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折纸飞机的技术还真不错,这只居然可以飞这么远,这都有四十码了吧。”

    “是啊,你去学制作飞机,应该也会不错的。”

    “又会做飞机,又会拍电影,霍华德-休斯?哈哈,他可是我的偶像啊!”

    “但这话我可不喜欢听到,混蛋。”

    “他真的很棒啊,他的女朋友们也是。”

    “去死!”

    公园的山坡树林上,叶惟和莉莉一边捡拾那些纸飞机,一边笑谈着话。上百只纸飞机飞得到处都是,每捡回一只,然后拆开成一张有皱褶起伏的纸,再放回行李箱里,每多一张,他们都感到那份失落的希望在一点点多回来,那个美梦又在继续。

    这时莉莉又在草丛捡回一只,交给他,清声笑道:“机长,飞机安全着陆!”

    “大副,我睡着多久了?”叶惟笑说了句,接过时握住她的手,心头忽然一阵感激,道:“谢谢你,莉莉,你给了我很大的力量,不然我大概坐在那里乱扔垃圾,你启示了我,谢谢!”

    “不,这些可不是垃圾。”莉莉抬起纸飞机,啄了啄他的鼻子,“这些价值百万。”

    “才百万?”叶惟哈哈地耸肩,早已恢复了信心,“那个坏警察不懂欣赏,会有好警察懂的,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真的好警察,也许他游走在灰色地带,但他心怀正义。”

    莉莉点点头,“绝对会有,像我。”

    “OK警官,我告诉你一件怪事,你先不要告诉别人,看看我们能不能破案。”

    叶惟很认真,她疑惑地应好后,他说了昨天的神秘信件,最后道:“那封信让我提高了警惕,是谁在提醒我?为什么?”

    “真的?”莉莉听得一脸惊讶,这真是怪事,她转动双眸,想了一番,“那人,肯定是个知情人……”

    这似乎是一句废话,但叶惟明白她的意思,知情人可不会多,他思索着道:“不可能是威利斯他们吧,他们做梦都想怎么骗走我的项目;那个神秘的大导演?可他如果有这么好心,他就不会答应执导了,还有谁?”

    “还有……焦点?”莉莉只能想到这一方了,然而焦点方更加不可能告密啊!他们就是阴谋发起者!

    所以叶惟听了也只是耸肩,“也许。”

    莉莉又做了个猜测:“会不会是局外人,哪个知情人不小心泄露给谁知道了,正好那是个好人。”

    “也是有这个可能的……”叶惟先点头,再摇头:“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那些都是老狐狸,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看看媒体上没有半点那个坏人晚宴的消息,就知道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如何。”

    两人脑力震荡猜了好一番,但真没什么线索,也就不猜了,也许在什么时候,答案突然自己跑出来,也许永远都是一个谜。

    无论如何,叶惟真的很感谢那个神秘人,哪怕他也许另有所图,但帮上忙了,不是吗?

    接近黄昏时分,两人才离开公园,所有的纸飞机都捡回来了,那张威利斯素描除外,已经被扔进垃圾桶了。

    莉莉一直没有问叶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她不认为现在是谈这个的时机,她也相信他会有主意的。

    分别的时候,叶惟却主动谈起这一点,向她发誓般道:“我不会放弃的,《阳光小美女》项目一定会变成一部专业电影,而且银幕上打出的制片人和导演的名字,会是叶惟!到时候,威利斯团队就会后悔莫及。

    我还没有完全想好要怎么做,但相信我,生命始终会找到出路的,谁都阻挡不了!”

    ……

    当莉莉怀着百般滋味的心情回到家,才六点多,妈妈还没有回来,今天俱乐部那边没有活动,可她一般还是要很晚才回来。

    怎么办?有什么可以帮到惟吗?

    莉莉从厨房拿了几包饼干,回到大厅的沙发坐下,一边吃一边想着,她想现在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威利斯团队会不会继续纠缠惟,甚至报复?

    另一个是怎么为项目拉到同意惟当制片和导演的投资,能够开启制作?

    想了一阵,莉莉拿出手机打给了拉莫,想问问最新的情况。

    刚一接通,她就听到拉莫的大笑声:“哈哈哈,我正想打给你,惟做了什么!?那老头子气疯了!”她忙问道:“怎么?”拉莫笑道:“他打给我,让我和你男朋友不要再有什么来往,他说他不想再听到那个名字,不想再看到那小子,他气疯了!哈哈!”

