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诞节这一天,叶惟一大早就乘坐飞机,离开拉斯维加斯回到了洛杉矶。

    凯旋而归的英雄!叶浩根、顾乔和朵朵都来接机了,然后全家再一次地前往迪斯尼乐团游玩,度过了一个快乐难忘的圣诞节。

    叶惟也跟父母说了自己要着手重剪《婚期将至》的打算,现在他们不反对了,知道儿子真有这个能力,反正《婚期将至》已经是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他们不懂怎么处理,就交给儿子发挥吧,但一定不能影响学业!

    第二天,叶惟当即开工,首先要看看都有些什么素材可用,可以怎么去实现他的剪辑定位:恶搞,劣质,好笑。

    别想着塑造一丁点的什么意义,怎么蠢就怎么来,却不是真的蠢,而是《惊声尖笑》的那种感觉,蠢得让人爆笑。

    只是毕竟故事素材就那些,要达到目标,难度非常之高,尽管他不是要剪出什么超级经典,有B+就很不错了。

    大概看过素材后,他迅速有了几个主意,一,片长上不再定为标准长片的90分钟,它实在不适合这么长,为了紧凑有力,70分钟也得接受。其中还会故意用上一些NG素材,故意把一些穿帮镜头突显出来。

    二,加入一个最重要的新角色,由他配音的、不露一面却伴随全片的旁白“婚礼之神”。

    “婚礼之神”会像评论音频一样,对影片中人物的行为和故事进行打趣,比如女主角卡娜真的很烦人时,“婚礼之神”就会跳出来说:“他马的,这婊子最好不要结婚,我受够了!”

    他还会降下一些惩罚,赐下一些帮助,起到故事串联的作用。这个角色会成为一大卖点,负责引爆剧本的笑点,让劣质的影像有了新的恶搞气氛,这样一来,某些无聊场面也会变得有趣,观众们会期待“婚礼之神”的反应,然后哈哈大笑。

    所以这并不仅仅是重剪,也是一次对剧本和影像的再创作,全靠旁白。

    这是不花钱不花时间去补拍镜头的唯一重制办法,很难,但好在他浑身都是幽默细胞,甚至连他的大脚趾都会说俏皮话:“嗨,我是日本人的小-鸡-鸡。”

    做专业的剪辑、配音都要花钱,不过……有达鲁姆他们仗义相助,又省回一笔,仅限这个假期!因为《婚期将至》是部商业电影,假期可以钻钻空子,平时要是被学校抓住追究起来的话,他们就有麻烦了。

    叶惟知道这一点,不会害他们的,寒假抓紧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完工。

    于是,他又进入了后期制作的生活模式,每天起早贪黑的出入南加大……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很快,1月1号到了,2004年来临!

    过去的2003年最后两个月,真是发生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叶惟稍一回首,颇为感慨,2004年,要继续努力!

    “新年快乐!”这一天,来自各方众人的祝福自然是源源不断,他的大多数朋友们还在全球度假之中呢,莉莉在纽约时报广场看了大苹果水晶球落下来的盛况,拍了些照片在网上传给他看,很不错。

    新年假期,叶惟只给自己放一天假,陪伴家人们,尤其是闹脾气的朵朵!她最近筹划着要找莉莉晦气,怎么天天约会呀?

    “你可以理解为约会度蜜月,总有一天,你也会和一个男生这样的……天啊,如果那家伙敢欺负你,我宰了他!”

    ……

    另一边,圣诞假期之后,威利斯就和他的CAA经纪人理查德-洛威特、公司合伙人阿诺-瑞夫金谈了叶惟的新情况,还有自己的想法,他有点被打动了。

    刚一听说,洛威特几乎都要吼了这位老朋友兼银幕巨星“你疯了吗?!”但他当然不敢这么做,只是惊疑问道:“布鲁斯,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这个叶惟有什么本事?”

    “一个看起来前途无量的亚裔年轻人。”威利斯如此评价。

    当洛威特看了《天使之舞》短片后,沉默了;同样看了的阿诺-瑞夫金,也沉默了。

    “哪来的古怪天才小子……”、“我不敢相信。”

    短片的确很棒,然而这事太怪了,怪得让他们的职业经验失去作用,无法立即做出有把握的判断。

    还不等他们商量出什么来,没过几天,洛威特就接到了焦点电影的来电,商谈了一番后,他向威利斯转达了这家公司的意思。

    焦点渴望和夏延企业合制《阳光小美女》,之前的烫手山芋,现在真的变成金宝贝,一有巨星,什么都不同了。

    如果威利斯愿意出演,高层大人物就愿意为这个项目提高预算,只要有钱了,就可以打造一个优秀的线上阵容,别说剧本有可能好有可能坏,就算是坏的,也可以拍好,只要不是拍成一堆垃圾,就有钱赚。

    所以威利斯出演的话,片酬、分红都好说,而且焦点有信心把影片带到奥斯卡舞台!

