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近一段时间,格雷格-索尔顿的情绪都非常低落,本以为一扇大门向自己打开了,终于要走进一个全新的律师世界,却转眼间像云烟般消失,他还是那个一小时300块的底层娱乐律师。

    律师是一份高薪职业,他的年薪放哪里都被称为中产阶层,但他有三个孩子,两个上小学,一个上幼儿园,要读好的私立学校,要过着好的生活水平,还要供房贷,一年下来其实很拮据。

    这就叫中产家庭的烦恼。而且他也有追求的,

    想出席那些行业中最热闹、最巅峰的晚宴酒会,想在谈判桌上和那些大片商一决胜负,想制造一份影响整个行业的新合同,像盈亏平衡点,在律师世界,那是最酷的事情!

    只有金牌律师,才可能那样!

    可现在,随着威利斯团队的背叛,随着自己似乎失去了叶惟的信任,那扇大门又关上了,透出来的希望光芒,也不见了。

    索尔顿律师很郁闷,真的没有做过!

    但有什么用,他还是坐在不到350平方英尺(30平米方)的一个厕所般的小办公室里,接待着一个个娱乐业的底层人员,为他们一遍遍地讲解各种法律问题,就像一个IT程序员一次次给别人的坏电脑重装系统,而他的梦想是到硅谷做程序。

    “亲爱的,别想太多了,现在叶惟也陷入困境,他提升不了你。”他的妻子琳达安慰说。

    “不,琳达,你不明白,惟格是个天才!他不会普通下去的,他肯定会是个人物,你没有接触过那个年轻人,你不知道他是多么的充满自信、才华、激情和活力,这种人做什么都会是成功者,你不明白……”

    他怎么可能释怀,“你看过《天使之舞》的,在这个行业里,找不到第二个15岁年轻人有这能力,只有叶惟!”

    “那你就找他说清楚,你真没欺骗过他。”

    “我已经说过了,惟说相信我,但我们之间已经有了隔阂,你会选择一个有隔阂的律师吗?哎!”

    “格雷格,我有个主意,不如我们全家去登门拜访,你和叶惟说清楚这件事。”

    “做客?这主意不错……我也认识他父母,就这样,我打电话问问他们今天行不行。”

    叶浩根和顾乔是热情好客的人,再加上叶惟说OK,一个电话,说好了今晚两家来个交谊晚餐。

    这天刚刚入夜,天色还没有一片漆黑,索尔顿一家就来到叶家造访,带上了几道买来的海鲜美食,以及精心准备的礼物。

    叶惟今天捡了一上午垃圾,下午大家又在海滩玩了半天,高兴的心情延续到现在,笑着和家人一起到前院接待客人,又接过礼物拆开,只见是一支精致的金色万宝龙钢笔,要花好几百美金的。

    “哇谢谢,这礼物真棒,我喜欢,等不及用它来签字了。”叶惟真的很喜欢。

    旁边的朵朵也在拆自己的礼物,一个宝宝娃娃,她顿时欢喜地抱紧,“谢谢,它好可爱!我喜欢!”

    “大家进屋再说。”叶浩根热情地把客人们带进屋子。

    进屋后,叶浩根、托托陪着小孩们在大厅玩,顾乔和琳达去准备晚餐,而叶惟和索尔顿走在后园,谈起了正事。

    “惟格,我想跟你再说清楚,威利斯团队设合同陷阱,我并不知情。”索尔顿说得十分郑重。

    “我知道,我知道。”叶惟点点头,回想当时,自己发现那个陷阱后,索尔顿律师就也要求对方重订合同了,事情很明显。

    但他心里的确有了些更换个人律师的想法,只因为索尔顿律师的业务水平似乎不高,他已经是行业的菜鸟,律师不能也是菜鸟啊,否则再面对这种情况,而没有好运气怎么办?

