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乔治-卢卡斯!!!

    《星球大战》之父!就是这个老家伙,创造了一个风靡全球的科幻世界,就是这个老家伙,重新定义了什么叫科幻电影,他组建的公司“工业光魔”更改变了电影的样貌和拍电影的方式!

    这个身形不高的老家伙,好莱坞80年代四大导演之一,超级大人物,天才,所有星战迷心中的神明……乔治-卢卡斯!

    叶惟不可能不愣住,这可是他的偶像!事实上他喜爱卢卡斯比斯皮尔伯格更多,几乎要像疯狂粉丝那样放声尖叫,卢卡斯!

    但他迅速压下激动的心情,心中跟自己说着:伙计,不要这样,今天不是来追星拿签名什么的,不是!今天是来让大人物好好见识一下你的才华,让梦想成真!大伙儿都在盼着呢!

    这么一想,叶惟顿时冷静下来,满眼看到的都是机会,大人物越多,道路越多,前进!

    “哈哈哈,怎么来得这么晚,你不会是骑着你那辆小自行车来的吧?”

    卢卡斯继续调侃着老朋友,双眉有点倒竖,蓄着络腮白胡的老脸上满是笑容。

    “就算是这样,路上还是很堵车。”斯皮尔伯格笑说着走上去。

    “所以我一直都说,开家卖老古董的店铺是会大赚的。”

    “你最好快点开,我今天又坏了一台KEM。”

    “KEM?那就有麻烦了,我很确定现在全世界都没有出售这种机器和配件的店铺,毕竟那可是原始时代的石器啊。”

    “还好我存了很多,还有29台。”

    “那可真是要天长地久了……有了!《夺宝奇兵4》的题材有了,‘印第安纳-琼斯和远古异人的KEM’,怎么样?”打趣间,卢卡斯又给老朋友取了个新外号。

    “想法不错,你回去就用你的剧本稿纸和4号铅笔,把它写出来。”斯皮尔伯格的嘴巴毫不落于下风。

    “就这个习惯我改变不了。”卢卡斯摇头地笑,一边走,一边道:“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用电脑写剧本的呢。”

    斯皮尔伯格顿时笑道:“我也想知道怎么会有人用电脑剪辑电影,摸不着胶片,哪会有剪辑的感觉。”

    两位大人物互相调侃,跟在旁边的叶惟插不上话,只能保持微笑。

    他知道两人斗嘴纯粹是找乐子,他们可是多年的老搭档,《夺宝奇兵》系列就是他们深厚的友谊结晶之一。

    不过两人在电影制作上有很多不同,斯皮尔伯格还坚持用线式剪辑,而卢卡斯发明了数字剪辑台和非线性剪辑,改变了电影剪辑的方式。而听他们说的,有趣的是,斯皮尔伯格用电脑写剧本,卢卡斯则坚持用纸笔。

    两人都有老古董的地方,也有潮爆的地方。

    其实斯皮尔伯格绝不是一个抗拒新科技的人,他1985年制片的《少年福尔摩斯》是电影史上首次运用CG动画技术的电影,1988年制片的、和泽米吉斯合作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更是一座里程碑,首部真人和动画结合的电影。

    而《ET外星人》、《侏罗纪公园》都曾经掀起特效新潮流,这老头也是个技术狂人。

    但到了21世纪,数字技术越来越先进,大有取代传统技术的势头,比如拍摄方式,卢卡斯是数字拍摄的驱动者、推崇者,《星战前传》系列就是用数字摄影机拍的;斯皮尔伯格却是胶片拍摄的坚守者、悍卫者。

    想着这些,叶惟不能沉默了,见机插话道:“也许这就叫千面英雄吧。”

    一句话,让两人都高兴,卢卡斯回头看看这个亚裔少年,才发现不是个路人,立时饶有兴趣地问道:“你是谁?”

    斯皮尔伯格也回头,没有介绍的意思,由叶惟自己说。

    GO,GO,GO!重新开球了!叶惟心中吼了声,做自己,展现才华!他伸手地上前,笑道:“卢卡斯先生,你好,我是叶惟,一个准特洛伊人。”卢卡斯是南加大最著名的校友之一,多年来热心于捐赠母校和扶持后辈。

    “哦?”卢卡斯兴趣更高了,与少年握手。

    “是的,我现在还读九年级,但是以后我会申请南加大影视学院的。”

    握到偶像的手,感觉简直像卢克-天行者面对着尤达大师,叶惟很高兴,继续道:“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时不时去南加大蹭课了,之前我拍了一部10分钟短片,也是借助了南加大的资源才能完成。”

    即使卢卡斯聪明绝顶,一时间都消化不过来这些信息,说不出话,九年级,短片,蹭课,南加大?

