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So-What-Now?”

    一群海鸥落到了海滩边,欧欧有声,几乎围住了两个青春男女,海浪沙沙地打来,像要把什么淹没。

    叶惟一脸无奈的样子,抬起手中的玫瑰花嗅了嗅,“伙计,果然女生还是喜欢999朵啊。”

    看到他眼神里的失望和不解,莉莉的神情连连变幻,心里很痛很乱很慌,竭力想表明自己为什么拒绝:“跟多少朵没关系,我只是觉得……我们太快了,只是三个月,我们就这么亲近,太快了……”

    “这不好吗?”他看上去越发疑惑,对着周围的海鸥们又问道:“老兄们,这不好吗?”

    “不是,但……”莉莉其实也没有完全想明白自己的心思,此时又满心慌乱,更加无法说清楚,“但太快就会……”

    惟现在一定很生气,他有理由生气,他在想什么,认为我是个神经病吗?该怎么说,该怎么办?

    她深呼吸了几下,一边想一边说,说得非常缓慢:

    “惟,听着,不要走,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在乎我们的感情!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开心地在一起,不是非要男朋友、女朋友的……只要我们明白我们的感觉……我们可以更轻松、更好地去交往,像现在。”

    “好吧,我整理一下你的意思。”叶惟微微点头,看着她,语气平静地说:“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你拒绝我的原因,是因为你不想我们变为严肃的恋爱关系,你想要轻松的约会关系。”

    “是的,差不多是这样。”莉莉眸光诚恳,“这也许更适合我们,我们还年轻,我们都需要……空间,你说呢?”

    只见他皱皱眉,皱皱嘴角,样子很怪异,“你是指,开放式关系?”

    开放式关系(Open-Relationship)就是双方既保持着恋爱或伴侣关系,又接受第三者、第四者的介入。具体怎么样视乎双方的意愿而定,有些只允许交际调情,有些也允许亲密接触,但双方要相同基础、坦诚相待。

    “女孩,你真是让我惊讶,没想到你这么‘思想开明’,但呃……唔,呃。”

    “不,不!不是开放式关系!”

    莉莉失声惊呼,那绝对不是她想要的,更怕他误会什么,急得走近他,“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空间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

    “这就怪了,一对一的长期约会关系,那跟男朋友、女朋友有什么分别?”

    叶惟不由笑了,看着她一怔,他笑着摇头:“你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真像彼得-潘。”

    所有的孩子都会长大,除了一个人,彼得-潘。

    惟觉得我幼稚了……莉莉咬咬嘴唇,垂下了双眸,“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关系,不会有什么压力,可以……”

    她忽然很想哭,泪水已经涌到半路,又连忙敛回去,心里怒骂着自己:别像个婊子那样哭哭啼啼,想都别想!现在什么状况都是你一手搞出来的,是你的主意,那就把它做好!

    “惟。”莉莉眨眨双眸后,重新望向他,整理着心思,认真道:“我想找到一种更适合我们交往的方式,不是传统的恋爱关系,也不是开放式关系,是针对我们的情况而制定的,一种更有效、更长久、更完美的关系。这是我的想法。”

    “听上去挺有趣。”叶惟又向海鸥们说了说,“但无论什么情侣关系,都是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手,不是这样吗?”

    “我就是不想这样。”莉莉凝起双眉,“我知道这很古怪,可我不想这样。”

    “那你想到什么方式了吗?奇数天我们在一起,偶数天我们分开?”叶惟摊摊手,“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想不到。”

    “我还没想到……大概不是约会关系,也不是恋爱关系……特殊的,适合我们的……”

    “LV关系?那挺贵的。”叶惟噗的笑了出来,“现在是开玩笑了,你听懂吧?”

    “我们名字的首字母组合……”莉莉听得懂,但真笑不出,猜不准他的心思,他是在生气讽刺,还是怎么?她只能继续想着道:“反正这种关系就是,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我们继续交往,然后再看看。”

    这时候有游人情侣从旁边走过,两人看着别人甜蜜地手牵着手,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

    等他们过去了,叶惟决定地一踢海沙,道:“既然你想这样,那我们试试好了。这个特殊关系,我们得给它起个名字。”

    “我不知道……”莉莉轻声,惟到底是不是在说反话?谁会关心什么名字……

    “唔,我们的第一名字是Lily和Vigor,都有I,中间名字是Jane和Ivan,都有A,就叫‘IA关系’好了!酷!”

