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莉莉,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很严肃、很认真的事,跟电影无关,也不是梦想,是关于我们的关系。”

    “我们的什么……怎么了?”

    朦朦胧胧的景象,那张俊朗的脸庞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该结束了,我们分手吧。”

    “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是很开心吗,为什么?这没有道理,你别开这种恶劣玩笑!”

    “别这样,成熟点,这不是玩笑,是变了。莉莉,每一段感情都会变的,一个个阶段地变,就像一年四季,我们刚刚相遇的时候,是春天;然后我们确定关系,进入热恋期,是夏天;接着我们的热情都下降,对彼此的兴趣越来越少,秋天;最后一点点感觉都没有了,冬天。现在我们就是冬天,该结束了。”

    “不对,不对……惟,我感觉我们还在夏天啊……不是好好的吗?”

    “抱歉女孩,但我对你没感觉了,再见。”

    叶惟摆了摆手,不管她喊着什么,他转身离去,忽然就有另一个女生挽着他的手,看不清楚是谁,他们谈笑着,渐渐走远……

    “不,惟……!”

    骤然,莉莉一下惊醒了过来,眼前一片漆黑,心脏跳得极快,她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在家里卧室,正躺在床上睡觉。

    刚才那是,恶梦,只是做了个滑稽的恶梦!

    见鬼,真是的,怎么会做这种恶梦,他还像个哲人那样说话,什么一年四季,真见鬼……

    莉莉嘟囔着转了转身,想要继续睡去,却已经是全醒了,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那些凌乱的心思在不断地翻腾,想着不要去想,却又自然想着,越想越精神……

    渐渐,她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又伸手拿过床头梳妆台上的手机看看,2月13号,4:12AM,距离天亮还有很久。

    她翻动起了通讯录,看着叶惟的名字,心头响着一个迷茫的声音:明天就是瓦伦丁节了,然后惟就会……

    “别想了,睡觉吧。”莉莉放下手机,翻身拉着被子蒙住脑袋,没一会,突然又钻了出来,双眸眨动,“就查一会!”

    她起身下床,披上一件外套,来到阳台边的电脑桌前坐下,开机,很快就打开了网页,谷歌、雅虎都开着。

    那双明眸转动看了看那边挂在墙上的6号红黑球衣,放在键盘上的纤白双手敲动了起来,搜索“first-love(初恋)”,脸容上有点跃跃,似乎期待着看到什么。

    出来了数以百万计的结果,她拖动鼠标,看着屏幕中那些前排结果:“为什么你的初恋是那么难忘”、“不管那是什么感觉,初恋永远不是真爱”、“初恋教会我们的21件事”、“初恋的十大注意事项”、“初恋什么时候才应该说‘我爱你’”……

    感觉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莉莉的心有些不安,有些好奇,有些想笑,真有趣不是吗,人们都为初恋而像个诗人,就如雪莱说的,饥饿和爱情统治着世界。

    她咬咬嘴唇,踌躇半晌,终于点开了一条“为什么人们的初恋总是失败结局?”

    青少年更容易接受对方,Blah-Blah-Blah,随着双方成年了,生活理念会变得不同,会认识更多的朋友,你们会遇到更适合自己、更喜欢的人,Blah-Blah-Blah,相恋得太早,往往会因为太熟悉而变为朋友……

    “初恋就像坐过山车,它会让生活每一刻都变得那么刺激和美好,每个细节都会让你有全新的体验,开启你心灵的爱情大门,但它总是会很快疲累,继而跌到谷底。珍惜初恋的时光吧,祝好运。”

    那两道飒爽的粗眉皱起,不是100%,对吧?

    关了这网页,又点了点,打开了个论坛贴子“为什么我就是忘不了我的初恋?”

    发贴的是个中年女人,她说自己还是个十几岁青少年时初恋,那男生自信、优秀、成功,他们度过了美好得不可思议的一年,因为读不同的高中,他们感情转淡,直至他提出分手。

    多年以后,两人都是各自成家了,但那女人就是忘不了他,说自己后来再没有那么爱过,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他那样让她深爱,可她又知道他们早已不可能再在一起了,那女人很迷茫,希望大家能给她点帮助。

    “初恋都这样,因为那是你第一次爱家人以外的一个陌生人,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你怀念的只是青春,并不是那个人,就算你们重新在一起,也不会再有那种感觉的。”、“遗憾地告诉你,那些回忆会伴随你一辈子,直到你老得走不动,你还会在想着那一年,这就是初恋的意义。”……

    “SHOOT。”看了一会,莉莉突然小小地爆了句粗话,关掉了贴子,回到谷歌的结果页,却发现了更多,这不是一个罕见故事,而是初恋的一种大概率发展和结果。

    但不是100%,有其它结果的,对吧……?

