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爸爸,妈妈,没事的,不用担心我,这个变化不会击倒我的,只是一个本来就丑陋的、易碎的泡沫破灭了而已,正好去重新寻找一个真实的果实,我可以打动威利斯,也可以打动其他人!反正我不会放弃,这场比赛长着呢,我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回家后不久,叶惟就给父母说了今天的重大变故,他已经收拾好心情,像“安娜”那样重新振作了,所以笑哈哈的,神情和话语都充满信心。

    顾乔现在才明白中午时,儿子为什么看上去有些异常;叶浩根也明白了米歇尔说的“我好像看到惟在门口。”

    夫妇两人都很不好受,担忧、愤怒、难过、屈闷,空欢喜一场只是其次中的其次,他们最担心也最关心的是惟的心情,他才16岁不到,却要遭受这种挫折,要面对这么一个尔虞我诈的丑恶世界,都是因为他们无能……

    “儿子,不要给太大压力自己。”叶浩根叹气,“现在爸爸对你是零要求,你已经超过我的期望太多了。”顾乔点头:“我也是。”

    “那你们对我的期望是有多低?拜托!”叶惟摊手大笑。

    儿子虽然看似没事,但两人无法放心,惟是个倔强性子,从小有什么都自己扛着,以前他爷爷还在世时,他还能找人说说,如今……

    顾乔宽慰道:“有什么就和我们说,不要憋在心里,我们毕竟是成年人,可以给你很多建议。你不喜欢和我们说,找艾西老师、卡普森老师他们也可以,就是不要自己一个人面对,那对你来说,太不公平,太多了。”

    “谢谢,妈妈,爸爸,在我心中,你们是全世界最好的父母!”

    叶惟各拥抱了他们一下,又抱起旁边不懂发生了什么事的朵朵,对她笑道:“哥哥这次考试只有C,下次拿个A+。”

    “噢!”朵朵张圆了嘴巴,这么一说她明白了,不是第一回啦!那句话她都会念了,“哥哥,没有人是完美的。”

    “是的,你说得对!就算我这么帅,也难逃这个定律。”

    叶惟笑着点头,心里一片温暖,他们所爱的惟,不完美,他有些顽劣,有些好斗,有些好色,却不是什么卑鄙小人,绝不!

    ……

    英国,伦敦,正值凌晨2点多,菲尔-柯林斯正在睡梦之中,年轻时玩摇滚几乎天天通宵,现在老了,熬上几晚都要死似的。

    豪华的卧室内,毫无预兆地响起手机铃声,是他的私人手机,有这个号码的要不是家人、要不是非常好的好友,不然谁敢半夜打扰一个摇滚巨星?想被臭骂一通么?

    “噢,谁啊……”菲尔-柯林斯的手往床头柜一顿抓,旁边的妻子翻了翻身,嘟囔“不会打错的吧?”

    他疑惑地一看,顿时全醒了,竟然是莉莉打来的!

    这可真是第一回,莉莉从来不会在这个点数打过来的,最近几年平时打给他都不多,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不由紧张起来,一边马上接通,一边披上件睡袍离开卧室,“莉莉,出了什么事吗?”

    美国,洛杉矶。

    莉莉的左手食指在沙发上划来划去,右手拿着手机,就算隔着一个大陆和大洋,还是感觉有些促促,5岁来到美国后,她就再没有求过父亲做什么,但这一回,她必须这么做……

    “爸爸,我有件事想和你说说,很认真,很重要!”

    “当然,爸爸永远都在这里。”

    另一边,菲尔-柯林斯高兴地回答,听起来莉莉是找他谈心了,自从他三婚之后,他的宝贝女儿对他就似乎有了隔阂,写了歌才补救回来一些,可多久没找他说“重要事”了?四年多了。

    是什么事?她母亲太严厉?她有点想念英国?她想听他唱歌?这些念头一闪而过,突然有什么不好的,她的恋爱……

    他惊道:“那个男生的事?叶惟?”