    叶惟越说越来了兴趣般,有点兴奋:“这真的很酷,全世界只有我们是IA关系,这也意味着,我们创造了一种新的人际关系!”

    “你是不是在讽刺我?”莉莉不确定地瞪目蹙眉,眸光显露出内心的不安,“我不明白。”

    “拜托,我说真的!现在我顺着你的思路,你又怀疑,这就不好了。”叶惟伸手搂着她的肩膀,笑道:“。我也不是什么没有男朋友做就发疯的老顽固,哈哈!来吧莉莉,动起来,我们给IA关系制订一些基本规则。”

    莉莉真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但被他用力地搂着,知道他说真的,也微笑了,这似乎是自己想要的,认真做好吧。

    “首先,IA关系允不允许双方有其他的恋爱关系?”

    “不允许!”莉莉脱口而出,当然不允许了,转念一想,那样和传统恋爱关系不是没有分别吗?可是怎么能允许!约会关系却又是允许的……她苦笑道:“等等……你有什么主意吗?”

    “你最好有主意,我可是个混蛋。”叶惟开玩笑道:“我肯定倾向于你不可以,但我可以,哈哈哈!”

    “你个坏蛋……”莉莉微瞪了他一眼,心头好像被什么抓了抓,又紧又酸,“约会关系和恋爱关系折中一下好了,在IA关系里,双方不能擅自交往其他人,如果想进行其他交往,就要告诉对方,得到对方同意才行。”

    “这不就是开放式关系吗?”叶惟不由大笑,真被她逗乐了,“你真是个坏女孩……坏坏的!”

    莉莉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漂亮脸蛋板了起来,“惟,只要我在IA关系里,我就只是你的,我的心,我的身体!”

    天啊,你在说什么,太严肃了……你不是雪莱!你不是拜伦!你吓坏别人了!

    “那就是便宜我了?”叶惟翻转了下眼睛,“或者,一种测验?那就糟了,我真的会的,我对美女从来没有办法。”

    莉莉生起了一股闷气,该死的混蛋,嘟囔道:“你的眼光最好高雅点,如果是克里斯蒂娜-斯里特那种,那是冒犯我。”

    “我只是开玩笑,好吧这不好玩。”

    “但我不是开玩笑,我想这正是IA关系的优点……”

    想想初恋为什么总是失败,很大原因确实是因为双方都太年轻了,像他们今年过了生日才15和16岁,就算他们是世界上最适合彼此的人,谁知道?会不会有谁想试试其他人?不是不喜欢彼此了,只是年轻的冲动,男生尤其会有吧?

    像那个帖子,像类似的很多故事,两个人明明深爱着彼此,却莫名其妙地结束,多年后,大家还在想着如果当年没有分手,那该多好……这样烂透了!

    “不过它不是开放式关系。”

    莉莉思索了一会,终于向他说出了初步方案:

    双方有一个“放风按钮”,平时是锁死的,但在特殊的情况下,并得到另一方同意,就可以开启它,以明确的“我有个感情稳定的长期约会对象”的身份去进行短期约会,不能有亲密接触,一旦另一方关闭了按钮,就要立即结束!

    传统恋爱关系是完全锁死的,开放式关系是整天开着的,约会关系就没有这回事,而IA关系十分灵活。

    她是不会去开按钮的,不会!而他?

    现在这么想着,她觉得他极偶尔地跟别的女孩调调情,自己还能受得了,也许真发生了,到时候又不是这个心思……还是想想好的方面吧,有了尝试后,才知道谁更好。

    出现情敌了,又能及时知道,做出应对,不会傻乎乎被瞒骗着,然后突然一天被甩掉。

    还避免了疲累之后,因为想喘口气,而闹分手,闹得还无法复合。

    像哪篇文章说的,爱情是要聪明地经营的嘛!