    “然后我才能得到担当斯皮尔伯格先生一天助理的机会,以考察我有没有拍摄长片的能力。”叶惟简单地介绍完毕。

    斯皮尔伯格向呆住的老朋友笑道:“他的那部短片,《天使之舞》,拍得真不错,非常专业。”

    “谢谢。”叶惟不由有点激动,今天还是第一次得到老家伙这么明确的称赞,还要是在卢卡斯面前!

    “像你当年那样?”卢卡斯问老朋友。

    叶惟知道他指什么,《火光》,斯皮尔伯格16岁时编剧、导演、制片、剪辑等的140分钟超级8故事长片。

    “不一样,专业就是专业的意思,你有兴趣可以要张DVD回去看看,时代变化了。”斯皮尔伯格似乎有一点点感慨。

    “从你这里听到这句话,真是不容易。”卢卡斯打量起了叶惟,“年轻人,那么说你很懂电影?”

    “是的,可以这么说。”叶惟自信地点点头。

    说话间,三人走进了宽敞的宴会厅里面些,沿途的人们无不跟两位大人物打招呼,或是笑聊几句。叶惟看到一个个在电影业叫得上名字的电影人,虽然不是幕前明星,但在他这里,比见到明星还要让人兴奋。

    斯皮尔伯格从侍应的酒盘上拿了一杯香宾,而叶惟则拿了一杯果汁。

    这时卢卡斯继续刚才的话题:“年轻人对未来更有发言权,惟,你觉得以后数字技术会不会采取一些老掉牙的东西?”

    叶惟迅速分析这话,谈谈数字技术的未来!总算有了一个展现自己见解的机会,抓住!让人信服!

    他稍作酝酿,在两位大人物的注目下,就讲了起来:“我觉得数字技术是电影制作的大趋势,这一点很明显,它必然会渐渐成为主流,像我的短片就是用数字摄影机HDC-F950拍摄的。”

    “真的?”卢卡斯不禁呼道。

    “嗯,跟《星战前传三》同款。”叶惟点头,越说越自然,用手势配合着语气:“虽然数字拍摄的画面的分辨率、质感、色彩等方面,都还是不如胶片拍摄,但它有两个太迷人的地方,方便和省钱。

    这两点实在是可以弥补技术缺陷方面的很多,方便其实也可以等于省钱,对于好莱坞这台商业机器来说,省钱是多么重要;而对于那些心怀着电影梦想却资金不足的独立制片人来说,省钱又是多么重要。

    所以光凭这一点,我就认为,数字拍摄未来会成为主流,当它的技术层面变得跟胶片拍摄一样好,它大概会是唯一。”

    卢卡斯举杯喝了一口香宾,突然就问斯皮尔伯格:“你从哪里找来这个电影小子的?”

    意想不到!他是真的没想到这少年能说出这么一番见解,尽管没什么新鲜,可出于一个九年级生的嘴巴!而且谈吐间那么自然、自信,既朝气又成熟,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汉克斯找来的,他在寻找机会。”斯皮尔伯格微笑说道。

    “是的,我在为一个电影项目找着投资,我会是项目制片人和导演。”叶惟立即说出来,无论如何,先让大人物留下印象。

    卢卡斯听得皱起眉头,听起来很离谱,只是看看老朋友的态度,这是认真的,奇事!

    叶惟没有细说自己的事,而是继续大人物的话题:“数字技术给电影带来好的方面,也会带来坏的方面。

    像特效,现在的特效越来越厉害了,观众们爱特效!但这么一来,电影总体的故事性,会不会下降?我想在一段时间内,市场决定是会的,因为我自己也喜欢爆米花特效大片,哪怕故事很弱,暂时还OK。

    但当我们厌烦了呢?作为一个电影人和观众,我表示担忧,我害怕未来某一天,在银幕上看到的都只是些特效,两个小时后走出电影院,回想刚才的故事,什么都想不起来,那样我会很悲哀。

    我只希望,数字技术能带来好的改变的同时,没有丢失电影的真谛,讲故事,讲梦想。”

