的人们都震惊了,原来安娜一直没说谎也没有开玩笑,“天才叶惟”是真的存在……

    “哇。”5岁的艾丽-范宁奶声奶气地赞着,“安娜索菲亚,你的表现好棒。”

    “是的,惟的表现也是!”安娜骄傲地翘起大拇指,蹭蹭自己的鼻子。

    ……

    与此同时,看着尼克频道的观众们何止一千一万,有孩子,有青少年,也有大人。

    也许没有人能想到,那些大人中包括汤姆-汉克斯、布瑞恩-斯伯莱尔、加里-高兹曼等的大人物,在不同的地方,他们同样高兴地看着这个儿童频道,满怀着期待,造星计划“天才小子叶惟”正式启航了。

    这份可以致命的兴趣、这笔绝对疯狂的投资,会有什么结局呢?

    “汤姆,别说又一个《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了,我只希望这是正确的。”

    “看看这部短片,惟应该得到这个机会,之前是史蒂文给我信心,但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兴许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

    斯皮尔伯格家,一大家人也从饭厅来到了大厅看电视,孩子们好奇着那个被父亲称赞的叶惟有什么本领。

    不用多久,开头那个强悍的长镜头,就让萨莎惊住了,西奥和索耶也惊住了,而年幼的米卡拉、戴斯特里则看得起兴。

    有一位伟大导演父亲,从小耳濡目染,让他们比普通青少年更懂什么叫电影,更加明白这些影像出自一个16岁少年之手,是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噢……”西奥促促地挠头,他也16岁,却只会拍些家庭录像,坐沙发上的屁股挪来挪去,相比之下,他简直像个痴呆……

    “爸爸,这太奇妙了。”萨莎转头看看父亲,就又望回荧幕,看着流畅的镜头、精湛的表演,脸蛋上满是感慨:“拍得真好。”

    “是啊,见鬼,他不是我们这种人……”西奥的声音很轻。

    “就像爸爸,他是个天才。”萨莎笑了起来,看了看哥哥,“现在怎么样,你觉得他会赢吗?”

    “现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很妒忌。”

    旁边的斯皮尔伯格闻言大笑,拍拍儿子肩膀,教道:“你们必须承认,各行各业里,人们的天赋有高有低,高天赋的人也要学习、锻炼和成长;低天赋的人通过努力,也可以到达高峰。电影之所以美妙,是因为它可以承载每个人的故事,不限于天才。”

    “但我们就是不可能在16岁拍出《天使之舞》,西奥,对吧?”萨莎打趣道,也是实话!

    西奥和索耶相视一眼,兄弟两人都自嘲说:“我恨这家伙。”、“我也是。”

    “我喜欢他。”萨莎笑说,真的开始喜欢这个天才叶惟了,对他的故事感到兴奋,想知道情节发展,想看到幸福结局!

    像从怪兽王国回来,让全世界的人们为他疯狂!

    ……

    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前后,洛杉矶会比平时多很多的晚宴派对,今晚比弗利山庄女性俱乐部就有一场会员晚宴。

    明亮宽敞的宴会厅里,上百身着半正式晚装的女士们三三两两地笑谈,成年人拿着鸡尾酒,未成年人则是一杯果汁。

    “莉莉,听说你在和一个亚裔男生约会,真的吗?”

    距离自助饮品长桌不远,一群亮眼的青春少女在交谈,这时有人饶有兴趣地问起莉莉,其他少女神情各异,都有着意外。

    淡蓝色连衣裙的莉莉微笑地点头:“是的,我一个校友,他非常优秀。”优秀得你们都想象不到、我也说不清楚。

    “他英俊吗?”、“你说的优秀是指哪方面?”、“给我们说说?”

    她们这些人,全是这个行业的孩子,父母要不是明星,要不是制片人、公司高层之类,她们有的已经走进幕前当起演员,有的还没有,以后也许会,也许不会。

    所以她们都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农场女孩,贾斯汀-汀布莱克站在她们面前,都不会有半声惊叫。她们认识的同龄优秀帅哥太多了,演电影的、玩音乐的、混时尚的、圈外富家子弟……美国的,外国的,喜欢什么都有。

    莉莉是个受欢迎的女生,可她拒绝了那么多青春偶像,就为了一个亚裔男生?真让人错愕,为什么?