    忽然,心底里涌起了什么记忆,“我爱你”,“我也爱你”,爸爸妈妈甜蜜地告诉彼此,然后……

    她托了托脸颊,自己到底想要找什么?一些安慰,一些勇气,一些好的方面?什么初恋情侣最后结婚生子的幸福故事?

    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莉莉惊乱地晃晃头,不是,那太遥远了,只是想知道春天和夏天怎么可以更久一些……

    至少,高中,大学?至少那时候还可以烦恼自己和他的未来。

    她深吸一口气,双手连连敲动键盘,搜索起了一个个词组:“初恋可以维持多久”、“热恋期一般多久”、“怎么让热恋期更久”、“约会三个月,确定恋爱关系好吗?”、“男朋友、女朋友和约会的分别”、“初恋,分手,原因”……

    时间在渐渐过去,窗外的天色在变化,有点微光,进入5:00了。

    莉莉忽然发恼地把十几个网页全部关掉,再把历史浏览记录也清空了,好像刚刚做的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好像不想刚才的事情发生过。

    她面无表情地望着屏幕,看起了他们一起出去玩的合照,一边看一边想,想了很久,越想却越心乱,一旦确定关系,像梦里惟说的,那就进入下一个季节了,距离冬季又近了一些……坏小子的夏天,很短暂吧?

    别想了,别想了,活在当下!

    心里跟自己这么说,她手上却又打开网页,搜索起了“初恋分手后复合”。

    ……

    布伦特伍德另一头,叶惟正大字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子几乎完全被踢落地上了,托托侧躺在上面睡着。

    这时,他转转身,挠了挠大腿,喃喃地说着梦话:“因为我喜欢中餐,中餐有营养……”

    ……

    莉莉一直在电脑桌前待到近六点的结果,就是被母亲抓住,然后斥责了一顿,不用上学了?还有精神吗?!

    她也无法解释,只是强调自己真的不是玩通宵,也刚刚起床而已。

    “刚刚?”塔沃曼摸着发烫的电脑主机,绷着脸:“你以为妈妈不懂电脑吗?是不是惟叫你玩什么网络游戏?”

    “不,你想哪里了。”莉莉电脑里的游戏真不多,只有偶尔玩玩《极品飞车:热力追踪2》。

    “妈妈,我想问你个问题。”她犹豫着,还是摇摇头:“算了,别放在心上……”

    塔沃曼察觉到一些不对,神情和语气都放柔下来:“莉莉,你可以跟妈妈说的。”

    “不了,那样很古怪。”莉莉摇着头,“你也告诉不了我。”

    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关了电脑,洗漱去。

    当外面天空全亮了,一身浅红运动服的莉莉就出去晨跑,往日落大道那边的“老地方”跑去,最近每天都这样,她和叶惟在那里会合,碰个面,待上一会,又各自跑回家。

    清晨的空气透着新鲜,松鼠们在树头上一只只成排站着,准备出来觅食,警惕着街道上时不时晨运跑过的居民们。

    马尾一晃一晃,当莉莉转过一个路口,就已经可以见到一身球衣的叶惟站在远远那里了。

    “嘿!”叶惟也看到了她,奔跑上去,步伐充满力量,整个人神清气爽,自从事情定下来后,睡得真踏实。

    来到她跟前,他看看手表,哼哼道:“今天你迟到了三分钟,我该怎么惩罚你?”

    “少来,昨天你迟了五分钟,我都没惩罚你。”莉莉微笑地一翻白眼。

    “但我没有你的仁慈,看招!”叶惟张牙舞爪地扑向她,但她只是笑着推开,没有像往常那么打闹。他也不经意,耸耸肩往东边跑去,她跟着跑上来。

    两人跑了一段,直到有点微喘,就放慢脚步聊聊天。

    “明天是……星期六,放学之后,我们要去哪里玩吗?”莉莉试探地问道,一张张网页在心头飞来飞去。

    叶惟看看她,感觉她很期待,笑道:“明天可是一个大日子,所以放学后,我们直接在学校会合,接着一起到圣莫尼卡玩,吃完晚餐,继续玩到晚上11点再回家,怎么样?”