    “说得好!我喜欢你这句‘讲故事,讲梦想’。”卢卡斯闻言击节叫好,看着这少年的眼神,多了些欣赏。

    如果说刚才那番话,是专业人士都可以看到的趋势,那这番话,则是一个独立电影人的拳拳诚心。

    卢卡斯从来不以好莱坞人自居,只有独立电影人,他事实上也一直不在那部工业机器之中,被称为“终极独立电影人”,叶惟的担忧也是他的担忧,亲手把电影数字技术不断推上去,为的是更好地拍电影,他不愿反而成了个谋杀故事的凶手。

    所以这番话,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他饮了一口酒,赞了又赞:“小子,你这样想绝对正确,以后别被好莱坞同化!”

    斯皮尔伯格笑笑,“我倒觉得,不要害怕好莱坞,去影响它。”

    “我影响了,好莱坞总是抄袭我的电影,真没有办法。”

    卢卡斯摊手,没有深入批判好莱坞的意思,又感慨道:“伤害故事性也不是我想看到的,当初我们制作《星球大战》的时候,还没什么电脑特效,我们为了讲好故事,就只能绞尽脑汁想出一些土方法,现在电脑特效什么都能做了,很多人却没了讲好故事的心思。”

    叶惟知道《星球大战》一开头那个经典的宇宙画面就是用土办法拍出来的:用摄影机近距离拍摄一块绘着星球点点的黑纸板。

    他固然很赞同卢卡斯,又不想冷了斯皮尔伯格,想了想,说道:“是啊,所以我真的很喜欢《星战前传》系列,还有斯皮尔伯格先生的《人工智能》和《少数派报告》,有特效,有故事,也有思考,这才应该是数字技术带来的面貌:

    讲故事的人需要保持讲故事的激情,操纵特效,而不是被特效操纵。”

    “哈哈!”卢卡斯笑了声,这小子真机灵。斯皮尔伯格的笑容也更甚。没有人不喜欢听真诚的赞美。

    叶惟开玩笑道:“我甚至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机器人阴谋,先操纵人类社会所有讲故事的人,让他们不再讲机器人背叛人类的故事,使得机器人的规模越来越大,再一步步实现它们的统治。”

    “这是一个好故事!”卢卡斯举了举酒杯。

    “那一定要做一个角色。”斯皮尔伯格喝了口酒,也幽默道:“名字叫卢卡斯,是个机器人迷恋者,认为人类和机器人可以和平共处,还到处讲着这种故事,结果当机器人大军开始背叛,第一个就把他杀掉了。”

    “你看看,你看看,我叫他做卢德分子,一点都不过分!”卢卡斯哈哈大笑。

    “到时候,所有人类都是卢德分子了。”叶惟喝着果汁笑道。

    周围的人们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都十分惊奇,一个青少年和两位大导演有谈有笑的,怎么回事?渐渐有人走了过来。

    越围越多人,两个老头默契地没说什么,继续让年轻人发挥,只见他不但没有怯场,反而更加来劲,笑谈着各个话题。

    未来的市场趋势?可以。

    叶惟动着手,说着:“很长一段时间,特效会是主角,看看《蜘蛛侠》,超级英雄题材特效,就是恐怖的爆发力;看看《哈利-波特》,畅销书特效,也有巨大的商业效应。”

    青少年的品味变化?可以。

    “我们这代青少年是成长于信息时代的一代人,我们的品味必然会因此受到一些影响,但无论怎么变,人类的原始情感需求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要爱情,我们要冒险召唤,我们要梦想……”

    互联网的影响?可以。

    “是的,是的,互联网的影响太大了,未来就是互联网!有人说互联网肯定会改变电影发行和宣传的方式,我赞同,但不赞同互联网是电影放映业坟墓的观点。以前DVD出来的时候,也有人说是坟墓,现在呢?

    影院放映肯定会受到冲击的,更多的观众被分流到其它的观影方式,所以我想影院也需要做出一些改变,对观众保持着吸引力,像更好的技术、更好的服务。”

    “嘿,你们在说什么?”这时候,又有人走过来,围了十几人了,他们就像看到什么活生生的奇迹,看着那滔滔不绝的少年。

    “我们在说影院老板们该把爆米花多做几种口味。”

    “哈哈!”