    只是现在听着律师真诚的话语,又让他犹豫起来……

    索尔顿忽然叹了声,道:“身为一个律师,我知道我上回的疏忽是不可原谅的,可我真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敢保证我以后都不会再犯什么错误,我只敢说,我会尽力把事情做好。”

    “律师,为什么,你觉得我很有前途?”叶惟不由笑问,心想,我居然都可以给别人机会了。

    “我们都知道你多么有前途,能成为你的律师是我的荣幸。”

    索尔顿的扑克脸满是认真,望着渐渐越发漆黑的夜空,语气透着郁郁不得志:

    “我从事娱乐法律行业快十年了,虽然开了自己的办事处,可最大的客户就是你了,其他只是些也许永远得不到发行的独立电影的制片人,还有些心怀梦想来洛杉矶闯荡的龙套演员。给他们做顾问,注册公司,制订合同……为了拓展业务,我还开设了一些娱乐业之外的法律咨询,我正在偏离影视业。”

    他又大叹了一口气,中年脸庞一片嘘唏,“在贝尔、汉娜和赫尔曼心中,他们的爸爸是一个大律师,但不是的,我只是个挣扎在行业边缘的没有名字的小角色。惟,但我相信,你可以给我名字,可以让我成为孩子们心中那个人。”

    听着这些,叶惟心里为之触动,也为之感动,索尔顿律师需要机会,就像他自己那样,给一个机会,谁能肯定他们不会成为大人物?

    人怎么可能不犯错,他还不是在片场和剪辑室都出了糗。

    而最早欣赏和看重他的人,是这个扑克脸家伙,格雷格-索尔顿,多次给他免费提供法律帮助的人,也是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是他的朋友。

    “律师,你知道,我对你一直是心怀感谢的。”叶惟笑了笑,做出决定:“你继续还会是我的律师,我们一起携手进步吧。”

    索尔顿立时难得的高兴笑了,“谢谢,我也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希望下份合同能快点到来,我不会再让自己犯错。”

    “你还不知道?”叶惟疑惑,“噢,我好像是没有通知你……事情变化了。”

    “什么变化?”索尔顿的心头猛地一跳,应该知道什么?

    “汤姆-汉克斯决定要投资我的项目,下周二我们就要开第一场会议,到时你最好跟着一起去。”叶惟笑道。

    索尔顿一下瞪大了双目,表情变得如此丰富,“你是说,演阿甘的那个汤姆-汉克斯?”

    “哈哈哈,这也是我的第一反应,从这点看来,我们真的挺有默契。律师,就是那个汉克斯!他决定投资我300万,还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有兴趣,也许梦工厂也会参股投资。”

    汉克斯,梦工厂,斯皮尔伯格!索尔顿律师的心脏猛烈跳动得快受不了了,痛苦地捂着胸口,“麻烦扶我过去坐下,我有心脏病,做过心脏搭桥手术,我不能激动……”

    “什么?!老兄,放松,冷静!”叶惟吓得急忙扶住他,难怪会是个扑克脸……

    “这让我怎么冷静?”索尔顿咬着牙,我不能死,绝对不能,那个新世界的大门才刚刚又打开,希望的光芒又照耀过来,成为金牌律师的希望!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叶惟,会是一个大人物!

    下周二?!等不及了!

    ……

    夜色愈发变深,布伦特伍德北面,宽敞的女生卧室里灯光明亮,莉莉正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和康妮聊着手机。

    康妮的话声兴奋而羡慕:“告诉你一个情况,今天我确切的听到了男生们说,VIY准备在瓦伦丁节那天向你表白!!”

    “是吗……”莉莉微微皱起了双眉,其实早就有了预感,此时听到,首先有的不是欣喜期待,而是忐忑。

    “怎么了?”康妮听得疑惑,惊道:“噢我的天,莉莉,你不会不乐意吧?我有机会了?”

    “不!才不是!”莉莉连忙澄清,生怕好友会有什么错误举动,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情,想着惟要表白,也开心,心头甜甜的,心底却又忐忑,乱成一团。

    她苦笑一声:“我心里一团糟,真没想过会这么快……”

    “拜托,其实你们现在就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啊,你老实说说,接吻多少次了?”康妮的语气有点酸。

    “唔……但是,我……我有些害怕改变,现在挺好的,我不想改变……”莉莉往床边坐下,揉着自己苦恼的脸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但你很喜欢惟,不是吗?”康妮轻声问道,多少有些理解好友的害怕。

    “是的,我很喜欢他。”莉莉承认,也许不只是很,是非常非常,他都经常出现在她梦中了……

    “那我知道了,你只是紧张而已,初恋都这样,换了我我也会这样,但到时候,你不要答应得太快,哈哈!”