    “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神秘人是你?!”莉莉几乎是大叫。

    “什么?什么神秘人?你在说什么?”菲尔-柯林斯又疑惑又无奈,现在女儿还能有什么重要事呢,全是那个电影小子。那小子正在抢走他的女儿!该死的小子……

    莉莉哦了声,就把整件事的始末讲了出来,除了神秘人的部分,最后诚恳的道:“我想请你帮个忙,打个电话给威利斯,如果他们真想报复的话,让他们收手吧,可以吗?”

    那边的父亲变得很沉默,她深吸一口气,才又哀了声:“爸爸,PLEASE!”

    这一声PLEASE,唤起了她很多的记忆,“爸爸,PLEASE!不要和妈妈离婚,不要离开我,爸爸,PLEASE!”、“爸爸,为什么,你不再爱妈妈,不再爱我了吗?”、“爸爸,求你了,求你了。”……

    滚回去!莉莉晃晃头,压下那些记忆影像,扬眉大声道:“这是正确的事,这是好人该做的事,不是吗?!”

    “是……”菲尔-柯林斯叹了声,语气也认真:“可我和布鲁斯-威利斯没什么交情,我连他的私人号码都没有。我不是他们的老板,也不是美国总统,我影响不了他们的,但我会尝试调解一下,你不用着急。”

    “等我们说完,你就帮忙。别让那些人行动,惟那么努力,那么有才华,他不该受到这些的,这个世界不该这么运转的!”

    听着女儿恳切坚定的话声,柯林斯老脸微笑,只愿她永远不会被那些险恶伤害,他这个不职称父亲,拼了老命也要保护好她。

    “我还有个想法……爸爸,你也看过《天使之舞》,你知道惟有多么优秀,而《阳光小美女》是威利斯他们看好的项目,他们认为它拍好了可以登上奥斯卡舞台!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吗?”

    莉莉说得心跳加快,其实这想法是刚刚有的,未免不是一个共赢的好办法!她笑道:“不如你来投资吧?惟的制片预算是500万美元,就是……300多万英磅,爸爸,你有上亿英磅吧?与其放在银行,不如……”

    “啊?”菲尔-柯林斯如同听了一个冷笑话,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终是呵了一声,道:“电影投资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威利斯他们愿意投资,是因为他们有制片能力,也能找到发行渠道,以他们的人脉资源,他们不愁赚不回来。

    而我呢?那小子如果是要出什么唱片,我可以提携他、投资他,他会有一条好走的路,但电影这一块,我能力有限。”

    “他叫惟,不是那小子!”莉莉有点气急,听出父亲的轻视,他一直不是怎么看好惟,好像有什么偏见似的,也可能是真的不懂电影,不然也不会演《超级欺骗》那种烂片……

    她急道:“你不是认识很多迪士尼的高层吗?你还拿了奥斯卡,你也有人脉资源啊!爸爸,这真是行得通的!300万英磅而已……当是我借你的,我来投资!”

    “300万英磅不是一个小数目,莉莉,也许你现在觉得这个男生很重要,但……”

    菲尔-柯林斯突然停住了话,还好没有继续说“但过上一段时间,也许你就不喜欢他了,或者他不喜欢你了,你们的感情因为什么原因而结束,到时候你就会后悔现在做的这笔投资了。”

    虽然父亲没说完,莉莉却领会得到,顿时一股闷气涌上心头,很难受,最难受的是,她反驳不了。

    自从父母离婚之后,也可以说从小到大,她就不相信有“永远”这回事,她和惟能好多久,未来会怎么样,她不知道……她不愿想这些,太严肃了,太早了,太想不明白了……只要现在开心就好,现在神魂颠倒就好。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过!”她喊了几声,很生气:“我只想说,老头子,也许你错过了一次在电影业出尽风头的机会,不是凭配乐,是眼光!等以后《阳光小美女》上映了,你别跟我说你很后悔,因为后悔也没用!不说了,你睡觉吧,晚安。”

    “莉莉!”