    “OK……”莉莉应了下来,有期待,更有忐忑,那个念头不断闪现,让她不由说:“明天我想过得普通一点。”

    “普通挺好啊。”叶惟点点头,“我现在也喜欢普通地过节。”最主要是没钱,没办法来个送999朵玫瑰之类的大手笔,就送9朵吧!很吉利的数字。

    他听出我的暗示吗?莉莉的心头在发紧,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是指,很普通的那种普通,像平时那样。”

    “明白了,没问题!”叶惟拍拍胸口,不要搞大场面是吧,不要像那种在体育比赛中场休息时当着全场观众和电视机观众的表白,行,那就等放学之后,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浪漫时刻再说。

    他想着说道:“莉莉,晚上我们是去看电影,还是怎么样?如果看电影,我可得挑一部好的,这一点不能随便,哈哈。”

    “真的很普通就可以,你知道……其实明天也就是普通的一天。”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不是,我只是有些害怕你太隆重了……我希望像平时那样。”

    “收到了。”叶惟真有点奇怪,他坚信没有一个女孩不喜欢浪漫,应该是她担心他浪费钱吧,好女孩!他笑道:“不会的,如果隆重的话,我的买车钱就没了,到时候我们只能骑自行车去兜风喽。”

    莉莉还在欲言又止,“普通是指……”

    “知道了,如你所愿!”叶惟看看手表,惊道:“我们得回去了,不然赶不上校车,等会见。”说罢,他就往回跑去。

    “惟,只是……不要……”莉莉站在原地,话声很轻,看着他跑远,她垂垂头,叹了一口气。

    随即,她又鼓起劲地昂扬起了脸庞,挺起着双眉,别这样,别想那么多了,够了……

    像康妮说的,只是紧张而已,到时就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的了,没错,只是紧张而已。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10″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九十七章 狮子王    早晨的明媚阳光洒照着圣莫尼卡,普雷通总部的简朴会议室里,今天的会议桌上,摆着好几叠的合同。

    此时在场的只有加里-高兹曼、叶惟和索尔顿律师,汉克斯和布瑞恩还在前来的路上。

    叶惟来这么早,自然是为了看清楚合同,虽然这一次再没有出现神秘人信件,而且汉克斯团队很公道,但他还是要压着兴奋的心情,仔细地检查一番各个条款。

    尤其是明确项目由他制片和执导的条款,明确资金必须两年内全部到位的条款!

    都在,都写在那里了!

    叶惟越多看一条,越感到热血澎湃,这回没问题了,很棒……

    不知看了多久,汉克斯和布瑞恩一同走进会议室,莱斯利-达特没空过来,派了个女助理来,本人则以电话会议参加。

    汉克斯说:“怎么样了?”

    “嘿,汤姆。”叶惟抬头看看他们,“嘿,布瑞恩,你好!”目光就又看回合同,“这些合同做得太好了,非常专业。”他转动着手中的金色钢笔,看看索尔顿律师那张有着骄傲的扑克脸,笑了声:“没问题,老兄们,没问题。”

    激动由心而起,再蔓延向全身每一个细胞,握笔的手微微有点颤抖,握紧,手指感到结结实实,这就是梦想成真的感觉!

    过去三个多月,时间不长,却经历了那么多,涌现在眼前的一幕幕景象,比之前的十五年任何一个时刻都要精彩。

    有过成功,有过失败,又到了现在!叶惟的心跳得很快,奇怪的是,同时又是一片宁静,先在两份《阳光小美女》项目合资制作的合同上好几处,签上自己的名字,每签一次,那股梦想成真的感觉,就越发真实,越发强烈,越发触摸得到。

    然后是《婚期将至》的合同,然后是雇请合同……

    他一遍又一遍地签上“Vigor-Yeah”,仿佛向那个梦想王国的国王宣布,我的梦想公主,从此只属于我!她是我的了!

    仿佛看到了自己拿起导演话筒,看到了大银幕上画面打出这个名字,看到了观众们如痴如醉,看到很多……

    写动的钢笔,有金光灿烂。

    好一阵后,笔头才停下,灿烂的是叶惟的笑容,“好了,签好了!谢谢,感谢这一切!”

    汉克斯、高兹曼、布瑞恩和索尔顿律师,每个人都很高兴,也许一个影史奇迹,一个新偶像,从这一刻诞生。

    “汤姆,谢谢你,合作愉快。”叶惟站起身,首先向汉克斯伸去手,这件事上他最需要感激的人,无疑是阿甘。

    “合作愉快。”汉克斯与之握手,笑道:“但惟,这是你自己争回来的,你的作品争回来的。”

    布瑞恩说:“保持下去,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会的!”

