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经历了注定终生难忘的一天,第二天,星期六,叶惟回归校园。

    又有什么不同了,这就是信息时代,只需要一个晚上,几乎整个初中部的师生们都知道了变化。

    VIY无疑是最近几个月全校风头最强劲的人,最近那个很真的传闻“VIY的才华打动了布鲁斯-威利斯,他们要合作拍电影!”更让他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不是什么普通演员,也不是明星,而是超级巨星威利斯!

    所以他走在校园的路上,每个人都会看他,崇拜的、妒忌的、好奇的等目光都有,跟他做朋友成了最酷的事情。

    而现在变化后,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很多学生热爱着VIY,也有很多学生憎恨着VIY。

    约翰-威廉姆斯和他的朋友们就属于后者,昨晚听到消息差点笑死,今天一大早,他们一帮人,以及克里斯蒂娜等几个青春火辣的女生,特地守在学校门口外的街道。

    每有一个追梦联盟的成员走过,他们就发出阵阵笑声,不用多说什么,大笑就行了。

    当一辆布伦特伍德日落大道路线的校车驶来,然后很快,叶惟和莉莉相谈着从校车走出,大鱼!两条!!

    “哈哈哈哈!”约翰-威廉姆斯等近十人,顿时笑着围上去,发出真心而怪异的大笑,“喔喔哈哈哈!”

    看到他们,叶惟和莉莉都是皱眉,而从校车陆续下来的其他学生,大都匆匆走向校园,不想参与眼前的事。

    “木兰,听说你那个电影项目邀请到了布鲁斯-威利斯加盟?你们要合作了?”威廉姆斯故意这么问,犹如狠狠地揭起了叶惟的一块伤疤,再撒上盐!中国木兰,哭出来吧,快点哭出来吧!

    周围众人纷纷大笑,克里斯蒂娜等几个女生又笑又皱脸,像是看见叶惟从一百层高楼摔下来,不忍心,但怎么就这么爽?

    “你们少骚扰VIY!”这时候,路过的四、五个亚裔学生,也是追梦联盟的成员,愤怒地走上来。

    “伙计们,不用理他们。”叶惟出声阻下朋友们,神情淡淡,“他们除了攻击别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做,只是些白痴,别跟他们动气。”

    虽然是这个道理,但众人怒气难消,莉莉也是双眸冒火,这些人真的是……婊子养的!整天乐于霸凌,这到底是什么心理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坏,这么恶心……

    “怎么了?你们瞪我做什么?我关心一下我的小朋友不行吗?”威廉姆斯故作着惊讶,高兴的心情掩盖不住,又问道:“那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威利斯说你是个天才?”

    克里斯蒂娜已经忍不住了,满脸扭曲的笑容,直接嘲道:“惟格,你现在是个失败者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她看向莉莉,“而某个人,现在是失败者的复制猫(跟屁虫),一只英国长毛猫。”

    “噢……失败?”威廉姆斯先一惊,也忍不住大笑了,“可怕,真可怕,哈哈!木兰,要不这样吧,我家里不算穷,有些闲钱,你跟我说说你的项目,看看能不能打动我,让我成为你的老板?”

    叶惟正要说什么,莉莉拉了拉他的手,轻声道:“惟,我们走吧。”叶惟点点头,又不能打他们,今天也没兴致耍嘴皮。

    如果可以打这帮人,莉莉会打的,尽管很不屑这些弱智青少年,他们跟惟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想的、说的、做的、追求的……全都不是一个层次!

    两人要走,威廉姆斯等人也拦不住,他们继续笑着,跟着,谈话声清晰地传上去: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有个小孩梦想着拍电影,他以为自己真有什么可以打动巨星的才华,结果……他只是个失败者!”

    “也许木兰透露自己是个女孩,威利斯会改变主意呢?嘿,你的木须在哪里!”

    “那不就是吗?粗眉版木须!”

    叶惟的怒火突然冲了上来,就要转身走去让他们闭嘴,“你们这些操蛋的白痴!”

    “惟!”莉莉又是拉住他,生怕他做出什么不冷静的事。叶惟急道:“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伤害你!”莉莉不松手,一边拖着他朝学术中心大楼快步走去,一边笑道:“这些人可伤害不了我,他们算是谁?”

