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快到中午了,还没有收到叶惟新的短信,莉莉感到很奇怪,问了别人也没有收到,怎么回事,合同签好了么?

    现在这个点数应该不会打扰到他吧?这么一想,她停下前往食堂的脚步,拨打了过去,然而嘟了很久,都没有被接通,当过一会后再打过去,惟竟然关机了!是有什么事情忙着吗?

    她有些疑虑,想想打给了列夫,“嗨,你有收到惟的新消息吗?”

    “没有,你也没有?怪了!我给惟哥发了很多短信,他只回了一条,说没空,有空再联系我,好像很忙。”

    “噢,好的。”莉莉放下手机,忙签约后的事情么?她不懂这方面有什么流程,只能等待了。

    不过她心里,总有点不太好的感觉,再怎么忙,回一条短信的时间总有,惟还好吧……

    ……

    离开夏延企业,叶惟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在圣莫尼卡的街头走动,时不时驻步很久,看着车流和来往路人,面无表情。

    他的灵魂就像被冰封了,犹如一个局外人地看待着这些事情,之前欣喜的、欢庆的,今天这些操蛋的,没什么感觉。这是不是人类的一种心理防御系统,突然受到重击时,就这样?

    他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怎么成了现在这样,因为那个梦,他知道世间险恶,懂得很多学识,也成熟了很多,但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终究是一个差一个月16岁的少年。

    一路勇猛走来,突然发现自己早已陷入了一个黑暗沼泽,水快漫到头顶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布鲁斯-威利斯,明明是一个肯给年轻人机会的好人,明明已经答应了,那天他为整个计划那么兴奋!为什么又要反悔,还想用这种卑鄙手段骗走《阳光小美女》……

    只要稍微去细想这件事,叶惟就有一种喘不过气的心脏抽搐感,于是又停下来,让自己的心神处于一个麻木状态。

    双赢?他没有去想,一丁点都不想去考虑,但他可以感觉到黑暗正从四面八方扑来,将要吞噬他……

    走了不知多久,叶惟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父亲的牙医诊所外面,进了小楼,到了诊所门口张望,只见大厅里,一身白大衣、戴着口罩的老爸站在牙椅边,正给一个客户做着什么牙科手术,黑人老护士米歇尔从旁帮忙。

    “麻醉剂。”老爸说着。

    米歇尔递给了他一支装满药水的小针管,老爸熟练而小心地给椅上的客户注射,“有点痛,忍着,马上就好。”

    叶惟偷偷地看了一会,就转身走了,不想打扰到手术,洛威特的话隐隐在耳边响起:“你爸爸工作那么辛苦,周末都去上班,你忍心吗?”而父亲每天回家,疲惫不堪的样子,浮现心头……

    离开诊所后,叶惟一路从圣莫尼卡,步行回去布伦特伍德,走了两个小时,快到中午,回到了自己家。

    期间,列夫他们发短信过来问怎么样,莉莉还打过来,他不想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什么都还没有明确,说什么?

    失败了?事情改变了,你们本可以大出风头的,就因为我想当制片人和导演,害你们一起倒霉,都因为我……

    莉莉,这次6号输了……输了吗?比赛结束了?

    “妈妈,我回来了。”

    叶惟喊着进了屋子,托托高兴地奔了上来,来到饭厅,只见妈妈又坐在餐桌边,埋首翻译着文件,那些待翻译的文档总是那么多,似乎一直都没有减少,总是一堆堆一叠叠的压在那里。

    妈妈抬头望来,有些期待地笑,“该要我签合同了吧?”