    “他有很多优点,最厉害的是电影制作方面,他真的充满天赋。”莉莉既不想多说,也不喜欢谈论自己的恋情,就要转换话题:“明天的奥斯卡,你们怎么看?《魔戒3》会拿下多少个奖项?”

    这时候,一身黑礼服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制片人约翰-斯图尔特的女儿,人气童星,淡淡地说了句:“他有没有提名?”

    “他”是指谁,女孩们自然听得懂,就有人翘嘴微笑。

    而莉莉的双眉顿时一皱,向来就跟这家伙没两句,偶尔更会互相没好气,但今天怎么招惹她了?莉莉的声音稍沉:“这并不有趣,你取笑的是一个为了梦想拼命努力的年轻人。”

    “抱歉,你没说他有多大,今年不是有部《迷失东京》吗,我以为他有关系。”克里斯汀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又一个!女孩们的笑容更欢,克里斯汀今天是要成乔恩-斯图尔特了,莉莉呢?

    莉莉笑了笑,喝了口果汁,本不想回应,却实在抑不下这口气,就道:“克里斯汀,前些天我们还看了你主演的《小鬼神偷》,他对你的评价是,演得不错,但有时候表情呆滞,而小动作太多。”

    火药味忽然弥漫在空中。

    “他懂什么?他是谁?”克里斯汀不以为然地咧嘴一笑,上半边脸却很冷。

    她已经演出过七部电影了,几年前就凭着大卫-芬奇执导的《战栗空间》收获无数赞誉,现在主演也有了两部,一个“充满天赋”的青少年男生敢对她的表演说三道四?可笑。

    “他懂的可多了,至于他是谁,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

    莉莉没兴致继续废话,向众人示示意,就转身走开,“大伙儿,失陪一下。”

    “那我不太确定。”克里斯汀淡淡道。

    看着莉莉生气走了,女孩们纷纷满脸古怪,“乔恩-斯图尔特”赢,才几个回合,真没趣,莉莉也真是的,干嘛要找个亚裔男生恋爱?想着就感受到一股书呆气息。

    ……

    洛杉矶另一场晚宴,科波拉家族的私人奥斯卡前夕晚会,就在比弗利山庄的家族庄园别墅举行。

    热闹的别墅里,一老一少爷孙俩正坐在大厅沙发上,入神地看着电视屏幕,尼克频道。

    “叶惟,叶惟,叶惟……”吉娅一边看,一边喃喃有声。

    “吉娅,看到了吗?你有天赋,世上却总会有一个人的天赋比你更高。记住爷爷说的,不要自满。”

    科波拉老脸感慨,已经完全理解斯皮尔伯格、卢卡斯他们的心情了,这个16岁的小子,一定是电影业未来的重要人物,而现在,他在重新定义着什么叫“电影天才”。

    “好吧,小子,吉娅大师承认,你的天赋真的高得惊人,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那双少女眼眸凝动,闪过一道莫名光芒。

    “嘿,你们在看什么?”这时,尼古拉斯-凯奇握着葡萄酒杯走来,一看屏幕的台标,不由怔了:“尼克频道?”

    科波拉看了看侄子,开怀的笑道:“在看一个电影天才的表演,吉娅大师有对手了,很强很强的对手。”

    “真的?!”尼古拉斯-凯奇顿时满脸感兴趣,看看表侄女的脸色,继而高兴的样子,回头向别墅后院那边喊着:“伙计们,快来啊,吉娅大师陷入麻烦!吉娅大师陷入麻烦!”

    很快,索菲亚-科波拉过来了,詹森-舒瓦兹曼也过来了,还有其他人,他们围在沙发边,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电视,纷纷笑谈:“这是一个青少年拍的?”、“天啊,这是个什么年代,太吓人了。”

    凯奇越看,越幸灾乐祸,向表侄女举举酒杯,“吉娅大师,你真的有麻烦了,你的对手像82年的法国红酒。”

    家人们很吵,吉娅却看得十分入神,当歌曲响起,蒙太奇起,她的神情又是一下剧变,“不,不……FUCK,麻烦大了。”

    “吉娅,别说脏话。”

    “FUCK,我真的陷入麻烦了,麻烦大了,FUCK!”

