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道的漏勺餐厅内,装修布置风格简明,两人坐在幽静的角落边一桌,白衣侍应捧着香气四溢的托盘走来几次,为他们呈上食物。也有好几个顾客认出了汉克斯,陆续过来打招呼,汉克斯都与他们笑谈几句,签名、合影都满足,毫无巨星架子。

    而这场面谈从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是叶惟在说,绝对比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开头还要话痨。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从看中《阳光小美女》剧本起,讲他怎么踏上追梦的道路,怎么众筹买下剧本,怎么联系到威利斯,怎么拍短片,怎么打动威利斯,又怎么被他们反水,然后怎么坐到了这里。

    他一边说,一边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做佐料,皱褶是多了点,但可以看得清楚。

    “汤姆,不瞒你说,这些东西差点就被我全部扔掉了,那时候真的很失落,我不想用绝望这个词,失落,难以承受的失落。”

    汉克斯听得入神,看着叶惟递来的这些满是皱褶的文档资料,很有些动容,这全是亲笔写的!

    他喜欢这样,在他心中,亲笔是最能表现诚意和认真的,他自己当初就给《我盛大的希腊婚礼》的编剧妮娅-瓦达拉斯写过信。

    现在这个年轻人什么文件都亲笔,还绘制了精确的故事板,100%故事板!做到这一步,足以证明其不是一个普通青少年。

    光凭这份认真,叶惟就该得到机会。

    “这些文档全是我亲手一笔一笔做的,就为了展现我的能力和真诚,可就算这样,还是有人想要诬蔑我,理查德-洛威特……”叶惟险些就要爆粗,做自己也要讲礼貌,只道:“那家伙,太卑鄙了。”

    汉克斯点了点头,对此也板着脸,“这种手段很不好。”

    其实这件事,昨天他了解叶惟情况时就听闻了,现在看了原始资料和叶惟的谈吐,他已经知道谁真谁假。

    “那些人可不是这么认为,他们说是‘善意的谎言’。”叶惟不屑地笑了声,怒容更甚。

    不得不说,他这么“放肆”,一方面是自己心态改变了,另一方面是汉克斯亲和得正如阿甘!

    他知道明星名人的银幕形象、公众形象和真实性情,通常都有着很大差别,往往是完全不同,经过威利斯的事,他更加明白这一点,而且越是大人物,越懂得伪装,有些人笑呵呵的,其实心里坏透,洛威特、瑞夫金都是。

    但汉克斯给他的感觉,就是个厚道的长辈,没有轻视年轻人,也没有摆巨星架子,愿意聆听,愿意理解,还有宽慰。

    神秘信上那句“不要相信任何人”让叶惟不比以前那么容易相信人,戒心高了很多,但他愿意相信汉克斯。

    说起来,都是好莱坞巨星,汉克斯的江湖地位比威利斯要高一层,汉克斯不但能赚钱,还能拿奖,人缘也非常好。

    有时候一个电影人的人缘好不好,直接体现在奥斯卡上,要知道每一张投票都是一个同行,尤其演员工会最多,是与之共事、与之认识的同行每年决定谁拿奖。当两个候选人在影片表现上难分高低时,我有一张选票,又没有被谁游说过,那我该投给对大家都很好的汉克斯,还是整天耍大牌发脾气的某人?

    如果某个电影人经常被媒体惋惜说“他该拿奖的,怎么还拿不到”,“他该得到一个提名了啊”,人缘出了问题。

    汉克斯人缘好,制片眼光也好,他的制片公司普雷通(Playtone)比夏延企业厉害多了。

    普雷通是汉克斯和制片人加里-高兹曼在1996年合伙开的,第一部参与电影是汉克斯自编自导自演的《挡不住的奇迹》(Playtone是影片里的唱片公司),是的,阿甘还会编剧和导演!