    “OK……”叶惟点点头,由着她把自己拖走,并不是毫无郁闷:“只是……我让大家都丢了面子,这是我的错。”

    他的朋友们、全体追梦联盟成员们,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会好过,不但不是最酷的人,还要被嘲弄是傻瓜、是失败者……

    “才不是!”莉莉抬手敲了他的额头一记,“错的只是这个想法,现在它被我击碎了!其实丢面子的是那些不敢梦想的人,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丢面子,像我爸爸……没什么。”

    她没有跟惟说她寻求父亲帮忙的事,但父亲跟她说了,威利斯答应了不报复,还会叫洛威特那些人罢手,所以她安心了很多,相信惟一定会重新绽放出梦想成真的光芒!

    ……

    上了半天学,和朋友们一起玩了半天,到了这天晚上,叶惟没有外出,在家里房间电脑桌前,忙着做全新的融资计划,他想如果明星加盟的路线没什么突破,就老实走《血迷宫》的众筹路线,拿着项目方案、短片等游说材料,各家各户地去筹钱。

    时间他都想好了,今年的暑假。

    但这条路一点都不好走,科恩兄弟好歹有一个是电影学院毕业生,而他在普通投资人眼里,就是个青少年。拍电影?大概十个人里有九个人会直接把他轰走,剩下一个是想骗他钱的。

    虽然如此,也要准备,因为准备得越多,机会就越多。

    “Go,go,goal!Ale,ale,ale!”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惟拿过一看,是陈诺打来的,接通,“嗨,诺亚。”

    陈诺说话一向很平静,但现在他有点惊急:“惟哥,你上IMDb的新闻了,但……不是好新闻。”

    “什么?”叶惟心头一突,IMDb新闻!他一边连忙打开网页,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我一直留意着互联网上关于我们拍电影的新闻,我每天都会搜索一下。就刚才,我又谷歌搜索了一遍‘《天使之舞》+叶惟’,结果发现IMDb上,有一条今天更新的相关新闻。”

    通过搜索,叶惟随即就找到了,点进去一看,标题是“高中生戏弄好莱坞人?”

    这是一则流言,与《都是戴茜惹的祸》、安娜索菲亚-罗伯联系起来,说安娜演过的一部学生短片《天使之舞》,有可靠消息称,它是一群南加大学生的愤世恶作剧,目的是捉弄好莱坞人,方式是由一个叫叶惟的中学生,拿着它到处去招摇撞骗,布鲁斯-威利斯就几乎上当,让人啼笑皆非。

    这个新闻不是什么热门新闻,在首页是找不到的,只是一则未确定的趣闻。

    但它对叶惟的影响可以是巨大的!当初凯文-托马斯吓得赶紧赔偿50万,就是因为害怕上了IMDb,上了互联网!这个新闻,投资人们可以看到,片商们可以看到,同行们、影迷们……都可以!

    虽然它目前大概不到十个点击,都叶惟、陈诺自己点的,可是想想看,等以后好不容易要拉到一笔投资,投资人突然看到这条新闻,惊讶,疑虑,打消主意,他又得下多少工夫和时间去澄清、去说服?又有多少会成功?

    怒火在燃烧!如果说白天想打人,现在简直想杀人!

    叶惟气得发抖,这摊狗-屎显然是他的敌人拉出来的,威利斯团队!

    “操他们,操他们……”

    如果不是他,威利斯连《阳光小美女》是什么都不知道,焦点还在犹豫着卖还是拍,狗屁的奥斯卡机会也不存在!

    他创造了这些,没有伤害任何人,他们却这么卑鄙,想踢走他,骗他,抢走项目,现在他不跟他们玩了,还在纠缠,使这些下三流的手段!操!!

    “诺亚,不用担心,这些人打错算盘了,有太多人清楚《天使之舞》是谁的作品,我要证明太容易了,他们不会如愿的!”

    ……

    一座马里布豪华别墅内,洛威特此时也很怒,怎么才一天,这就成新闻,还登上IMDb了!

    这根本不是他的计划!他想要的是小范围内的传播、业内人的笑料,而不是曝光在公众面前的新闻,否则真的可能会出现瑞夫金担心的情况:整不了那小子,反而还助长他的名声。

    谁大嘴巴传的?谁弄上来的!?难道没听明白,他不想这曝光出去吗?

    他想了一番,从昨晚到现在,他告诉了十来人,这已经够多了,那些人又会告诉别人,所以不会知道是谁搞的,只要那人做得手脚干净。也许只是个意外?但他总感觉似乎背后有人在拆台……

    该死的,现在最重要是联系一下媒体朋友,一是把这条流言删掉,二是不要再报道相关话题,希望那小子还不知道。

    应该还不知道吧?毕竟流言创建了才不到三小时。要不是他让助理密切关注着这些,也不会知道。

    然而很快,手机突然响了,竟是叶惟打来的!洛威特冷笑地接通:“小子,改变主意了?”