    卢卡斯看得啧啧称奇,这小子太厉害了,以青少年的年纪,谈及电影内外的各种方面,他都说得出一番见解,一开始的生涩早已不见了,只有幽默、知识广博,还控制着场面。

    “在这个什么都讲究全球化的时代,我觉得电影业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怎么讲一个全世界都喜欢的故事,也会更考验电影人的能力,不过只要不脱离电影本质,这些都不是问题。”

    叶惟天生就是个畅谈者,不管是面对一群幼儿园小孩,还是一群老头大人物,都不会不适应,只会越讲越起兴。

    时间在过去,旁边围着的人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很快,全场众人都认识到了一个叫“叶惟”的惊人亚裔高中生,他虽然年纪轻轻,却充满自信和才华,让人倍觉好感和新鲜。

    渐渐,叶惟讲得走不开了,连两位大人物走开,他都无法脱身,只能继续自己的个人脱口秀。

    另一边,两位大导演并肩而走,一边饮酒,一边谈着什么。

    卢卡斯感叹道:“看到那小子,我忽然觉得自己真有些老了,也许该回去南加大教书了。”

    “我坚定觉得自己只有30岁。”斯皮尔伯格笑道,“但那小子,真的非常……让人惊喜。”

    他回头望了望叶惟那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不由慨道:“16岁,真是个美好的年纪。”

    卢卡斯也回头望去,“老朋友,他要什么机会,你都得给他。我们都知道,这个人,是个天才。如果你不投资他,我有兴趣。”

    斯皮尔伯格早已经有了主意,目光闪烁,“找到一个电影天才,总是那么让人兴奋。”

    “那让你感到并不孤独是吗?”卢卡斯又调侃了,“不过惟可不像是卢德分子,我觉得他更喜欢我多一些。”

    “那可不一定,今天我坏了的那台KEM就是他弄坏的,他当时很难过。”

    “我希望他把你其它29台也弄坏。”

    “就算那样,全部拆开,还是可以组装一台好的。”

    当夜色越来越深,到了晚上9:00多,这个沙龙聚会结束了,人们纷纷道别离去。

    叶惟这次真是收获丰富,他得到了这个行业很多大小人物的名片,突然之间,他四周的道路多了很多,每一条都一片光明,如果洛威特还要怎么报复,他现在更不怕了,很多人似乎都可以帮忙。

    真要帮忙时,其他人不敢保证,但卢卡斯!

    道别之时,星战之父笑着拍拍叶惟的肩膀,跟他说:“我非常喜欢少年做出一番大事的故事,努力吧,愿原力与你同在。”

    “先生,愿原力与你同在!”叶惟抑着激动地回应,口袋里那张乔治-卢卡斯的名片,价值万金!

    而从离开宴会厅、离开酒店,到回到林肯车上,车子开动,斯皮尔伯格都没说什么,不过叶惟知道,大人物已经有决定的了。

    比赛已经结束,结果,还没有揭晓……

    此时车子后厢只有三人,他们和本杰明。

    坐在后排座上的斯皮尔伯格,看着对面侧座的叶惟,不知想着什么,好一会,才忽然追忆的道:“惟格,在我16岁的时候,我和你有着同样的想法,拍电影,拍电影!整个脑子里,全部都是拍电影。我那么做了,用超级8花了400美元拍了一部长片,《火光》。”

    叶惟面容安静地听着,而本杰明识趣地当着局外人。

    “我记得那时候,大家都说我不行,认为我只是在闹着玩,一个16岁的小孩拍什么电影?”

    斯皮尔伯格回忆着笑了笑,“但我没有理会他们,我不断去努力,拍好电影后,继续努力,到了17岁时,我终于找到了发行,当地一家电影院愿意给我展映一周!然后《火光》上映了,一周后下画,它赚到了100美元的利润,我分了50块。

    很有趣,这些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我甚至还记得那个影院经理的笑容,大家惊讶的样子,‘他真的做到了。’、‘他只是个小孩啊,他怎么做到的’、‘你开什么玩笑?’我看着他们,我笑了,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就是个拍电影的。”

    叶惟听得心头猛跳,浑身起了一层激动的冷汗,隐约感觉到……老家伙的意思是……

    “你的境况怎么样,你的心情怎么样,年轻人,相信我,我完全明白。”

    斯皮尔伯格又是一笑,那聪明的老脸,这一刻有着很多童真,“小孩拍电影,永远都不会容易,而且你比我当年还要疯狂。两个疯子。”

    “先生,我更喜欢说我们是两个天才。”叶惟自信十足的语气,微微有点颤抖。

    “哈哈哈!小子,你要保持这份自信,就要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斯皮尔伯格的神情变得认真,表明不是在说笑,说道:“一个导演拍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你知道什么最重要吗?你可以不懂设备,不懂技术,不懂片场,可以连摄影机都没有摸过,你可以犯错,可以迷茫,也可以偶尔想逃离片场。

    但是,你一定要有从心底涌起的激情!讲故事的、证明自己的、做大事的激情!

