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哈哈,太好了!”

    莉莉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兴奋地欢呼出声,又问着家人们:“《星球大战IV》叫什么名字?我记得是……新希望!新希望对吗?哈哈,一个新的希望!惟做到了,威利斯喜欢短片,哈哈!”

    她这个样子,恋爱无疑,乔莉和西蒙相视一眼,都笑了,是啊,莉莉到了该恋爱的青春季节了,看起来那个叶惟挺不错,一个才华横溢的男生,配得上莉莉。

    而菲尔-柯林斯眯着双眼,摸着半秃的脑袋,那该死的小子……这么会哄女孩开心,混蛋小子……

    这时已经看完《生活多美好》,莉莉自己待不住了,她要打给惟!

    “大伙儿,我回去我妈妈那边了,你们去玩吧,谢谢你们今晚宽容我的任性,圣诞快乐。”

    莉莉几下手脚收拾好手袋,没有带走那张《天使之舞》的DVD,笑道:“爸爸,这是给你的礼物,有惟的亲手签名,以后会很珍贵的,嘻哈!对了,你记得帮我签好那份歌曲授权文件,明天给我。”

    “嗯……嗯……”菲尔-柯林斯郁闷透顶,他的宝贝女儿心中的英雄,似乎变了……该死的混蛋小子!

    莉莉挽起手袋,又作一番道别,亲昵地抱了抱尼古拉期,心头一片豁然,惟说得对,尼克是她弟弟,她有责任了。

    刚刚快步走出套房,她就迫不及待地打给叶惟,只是……对方正在通话之中。

    他应该是在打给家人吧?莉莉皱皱英眉,一边走,一边发起了短信:“恭喜你,真棒!我这边每个人都很喜欢短片,包括我!拍得太好了,我看得几乎哭了出来,感动,:-)”

    她撒了个小小的谎,因为不想让他以为她是个爱哭鬼……

    ……

    与此同时,收到短信的人们,无不是更加欢腾,短片带来的激动还没有消退,又有了这样的天大好消息,爽翻了!

    新希望!威利斯出演《阳光小美女》的新希望!!有比这更棒的圣诞礼物吗?

    列夫、陈诺、巴德……他们一个个都要打给叶惟欢聊一番,却就是打不通,只好改发短信……

    来到酒店大堂,叶惟第一时间打给了家里,好像中国古代的中状元,与父母聊了一个长长的报喜电话,还谎称自己今晚就在凯撒皇宫酒店过夜了,正准备去酒店的赌场,跟威利斯一家一起玩云云。

    叶浩根听得十分兴奋,骄傲爆了!连连提醒着他不要吝啬,最重要是玩得开心!而顾乔再一遍关心着他的衣服,天冷,多穿!朵朵的叫喊声不时响起:“哥哥,哥哥!礼物啊!”甚至还有托托的吠声!

    当然,礼物一份都不能少。叶惟大笑,结束通话后,他看起了大家发来的短信,列夫说“我这里的观众哭成一片,惟哥,你是个天才!”巴德说“我爸爸后悔不是免费支持剧组的餐饮!”陈诺说“惟,你各方面的属性点数真高。”科尔温说“伟大的短片。”……

    莉莉的短信留到最后才看,他噢的一声,嘀咕道:“几乎?真冷血,以为你会哭的……”他笑了笑,回复道:“谢谢!很开心!”

    没过十几秒,莉莉就回复了:“有空聊电话吗?”

    叶惟也很想和她分享喜悦,但看看周围,回道:“等我安顿好了,再打给你。”

    “OK,:-)”莉莉回复。

    不过很快,叶惟接到了一个别人打来的报喜电话!

    ……

    安娜家因为朱恩女士的来电而陷入沸腾,她激动地告诉了他们,《都是戴茜惹的祸》剧组改变主意了,导演韦恩-王,指定安娜出演“奥珀尔”!而制片人特里沃-艾伯特,对此表示赞同!

    “哇!!”安娜在家里疯狂地奔来奔去,贝拉兴奋地跟在旁边,“我们成功了,我们得到了角色!!我是奥珀尔!!!这个圣诞节太棒了,我会演电影,我是奥珀尔!”