    “噢……”莉莉想起当时的情景,也笑了,给拉莫说了惟的回应。

    “他是那么骂的?这就难怪了,哈哈,老头子气得进医院,我都不奇怪!他是那么要面子的人,你知道,他在片场表演的时候,两队人跟在旁边,一队专门跟着摄影机,如果见到灯光让他的秃头很显现,就要紧急叫停;另一队编剧,专门负责改他的台词、念白的情感,还有注意有没有结巴!惟这么骂他,哇喔,我嗨高了!”

    拉莫说得十分痛快,“我虽然是他女儿,但这回真不能帮他,羞耻!我为他羞耻!”

    莉莉却皱了皱眉,有些担忧,“拉莫,我想问问你,你爸爸有没有……报复的意思?或者说,可能?”

    “不至于吧?老头还没有那么坏,况且项目就是在惟手上,只要他不同意签字,谁都做不了什么。”

    “是这样没错,但我担心他们会有别的什么阴招……”

    拉莫唔的想了一会,比较确定的道:“我爸爸要面子,脾气暴躁,容易冲动,可他也很仗义的……我不觉得他会那么坏……需要担心的是他那几个朋友,尤其是理查德-洛威特,如果你问那家伙会不会报复,我相信会。”

    “你爸爸的经纪人?”莉莉记得听惟说过,双眉皱得更高。

    “还是很多人的经纪人,一个CAA的家伙,每次我见到他,他都笑眯眯的装好人,让人作呕。”拉莫叹了一声,语气索然:“我爸爸就是被他教坏的,还有阿诺-瑞夫金,就会拍马屁、整派场,想着怎么偷走那傻老头的钱……真是乱七八糟。”

    “他们会报复?”

    “九成会,他们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不管是想得到那项目,还是教训你男朋友,应该会做什么的。”

    “那你爸爸会不会让他们住手?”

    “我不知道,老头子现在像个昏庸的国王,旁边围着一群弄臣,反正我改变不了他的主意的,我要是跟他提这事,说不定他反而要教训惟,气他利用我什么的。抱歉,帮不了你们。”

    “哦,没事……”

    又聊了一会,结束了通话,莉莉想着什么,手机屏幕中通讯录在翻动,来来去去,好一阵,她突然咬咬嘴唇,下定了决心,打给了一个人。

    “嗨,爸爸。”

    ……

    “那小子既然敢这么撒泼,就别怪我们给他点小教训,他敢破坏我们的机会,他也别想有什么机会,呵呵呵。”

    “布鲁斯说,不用怎么整他,随他去。”

    “整?这不叫整,这叫教育,理查德-洛威特给他上的一课。”

    ……

    “《天使之舞》?叶惟?这是什么?”

    粗壮的手掌拿着一张DVD,憨厚和蔼的中年脸庞上有着疑惑,这好像是谁给他的?

    威利斯的大女儿?他想起来了,圣诞假期在拉斯维加斯,正好遇到威利斯一家,然后拉莫-威利斯悄悄地给了他这张DVD,说是一个才华超群的在寻找机会的年轻人的短片作品,让他有空看看。

    他后来因为太忙了,放着一直没看,几乎都要忘记这回事,今晚在家有空,心血来潮整理DVD影碟,才又记起来。

    他来了兴趣,答应过别人就不能不看,看看怎么样,他拿着DVD走向旁边的放映机。

第七十九章 猎人之夜    海风阵阵的圣莫尼卡,夏延企业总部三层,CEO办公室。

    瑞夫金坐在高档实木办公桌后面,长脸上满是笑容,拿起几份合同文件递给桌对面的叶惟,笑道:“小子,合作愉快,像你说的那样,很快,全世界会震惊的。”

    “哈哈,合作愉快。”叶惟高兴地接过那一大叠合同,随意地翻看了起来,一份是双方合资制片合同,另两份是项目制片人和导演的雇用合同。

    其实到了签字这一步,就是走个流程,因为之前制订合同的阶段,才是双方商量的时候。这三份合同,每一份都超过了五十页,让他自己一个人看,很多地方看不懂,所以才带上索尔顿律师撑场。

