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韦恩,你必须看看那部学生短片,噢我的……简直不可思议!你必须看看,然后我们重新商量‘奥珀尔’的人选。”

    “怎么了?那短片拍得还行?”

    “还行?你看过之后,肯定不会这么说。它居然是由一个高中生编制导剪和配乐做的,你能相信吗?!那小孩是个天才!是个天杀的天才!韦恩,说真的,我想过不了几年,说起华人导演,大家第一个想起的不是你,不是安-李,是他,是他……”

    “噢,哦……好的,我今天会看的,看了再打给你。”

    宽敞的大厅里,放下手机后,王颖的老脸上满是困惑,共事一段时间了,他知道特里沃-艾伯特不是一个说话夸张的人,对方之所以对短片接近疯狂地赞美,那么《天使之舞》定然很精彩。

    一个华人高中生?推推眼镜,王颖越发有些好奇,直到这通电话之前,他一直以为所谓的短片只是安娜索菲亚-罗伯的经纪团队的最后一招:赶拍出来的相当第三轮试镜的东西,还故意说是华人的作品,以此和他拉近关系。

    王颖不喜欢这样,在第二轮试镜里,其实结果已经很清楚了,西尔莎-罗南胜出。

    再搞这些小动作又有什么意义,所以那张DVD拿回来一天多了,他都没有看,几乎就忘记了这回事。

    对了,那张DVD放到哪里去了?王颖还得想想,才想起还在公文包里没有拿出来。

    现在艾伯特的来电实在是一个意外,怎么回事?天才高中生?

    天才这个词,王颖一辈子都和它毫无缘份,他1949年出生在香港,到了18岁时,独自来到美国打拼,靠着艰苦的努力,从一个农场杂工,成了一个电影导演。

    他33岁才拍处女作,53岁才拍第一部好莱坞商业片,《曼哈顿灰姑娘》,成绩还不错,让他在竞争残酷的好莱坞工业机器里有了小小的一席之地,然后是第二部商业片,《都是戴茜惹的祸》,成本预算一千多万。

    虽然他已经有些受不了好莱坞工业带来的创作禁锢,节奏上的、情感上的……但只要接了工作,就要全力做到最好,忠人忠己。这是为什么他今天不是一个农场老杂工的原因。

    从年初起,《都是戴茜惹的祸》就开始前期筹备工作,到现在各方面都做得差不多了,但女主角的人选迟迟未能定下来。

    前几天第三轮试镜结束,还是西尔莎-罗南胜出,再拍一个走流程的样片,剧组就会和她签约。

    本以为人选已经尘埃落定,没想到又生意外,艾伯特这么盛赞,王颖不能不看,而且他真的生起了很大兴趣。

    “我的公文包呢?”他看看周围,沙发上没有,正要找找,厨房那边传来了老妻缪骞人的喊声:“韦恩,过来帮帮忙!”

    “哦,来了!”

    ……

    拉斯维加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程,近下午6点,叶惟的航班顺利降落在麦克卡兰国际机场。

    下机后,叶惟给父母发短信报了平安,就匆匆离开机场,乘上出租车,前往凯撒皇宫酒店。

    十几分钟后,他就可以望到那座金碧辉煌的古罗马风格的五星级酒店,不由双目一凝,“加油,去赢得比赛吧!”

    ……

    因为时差的缘故,全美各地的时钟点数不尽相同,追梦联盟成员们都算好了同步观看的时间,拉斯维加斯20:00的前后时段,不管身处哪里、不管做着什么,都要打开电视机,播放《天使之舞》DVD!

    最好拉上家人朋友,拉上周围所有人,一起享受这一场10分钟的盛宴!

    多数人都准备在住处观看,也有人准备在逛着的商场、街上随便一家商店、娱乐场所,让店主帮忙播放……

    “绝对不是不良影像!天啊,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什么!?我猥琐!?”

    “先生,帮帮忙吧,这短片保证可以为你带来更多的顾客,我借给你播一个晚上。”

    “这可是VIY拍的专业作品!VIY就是我们学校的英雄,我跟你讲讲他的事迹吧……”

    “他是一个梦想家!他是一个领袖!他是一个男子汉!”