    “布鲁斯,他们计划找来一线文艺片制片人和导演来制作,只要你出演,这一点可以写进合同!这样影片就有了颁奖季竞争力……

    我不否认叶惟有一定的能力,在他的年纪里可能是数一数二的。可不管他是什么天才,由他执导的话,他都是第一次执导长片,也许可以拍得不错,却绝对不可能到达奥斯卡级别的高度!

    但史蒂芬-戴德利可以,萨姆-门德斯可以,史蒂文-索德伯格可以!焦点有能力请到他们其中一位,或者其他大导演!

    《阳光小美女》这个剧本真的具有冲击奖项的潜力,这是一次你得到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的机会!甚至得奖……?布鲁斯,我们最接近获得提名的一次是《灵异第六感》,可惜学院那些人就是觉得你资历不够,现在机会又来了,你就让它跑掉吗?

    别忘了我的CAA资源,如果是大导演执导,我马上就可以组建一个绝妙的演员阵容,如果是叶惟执导……看运气了。”

    洛威特的意思十分清楚,现在最大的阻碍不是谁,正是叶惟,他就是一块该死的绊脚石!他一天不肯交出剧本,那些美好蓝图永远都只会是蓝图……

    而阿诺-瑞夫金,对此的看法是:

    “惟朵影像、追梦联盟,都只是门外汉电影公司而已,我们合作的话,可以不指望对方有什么制片能力,但是……在发行能力方面,对方是零,我们也是零,而焦点电影不是零,他们还有着颁奖季高超的公关游说能力。

    你该知道,同一个《阳光小美女》,同样的120分钟,焦点电影发行,它可以拿到多项奥斯卡提名,我们发行的话,一项提名都很难……所以无论如何,这个项目都需要焦点参与进来。”

    听了他们的意见后,威利斯很沉默,不知想着什么,最后下了决定:“我们该给叶惟一场会议,给他一个说服我们的机会。”

    一场会议?洛威特并不看重,却也不反对;瑞夫金则饶有兴趣,也点头同意。

    1月2号晚上,那么突然的,叶惟在家中收到了威利斯的来电,明天一早,到夏延企业总部去,开一场会议!

    3号是周六,但电影业就这样,想开会就开会,没什么固定假期可言。要知道大人物随时都可以是假期,也随时可以是工作,凑齐几个大人物开会,不容易。

    “小子,你最好准备好这场会议吧,我们会讨论双方合作的可行性,特别是由你制片和执导的可行性。我对出演《阳光小美女》的兴趣很大,只是我们还有着太多的疑虑,这是你的机会,有什么能力的话,就抓住吧。”

    “是的,先生,好的,我会准时到的!”

    “焦点电影那边也会派人前来参加,如果这个项目真制作的话,我们需要他们的发行能力,我听说你们有点恩怨,没事吧?”

    “没什么,我知道大局为重的,我和他们没事,呵呵。”

    “那就好,明天早上见吧。”

    一直放下手机很久,叶惟还是激动不已,虽然对焦点的参与很是不爽,但谁在乎,只要他能制片和执导,焦点强大的发行渠道只会成就他!平复心情后,他立即抓紧时间做好准备,这场决定最终胜负的会议,一定不能有任何闪失!

    很快,紧张的夜幕过去,3号的清晨到来了。

    在家人们、朋友们的期待和祝福之下,叶惟带着准备好的一箱东西,独自前往圣莫尼卡,目标,夏延企业总部!

第七十一章 一线声机    拉斯维加斯很奢华,威尼斯人酒店如同天堂,准备着午夜大放节日烟火,为游人们的不眠夜增添热闹;拉斯维加斯也很丑陋,那片天堂往北不远,就有一间低矮的双层汽车旅馆,名为米拉多,只有30来个房间和停车场,其它什么都没有。

    二楼的其中一个房间,虽然简陋,但还算整洁,叶惟今晚就在这里过了。

    他正大字型的躺在单人床上,亢奋的心情已经渐渐平复下来,拿着手机和莉莉聊着天,自然先聊起了短片。

    手机传出莉莉高兴的清脆笑声:“他们的表情太有趣了,我爸爸,他完全惊呆了,好像在问‘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哈哈!我姐姐、我哥哥,他们也难以置信,然后他们无法不称赞短片和你,尼古拉斯看哭了,奥瑞安也很感动……

    我回到我妈妈这边后,我问她‘妈妈,这个怎么样?’她说不出话,甚至一个词都不!可她一定知道,自己以前的看法是多么错误和愚蠢,噢主席女士,你犯了一个错误!别再犯了,这是你女儿的忠告,哈哈!”