    不过他看了一会,也没问什么,索尔顿律师机器人般坐在旁边,但眼底的高兴是怎么都藏不住。

    “你看了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然后我们开展下一步的工作。”瑞夫金说起了什么喜事:“洛威特那边已经活动好了,尼克频道有意在黄金时间播放《天使之舞》,就在月底,上百万的孩子会看到你的短片,呵呵。”

    “酷!”叶惟不禁瞪目,尼克频道(Nickelodeon)是一个有线儿童频道,从2岁-14岁都会喜欢看它,《海绵宝宝》就是它的杰作,他也是看尼克频道长大的,孩子们的喜爱,决定着一个人能不能成青春偶像。

    他自信着《天使之舞》能行的,但又想这属不属于商业用途?就问出这个疑问。

    “不碍事,是公益播放,收入会全部捐给慈善机构。”瑞夫金答道。

    “那就行了。”叶惟兴奋地点点头,太棒了,所有的努力终于要结出甜滋滋的果实,真有些梦幻!

    导演!制片人!想想就迫不及待,他不由翻动合资合同,翻到关于项目导演的那一部分,“追梦联盟方叶惟,将参与项目导演团队的创作事务。”

    真好……不过……

    他的心头忽然闪过什么,是那封恶作剧信件的一行文字“你不再是导演”,参与,团队……他的心脏紧了紧,生想一个不怎么好的想法:这部分条款根本没有明确项目的导演就是叶惟!

    第一副导演,第二副导演,甚至第三、第四,也是团队一员,也参与创作事务。

    他翻回到项目制片人那一部分,亦是这样,没有明确说第一制片人是叶惟,只是说他将参与制片团队的事务……

    叶惟压着那些小人想法,看看索尔顿律师,又看看瑞夫金,笑道:“我有个问题,合同上没有写清楚导演和第一制片人是我,我觉得写清楚更好。”

    “呵呵!”瑞夫金轻微变了变坐姿,抬抬手摸下巴,“小子,不需要的,这就像洛威特他们对你的形象打造计划,不会什么都写进合同的,这些属于我们私下的约定,而且还有雇用合同。”

    索尔顿律师也有疑惑了,“明确下来是最好的,可以作为绑定条款,之前制订合同的时候,我们有些疏忽这一点了。”

    他毕竟还不是什么金牌律师,对上顶级的史奇普-布里登罕,又因为整件事实力不对等,潜意识里过于谦卑,才发现似乎被人悄悄牵着鼻子走。

    “我看看……”叶惟又翻起了两份雇用合同,半晌后,疑虑不降反升,因为雇用合同有着解雇条款,甚至都不用赔偿金,凭“伤害项目的不专业行为”一条就能踢掉他,这什么意思,怎么算是不专业?他们说了算?

    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哪里可以保证,当影片上映的时候,银幕上显示的制片人和导演的名字,是叶惟。

    他想起焦点的合同,想起凯文-托马斯,不要犯任何可能的弱智错误!别被喜悦蒙蔽了眼睛,尤其出现了那封神秘的信。

    “阿诺,我需要一条明确的条款,保证计划不会变化。”叶惟说得非常认真,“这样大家都能安心,何必不呢?”

    瑞夫金的笑容微微减轻,“那样不合规矩,小子,现在的就行了,你可以放心。”

    “不,我们的项目不是常规项目,我需要。”叶惟满脸诚恳,心中开始着急,因为越发察觉不对劲,“我不明白为什么不?”

    “重制合同是件麻烦事,我们又得让律师做很多工作,又要耗上很久……”瑞夫金含糊其辞,一听就知道是假话。

    “不麻烦,加一条条款就行了。”索尔顿律师说道,而叶惟皱起了眉头,“这事上我不想开玩笑,拜托!”

    瑞夫金沉默了一会,长脸上不再有笑意,眼睛透着失望的神情,“小子,就这三份合同,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签字,带回家让你父母也签字,然后交给我们。”

    “我要那条条款!”叶惟的声音有点急了。

    “你不会得到的。”瑞夫金的面容越来越沉。叶惟急问:“为什么?”瑞夫金摇着头,像看着一个任性哭闹的小孩,叹了声:“别这样,你会让大家都不好做,明白吗?”

    “不,我不明白!”叶惟心头又发慌又愤怒,不禁捶了办公桌桌面一拳,那封信是真的……怎么会是真的……

    瑞夫金还是一副关心着他的样子,苦口婆心似的:“作为一个在电影业打混了很多年的人,一个在成年人社会打混了很多年的人,我给你的忠告就是,你要学会装傻,你要明白,只有现在吃一些亏,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你在说什么……”叶惟的心不断地往下沉,话声有点颤抖:“有什么变化了吗?”