    与此同时,纽约,这里比拉斯维加斯早三个小时,所以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了,平安夜的曼哈顿更显美丽,洛克菲勒中心大厦前竖着一棵巨型圣诞树,到处的街道都有闪亮的圣诞灯饰,打扮成圣诞老人模样的游人数不过来……

    如果真有圣诞老人,也不知他会是什么表情了,反正人们很开心,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华尔道夫酒店,莉莉和母亲、父亲一家、姐姐哥哥一家,这几天都入住在这里,当然是不同的豪华套房,除了孩子们,两位前妻也不想和前夫碰面。

    这天晚上,莉莉先是和妈妈在酒店餐厅吃了圣诞大餐上半场,接着又去父亲家那桌吃了下半场,还要去姐姐哥哥那桌问候一下,真有点忙不过来。

    然后,除了两位前妻,众人回到了父亲家的套房歇息相聚。

    但过不了多久,一大家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哈哈笑谈的场面还没有出现,他们就都待不住了,准备解散,各有各出去游玩;除了莉莉,她想大家可以待到11点。

    “11点!23:15过后,我们再出去玩好吗?乔莉,西蒙,爸爸?”

    莉莉拦在套房门口前,满脸恳切的笑容,看看姐姐、哥哥和父亲,又向后面的继母和弟弟喊道:“奥瑞安、尼克,你们说呢?”

    “没有兴趣。”27岁的西蒙-柯林斯话声带嘲,壮胖的身躯就要继续往外走去,“待在这里多无聊。”

    “等等!”莉莉就是拦着不让走。

    菲尔-柯林斯的老脸上升起疑惑的微笑,问道:“莉莉,到底是为什么?”

    “是啊,你给我们说清楚吧?”31岁的乔莉-柯林斯也在笑,也不明白。

    “好吧……”莉莉无法继续保持神秘了,本想慢慢揭晓的,她无奈道:“你们过来。”她带着众人来到古典沙发前,从自己的手袋里拿出一张DVD光盘,笑容又甜了几分,“铛咚!猜猜这是什么?”

    “拜托,猜什么,你在浪费时间。”西蒙有些不耐烦,“老爸的演唱会录像?”

    “莉莉你的田径比赛录像?”乔莉也猜了个答案,她记得莉莉在学校是田径队的,玩的项目好像是撑杆跳。

    西蒙突然又猜:“不会是你也玩摇滚了吧,专辑CD?哈哈!”

    这么一听,菲尔-柯林斯顿时目光期待,“是吗?”

    “不是!”莉莉又无奈地笑,他们的反应没有预想中那么有趣,就道:“这是我的一个同校好朋友拍的一部电影短片,专业级别,拍得很好!我想大家一起观看它,爸爸,里面还有一个惊喜,你会喜欢的!”

    “哦?”菲尔-柯林斯其实有点失望,好朋友的短片?那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现在看吗?”乔莉望望那边墙上的液晶大电视,这时奥瑞安拖着儿子尼古拉斯从洗手间回来,好奇问道:“看什么?”西蒙语气调侃的道:“莉莉一个小朋友的DV短片。”

    “不是DV短片,是专业的数字摄影,你们看看就知道了。”莉莉笑了笑,“但不是现在,等到23:00播,可以吧?我们在这里多待两小时,看一遍《生活多美好》刚刚好。”

    她倒希望全家年年平安夜一遍《生活多美好》,可惜从来不会。

    “莉莉,为什么要等到23:00?”菲尔-柯林斯不解的问道。

    “因为那时候是同步观看,我们很多人约定了,要叫上家人一起分享……”莉莉撒娇般转了转明眸,笑道:“无论如何,这是件很酷的事!”

    然而众人却兴趣不大,青少年的酷,换句话就是愚蠢。

    西蒙低头看看手表,“你要么现在就播,要么我走人。”菲尔-柯林斯也不太支持,“两小时太长了。”乔莉知道大家去意已决,便劝道:“莉莉,现在播吧?”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忽略了她要一起看《生活多美好》的想法,还以为是说笑,毕竟那影片不太适合他们这个“家庭”。

    “大伙儿,听我说……”莉莉的笑容渐渐不见了,“这次同步观看有着很大的意义,而且我保证,短片会很精彩……”

    里面还有一份惊喜礼物!爸爸,是给你的。她心里默默补充了句,这也是她为什么在这里,而不是准备和妈妈一起观看的主要原因。

    “噢,拜托!让我猜猜拍的是什么,上课?打闹?”西蒙话声中的调侃和不耐更重了,“不就是中学生拍的吗?能怎么精彩?”

    “我说了,这是一部10分钟电影短片!很认真的,也很精彩。”莉莉有点无力。

    乔莉温声地调和道:“莉莉,大家都想出去玩,就先看了吧?是酷的话,现在看也会很酷。”

    “不……乔莉,这还是一种支持,一种同行……一种分享……”

    “爸爸,我想出去看圣诞树!”这时候,尼古拉斯大声道,小脸庞满是要求之色。

    “哈哈!”菲尔-柯林斯看看小儿子,又看看小女儿,犹豫着怎么办。尼古拉斯又叫了一声“爸爸!”他顿时笑道:“莉莉,尼克想看巨型圣诞树的夜景很久了,短片回来再看行吗?”