    ……

    小半天后,叶惟和索尔顿律师拿着装有一堆合同的公文包,走出普雷通办公楼,来到外面的第五大街。

    被阳光照耀和海风吹拂,叶惟的双目,忽然有点湿润,眼底烫滚滚的,真该死的想不到。

    他敛了敛眼睛,似乎跟律师说,又似乎跟自己说:“如果你问我,我当初有没有想到这一天,我跟你说实话,没有。就算是我,都没有想过汤姆-汉克斯会是答案。

    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我只是一直告诉自己,要怀着狂热去做这件事,坚信自己会成功,无论如何,一直走下去!”

    “然后,我走到了这里。”他双手抬了抬,摇头笑了:“现在我回头看看,我真的感觉我是个混蛋。我的意思是,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我把多少人卷进来了,哈哈哈!但我又很开心,很满足,很骄傲……”

    “律师,只是刚刚开始,回头看一看就好,然后立即就要继续前进,我们才刚刚在路上。”

    “是的,才刚刚上道。”索尔顿律师重重地点头,前面等待着他们的,可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

    这些合同,叶惟都要拿回家给叶浩根、顾乔签上监护人名字,才真正算有法律效用。

    但这不妨碍他给大家发了一条确切的报喜短信,它迟到了快一个月,才到达他们的收信箱:“签约成功,没有意外,我们真的做到了!这一次,那个叫梦想的公主,被我牢牢抓在手中,像金刚抓着黛安!”

    看到短信的那一瞬,众人都欣喜地笑了出来,年轻人们欢呼大喊,成功了!!

    路易斯安那州,《都是戴茜惹的祸》外景片场,偏静的小镇街道上,却正是一片忙碌。

    拍摄组人员们在架设着机器,准备拍摄“奥珀尔”骑着自行车而过的场景。

    “戴茜”的扮演者12只皮卡迪牧羊犬有的正被拴在一边休息,有的在驯兽师马克-福布斯的指导下进行着彩排训练,它们看上去是那么善良可爱,让安娜怎么看都看不够,她带着贝拉在旁边像模像样地跟着训练。

    不过现在她停了下来,正看着自己那部崭新的手机,突然惊呼了起来:“惟做到了!哇,他做到了!”

    因为惟没说过不能说出去,兴奋不已的安娜回了短信后,就四处奔跑,跟妈妈、剧组人员们、戴茜们不断地说着:“告诉你们一件大喜事,我那个好朋友兼约会对象,惟!他和汤姆-汉克斯的公司签约合作拍电影了,他才15岁!”

    “什么?”、“真的?”除了珍妮特,众人闻言只是笑上几声,以为安娜索菲亚是在开玩笑,这小女孩可顽皮了。

    “导演王,告诉你一件好事!”这时,安娜又跑到站在摄影机不远的王颖旁边,兴冲冲地又说了遍,“惟很快也是电影导演!”

    王颖顿时愣住了,知道这可能是真的,“安娜索菲亚,你不是开玩笑?”

    “当然不是!”安娜连忙把手机上的短信展示给他看,“看看,‘像金刚抓着黛安,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意思……”王颖的老脸激动得发红,“意思是他牢牢抓住了,他真是个天才……”

    也许很快,世界上就会出现又一个了不起的华人之光!一个电影史上前所未有的少年天才!

    ……

    签约了,他们真的要合作了!只要有心打听,这不是什么秘密,洛威特的脸色难看得就像刚刚被人做了阉割,憋得通红,转而又一脸苍白,看着什么宝贝离去,无力,什么都做不了。

    最近威利斯都不知道发过多少次火了,闹得几乎翻脸,如果不是他主演和制片的《火线对峙》开机拍摄,这是他生涯第一次担当制片人,要忙一些制片事务,没什么空闲时间的话,真不知要怒成怎么样。

    但这个银幕巨星的怒火,正在越积越多,若然不能满足他对于奖项、名声的需求,早晚都会爆发。

    本来《阳光小美女》是个多么好的机会……该死的叶惟!该死的汤姆-汉克斯,斯皮尔伯格……该死的!!

    ……

    阿恩特收到短信后,立时整个人瘫在办公椅上,灵魂好像要升天而去,终于尘埃落定,终于真的要制作了!许久许久,他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四年多,终于!

    与此同时,洛杉矶一处,一张神秘的脸庞正淡淡微笑。

    ……

    下午,叶惟回到了学校上学,他的到来,还有他带来的东西,立即引起了一片轰动,上课的不上课的学生们,都在迅速传播着最新确定下来的惊人消息!

    “号外!号外!VIY真的要和汉克斯合作了!”

    “绝对的汤姆-汉克斯,VIY带来了他们的合影,我看到了,没有那么真实的电脑合成!他还拿了很多签名海报来!”