    “你这个卑鄙小人,非要我亲自骂你几句,你才痛快吗?”叶惟愤怒的话声从手机冲出,“没用的,傻瓜,《天使之舞》所有的原始文档都在那里证明着真相!你这是给我机会,只要我联系媒体,就这件事澄清一番,我反而出名了,谢谢!婊子养的操-妈者!”

    尽管洛威特是个老狐狸,被个小子这么骂,哪有不怒的,圆框眼镜后的双目变了神色,彻底怒了,但语气依然平和:“小子,你在说什么?那短片不是你们的恶作剧吗?”

    他才不会乱说话,防止有电话录音,笑道:“看来我教过你的,你一点都没有学到,好莱坞人不会这么容易被你骗倒的!我告诉你,你这把戏算是完了,我会找我的媒体朋友,揭露你的阴谋。

    告诉那些南加大学生,他们追求艺术是好事,但这事过分了,就这样,你不用再找什么英国人、德国人帮你,这件事,没有人帮得了你!你完了!”

    说罢,洛威特挂断了电话,又是一阵冷笑,改变了主意,新闻不撒了,他倒要看看,那小子能联系什么媒体!哈哈哈!

    随便得罪大人物的下场,就是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掉!小子,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世界就是这样!

    ……

    布伦特伍德,叶惟深吸了几口气,望着窗外的如水夜色,平复着心情,又有点疑惑对方那句“不用再找”是什么意思?英国人?莉莉!她找她父亲帮忙了?

    想来是这样,他很感激,但菲尔-柯林斯的确帮不了他,除非公然站出来向媒体说“我发现了一个少年天才”,不过显然菲尔-柯林斯没有兴趣这么做。

    无论如何,就算路越来越难走,也要走下去!叶惟,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从不放弃,永不放弃!

    叶惟鼓劲地点点头,回去电脑桌前坐下,就要继续做项目融资方案。

    没一会,忽然又响起“Go,go,goal!”的铃声,叶惟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疑惑地接通:“你好。”

    “你好,是叶惟吗?”

    “是的,你是?”叶惟疑问,谁啊,怎么感觉对方宽厚沉稳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这时,他的目光正好落在那边靠墙的玩具玻璃柜里的牛仔伍迪上,这人的声音有点像……

    “我是汤姆-汉克斯。”

第八十二章 拯救大兵瑞恩    “爸爸,妈妈,没事的,不用担心我,这个变化不会击倒我的,只是一个本来就丑陋的、易碎的泡沫破灭了而已,正好去重新寻找一个真实的果实,我可以打动威利斯,也可以打动其他人!反正我不会放弃,这场比赛长着呢,我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回家后不久,叶惟就给父母说了今天的重大变故,他已经收拾好心情,像“安娜”那样重新振作了,所以笑哈哈的,神情和话语都充满信心。

    顾乔现在才明白中午时,儿子为什么看上去有些异常;叶浩根也明白了米歇尔说的“我好像看到惟在门口。”

    夫妇两人都很不好受,担忧、愤怒、难过、屈闷,空欢喜一场只是其次中的其次,他们最担心也最关心的是惟的心情,他才16岁不到,却要遭受这种挫折,要面对这么一个尔虞我诈的丑恶世界,都是因为他们无能……

    “儿子,不要给太大压力自己。”叶浩根叹气,“现在爸爸对你是零要求,你已经超过我的期望太多了。”顾乔点头:“我也是。”

    “那你们对我的期望是有多低?拜托!”叶惟摊手大笑。

    儿子虽然看似没事,但两人无法放心,惟是个倔强性子,从小有什么都自己扛着,以前他爷爷还在世时,他还能找人说说,如今……

    顾乔宽慰道:“有什么就和我们说,不要憋在心里,我们毕竟是成年人,可以给你很多建议。你不喜欢和我们说,找艾西老师、卡普森老师他们也可以,就是不要自己一个人面对,那对你来说,太不公平,太多了。”

    “谢谢,妈妈,爸爸,在我心中,你们是全世界最好的父母!”