    莉莉挂断了电话,深呼吸平息着复杂的心情,她不想再去看心理医生,可是最近几个月,她却一次次失控……

    手机叮咚一声,父亲发来了一条短信:“我这就给威利斯打电话。莉莉,你能快乐是爸爸最大的心愿。”

    最大?莉莉嗤了声,爸爸,你少打了“之一”。

    爸爸,妈妈,我不想你们分开,不要离婚,PLEASE!PLEASE!PLEASE!……

    她晃晃头,驱走记忆,回复短信道:“告诉威利斯,跟惟相比,他就是一个卑鄙懦夫!他会后悔的!”

    ……

    “你准备怎么教育他?”

    “那小子以为自己有点才华,就可以嚣张,呵呵。他的才华都是那部《天使之舞》,如果那不是他的作品呢?”

    “你是说……搞臭他?说他抄袭?我看不行,他有办法证明的,这反而会提高他的名声。”

    “那是闹大了的情况,我们只需要在小范围内制造一个圈内人的笑料:‘我们差点被骗了。’笑料里说清楚《天使之舞》是个一帮南加大学生的恶作剧,和那个亚裔小子联手,就想整蛊好莱坞人。

    只要这个笑料传开去,越传越真,很多人就会有这么个印象,他是个骗子,他是来捉弄好莱坞傻瓜的。没人想当傻瓜,尤其大人物们,这样那小子连游说的机会都没有,人们直接不见他,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呵呵。

    而且我们再动用一下权势,让他的机会不断减少、他可以走的路不断被堵死,每次走着走着,就是奇怪的失败。这课怎么样?”

    “挺不错,但《阳光小美女》真的拿不到了?布鲁斯会失望的。”

    “不急,先让那小子尝清楚失败的滋味,等他彻底成了只落水狗,我们再给他一点食物,200万买走《阳光小美女》项目!不怕他不卖。人是会变的,年纪越小、打击越多,越容易变,说不定过上几天,小子就求着我们原谅他,想当小小伍迪-艾伦。

    等等,布鲁斯打给我了,我听听他说什么。”

    “嗯,帮我问好。”

    过得一阵。

    “……回来了,哈哈,小子的小女朋友叫她爸爸帮忙了,摇滚巨星打了个电话给布鲁斯,大概说了些年轻人不懂事,别跟他计较的话,布鲁斯让我不要整那小子,当他不存在就好。”

    “那你怎么说?”

    “菲尔-柯林斯管不了我们,也带不了好处给我们,不用理他。而布鲁斯……阿诺,这不只是布鲁斯的事了,也是我们的事,我们不做点什么,才真的会成为行业笑料。这小子,我是一定要教育的,他斗不过我,也没有人可以帮到他!”

    “等事后布鲁斯知道了,他发脾气怎么办?”

    “他不会的,只要我们把项目拿过来,他只会高兴,如果真能拿到奥斯卡提名,呵呵,你们的公司等着被注资吧。”

    “听起来不错……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今晚。”

    ……

    吃过晚餐后,叶惟回到房间,给所有追梦联盟的成员们群发了一条长短信:“因为威利斯团队改变主意,认为我不适合当项目的制片人和导演,想把我撤换下来,所以追梦联盟和夏延企业的合作到此为止。不是开玩笑,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不用担心!”

    他并没有说清楚威利斯团队的恶劣手段,但这个消息已经足以让众人炸锅了,手机马上涌来了一条条关切的、义愤填膺的短信。

    叶惟躺在床上,和他们发着短信,聊着电话,心头越发温暖,朋友们喜爱的那个惟,也不是卑鄙小人。

    没一个小时,家里来客人了,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他的四位最好朋友,全来了!

    “惟哥,什么都别说了!”

    叶惟刚出来欢迎他们,刚一照面,列夫就拥抱上来,“我爱你!”巴德也拥过来,陈诺也是,科尔温犹豫一下也拥了……

    草坪上,五人拥成一团,中间被拥得死死的叶惟仰头大喊:“我不是同性恋!巴德,你的手!”