    “唔……合同上出了点小问题,需要再修订一下,所以……”叶惟苦笑地耸耸肩,看来索尔顿律师没告诉他们。

    “什么问题?没事吧?”妈妈有点察觉到了。叶惟顿时哈哈一声,摆着手走向后园:“没什么,律师的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妈妈没什么怀疑,问道:“吃过午餐了吗?冰柜里有吃的。”

    “已经吃过了,朵朵呢?”叶惟根本没心情吃东西。

    “她跟着兰登一家去海滩玩了,傍晚回来。”

    “什么?妈妈,你就放心?”叶惟惊了惊,虽然兰登太太一家很好人,也偶尔帮忙照顾朵朵,可是!妈妈以前从不会这样……

    “你妹妹闹着要去,我是没办法,没事的,最近不是第一回了。”妈妈皱皱眉,又埋首回去文件堆,“我手头这些工作很赶,你下午还去学校吗?我没空载你去,你叫出租车吧。”

    叶惟低了低眼睛,摇头,“不去了,有些事情忙……我只是回来看看,现在就出去,再见,妈妈……”他转身离去,而那把恶心的话声再度响着:你妈妈?你妹妹?她们过得很好吗?

    50万签字预付费、马里布度假别墅、才子打造计划、20岁长片导演……只是不是拍《阳光小美女》……

    银行债务、可怕的梦境、更加艰难的路、所有人空欢喜一场、失败、失望……

    答应,梦想破灭……拒绝,梦想也……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追梦人!……浪费你的才华,浪费你的青春!”

    “我们梦想成真了!”

    “前进,惟,前进!”

    凌乱的念头、断裂的话声,犹如风暴般席卷着他的脑海,卷起一阵阵惊涛骇浪,不停地纠缠、翻腾、汹涌,他猛地摇头,狠狠地抓头,拍打脑门,直弄得快要呕吐,那些该死的声音却还在涌来……

    隐约之间,似乎有着自己的声音:“答应吧?你得到的也不错了啊?像他们说的,理智点,聪明点,答应吧?”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何必呢?等你成了大人物,这些就不是什么了,还犹豫什么?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坚持?为什么?

    “不,不,不……”

    叶惟一边拖着行李箱走在街道上,一边摇头,驱散着那让人痛恨的声音,为什么?因为不想做一个自己不屑的卑鄙者,如果为了所谓的成功,什么信念都抛弃,那么成功了,又有什么喜悦?

    那其实是种失败,不是吗?

    “不!!不!!!”他突然大喊出来,圆睁的双眼快要爆裂,“我不要做那种人,我叶惟,不是那种人……我不是丧尸,我也不是活人,我是个英雄……我是个英雄……”

    眼睛里那点火光依然燃着,虽然处于狂风暴雨的环境之中,飘摇不定,十分虚弱,但那一点火光,并没有熄灭……

    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的……

    他拿出手机开了机,打给了一个人。

    ……

    下午三点多,哈佛-西湖放学时分,莉莉的忧虑正越来越重,惟还是没有回任何消息!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忽然这时,手机来电振动了,她急忙拿出一看,却是拉莫打来的,她一边往人少的路边绿化带走去,一边疑惑地接通。

    “下午好,拉莫。”

    “莉莉,一个坏消息……”手机传出拉莫低沉的声音,好像很难开口说出来。莉莉惊道:“是惟的事?他怎么了?”拉莫长叹了一口气:“我也是刚刚知道,中午时他问我要我爸爸的手机号码时,听不出异常……”

    “怎么了!?”

    “那老头子疯了,我真为他感到羞耻,他疯了。”拉莫又郁闷又羞愧,听不到有半点傲气,“他们不再想惟当《阳光小美女》的制片人和导演,而且好像还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招,想拿走项目,惟没有答应,他……他肯定很难过。”

    什么?什么……!?莉莉呆愣住了,晃晃头让自己回过神,急道:“你都知道些什么?全部告诉我!”

    “我知道的不多……”

    ……

    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叶惟坐在小山坡树林里,靠着那棵美丽的大树,打着手机。

    还是嘟嘟几声,就被马上按断,威利斯不肯接,从中午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十二次了。

    这时他的手机来了个来电,又是莉莉,她打来五次了,但他真的不想接通,他想和她的下一次对话,可以是接着上次的兴奋,说着成功的喜悦,而不是难过和失望。

    他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她:“我真没事,有正事忙,先不要打扰我,谢谢。”

    几乎瞬间,她回复了短信:“你在哪里?我和你一起面对。”

    她知道了?哪个混蛋告诉她的!太多管闲事了!面对什么,面对一堆狗屁!?很好玩吗!