    叶惟各拥抱了他们一下,又抱起旁边不懂发生了什么事的朵朵,对她笑道:“哥哥这次考试只有C,下次拿个A+。”

    “噢!”朵朵张圆了嘴巴,这么一说她明白了,不是第一回啦!那句话她都会念了,“哥哥,没有人是完美的。”

    “是的,你说得对!就算我这么帅,也难逃这个定律。”

    叶惟笑着点头,心里一片温暖,他们所爱的惟,不完美,他有些顽劣,有些好斗,有些好色,却不是什么卑鄙小人,绝不!

    ……

    英国,伦敦,正值凌晨2点多,菲尔-柯林斯正在睡梦之中,年轻时玩摇滚几乎天天通宵,现在老了,熬上几晚都要死似的。

    豪华的卧室内,毫无预兆地响起手机铃声,是他的私人手机,有这个号码的要不是家人、要不是非常好的好友,不然谁敢半夜打扰一个摇滚巨星?想被臭骂一通么?

    “噢,谁啊……”菲尔-柯林斯的手往床头柜一顿抓,旁边的妻子翻了翻身,嘟囔“不会打错的吧?”

    他疑惑地一看,顿时全醒了,竟然是莉莉打来的!

    这可真是第一回,莉莉从来不会在这个点数打过来的,最近几年平时打给他都不多,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不由紧张起来,一边马上接通,一边披上件睡袍离开卧室,“莉莉,出了什么事吗?”

    美国,洛杉矶。

    莉莉的左手食指在沙发上划来划去,右手拿着手机,就算隔着一个大陆和大洋,还是感觉有些促促,5岁来到美国后,她就再没有求过父亲做什么,但这一回,她必须这么做……

    “爸爸,我有件事想和你说说,很认真,很重要!”

    “当然,爸爸永远都在这里。”

    另一边,菲尔-柯林斯高兴地回答,听起来莉莉是找他谈心了,自从他三婚之后,他的宝贝女儿对他就似乎有了隔阂,写了歌才补救回来一些,可多久没找他说“重要事”了?四年多了。

    是什么事?她母亲太严厉?她有点想念英国?她想听他唱歌?这些念头一闪而过,突然有什么不好的,她的恋爱……

    他惊道:“那个男生的事?叶惟?”

    “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神秘人是你?!”莉莉几乎是大叫。

    “什么?什么神秘人?你在说什么?”菲尔-柯林斯又疑惑又无奈,现在女儿还能有什么重要事呢,全是那个电影小子。那小子正在抢走他的女儿!该死的小子……

    莉莉哦了声,就把整件事的始末讲了出来,除了神秘人的部分,最后诚恳的道:“我想请你帮个忙,打个电话给威利斯,如果他们真想报复的话,让他们收手吧,可以吗?”

    那边的父亲变得很沉默,她深吸一口气,才又哀了声:“爸爸,PLEASE!”

    这一声PLEASE,唤起了她很多的记忆,“爸爸,PLEASE!不要和妈妈离婚,不要离开我,爸爸,PLEASE!”、“爸爸,为什么,你不再爱妈妈,不再爱我了吗?”、“爸爸,求你了,求你了。”……

    滚回去!莉莉晃晃头,压下那些记忆影像,扬眉大声道:“这是正确的事,这是好人该做的事,不是吗?!”

    “是……”菲尔-柯林斯叹了声,语气也认真:“可我和布鲁斯-威利斯没什么交情,我连他的私人号码都没有。我不是他们的老板,也不是美国总统,我影响不了他们的,但我会尝试调解一下,你不用着急。”

    “等我们说完,你就帮忙。别让那些人行动,惟那么努力,那么有才华,他不该受到这些的,这个世界不该这么运转的!”

    听着女儿恳切坚定的话声,柯林斯老脸微笑,只愿她永远不会被那些险恶伤害,他这个不职称父亲,拼了老命也要保护好她。

    “我还有个想法……爸爸,你也看过《天使之舞》,你知道惟有多么优秀,而《阳光小美女》是威利斯他们看好的项目,他们认为它拍好了可以登上奥斯卡舞台!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吗?”