    而且那是一部经典,有着顶级的影评口碑,很好的票房成绩(250万制片费收3400万全球票房)!他的电影才华,是全方位的。

    不过拍了这部导演、编剧处女作后,汉克斯到现在都没有再执导和编剧,大概是因为更钟情表演吧。

    到了2000年,普雷通才有第二部作品,参与了制片的《荒岛余生》(全球4。2亿票房,2个奥斯卡提名),然后是超级经典的迷你电视剧《兄弟连》、再接着是《我盛大的希腊婚礼》,这是部奇迹电影,500万制片费,狂收3。68亿全球票房!

    它也掀起了婚礼电影的潮流,于是有了他们家的《婚期将至》,叶惟想起来,自己和汉克斯,早就有什么宿命的关联了。

    这三部作品,汉克斯都是制片人之一,其实普雷通开始制片,只比夏延企业早那么一年而已。

    但两家公司的成绩一相比,就像姚明和厄尔-博伊金斯比身高。

    这也是因为经营策略的不同,普雷通稳扎稳打,不乱出手,一出手就有把握成功;夏延企业呢?好大喜功,一开始就几个大制作项目,还买下了一堆小说改编权,现在凭着钱多保持着朝气,可是继续这样挥霍,威利斯还能撑几年呢?

    这就不是叶惟关心的了,之前他还想着怎么给他们省钱,心怀让夏延企业一尝大成功滋味的目标,现在?管它去死。

    威利斯好大喜功不是第一回了,他和史泰龙等人合伙开的“好莱坞星球”餐厅最初挺不错,还在全美开了很多家分店,疯狂扩张,却管理不善,最后公司破产收场。

    人都是多面性的,作为演员,威利斯很聪明,作为老板,威利斯又很愚蠢。

    他只望汉克斯能继续英明下去。

    “汤姆,事情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状况,但我得说,我不怕他们!你的出现,更加让我坚定了这一点。”

    叶惟勺了一钥匙鱼子酱放进嘴巴,一边啃得哔啵响,一边认真道:“我学过一句话,‘在电影业,作品才是你最大的权力。’我始终相信,这是真理。我能得到这个机会,不正是靠着《天使之舞》吗?”

    “这就是真理。”汉克斯点头,对这年轻人的欣赏更多了几分,一心踏实做作品的人,不成功都难。

    “我会帮你出面解决这事的,我知道就不能不管了。”

    听到这句浑厚的话,叶惟不禁笑道:“谢谢,汤姆!你能帮忙,我感激不尽,那天我跟一个朋友说,威利斯是坏警察,但我相信世界上还是会有好警察的,现在我找到了,‘我的靴子里有条蛇–’,哈哈!”

    汉克斯也笑了,“你很幽默。”

    “是的,这算是我一个优点。”

    两人接着开始谈合作的可能性,汉克斯现在对《阳光小美女》剧本是充满了好奇,这项目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绝不是等闲。

    至于焦点放弃过它,那一点都不重要,华纳兄弟曾经在1988年放弃过《阿甘正传》,很难相信吧?但在当时,他们认为阿甘和《雨人》太像了,没什么惊喜,直到1993年,才由派拉蒙开拍这部影史经典。

    这就是电影,在拍出来之前,谁都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不必神化剧本,也绝不能轻视剧本。

    叶惟拿出剧本递给汉克斯,郑重的道:“我有一点需要说清楚,如果我们可以合作拍摄《阳光小美女》,不管是什么方式,我要担当第一制片人和导演,这是我的合作前提,我很狂,但我有狂的才华。”

    “《天使之舞》已经说明很多了,我先看看剧本。”汉克斯没什么过激的反应,神情依然宽厚,他翻看起了剧本。

    叶惟没有打扰,安静地品尝着餐桌上的法国大餐,留意对方的神态:认真、感兴趣,好像看到了什么宝物,脸庞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表演神情,演员读到心仪的剧本的反应!