    经过今天,我很高兴在你身上,看到了这样的激情,《天使之舞》也已经证明你懂得拍片,所以小子,如果汉克斯不敢投资你,你来找我,梦工厂开一个项目给你,青春喜剧之类,或者继续你的项目,300万制片预算左右,随便你挑,你有这个价值。

    但我希望你以后最好可以赚得比我当年多,别又是100美元利润了。”

    听到斯皮尔伯格这番话,叶惟已然是满脸通红,双眼被一股热流汹涌上来,冲击着,浑身的热血,沸腾着……

    “怎么样?”老头笑问道。

    叶惟整个人都在颤抖,看到了希望燃烧的火光,看到了梦想燃烧的火光!

    他突然很想拥抱一下这个老头,很想仰头大声喊出来……

    “是的,是的!!!我做到了!!!”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02″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八十九章 倒霉熊    “小子,你觉得导演在片场,应该做什么人?”

    还没到达片场,冷不丁的,斯皮尔伯格考核般问了一个问题,微笑的样子。

    叶惟心中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念头,这种问题没有标准,每个导演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真挚的回答更能打动人……

    回想拍摄《天使之舞》那三天,一幕幕景象涌现眼前,他由心地说:“朋友,我会和我的团队成员们做朋友。做老板、国王、神的话,事情也许会做得更快,但大家都会成了一群应声虫,没有激情、没有在乎,只是一份工作。

    可电影是一种团队创作,没有人懂得一切,互补互助则会得到更多。尤其是朋友,他们会有最大的活力,把剧组视为自己的家,想的都是怎么让它变得更好,而且大家会建立起友谊,会有下一次合作,老朋友剧组的效率,就会更高。

    这是我喜欢的导演方式。”

    “只是朋友吗?”斯皮尔伯格又问,似乎不太满意,微笑都轻了。

    叶惟皱皱眉头,有点想不明白,这不但是他的心里话,斯皮尔伯格也是这种类型的导演啊,而像詹姆斯-卡梅隆,他和剧组成员们的关系则一向备受争议,不少跟他合作过的演员杀青后都会说“我永远都不要再和他合作了”,并且真的那么做。

    斯皮尔伯格不同,和他成了长期好友的演员、剧组人员是很多的,像汤姆-汉克斯、哈里森-福特、泽米吉斯等人,可以说他们形成自己的势力集团,携手共进。

    不是每个导演都是詹姆斯-卡梅隆,卡梅隆也成不了斯皮尔伯格这种巨头人物,老头为什么不满意?

    这个说法有些平庸?叶惟想着补充道:“我不会说只是朋友,有时候你必须担当其它角色,有时候是老板,有时候甚至是恶人,但大部分时间是朋友,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朋友,到了最后,总是会爱他。”

    斯皮尔伯格听了没有说话,继续往前面走去,也不知是什么态度。

    加分,还是降分?叶惟挠挠额头,不管了,自己就做自己。

    派拉蒙总部有30多个摄影棚,从去年11月起,《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就在其中的10个进行拍摄,他们现在走进的这一个,距离派拉蒙的标志水塔不远,里面是影片一个重要场景:奥拉夫伯爵的宅邸。

    这是一个好莱坞大片片场,一眼望去,少说都有两三百个工作人员,一片忙碌,嘈杂异常,无论是“大本营”的休息区、餐饮区,还是片场的摄影表演区,都人来人往,充斥着剧组各部门的喊声。

    如果说这里是一个集市,那《天使之舞》的片场就是前院草坪档摊。

    “该死的灯光还没弄好吗?”

    “灯光好了,但布景太慢了!”

    “不对,摄影机放在这里,好像越轴了?”、“刚才在那里,和这里是180度之内,绝对没有越轴!”、“场记!”

    正在争吵着下个机位越不越轴的几个人,听到快步过去的助理说了什么,顿时停下转身,看到什么,纷纷笑着走来。

    “嘿,史蒂文,欢迎!”