    “别理她了,不知道搞什么。”西蒙率先走向门口那边,“我约了几个朋友去酒吧,拜拜!”

    莉莉站在原地,双手握着DVD光盘,脸色沉沉,看着西蒙大步离去,看着父亲和奥瑞安、尼克走向门口,“莉莉,来啊!”看着乔莉还想劝说什么的样子……

    “一次,一次……”她忽然轻轻出声,声音迅速升高,好像炸弹爆炸般吼了出来:“一次!!能不能有一次,你们有人听听我说了什么!!有人听听我想怎么样!!你们有人在乎我……我!!!”

    一片寂静,众人都呆愣地停下脚步,走廊上还没走远的西蒙走了回来,在门口愕然的问道:“……怎么了?”

    莉莉深吸一口气,自己也呆了,“我很抱歉,大伙儿,我只是想……只是想……”

    “莉莉,没事的,我们都在听着你……”乔莉最先回过神,温柔地安慰起来。

    “我很抱歉……我失陪一下。”莉莉低头把DVD光盘放回手袋,快步走向洗手间,手上抹着眼角涌出的泪水。

    直到洗手间关门的声音传来,众人还是一片沉静。

    ……

    拉斯维加斯,黄昏时分,叶惟拖着行李箱,健步地走进凯撒皇宫酒店大堂。

第六十三章 生活多美好    12月22号,周一,哈佛-西湖今年寒假前的最后一个上学日,然后就会从23号,一直放假到明年1月5号,两个星期,里面度过了圣诞节和新年。

    阔别校园多天的叶惟,今天带着上百张的DVD光盘回来了,不是盗版影碟贩子,所有光盘都是《天使之舞》的拷贝,内有加上片尾13分钟的正片,以及一些精选的片场花絮。

    每位追梦联盟的成员、老校长等出过力的教员们,都会有一张!

    早上全校集会后,学术中心一层杂物房,此时一片热闹,收到短信、趁着X时间过来领取拷贝的成员们,几乎挤满了这里,每个人都十分兴奋,列夫要去打开电视机。

    “现在就播映惟哥的惊世之作吧!”

    “酷!”、“太棒了!”众人都恨不得马上观看。

    “等等,不是今天。”叶惟却阻止了他们,看着讶然的众人,笑道:“你们知道吧,拉莫-威利斯答应了帮忙,布鲁斯-威利斯会看到这部短片!应该就在圣诞之前,具体时间还没定,等定下来了,我们到时一起同步观看,就像电影首映,不是很美妙吗?”

    “当然你们也可以先看,我可以理解你们的饥渴,到时也可以再看一遍,哈哈,经典多看几遍没关系。”

    年轻人们又感有趣,又感焦急,列夫大声感慨道:“天啊,惟哥,你怎么能想到这么酷的主意,可是我怕在同步观看之前,我已经憋死了!”

    不只是他,很多人都急得抓头挠脸,老天!

    也在这里的莉莉一笑,感觉能理解他,这是个神圣的仪式,她点头道:“好,我会同步看的,还会叫上我的家人一起看。”

    “我也会,这主意很不错。”翠丝特也表示支持。

    两位美女发话,男生们莫敢不从,虽然手中的光盘,比一张内藏安吉丽娜-朱莉性爱录像的光盘还要让人猴急……

    急啊!VIY真会折磨人!

    “会是圣诞夜吗?”巴德问道,“我们家圣诞夜年年都播一遍《生活多美好》,早就腻死我了。”

    他这句话让众人很有同感,年年《生活多美好》的家庭不在少数,今年来个《天使之舞》吧!

    叶惟回答道:“还不确定,等确定了,我第一时间短信通知大家。”他笑了笑,“记住,最好不要加入偷跑!”

    众人都应是地点点头,但也有好几人悄悄动着歪心思,准备今天回家就看,到时第二遍,嘿嘿!