    说完这条规则,莉莉故作轻松的模样,对他笑道:“遵守规则下,你做自己就行了,放松。”

    “放松。”叶惟糊里糊涂地点头,又疑问道:“慢着,你这么鼓励我跟别人约会,真发生了,做了混蛋的人可是我,那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一脚踢开我,找别的帅哥去,让我自己在那里后悔,说着‘还是莉莉好’,噢天,你心机真重!”

    “我不知道……所以,你最好不要乱来,开按钮是件大事。”莉莉笑了笑,没多说心思。

    惟,真的不要乱开,我也许能理解,但我会失望的……我最想的是,这些都是胡扯……

    “是的,那个按钮就像发射核弹的按钮,还不是打日本,是俄罗斯,一旦按了,世界末日就不远了。”

    叶惟耸了耸肩,没有多想,莉莉缺乏安全感,有了个按钮她才感觉安全,那就有吧。

    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IA关系第二条规则,在这个关系里,我们会发展到什么阶段?会不会……做点彼得-潘做不了的。”

    “嘿!”莉莉好笑地呼了声,捶了他胸口一拳,“这个还要规定吗?”她眸光闪避,话声变轻:“校规说可以就可以……”

    “那我就放心了。”叶惟笑容满脸,“还好我们学校不是教会学校。”莉莉剜了他几眼,脸蛋儿白里透红。

    “继续,IA关系第三条,我们怎么跟别人称呼对方,朋友?好朋友?约会对象?伙伴?你知道,我可能很快会被媒体追着拍照,当你也进入镜头了,你是什么?”

    “谁在乎,我不想在媒体上说恋爱的事,要是我们被拍到,我不会回应的,你也别理他们,很无聊。”

    “我可以不理,但我的经纪和公关都肯定要跟粉丝说清楚的,而且媒体多半会说我们是男女朋友。”

    “别理他们,随他们说去……”

    “好吧,以后发生了再说,IA关系第四条,这个关系的终点是什么?”

    “我没想过……”莉莉一听到终点这个词就心头发慌,看着广阔无边的大海,都无法让心胸舒坦开来,她搞这么多,不就是想让那个该死的终点尽可能地远,就算到了,也不会是互相憎恨地结束,有着复合的可能。

    她想了想,说出主意:“无论是什么原因,一方想结束关系,那么……都要经过三个月冷静期!

    在那三个月里,我们保持一种半结束的状态,不打电话,不联系,一个月见一次,一起玩一天,去以前喜欢玩的地方玩,做以前喜欢做的事。三个月、三次见面后,如果还想结束,那才结束。

    还有……在这段期间,放风按钮会开着,但有一点,不能有亲密的行为,就是彼得-潘做不了的那个!”

    “OK,OK。”叶惟看着她紧张的样子,笑着摇摇头:“看看你,好像我们今天起就要进入冷静期。继续吧,IA关系第五条,如果往好的方面发展,我们最后会怎么样?男朋友、女朋友?”

    或者……婚姻?莉莉的神情更有些不自然了,“我没想那么远,好的话……”

    “结婚?生一个混血宝宝,把亚洲战场也加进去?”

    “你个白痴……”她忍俊不禁,什么事情到了他嘴巴,都那么混账,“也许!等我们上了大学还没结束,再说这个。”

    “好吧,IA关系第六条……”

    两人一边在海滩漫步,一边陆陆续续为IA关系制定了十条规则,史称“IA十条”,公元2004年2月14号,两人的IA关系,正式生效!一对特殊的青春情侣由此诞生。

    “酷!”叶惟迎着海风张开双手,向大海吼道:“现在我是有着全世界最独特的恋爱关系的人之一了,莉莉,做得好!”

    他的吼声,惊得那些海鸥纷纷飞动起来。

    莉莉真的百般滋味,这家伙不是在讽刺,他只是,疯狂……

    这时候,叶惟又回头望着她,说道:“对了,我们的关系,跟别人很难解释清楚。所以我们对外宣称就是继续约会关系吧,别跟大家说你拒绝了我,那样我会丢脸死的!你就说我没有做过表白行动,我取消了,给我留点面子。”

    “哦好的……”莉莉点点头,随即感到不对,继而明悟过来,惟是在保护我啊!