    “汪,汪!”贝拉欢快地吠着。

    珍妮特靠坐在沙发上,怔怔的,还没有缓过劲来,自己女儿要成为银幕童星?她想到以后可能出现的光景,既是兴奋,又有些害怕,真不知走上演艺这条路,对安娜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不管怎么样,在安娜成年之前,她会陪伴女儿走下去。

    “我们得把这个消息告诉惟,天啊,太棒了!”这时安娜冲到了墙上电话边,一边着急地问着:“妈妈,惟的号码是多少?”

    “是要好好感谢惟,我们要多送他几份圣诞礼物。”大卫感慨道,只能这样表示心意了。

    珍妮特说了号码,也点头道:“安娜能认识到惟,这事真的非常幸运,上帝保佑。”

    “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拿着话筒的安娜又跳又叫,“我赢了,我得到角色了!!”

    “真的!?哇喔,恭喜你!!哈哈哈,真是好消息,但我一点都不意外,王颖可不是傻子,他看得到你有多么优秀!女孩,你会成为超级巨星的,你会成为全美的宠儿!但一定要记得,你永远是阿娜索菲亚-罗伯,不要停下前进的脚步,也不要迷失了自己!”

    “好,我会的!惟,你也是,我觉得你也会成为大明星的,不过不是演员,是大导演!”

    “我不得不说,你真聪明!”

    ……

    璀璨的星空夜幕下,叶惟走在拉斯维加斯大道边,前往北面的米拉多汽车旅馆,已经预订好房间了,不过20块,便宜。

    本就因为今晚的战果而欣狂,再加上安娜的好消息,他的情绪越发高昂,看着大道两边一座座的豪华酒店,五彩的灯光、华丽的喷泉,他终于忍不住仰天放声大喊:“AWESOME!!!”

    完美的一天,完美!

    “啊啊!叶惟,你是这个星球上最幸运的人!”叶惟拖着行李箱原地旋转了一圈,只有肆意地舞动身子,才能宣泄心中的亢奋!

    他边走边笑边舞,全然不管来往路人或车辆怎么看,现在是惟哥时间!

    “嘿,伙计,你是我的天使吗?”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衣着破旧的中老年黑人流浪汉,他大笑地奔去,“谢谢你的帮忙,你应该得到你的翅膀了,嘿上帝,给他一双翅膀好吗!”

    他仰头吼了几声,在流浪汉愕然的样子下,又拿出一张十美元递给对方,“去买点吃的吧,圣诞快乐!”

    黑人流浪汉转身看着这个亚裔少年蹦跳着走远,许久都还是呆呆的,“谢谢……”

    “噢,宝贝,宝贝!”看到前方公车站点,站着一个高挑性感的年轻白人女郎,叶惟唱起了布兰妮的《Baby-one-more-time》:“我怎么会知道?有些事情不对劲!”

    那女郎向他望来,走来,语气勾魂的问道:“帅哥,要玩点有趣的吗?”

    叶惟继续前行,乱唱一通:“噢,宝贝宝贝!圣诞节不应该还工作,圣诞老人不高兴!”这女郎一身红色皮衣和超短裙,露出一双大腿,胸前还露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浓妆艳抹的,显然是个妓女。

    “100块一次,30块给你吹,怎么样?”年轻女郎果然说道。

    “告诉我你想怎么样,告诉我,宝贝!”叶惟还在一边乱唱一边乱扭身子,没有理她,女郎却跟了上来:“10块让你玩胸10分钟?”他不禁哈哈大笑,拿出一张十美元,“拿去买点吃的,你的宝贝我就不玩了。”

    女郎犹豫地接过,挺了挺丰满的胸脯,“没关系,玩吧,这是我的工作……”

    “你这份工作不好,去洛杉矶,去好莱坞!到那里拍色-情片也比这样街头服务赚得多,维加斯是葬送青春之墟,可洛杉矶却是梦想成真之地!去吧,去LA吧,色-情片世界需要你的大胸,这个世界需要你的大胸!哈哈哈–”

    他转了几圈,像跳起了霹雳舞,又继续前行,“噢,宝贝,宝贝!”

    女郎怔怔地望着他走远,喊道:“你真的不要吗?”

    “不要!只要有电影拍,有梦想追,没有女人操,我也没所谓,哈哈哈!