    “噢对不起,我以为你藏了什么食物……”

    ……

    “妈妈,求你了,求你了!帮帮惟!”

    晚上当母亲回来,莉莉又给她说了前因后果,然后哀求起来,求妈妈她就自然得多了,只是向来没什么效果……

    此时大厅里,塔沃曼叹道:“我相信威利斯不会报复的,但洛威特那些人,我们真的做不了什么,我说真的,我帮不了惟。”

    莉莉顿时又是气急,“那你总可以把惟介绍给其他一些大人物吧?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威利斯一个巨星!”

    “是不只有威利斯一个巨星,但其他人多多少少都会给他面子,给洛威特他们面子,而且这个项目太古怪了,风险又太高,一个青少年导演!就算有谁感兴趣,也没几个人敢抓这种投资机会。

    而那些不用顾虑威利斯他们感受的人,他们更没有这个必要,为什么要掺和这事?钱?名声?他们都不缺;帮助年轻人?眼光好的美名?我真不知道谁会有这个闲心……所以……”

    塔沃曼摇摇头,“我觉得惟最好不要再走游说巨星加盟、开展融资这种路线了,想想别的办法吧。”

    莉莉皱起了双眉,很生气,却知道妈妈说得有道理,不由渐渐有些沮丧,现在威利斯是好莱坞片酬前五的人物,可以毫不顾虑他的明星,也只有2000万片酬俱乐部那些人了……

    抚抚女儿的头发,塔沃曼安慰道:“其实现在的情况很正常,我早有预感了,世上没有事情会这么顺利的,还要是这么疯狂的事情。”

    “妈妈,如果我们投资……?”莉莉又说出这个想法,不过她们家不比父亲家那么有钱,妈妈多半……

    “你父亲告诉过我你这个想法了,不,不行。”果然,妈妈直接拒绝,还道:“他说得对,这不适合你们,真的不适合。”

    莉莉面色沉沉,“但这显然是一笔很好的投资,我觉得会有很高的回报的……我们投个100万?”

    “不,不就是不,你别动这种歪主意!”

    ……

    电视机响起了《You‘ll-Be-In-My-Heart》,屏幕中开始了一段蒙太奇。

    那张憨厚的脸庞又感动又激动,双目微微有点湿润。

    当完全看完了10分钟影片,他不禁感慨出声:“拍得太棒了!”果然是一个才华出众的年轻人,导演、制片人、编剧、剪辑、配乐都是他,真棒,是什么电影学院的毕业生?真棒……

    “汤姆,你在看什么?”

    “一部完美的短片,丽塔,我经常都说,电影业埋没了不知道多少人才,像这个年轻人,他有这样的才华,还需要寻找机会!但我看到了,他就不会被埋没,我要见他一面,拍得真棒,也许我们找到了又一个《我盛大的希腊婚礼》!就不知道布鲁斯-威利斯有没有抢先了,我希望我还有机会……等等,等……哈佛-西湖学校?叶惟是个高中生?!”

    脸庞上,一片震惊之色!

    “哈哈……你是说一个高中生,拍出了让你震惊的短片?”

    “开玩笑吗?这是什么玩笑吗?怎么……可能……”

第八十章 勇敢的心    快到中午了,还没有收到叶惟新的短信,莉莉感到很奇怪,问了别人也没有收到,怎么回事,合同签好了么?

    现在这个点数应该不会打扰到他吧?这么一想,她停下前往食堂的脚步,拨打了过去,然而嘟了很久,都没有被接通,当过一会后再打过去,惟竟然关机了!是有什么事情忙着吗?

    她有些疑虑,想想打给了列夫,“嗨,你有收到惟的新消息吗?”