    “酷!聪明!”叶惟听着莉莉比他还要兴奋似的,不由心动,笑问道:“那你呢?真的没看哭吗?”

    “没……”莉莉的笑声顿了顿,语气俏皮:“只有一点点,眼眶有点湿润。”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冷血动物!”叶惟顿时欢呼起来。

    纽约曼哈顿,这边已是凌晨时分了,街头依然热闹,五星级的华尔道夫酒店,一间豪华套房的其中一个卧室,灯光皎洁。

    莉莉躺在豪华大床上,盖着洁白的被子,棕黑长发散乱的枕在枕头上,握着手机大笑道:“纽约太冷了,快把我变成冷血动物了……噢,我这边过零点了,惟,圣诞快乐!”

    “我这边还没……我有个天才想法,如果我们不断往西边退去,岂不是天天过圣诞?哇喔!”

    “但地球是圆的!”

    正说笑,她忽然听到他那边隐约响起了一些嘈杂声,似乎是房间外面传来的,他不是说住在凯撒皇宫酒店吗,怎么会这样?她疑惑地皱眉,问道:“你到底住哪里?”

    “唔,你听到了……有几个醉汉在外面走过,其实我在一间小旅馆,环境还不错。”

    “什么?”莉莉猛地坐起了身子,看看周围一派古典富丽,往阳台那边望出去还能看到美丽的月色,一切都这么高档……她替他感到一阵心酸,他才更有资格享受这些,但现在,她只能温声道:“那你注意安全。”

    “没事,之前我已经吼过了,没有半个黑帮份子出来应战,倒是你那边要多加小心,纽约黑帮多。”

    “我不知道,纽约的警察也多,对吧?”

    叶惟没多说这个话题,嘿的一声,就兴奋的道:“我还没有给你仔细讲威利斯的反应,一开始他见到我出现,几乎要杀人……”

    莉莉对此当然满怀兴趣,听着他讲了许久,虽然不时被逗笑,也能感受到过程中的惊心动魄,直到他说罢,她才又期待又赞叹的道:“你游说得真棒,不知道威利斯什么时候才会回复?”

    “最快也要等这个假期过完,不过应该不会很快,威利斯需要考虑,也需要和他的公司合伙人、经纪人商量,如果好运的话,估计我能得到一两场会议,最终说服他们的机会。”

    “我有股预感,你会说服他们的!那样,你就真的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奇迹!”莉莉现在比他还乐观,憧憬着未来,“一个最年轻的电影导演……跟你相比,我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梦想,真是落后太多了。”

    她说着有点自嘲,“我跟我妈妈谈过,她说等我18岁了再想工作的事,不管我想做什么,18岁之前想都别想。”

    “有时候你必须承认,不是每个人都是天才。”

    “我承认啊,你是个自恋天才。”

    “但短片让你看哭了……”

    “只是一点点!”莉莉笑着翻了翻身,趴在床上,双脚抬起轻轻踢动,“如果威利斯答应和你合作,然后会怎么样?”

    “嗯,我想想……那真好,然后要做的太多了,巨星加盟只是一个开始,接着要怎么融资,还做不做海外预售,得看看具体的合作计划。我想用数字摄影机拍摄,这样更容易让别人信任我,胶片听起来太严肃太老了,而且没太大差别,就连《星战前传》都用数字摄影!嘿嘿,那样的话融300万美元差不多了,当然,钱越多越好,第一目标500万!再接着就是前期筹备了……”

    叶惟说得也起兴了,让自己心头的警报先停一停,沉浸到美好的展望之中。

    “有了威利斯加盟,再找其他知名演员出演,就容易得多了,说不定我们可以打造一个超强的卡司!想想吧,德尼罗演爷爷怎么样,罗伯茨演妈妈!哈哈,蒂姆-罗斯演舅舅?酷!1900,我爱他的表演!”

    换了以前,莉莉听着这些话,会觉得他浮夸,不高兴,但现在,她一起做着美梦,“约翰尼-德普行吗?

    “拜托,当然不行,我可不想变成片场第二帅的人。”

    “哈,你想我说你还会是第一帅?不!德普最帅!”莉莉大笑,手机也传出叶惟的笑声:“那他的女儿莉莉-德普也比你漂亮多了,是吗?”莉莉笑道:“也许,可她的眉毛一定没有我的这么粗,哈哈!”