    他心中不由高兴,又有得意,焦点啊焦点,这么好的剧本你们都舍得卖,卖了就是别人的喽,抢不回去喽!

    过了一会,手机忽然来电振动,叶惟拿出一看,洛威特!他皱眉道:“汤姆,洛威特打给我,我听听他要说什么。”

    “好。”汉克斯抬抬头,又继续看剧本。

    “婊子养的,你打来做什么?”叶惟一接通直接开骂。

    “呵呵呵!小子,你是不是该来圣莫尼卡一趟?”手机传出洛威特透着嚣张的话声,“凯文-托马斯,你认识吧?我找到了他,而他告诉了我一些事情,那份私人补偿合同不行的,惟朵图像有其他合伙人吧?你们怎么敢把钱放进自己家的银行帐户?如果这件事曝光出去,你说会怎么样?”

    叶惟霍然大怒,几个贱人勾结在一起了!操!他心念有点乱,竭力冷静地道:“省省吧,那份合同是专业律师制定的,我们弄清楚可行才签下,你吓不了谁!”

    “可行?凯文-托马斯做了那么多假账,你们知道了不但不揭发、起诉他,反而和他串通,让其他合伙人蒙受损失,可行?”

    洛威特笑得很开心惬意,抓到这个把柄真是省事多了,“小子,法律方面我比你懂,也许你爸爸需要坐牢,也许不,但你们家吞了的50万,肯定要拿出来成为公司财产,而你们家的名声、你的名声……呵呵!你做得出这种事,追梦联盟会干净吗?你觉得那些家长会放过你不?小子,我告诉过你了,还不是时候,还不是你可以向我撒泼的时候!”

    “你们这些……”叶惟捏得拳头发抖,凯文-托马斯应该得到什么好处了,足以让他站出来承认自己做假账,拖他们家下水……

    对面的汉克斯早已又抬起头,脸上有疑惑,怎么了?

    “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立即过来夏延企业,把交易合同签了,以60万价格把剧本卖给我们,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如果你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所有惟朵图像、追梦联盟的投资人,都会马上知道你的龌龊!

    但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给我们好好道歉,以后影片宣传的时候,说不定还是会让你露上几面,天才小子,呵呵。”

    “FUCK-YOU!”叶惟怒骂,气得满脸通红,坚定的态度却毫不改变:“去吧,尽管去吧,我也告诉过你了,我不怕你们!我一点不怕!有本事把我送进监狱!告诉凯文-托马斯,操他马!”

    他挂断了通话,看看汉克斯,捂捂额头:“抱歉,汤姆,我太怒了……”

    “怎么了?”汉克斯关心地问道。

    叶惟叹了一声,把《婚期将至》的事情完整说出,然后是洛威特的威胁,他气道:“其实我已经在重制《婚期将至》了,全由我一个人出力!我只是需要时间让它有所盈利,让投资人们有所回报。

    什么私吞财产那是胡扯!我家投了180万,占着78%股份!要私吞什么吗?那几个婊子养的!但我真的不怕,只是需要向投资人们多作解释而已……他们想这样抢走《阳光小美女》,是做梦!”

    汉克斯听得皱起了眉头,宽厚的脸庞似乎有着点怒气,说道:“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有打听过,威利斯并没有纠缠你的意思,这些事情应该都是洛威特的主意,那家伙就这样,我一向看不过眼。”

    他说着拿出自己手机,很快就拨打给了谁,沉声道:“洛威特,你马上过来主道的漏勺!我和叶惟在这里,你过来,大家弄清楚一些事情。”

    叶惟讶然地把又一匙鱼子酱送入嘴巴,哔啵!

    ……

    另一边,夏延企业CEO办公室,洛威特呆住了,汉克斯,那是汤姆-汉克斯……!汉克斯和叶惟在吃午餐?怎么回事!?

    他看看疑惑的瑞夫金,看看堆笑的凯文-托马斯,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那个该死的小子……该死的!!!”