    流浪汉有了,妓女有了,黑帮呢?这里有黑帮份子吗?!出来啊,战士帮的鸟人出来应战,战士帮的鸟人出来应战,战士帮的鸟人出来应战!!哦噢,这里不是纽约,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

    ……

    南加大公寓楼,派对更加热烈了,因为在众人的起哄下,达鲁姆叫来了几个评论系的家伙过来玩,最重要是看《天使之舞》。

    当他们看了一遍,众人都期待地望着他们,之前丢了面子的几个学生急道:“短片有什么缺陷,都说出来吧!”、“是的,不用给我们留情面,有什么就说什么!”

    “你们开玩笑吗!?”评论系几人突然活了过来一般,纷纷说着:“作为一部励志温情短片,这简直完美!”、“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太短了!我还没看够呢。”、“教科书式的三幕结构短片,情感圆满,人物出彩,太棒了!”

    “你们知道换了罗杰-艾伯特,会怎么评价它吗?竖起两只大拇指!”

    “谁拍的!?爱死他了!”

    除了达鲁姆四人,众人无言以对。

    ……

    迈克尔-阿恩特已经连续看了《天使之舞》好几遍了,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看似平淡老套的故事,却因为绝妙的讲述,拥有了一股温暖人心、融化灵魂的力量,而且它背后有着值得品味的人性反思,不仅仅只是励志。

    越多看一遍,心中的新希望就越强烈一些,这个叶惟,绝对不是什么胡闹的小孩……他是个天才……

    《阳光小美女》,也许终于找到了好归宿。

    这么一想,他不由开心笑了。

    ……

    “罗伯特,一个坏消息!那小子的短片……天啊!”

    “盖尔,麻烦你一次把话说清楚!怎么了?平安夜都不能让人安静地过吗?”

    “那小子的短片拍得很好!迈克尔-阿恩特看了很兴奋,告诉了耶克萨他们,他的评价是‘完美’,你也知道那家伙是个硬骨头臭脾气,他说好,就真的会是好……”

    “胡扯,那小子只是个中学生啊!”

    “哎,真正的坏消息还没说,阿恩特还透露叶惟今晚找上威利斯看片了,威利斯也觉得很好……”

    “该死的!不行,不能让事情就这样发生,如果威利斯疯了,那我们的处境就……”

    “是啊,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

    “除非我们想被解雇。”

第六十九章 新希望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大厅一片喧闹,威利斯小姐们争执着这个平安夜接着要去哪里玩,黛米-摩尔不时说上几句,多是帮着小女儿贝丽。

    酒台这边,一列古罗马风格的酒柜装满着各种美酒,在灯光的照映下,那些酒瓶显得流光溢彩。

    威利斯从中拿了一瓶嘉露葡萄酒,一边取杯子,一边问道:“小子,你饮酒吗?”

    叶惟跟在后面,闻言心念电转,YES还是NO不是取决他的情况,而是大人物的喜好。看看那几个被宠坏的公主,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况且老兵后代哪有不喝酒的,就算是个青少年。

    “是的,我家没有21岁才能喝酒的法律,我爷爷甚至在我三、四岁时,就给我喝白酒了。”

    “哈哈!我的老头子也是。”答案正确,威利斯高兴地拿了两个葡萄酒杯,倒了两杯满的,一杯给自己,一杯给叶惟。

    大人物举了举酒杯,笑道:“敬你的短片!”

    “谢谢!”叶惟也笑着举了举酒杯,喝了一小口,甘甜的酒水顺着喉咙滑下,落入肚子里,一片温暖。

    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喝酒,其实爷爷是个严厉的人,为他的身体着想不让他过早沾酒,而爸妈?他们要是看到现在这一幕,估计又要喊着自己是失败失职的父母。

    但这杯酒是他应得的!是经过好一番努力、谨慎、刻苦,才得到的一杯酒,一个机会!

    当下,他认真道:“先生,上次我们的电话通话不太愉快,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当时的心情,我算是谁呢?一个未满16岁的小子要拍电影长片,还邀请你出演,那肯定是疯了。”

    威利斯坐在酒台边的高凳上,一边悠悠喝酒,一边微笑地听着。

    “但我自己知道我是谁,我从小学习电影,我家里还投资制作过一部喜剧,筹备、拍摄和后制整个过程中,我都学到很多……”

    叶惟又把老一套说辞搬出来,声音快速而清晰,一点不结巴,说了3分钟左右,没说半点如果合作,两家公司该怎么分配股权、有什么特殊条款那些,只说他可以胜任长片的制片人和导演。

    说到最后,他打开了身边的一个行李箱,拿出里面的好几叠文档资料,“这里有《天使之舞》的所有筹备文案,这是剧本、分镜剧本,这是故事板,制片表……都是我亲笔制作的。”

    威利斯看了几眼,顿时有些移不开目光,很惊讶!