    “没有,你也没有?怪了!我给惟哥发了很多短信,他只回了一条,说没空,有空再联系我,好像很忙。”

    “噢,好的。”莉莉放下手机,忙签约后的事情么?她不懂这方面有什么流程,只能等待了。

    不过她心里,总有点不太好的感觉,再怎么忙,回一条短信的时间总有,惟还好吧……

    ……

    离开夏延企业,叶惟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在圣莫尼卡的街头走动,时不时驻步很久,看着车流和来往路人,面无表情。

    他的灵魂就像被冰封了,犹如一个局外人地看待着这些事情,之前欣喜的、欢庆的,今天这些操蛋的,没什么感觉。这是不是人类的一种心理防御系统,突然受到重击时,就这样?

    他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怎么成了现在这样,因为那个梦,他知道世间险恶,懂得很多学识,也成熟了很多,但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终究是一个差一个月16岁的少年。

    一路勇猛走来,突然发现自己早已陷入了一个黑暗沼泽,水快漫到头顶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布鲁斯-威利斯,明明是一个肯给年轻人机会的好人,明明已经答应了,那天他为整个计划那么兴奋!为什么又要反悔,还想用这种卑鄙手段骗走《阳光小美女》……

    只要稍微去细想这件事,叶惟就有一种喘不过气的心脏抽搐感,于是又停下来,让自己的心神处于一个麻木状态。

    双赢?他没有去想,一丁点都不想去考虑,但他可以感觉到黑暗正从四面八方扑来,将要吞噬他……

    走了不知多久,叶惟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父亲的牙医诊所外面,进了小楼,到了诊所门口张望,只见大厅里,一身白大衣、戴着口罩的老爸站在牙椅边,正给一个客户做着什么牙科手术,黑人老护士米歇尔从旁帮忙。

    “麻醉剂。”老爸说着。

    米歇尔递给了他一支装满药水的小针管,老爸熟练而小心地给椅上的客户注射,“有点痛,忍着,马上就好。”

    叶惟偷偷地看了一会,就转身走了,不想打扰到手术,洛威特的话隐隐在耳边响起:“你爸爸工作那么辛苦,周末都去上班,你忍心吗?”而父亲每天回家,疲惫不堪的样子,浮现心头……

    离开诊所后,叶惟一路从圣莫尼卡,步行回去布伦特伍德,走了两个小时,快到中午,回到了自己家。

    期间,列夫他们发短信过来问怎么样,莉莉还打过来,他不想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什么都还没有明确,说什么?

    失败了?事情改变了,你们本可以大出风头的,就因为我想当制片人和导演,害你们一起倒霉,都因为我……

    莉莉,这次6号输了……输了吗?比赛结束了?

    “妈妈,我回来了。”

    叶惟喊着进了屋子,托托高兴地奔了上来,来到饭厅,只见妈妈又坐在餐桌边,埋首翻译着文件,那些待翻译的文档总是那么多,似乎一直都没有减少,总是一堆堆一叠叠的压在那里。

    妈妈抬头望来,有些期待地笑,“该要我签合同了吧?”

    “唔……合同上出了点小问题,需要再修订一下,所以……”叶惟苦笑地耸耸肩,看来索尔顿律师没告诉他们。

    “什么问题?没事吧?”妈妈有点察觉到了。叶惟顿时哈哈一声,摆着手走向后园:“没什么,律师的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妈妈没什么怀疑,问道:“吃过午餐了吗?冰柜里有吃的。”

    “已经吃过了,朵朵呢?”叶惟根本没心情吃东西。

    “她跟着兰登一家去海滩玩了,傍晚回来。”

    “什么?妈妈,你就放心?”叶惟惊了惊,虽然兰登太太一家很好人,也偶尔帮忙照顾朵朵,可是!妈妈以前从不会这样……

    “你妹妹闹着要去,我是没办法,没事的,最近不是第一回了。”妈妈皱皱眉,又埋首回去文件堆,“我手头这些工作很赶,你下午还去学校吗?我没空载你去,你叫出租车吧。”

    叶惟低了低眼睛,摇头,“不去了,有些事情忙……我只是回来看看,现在就出去,再见,妈妈……”他转身离去,而那把恶心的话声再度响着:你妈妈?你妹妹?她们过得很好吗?