    如果她说出去,大家一定会说她是个疯子,不说别人,康妮肯定会骂死她……

    惟,为什么你要这么好……她忍着一下扑进他怀抱的冲动,只道:“谢谢,惟,我真感激你会陪我一起胡闹。”

    “你能支持我拍专业电影的想法,我也能支持你创立一种新型关系的想法。”叶惟大咧咧的语气,“没事,IA关系真的超酷,我甚至有一种预感,未来人类社会的主流恋爱方式,就是IA关系。”

    有那么厉害吗?莉莉笑了,明眸瞥了瞥他手中的玫瑰花,也算确定关系了,能要吧?

    “什么……”叶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连忙把花另到一边,“既然我们不是传统恋爱关系,玫瑰花就不适合了,它不是你的了。”他跑了几步,弯身把鲜花递给一只不怕人的海鸥,“伯德,送给你吧。”

    “不,它是我的!”莉莉突然好想要,却抢都来不及了,眼巴巴看着那只海鸥一口把玫瑰花叼住,扑扑翅膀就飞向天空。

    “嘿你还真不客气!”叶惟惊了,没想到那鸟这么大胆!

    两人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上那只叼着玫瑰花飞来飞去的海鸥,也许是海滩上唯二知道这个奇观的游人,却怎么都像两个傻瓜。

    “惟,你真的是个混蛋……”

    “你也好不了哪里,坏女孩。”

    “其实我们刚才说的……是不是认真的?”

    “当然!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不想每次开个玩笑都得跟你解释,别忘了自己说的,放松——”

    话音未落,他上前捧住了她的脸庞,亲吻起了那红嫩的嘴唇,她立时热情地回应,似是诉说着什么。

    两人确定IA关系后的第一个吻,那么的激情如火。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12″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九十九章 情人节    2月14号,瓦伦丁节。

    对叶惟来说,今天注定是忙收发贺卡忙到手软的一天,现在他的人际关系已经不仅仅在校园内了,如果想受欢迎,朋友越来越多,节日的祝福当然是一个都不能忽视,他也确要向一些帮助过自己的人表达爱意。

    所以他早已给汉克斯、索尔顿律师、达鲁姆他们、拉莫、安娜等人寄去了贺卡,全部有着亲笔写的祝福语。

    一大早,叶惟又给家人们送上贺卡和小礼物,托托也有一张,上面写着一串“汪汪汪”,虽然马上就被它咬烂了,那正是它表达“谢谢,我很喜欢”的方式。

    到了学校,光是在校车和路上,他就已经收到了三十多张贺卡,几乎每个人都要派他一张。

    当来到学术中心一层走廊自己的学生储物柜前,只见柜子上好像穿上了一层机甲,贴满着贺卡和图画!

    大部分是女生所为,写着“VIY,让我们约会!”、“看到你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你,我是世界上最适合你的人。”、“你属于我,而我属于你,命运会这么安排,看着吧。”……有些上面还写着手机号码呢。

    “哇……”叶惟看看周围人们光秃秃的柜子,又看看自己这个贺卡墙,惊呼一声:“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待我的柜子?它看上去就像个小学的娘娘腔,这画的什么,大象?‘VIY,你就像大象那么大,我爱你。’”

    旁边和走过的学生都笑了起来,又有人拿着贺卡走来:“嘿VIY,瓦伦丁节快乐!”、“这是我的,你的行动真的鼓励着我。”

    “谢谢,谢谢伙计们,瓦伦丁节快乐。”

    叶惟笑着接过他们的贺卡,又回赠一张有着精美文字“你有着美好的心灵,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和亲笔签名的贺卡,他准备了上百张这样的普通卡,但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

    有普通卡,有师生卡,也有好友卡,像给列夫、翠丝特他们的,都亲手当面给,每张卡都写着不同的贺语。

    当然,还有情侣卡!