    ……

    犹他州天堂镇,简陋的农场木屋厅里,电视也播着《天使之舞》,茉迪双目泛泪,浑身微微有点颤抖,心头满是感动,加油,安娜,站起来,追逐你的梦想,加油!

    “那个该死的遥控器在哪里?什么,你有病吗,看儿童节目?你以为自己是城里小孩?有病!”

    忽然,她的哥哥季姆从屋外进来了,魁梧的身体一下砸到沙发上,让古旧的沙发几乎折断,他一把将她手中的遥控器夺过,骂骂咧咧着转了台,看什么美女真人秀去了。

    “季姆,让我看完结局,那是短片。”茉迪着急地请求,“就要结束了。”

    “滚开。”季姆怒瞪了她一眼,“你洗完今天的衣服了吗?去洗啊!是不是还要买一个洗衣机给你?去啊!”

    茉迪沉默地站了起来,往屋子外面走去。

    “白痴,再罗嗦一句我都打你了,洗完衣服,去老乔治那里给我买包烟!”

    “钱呢?”茉迪回头问道。

    “你还不知道怎么对付那老色鬼!?让他摸你屁股几下就行了。”

    “我不买。”她转身继续走去,后面砰的一声,就有什么被季姆砸来,“没用的傻子!”

    ……

    “哥哥是天才,哥哥是天才!”

    叶家大厅里,一家人坐在沙发上。

    朵朵看这么久,兴奋地笑喊这么久,小脸蛋上憨态可掬,在她心中,尼克频道是最神圣的电视频道,哥哥的短片竟然在上面播放,她现在才真正明白,哥哥有多么厉害!这可是尼克频道!

    叶浩根、顾乔也都笑容满脸,家庭幸福的滋味就是这样。

    叶惟抚着怀中的托托,这一刻,心满意足。

    “哥哥,你能帮我拿到海绵宝宝的签名吗?”

    “没问题!还有哥哥的签名也给你,我可快要是个明星了,哈哈!”

    ……

    与此同时,全美上百万的孩子和青少年,都看着安娜和贝拉登上剧院舞台,在观众们的掌声中,欢快地起舞。

    哥伦比亚市,凯尔茜激动得满脸通红,既因为短片的本身,也因为短片的制作者“叶惟”,那是一个亚裔对吧?一个华裔!

    她的疑虑马上就解开了,当精心制作的电视放映版片尾表滚起,并不只是黑背景白文字,在文字的两侧空间,同时播放着短片的幕后花絮,有影像,也有照片。

    是亚裔!噢老天,一个年轻人!凯尔茜瞪大了双目,看着屏幕中那个指导安娜、摆设摄影机、被贝拉追着跑、和摄制人员笑闹的亚裔少年,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好年轻,好帅……

    他是编剧,制片人,导演!

    “伙计们你们好。”这时候播起了叶惟的一段独白影像,新造型的他更加帅气精神,露着迷人的牙齿,笑说着:“我是叶惟,刚刚16岁,如果喜欢《天使之舞》,想看它的幕后信息和关注我的最新动态,欢迎登陆我的个人网站。viy。,谢谢,再见!”

    16岁……16岁!只比自己大三岁!是青少年!

    她的心跳得极快,眸光前所未有那么明亮,这是个奇迹!不,不,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爸爸,妈妈,大家,快来看啊!叶惟,一个叫叶惟的华裔男生!天啊!!!”

    ……

    “朱丽,我发现了一个很帅的亚裔男生,好像还很有才华,拍了一部短片。”

    “是刚才尼克频道那个吧?叶惟,我都在上他的个人网站了,哈哈,他还是足球队长,今年刚拿了个冠军!”

    “足球?不会吧,我才刚刚喜欢他……”

    “你看看他的肌肉就不会那么想了,哇,他的大腿真壮,一定很有力。该死的,留言板怎么一下这么多留言了,这些人真闲,我那条他肯定不会回复了,该死……”

    “上面有说他有女朋友吗?”