    50万签字预付费、马里布度假别墅、才子打造计划、20岁长片导演……只是不是拍《阳光小美女》……

    银行债务、可怕的梦境、更加艰难的路、所有人空欢喜一场、失败、失望……

    答应,梦想破灭……拒绝,梦想也……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追梦人!……浪费你的才华,浪费你的青春!”

    “我们梦想成真了!”

    “前进,惟,前进!”

    凌乱的念头、断裂的话声,犹如风暴般席卷着他的脑海,卷起一阵阵惊涛骇浪,不停地纠缠、翻腾、汹涌,他猛地摇头,狠狠地抓头,拍打脑门,直弄得快要呕吐,那些该死的声音却还在涌来……

    隐约之间,似乎有着自己的声音:“答应吧?你得到的也不错了啊?像他们说的,理智点,聪明点,答应吧?”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何必呢?等你成了大人物,这些就不是什么了,还犹豫什么?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坚持?为什么?

    “不,不,不……”

    叶惟一边拖着行李箱走在街道上,一边摇头,驱散着那让人痛恨的声音,为什么?因为不想做一个自己不屑的卑鄙者,如果为了所谓的成功,什么信念都抛弃,那么成功了,又有什么喜悦?

    那其实是种失败,不是吗?

    “不!!不!!!”他突然大喊出来,圆睁的双眼快要爆裂,“我不要做那种人,我叶惟,不是那种人……我不是丧尸,我也不是活人,我是个英雄……我是个英雄……”

    眼睛里那点火光依然燃着,虽然处于狂风暴雨的环境之中,飘摇不定,十分虚弱,但那一点火光,并没有熄灭……

    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的……

    他拿出手机开了机,打给了一个人。

    ……

    下午三点多,哈佛-西湖放学时分,莉莉的忧虑正越来越重,惟还是没有回任何消息!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忽然这时,手机来电振动了,她急忙拿出一看,却是拉莫打来的,她一边往人少的路边绿化带走去,一边疑惑地接通。

    “下午好,拉莫。”

    “莉莉,一个坏消息……”手机传出拉莫低沉的声音,好像很难开口说出来。莉莉惊道:“是惟的事?他怎么了?”拉莫长叹了一口气:“我也是刚刚知道,中午时他问我要我爸爸的手机号码时,听不出异常……”

    “怎么了!?”

    “那老头子疯了,我真为他感到羞耻,他疯了。”拉莫又郁闷又羞愧,听不到有半点傲气,“他们不再想惟当《阳光小美女》的制片人和导演,而且好像还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招,想拿走项目,惟没有答应,他……他肯定很难过。”

    什么?什么……!?莉莉呆愣住了,晃晃头让自己回过神,急道:“你都知道些什么?全部告诉我!”

    “我知道的不多……”

    ……

    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叶惟坐在小山坡树林里,靠着那棵美丽的大树,打着手机。

    还是嘟嘟几声,就被马上按断,威利斯不肯接,从中午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十二次了。

    这时他的手机来了个来电,又是莉莉,她打来五次了,但他真的不想接通,他想和她的下一次对话,可以是接着上次的兴奋,说着成功的喜悦,而不是难过和失望。

    他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她:“我真没事,有正事忙,先不要打扰我,谢谢。”

    几乎瞬间,她回复了短信:“你在哪里?我和你一起面对。”

    她知道了?哪个混蛋告诉她的!太多管闲事了!面对什么,面对一堆狗屁!?很好玩吗!

    叶惟几乎要把手机扔出去,忍了下来,按动手机键盘,发了一条短信给威利斯:“威利斯先生,你在害怕什么?一个电话都不敢接的铁血硬汉?你有什么想法,大可以说清楚,别像个小娘们!”

    过了一会,他第三十三次打过去,而这次嘟嘟了近十声后,哒的突然接通了!