    莉莉说得心跳加快,其实这想法是刚刚有的,未免不是一个共赢的好办法!她笑道:“不如你来投资吧?惟的制片预算是500万美元,就是……300多万英磅,爸爸,你有上亿英磅吧?与其放在银行,不如……”

    “啊?”菲尔-柯林斯如同听了一个冷笑话,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终是呵了一声,道:“电影投资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威利斯他们愿意投资,是因为他们有制片能力,也能找到发行渠道,以他们的人脉资源,他们不愁赚不回来。

    而我呢?那小子如果是要出什么唱片,我可以提携他、投资他,他会有一条好走的路,但电影这一块,我能力有限。”

    “他叫惟,不是那小子!”莉莉有点气急,听出父亲的轻视,他一直不是怎么看好惟,好像有什么偏见似的,也可能是真的不懂电影,不然也不会演《超级欺骗》那种烂片……

    她急道:“你不是认识很多迪士尼的高层吗?你还拿了奥斯卡,你也有人脉资源啊!爸爸,这真是行得通的!300万英磅而已……当是我借你的,我来投资!”

    “300万英磅不是一个小数目,莉莉,也许你现在觉得这个男生很重要,但……”

    菲尔-柯林斯突然停住了话,还好没有继续说“但过上一段时间,也许你就不喜欢他了,或者他不喜欢你了,你们的感情因为什么原因而结束,到时候你就会后悔现在做的这笔投资了。”

    虽然父亲没说完,莉莉却领会得到,顿时一股闷气涌上心头,很难受,最难受的是,她反驳不了。

    自从父母离婚之后,也可以说从小到大,她就不相信有“永远”这回事,她和惟能好多久,未来会怎么样,她不知道……她不愿想这些,太严肃了,太早了,太想不明白了……只要现在开心就好,现在神魂颠倒就好。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过!”她喊了几声,很生气:“我只想说,老头子,也许你错过了一次在电影业出尽风头的机会,不是凭配乐,是眼光!等以后《阳光小美女》上映了,你别跟我说你很后悔,因为后悔也没用!不说了,你睡觉吧,晚安。”

    “莉莉!”

    莉莉挂断了电话,深呼吸平息着复杂的心情,她不想再去看心理医生,可是最近几个月,她却一次次失控……

    手机叮咚一声,父亲发来了一条短信:“我这就给威利斯打电话。莉莉,你能快乐是爸爸最大的心愿。”

    最大?莉莉嗤了声,爸爸,你少打了“之一”。

    爸爸,妈妈,我不想你们分开,不要离婚,PLEASE!PLEASE!PLEASE!……

    她晃晃头,驱走记忆,回复短信道:“告诉威利斯,跟惟相比,他就是一个卑鄙懦夫!他会后悔的!”

    ……

    “你准备怎么教育他?”

    “那小子以为自己有点才华,就可以嚣张,呵呵。他的才华都是那部《天使之舞》,如果那不是他的作品呢?”

    “你是说……搞臭他?说他抄袭?我看不行,他有办法证明的,这反而会提高他的名声。”

    “那是闹大了的情况,我们只需要在小范围内制造一个圈内人的笑料:‘我们差点被骗了。’笑料里说清楚《天使之舞》是个一帮南加大学生的恶作剧,和那个亚裔小子联手,就想整蛊好莱坞人。

    只要这个笑料传开去,越传越真,很多人就会有这么个印象,他是个骗子,他是来捉弄好莱坞傻瓜的。没人想当傻瓜,尤其大人物们,这样那小子连游说的机会都没有,人们直接不见他,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呵呵。

    而且我们再动用一下权势,让他的机会不断减少、他可以走的路不断被堵死,每次走着走着,就是奇怪的失败。这课怎么样?”

    “挺不错,但《阳光小美女》真的拿不到了?布鲁斯会失望的。”

    “不急,先让那小子尝清楚失败的滋味,等他彻底成了只落水狗,我们再给他一点食物,200万买走《阳光小美女》项目!不怕他不卖。人是会变的,年纪越小、打击越多,越容易变,说不定过上几天,小子就求着我们原谅他,想当小小伍迪-艾伦。

    等等,布鲁斯打给我了,我听听他说什么。”

    “嗯,帮我问好。”

    过得一阵。

    “……回来了,哈哈,小子的小女朋友叫她爸爸帮忙了,摇滚巨星打了个电话给布鲁斯,大概说了些年轻人不懂事,别跟他计较的话,布鲁斯让我不要整那小子,当他不存在就好。”

    “那你怎么说?”

    “菲尔-柯林斯管不了我们,也带不了好处给我们,不用理他。而布鲁斯……阿诺,这不只是布鲁斯的事了,也是我们的事,我们不做点什么,才真的会成为行业笑料。这小子,我是一定要教育的,他斗不过我,也没有人可以帮到他!”