    自从开了公司,他有接触一些制片事务,还在《鳄鱼猎手》挂了一个策划的名头,他也写过剧本,他看过分镜图……他一看,就知道这些文案做得有多么专业,正如那部短片。

    最让他有直观惊奇的是那些故事板,当叶惟随意地翻动画纸,只见每一张都那么精细,好像漫画一样,而且它们都已经在短片中精确地拍摄出来了,这无疑在说:短片拍得好不是偶然,而是从一开始就做好所有筹备。

    “这全是我亲手画的,别人没有加一笔一划。”叶惟注意到大人物的神情变化,当即实行一个游说方案:画画!

    他把文件放到酒台,从行李箱拿出一支铅笔和一张白纸,速写了起来,画的正是威利斯现在坐着喝酒的形象。

    “先生,别管我手上的工作,继续谈话。”

    “哦……”威利斯越发讶然,看着铅笔飞舞,在白纸上迅速地勾勒出一些线条,自己的轮廓出来了……

    “我从小就学习画画了。”叶惟说着,手上可没有停顿一秒,画得越清晰越好!

    他已经把自己这么一个形象抛了出来,“懂电影的天才少年”,就看大人物买不买了。

    “为什么你要那么急?”威利斯喝了口酒压压惊,看看画,又看看他,“以你的年纪,上学才是最重要的吧。”

    “我的学业没问题。”叶惟一边画着,一边又解释了番,自己怎么科科拿A,完全可以跳级,并已经得到学校给予的天才待遇。

    “制作《天使之舞》这一个月,我请了很多天假,但我的学业还好好的,先生,你能看到哈佛-西湖是怎么支持我拍片的,如果我学业不过关,他们才不会让我在校内剧院拍摄,他们还参加了客串!

    而拍摄长片的话,我们可以把拍摄期放到暑假,要不我休学配合你的档期也行,我甚至能先完成该学年的学习!一点问题都没有。”

    威利斯微微皱眉,不知想着什么,又问道:“那么筹备呢?”

    制作电影,最花时间的不是片场拍摄,不是后期制作,是前期筹备,越好莱坞越这样,就算省掉很多繁琐的会议,走独立制片流程,像《阳光小美女》这种还只是剧本的项目,至少都要筹备个一年半载。

    叶惟早已想过这方面,对答如流:“我会再找一两个执行制片人,由他们去做一些具体事务,我一边上学,一边监督和筹备。我认为时间真的不是问题,关键是信任,威利斯先生,选择我,需要极高的勇气和信任。”

    威利斯转动着酒杯,似在思索,似在感慨:“电影行业总是会冒出年轻天才,一个接着一个,我也见过不少了,像沙马兰。但从来没有一个,有你这么年轻……”

    叶惟听得出,大人物这番话不是赞美,而是迟疑:你的年纪实在让我无法放心。

    是的,16岁是一个尴尬的年纪,不够大,也不够小,如果是26岁,或者6岁,威利斯说不定都已经一拍大腿,说“我加入!”

    26岁是一个年轻天才拍片的正常年纪,6岁则是非常不正常。两者不管拍得好坏,都不会成为被嘲笑的对象,16岁?尴尬。

    他想了想,马上就道:“先生,请你想想,如果是另一个26岁的年青人找你谈《阳光小美女》项目,给你看了《天使之舞》,你会不会对他产生像对沙马兰那样的信任感?”

    “唔……”威利斯喝着酒,话声变轻:“也许吧,但你不是26岁,而且《阳光小美女》的故事对你来说,不是太过成熟吗?”

    “我不那么认为,先生你大概不知道,我家里因为投资电影失败,遇到了很多困难,就是一个《阳光小美女》故事!这让我改变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所以我对这个故事的情感和意义,有着足够的理解,对家庭、成功和失败都是,我可以执导好它。”

    叶惟语气坚定,神情自信,“还有我爱这个故事,我对它充满着激情。”

    “你家里什么电影失败了?”威利斯却问道。

    “一部婚礼喜剧,叫《婚期将至》。”叶惟心中响着警报,因为如果能继续商谈下去,威利斯始终会知道《婚期将至》的存在,与其以别的方式知道,还不如由他来告诉,所以他现在才说出来,但必须淡化这个话题,天才少年不该让个垃圾制片人欺骗家人。

    “它的票房不怎么样,我们没赶上潮流,那制片人和导演水平平庸,而且剪辑上也有问题,我打算重新剪辑它。”

    威利斯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这也是你着急的原因?”