    40岁的导演布拉德-塞伯宁,一个披肩长发、戴着眼镜的白人男人;50岁的制片人劳里-麦克唐纳,一个金发健朗的白人女人,以及40岁的摄影艾曼努尔-卢贝兹基(2次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斯皮尔伯格大驾光临,他们当时不会怠慢。

    斯皮尔伯格笑脸地和他们寒暄几句,导演和摄影就回去继续争吵了,制片人则带着大人物游览片场。

    叶惟跟随在旁边,眼睛不老实地看着繁忙的周围,浑身热血在沸腾,大片片场!太棒了!金-凯瑞、斯特里普呢?倒不是想着要什么签名,能亲眼看到喜爱的演员,总让人期待。

    不过他遗憾地发现,今天上午他们都不在片场!似乎只来了几个小演员。

    像那个饰演姐姐“紫罗兰”的艾米丽-布朗宁,他想起之前查的资料,澳大利亚来的女孩,15岁多,10岁开始演戏,她已经演过多部电影了,《唯有告苍天》、《幽灵船》,去年的《凯利党》里还是希斯-莱杰的妹妹,长得挺有气质,确实像个邻家小妹。

    那边彩排完的艾米丽-布朗宁忽然也望来。

    叶惟微微一笑,就收回目光,专心跟着大人物。

    “计划再拍三天,我们就会离开这里,到郊区的唐尼摄影棚继续拍摄,布景是巨大的挑战,还好我们赶上了进展。”

    一路上,劳里-麦克唐纳给斯皮尔伯格说着拍摄进度,介绍着片场的各方面,这时众人来到了监视回播区,一台连着电缆的大电视放在那里,在劳里的示意下,助理播放起了之前拍好的录像素材,那些胶片可看不到。

    小小的区域站了近十人,权力越大的自然越在前面,叶惟因为沾光可以站在第二排。

    他饶有兴趣地望着电视屏幕,也许可以抢先看看斯特普里的表演?

    “这是刚才刚拍好的几个镜头。”然而劳里却笑说,是艾米丽-布朗宁的表演。这时导演塞伯宁也走来了,笑呵呵的。斯皮尔伯格看得点点头,称赞道:“看上去很好。”

    叶惟却一皱眉头,隐约看到刚才那个镜头的画框右侧有一点点不协调的黑影,好像是麦克风被拍进去了,但速度很快,黑影也很小,再加上华丽的布景分散了注意力,他不是100%肯定……

    怎么办,不出声就不会犯错,但也不会有任何表现,而我今天是来表现的!这也是一种拍片态度,每个细节都要做好!

    “等等!”想到这,叶惟喊了一声。

    众人疑惑地看向他,就听到他继续道:“可以倒回去刚才的镜头再看看吗,那好像是一个穿帮镜头,画框右侧有麦克风。”

    “什么?不会吧?”塞伯宁一脸惊疑,“我们几个镜头都看几遍的,怎么没发现……”

    也不费什么事,助理就操作着倒带。众人其实一直疑惑着这个青少年是谁,看他的衣着,就是哈佛-西湖学校的学生,最多高中生!是大人物哪个朋友的孩子不出奇,“助理”就怪了。

    斯皮尔伯格微笑不改,与众人一同细看起了那个疑似穿帮的镜头,然而播了好几遍,定格又定格,什么都没有发现。

    怎么回事?叶惟瞪大了眼睛,刚才明明有一抹黑影的啊……不过事实摆在面前,他只好笑了笑:“呃,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没什么。”、“继续!”众人没多在意,塞伯宁高兴的道:“我就说了。”斯皮尔伯格看看叶惟,笑说了句:“年轻人,你不会看到什么灵异东西了吧。”

    “哈哈,也许!”叶惟笑应,心头有点紧张,糟糕,不但没有表现,还出糗了,得快点找机会找回来……

    只是接着很久,他都没有机会,一直到片场安静下来,进入开机拍摄的模式,更出现一个意外不到的情况。

    这是艾米丽-布朗宁和演她弟弟的连姆-艾肯的一场戏,当她NG了一次后,她就向摄影机这边的众人认真地提了个请求:“我想那个青少年男生‘回避视线’,因为他让我想起我的同学们,很难入戏……”

    所谓回避视线,就是消失在一个演员的视线范围之内。

    “呃……OK。”叶惟怔了怔,被众人一望,自若地笑道:“那个男生叫叶惟,我这就消失,你好好演。”