    叶惟几乎要把手机扔出去,忍了下来,按动手机键盘,发了一条短信给威利斯:“威利斯先生,你在害怕什么?一个电话都不敢接的铁血硬汉?你有什么想法,大可以说清楚,别像个小娘们!”

    过了一会,他第三十三次打过去,而这次嘟嘟了近十声后,哒的突然接通了!

    叶惟立时双眼大亮,坐直身子,浑身来了力气,“威利斯先生,抱歉,刚才只是激将法,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没这个需要。”威利斯的话声很平淡,似乎在他这里无比重要的事情,在大人物那什么都不是。

    手机传着那淡声:“这件事就是这样,他们和你说得够清楚了,我有不对的地方,但它就是这样。在好莱坞,任何事都可能变化,任何人都可能改变,甚至是你家人。

    惟,我确实有动心过,确实答应过你,但我也想冲击奥斯卡,这是你不能带给我的。而改变后的方案,对你的年纪和身份来说,还是很好的!非要那么着急、贪心吗?你现在听话,过上几年,一定有你执导的机会。”

    还是洛威特那一套说辞,叶惟低低头,“先生……你别被那些人蒙蔽了,我认识的威利斯先生是一个真诚的、对年轻人友好的、肯给机会的人……”

    “好了,就这样吧,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就联系洛威特,别再骚扰我了,我可以拉你进黑名单的,别让我这么做。”

    威利斯刚一说罢,便挂断了,手机只剩嘟嘟声。

    叶惟脸色发白,发了很久的呆,才放下手机。他摇头笑了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笑,大人物?这就是大人物。

    他随手扔掉手机,砰的一声砸中了旁边的行李箱,他扭头看看,打开了箱子,顿时又一怔。

    箱内的文件摆布跟自己之前留下时一模一样,甚至连那一幅素描画都没有动过,仍然夹在故事板文档的最前面……威利斯根本就没有看过,准确点说,根本没有打开过这个箱子。

    “哈哈哈!”他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过去几个月的一幕幕画面浮现眼前,在常春藤餐厅的、在拉斯维加斯的、在圣莫尼卡的……恍若昨日,一次次的焦急,一次次的挽救,涌上心头!结果……结果!

    “哈哈哈哈哈!”他一边笑着,一边抽出那张素描,折成了一只纸飞机,用力地扔了出去,吹起口哨:“起飞吧警长!!”

    纸飞机在空中摇晃飞去,飞了十几米,跌落在山坡草地上。

    “哦噢,坠机了,哈哈哈……”

    很快,天空又出现一只纸飞机,然后又一只。

    ……

    接了拉莫那通电话后,莉莉既十分愤怒,又忧心如焚,惟的短信只是加重她的忧虑。

    虽然本来田径队那边有训练,但她怎么还能在学校待下去,一边匆匆走人,一边打电话问着大家惟的消息和下落,她要见到他,这种艰难时刻,她只想陪伴在他身边……

    当乘着出租车来到叶惟家,莉莉还是找不到他,他妈妈不清楚情况,也不知道惟去哪里了。她装着没事的样子就走了,惟中午的时候在布伦特伍德,现在还在吗?哪里?

    她突然就想到一个地方,那棵大树!他就在那里,她感觉到了。

    继续乘出租车前往目的地,十几分钟后,莉莉赶到公园,下午4点多了,只有西边的游乐设施有些游人,北边树林很幽静。

    当她上了山坡没走多远,就见到林间草地上到处散落着一些纸飞机,明显是新折的,纸上还有着铅笔画和文字,她疑惑地捡起一只,一看赫然发现是一张分镜图,《天使之舞》的……

    双眸慌瞪,她又捡起几步外的一只,是一页剧本,可以看到惟手写的一行行字:“5内景,安娜家屋子,日夜更替……”

    惟,不要这样,不要伤害自己……捡着一只只的纸飞机,她的心很痛,痛得像要裂开,这才知道,原来可以为另一个人这么心痛……她突然扔掉满怀的纸飞机,奔向前边,看到了,惟就坐在大树边!