    “把合同签了,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叶惟大声道:“然后呢,马上把我解雇掉,给我一个助理制片人和助理导演的名头拉倒?发生什么了?!”

    “有些事情,就是发生了。”瑞夫金无奈般摊手。

    “这是威利斯先生的意思?”叶惟敛起双目,一股闷怒之气在胸中急速生聚,“他知道吗?这是谁的意思!?洛威特?他不满意我不同意他的恋爱炒作计划!?还是布洛赫先生……谁的意思?!”

    瑞夫金没有回答,只道:“听话签字,什么都好说,我向你保证,你绝对不会吃亏,追梦联盟怎么都有一成股份,这点够明确吧?小子,这是布鲁斯-威利斯主演的项目!一成股份!”

    不,合同有一处地方骗人,就可以有两处地方骗人……叶惟扭头看看索尔顿律师,突然明白了那句“不要相信任何人”是什么意思,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谁可以信任?

    被这凌厉目光看着,索尔顿律师满脸愧色,“惟,我真没有参与,是我水平低……几乎让他们得手……”

    “是的,不关他的事。”瑞夫金耸肩,“小子,除了股份,你还会成为偶像。”

    “谁在乎什么偶像,我在乎的只是拍电影!!”叶惟心痛如绞,竭力压下怒火,沉声的道:“现在你们想怎么样,直接给我说个清楚,别他马的玩这种卑鄙的手段想骗走我的项目!不可能,如果不是我制片和导演,《阳光小美女》谁都拿不走!”

    “哎!”瑞夫金摇着头,语气又变了,如同仇敌般生冷:“小子,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大家脸上不好看,也是你选择的。”

    他拿起桌上的座机,按了一个号码,道:“那小子发现了,他不肯签字,你过来搞定吧。”

    谁……谁!?叶惟深呼吸着,就像一只被激怒却被绑死的公牛,怒得想把这张办公桌掀了,但动弹不得,只能捏得拳头发颤。

    他们想做什么,这些人,这些是什么人,他们想做什么……

    办公室一片死寂,过不了多久,门被打开了,理查德-洛威特走了进来。他一身灰色休闲西装,戴着圆框眼镜,还是高中教师的派头,但他的脸上,明显有着几分的阴冷和不耐。

    他还没有坐下,就已经训斥叶惟道:“小子,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有什么资本这么不听话?”

    “先生,有什么直接说吧,别说这些废话了……”叶惟的眼神,如燃烧的烈焰。

    这些所谓的大人物,他曾经以为的亲密导师,突然间,全都变成了毒蛇,吐着信,随时就要把他咬死吞食掉……

    洛威特拉过一张椅子,往另一边坐下,看着叶惟,忽然笑了:“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追梦人,明明那么聪明,却就是不懂更聪明一点,整天说什么梦想,到头来浪费你的才华,浪费你的青春!

    等你成了谁,你往我脸上吐口水,我也不敢骂你一句,可你现在是谁?你,什么都不是!再闹下去,你什么都不会得到!”

    “你只需要……告诉我真相!”叶惟快压抑不住了。

    洛威特靠着椅背,翘起了二郎腿,一边转动,一边扯家常般道:“事情变了,焦点电影的联合主席大卫-林德,你知道他吧?

    他邀请到了一个奥斯卡级别的导演执导这项目,是谁我先不告诉你,但那男人可以把《阳光小美女》带到奥斯卡舞台!他们和布鲁斯吃了顿晚餐,布鲁斯改变主意了。

    你知道一个明明演技够得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演员,就因为被大众定位为动作巨星,所以连一个像样的奖项提名都拿不到,《哈特的战争》没有,《还我童真》没有……连《灵异第六感》都没有!你知道那是什么心情吗?