    汤姆-汉克斯的权势太大了,是CAA最大的演员客户,洛威特不敢不去,而且不敢有什么拖延,当即就赶去主道的漏勺,一路上,他做着各种猜测,汉克斯怎么会搅和进来,叫他过去是什么意思……

    十几分钟后,洛威特走进了漏勺餐厅,这时两人已经吃完午餐了,正品尝着餐后甜点。

    看到叶惟谈笑自若的,汉克斯面前赫然摆着《阳光小美女》剧本、《天使之舞》故事板等文件,而这位大人物目光欣赏,洛威特的心不断往下沉去,发生什么事了,那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

    他脸容保持平静,走上去,打招呼道:“嘿,汤姆!”又看看叶惟,笑道:“这是个狡猾的小子,很会撒谎……”

    “你不用多说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告诉我真相。”汉克斯打断了他,嗓音有着股权威,目光微微锐利,这一刻不只是亲和的阿甘,还是好莱坞最高的巨星,“你知道我可以得到真相的,所以别骗我。”

    “是的,你当然能……”洛威特的平静保持不下去了,有点难堪,在这小子面前……

    叶惟悠然地吃着布丁,一脸笑容,无声地说道:“有人有麻烦了。”

    汉克斯就问道:“第一个,《天使之舞》是不是叶惟的作品?”

    “唔……《天使之舞》……”洛威特支唔了几下,还是要如实回答:“是他的作品,他有没有抄袭,我就不知道了。”

    汉克斯的目光更锐了一些,“第二个,你们有没有合谋想骗走《阳光小美女》项目?”

    “汤姆,那是个善意的谎言!我们给他的条件一点不差……”洛威特连忙地狡辨。

    “别说了。”汉克斯再次打断对方,双目里怒火聚积,“第三个,你有没有打压这个年轻人,造谣、威胁、恐吓,而且准备让他消失在电影业?”

    洛威特真的不想回答,看看周围,虽然没有其他顾客能听到,但向汉克斯承认,等于找死……

    该死的!他着急地摆摆手,脸都红了,扶着快掉落的圆框眼镜,“你不知道这小子有多恶劣,他用F词骂布鲁斯!我只是想给他一点教训,好让他成长起来,我们很看重他的……”

    “够了!”汉克斯突然忍不住地一拍餐桌,不是很用力,没什么声响,目中的怒火却能喷发,瞪着洛威特斥道:

    “电影业的声誉就是被你这种人搞坏的,有才华的年轻人不去保护,搞这些!洛威特,不管你准备做什么,给我收手,恢复惟的名誉,不要再打扰他,不然的话,我让你在CAA待不下去!”

    叶惟忽然出声道:“我需要他给我一个道歉,不多,一句对不起就行。”

    “这是应该的。”汉克斯点点头。

    洛威特脸上五颜六色,无奈无力无助地唤着:“汤姆,汤姆……”别这样,别这样啊汉克斯!

    汉克斯绷着脸,没有多说半句话。洛威特知道没用了,这个大人物决心要站在该死小子那一边了,他虽然是大牌经纪人,但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只是个小人物,只是个10%先生。

    “噢……”洛威特突然笑了,笑得比哭难看,就道:“小子,对不起。我之前气过头了,我们的事就这样吧,刚才电话里我的话不算,就这样吧……”

    “我的名字叫,叶惟,不是小子。”叶惟冷道,又吃了口布丁。

    “惟,对不起!”洛威特几乎暴跳,但瞥瞥汉克斯,忍了下来,待不下去了,厚脸皮的10%先生也待不下去了!他向大人物微笑道:“汤姆,那我走了,这事你说了算。”

    汉克斯微微点头,才又道:“你记得不要再搞小动作了,这个年轻人,我很欣赏。”

    看着洛威特猪肝般的脸庞,叶惟真是透心舒爽,笑说起了《阿甘正传》的经典台词:“奇迹每天都在发生,不是吗?”