    早上在校园的树林,叶惟和莉莉互赠了贺卡,她的贺卡是一张非常精致的自制卡,上面画有他的肖像,摄影机,红心等的图案,还有秀丽的文字:“你带给人们力量,带给我快乐,和你一起的每个时刻,都让我十分享受,瓦伦丁节快乐!”

    在他看贺卡的同时,莉莉也在看他那张,上面写着:“人生的最大幸福之一,就是认识到像你这样善良、优秀、美丽的女孩。如果说人间是个地狱,那你必定是上帝派下来救赎我的天使,瓦伦丁节快乐!”

    两人相视一眼,都感到心里又甜又暖。

    “我喜欢你的称赞,我必须说我也很享受,很棒。”

    “你的也是,是的,是的……”

    气氛很好,但叶惟没有就此表白,直到下午三点多放学,也没有行动。莉莉不着急,列夫、康妮等人倒是问了又问,得知他要单独浪漫后,他们都气叹一声,狡猾啊!

    反正今年他收到的异性贺卡,是他人生收到最多的一年,150多张!同比增长肯定超过1000%。里面大多数还是爱慕之情,他甚至都不认识她们,她们大概没想过会有回应,只是自己找青春乐子,想当年,我曾经在情人节给学校的风云人物送过贺卡!

    不过事实上,凡是留下手机号码的,他都有发感谢短信过去,做人要有礼貌!对女孩们尤其如此!

    “再见,下周见!”

    “惟哥,加油!”

    在学术大楼门口道别之际,列夫、巴德、陈诺和科尔温,像拉拉队般一起做着握拳打气的手势。

    “嗯,晚上回去,我会告诉你们细节的。”叶惟对他们眨眨眼。

    “那当然好,嘿嘿。”四人之中,就列夫笑得稍显猥琐,“拿下她,拿下她!”

    当叶惟走远,列夫又感慨不已的样子,擦了擦没有眼泪的双眼,叹道:“追梦联盟的五个乔治-克鲁尼,从此只剩四个了。”

    “我们俱乐部有五个克鲁尼?”旁边巴德疑惑地问道。陈诺推着眼镜,说道:“据我的统计,没有人叫克鲁尼……”

    “你们这些书呆子!我说错了,以前两个,现在只剩一个了。”

    ……

    莉莉今天也收到了上百张贺卡,其中异性送的占着大半,但她不断看着叶惟送的那张,时而笑脸,时而皱眉,时而面无表情。

    道别之际,翠丝特和康妮都给她鼓劲。

    康妮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我们八年级了,不小了,很多人四、五年级就有过第一次恋爱关系了,我还认识一年级就有男朋友的人!我六年级时也恋爱过半年,还不就是那样,我现在都忘记那家伙长什么样子了,青少年嘛,分分合合很正常。”

    “也许。”莉莉听了这话,反而更感觉紧张,不同的,康妮,不是你那种玩玩。

    “你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你,总会从约会变成恋爱的,让事情自然发生就好。”翠丝特鼓励说,也不知道死党会想那么多。

    自然发生吗,自然地恋爱,自然地分手……这怎么能自然……

    莉莉压着纷乱的心思,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

    圣莫尼卡,今天真是天公作美,下午的阳光明媚而不刺眼,既是周末又是瓦伦丁节,这个旅游胜地小城镇比往常更为热闹,海滩边游人们随处可见,让海鸥们都有些不满,人类就喜欢定些节日来闹腾。

    海风的吹拂下,叶惟和莉莉并肩走在海滩边上,一波波的海浪几乎就要扑到他们脚边,此时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宁静。

    已经游玩了快半小时,莉莉见他还是没有任何行动,不由稍松了一口气,也许他已经领会她的意思,真的准备只过普通一天。

    叶惟正打量起了她,淡白色外套,及膝裙子,短靴,微微卷曲的秀发披肩而下,头上带着发夹,颈上戴着一串精美的翡翠吊坠银项链,更衬得她脖子修长、肌肤雪白。

    脸容化着淡妆,清澈的双眸上是他最爱的两道粗眉毛,没有修细,但有梳理得整齐,英气十足。

    优雅、青春、清甜、飒爽……诸多的气质在她身上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造就了一股独特的迷人魅力。

    “莉莉,你真美。”他由心地赞美,浑身有些灼热起来,是时候了……

    “谢谢。”莉莉微微一笑,犹如一朵绽放的百合花。

    叶惟看看周围,正好身处于海滩一处比较偏静的地带,四周百米之内都没有别人。

    行动!他笑了笑,就变戏法一般,从左手衣袖里拿出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花,“看看这是什么,普通,但艳丽!”