    我知道!布鲁斯这些年来,一直都很不甘,他还是百老汇替补演员的时候,就梦想着走上奥斯卡舞台,他一直等着这么一个机会,是的,你需要机会,他也需要机会!一个可以让他的梦想成真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他不想错过,也不能错过,如果错过了,也许这辈子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今天三月,他就50岁了!小子,虽然这话他不爱听,但这个年龄可不妙,他正在老去,他不是伊斯特伍德,他害怕自己老去,他不能再等了。”

    听着这些,叶惟的神情连连变化,有什么彻底破碎了,“你是说,威利斯先生……知道你们想骗我,不,他也有份……”

    对面的瑞夫金耸耸肩,而侧边的洛威特笑了笑,像是被他的幼稚逗乐,道:“骗?别用这个词,就算是,这也是善意的谎言,我们为了让你好受一些,才绕这么一圈,你该感谢这一点。”

    “哈哈哈!!”叶惟怒极而笑,几乎笑出眼泪,“先生们,你们是不是疯了,剧本是我的!”

    洛威特笑着抬抬手,“小子,听我说完,虽然你的职务变了,但是‘天才小子叶惟’这个计划,我们会继续,布鲁斯真的很为你着想,再三向我们强调了这点,不能让你吃亏。

    所以有了这个双赢的办法,短片照推、专栏照开,恋情炒作那边都取消掉吧,我调查过,公众对你的兴趣确实不大,亚裔男孩和白人女孩的组合甚至可能出现反效果,让你们都被嘲笑,到时候要是女方受不了甩了你,那你就是个失败者了,不管你愿不愿意,这计划不适用。

    走纯才子路线好了,你半年拍一部高品质的10分钟短片,做得到吧?《阳光小美女》会有你的位置,助理制片人、客串演员,很好的头衔,那大导演同意的话,你还会是客串导演,让你拍一两场戏,不一定放进公映版里,但DVD里肯定有。

    这样你配合着我们做媒体宣传,对你好,对项目和大家都好。”

    “哈哈,你们真搞笑,哈哈哈……”叶惟听得一个劲大笑,环顾着他们,“两全其美的方案!说得真好听,给我几个没用的头衔,榨干我的一点点宣传价值,然后呢?纯才子路线也不适用!而威利斯和大导演合作,携手走向奥斯卡舞台,梦想成真,真好!”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打造你的高智商才子形象,小小伍迪-艾伦,这样的亚裔男生,大家更喜欢。”洛威特保证着。

    “伍迪-艾伦是个操女儿的人渣,别拿他和我相比!”叶惟突然大吼一声,“高智商?!傻子才会答应这些狗屁!”

    “冷静,小子,你看看,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用善意的谎言,大家以后还要继续共事的,你闹成这样,谁好看?”

    洛威特又是一番摇头,谆谆的道:“我再教你一条电影业的规矩,这个行业其实很小,越往高层越这样,今天你面对的这些人,以后你还会遇到,不只一次!如果你不想被好莱坞踢出去,礼貌点,就算你很生气,你都要忍着,要笑。”

    “我现在不也想抽你几巴掌,可你看看我,我有动怒吗?”他笑着抬起手掌,抽了空气几下。

    “我同意,这是铁规矩。”瑞夫金点头说道。

    叶惟咬紧了牙,如果不是忍着,已经扑上去揍这些卑鄙家伙一顿了……

    “你不想答应,问题在于,你为什么要拒绝呢?”洛威特又笑了声,微微抖动二郎腿,“小子,我给你分析一下吧。

    只要你答应了,你至少会是个小才子,你的资本会越来越多,那样也许不用五年,你就真的成了长片导演,只是拍的不是《阳光小美女》而已,到时你不过20岁,前途一片美好。

    而你拒绝呢,CAA不签你,公关也不签你,才子、天才,这些永远只是个挺美的幻想。最糟糕的是,到了你20岁,你最多只是个电影学院的学生。”

    洛威特说着顿了顿,语气渐渐变得狠辣:

    “因为你固执下去的话,会让很多大人物很生气,我?我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但大卫-林德?布鲁斯?那大导演?还是CAA的谁?所有因为你的愚蠢而利益受损的人!

    也许,我是说也许,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受到一些小惩罚,你以为还能找到什么大人物看重你、投资你吗?你想做海外预售?你想融资?你会奇怪地发现,一家公司都不会理睬你!

    只需要几个电话而已,我们甚至不用使什么阴招,需要吗?需要打压你、抵制你吗?你是谁?

    小子,放聪明点!还不是时候,我说过很多遍了,现在还不是你可以撒泼的时候!”