第八十四章 阿甘正传    “我是汤姆-汉克斯。”

    听到那人这么说,叶惟愣住了,像个石头人般的愣住了,汤姆-汉克斯?5次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2次获奖的、好莱坞最值钱的明星、长期片酬前三的银幕巨星、牛仔伍迪、阿甘!那个汤姆-汉克斯!?

    他愣得甚至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演阿甘的那个汤姆-汉克斯?”

    “是的,那个汤姆-汉克斯。”那人回答,用上了阿甘的口音!

    “噢,我的天!”叶惟惊呼,几乎要疯狂地吼出来,连忙忍下去,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笑说着:“你好,你好,汉克斯先生,我有些激动了,请原谅一个影迷的心情,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

    神圣的耶稣!阿甘怎么会打来?怎么会有他的号码?是什么来意?

    叶惟的心跳速度暴增,感觉似乎有什么好事要降临到自己头上,但之前的挫败教会他,高兴不要太早,他冷静着,听着。

    “我看了你的电影短片《天使之舞》,拍得很棒,我听说你在寻找机会。”

    汉克斯的话声有点笑意:“其实昨天我就看了,想马上联系你的,可看到片尾演职表说你是个高中生,我吓了一跳,不确实这是真事还是玩笑,所以我今天向哈佛-西湖打听了一下,知道这是真的。你这个年纪能拍出这样的作品,非常厉害。”

    叶惟已经站了起身,无声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兴奋的心情还是在冒涌,“先生……你想给我机会?”

    “是的,我认为你有能力去做更多,只是我还不清楚你想要什么机会,是把《天使之舞》拍成长片吗?”

    看来阿甘还不知道详情,叶惟心念电转,猜测的还原着始末,他多给莉莉和拉莫各20张DVD,让她们如果遇到什么大人物,就帮忙派一张和美言几句,可能就是这样?

    阿甘得到DVD,昨天才看了,今天问清楚叶惟是存在的,打通DVD时他留下的手机号码……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他连忙答道:“谢谢,我真的需要机会!不是拍《天使之舞》的长片,是一个叫《阳光小美女》的长片剧本,它不是我写的,一个家庭公路文艺喜剧故事,它是个顶级好剧本,好到布鲁斯-威利斯团队认为它具有冲击奥斯卡的潜力!”

    “哦?”汉克斯似乎很感兴趣,问道:“你和威利斯他们谈到哪里了?”

    他和威利斯都开有自己的制片公司,如果叶惟和威利斯谈得好好的,他就不会插手。

    “一开始谈得很好,但现在,他们反悔了。”

    叶惟深吸一口气,突然有了决定,不再那样句句谨慎了,和大人物打交道是要礼貌,但他也要做他自己!做叶惟!

    “他们还使了些卑鄙的招数,今天又在IMDb上散布流言中伤我,说《天使之舞》不是我的作品!可笑!先生,我现在的情况一团糟,这两天,我从梦想成真变成失败者,你这个电话,让我感觉就像中了强力球十亿美金。”

    “有这回事?”汉克斯似有些惊讶,顿了顿又道:“叶,我们来个面谈吧,明天中午行吗?”

    “当然,先生!”叶惟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心中的兴奋在加剧,7X24小时都可以!

    “那好,你的情况我会先了解一下,到时候我们再详谈,带上你的作品,还有《阳光小美女》剧本,我很感兴趣。”

    “好的先生,我知道的。”叶惟连连答应,听汉克斯说了地点是圣莫尼卡的“主道的漏勺”餐厅,“好的,明天见!”

    “放心吧年轻人,只要你真的有才华,我就不会让你被埋没,明天见。”

    通话结束了半晌,叶惟还站在原地,这个不长的通话,却带来了巨大的希望,突然间,好像又被幸福所包围!