    叶惟立时双眼大亮,坐直身子,浑身来了力气,“威利斯先生,抱歉,刚才只是激将法,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没这个需要。”威利斯的话声很平淡,似乎在他这里无比重要的事情,在大人物那什么都不是。

    手机传着那淡声:“这件事就是这样,他们和你说得够清楚了,我有不对的地方,但它就是这样。在好莱坞,任何事都可能变化,任何人都可能改变,甚至是你家人。

    惟,我确实有动心过,确实答应过你,但我也想冲击奥斯卡,这是你不能带给我的。而改变后的方案,对你的年纪和身份来说,还是很好的!非要那么着急、贪心吗?你现在听话,过上几年,一定有你执导的机会。”

    还是洛威特那一套说辞,叶惟低低头,“先生……你别被那些人蒙蔽了,我认识的威利斯先生是一个真诚的、对年轻人友好的、肯给机会的人……”

    “好了,就这样吧,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就联系洛威特,别再骚扰我了,我可以拉你进黑名单的,别让我这么做。”

    威利斯刚一说罢,便挂断了,手机只剩嘟嘟声。

    叶惟脸色发白,发了很久的呆,才放下手机。他摇头笑了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笑,大人物?这就是大人物。

    他随手扔掉手机,砰的一声砸中了旁边的行李箱,他扭头看看,打开了箱子,顿时又一怔。

    箱内的文件摆布跟自己之前留下时一模一样,甚至连那一幅素描画都没有动过,仍然夹在故事板文档的最前面……威利斯根本就没有看过,准确点说,根本没有打开过这个箱子。

    “哈哈哈!”他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过去几个月的一幕幕画面浮现眼前,在常春藤餐厅的、在拉斯维加斯的、在圣莫尼卡的……恍若昨日,一次次的焦急,一次次的挽救,涌上心头!结果……结果!

    “哈哈哈哈哈!”他一边笑着,一边抽出那张素描,折成了一只纸飞机,用力地扔了出去,吹起口哨:“起飞吧警长!!”

    纸飞机在空中摇晃飞去,飞了十几米,跌落在山坡草地上。

    “哦噢,坠机了,哈哈哈……”

    很快,天空又出现一只纸飞机,然后又一只。

    ……

    接了拉莫那通电话后,莉莉既十分愤怒,又忧心如焚,惟的短信只是加重她的忧虑。

    虽然本来田径队那边有训练,但她怎么还能在学校待下去,一边匆匆走人,一边打电话问着大家惟的消息和下落,她要见到他,这种艰难时刻,她只想陪伴在他身边……

    当乘着出租车来到叶惟家,莉莉还是找不到他,他妈妈不清楚情况,也不知道惟去哪里了。她装着没事的样子就走了,惟中午的时候在布伦特伍德,现在还在吗?哪里?

    她突然就想到一个地方,那棵大树!他就在那里,她感觉到了。

    继续乘出租车前往目的地,十几分钟后,莉莉赶到公园,下午4点多了,只有西边的游乐设施有些游人,北边树林很幽静。

    当她上了山坡没走多远,就见到林间草地上到处散落着一些纸飞机,明显是新折的,纸上还有着铅笔画和文字,她疑惑地捡起一只,一看赫然发现是一张分镜图,《天使之舞》的……

    双眸慌瞪,她又捡起几步外的一只,是一页剧本,可以看到惟手写的一行行字:“5内景,安娜家屋子,日夜更替……”

    惟,不要这样,不要伤害自己……捡着一只只的纸飞机,她的心很痛,痛得像要裂开,这才知道,原来可以为另一个人这么心痛……她突然扔掉满怀的纸飞机,奔向前边,看到了,惟就坐在大树边!