    “没有,没说有……耶稣,这家伙读的是那种死贵的私立学校!洛杉矶的哈佛-西湖……谷歌说那里很多美女!”

    “管它呢,反正他没我们的份,上面有裸-照吗?”

    “有裸上半身的,他的肌肉,哇……为什么你不自己上去看看,我宣布这家伙是我的最爱之一了!”

    ……

    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威利斯家大厅。

    拉莫正是一脸懒洋洋,看完整个片尾,才按动遥控器转了台,向不远忍着怒气的父亲说道:“你觉得你会后悔吗?让我们猜猜媒体会怎么报道叶惟的亮相?”

    威利斯的额头青筋跳动,“拉莫,我说过很多遍,我不想再听到那小子的任何事……”

    “但是你会听得越来越多的,老头子,好戏要开始了。”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18″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零五章 少年导演    旧金山纳帕谷,科波拉家族的葡萄园,早上的阳光照洒,一排排葡萄架上是青翠的葡萄苗木,一派春天到来的蓬勃气息。

    葡萄园中有着一群古雅宁静的住宅房舍,其中主宅的庭院里,一个老头,一个少女,爷孙两人正坐在休闲木桌边,一边品尝着葡萄酒,一边聊着话儿。

    “爷爷,你尽管说,我要听真话。”

    “真话也是拍得很好,你这个年纪能有那样的场面调度,很棒了。吉娅,继续努力,十年后你就会是个及格的电影导演。”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靠着藤椅子,看着前方辽阔的绿色田野,抿着鲜红的自制葡萄酒,老脸上满是惬意。

    这时他说着看了看旁边的孙女,目光欣慰,吉娅的父亲吉安-卡洛在她还是她母亲肚子里两个月婴儿时,因为拍摄《斗鱼》时一次快艇事故,年仅22岁英年早逝,这个遗腹女就由他抚养长大,是孙女也是女儿。

    (吉娅全名Gian-carla(吉安-卡拉),其父全名Gian-carlo,中间名是意大利名字里女和男的意思。)

    想起爱子,科波拉心中又翻起一股哀伤,如果吉安-卡洛没死,现在早该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导演了,他是那么充满天赋。

    而爱女索菲亚总算没有让他再失望,凭着《迷失东京》终于为家族争回一口气,年仅32岁就拿下今年金球奖最佳电影编剧,更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的角逐,明晚就是第76届奥斯卡颁奖礼了,他们今天就会前往洛杉矶准备参加。

    “你的天赋不输你索菲亚姑妈,你有你爸爸……的天分。”

    “我可是个大师。”那少女目光不因听到父亲而有波动,只抿了口酒。

    她一身安妮-霍尔式的衣着打扮,脖子挂着一个导演取景器,翘了翘嘴角,挺着清秀的双眉,继续道:“索菲亚姑妈28岁拍第一部长片,那我26岁就要拍;她32岁拿到奥斯卡提名,那我30岁就要拿到。”

    “吉娅,你需要学习的还有太多了,而这个世界上,比你更具天赋的人有着很多,比你更努力的人更多,千万不要自满。”

    科波拉谆谆教着,忽然想起老朋友卢卡斯最近说过的一件奇闻,顿时道:“我听卢卡斯说,洛杉矶出现了一个电影天才亚裔少年,他拍了一部让斯皮尔伯格称赞的10分钟数字短片,说达到了专业水平,而且……”

    少女已是愕然的样子,抬着酒杯的手也停在半空,“而且什么?”

    “而且斯皮尔伯格有意投资他拍长片,事实上,汤姆-汉克斯抢先投资他了,听说是500万预算。”科波拉露出难以置信的微笑,“我问卢卡斯是不是开玩笑,他说不是。吉娅,听起来那个年轻人,比你的天赋和努力都强太多了,他比你还小一岁。”

    “骗人的吧?!”少女的神情连连变换,刚才的骄傲不知去了哪里,“是不是爷爷你为了教育我胡扯的?”

    16岁拍长片?岂不是比她的目标早了整整十年?!

    “不是。”

    少女发愣了一会,渐渐,她的双目敛了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叶惟。”

    “叶惟……”少女嘀咕了一遍,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喃喃有声:“有趣,叶惟,有趣……小子,吉娅大师盯着你了。”

    “我怎么才能看到他的短片?叫什么来着?”