    “汉克斯还给追梦联盟俱乐部写了一些祝愿语,老天啊,汉克斯!我当初怎么就没有投资呢……蠢透了,天啊!”

    “哈哈哈!老兄,看看这是什么,汉克斯的签名,上面还有我的名字,‘给巴布’,哈哈!”

    整个校园被震动了,前些天初中部报纸《光谱》的头条新闻“天才VIY和傻瓜阿甘的奇迹联手!”没有落空,是真的!

    学生们又震惊又兴奋,教员们同样如此,这是两校合并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啊!不对,以前哈佛男校和西湖女校也没有!老校长闻讯后直笑得见牙不见眼,哈佛-西湖的招牌学生又多一个,多么让人骄傲!

    “下期的头条标题有了,‘VIY的梦想,成真!’”

    “不,是‘VIY和追梦联盟的梦想,成真!’”

    追梦联盟的总部杂物房,因为汉克斯的亲笔祝福语,还有那一大堆签名海报而闪耀着一道道光辉,正人来人往,一片热闹,一个个学子空手进去,拿了一张宝贵的签名海报,笑着出来。

    谁不喜欢阿甘?爱因斯坦都喜欢阿甘!

    直至这天放学,因为叶惟一行人离开杂物房,往学术大楼外面走去,这股热闹的洪流才有所转移。

    今天足球二队有一场比赛,主场对阵罗由拉高中,这是二队联赛本赛季倒数第二场比赛,今年哈佛-西湖高居榜首,已经提前锁定了冠军,而校队那边则只能排在联赛的中游位置。

    “罗由拉高中的实力挺弱,拿下他们没问题,今天这么高兴,我才不会让他们来添堵。”、“惟哥,制造又一个惨案吧!”、“是啊,不多,7:0就好!”、“你们真没人性,但我喜欢!”

    也许这就叫狭路相逢,正当十几人的青春少年少女们,欢声笑语地来到大楼前厅,快要出去,陪叶惟到足球场那边集合。

    突然就见到约翰-威廉姆斯等人从另一边走来,也要出去,那近十个人一见到他们,纷纷有些变了脸色。

    怎么可能不变,现在谁都知道VIY没有撒谎,所以成了笑话的是威廉姆斯他们,是之前那些嘲笑VIY的蠢材!他们已经被事实教训得快哭了!

    威廉姆斯等人都像石头人一般,没有说话,就要快步走过;而叶惟等人不慌不忙,叶惟笑容满脸,那眼神一瞥,就让他们郁闷透顶,犹如没穿衣服地被人鞭打。

    莉莉都不屑于用胜利者的目光去看他们,不过眼眸余光注意到克里斯蒂娜几个女生脸上成了鬼妆,心里真的挺爽……

    “我想唱一首歌!”忽然这时候,列夫大声叫了起来,动作夸张地奔到了两伙人前面,拦着门口似的,仰起头,满脸得意,挥动双手:“哈库拉玛塔塔,多么美妙的一个短语!”

    《Hakuna-Matata》!《狮子王》的经典插曲,威廉姆斯等人经常拿来嘲笑他们的歌曲。

    只是现在,当这首歌响起,欢乐大笑的人们,是追梦联盟的成员们!

    似乎有过了排练,巴德紧接着粗声地唱道:“哈库拉玛塔塔,它是没有消退的狂热!”

    “它意味着从今以后,你的生活没有烦恼。”列夫一边挥着手,一边继续唱着。然后是巴德:“它是我们的‘没问题’哲学!”

    “哈库拉玛塔塔——”

    “哈哈哈!”看着这有趣的场面,众人开心地大笑,翠丝特、康妮几个女生都露着笑靥,那些路过的学生们也纷纷乐笑,而威廉姆斯等人的脸气黑了,总不能跑着走,一般步速又甩不掉蹦跳跟着的列夫和巴德。

    他们又唱了没几句,突然又一个人冲了上来,叶惟!

    他一边扭摆着头,一边唱起来:“它意味着从今以后,你的生活没有烦恼——”巴德和声着:“是的,唱吧,惟哥。”列夫也扭起身子:“它是我们的‘没问题’哲学,哈库拉玛塔塔——”

    三人搞怪地重现着《狮子王》里辛巴、丁满和彭彭排成一排歌唱着前进的画面,众人的笑声更大了,而威廉姆斯等人气得浑身发抖,终于忍不住逃一般小跑离去,仍然半句话都没有说。

    莉莉也绽放着笑脸,惟,这就是梦想成真吗,真棒!

    “哈库拉玛塔塔,哈库拉玛塔塔,哈库拉玛塔塔——”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09″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