    与此同时,索尔顿律师脸色铁青,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个局面……

    威胁利诱是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惟看上去一片平静,失了魂魄一般,整个人很无力。

    这些人是毒蛇,比哈蒙、盖尔还毒,相比这些人的手段,他们只是小苍蝇,而这些人……是毒蛇……

    那些“自己人”的看重、信任、欣赏,全是假的,那些幸福、快乐,也……

    再开口说话,叶惟的声音有些沙哑:“我不怕你的威胁,你以为我真不懂吗?电影业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统治霸权,永远都不会有,因为作品才是最大的权力……我不怕你们,我也不稀罕,什么才子偶像,我不稀罕。”

    “哎!”两人都为他的顽固而无奈,瑞夫金捂着额头,洛威特摊起双手,又说道:

    “你可以不稀罕,你家人呢?你家的经济情况很好吗?我们都清楚了,你爸爸工作那么辛苦,周末都去上班,你忍心吗?你妈妈?你妹妹?她们过得很好吗?

    只要你听我们的,不用多久,你家就可以到马里布买一栋海滩度假大屋,如果你着急,一笔50万的签字预付款怎么样?只要你满足我们经纪合同上的打造计划,我给你。”

    叶惟往后靠着椅背,双眼望着天花板,第一次感到头顶的天花板和无形天花板,是这么沉重、这么压抑……

    “想想你的家人,再想想你的朋友们,他们本来可以大出风头的,就因为你一个人想不通,让他们陪着你一起倒霉,这就是友谊?再想想你那个小女朋友,莉莉-柯林斯,小子,像她这种千金大小姐,是不会喜欢一个失败者的。

    现在你们感情好,是因为你最近做得不错,很酷;等你什么都不是,她会走的,这不是势利,是你配不上公主。

    再想想你自己,为什么非要拒绝?选择一条好走的路,难道就不是追逐梦想吗?我问你,你是想现在忍一忍,20岁当上数百万上千万预算的长片项目的制片导演,还是现在胡闹,30岁还在拿数字摄影机拍些短片?”

    洛威特看向呆呆的索尔顿律师,问道:“律师,你说呢,你觉得哪个选择好?”

    索尔顿律师沉默不语,只咽了咽口水……

    叶惟望着天花板,那边有一条壁虎爬来爬去,似乎寻找着食物,肚子饿了吧。洛威特说到后来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听不清楚了,连自己的心跳声也听不清楚,只是看着那壁虎觅食。

    “……小子,小子!说话,你怎么选择?”

    他轻轻的回答:“我要和威利斯先生见一面,我要和他谈谈。”

    “布鲁斯不想见你,原谅他吧,他也只是想抓住一个机会而已。”洛威特说道。

    “我就可以把他带到奥斯卡舞台……”叶惟喃喃。

    洛威特和瑞夫金顿时失声笑了出来,“你都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什么。”、“放松,没人会伤害你的,小子。”

    “我要和他通一个电话。”看到那壁虎吃了只蚊子,叶惟终于收回目光,拿出手机,“什么号码?”他手机没有威利斯的私人号码,联络要通过洛威特。

    “他也不想接你电话,你认识拉莫,你想得到布鲁斯的号码很容易,但别白费力气了,布鲁斯说得很清楚,不想再和你谈。”

    洛威特放下二郎腿,摊手道:“小子,事情就是这样,你要么答应,要么……”

    瑞夫金的手指头敲了办公桌桌面几下,“那一定不怎么样。”

    “你们不用再说了,我不会答应的,我不怕你们……”叶惟站了起身,平时充满力量的双脚现在麻麻木木的,“我不怕你们。”

    “那试试看好了。”洛威特冷笑了声,完全不掩盖心中的狠辣:“试试看好了。”

    “得了吧,我要打给威利斯,我要打给他,他犯糊涂了……”叶惟一边往外面走去,一边无神的喃喃:“我会说服他的……”

    “布鲁斯说,如果你拒绝的话,就把一些东西还给你,东西我带来了,放在外面走廊,你拿走吧!小子,这个月剩余时间,你都可以改变心意,别想太多了,回去洗个澡睡一觉,让头脑清醒过来,做个聪明人。”

    身后传来洛威特的话,还有索尔顿律师的声音:“惟格,我很抱歉,我真的不知情。”

    叶惟没有搭理谁,拖着缓缓的脚步,出了办公室,只见门口边放有一个手拖行李箱,他在拉斯维加斯留给大人物的、装满了《天使之舞》文档资料的行李箱……

    他伸着微颤的右手掌,抓住行李箱拖柄,往楼下走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