    “是这样吗?”莉莉听了这话,心情放松了很多,露出自嘲的微笑,暂时不去想了,“应该是吧。”

    和康妮的电话结束后,她本来想冷静地思考一番,然而刚把一床衣服都收拾好,手机又响了,惟打来的。

    她挺眉地接通:“嗨,混蛋。”

    “莉莉,你真该看看我的律师索尔顿,听说汉克斯投资我之后的表情,他几乎心脏病发了!这么说吧,平时他就是R2D2,‘哔哔哔哔’,听说之前,他是剧集《银河系漫游指南》里的马文,‘生活?别跟我谈生活!’可那个时刻,他成了《黑客帝国》里的哨兵,‘哇噢!!’”

    虽然听不太懂,莉莉还是笑了出声:“如果他知道你这么形容他,那又是什么?”

    “我想想……那肯定是《土星三号》里的赫克托,‘我没有故障,你才有呢!’”

    “哈哈,那到底是什么?”

    “哔哔哔,我没有故障,你才有呢……”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06″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九十三章 WALLE    时间进入到二月份,2月1号,星期天,天气明媚,一大早就阳光灿烂。

    叶惟和汉克斯约定了3号星期二进行双方第一场会议,到时会商榷诸多的具体合作方案,而在今天,他另有事情忙,社区服务!

    全美的学校都注重着培养学生的社区服务意识和热情,越是昂贵的私立学校越是这样,哈佛-西湖也不例外,不但每年有两次全校社区服务活动,平时也有着广泛的机会,并且有硬性规定,所有学生每学年要参加至少一次。

    可以选择学校的项目,也可以自发组织,只要申请通过,并有教员监督就行。

    今天上午到威尔-罗杰斯海滩一带的社区捡拾垃圾的活动,是莉莉、翠丝特、康妮等一帮八年级女生组织的,昨天叶惟知道后,想着反正自己本学年的任务还未完成,加入这活动好了。

    得知消息后的列夫,自然不想也不能错过,他的梦想可就是成为姐妹帮的一员啊!于是拉上巴德他们一起参加,但很没义气地瞒着李明、巴布等人,减少男生的数量,嘿嘿!

    此时,五个男生,六个女生,以及教员凯蒂老师,坐着一辆黄色校车前往海滩。

    “为什么你们那么喜欢捡垃圾?在学校里还没捡够吗?别跟我说,是因为你们是环保主义者,我一个词都不信。”

    前进的校车内,凯蒂老师坐在前面,学生们在中间,叶惟忽然饶有兴趣地问,这是个问题啊!

    女生们纷纷轻笑,“问莉莉,这是她的主意。”、“是的。”坐他旁边的莉莉微笑道:“你不觉得很好么,可以环保,也可以欣赏海景,结束之后,还能在海滩玩。”

    “聪明!”叶惟望向坐对面的四位好友,气道:“为什么我们去年选择了到养老院照顾老人?那个叫斯东的老头,你们记得不!”

    说起这件事,列夫真是心有余悸:“当然记得了,那块又老又臭的石头,像一个墨西哥毒枭,我感觉他杀过人,不只一个。”

    “很有可能。”叶惟给惊讶的女生们讲道:“我们做什么,他都说不好,用他那双昏花的眼睛瞪着我们,‘我不需要任何帮助’,‘走开,你们这些烦人的小孩!’”他扁着嗓音模仿斯东的话。

    “然后呢?”莉莉好奇问道,女生们有人想,像《老人与小孩》那样的故事?

    “然后我们就走开,不管他了。”叶惟耸肩,“拜拜,斯东。”

    “混蛋!”、“这可不是义工应该的态度!”女生们顿时又笑又谴责。

    见惟哥和女生们谈得高兴,列夫当真羡慕,怎么就没有这个本事呢,看看旁边沉默的巴德、后面空气般的陈诺和科尔温,不由更加来气,咬牙地小声急道:“说些什么,天啊你们,说些什么!”

    今天是多么好的机会,除了莉莉还有五个女生,都长得不错,每人一个还有一个剩下,想恋爱吗?!

    “呃……”陈诺扶了扶眼镜,声音很弱:“嗯,斯东可能是一个老年孤独症患者,他们需要更加耐心的照顾。”

    “我觉得他只是饿了,人饿了脾气就会暴躁。”巴德有理有据,“我就是那样。”

    书呆子!饿鬼!列夫靠靠椅背,算了,你们不说话被女生喜欢的机会更大。

    “噢可怜的斯东,养老院有那么多火辣老奶奶,他居然还孤独。”叶惟说着笑了,“肯定是有什么爱情故事,在想着某个人。”

    稍微正经了一下的气氛又欢快回来,列夫暗暗竖起大拇指,说起爱情,他想到什么,摸着大鼻子,嘿嘿道:“这个月有个大日子,大声点我听不到,14号,瓦伦丁节!”