    叶惟点点头,双目闪过锋锐的光芒,“原因之一,最主要的是,我不能辜负我的青春,我得做些对得起自己能力的大事。”

    “大事……大事……”威利斯又喝了口酒,似有点头:“年轻人就是有冲劲。”

    这时候,那边的三个女孩已经吵完了,见时间也差不多,拉鲁喊道:“爸爸,好了没有,我们要出去玩了!”贝丽也在大喊:“爸爸!!”

    7分钟已经到了,威利斯应了女儿们一声后,看着叶惟,忽而露出微笑,问道:“年轻人,为什么你盯上的是我?不是史泰龙,不是施瓦辛格,但威利斯?”

    “先生,其实我早就说过答案了。”叶惟笑了笑,恳切的道:“因为,你肯给年轻人机会!”

    说罢,他手上的铅笔也停下,展起了画纸,一张清晰的速写:威利斯坐在高凳上悠然喝酒。

    “哈哈……”威利斯看了不由笑了,法令纹笑得很深,“小子,你总是那么有心思。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长片,可你真是一个很棒的游说者。”

    叶惟听不准大人物的意思,就只是笑笑,试问道:“我把这些文案资料留下来好吗?先生,你有空有兴趣的时候可以看看。”

    所有文件都已经做好复印备份了,而这一箱全是原始手稿。

    “行。”威利斯点了点头,把酒杯里剩余的葡萄酒一口喝尽,颇认真的道:“这件事,我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我还要想想。不过我得说,你的短片、你这些诚意和努力,都很好,至少我现在不觉得你的计划完全荒谬,它是有可能发生的,有可能。”

    这一句有可能,顿时让叶惟惊喜地瞪大双眼,几乎大喊出来,连忙拿起酒杯喝酒抑压……可怎么都抑不下去,有可能!

    威利斯说有可能,从暴跳如雷,到有可能!有可能合作,有可能出演!这件事,有可能成功!!

    那成功的光芒,仿佛已经照耀着他,让他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感到那么喜悦,那么欢爽!

    “先生,你才是不可思议的人,你才是!”

    “哈哈,我会考虑的,但不是在这个圣诞假期,你也知道,圣诞节最好不工作。”威利斯笑说,把空酒杯放下,就要走向家人。

    “是的,当然了,当然!”叶惟连连点头,他想自己该识趣地走人了,得到这句有可能,也没必要再纠缠一个电梯时间,惹烦大人物,反而保不住胜利果实。

    当下他笑道:“先生,不急的,你慢慢考虑,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想法,都可以随时打给我,7X24小时,随时!现在我不多打扰你们了,圣诞快乐!”

    他迅速地把那些文案收拾到行李箱里,包括那张素描,好了之后,再向威利斯女儿们和前妻点头示意,说了几句祝福,就只拖着一个衣物行李箱离去。

    “拜拜,记得帮我问安娜卖不卖贝拉!”身后传来了贝丽的喊声。

    “回头见吧。”拉莫帮他打开房门,不远处的拉鲁很生气一般,没理他。

    走出总统套房,一直进了电梯,按了1楼,叶惟才长长地松出一口气,前后不到半小时,却犹如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

    胜利了!光明再一次取得胜利!!

    他的心渐渐沉浸到了高兴激动之中,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虽然还没有最终成功,但这个平安夜,难道还不够完美吗?

    “哈哈哈!”不管电梯里进来了其他人,他突然大笑不已,不断跟旁人说着:“圣诞快乐,小姐们先生们,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众人礼貌地回应,虽是笑脸,心里不无嘀咕,这少年脸红耳赤的,带着酒气,喝醉了吗?

    “来吧,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叶惟开心地唱起了歌,好像泰山妈妈抱着泰山般拿出手机,给家人们、莉莉等朋友们群发了一条短信:

    “《星球大战IV》叫什么名字?大人物很喜欢短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