    他双眼转了转,望着那边墙上的一幅电影海报,一个白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长椅上,褐色公文包放在他脚边,右上边写着“Tom-Hanks-is-Forrest-Gump”……

    那股兴奋汹涌爆出,他终于忍不住了,大喊出声:“阿甘,阿甘,阿甘,阿甘,阿甘,阿甘!!!”

    一边喊,一边冲来冲去,一拳打在贴着威利斯头像的沙袋上,又一脚踢起足球,又一下反身砸到床上弹起,又摆着脚跳起了阿甘教猫王的舞蹈,又伸手喊起了:“威尔逊,威尔逊!”

    “哈哈哈哈!我抓紧你了,我抓紧你了……”他揽过那个足球紧抱着,躺倒在地板上,“哈哈哈,你跳,我也跳……”

    好一阵后,叶惟才一下弓身跃起,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但当拿着手机,又停住了。

    不,暂时谁都不告诉,有什么实质好消息,再说不迟,避免让大家又空欢喜一场。

    不过他拨打了一个号码。

    “嘿,莉莉,我们明天的约会要取消了,唔我一个老同学叫我出去玩,我和他有一段日子没见了,所以……”

    “哦那改天吧,我找别人约会去——翠丝特,哈哈!”

    “好,你们玩得开心,那先这样,我要为明天做些准备,那家伙有点难缠。”

    “嗯再见。”

    ……

    第二天上午,见时间差不多,叶惟就整理一番,准备出门。

    他已经决定做自己了,所以衣着上没有故作老成,长袖T恤、牛仔裤、运动鞋,红黑色的阿玛尼运动外衣,没错,衣服后面有哈佛-西湖的校名和足球标志,前面是一个小写S和他的名字,叶惟。

    就差没有戴上那队长袖标,我就是中学生,我就是足球队长!而它不是娘们运动!

    看着镜子中的身影,拨了拨漆黑的头发,叶惟点点头,目光坚定,拖起旁边一个大行李箱,出发!

    临近中午,圣莫尼卡,“主道的漏勺”餐厅门口外面。

    这是叶惟近来第二次来这里光顾,上次他在会议上打动了威利斯团队,他们带着他来这里进餐,他满心以为成了“自己人”,十分欢欣;而这一次,他怀着难明的心情,等待着意料之外的巨星。

    他一直留意着大道上来往的可疑车辆,但又一个意想不到,不是豪车,一辆出租车停在人行道边,车门打开,走下了一个高大的棕发中年男人,一身朴实的淡黑色休闲西装,宽正的脸庞,憨厚的神情,浓眉褐眼大鼻子,那个汤姆-汉克斯!

    真的!那个电话不是幻觉,汉克斯真的来了!

    叶惟深呼吸了一下,健步走了上去,伸手笑道:“你好,汉克斯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就是叶惟,叫我惟。”

    “惟,很高兴见到你。”汉克斯顿时打量起了这年轻人,真就是个青少年,阳光帅气,有神有力,让人的第一印象挺有好感。他一边握手,一边微笑道:“你也叫我汤姆就行了,《天使之舞》很棒,以你的年龄,真让人难以置信。”

    能得到最喜欢的演员之一的称赞,叶惟自然很高兴,笑了笑道:“汤姆,在我这,难以置信的事情还多着呢,别惊到了。”

    “哈哈!”汉克斯没有反感他的自信,朝餐厅方向摆摆手,“我们边吃午餐边聊。”

    “OK,你买单,不然我只点得起一瓶清水。”叶惟跟着汉克斯走去,与在常春藤餐厅第一次和威利斯会面相比,只感到轻松自在,就这样,做自己!

    巨星们,大人物们,这个就是VIY,欣赏吗?欢迎!不欣赏吗?拉倒!

    “好,我买单,只希望你可以带给我更大的惊喜。”

    “我也是,汤姆,今天的会面,才让我真正明白你那句经典台词: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味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