    ……

    “我们就这样看着事情发生吗?今天晚上,那小子的短片就在在尼克频道播出了,我们知道那短片的质量!就这样看着吗?看着他成名,而我们当了傻瓜?”

    “不然还能怎么样,他现在有汉克斯、斯皮尔伯格那些大人物欣赏,他现在可得意了。”

    “别跟我来这一套了,我知道你,洛威特,你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呵呵呵呵,阿诺,你真了解我……那小子现在真的很难办,但他有一个致命伤,他是个亚裔!如果他听话,他还能多折腾几天,他却是那种自以为是的蠢货,不用怎么的,他那一阵风就过去了。”

    “能说说你的计划吗?”

    “在这个行业,你要么是一只老虎,要么是一只羔羊。我虽然不是大人物,也有那么一点点力量……这事只要做得漂亮,他们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而且,不管布瑞恩打什么主意,在奥斯卡期间把叶惟推出来,想来想去都不是个好主意啊。”

    “你的计划不错,如果他们发现了,又该怎么?”

    “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能做的只有叹息,难道要让整个娱乐业停下来给叶惟出风头吗?也许那小子去漂白自己,我们就是白费力气,而亚裔男生风靡全美?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呵呵。”

    “我感觉不出几年,你在CAA的地位,不是布瑞恩可以比的。”

    “布瑞恩那帮人做了这么久正义前锋,为了一个小子跟我过不去,这教训是他们自找的。”

    ……

    “哈哈哈,你好,好莱坞美女!”

    犹他州天堂镇(Paradise),名字好听,却其实是个贫困落后的地方,全镇不过一千人口,一大部分人的年收入低于贫困线,家家户户都是以畜牧农业为生,放眼过去,一个个农场毗连相接,满是牛羊。

    乡间道路上,一群青少年男女正围着一个路过的少女嘲笑,那白人少女衣着朴素,没有任何饰物,低垂着头,满脸的沉默。

    “茉迪,为什么你不跟我们说说你的梦想?要当一个电影演员?哈哈!”

    “给我签个名吧,你以后可是大明星啊,到时候我就发了,快给我签!”

    “婊子!”突然,一个高大的女生凶恶地冲上去,猛地推了少女一把,少女顿时摔倒泥路上,惹得众人一片欢乐大笑。

    少女依然沉默,站了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尘,继续往前方的自家小农场走去,表情没有变化,只有眸光闪烁了几下。

    那些年轻人还是追着她取乐笑闹,又做鬼脸又叫骂:“你个傻瓜!”、“哑巴了吗,说话啊!”、“这家伙真他马闷,欺负她都没意思!”、“我怀疑她性-高潮的时候,都不会吱一声。”、“哈哈哈!”

    “说话,不然你哪都别想去!”众人挡住了路,不让她过去。

    少女低头地走来走去,都被拦着,好一阵,才忽然开口道:“你们能不能让开,我还得……把我家的奶牛赶回牛圈……”

    “求我们啊,求我们啊!”、“说你自己是个发-浪的婊子!”

    突然,少女看准一个缺口,一下冲了过去,奔向农场远处的牛群。

    “跑,阿甘,跑!”、“哈哈哈!电影演员?你烂透了!”、“茉迪,你这种垃圾,不配有什么狗血梦想!”

    ……

    校内校外的校园霸凌,在美国公立学校最普遍不过,私立学校也不会幸免,而其中亚裔学生群体是重灾区,每一天,全美不同的地方,都会上演着同样的事件。辱骂、嘲笑、整蛊……甚至殴打。

    被欺凌的学生会忍气吞声,会自卑,会苦恼……以及自杀,或者制造又一宗校园枪击案件。

    南卡罗来那州,哥伦比亚市,哈蒙德中学。

    “周,滚回你的中国去!”、“亚洲人怎么能长那么丑,凯尔茜-周,你那英国妈妈真恶心,居然嫁给你的中国爸爸!”、“杂种!”

    校园路上,一小群学生笑骂着一个长相标致的华裔混血少女,她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忍着怒火要匆匆过去。周围路过的学生们,有些笑着走过,有些漠不关心,有些还在高兴看热闹。

    “你与其想着做演员,不如想想开个餐馆吧,Mr。Chow,哈哈!”