    “等事后布鲁斯知道了,他发脾气怎么办?”

    “他不会的,只要我们把项目拿过来,他只会高兴,如果真能拿到奥斯卡提名,呵呵,你们的公司等着被注资吧。”

    “听起来不错……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今晚。”

    ……

    吃过晚餐后,叶惟回到房间,给所有追梦联盟的成员们群发了一条长短信:“因为威利斯团队改变主意,认为我不适合当项目的制片人和导演,想把我撤换下来,所以追梦联盟和夏延企业的合作到此为止。不是开玩笑,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不用担心!”

    他并没有说清楚威利斯团队的恶劣手段,但这个消息已经足以让众人炸锅了,手机马上涌来了一条条关切的、义愤填膺的短信。

    叶惟躺在床上,和他们发着短信,聊着电话,心头越发温暖,朋友们喜爱的那个惟,也不是卑鄙小人。

    没一个小时,家里来客人了,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他的四位最好朋友,全来了!

    “惟哥,什么都别说了!”

    叶惟刚出来欢迎他们,刚一照面,列夫就拥抱上来,“我爱你!”巴德也拥过来,陈诺也是,科尔温犹豫一下也拥了……

    草坪上,五人拥成一团,中间被拥得死死的叶惟仰头大喊:“我不是同性恋!巴德,你的手!”

    “噢对不起,我以为你藏了什么食物……”

    ……

    “妈妈,求你了,求你了!帮帮惟!”

    晚上当母亲回来,莉莉又给她说了前因后果,然后哀求起来,求妈妈她就自然得多了,只是向来没什么效果……

    此时大厅里,塔沃曼叹道:“我相信威利斯不会报复的,但洛威特那些人,我们真的做不了什么,我说真的,我帮不了惟。”

    莉莉顿时又是气急,“那你总可以把惟介绍给其他一些大人物吧?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威利斯一个巨星!”

    “是不只有威利斯一个巨星,但其他人多多少少都会给他面子,给洛威特他们面子,而且这个项目太古怪了,风险又太高,一个青少年导演!就算有谁感兴趣,也没几个人敢抓这种投资机会。

    而那些不用顾虑威利斯他们感受的人,他们更没有这个必要,为什么要掺和这事?钱?名声?他们都不缺;帮助年轻人?眼光好的美名?我真不知道谁会有这个闲心……所以……”

    塔沃曼摇摇头,“我觉得惟最好不要再走游说巨星加盟、开展融资这种路线了,想想别的办法吧。”

    莉莉皱起了双眉,很生气,却知道妈妈说得有道理,不由渐渐有些沮丧,现在威利斯是好莱坞片酬前五的人物,可以毫不顾虑他的明星,也只有2000万片酬俱乐部那些人了……

    抚抚女儿的头发,塔沃曼安慰道:“其实现在的情况很正常,我早有预感了,世上没有事情会这么顺利的,还要是这么疯狂的事情。”

    “妈妈,如果我们投资……?”莉莉又说出这个想法,不过她们家不比父亲家那么有钱,妈妈多半……

    “你父亲告诉过我你这个想法了,不,不行。”果然,妈妈直接拒绝,还道:“他说得对,这不适合你们,真的不适合。”

    莉莉面色沉沉,“但这显然是一笔很好的投资,我觉得会有很高的回报的……我们投个100万?”

    “不,不就是不,你别动这种歪主意!”

    ……

    电视机响起了《You‘ll-Be-In-My-Heart》,屏幕中开始了一段蒙太奇。

    那张憨厚的脸庞又感动又激动,双目微微有点湿润。

    当完全看完了10分钟影片,他不禁感慨出声:“拍得太棒了!”果然是一个才华出众的年轻人,导演、制片人、编剧、剪辑、配乐都是他,真棒,是什么电影学院的毕业生?真棒……

    “汤姆,你在看什么?”

    “一部完美的短片,丽塔,我经常都说,电影业埋没了不知道多少人才,像这个年轻人,他有这样的才华,还需要寻找机会!但我看到了,他就不会被埋没,我要见他一面,拍得真棒,也许我们找到了又一个《我盛大的希腊婚礼》!就不知道布鲁斯-威利斯有没有抢先了,我希望我还有机会……等等,等……哈佛-西湖学校?叶惟是个高中生?!”

    脸庞上,一片震惊之色!

    “哈哈……你是说一个高中生,拍出了让你震惊的短片?”

    “开玩笑吗?这是什么玩笑吗?怎么……可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