    他在低头折着又一只的纸飞机,不知用的什么文件。

    “惟!”人未至,莉莉喊了声。

    那边的叶惟抬起头,一看到她,顿时整个人从平静陷入癫狂,他一手抓着脑袋,一手将那只未完成的纸飞机揉成纸团扔掉。

    他站了起身,愤怒地甩了甩手,突然猛地一脚踢向旁边打开的行李箱,踢得纸张飞舞,又一拳打在树身上,“哪个混蛋!!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行吗!!别过来,让我一个人静静!!”

    莉莉还是走了过去,微挺着英眉,轻柔地说道:“惟,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叶惟转身看着她,双眼里布满了发红的血丝,猛然什么都不说,像一只发疯的野兽,一下双手抱住她的脸庞,狠狠地吻起她的眉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

    “唔……嗯……”莉莉被他粗暴对待,自然不会舒服,但她没有避开,双手反抱着他,轻抚他的后背,嘴唇回应着他的吻。

    但她一回吻,叶惟就停下来了,低着头,声音沙哑:“对不起……莉莉,对不起,我糟透了……”

    “不是的,惟,你棒极了。”莉莉安慰着,心痛越发的重,有些喘不过气。

    他渐渐紧抱着她,低头埋在她右肩上,而他的双肩微微有点颤抖,话声也是:“结束了,那些美梦,全部结束了……我不是个英雄,我只是个失败者……只是个幼稚愚蠢爱妄想的失败者,我没有办法,我做不了什么,结束了……”

    “不,不……没结束!”莉莉也抱紧了他,双眸泛泪,双眉却一直飒爽,声音坚定:“有人曾经告诉过我,‘只要你敢去梦,一切都有可能!’那个人就是你,叶惟,那才是你!只要你敢去梦,美梦永远都不会结束!”

    她忽有点哽咽,吻了吻他的头发,“惟,别放弃!我会喜欢努力了却失败的人,但我不喜欢放弃的人!别放弃,做你自己!”

    叶惟沉默着,双肩渐渐安定了下来……在她一遍遍“别放弃”的呢喃声中,半晌,他的呼吸,也渐渐稳了下来……

    “美女……那你有爱的麻烦了,因为,那个叫叶惟的家伙,从不放弃!”

    他突然说话了,抬头吻了她嘴唇一下,就放开她。莉莉露出欣喜的笑容,叫道:“这才是惟,我喜欢的惟!”

    “我要打一个电话。”叶惟笑道,双眼不再透着迷茫,面容刚毅,“这事上,我有答案了。”

    “嗯?”莉莉眨眨眼。

    叶惟从草地上找了找,拿起手机,先给威利斯发了一条短信“先生,我想清楚了,我有了决定,想告诉你。”然后今天第三十三次打给威利斯,这次对方爽快地接通了,他笑道:“嘿,警长,好消息!”

    莉莉定眸的看着他,而威利斯的话声从手机传出:“小子,终于懂得做聪明的选择了?”

    “是的,我的选择非常聪明,你知道……”叶惟的语气认真至极,声音渐渐高昂上去:“我的确是你的影迷,我喜欢你的表演,我也喜欢你的事迹,我的确曾经很尊敬你。但是,现在?我的答案是,FUCK-YOU!

    还有操-你的经纪人,操-你的公关发言人,操-你的公司合伙人,操-你的律师!操-你的奥斯卡梦想!!拜拜!!!”

    喊罢,他挂断了,看看手机屏幕,是他挂断!不是那卑鄙巨星!

    莉莉呆住了,难以置信的样子,张动嘴巴:“刚才你打给的是布鲁斯-威利斯?”

    “是的!”叶惟看着她,哈哈大笑:“操他!想威胁我?利诱我?他们真的错了,因为我这个人,不自由,毋宁死!”他握拳上升,放声大喊:“操他们!!!”