    ……

    这天下午2点多,叶惟和莉莉正在校园的足球场边闲逛,聊着天。

    “上周足球二队没了你,0:3输给了阿古拉高中,我看了一会,踢得好烂,凯瑞奥尼教练气得都踢飞了几次水瓶。”

    “我知道,阿古拉都输,那帮小子真不争气,哎!去年我们可是5:1踢爆他们的,现在好了,可以被他们吹嘘自己完成复仇了。”

    “那你明年带队踢回来。”

    “我不太确定呢,一旦要拍片,真的很忙。你知道,我最近都有些疏忽我的家人们了,天天一早出去,很晚才回来。我妈妈说朵朵说‘哥哥不见了!’噢那小甜豆,一天都离不开她哥哥。”

    突然这时候,叶惟的手机来电振动了,他连忙拿出来一看,顿时双目一亮,“是拉莫!”

    “嗨,拉莫,有什么好消息吗?”他接通后笑问,心头悬了起来。旁边的莉莉微瞪着眸子,也非常期待。

    “老头子答应了会看,但要圣诞夜那晚,他现在在拉斯维加斯,看不了。你什么时候给我DVD?”

    “太好了,伊哈!”叶惟高兴欢呼,莉莉松了一口气和露出笑容,他又道:“放学后就给你,哪里?”

    “你们学校门口吧。还有一件事,看你怎么选择了。圣诞夜我们全家会在维加斯的凯撒皇宫酒店过,8:00左右我们会离开套房下去玩,也是在那时候看短片,10分钟对吧。我跟老头子说,你会到场一起看,完了就走。老头子的反应不是很激烈,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所以你到时候可以来看看情况,怎么样?”

    “当然,我要去,我要去!”叶惟真是大喜过望,“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拉莫,谢谢你!”

    “嗯,你做好准备吧,最好像上回那样,那次你就表现不错。”

    “是的,我会的。”

    结束通话后,叶惟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莉莉,“这太棒了,如果威利斯认可短片的话,我就可以趁机解释和游说,太棒了。”

    “拉莫真给人惊喜啊。”莉莉也很高兴,但忽然想到什么,不禁皱眉:“那么在圣诞夜,你不是陪伴不了家人吗?”

    叶惟怔了怔,似乎是的,心绪很有些复杂,却不在乎般笑道:“没什么,圣诞节真不是我家的重大节日,我们还有中国新年呢。所以没什么,24号那天我前去赌城,圣诞节那天就回来,还能一起过节呢。”

    莉莉一脸鼓励的神采,祝愿道:“惟,你一定会成功的!去赢得它吧!”

    “遵命,这场比赛,是我人生至今最大的舞台!”

    ……

    既确定了“公映时间”,叶惟就第一时间向大家群发短信:“圣诞夜8:00,约定你们和威利斯同步观看《天使之舞》!”

    收到短信的众人都振奋不已,威利斯,好莱坞巨星!威利斯,好莱坞巨星!

    放学后,叶惟顺利把20张DVD交到拉莫手上,给这么多有两个原因,一是以防哪张损坏丢失,还有其它好的,二是希望她把它们派送出去,见到什么大人物就派一张,说几句好话,“这是一个才华超群的年轻人的短片作品,他在寻找机会。”之类。

    很多时候,机会就是这么创造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太赶,拷贝不过来,他会给她200张。

    此外,他也已经给了安娜一家、朱恩女士,他们看过都认为非常棒,就等《都是戴茜惹的祸》那边观看了,朱恩女士说圣诞节前后都有可能。

    他还给索尔顿律师、迈克特-阿恩特等人快递了一份,所有人都照顾妥当。

    这天放学后,寒假正式开始。

    哈佛-西湖这些有钱学生,还是没几个会待在洛杉矶过节,家里早就做好度假计划了,所以在这天晚上,《天使之舞》的DVD光盘出现在数十只飞机里,随着主人一家飞往全美各地,还有加拿大、欧洲和亚洲等地方。

    莉莉也带着一张有叶惟亲笔签名和特别鸣谢的特制光盘,与母亲塔沃曼一起飞往纽约。

    与此同时,漆黑了很多房屋的布伦特伍德,叶家依然一片灯火通明。

    叶浩根和顾乔已经知道了叶惟的维加斯行程计划,对此自然是支持的,如果是以前,他们会全家直接飞去赌城,就在那里过圣诞节,开心玩上几天。但真的不是今年,就算开车过去,他们在食宿玩方面也花不起什么钱,那维加斯真不是一个好选择。

    所以只有叶惟订了一张24号下午四点的机票,他本想坐灰狗大巴去的,但一说出口就被父母一顿呵斥,那能便宜多少?一百块?省钱不是这样省的!