    他在低头折着又一只的纸飞机,不知用的什么文件。

    “惟!”人未至,莉莉喊了声。

    那边的叶惟抬起头,一看到她,顿时整个人从平静陷入癫狂,他一手抓着脑袋,一手将那只未完成的纸飞机揉成纸团扔掉。

    他站了起身,愤怒地甩了甩手,突然猛地一脚踢向旁边打开的行李箱,踢得纸张飞舞,又一拳打在树身上,“哪个混蛋!!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行吗!!别过来,让我一个人静静!!”

    莉莉还是走了过去,微挺着英眉,轻柔地说道:“惟,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叶惟转身看着她,双眼里布满了发红的血丝,猛然什么都不说,像一只发疯的野兽,一下双手抱住她的脸庞,狠狠地吻起她的眉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

    “唔……嗯……”莉莉被他粗暴对待,自然不会舒服,但她没有避开,双手反抱着他,轻抚他的后背,嘴唇回应着他的吻。

    但她一回吻,叶惟就停下来了,低着头,声音沙哑:“对不起……莉莉,对不起,我糟透了……”

    “不是的,惟,你棒极了。”莉莉安慰着,心痛越发的重,有些喘不过气。

    他渐渐紧抱着她,低头埋在她右肩上,而他的双肩微微有点颤抖,话声也是:“结束了,那些美梦,全部结束了……我不是个英雄,我只是个失败者……只是个幼稚愚蠢爱妄想的失败者,我没有办法,我做不了什么,结束了……”

    “不,不……没结束!”莉莉也抱紧了他,双眸泛泪,双眉却一直飒爽,声音坚定:“有人曾经告诉过我,‘只要你敢去梦,一切都有可能!’那个人就是你,叶惟,那才是你!只要你敢去梦,美梦永远都不会结束!”

    她忽有点哽咽,吻了吻他的头发,“惟,别放弃!我会喜欢努力了却失败的人,但我不喜欢放弃的人!别放弃,做你自己!”

    叶惟沉默着,双肩渐渐安定了下来……在她一遍遍“别放弃”的呢喃声中,半晌,他的呼吸,也渐渐稳了下来……

    “美女……那你有爱的麻烦了,因为,那个叫叶惟的家伙,从不放弃!”

    他突然说话了,抬头吻了她嘴唇一下,就放开她。莉莉露出欣喜的笑容,叫道:“这才是惟,我喜欢的惟!”

    “我要打一个电话。”叶惟笑道,双眼不再透着迷茫,面容刚毅,“这事上,我有答案了。”

    “嗯?”莉莉眨眨眼。

    叶惟从草地上找了找,拿起手机,先给威利斯发了一条短信“先生,我想清楚了,我有了决定,想告诉你。”然后今天第三十三次打给威利斯,这次对方爽快地接通了,他笑道:“嘿,警长,好消息!”

    莉莉定眸的看着他,而威利斯的话声从手机传出:“小子,终于懂得做聪明的选择了?”

    “是的,我的选择非常聪明,你知道……”叶惟的语气认真至极,声音渐渐高昂上去:“我的确是你的影迷,我喜欢你的表演,我也喜欢你的事迹,我的确曾经很尊敬你。但是,现在?我的答案是,FUCK-YOU!

    还有操-你的经纪人,操-你的公关发言人,操-你的公司合伙人,操-你的律师!操-你的奥斯卡梦想!!拜拜!!!”

    喊罢,他挂断了,看看手机屏幕,是他挂断!不是那卑鄙巨星!

    莉莉呆住了,难以置信的样子,张动嘴巴:“刚才你打给的是布鲁斯-威利斯?”

    “是的!”叶惟看着她,哈哈大笑:“操他!想威胁我?利诱我?他们真的错了,因为我这个人,不自由,毋宁死!”他握拳上升,放声大喊:“操他们!!!”

    “噗哈哈哈!”莉莉也激动地笑了出来,“惟,你的选择好极了!”他好帅!她突然忍不住扑向他要拥抱!

    叶惟双手抱住她,旋转着把她托高了一些,面对面地笑着,眼睛看着眼睛,随即热吻起来——

    裙角飞扬,天堂此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