    当下,他只能跑得远远的,几乎快离开摄影棚了,拍摄区那边倒真的成了黑影。

    失去了见机向大人物一抒见解的机会,叶惟不由生起一口闷气,有点腹诽,澳大利亚女孩真是大牌,回避视线,嘉宝吗……

    但想想她也是为了做好自己的表演而已,怪不了她,哎!是斯特里普的戏多好,她一定不需要任何人回避。

    直至半个多小时后,斯皮尔伯格探班完毕,一行人离开摄影棚,叶惟除了出了一次糗,然后被人赶到一边待着、吃了一个甜甜圈之外,什么都没做,毫无展现出自己的导演才华和对片场的熟悉。

    大人物的行程就是紧密,接着斯皮尔伯格到了派拉蒙行政大楼,参加什么会议去了,因为涉及商业机密,叶惟不能继续跟随左右,先回去了林肯车等待。

    形势有些急转直下,当会议结束,斯皮尔伯格几人回到林肯车离开派拉蒙总部,一个上午已经过去,叶惟却只有一开始的“鸭子不好,大雁好”的表现,仅仅的表现!还是凭着对中国的了解才有。

    中午,斯皮尔伯格要和环球影业的一位大人物共进午餐,商议《幸福终点站》的发行。

    叶惟继续不能参与,只是留在林肯车上吃肯德基快餐。

    中午又过去了,到了下午,恶梦原来才刚刚开始,斯皮尔伯格来到了位于西好莱坞的剪辑室,进行《幸福终点站》的剪辑工作,然而!这老头和他的剪辑师迈克尔-卡恩(6次奥斯卡最佳剪辑提名,3次获奖)居然还用传统的线性剪辑!

    就是在剪辑台上,用剪刀剪辑胶片,用Moviola(摩维拉剪接机)编辑,用KEM平台进行预览……这是上世纪70年代的做法!

    说真的,叶惟根本帮不上忙,只能站在一边干瞪眼,他学的剪辑是非线性剪辑,是21世纪先进的数字科技,而不是这种早就已经停产的老古董,他甚至都搞不清楚那些配件哪个是哪个。

    而且在迈克尔-卡恩面前,他只有学习的份,又对《幸福终点站》并不了解,哪有什么能表现的,所以只能一边观看学习,一边帮忙做点搬运的杂活而已。

    但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叶惟用一台KEM观看一段被剪掉扔到地板上的废弃胶片时,这台KEM卡住了!坏了……

    或者它本来就是坏的,只是恰好被他遇上。

    叶惟看着斯皮尔伯格对着那台KEM又敲又打,很有些尴尬,“对不起,我没有把它怎么的……”剪辑台那边的卡恩喊着:“你别把好的零件也弄坏!把好的零件拆下来,配合以前拆的那些,可以组装一台好的!”

    “再见,老伙计。小子,我现在只剩下29台好的KEM了。”斯皮尔伯格摇摇头,一边停了下来,一边说道:“要是全部坏掉,我的电影生涯就结束了,因为没有机器就没办法剪辑电影,那些厂家也不生产了。”

    29台?叶惟无语,真服了这两个老古董。同时他越发有些焦急,又出了一次糗!

    当这个下午过去,一行人离开剪辑室,叶惟都没有扳回来,“偶尔说几句俏皮话的笨手笨脚的木头人”,这是他给自己的评价,如果不是俏皮话,不是闯祸,斯皮尔伯格大概都忘记了他是谁。

    这可不妙!

    这时候已经入夜了,密集行程在继续,斯皮尔伯格要前往就在西好莱坞的罗斯福酒店,出席一个电影人的沙龙,毕竟快是今年的奥斯卡了,大人物们活动多多。

    叶惟可以看到裁判在看手表,就要吹响加时赛结束的哨声,而现在他还处于大分数落后!能让他有所表现的,只剩下这个沙龙。所幸他获准可以跟在大人物旁边,一起去见见世面。

    夜幕下,灯光璀璨,一行人进了罗斯福酒店,很快,来到沙龙举办地的豪华宴会厅,里面已然是一片热闹,数十人三三两两地把酒笑谈着什么。

    “看看那是谁,哈哈,‘出土文物’来了!”

    正当他们走进去,一个胡子发白的中老年白人男人笑着走来,一开口就调侃斯皮尔伯格。

    噢,我的天!叶惟心头猛然一惊,有些愣住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个人也会参加这个沙龙……!

    乔治-卢卡斯!!!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01″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