    他转念一想,坐7、8个小时大巴过去,肯定风尘仆仆的,这样会见大人物,的确不好,于是选择了飞机。

    回到房间后,叶惟就提前开始收拾行李,最重要的当然是《天使之舞》的各种文案资料,谁知道有没有机会让威利斯看看呢?带上总没错的。

    “哥哥,哥哥!”突然,朵朵欢喊着冲了进来,托托紧随其后,“圣诞夜我们要吃什么大餐吗?”她的小脸蛋上满怀期待。

    “你们吃,圣诞夜我要去拉斯维加斯。”叶惟翻了翻一叠分镜图,就放进黑色行李箱里,“那里有哥哥的一个机会。”

    朵朵不懂,她不高兴地撅起嘴巴,跟着他走来走去,“能带上我吗?”

    “不行呢,是工作上的事。”叶惟笑着抚了抚她的脑袋,“不是去玩。”

    “但圣诞夜不是不工作,全家人坐在一起,吃东西、聊天、看电视的吗?”朵朵的双眸起了雾气,为什么哥哥那天要工作?

    “是的,你说得对,可是这次情况特殊……”叶惟突然拍拍额头,傻了,跟个小孩说这些做什么,就哈哈笑道:“好吧,骗不到你,其实我是去和女孩子约会,真不能带上你。”

    “是莉莉吗?”朵朵神色一变,挺惊慌似的。

    “嗯,是她。”

    “她要抢走你了吗?”朵朵忽然哽咽起来,旁边的托托顿时垂下尾巴,两只耳朵扭到一边。

    叶惟不由大笑,放下手上的文档,弯身抱起她,捏着她肉乎乎的脸颊,笑道:“小甜豆,谁都抢不走我,我永远是你哥哥,永远守护着你!圣诞节那天我就会回来的,有礼物哦!”

    “什么礼物?”朵朵眨眨大眼睛。

    “我还没买呢!”叶惟看着她,感觉亏欠了好多,决然道:“明天哥哥一整天都是你的,还有托托!我带你们去盖蒂中心玩!”

    “好!”朵朵连连点头,这才有了些笑容,但还是有些不开心,圣诞夜就应该一家人在一起的啊……

    ……

    23号快快乐乐地过去,日历翻到了12月24号,圣诞节前一天。

    刚过中午,叶惟就准备开发前往洛杉矶国际机场。

    虽然如无意外,他明天就会回家,可顾乔还是给他精心收拾了一箱的衣服、生活用品等,而且不知道叮嘱多少遍了,这时在他出门之际,她又说了遍:“拉斯维加斯比洛杉矶冷,特别是晚上,你记得添衣服,别冷着自己。”

    “行了,行了!”叶惟似是不耐烦地摆手,其实心里一片温暖,当下和妈妈、朵朵和托托道别后,他就坐上爸爸开的大众SUV,透过车窗,又给家人们笑着挥手,“圣诞快乐!”

    “一路顺风!”顾乔说道,朵朵喊道:“哥哥,早点回来啊!”托托激动地摇着尾巴,呜呜有声。

    依依不舍之下,SUV开动了。

    一路上,叶浩根都有些沉默,而叶惟想着事情,也没怎么说话。

    直到近一个小时后,可以望见辽阔空旷的机场了,叶浩根才忽然说道:“儿子,爸爸感到好骄傲!我想了好多话想鼓励你,又怕给你压力,不说吧,更怕你有压力。还是那句,你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都很骄傲,所以你不要在乎成败得失。”

    “老家伙,我很好。”后排的叶惟笑笑,“我真的很好,我只觉得浑身是劲!”

    “惟,你真让人骄傲……”叶浩根轻声说着。

    当车子徐徐驶到热闹的候机大楼前,父子两人下了车,把两个行李箱拿出来,叶惟就要走向人影重重的大楼。

    “儿子!”叶浩根叫住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叠美钞,塞到儿子手中,“这里一千块,你拿去,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不要再看到它们,知道吗,拉斯维加斯好玩的东西太多了,把它们玩掉!”

    “哇喔……”叶惟惊呼一声,看看钞票,看看父亲,故作震惊:“你这是教唆儿子去召妓吗?”

    “臭小子!”叶浩根没好气地打了他的脑袋一记,“我是指,赌博!”

    “爸爸,我对赌博没什么兴趣,与其盼着运气来找你,不如自己去找运气的麻烦。”叶惟笑说,却也接了这一千块,因为不接的话,父亲肯定会不开心的,但他不准备乱花,笑道:“放心吧,我会叫一个漂亮的陪游女郎的。”

    “哈哈,臭小子,你自己选择!”

    当下,叶惟拥了父亲一下,就拖着两个行李箱,走向繁忙的候机大楼,目光坚定。

    拉斯维加斯,机会,我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