    “噗哈哈哈!”莉莉也激动地笑了出来,“惟,你的选择好极了!”他好帅!她突然忍不住扑向他要拥抱!

    叶惟双手抱住她,旋转着把她托高了一些,面对面地笑着,眼睛看着眼睛,随即热吻起来——

    裙角飞扬,天堂此时。

第八十一章 神秘人    “我折纸飞机的技术还真不错,这只居然可以飞这么远,这都有四十码了吧。”

    “是啊,你去学制作飞机,应该也会不错的。”

    “又会做飞机,又会拍电影,霍华德-休斯?哈哈,他可是我的偶像啊!”

    “但这话我可不喜欢听到,混蛋。”

    “他真的很棒啊,他的女朋友们也是。”

    “去死!”

    公园的山坡树林上,叶惟和莉莉一边捡拾那些纸飞机,一边笑谈着话。上百只纸飞机飞得到处都是,每捡回一只,然后拆开成一张有皱褶起伏的纸,再放回行李箱里,每多一张,他们都感到那份失落的希望在一点点多回来,那个美梦又在继续。

    这时莉莉又在草丛捡回一只,交给他,清声笑道:“机长,飞机安全着陆!”

    “大副,我睡着多久了?”叶惟笑说了句,接过时握住她的手,心头忽然一阵感激,道:“谢谢你,莉莉,你给了我很大的力量,不然我大概坐在那里乱扔垃圾,你启示了我,谢谢!”

    “不,这些可不是垃圾。”莉莉抬起纸飞机,啄了啄他的鼻子,“这些价值百万。”

    “才百万?”叶惟哈哈地耸肩,早已恢复了信心,“那个坏警察不懂欣赏,会有好警察懂的,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真的好警察,也许他游走在灰色地带,但他心怀正义。”

    莉莉点点头,“绝对会有,像我。”

    “OK警官,我告诉你一件怪事,你先不要告诉别人,看看我们能不能破案。”

    叶惟很认真,她疑惑地应好后,他说了昨天的神秘信件,最后道:“那封信让我提高了警惕,是谁在提醒我?为什么?”

    “真的?”莉莉听得一脸惊讶,这真是怪事,她转动双眸,想了一番,“那人,肯定是个知情人……”

    这似乎是一句废话,但叶惟明白她的意思,知情人可不会多,他思索着道:“不可能是威利斯他们吧,他们做梦都想怎么骗走我的项目;那个神秘的大导演?可他如果有这么好心,他就不会答应执导了,还有谁?”

    “还有……焦点?”莉莉只能想到这一方了,然而焦点方更加不可能告密啊!他们就是阴谋发起者!

    所以叶惟听了也只是耸肩,“也许。”

    莉莉又做了个猜测:“会不会是局外人,哪个知情人不小心泄露给谁知道了,正好那是个好人。”

    “也是有这个可能的……”叶惟先点头,再摇头:“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那些都是老狐狸,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看看媒体上没有半点那个坏人晚宴的消息,就知道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如何。”

    两人脑力震荡猜了好一番,但真没什么线索,也就不猜了,也许在什么时候,答案突然自己跑出来,也许永远都是一个谜。

    无论如何,叶惟真的很感谢那个神秘人,哪怕他也许另有所图,但帮上忙了,不是吗?

    接近黄昏时分,两人才离开公园,所有的纸飞机都捡回来了,那张威利斯素描除外,已经被扔进垃圾桶了。

    莉莉一直没有问叶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她不认为现在是谈这个的时机,她也相信他会有主意的。

    分别的时候,叶惟却主动谈起这一点,向她发誓般道:“我不会放弃的,《阳光小美女》项目一定会变成一部专业电影,而且银幕上打出的制片人和导演的名字,会是叶惟!到时候,威利斯团队就会后悔莫及。

    我还没有完全想好要怎么做,但相信我,生命始终会找到出路的,谁都阻挡不了!”

    ……

    当莉莉怀着百般滋味的心情回到家,才六点多,妈妈还没有回来,今天俱乐部那边没有活动,可她一般还是要很晚才回来。

    怎么办?有什么可以帮到惟吗?