    “没有亚裔可以当明星,没有!”、“杰奇-陈,杰奇-陈,杰奇-周——”

    “哈哈哈!挖地道回去中国啊!这里不是你的土地!”

    “也不是你们的,我至少有切罗基族的血统!”少女终于忍不住了,瞪着周围这些人,大声还击了起来:“你们是错的,你们是错的!我知道你们是错的!”

    然而她的爆发,却让众人一片爆笑,“你还有印第安人血统?”、“怪不得那么失败,你个失败者!”

    “你们是错的,你们是错的……”

    “错什么?亚裔明星?那你为什么不说一个出来,说一个亚裔偶像,有吗!?亚裔当不了偶像,当不了明星!”、“等等伙计们,姚明?”、“不算,那大块头根本就不是人,他有巨人症。”

    少女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双眸渐渐涌起了泪水,在他们的笑声中,不断地哽咽说着:“你们是错的……”

    她的中国血统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亚裔不是当不了明星偶像,只是暂时还没有出现而已,会有人出现的,会有的……

    ……

    晚餐时分,斯皮尔伯格家饭厅,一大家人正围在餐桌边就餐,斯皮尔伯格、他的妻子凯特-卡普肖、16岁的养子西奥、13岁的女儿萨莎、12岁的儿子索耶、7岁的养女米卡拉、7岁的儿子戴斯特里。

    最热闹时还会有27岁的继女杰西卡-卡普肖,以及19岁的马克思(前妻艾米-欧文所生),七个孩子。

    这个大家庭的晚餐有着一个风雨无阻的固定节目,那就是“餐桌上的故事会”,斯皮尔伯格先说出一个故事开头,然后再由孩子们接力地创作它的情节,半小时后再由斯皮尔伯格做结局。

    有时候,故事的结局会让孩子们大笑,有时候又会让他们哭成泪人。

    这个传统不但给着大导演灵感,也培养着孩子们的创作思维。

    “今天的故事开头是,一个热爱电影的16岁少年,为了拍摄一部电影长片而努力着,首先他需要成为一个明星,这天晚上,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机会,他的短片会在电视上播放,他会不会成功?”

    “爸爸,这是你年轻时的故事?”萨莎立时笑了,“我记得你拍第一部长片就是16岁!”

    她没想到父亲却摇头道:“不,是个亚裔男生的故事,他叫叶惟,极有天赋,这是真人真事。”

    “我先来!”西奥似乎有些不爽,脸上带着调侃,“短片就要播放了,叶惟很期待,但突然,电视台取消播放了!”

    “噢……他很伤心。”米卡拉顿时十分同情。萨莎转转眼睛,又把故事圆回去:“原来电视台搞错了,播放继续,观众们挺喜欢的,而他也被大家认识。”

    “一只怪兽!袭击了电视台,它把叶惟劫走了!”戴斯特里的想法天马行空。

    “因为,叶惟的短片很受怪兽王国的国王喜爱,国王决定邀请他去做客。”米卡拉也说开了。

    “国王要把怪兽公主嫁给他,不然就杀了他。”索耶语气恶狠狠的。

    萨莎又说道:“但叶惟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逃了出来!他回到了洛杉矶,人们为他的回来而振奋,他像个英雄!”

    “萨莎,为什么你要帮着他?”西奥无奈地摊起了双手。萨莎哼道:“因为我想他赢!16岁拍电影,我想这个故事赢!”

    斯皮尔伯格微笑地看着,凯特-卡普肖也很开怀,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故事。

    半个小时里,叶惟时而被外星人抓走,时而又几乎丧命,时而到了海底,时而又被总统接见……

    终于,到了一家之主做结局的时候,孩子们的目光都望着父亲,他却笑道:“今天我也不知道结局,因为这是一个真实故事,天才小子叶惟的短片,今晚就在尼克频道播,以后我们会看到结果的,我也希望他赢。”

    “是吗?”萨莎满脸的好奇,天才?父亲极少这么称赞一个人!她问道:“什么时候?我要看那部短片!”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17″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