    “是啊,瓦伦丁节。”众人面面相觑,目光都瞥了叶惟和莉莉几下,笑容暧昧。

    他们从幼儿园就开始过瓦伦丁节(情人节)了,那天的宗旨是传达爱,包括了朋友、家人、师生等之间的爱,所以大家互相送贺卡、送礼物是最常见的;当然,情侣的爱是重中之重。

    而在这里,只有一对准情侣,他们会在那天确定关系吗?众人很是期待。

    莉莉的笑容有点不自然。

    叶惟哈哈地道:“其实这个月还有一个大日子,19号,我的生日!伙计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友谊全靠生日礼物。”

    “是的,哈哈,你会有的。”、“19号吗?我得好好准备。”

    “那惟哥你就满16岁,可以开车了!”巴德的胖脸上振奋不已,“我还得等到六月。”列夫叫道:“我四月,到时谁跟我去兜风?”

    他好不容易鼓起一回勇气,却没有女生理会他,好几人都在问着叶惟准备买什么车,话题在这里。

    “我还不知道,但预算是5000块,一辆便宜实用的二手车。”叶惟回答。

    忽然,隐有鬼魂般的声音飘来:“惟,要是顺路,你要载我。”

    “二手车?怎么行!”列夫不禁急道。

    那边的康妮紧张地点点头:“如果买到一辆凶车怎么办?光是有人在车内呕吐过,都超级恐怖。”

    是啊!这话让人认同,而且下学年到了高中部校园,跑车好车满地走,开一辆便宜二手车进去?会被笑翻的!他的绰号就不是VIY,而是“UCY(旧车叶)”,很快就会变成“LUCY(露西)”,接着是LOSER。

    这真的伤害了威名!

    “富家子弟们。”叶惟摊摊手,对众人坦然的道:“你们也知道,我已经不在你们的行列之中了,我家里现在银根紧缩,一辆二手车已经是极限。”是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几万美元买本漫画书的VIY了。

    众人闻言醒觉过来,的确听说惟家里有点经济困难,却不清楚花三、五万买辆像样的新车的钱都拮据,真不知说什么好。

    “没关系的,有辆旧车也不错了。”莉莉笑了笑,拍拍校车结实的车身,砰砰有声,“最重要是够安全。”

    “那倒是,你可不能害了我们莉莉。”前座的翠丝特说道,等惟有了车,莉莉肯定会坐那辆车的,也许还是第一个。

    众人一片轻笑,叶惟认真地点头道:“安全、耐撞是第一考虑,我都准备买辆碰碰车了,亚裔开得最好的车。”他这个自黑玩笑让韩裔女生罗西-赵笑了出声,陈诺呵呵抚头,巴德突然拍腿大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哈。”

    “你真贱!”列夫瞪了伙伴一眼,丢人,虽然和惟哥是死党,笑这么开心做什么。

    “你干嘛瞪我……”

    康妮想到什么,喜问道:“惟,下周你和汤姆-汉克斯签合作合同了,会有什么预付款吧?”

    “还不清楚,也许,可那也是项目的钱,我的制片费和导演费还会是零。”叶惟耸耸肩,又笑道:“告诉你们一件有趣的事,昨天威利斯团队出500万想买走剧本,我拒绝了。”

    “500万!哈哈,他们疯了!”、“拒绝得好,让那些卑鄙小人后悔去。”青春男女们纷纷为之激动,在他们这里,钱不是什么,那一口气才是!昨天就听说了的莉莉也坚定地说了句:“让惟拍上电影,可就不只是500万。”

    “反正,我们和他们没有生意可谈。”叶惟点头。

    “汉克斯会加盟出演吧?”

    “还不确定,伙计们,我准备和阿甘打一场带赌约的乒乓,他输了就得加盟,而他是打不过我的。”

    一路上说说笑笑,没多久,校车就到达了威尔-罗杰斯海滩北面的停车场,众人下了车,拿着垃圾袋、垃圾钳等工具,昂然地走向海滩,面朝大海,开始工作!

    “噢我的天,这里有一堆不知是什么的垃圾……”

    “太恶心了。”

    “女孩们别怕,男生来了,列夫来了!噢狗-屎!”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05″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