    莉莉从厨房拿了几包饼干,回到大厅的沙发坐下,一边吃一边想着,她想现在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威利斯团队会不会继续纠缠惟,甚至报复?

    另一个是怎么为项目拉到同意惟当制片和导演的投资,能够开启制作?

    想了一阵,莉莉拿出手机打给了拉莫,想问问最新的情况。

    刚一接通,她就听到拉莫的大笑声:“哈哈哈,我正想打给你,惟做了什么!?那老头子气疯了!”她忙问道:“怎么?”拉莫笑道:“他打给我,让我和你男朋友不要再有什么来往,他说他不想再听到那个名字,不想再看到那小子,他气疯了!哈哈!”

    “噢……”莉莉想起当时的情景,也笑了,给拉莫说了惟的回应。

    “他是那么骂的?这就难怪了,哈哈,老头子气得进医院,我都不奇怪!他是那么要面子的人,你知道,他在片场表演的时候,两队人跟在旁边,一队专门跟着摄影机,如果见到灯光让他的秃头很显现,就要紧急叫停;另一队编剧,专门负责改他的台词、念白的情感,还有注意有没有结巴!惟这么骂他,哇喔,我嗨高了!”

    拉莫说得十分痛快,“我虽然是他女儿,但这回真不能帮他,羞耻!我为他羞耻!”

    莉莉却皱了皱眉,有些担忧,“拉莫,我想问问你,你爸爸有没有……报复的意思?或者说,可能?”

    “不至于吧?老头还没有那么坏,况且项目就是在惟手上,只要他不同意签字,谁都做不了什么。”

    “是这样没错,但我担心他们会有别的什么阴招……”

    拉莫唔的想了一会,比较确定的道:“我爸爸要面子,脾气暴躁,容易冲动,可他也很仗义的……我不觉得他会那么坏……需要担心的是他那几个朋友,尤其是理查德-洛威特,如果你问那家伙会不会报复,我相信会。”

    “你爸爸的经纪人?”莉莉记得听惟说过,双眉皱得更高。

    “还是很多人的经纪人,一个CAA的家伙,每次我见到他,他都笑眯眯的装好人,让人作呕。”拉莫叹了一声,语气索然:“我爸爸就是被他教坏的,还有阿诺-瑞夫金,就会拍马屁、整派场,想着怎么偷走那傻老头的钱……真是乱七八糟。”

    “他们会报复?”

    “九成会,他们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不管是想得到那项目,还是教训你男朋友,应该会做什么的。”

    “那你爸爸会不会让他们住手?”

    “我不知道,老头子现在像个昏庸的国王,旁边围着一群弄臣,反正我改变不了他的主意的,我要是跟他提这事,说不定他反而要教训惟,气他利用我什么的。抱歉,帮不了你们。”

    “哦,没事……”

    又聊了一会,结束了通话,莉莉想着什么,手机屏幕中通讯录在翻动,来来去去,好一阵,她突然咬咬嘴唇,下定了决心,打给了一个人。

    “嗨,爸爸。”

    ……

    “那小子既然敢这么撒泼,就别怪我们给他点小教训,他敢破坏我们的机会,他也别想有什么机会,呵呵呵。”

    “布鲁斯说,不用怎么整他,随他去。”

    “整?这不叫整,这叫教育,理查德-洛威特给他上的一课。”

    ……

    “《天使之舞》?叶惟?这是什么?”

    粗壮的手掌拿着一张DVD,憨厚和蔼的中年脸庞上有着疑惑,这好像是谁给他的?

    威利斯的大女儿?他想起来了,圣诞假期在拉斯维加斯,正好遇到威利斯一家,然后拉莫-威利斯悄悄地给了他这张DVD,说是一个才华超群的在寻找机会的年轻人的短片作品,让他有空看看。

    他后来因为太忙了,放着一直没看,几乎都要忘记这回事,今晚在家有空,心血来潮整理DVD影碟,才又记起来。

    他来了兴趣,答应过别人就不能不看,看看怎么样,他拿着DVD走向旁边的放映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