    不是要普通的普通吗,9朵玫瑰花也不了,1朵吧!

    “什么……”莉莉顿时瞪大了双眸,惊道:“你什么时候藏的玫瑰花?”从学校出来到现在,她和他都在一起,他根本没有机会单独去买玫瑰花。

    “哈哈哈,魔术师的秘密不能揭晓,这可是我的饭碗。”叶惟得意地摇动手中的玫瑰,其实还在学校时,他就已经藏好它了,所以这近一个小时,他的左手一直有些僵硬,还好,玫瑰花没怎么弄坏。

    他把鲜花递到她面前,高兴于她的惊喜,真挚的说道:“莉莉,过去三个月,是我人生活到现在,最难忘、最快乐的三个月,我想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是我在追逐梦想,而且梦想成真了。

    另一个就是我认识了你,我们的每一次约会,都棒极了,我不能简单地说清楚我的感觉有多么好,但它是从来没有过的!你让我感觉到,我真的真的恋爱了。”

    他把玫瑰花递得更近,满脸认真,声音温柔而强势:“莉莉,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惟,惟……莉莉感到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一切都在扭曲,大海和天空分不清上下,他表白了,他表白了……

    听着他的话,她的心脏被攥得紧紧的,痛得好像要爆炸,她知道自己无处可逃!

    颤抖的右手就要伸出去接过那朵鲜花,微张的嘴巴就要告诉他自己的感受,告诉他,这三个月里,她也感觉多么美好,多么棒,人生有了新的意义,什么都变得不同……告诉他,她有多么喜欢他……

    然而伸到一半,那股凶猛的洪水还是冲破了心灵的堤坝,无数的景象画面肆虐着她,过去的,也许未来的。

    还有一个似可憎、似善良的声音在叫喊着:太快了,你们发展得太快了!这是在超速燃烧你们的激情,你懂什么叫超速吗!?

    汽油就只有那么多,烧完之后,你们就会完蛋!很快!也许半年?八个月?反正你们这段关系,走不完今年!

    惟现在是很喜欢你,但一旦确定严肃的恋爱关系,他会有压力的,他很快就会烦你,厌恶你……夏天到了,冬天就不远了!

    不,莉莉,别骗自己了,跟惟无关,是你自己的问题,你现在根本就不想做谁的女朋友,你害怕,你怀疑,你想不明白,你没有做好确定恋爱的准备!这样的你,怎么可以去接受?那对惟不公平,你也不会是一个好的女朋友!

    不是现在,只是……不是现在!

    突然,无数的声音交缠起来,猛烈冲击着她的脑海,她的心。

    “离婚就是……我们以后不住一起了,我们会搬回美国住。因为……因为我们不再相爱了,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爱你。”

    “莉莉,也许你现在觉得这个男生很重要,但……”

    “青少年嘛,分分合合很正常。”

    “让事情自然发生就好。”

    “但它总是会很快疲累,继而跌到谷底。珍惜初恋的时光吧,祝好运。”

    突然间,那个声音猛地冲了出去,莉莉拧眉地闭着双目,叫了出声:“不,对不起,惟,我不能,我不能!”

    那些声音停下了,一片死寂……真的拒绝了,天啊,怎么能就这样……她这个傻瓜,拒绝了惟的表白!

    “呃……”叶惟怔往地眨眨眼睛,看看手中的玫瑰花,看看她,好像有“呼”的一声,一股很冷的海风卷着吹过。

    他失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在说什么我不懂的语言,在这种语言里,‘NO’是‘YES’的意思?不然……我真的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返校节舞会皇后事件会重现?”

    “对不起……惟,我只是……我疯了……”

    “那现在该是怎么了?”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11″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