    正当两人笑得开心,叶惟忽然道:“等等,有人敲门,我去看看……”

    “小心!”莉莉顿时惊呼,眼前闪过一些入室抢劫、杀人的影像画面,“如果是穿黑衣服的,千万不要开门!”

    “我看看,噢……”汽车旅馆房间,叶惟透过门眼望出去,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衣着暴露的青年女郎,这个姿色平庸,他开门调侃几句的兴趣都没有,喊了声“我不需要”,就走回床去,对手机笑道:“不是黑衣服,是一个妓女,她问我要不要什么服务。”

    “啊!?别答应她!别答应她!”莉莉紧张的话声传来。

    “当然,我为什么要答应她?”叶惟跳回床上,那头的莉莉不好意思地笑:“谁知道,你有那么多色-情杂志……”叶惟叫道:“都派出去了,那个POR-MAN(色-情达人)已经是POOR-MAN(穷人)了。”

    莉莉笑了几声,问道:“你明天就回洛杉矶对吗?”他应了一声是,她不禁道:“假期还有很久,但我有点想回去了。”

    “为什么?”叶惟疑惑,花花世界纽约不想待,回去大农村洛杉矶?他问道:“有什么不开心吗?你可以告诉我。”

    “没有,只是这边很冷而已。”莉莉不想说不开心的,也不想说想他……

    “那多穿衣服。我的假期计划要调整了,《婚期将至》,我家那部烂电影,威利斯已经知道了,如果他进一步了解到有多烂,那真会影响我的形象,所以我得抓紧时间,着手对它进行重新剪辑,赶制一个更好的版本出来,随时用来验明清白。”

    “很好的准备,你有什么想法了吗?”

    叶惟闻言眨眨眼睛,温了温心中的想法,答道:“没多少选择,既然那么烂了,就烂到极致吧!我对新版本的定位是恶搞无厘头白痴劣质婚礼Cult片,电影就是这样,烂到一定层次,它又会是好的。”

    “我不太懂,加油,剪好了给我看看。”

    “到时候我们来次约会,一起看,怎么样?但去不了电影院,得窝在一个有电视的房间里……”

    “哈,哈……OK!”

    “嘿,女孩,谈谈圣诞节吧,我们过去的趣事,你知道有一年,我的袜子把圣诞老人臭晕了,他就晕在我床边。”

    “不会吧?”

    “是真的!他醒了之后,抓着我说‘伙计,别这样好吗?你好歹洗洗它,这袜子比红袜还臭!’”

    两人说说笑笑,聊着过去,聊着未来,莉莉的手机渐渐电量不足了,又用电话话筒继续聊,一直到了维加斯的凌晨,纽约的半夜,两人还没有聊够,越聊越精神,品尝着成功的喜悦、节日的喜庆,还有那青春的甜蜜。

    “哈哈!你别那么说,噢不……不要,我不理你了,哈哈……”

    一阵阵谈话轻声从女儿的卧室传出,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塔沃曼不得不干预,皱眉地敲敲门:“莉莉,还没睡吗?”

    “嘘……”卧室内,莉莉嘘了声就捂住话筒,抬头望向门口,不打算回答。但母亲的声音又响起:“我听到你在聊电话了。”莉莉无奈地应道:“妈妈,别理我,你怎么还没睡?”

    “我被你吵醒的,凌晨3点了!别再聊了,快点睡觉休息。”

    “好吧,知道了!”莉莉假装答应,等妈妈的脚步声走远,她才松开话筒,很轻很轻地嘿了声:“还在吗?”

    “嗯。”

    莉莉继续笑说刚才的话题:“那件事不是我的错,其实……”

    “莉莉!!”走廊上,塔沃曼突然又听到那谈话声,顿时生气地走回去。

    “妈妈,你真刻薄!”莉莉气得大叫,都忘了捂住话筒麦克风口了,“今天是圣诞节,你就不要多管好吗,自己睡觉去!”

    那边叶惟惊觉起什么,“噢,我都忘了,纽约三点多了,莉莉,晚安!等等……又有人敲门,又是妓女!玩笑而已,晚安!”

    “不,惟,别挂断……”莉莉急道,她静了一会,待母亲的脚步声再度走远,她双眸一转,就把被子从头到脚的捂住自己,还把几个枕头叠到脑袋位置上面去,非常轻的道:“还在吗?”

    “还在,但你那边真的很晚了。”

    “再聊半小时,让我把这事说完……”

    “好,我也想知道真相呢……”

    外面走廊上,塔沃曼无声地又折了回来,耳朵贴着门听了听,不由摇头苦笑,但这次没再说什么,转身回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